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90章·觅源

“呶……就像这样,咱们谁都动不了。”程宗扬无奈地说。

“大笨蛋,你往那边挪一点!”乐明珠用膝盖顶着程宗扬的大腿说。

“我背后是石头好不好?”

“你的腰顶到我了。”

“这个洞是弯的,我旁边就是一块大石头——喂,你别挤了!”

乐明珠使劲推着他,“你不会侧过来?给我留点位置嘛!”

程宗扬叹了口气,“这可是你说的啊。”

程宗扬侧过身,乐明珠香软的身体紧贴着他身体正面努力向上挪动,然后小丫头发出一声惨叫:“糟了!我被卡住了!”

“太好了。”程宗扬说。

里面的空间并不算小,但由于一块凸出的岩石,让山洞变得弯曲,才难以通行。本来程宗扬还能挪动一下,可乐明珠非要挤进来,结果两个人腰部都被石头卡住,就像罐头里的沙丁鱼紧紧贴在一起,身体间没有一丝缝隙。乐明珠脑袋顶住程宗扬的下巴,挤得连手臂都难以移动。

“我都说了让我先进去,你这么胖,把路都堵死了!”

“我这是健壮!你瞧,全是肌肉!”

程宗扬腰一挺,乐明珠奇怪地说:“咦?这是什么?”

程宗扬咳了一声,“别管它了。你最好先退出去,让我出来。”

“我才不呢!”乐明珠使劲挪动身体,“哎呀,你顶到我了!”

能不顶到吗?程宗扬腰侧正顶在那块凸出的石头上,让他不得不别扭地拧着腰。乐明珠又非让他侧过身,结果那块石头变成顶在腰后面,使他小腹不自然地往前挺起。那丫头还不知死活地紧贴着他的身体往上爬,好不容易上身钻进来,腰部却同样被卡住,变成与程宗扬面对面小腹紧贴的姿势。刚才腰一挺,程宗扬发现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中,竟然很可耻地勃起了。

乐明珠吃力地挪动腰肢,想从这个狭窄的洞口钻过去,却发现自己臀部怎么也挤不过去,她扬起脸,看到程宗扬咬牙切齿的表情,不由一呆。

“你怎么了?”

程宗扬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热!”

少女带着奶香的肉体紧贴在小腹上摩擦,身体很容易就有了反应。阳具迅速充血勃起,硬邦邦顶在乐明珠小腹下方。小丫头挪动身体时,就仿佛用小腹和大腿夹住自己的阳具研磨,隔着衣物都能清楚感受到她肉体的光滑和弹性。这种情况下,自己就是想软都软不下来。

乐明珠踢着他的小腿,“把你的手挪开!”

程宗扬无奈地亮出双手,朝她摇了摇。

小丫头一脸奇怪地望着他的双手,然后低下头,“你下面是什么?好奇怪……”

乐明珠纳闷地用小腹摩擦着他胯下,然后恍然大悟,“是你的阴茎!”

程宗扬辛苦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懂呢。”

乐明珠皱了皱鼻子,一脸不屑地说:“我在书上看到过。不就是男人小便的东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恶心死了!快挪开!”

程宗扬勉强喘了口气,“你看我能挪得动吗?”

乐明珠使劲伸出小手,往他腰后摸了摸,这才死心,然后好奇地问:“咦,它为什么会这么大?哈哈,你每天都挺着它,难道不累吗?”

累?总比你挺着那两团肉球轻松吧。程宗扬恶作剧地动了一下腰,乐明珠叫了一声:“哎呀!你顶得太紧了!”

说着她似乎意识到什么似的,小脸微微一红,“你顶到我了……”

阳具紧紧顶在小丫头腹下,龟头隔着衣物碰触到她下体柔嫩的部位。乐明珠试着避开,可这个洞口实在太紧,倒像是她用小腹顶住龟头来回摇动。

乐明珠脸颊越来越红,忽然她板起脸,警告道:“不要尿到我身上。”

程宗扬啼笑皆非,这丫头学过医术,对人体多少有些了解,但对男女之事的认识大概只有幼儿园的水准。这会儿身体相互摩擦,她身体本能有了反应,所以才会脸红,却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还以为自己勃起是被尿憋的。

程宗扬吸了口气,很无赖地叫道:“我要尿尿!”

“不行不行!”乐明珠连忙叫道:“等我出去你再尿!”

她使劲挪动身体,想退出去,可身体往下一沉,那根大肉棒就毫不客气地顶到她腿间,火热的气息透过衣物顶在身体下面,让她下体情不自禁地一阵发麻。

乐明珠着急地说:“你快把它收起来!让我出去。”

程宗扬摊开手,“这可是你自己要进来的。没办法,只有让它尿出来,你才能出去。”

乐明珠生气地瞪着他,程宗扬毫不示弱地反瞪过去,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可恶表情。

乐明珠气愤地说道:“不许你尿到我衣服上!我刚换的新衣服!”

程宗扬道:“那你说怎么办?”

乐明珠抿住嘴巴,两人就那样大眼瞪小眼地僵持下来,最后乐明珠悻悻道:“你尿到自己裤子里好了。”

“好吧。”程宗扬把手伸到两人身体之间。

“你干什么!”

程宗扬理直气壮地说道:“没人扶着,我尿不出来!”

乐明珠咬牙道:“你抓到我了!贴这么紧,你手根本伸不下去!”

程宗扬微笑道:“那只好你帮我扶一下了。”

“恶心恶心恶心!”乐明珠一口气说了十几个恶心,然后头一扭,“我才不要扶!”

程宗扬低头在她耳边呵了口气,小丫头耳根立刻红了起来。

“你是医生啊。就把我当成不能动的病人好了。反正我这会儿又不能动。”

小丫头想了一会儿,很勉强地说道:“你不能尿到我手里啊。”

一只柔滑的小手伸进裤中,在阳具上轻轻一碰,又飞快缩了回去。两人身体贴得太紧,乐明珠也只能勉强伸进去一只手,一碰就吓了一跳。她惊讶地咬住指尖,刚触摸过程宗扬阳具的手指连忙收回来,“好热……”

程宗扬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像在燃烧一样。眼前是少女娇美的面孔,鼻端是旖旎的体香,连身边冰冷的岩洞也似乎变得温暖起来。

乐明珠本能地感到不好意思,却又忍不住好奇。程宗扬又拿出医生和病人的比喻,在他循循善诱的说服下,小丫头终于握住他火热的肉棒,按照他教的那样上下移动。

“好粗……我都快握不住了。”乐明珠悻悻道:“你们尿尿需要这么大的东西吗?一点用都没有!”

程宗扬喘着气道:“你现在还小,以后就知道了,大一点才好。”

“里面有骨头吗?这么硬。”

程宗扬惨叫一声,“不能掐啊!”

“我又没用力!怕痛鬼!嘻嘻,就像一根大棒子。”

粗大的肉棒硬邦邦挺起,顶在少女腿间,坚硬的龟头不时碰触到她下体柔软的所在。程宗扬渐渐发现,她似乎在有意用下体碰触自己的龟头,不过还有些害羞,每次都飞快地一碰就挪开了。

程宗扬心里暗笑,这个小丫头春心动了。虽然不知道怎么做爱,但身体本能地有了反应,隐约意识到怎么获得快感。

乐明珠柔软的手掌握住阳具,从阳具根部到龟头来回捋动。她手掌小小的,又滑又软,程宗扬挺着腰,把阳具放在她手中。忽然程宗扬张口含住她的耳垂,用舌尖轻轻挑弄着,接着慢慢朝她唇上移去。

乐明珠粉嫩的玉颊像涂了胭脂般娇红,热热地发烫,她移开脸,小声嗔道:“我才不要和你亲亲,口水好脏。”

“你身上的奶味很香。你不会是刚断奶吧?”

小丫头嘻嘻一笑,“才不是呢。我以前每天都要喝牛奶啊。”说着她又皱起眉,“喂,你怎么还不尿?我手都酸了。”

“小香瓜,”程宗扬贴在她耳边,小声道:“让我亲亲你的小香瓜,就射出来了。要不,你还要帮我扶一个时辰。”

乐明珠低头忸怩半晌,最后小声说:“只亲一下啊。”

小丫头红着脸用一只手解开上衣,一条红巾交叉束在胸前,两粒丰满的乳球在丝巾下高高耸起。

程宗扬笑道:“你还这样束着呢。怎么样?比你以前的舒服吧?”

“你还说给我做乳罩呢……”

程宗扬手掌贴着她的乳球滑入巾内,然后手一紧,掌中满满都是她香滑的乳肉。小丫头咬着唇,脸红得像苹果一样。

熟悉之后,程宗扬发现这个小丫头对身体的接触并不反感,大概是在师门的时候她和自己的师姐妹们闹着玩惯了,有时自己捏捏她的鼻子,拽拽她的耳朵,她也不会生气。

尤其是那次在海神殿历险,被自己看过她的身体,有时自己做些亲密的动作,她也不怎么在意。程宗扬甚至都怀疑,在她眼里自己是不是和她的好姐妹差不多。

程宗扬扯开红巾,将一团雪白的大奶球拖了出来,轻轻捏了捏。乐明珠小脸越发红润,她乳球还和当初看到那样丰满,滑嫩的乳肉像奶油一样又白又腻。随着自己手指的动作,充满弹性的乳球凹陷下去,乳晕收紧,红嫩的乳头微微翘起。

乐明珠小声道:“不要咬我啊。”

“好香的小香瓜……”

程宗扬捧住她雪团般的美乳,嘴唇贴在她滑腻的乳肉上亲吻着。她鲜嫩的肉体充满奶香的气息,肌肤柔滑得如同丝绸。嘴唇贴在香滑的乳肉上,传来酥软的感觉。

程宗扬舌尖一卷,将她柔嫩的乳头含在口中。那颗小巧的乳头在舌尖下迅速变硬,乳晕鼓起。小丫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光滑的乳球在脸侧微微震颤,传来心跳的频率。

程宗扬用齿尖轻咬住乳头,用力吸吮着她软腻的香乳。小丫头俏美的面孔越来越红,忽然低低叫了一声,她上身昂起,光滑的大腿紧紧夹住他的阳具,小腹顶住龟头,微微抽动。

自己刚才跟几个美艳的女人搞过,始终没有射精,这会儿看着她娇俏羞涩的美态,再也无法忍耐。程宗扬隔着衣物用力顶住她震颤的下体,用力喷射起来。

“哎呀!”

乐明珠拔出小手,手心里黏乎乎都是他的精液。

程宗扬握住她的手腕,一边用射过精的阳具顶弄她的下腹,一边把她的小手放在那粒赤裸的乳球上。乐明珠满脸红晕,被他顶得不停震颤,等乳球涂满黏乎乎的精液才发现。

乐明珠像猫咪一样卧在程宗扬怀中,她脸上余红未褪,丰挺的乳球沾满湿黏的精液,白光光微微抖动着。

“真讨厌,”乐明珠皱起眉,生气地用脚踢着他的小腿,“味道好重。哼!你骗人!你根本不是要尿尿!这是什么东西?”

程宗扬咳了一声,“这是女孩子最好的营养品。你苏荔姐姐为什么会那样漂亮?就是因为她每天都吃。”

“瞎说,我才不信呢。”

“不信你可以问问她。”程宗扬一脸坏笑地说:“不过,她是用下边的嘴吃的。”

乐明珠小脸又红了起来,赌气地扭到一边。

程宗扬在她耳边笑道:“你下边也湿了呢。”

“不许你说!”乐明珠连忙捂住他的嘴巴。

过了一会儿,她自己忍不住道:“好奇怪的感觉……”

“你不准笑哦,”乐明珠先警告他一声,然后贴在他耳边道:“刚才我好想让你的大棒子插进来……”

如果换个空间,程宗扬这会儿就该捶胸顿足了,“你怎么不早说!”

“骗你啦。”乐明珠嘻嘻笑道:“你肉棒那么大,我下面又没有洞洞可以让你插。”

“如果有呢?”

“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知道?根本就没有!”

程宗扬还不死心,“如果真有呢?”

乐明珠白了他一眼,“哼哼!就算有,我也不要你尿尿的东西放到我身体里面!都怪你,说要尿尿,害得我也想尿了。”

程宗扬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把她抱在怀中,“小香瓜。”

“嗯。”

“我们发个誓好不好?”

“什么?”

“你的身体只能让我的肉棒放进去。”

乐明珠想了一会儿,“那好吧。”

“可是一辈子啊。”

乐明珠有些为难起来,“我还要嫁给大英雄呢。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那么久啊。不过你放心啦,”小丫头大度地说道:“我才不让他把东西放在我身体里面呢。”

“咳!咳!”程宗扬剧烈地咳嗽起来,“那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咦?这有什么关系?”乐明珠讶然道:“人家已经认真想了,你这人又笨又讨厌,不过真的要让人进到我身体里面,那还是选你好了。”

好吧。程宗扬终于可以肯定,这丫头的性知识相当于六岁。把嫁人和做爱当成了两码事,嫁人要嫁给大英雄,做爱还和自己做。这样的结果,自己应该满意了吧。

乐明珠悄悄舔了一下手指,然后嫌弃地皱起眉头,“一点都不好吃。”

程宗扬大笑着拥紧她的身体,一手揉乱了她的头发。

乐明珠闭着眼舒服地挪动了一下身体,“不过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喂,这石头会不会突然掉下来,把我们压在下面?”

“害怕吗?”

“不害怕啊。就是有点舍不得,”小丫头嘟着嘴说:“我还没活够呢。”

程宗扬宽慰道:“放心,既然能进来。我们就能出去。”

“怎么出去?”

程宗扬摸出匕首,小心地探到背后,用力剔开腰后那块凸出的岩石,然后一收腹,身体向前滑动半尺,伸手攀住玄武岩边缘。

他身上的骨骼发出“咯咯”的声音,身体以一个扭曲的姿势从狭窄的洞口挣出,腿侧被岩石锋利的边缘磨出一道血痕。

程宗扬往玄武岩后面看了看,一身轻松地回过头,“前面能过去,不过没有火把了。”

“流血了?大笨牛!”乐明珠连忙给他扎住伤口。

那根树枝已经只剩一点余火,随即熄灭。程宗扬摸黑钻进山洞,然后回过手,拉住乐明珠柔软的手掌。

“好锋利的匕首。咦,你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我不是刚想到吗?”

“你骗我!”

“啊!你踢到我伤口了……”

“哎呀,我不是故意的,痛不痛啊?”

“痛死了……”

“好了好了,大不了我让你踢还一下。”

“我要打你屁股。”

“那你打吧。轻一点啊。哎呀!不许把手伸进来!”

两人摸索着在低矮的岩洞中钻行良久,终于看到一抹微光。

那条溪水百折千回之后,又在前方出现,汇聚成一个小小的水潭。一个男子赤着下身,盘膝坐在水潭边,正借着火褶的微光,用一根细针仔细缝合胸膛的伤口。

“下来吧。”谢艺淡淡道:“这里没有别人。”

谢艺把针线收进一只鹿皮口袋里,然后挺起胸。肌肉坚实的胸膛上,一条伤口从锁骨下方一直延伸到肋侧,再深数分,就会刺穿心脏。伤口两侧缝合的针脚整齐之极,就像用尺子量过一样精确。

一个少女伏在水潭旁,她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眼睛紧紧闭着,看不出是死是活。

“阿夕!”乐明珠惊叫起来。

谢艺伸手一挡,一股柔和的力道将乐明珠推开。

“不要碰她。”谢艺说道:“如果不是她故意触动机关,我也不会负伤。嘿嘿,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是她触动机关?”程宗扬叫了起来。

谢艺舒展了一下肢体,随着肌肉的收缩,伤口微微鼓起。

“她中了一种摄魂的邪术,我只好制服她。”

“怎么可能!”乐明珠叫道:“她每天都和我在一起!”

谢艺大有深意地看了程宗扬一眼。程宗扬只好道:“她确实有点……不太一样。你说的没错,她是被人操纵了。但我没想到她会暗算你。”

“我也没想到。”谢艺淡淡道:“所以她跟着我的时候,我没有理她。”

程宗扬就知道自己与阿夕那点事瞒不过谢艺,很可能他还以为阿夕是受了自己指使,才疏于防备。可对于阿夕背后的操纵者,自己知道的一点都不比谢艺更多。

最开始,这像一个玩笑,那个隐藏在背后的操纵者故意控制阿夕,让她献身给自己。直到碧鲮族时,那人突然露出残忍的一面,然后就是这次暗算谢艺。

想到这里,程宗扬如芒刺在背。也许那人对自己真的没有恶意,但谁知道他下次会做出些什么来。

程宗扬在谢艺对面盘膝坐下,“谢兄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乐明珠气愤地说道:“肯定是鬼王峒的坏人!”

谢艺微微一笑,“你心里已经有了人选?”

程宗扬点了点头,“但我没办法确定。”

“是鬼王峒的坏人!”乐明珠贴在程宗扬耳边大声说。

两个人很默契地把她的意见忽略掉,谢艺道:“不妨说来听听。”

“我只有一条线索,不过挺有意思。”

“是鬼王峒!”乐明珠扭住他的耳朵。

程宗扬道:“那道机关连谢兄都没察觉,阿夕怎么会知道?谢兄不妨猜猜,谁会知道鬼王峒里的机关?”

谢艺平静地看着他。

“朱老头。”程宗扬道:“我们这些人里,只有他来过鬼王峒。”

“还有小紫!”乐明珠大声道。

程宗扬叹了口气,“阿夕中的邪术,是在我们遇到小紫之前。”

“也许阿夕根本没有中邪!”

“走吧。”谢艺站起身,“我们去看看那个有趣的朱老头。”

※ ※ ※ ※ ※

宽阔的客厅内陈设着黑色的屏风,屏上用朱砂彩漆绘制着繁复的云龙图案,两条巨龙围绕着屏风正中一块玉璧张牙舞爪。屏风前,左右放置着两只博山炉,炉盖上铜制的仙鹤展翅欲飞。角落里,一盏树状的灯台火光摇曳。如果不是偶然飞过的磷火,很难想象这里会是南荒最阴暗的所在。

朱老头瞧瞧旁边没人,揭起炉盖,“噗”地吐了口浓痰,然后清了清嗓子,没事人一样背着手东张西望。

程宗扬笑眯眯进来,“早啊,老头。”

朱老头堆起笑脸,“小程子,找老头有啥事儿啊?”

“没事儿——我就不能找你谈谈心吗?”

朱老头搓着手嘿嘿笑道:“那……咱们谈谈钱成不?”

“成。”程宗扬抛起一枚钱铢,然后一把接住。

朱老头眼睛立刻直了,半晌才叫道:“缺德啊!小程子!你还骗我老人家没金铢!那是啥!”

程宗扬“砰”地往案上一拍,“猜猜,我手里有几枚金铢?猜对了,都是你的。”

“不就是一……”朱老头说了半截连忙打住,小心道:“要是猜错了呢?”

“猜错了,”程宗扬大方地说道:“你就照数赔给我好了。”

朱老头犹豫半晌,瞧着他的脸色,试探着伸出一根手指。看到程宗扬手臂一动,又立刻收了回来。

“猜不猜!”程宗扬不耐烦地说道。

朱老头赔笑道:“我瞧着……还是不猜了吧。伤和气,伤和气……”

“那好。”程宗扬把钱铢一收,“钱的事儿咱们就谈完了。下面该谈心了。老头,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朱老头干笑道:“小程子,瞧你说的……我能有啥事儿瞒你啊。”

“朱老头,看着我的眼睛。”

“咋了?”朱老头一脸的莫名其妙。

程宗扬鼻子几乎碰到朱老头脸上,眼对眼盯着他。朱老头越看越心虚,几乎躲到香炉后面。

“干!你心里真有鬼啊!”

朱老头哭丧着脸道:“我心里有啥鬼了?”

程宗扬一把拽住他,然后喊道:“阿夕!”

花苗少女慢慢走进来,站在朱老头面前。朱老头脸色顿时变了。

“你干的好事啊——朱老头。”

朱老头一个劲儿地摆手,“不是我,不是我!”

“死鸭子还嘴硬!”程宗扬一挥手,“谢艺!给我审!”

谢艺轻烟般从屏风后翻出,一把扣住朱老头的脉门。

“哎哟……我的亲娘哎!”朱老头被扭得跪下来,一手举着,鼻涕眼泪立刻滚了出来。

“老头真是好运气啊,这位谢爷可是刑讯高手,你要想尝尝呢,我可以向你保证,一个时辰一种,到明天这个时候不带重复的。”程宗扬蹲下来,“老实说吧,肚子里揣的什么鬼胎呢?”

“我说!我说!”朱老头惨叫道:“袋子里最后那点鱼干,是我、是我吃的——哎哟!轻点儿!阿夕姑娘!我是吃完才瞧见你的……”

“好啊!”乐明珠从阿夕身后跳出来,指着他愤怒地说道:“我说鱼干怎么没有了!都是你!害我吃青苔!”

谢艺眉头动了一下,然后松开手,“不是他。”

“这就审完了?”程宗扬掩不住那份失望,就差没再给朱老头安个罪名了,“要不咱们给他来一遍满清十大酷刑过过瘾?”

“饶命啊!”朱老头抱着手腕,“哎哟哎哟”地叫着,满脸的鼻涕眼泪。

谢艺拍了拍手,淡淡道:“看不出来,你还在十方丛林待过。”

“咦?十方丛林?”乐明珠探过头来。

程宗扬纳闷地问道:“什么东西?”

“就是好多好多光头在一起!”乐明珠抢着道。

“是禅寺。”谢艺道。

“和尚?”程宗扬打量着一脸猥琐的朱老头,“谢兄没看错吧?”

“和尚咋了?”朱老头梗着脖子道:“俺那是家里穷,才剃了头到寺里干活。不丢人!”

“啧啧,朱老头,”程宗扬道:“连和尚都当过,你还真让我刮目相看。”

朱老头精神一振,“俺还会念经呢——”他闭上眼,摇头晃脑地念道:“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程宗扬朝他后脑拍了一记,“打住吧。”

朱老头没趣地闭了嘴。

谢艺朝朱老头拱了拱手,“孟浪了。”

朱老头翻着眼睛嘟囔道:“我这腕子还火烧火燎呢……”

仅有的线索就这样断掉,程宗扬不甘心地问道:“谢兄,你怎么看出来他身上有禅门功夫?”

谢艺微微一笑,“萝卜、黄瓜、白菜都是菜,你只要吃过就能分出来。至于这位,功夫虽然粗浅,算不上禅门神功……”

“粗浅?”朱老头一吹胡子,“禅门十大绝技我是样样精通!粗浅?哼!”

“哦?哪十大绝技?”

“金刚珠、伏魔杖、辟邪拂、降妖杵——怎么?你没听说过?”

谢艺摇了摇头,“没有。我听过的十绝,和你说的不大一样。”

朱老头哂道:“没见识!十大绝技哪儿有两种的?哈哈!”

朱老头干笑两声,突然不放心起来。他低着头琢磨了一会儿,小心问道:“你听过那些里面,有没有一种是这样的?”

朱老头两手握在一起,来回比划,那招数程宗扬看着很有点眼熟。

谢艺点了点头,“这大概是扫地神功吧。没有。”

朱老头呆了一会儿,喃喃道:“好啊,那秃驴骗了我几十年啊……”

乐明珠却来了兴趣,对谢艺道:“喂,你说的禅门神功是什么?”

“释佛逻耶。”

“很厉害吗?”

谢艺看了她一会儿,“很厉害。”

“有我们的凤凰宝典厉害吗?”

“凤凰宝典?”谢艺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徒有其名罢了。”

小丫头这下可不依了,“我师傅说,凤凰宝典是世上最最最厉害的神功!”

谢艺淡淡道:“世间武功虽多,真正能称得上神功的,无非十方丛林的释佛逻耶,太乙真宗九阳神功。另外值得一提的,还有黑魔海的太一经。至于凤凰宝典,嘿嘿……”

乐明珠气恼地瞪大眼睛,“黑魔海的邪功,怎么能和我们光明观堂的凤凰宝典相比!师傅说,黑魔海那些怪物都是受过诅咒的坏蛋!”

“是吗?”

“怎么不是!黑魔海的人都是人渣!变态!禽兽不如的畜牲!”

朱老头小声道:“也没那么坏吧?”

“好啊!你偷吃我的鱼干,还帮坏人说话!我看你就是坏人!”

朱老头立刻闭上嘴。

乐明珠挽起袖子,凶巴巴地亮出拳头,“等我抓到那个害阿夕的坏蛋,我就把你的胡子扯光,牙齿打掉!”

朱老头叫屈道:“你抓坏人,干嘛拿俺出气?”

乐明珠瞪着眼道:“我看就是你!”

“不是我!”

“就是你!”

谢艺微微一笑,转头对程宗扬道:“凤凰宝典号称光明观堂镇堂之宝。可多年来无人练成,你知道这是什么缘故?”

程宗扬很无辜地说道:“我怎么会知道。”

谢艺道:“岳帅尝言,世间最无用的功夫就是童子功,难练易破,大多都是自欺欺人,全无益处。凤凰宝典也是童子功的一种,据说修习时需用纯阴之体。一旦破体就有性命之忧,即使能保住性命,也终生无望练至第九重——姑娘知道你们光明观堂为何没有人练成过凤凰宝典了吧?”

谢艺明显是在讥刺她们不能保有童女之体,乐明珠却根本没有听出来,她这会儿还瞪着偷自己鱼干的朱老头,生气地说:“凤凰宝典的神功,哪儿有那么容易练的!”

程宗扬也觉得好笑,“练功就是练功,跟那层膜有什么关系?”

“不错。”谢艺点头道:“依我看,这只是托词。”他嘲讽道:“说白了,凤凰宝典不过是种驻颜之术,好让光明观堂那些精明的女人拿来自高身价,卖个好价钱而已。”

乐明珠再笨这会儿也听懂了,顿时气得涨红了脸,“你胡说!”

谢艺看着自己的手指,徐徐道:“当日有个女人向岳帅自荐枕席,说她练过凤凰宝典,若是破体会性命不保,可为了岳帅高兴,宁可舍命。累得岳帅耗费真元,为她护持心脉。结果她不但活了下来,还背着岳帅搞三捻四,让岳帅雷霆震怒……”

乐明珠捂着耳朵顿足道:“你胡说!你胡说!你胡说!”

程宗扬凑到谢艺耳边,小声道:“给点面子吧。你把她惹毛了,我也很难做的。”

谢艺冷冷一笑,住了口。

看着阿夕,程宗扬又是一阵头痛,索性交给乐明珠,让她去照料。乐明珠把手指放在眼眶下面,吐出舌头,朝谢艺狠狠做了个鬼脸,这才带着阿夕气鼓鼓地离开。

【第九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