《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93章·共浴

“阿娘……”

帘外传来一声细细的呼唤。

沉溺在肉体欢欲中的碧奴恍若未闻,那个声音又唤了一遍,她才听到,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阿娘。”

碧奴皱起眉头,口气生硬地说:“你来做什么?”

“小紫来看阿娘。”

听到小紫的声音,程宗扬就停了下来,碧奴却耸着雪臀,娇喘道:“别理她,再来……”

程宗扬倒有些尴尬起来,往后退了一步,拔出阳具。

“阿爷死了。”小紫细声说。

碧奴懒洋洋地爬起来,“他年纪那么大,早就该死了。”

“阿爷是气死的。那些人都骂他……”

碧奴掀开水晶帘,就那样晃着乳房走出去,“他们骂又怎么了?我还不是活得好端端的吗?”

透过水晶帘,能看到小紫娇怯的身影。碧奴扫了她一眼,“长这么高了?”

碧奴语气中殊无喜意,很明显只是敷衍,小紫却显得很高兴,“是啊。”

“你有几岁了?”

这句话从一个母亲口中问出,充满了讽刺,但程宗扬一点都笑不出来。

小紫开心地说:“十五了!娘,你好漂亮。”

碧奴生气地说:“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娘!都被你叫老了!”

“好的,阿娘。”

碧奴翻了翻眼睛,没好气地说:“赶快走吧。没看到我在忙吗?”

小紫好奇地张望了一下,“程头儿?”

我就知道这帘子是透明的……程宗扬尴尬地举手打了个招呼,干笑道:“小紫,你好啊。”

小紫也招了招手,“小紫还有事,程头儿再见。”

“喂,”碧奴忽然叫住她,“是主人让你回来的吗?”

“是啊。主人要给小紫开苞。”

碧奴恍然道:“我都忘了你还是处女……开苞的时候可是会流血的。”

小紫微微一愣,然后展开笑靥,“小紫知道了,谢谢娘。”

碧奴鄙夷地瞥了她一眼,“傻瓜,我是怕你弄脏了主人的地面。”

小紫表情黯淡下来,低着头离开了。

“白痴!”碧奴掀开帘子,气怵怵回到室内,旋即喜悦起来,“客人变得这么大呢……”

程宗扬阳具直挺挺举着,龟头又大又亮。碧奴依过来,张口含住肉棒,用力吮吸几下,然后眼梢挑起,骚媚地说道:“客人还没有尽兴呢,不要被那个傻瓜坏了兴致。”

程宗扬一手一个拿住她两团肥乳,碧奴挺着胸,被他捏得咯咯直笑。

程宗扬拍了拍她的乳房,命令道:“转过身。”

碧奴听话地转过身,两手按着软榻,双腿笔直分开,臀部高高耸起。她屁股又白又大,雪滑无比,臀沟间满是未干的淫水,娇美的性器在股间湿淋淋散发着淫艳的光泽。

听到她与小紫的对话,程宗扬对她的印象已经完全改观。自己一直以为母爱是一种本能,但碧奴完全颠覆了自己的认识。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碧奴回眸望着程宗扬,声音柔腻无比地说道:“远方来的客人,用你的大肉棒——啊……”

程宗扬将怒胀的阳具用力顶到碧奴体内,一下一下干着她的花心。碧奴娇躯乱颤,淫水从湿泞的蜜穴一直淌到脚尖,被干得浪叫不绝。

将近一个时辰的交媾中,程宗扬四次险些射精,但每一次都被碧奴用蜜穴的挤压阻止。她对体内的阳具甚至比程宗扬本人更了解,每次龟头刚刚开始鼓胀,她的花心就随之收紧。

长时间的连续性交,碧奴两次泄了身子。其中一次碧奴跨坐在程宗扬腰上,翘着香滑的屁股上下耸动,然后就在程宗扬眼前,她雪白的大屁股痉挛般收紧,颤抖着从蜜穴深处吐出一股浓白的液体。碧奴媚叫着,卖力地耸动雪臀,高潮的蜜穴竭力套弄客人的阳具,她玉颊潮红,被乳钉穿透的乳头高高翘起,随着弹跳的双乳上下抖动,下体淫液泉涌。

恍惚间,小紫与眼前高潮的艳妇融为一体,自己仿佛看到小紫纯美的面孔变得成熟,冰玉一样晶莹的肉体变得丰腴而艳丽,天真的笑容变得妩媚,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一点一点成为和她母亲一样淫艳的荡妇。小紫甜美地微笑着,纯净如水的眼眸越来越媚艳。

程宗扬低吼一声,精液破关而出。通过挤压龟头可以有效克制射精,每一次挤压,都会让射精的快感更加强烈。程宗扬腹肌绷紧,两手紧握着碧奴的腰肢,龟头紧顶着她的花心,奋力喷射着久蓄的精液。

滚烫的精液直接射入花心,浇在碧奴子宫内壁上。碧奴肥软的雪臀贴在程宗扬腹上,蜜穴被突如其来的精液烫得一阵抽搐。她肢体像水一样柔软,只有蜜穴不停抽动,与程宗扬同时达到高潮。

炽热的气息不住涌入洞穴,程宗扬浑身是汗,躺在软榻上懒洋洋地问:“你的女儿很傻吗?”

碧奴偎依在他身边,“比傻瓜还傻,好了,我们不要说她了。”她娇媚地说道:“客人的肉棒好热,把碧奴的淫穴都烫化了呢。”

程宗扬道:“我对她挺有兴趣。”

碧奴眨了眨眼,低笑道:“过几日等主人给她开了苞,我就唤她来,让客人好好玩玩。”

程宗扬把双手枕在脑后,“你好像不怎么喜欢她?”

碧奴收起媚笑,悻悻道:“要不是她,我也不会又走那么远的路回南荒。刚生下来,我就把她扔掉,没想到过了半年她还活着。后来我把她送回碧鲮族,丢给那个老不死的。到了六岁还是七岁那年,这个白痴竟然自己跑来了。”

程宗扬生出一丝狐疑,碧鲮族距离鬼王峒连成人也要走五六日,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能自己走来?

“她说族里的人欺负她阿爷,还说我是妖精,给族里带来灾难。我才不想理她,随便把她赶走。那晚我正服侍主人,她又来了。鬼巫王大人还记得她,问她有什么事。那个白痴竟然说要做主人的姬妾,要不然她就去死——哈,你说她傻不傻?”

碧奴咯咯笑道:“我想看看她有多傻,让她脱光衣服爬过来,她竟然真的做了。嘻嘻,那个白痴,主人的肉棒那么大,干也干死她了。真是个傻瓜!”

小紫真的傻吗?程宗扬开始怀疑。

“主人说他不要姬妾,那个白痴竟然说她要把自己卖给主人,即便当奴隶也可以。”

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竟然知道把自己卖给鬼巫王当奴隶?这如果不是白痴,那就是……碧奴撇了撇嘴,“还不是因为进了鬼王峒,能有好吃的,还有漂亮衣服和首饰。可这个白痴说她不要好吃的食物,好看的衣服,也不要漂亮的珠宝首饰。”碧奴掩着口,笑得花枝招展,“那个小白痴脑壳真是坏掉了,我想起她说的话就想笑。”

“她说了什么?”

“她说她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淫贱女人,她可以当主人最听话的小母狗,还可以当主人最毒最利的蛇牙。只要主人收留她,即使主人挖掉她的眼睛,把她炼成尸奴都可以。嘻嘻,毒蛇牙啊……哪个男人喜欢女人长毒蛇的牙齿?”

程宗扬听着她欢畅的笑声,心头阵阵发冷。要有多么强烈的恨意,才能让一个六七岁的女孩说出这种可怕的话?也只有你这种白痴母亲才什么都听不出!”

提着沸水浇花的小紫……突如其来的潮水……阿夕和小紫的游戏……在海中淹死的黑舌……废墟突如其来的蛛网和鬼武士……与小紫见面以来发生的事一件件从脑海中掠过,程宗扬霍然起身,在碧奴惊讶的目光下,劈手抓起衣物套在身上,拔腿朝驿馆奔去。

程宗扬风一样闯进驿馆,一脚踹开房门,对着盘膝静坐的谢艺叫道:“姓谢的!别告诉我你不知情!”

谢艺眼睛睁开一线。

程宗扬口水几乎溅到谢艺脸上,“你早就知道了吧,小紫不是白痴!干!装白痴装得那么像!那死丫头肯定是个天才!”

谢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仍是那种带着倦意的淡淡微笑,“也许吧。我问过,她不肯告诉我。”

“告你老母啊!”恼怒之下,程宗扬大爆粗口,“你心里明镜一样,还跟我们装傻,你说,我们几次差点被她害死?三次还是四次?”

谢艺平静地说道:“三次吧。”

“潮水一次,废墟一次,还有一次呢?”

“那晚杀蛇傀的时候,她躲在村旁,准备施法挑动村民,被我咳嗽一声吓走了。”

程宗扬瞪着他,“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谢艺想了想,“送到鬼王峒的新娘,每天都要沐浴净身,然后涂抹膏脂。”

程宗扬皱起眉头,“这干我屁事!”

谢艺淡淡道:“半个时辰前,她把光明观堂那个笨丫头叫走了。”

程宗扬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 ※ ※ ※ ※

“这里还有温泉!”

乐明珠坐在池边,快乐地撩着水,接着转过头,眼睛亮晶晶地小声道:“哎,小紫,我们在这里洗个澡,没有人会偷看吧?”

“没有啊。小紫就是找姐姐来洗澡的。”小紫笑嘻嘻道:“洗过以后,还要涂上好闻的香脂呢。”

“我才不要呢。”

“很好闻哦。”

乐明珠有点犹豫地问道:“真的吗?”

“嗯!”小紫用力点了点头。

乐明珠不禁心动,嘴里道:“先洗澡吧!身上好脏呢。”

小丫头一边解着衣物,一边还有些不放心,“真的不会有人来吧?”

“不会啦。”小紫毫不在意。她看着乐明珠的身体,羡慕地说:“姐姐胸部好大呢。”

乐明珠用手指点了点小紫的乳房,“你也不小啊。”

小紫圆鼓鼓的乳房在胸前挺翘着,轻轻一碰,就像小白兔一样在衣内跳了起来,逗得她咯咯直笑。

乐明珠解开衣衫,露出胸前一条火红的巾帕,那巾帕从颈后绕过,交叉系在胸前,将那对圆硕的乳球沉甸甸地裹在里面。红巾非丝非绸,质地柔滑如水,颜色鲜艳明亮,这时紧贴着肌肤,显露出乳球丰硕圆翘的轮廓,将少女光润的肌肤更衬得雪嫩无比。

小紫好奇地睁大眼睛,“这是什么?”

乐明珠得意地挺起胸,“苏荔姐姐说这是鲛绡,很珍贵呢。你摸摸,贴在身上像水一样,好舒服。”

小紫摸了摸她用来束胸的红巾,“真漂亮。小紫听说,真的鲛绡不怕火烧,连刀也割不破……咦?这个呢?”

乐明珠低头一看,顿时满面飞红,鲛绡贴在乳房的内侧,沾了一层已经干掉的白色东西,自己差点忘了,这是姓程的那个坏家伙抹在自己身上的。她连忙掩住乳球,“不要乱摸啦。”

“这里也有呢。”

乐明珠急忙抢过沾着污渍的内衣,嗔道:“不要乱翻别人的东西。”

小紫也不生气,仍是笑嘻嘻开心的样子。乐明珠倒有些心虚起来,她讪讪卷起沾着污渍的内衣,藏到衣物里面,一边躲躲闪闪地掩住乳球。

都怪那个大笨蛋,不但尿在自己手里,还抹到自己身上。她庆幸地想,幸好小紫没看出来,不然非笑死不可。

“乐姐姐,你为什么不脱光?”

乐明珠不好意思让她看到乳上大片大片的污渍,抱着鲛绡道:“没关系啦,它又不怕水。”

温泉池有四五丈宽,下面很深,只有池旁一块岩石可供两人并卧,水面不时有气泡涌出,散发出硫磺的味道。

乐明珠把身体浸在水中,滚热的池水烫在皮肤上,有种麻酥酥的感觉。

“啊——”小丫头快乐地伸展肢体,嚷道:“好舒服!”

小紫解开发带,乌黑的发丝瀑布般倾泻下来,然后脱去衣衫,露出雪玉般纤美的身体钻到池中,双腿轻轻一摆,游鱼般在池中打了个转。

乐明珠水性平常,这温泉又是活水,表面平静,下面水流很急,她只能乖乖待在石头上,羡慕地看着小紫。

小紫折腰潜进水中,片刻后又冒出头来,高兴地说:“下面水好热,乐姐姐也来啊。”

乐明珠靠在池畔,白嫩的双足拍着水,歪着头道:“这样也很好啊。”

小紫游过来,与她并肩躺在一起,然后同意地点了点头,“是很舒服呢。”

乐明珠伸了个懒腰,“好累啊。”

“我来帮你洗吧。”

“不要!不要!哎呀!”

小紫不由分说地攀住她的肩头,正好碰到乐明珠发酸的肩窝。小丫头低低叫了一声,闭上眼睛。

“姐姐皮肤好滑哦。白白的,好像牛奶……真好闻。”

小紫把鼻子凑到乐明珠颈中嗅了嗅,引得乐明珠咯咯直笑,“好痒。”

“真的很好闻呢。”

小紫身体贴过来,两手攀住乐明珠的肩膀。乐明珠抱着鲛绡伏在石上,发现自己痛的只是右肩,左肩好端端的,并没有酸痛的感觉。

好奇怪?想着想着,乐明珠突然脸红起来。下午自己右手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帮那个家伙……小丫头气恼地想,为了帮他尿尿,自己手臂都累酸了,实在是太吃亏了。

淡淡的水雾从黑色的岩石间氤氲升起,两具娇美的胴体挨在一起,一条鲜红的鲛绡缠在乐明珠曲线玲珑的胴体上,洁白的肌肤在水雾中散发出朦胧的光泽。

被热气一蒸,乐明珠面颊红得越发娇艳,她越想越是好奇,忍不住贴在小紫耳边小声道:“哎,小紫,你有没有那种……感觉?”

小紫眨了眨眼,“什么呀?”

“就是身体下面麻麻的……”

乐明珠贴在她耳边叽叽咕咕小声地说着,玉颊飞满红霞,眼睛却闪闪发亮,就像一个刚刚发现自己长着肚脐的小孩子,带着好奇和小女孩的兴奋,与朋友分享秘密。

“没有哦。”

“这样啊。”乐明珠有些失望。

“是这里吗?”

“哎呀!不许你摸!”

“你也可以摸我啊。嘻嘻,你这里有小毛毛呢。”

乐明珠脸红得像苹果一样,小声道:“我刚长的……哎呀!”她连忙捂住下腹,“别摸!”

小紫脸颊泛起玫瑰般的红色,她平着头,天真地问:“姐姐是处女吗?”

“当然是啦。”

小紫把脸贴在乐明珠手臂上轻轻摩挲,“姐姐,你练的功夫是不是只能是处女才可以练呀?”

乐明珠生气地说:“是姓谢的告诉你的?哼!那个大嘴巴!”

“为什么要是处女呢?”

“师傅说,凤凰宝典是最圣洁的功夫,要保持处女之身才能练成。”

“姐姐练到多少层了?”

乐明珠有些泄气地说:“第三层啦。”

小紫认真地点了点头,“还有好远呢。”

“是啊。”

“那姐姐一直都要当处女喽。”

“当然啦!”乐明珠志气满满地说:“我要当一辈子处女!”

“姐姐不是要嫁给大英雄吗?”

“咦?”乐明珠奇怪地问:“这和嫁人有什么关系?”

小紫似乎在水里呛了一口,一时说不出话来。

乐明珠得意地说:“我将来嫁给大英雄,每天都只做好事,一辈子都不做坏事。就是练到第九层,也要当处女。”

小紫弱弱地说:“只做好事就会是处女吗?”

“是哦。”乐明珠很认真地开导小紫,“师傅说,丢掉处女,就是跟别人做了坏事。我不做坏事,怎么会丧失贞洁呢?小紫,你也要乖乖的喔。”

小紫潜到水底,过了会儿才露出头,重新露出笑容,“姐姐,到这里来。”

乐明珠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哇”地叫了一声。

“舒服吗?”

乐明珠睁大眼睛,圆圆的脸上写满讶异,“好奇怪……”

一股从泉底涌出的水流正冲在股间,小腹下方那个被程宗扬摩擦过的部位传来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乐明珠本能地觉得不好意思,却又不舍得离开。

“是不是很好玩?”小紫伏在石上,双手托着下巴,美丽的面孔像宝石一样精致。

“嗯……”乐明珠浑身软绵绵使不上力气,勉强用鼻息回答。

恍惚中,一双手臂从颈后拥来。乐明珠一惊,“谁?”

旁边的小紫双手托腮,笑吟吟道:“是阿夕姐姐啦。”

“阿夕?”乐明珠扭过脸,看到阿夕熟悉的面孔,才松了口气,她在阿夕手背上打了一掌,“可恶的丫头,吓死我了……”

阿夕的笑容像蒙了一层轻纱一样,她身上一丝不挂,赤裸着白美的身体。乳房高高耸起,臀部又圆又翘——乐明珠觉得她的身体看起来和以前有些不同,差别在哪里却说不上来。

“好暖的水。”阿夕轻声说。

乐明珠戒备地抱住身体,“坏丫头,又打什么主意了?”

阿夕轻轻笑了起来,眼睛却仿佛虚空,一片空洞,“我来和你一起洗澡……”

她浅笑着垂下头,含住乐明珠的耳垂,用舌尖轻轻一舔。

一股异样的战栗感直入心底,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

“别舔……”乐明珠的抗议声显得十分无力。

阿夕从身后含住她的耳垂,手掌细柔地抚摸着向下,贴在乐明珠浑圆的乳房上,指尖婉蜒伸向她敏感的乳尖。

“呀!”乐明珠身体一震,头脑清醒了一些,她急忙挣开阿夕的手掌,游到小紫身边,“别过来!”

阿夕半跪在池边,慢慢抬起眼睛。

乐明珠贴在小紫耳旁,压低声音道:“小心。阿夕被坏人操纵了。”

朦胧的水雾中,小紫眸子像寒星一样闪亮了一下,然后不解地问:“什么是操纵?”

“是一种巫术。她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人控制了。”

小紫看了看阿夕,“没有啊。”

“你不觉得她很奇怪吗?”乐明珠咬着小紫的耳朵说:“她在亲我哎……”

小紫疑惑地说:“不可以亲吗?”说着她搭讪道:“阿夕姐姐,你也来洗澡啊。”

“是啊。”阿夕说:“我是献给鬼巫王的礼物,我要洗干净。”说着她走进泉池,仔细洗浴起来。

乐明珠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小紫,小紫却一脸天真地看着阿夕。

阿夕一手托起乳房,细致地洗浴着。然后分开腿,当着她们的面,旁若无人地清洗下体。乐明珠呆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阿夕身体的变化:她乳头颜色比从前深了许多,再也不像少女那样粉嫩的红色。

忽然阿夕招了招手,“小紫,我来帮你洗。”

“好啊。”小紫毫无戒心地游过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