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88章·碧奴

雪白的粉臀间,妹妹雏菊般小巧的屁眼儿战栗着收紧。程宗扬并没有动作,她的战栗是因为阁罗正在对她身下的姐姐进行肛交。

看得出,阁罗的动作很粗暴,姐姐脸上交替浮现出痛楚和屈辱的表情。没来由的,程宗扬想起另一张脸。那是张带着刀疤的扭曲的脸。程宗扬还记得,那是自己亲手杀死的第一个人。

利刃刺进对方腹中,自己冷静得没有丝毫感觉。而这一刻,程宗扬仿佛听到自己血脉中咆哮的兽性。

充血的阳具愈发胀硬,一股本能的冲动涌上心头。程宗扬狞笑一声,拔出阳具,用力顶入身前的嫩肛中。姐姐的面孔一瞬间变得苍白,接着流露出痛楚之极的表情,与自己正干着的女人一模一样。

那只白美的雪臀凹陷下去,龟头撑开充满弹性的嫩肛,在小巧的屁眼儿中越进越深,一直顶到直肠深处。

程宗扬浑身的血液都仿佛被点燃,他强暴一样奸淫着身前紧窄的肛洞,心头升起一股征服的快感。

周围的一切都被抛到脑后,心头只剩下冲动的本能。程宗扬奋力挺动身体,在紧密的肛内抽送。阳具像燃烧一样灼热,似乎一旦停止,身体就会被焚烧殆尽,只有肉体的摩擦才能带来片刻安慰。

不知干了多久,程宗扬猛地停了下来。

身前的雪臀已经被自己顶得发红,柔嫩的菊肛被干得发肿,鲜红的艳肉向外鼓起。下面姐姐美丽的面孔充满敬畏和痛楚的表情,她紧紧咬着嘴唇,似乎要哭出来。她清楚感受到妹妹所受的痛楚,但她还是主动把妹妹臀肉掰得更开,让这个陌生的客人能尽情享受与自己妹妹肛交的快感。

阁罗早已停了下来,他惊讶地看着程宗扬,眼中还有一丝钦佩。

“你很强,我的朋友。”阁罗由衷地说道。

幸好自己停了下来,如果再干下去,身下的嫩肛肯定承受不住会受伤。程宗扬心头涌上一股歉意。

“我有些太粗暴了。”程宗扬尴尬地对阁罗说道:“你知道,商队里没有什么女人。”

阁罗大摇其头,“你不需要道歉。她们的屁股都被人用过,但没有遇到过你这么强的男人。”他大笑起来,“达古那家伙太弱了!和你比起来,达古的家伙就像根牙签,哈哈!”

他拍打着姐妹俩的肉体,喝问道:“是吗?”

“是的。”姐妹俩同时点头,她们带着痛楚,羞耻地说道:“尊敬的客人,你的阳物太伟大了,就像迅捷的猎豹,征服了你的奴隶……”

“没用的废物。”阁罗不屑地说道:“达古太宠爱你们了。我应该在你们屁股里塞上木制的阳具,无论是走路还是吃饭都必须带着。”

姐妹俩同声哀求,愿意用自己的肉体让主人和客人高兴。阁罗却毫不客气地把她们踢到一边,然后羡慕地说道:“你很强壮,我的朋友。”

程宗扬低头一看,不禁吓了一跳,自己的阳具比平常胀大了至少一倍,直挺挺就像一根紫黑的大丝瓜。额角的伤痕又开始跳动起来,似乎郁积的死气都汇聚过来。

“朋友,不要被她们败坏了兴致。这个夜晚还很长,我们有的是时间让你高兴起来!”阁罗摸了摸下巴,忽然喊道:“弥骨!”

“你的奴仆在这里!”

弥骨从姐妹俩身上收回毛茸茸的爪子,跳到阁罗面前。

阁罗命令道:“把我们的舞姬带来!”

弥骨扮出一个鬼脸,飞快地跳了出去。原本属于达古的鬼仆奔跑着取来卧具和软垫,服侍自己的新主人和客人坐下。

程宗扬冷静了一些,对自己刚才的失态满怀不解。那一刻,自己似乎被一头来自洪荒的猛兽占据,心里充满杀戮和征服的欲望。唯一的解释也许是这几天憋得太辛苦了,再加上这里浓郁的死亡气息,才会失去理智。

程宗扬定了定神,决定还是先办正事,“阁罗大人,我们还是谈谈生意吧。你们需要的兵器……”

“不用着急。”阁罗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难道你不想见见碧奴吗?”

程宗扬心跳几乎漏了一拍。

武穆王曾经的姬妾,小紫的母亲,鬼王峒最美妙的性奴……自己兴趣不是一般的大。不过这会儿实在不是个好时候。毕竟自己不可能像阁罗一样放开怀抱,尽情享受。

程宗扬干笑一声,“赶了几天的路,实在是太累了,我……”

“你还没有获得快乐!不要让人说阁罗怠慢了自己的朋友!”阁罗打断他,然后叫来那对姐妹花,“过来服侍我的朋友!”

鬼仆搬来的卧具有些像豆荚,躺在里面十分舒服。程宗扬和阁罗并肩躺在一起,那对姐妹花像一对温顺的母狗卧在他们脚边,用自己柔软的唇舌和丰润的肉体为他们消除疲累。

华丽的大厅、豪奢珍贵的物品、美艳顺从的女奴——这一切都令自己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自己进入《一千零一夜》的故事里,享受着异族王侯奢华荒淫的生活。

鬼仆拿来的每一件器具几乎都令阁罗愤怒,“哦,这个家伙!他的物品甚至超过了鬼巫王大人!但愿鬼巫王大人见到这一切!”

当鬼仆取来饮酒的水晶盏,阁罗大声道:“朋友!你确定真的杀死达古那家伙了吗?如果没有,阁罗会把他撕成碎片!”

程宗扬没想到阁罗这么激动,随口道:“很漂亮的酒具……”

“鬼巫王大人不许鬼王峒人饮酒!我敢打赌,达古还私藏着美酒!”

阁罗的猜测很快成为现实,当鬼仆捧来酒浆,阁罗大骂着揭开泥封,用力吸了一口,嘟囔道:“达古这个混蛋!”

程宗扬道:“鬼巫王大人经常闭关吗?”

阁罗大口吸着酒香,喉结上下滚动,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最后还是把酒坛扔给鬼仆,喝道:“拿走!拿走!”

“唔,”阁罗回过神,“鬼巫王大人很少闭关。不过这一次,对我们鬼王峒很重要。”

“哦?”程宗扬感兴趣地问道:“为什么?”

阁罗摇了摇头,“我不能告诉你,朋友。如果我说了,鬼巫王大人会先拧掉阁罗的脑袋,再把你切成碎片。”

这么严重?程宗扬识趣地转移话题,“我在上面一层,看到很多南荒部族。他们是在这里居住?”

“那些都是奴隶。”阁罗指了指那对姐妹花白光光的肉体,“和她们一样,都是被征服的部族奴隶。感谢鬼巫王大人,是他带领我们闯出黑暗,成为南荒的王者!”

阁罗口气中充满了对鬼巫王的敬意。程宗扬道:“我很好奇,鬼王峒的人数并不是很多,为什么能征服这么多部族?”

阁罗眼睛眯了起来,“我的朋友,为什么你会有这样的疑问?”

“我是商人。坦白地说,客户的实力对我们很重要。对于有实力的客户,我们有很多优惠。”

“优惠?”

程宗扬笑眯眯道:“比如赊购。你可以付一部分钱,而拿到所有货物。”

阁罗有些不悦地说道:“你是不相信我们鬼王峒的实力吗?”

程宗扬笑容满面,言辞间却寸步不让,“只有得到更多信息,我们才可以做出正确评价。”

阁罗思索了一会儿,慢慢道:“我们能够控制更多部族,甚至整个南荒。朋友,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哦?”程宗扬暗暗提起精神。了解鬼王峒的控制方式,对他们下一步行动很有用。

“你是一个很谨慎的人。”阁罗满意地说道:“我们需要这样的商人,但不是现在。”阁罗笑了起来,“现在,你应该放松下来,好好享受。哦,我闻到了碧奴淫荡的气息。”

程宗扬晚了几秒才察觉到厅外的声息。前面一瘸一拐蹦跳的是弥骨,后面的脚步声却很沉重,完全无法与舞姬轻盈的脚步联系在一起。

弥骨跳进来,蹿到主人背后。阁罗不悦地说:“你去得太久了!”

弥骨吱吱怪笑着比了个手势,没等程宗扬弄明白,一个庞大的黑影便挤了进来。那是一名体格健壮的鬼武士,他站在门口,山一样的胸腔起伏着,发出沉重的呼吸声。

在他岩石般的肩头,坐着一个曼妙的身影。那女子披着一条碧蓝的丝绒,将身体包裹着,只露出一双妖媚的美目和一只白玉般美丽的纤足。

与她目光一触,程宗扬心头顿时摇曳起来。自己曾经见过一双带来类似感觉的美目,那是在五原城外,单是一双眼睛,就美得令人惊心动魄。但那个女人的美,让人感觉凛然不可侵犯,而眼前这个舞姬,却美得让人欲火升腾。

厅内的灯盏被全部点亮,映出地上暗红的地毯。扇形的客厅犹如舞池,程宗扬和阁罗倚在宽大的丝绸卧具上,面对着厅中半圆形的平台。

平台只有尺许高,两侧摆放着一人多高的珊瑚状铜灯,将大厅中心映得亮如白昼。

舞姬纤足探出,身体水一样从鬼武士肩头滑下,轻盈地落在地上。她目光笑吟吟从厅中掠过,妖媚的眼中满是湿淋淋的媚意。

“这是我的朋友。”阁罗命令道:“碧奴,让他高兴起来!”

碧奴如水的眼波朝程宗扬瞟来,“他就是阁罗大人的朋友吗?很强壮的年轻人……还很干净……”

她声音又细又轻,一般人用这样的音量说话,很难让人听清楚。但她喉中带着奇异的共鸣,语调像歌唱一样,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程宗扬的身材早已看不到以前那个废柴小白领的影子。来到这个世界之初,自己曾猜测过这些古人身高肯定不会太高,但在左武第一军那些剽悍的士兵中,自己一米七八的身高毫不起眼,更不用提武二那种变态的粗胚。不过在南荒,自己的身高还是很够瞧的,即使阁罗也矮他半个头。

这一路跋涉,程宗扬肌肉迅速结实起来,肩膀和胸膛的肌肉棱角分明,腹肌清晰可见,如果在以前,够水准混个内衣男模。

碧奴目光涟涟地看着程宗扬,然后掩口娇笑,媚态横生,“阳物也好大。”

阁罗欲望勃发,拉过姐妹花中的姐姐,让她斜躺在自己腰上,像抱着一具白玉琵琶一样,阳具从后面干进她屁眼儿,一手搂住她上身,抚弄她圆翘的双乳,一手伸到她腿间,玩弄她的性器。

这边妹妹胆怯地看了客人一眼,然后依偎过来,张口含住他的阳具。程宗扬呼了口气,已经勃起的阳具被滑软的唇舌抚慰着,传来阵阵快感。

碧奴好奇道:“这是达古大人那对美丽的孪生妻子吗?阁罗大人。”

阁罗施虐一样揉捏着怀中的肉体,傲然说道:“达古那个没用的家伙已经死了!她们现在是我的奴隶。”阁罗舌头像蛇一样卷动着,嘲讽道:“很快会变得和你一样。”

“达古大人娇妻的后庭娇花好像被干肿了呢。”

正在为程宗扬口交的女子瑟缩了一下,羞耻地把屁股移到一旁。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鬼王峒尊贵的客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达古的死,阁罗的情绪一直显得很亢奋,他对程宗扬道:“你会喜欢的!我的朋友!”

舞姬嫣然一笑,掩在丝绒下的玉手从颈下伸出,轻轻一分,蓝色的丝绒从头上滑下,露出一顶精致的珠冠,龙眼大小的明珠嵌在中间,周围用米粒大小的细珠串成菱形,然后用珍珠细链连在一起,拢住秀发。几条细碎的珠串悬在她光洁的额头上,散发出耀眼的珠辉。

灯光下,珍珠的光泽愈发璀璨,然而她的面孔比明珠更夺目,第一眼望去,程宗扬就觉得舌头发干。

她面孔像雕塑一样鲜明而美艳,皮肤莹白如玉,眉眼如同宝石一样精致。她五官与小紫十分相似,但比小紫更多了几分成熟的艳丽。灯光下,她粲然一笑,就像一朵鲜花冉冉盛开,艳光四射。

程宗扬发干的喉咙动了一下,费力地咽下一口唾沫。从小紫的年龄推算,她至少也有三十岁,正是风韵十足的年纪,仅仅往那里一站,就显得风情万种,妖娆得令人惊叹。

鬼武士庞大的身影没入黑暗,所有的灯光似乎都集中在舞姬身上。

碧奴卸下碧蓝的丝绒,露出胴体上薄如蝉翼的舞装。她上身几乎完全裸露,娇躯白滑的肌肤欺香赛雪。只有一条碧绿的透明轻纱挂在她丰挺的双乳——程宗扬敢发誓,绝对是挂在乳头上。那条轻纱仅仅遮住乳头,从乳峰间弯垂下来,仿佛风一吹就能从乳尖滑落。

虽然猥亵,那条碧纱却是精心裁制的舞衣,它精致地从舞姬胸前绕过,仅仅掩住乳头,让两团浑圆的乳房尽可能多的裸露出来,然后在乳下收紧,勾勒出舞姬曲线玲珑的腰身。

舞姬丰润的乳球几乎一览无余,一条红宝石项链从她颈中垂下,一直垂到丰腻的雪乳间。那一对丰挺的乳峰高高耸起,尺寸比起乐明珠那对豪乳也不逊色,滑腻的乳肉像盛满香甜的汁液一样丰盈,白光光又圆又大。

她腰间系着一条长长的舞裙,色泽比上身的碧纱更深,长裙从腰侧开口,一直垂到脚下。舞姬纤柔的腰肢轻轻扭动着,款款走来。摇曳的裙缝间,一条雪白而笔直的美腿若隐若现,依稀能看到她大腿外侧摇晃的珠链。

舞姬抬起手臂,纤美的玉手头顶轻拢,像水一样摆动着款款走来。她的舞姿简单却充满动人的韵律,指尖轻柔的动作从手臂一直延伸到足尖,胴体每一条曲线都随之扭动。那对硕大的美乳微微耸动,碧纱随着乳肉的轻颤,在乳尖摇曳生姿。

阁罗一手握住达古长妻的乳房,大声命令道:“碧奴!转过身去!”

舞姬笑吟吟转过身体,她束胸的碧纱在腰后系了个漂亮的花结,赤裸着美玉般的背脊,下面是雪一样莹白的肌肤。

程宗扬阳具猛地一胀,撑满了身下温润的小嘴。碧奴裙后空出一块心形,白美的臀部整个裸露出来。她臀部丰满异常,有着堪称完美的曲线,纤细的腰肢向后弯出一个月牙状弧度,又圆又翘。深绿的丝裙紧贴着臀侧,那只又白又大的美臀更显突出,仿佛一团雪滑的腻脂,白生生嵌在裙中。

碧奴臀肉雪白而又丰满,肌肤像涂过油脂一样晶莹,散发出白花花耀眼的肤光,她刻意扭动着腰肢,丰腻的大白屁股妖艳地跳动起来。在她光润的臀沟间,嵌着一串莹润的珠链,从后面看来,就像穿着一条珍珠串成的丁字裤,掩住她最迷人的部位。

来自碧鲮族的性感女奴在台上妖娆起舞,艳丽的胴体带着水一样的韵律,在灯光下荡漾出迷人的肉波。程宗扬几乎看不清她的舞姿,目光完全被她跳动的乳房和雪臀所吸引。

碧奴两手举在头顶,作了一连串柔美的舞姿,然后一手轻抚雪乳,一手按着珠冠,身体向后弯折,将双乳耸到高处,淫艳地耸动起来。那两团肥美的雪肉隔着透明碧纱,仿佛赤裸地悬在半空,肉感十足地左右摇摆,带着沉甸甸的肉感,不时碰触着乳间的红宝石项链。

接着她扬起手臂,弯折的身体像随波浮荡的水草一样婉转轻舞。一串细碎的铃声从她挺翘的乳尖响起,越来越快。忽然她身体一旋,长裙松开,白滑的下体仿佛从裙中脱出,一瞬间便裸露出来,碧绿的舞裙萎谢在地。

碧奴双腿修长白滑,光洁如玉,不等程宗扬看清,她就踮起脚尖,飞快地旋转起来。铃声突然变得密集,在她纤美的腰间同样系着一条珍珠链,上面悬着无数细小的银铃,伴随着她腰肢的动作,银铃同时上下跳动,发出清脆的响声。

碧奴媚然瞟了程宗扬一眼,然后娇笑着两手抚在颈后,挺起胸,开始有节奏地耸动双乳。那对浑圆的乳球每次跳动,挂在她乳尖的碧纱便松开一缕,束纱下的银铃便更响一分。她抖动越来越用力,悬在乳尖的碧纱也越来越松,最后轻烟一样飘落,露出两团白光光的硕乳。

碧奴的乳房又圆又大,仿佛不受地心引力一样高高耸翘起来。在她嫣红的乳头上,嵌着一个星状乳环,一支银色的乳钉从她乳头穿过,下面悬着银铃。碧奴伸出指尖,捻住自己的乳头,然后轻耸双乳。两团肥白的雪乳跳动着,充满迷人的弹性。

程宗扬正看得眼花缭乱,一个灰扑扑的人影忽然闯进来,笔直走到台边,眼睛直勾勾盯着碧奴。他头上挽的发髻乱篷篷的,手指被铁凿磨出厚厚的老茧,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阁罗和那些鬼仆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没有一个人过去阻挡他。

这个来自六朝的石匠盯着碧奴看了半晌,忽然又转过头,盯着那对姐妹花。他的目光很集中,只偶然移动一下,有种近乎疯狂的专注,让程宗扬想起发疯的梵高。

忽然那人从席间抓起几个瓜果,飞快地吃了下去,然后走到角落里,和衣躺下,不一会儿就发出鼾声。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