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86章·鬼峒

程宗扬做梦也没有想到,进入鬼王峒遇到的第一个人,竟然是一名六朝人。

石柱下只有一根很暗的火把,那人看起来很普通,甚至有些邋遢,他接过程宗扬递来的铁凿,低下头继续雕刻石柱,专注的神情就像在雕刻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对身边的商队视若无睹。

奴隶?程宗扬首先推翻了这个猜测。奴隶也许会很驯服,但没有任何一个奴隶会像眼前这个人一样专注。

工匠?鬼王峒会从六朝请来工匠雕刻他们的图腾柱?

那人专注的神情使程宗扬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眼前这个人——像极了一位艺术家。他冷漠的外表下,有种近乎疯狂的认真,仿佛将生命完全倾注在自己的作品中,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随着铁锤的敲击,铁凿在粗糙的岩石上熟练而精确地移动着。石屑纷飞间,一条优美的曲线渐渐浮现。

那是一个女子赤裸的躯干。她昂着头,高耸的乳峰向前挺起,曲线玲珑的腰身向下弯曲,只是背脊扭曲的角度十分不自然。

那位专注的工匠停下来,用手指擦去石粉,仔细审视刚雕刻出的纹路,然后重新举起铁凿。

一只巨大的兽爪出现在女体背部,与女体不自然的扭曲完全契合。接下来石匠雕出女体的臀部,他雕得十分认真,也十分精细,甚至连性器的细节也一一雕出。在他锋利的凿刀下,冰冷的岩石仿佛变得柔软,似乎能触摸到那具女性肉体诱人的弹性。

工匠完整地刻出女性身体,却在臀部曲线边缘留出一个缺口。他冷静地移动凿刀,石屑纷纷飞出,程宗扬心跳也越来越快。

一头巨大的怪兽在凿刀下出现,它昂起头,利爪按住女性柔美的腰肢,充满动感的身形似乎还在奔腾咆哮。

接下来,石匠从怪兽身侧雕出一根长长的物体。简洁的线条笔直向前,越过女体臀部的缺口,向内延伸,最后没入女性张开的性器中。

这根石柱有四个面,上下分为八截,石匠完成的仅仅是最下面的一幅,其他仍是空白。石匠专注地修饰着自己的作品,已经磨秃的铁凿在他手中就像是画家手里的笔,在岩石上精确地勾勒出图案。

越来越多的细节浮现出来。征服那个女性的并不是怪兽,而是一个威武的男子,他骑在怪兽背上,一手握着长矛,一手举起,征服者一样骄傲地挺起胸膛。

在他的坐骑下,那具女体顺从地挺起臀部,用她柔软的性器抚慰着征服者手中冰冷的长矛。

粗糙的岩石上,似乎能看到女子唇角的抽动,那只丰满的臀部仿佛从岩石上挺翘出来,在征服者的凌辱下颤抖。

程宗扬猛地退后一步,心头突突直跳。从未有哪具雕像能带给自己如此强烈的震撼感,冰冷的岩石在石匠雕琢下被注入生命,自己就像亲眼目睹了画面上真实的一幕。如同实质的冲击使他背上都是冷汗。

看到程宗扬失魂落魄地回到队伍,凝羽反手握住刀柄。

程宗扬定了定神,简短地说了一个字:“走。”

乐明珠什么都没看到,扯起盖头一角,着急地问:“怎么了?怎么了?”

“嗯!”小紫认真点了点头,“我不知道。”

“喂,”乐明珠踢了他一脚,“怎么了?”

程宗扬吁了口气,“没什么。”

回过神来,想到被一具雕刻吓成这样,程宗扬自己也觉得可笑。只能说,那个来自六朝的工匠工艺太精湛了,整个过程中,他的手没有任何颤抖和犹豫,把全部心神都放在雕刻上,每根线条都一样精确和仔细,从头到尾没有任何错误。

能把精力集中到这样的地步,简直是可怕……“程头儿!”祁远在前面喊道。

道路在一道鸿沟前终止,头顶的山峰布满蜂巢般的洞窟,外面悬着一座粗藤结成的吊桥。黑色的河水在火把下缓缓流动,洞窟内隐约能看到鬼战士强健的身影和他们箭矢反射的寒光。

程宗扬吸了口气,放声道:“我们是白湖商馆的商人!阁罗大人的朋友!”

等了差不多一盏茶时间,吊桥带着巨大的响声从空中落下,溅起一片尘土。

※ ※ ※ ※ ※

众人一个个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的世界。

一条狭窄的峡谷出现在他们面前,山峰内部几乎被数不清的洞穴掏空,两侧崖壁布满了不同形状的洞窟,密密麻麻一直延伸到头顶看不到的高处,让程宗扬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蚂蚁,不小心钻进一块巨大的面包或者奶酪里面,面对着洞窟组成的迷宫。

面前的鬼武士披着坚硬的犀甲,额头的鬼角又粗又硬,显然比废墟中遇到的那些鬼战士资历深得多。他沉默得像一块岩石,无论祁远怎么变着法儿套话,都像没有听见一样一言不发。

程宗扬比了个手势,祁远才想起来这些鬼武士舌头都少了一截,只好讪讪地住了口。

一个像猿猴一样的影子从洞窟内钻出来,翻了个筋斗,落在祁远牵着的马匹前。马匹受惊地“咴”了一声,耳朵竖了起来。那个猴模猴样的家伙向前一扑,做了个凶恶的鬼脸,马匹惊惧地扬起钉着铁掌的前蹄,祁远连忙拽住辔头,连声喝止。

猴子泥鳅一样闪到一边,发出恶作剧一样的尖笑。带路的鬼武士低沉地吼了一声,指了指商队。

看样子这才是来接他们的人,程宗扬站出来一拱手,还没有说话,那只猴子便蹿到他面前,瘸着腿围着他东瞧西瞧。

那家伙身材瘦小,还不到一米四高,脑袋却极大,手臂和面孔都长着浓密的毫毛,看起来三分像人七分像猴。它不仅跛了一条腿,脖颈还有一处拳头大的伤口,伤处肌肉已经腐烂,能清楚看到血管在腐肉间一鼓一鼓地跳动。

“你们是北边来的商人?我是弥骨,阁罗大人的仆人。你们商队马匹很多。阁罗大人吩咐弥骨来接待你们。弥骨很久没有吃过马肉了。阁罗大人给你们安顿了宾客居住的地方。”

他语速极快,常人说一句话的时间,他能说两到三句,中间几乎没有停顿。

程宗扬根本插不上话,正被他几件事交叉来说的语法弄得头晕,那猴子眼睛忽然一亮,“哈哈,这是小紫吗?”

小紫露出天真的微笑,“弥骨阿叔。”

弥骨伸出湿溚溚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处女的香气真好闻。你旁边的是花苗人吗?你要成为鬼巫王大人的女人了。弥骨听说她们送来了鬼巫王大人的新娘。弥骨也能尝尝小紫和花苗女人的味道啊。”

弥骨飞快地说着,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吵闹。

那名鬼武士把商队交给阁罗的手下,却要把花苗人另外带走。武二爷肯和苏荔分开,已经给足了云苍峰和程宗扬面子,这帮孙子竟然得寸进尺,顿时让二爷火冒三丈。

他横眉竖眼地双手抱在胸前,一边拿肩膀去挤比他矮不了多少的鬼战士,一边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着。

“孙子!你再挡着试试!鸡巴长头上,充什么大个!有种放马过来!二爷不把你黄子挤出来,就是你养的!”

鬼武士神情木然,对他的挑衅无动于衷。

弥骨前蹦后跳,看得不亦乐乎,“大个子是你们的人?漂亮的花苗女人。很久以前虎族就离开南荒了。你们是阁罗大人的客人。弥骨崇拜传说中虎族的勇士。她们是鬼王峒的奴隶。弥骨喜欢花苗的女人……”

弥骨颠三倒四地说着,让程宗扬恨不得把他的舌头打个结,叫他别说得这么玩命。

“阁罗在哪儿!”眼看武二就要开打,程宗扬好不容易从弥骨说话的空隙里挤出一句。

弥骨七缠八绕地说着,意思是阁罗有事,他们来到鬼王峒,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休息,晚些时候会来与他们会面。

就说话这会儿工夫,另一边的局势已接近白热化。武二郎挺起胸脯,开始拿他的胸大肌跟对面的鬼武士较劲,一副存心找事的模样。

这会儿连苏荔也没用了,她几次去拉武二郎,可她越拉武二越来劲,连拳头都亮了出来。程宗扬看得清楚,那家伙双刀都掖在腰后,反手就能摸到的地方。这厮肯定是存心来鬼王峒大闹一场。什么计策谋略、指挥若定,二爷根本不尿这一壶,一开始就是奔着大开杀戒去的。

进入鬼王峒时,众人都把兵刃收了起来,这会儿易彪、吴战威等人眼看着情形不对,有意无意地往马匹旁边靠。

弥骨不时龇牙露出鬼脸,显得十分兴奋。程宗扬手心里都是冷汗,再怎么说这里也是鬼王峒的地盘,贸然动起手来,武二痛快了,自己这二三十号人就麻烦了。

武二郎目露凶光,恶狠狠推了鬼武士一把。那名鬼武士身体纹丝未动,瞳孔却猛地一缩,变得血红。

“让不让路!”武二郎勾着头,口水直喷到鬼武士脸上,一手朝鬼武士肩头拨去,另一只手却悄悄伸向背后,反握住刀柄。

程宗扬急忙回头朝凝羽使了个眼色,让她拦住武二郎。进入鬼王峒之前,凝羽重新戴上面纱,一直紧贴在他身后,见状正准备出手,一个瘦长的人影忽然挤到武二郎和鬼武士之间。他按住武二郎的手肘,笑呵呵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云苍峰挡住武二郎拔刀的手臂,武二郎却不领情,他额角的虎斑暴跳几下,右掌握拳,蓄满力道的拳头便待挥出。

武二郎手臂刚一抬,就被一只手掌轻轻巧巧拦了下来。谢艺斜身挡在武二郎身前,一手在背后按住他的拳头,朝弥骨从容笑道:“花苗的朋友是和我们一同来的,如果方便,能否安排在一处?”

弥骨眼珠转了片刻,龇牙朝鬼武士叫了几句。那名武士这才退开一步,然后沉默无声地退入黑暗中。

一场危机化于无形,众人都偷偷抹了把冷汗。武二却瞧着谢艺的手掌,良久才悻悻收回拳头。

“马匹可以放在马厩里。你们住的地方很大。阁罗大人说程商人是他最好的朋友,有奴隶照料马匹。应该受到贵宾的招待。小紫住过那里。”

弥骨钻进一个洞穴,又露出头来催促他们,“快!快!”

程宗扬一脸苦笑,弥骨说话的方式真让人受不了。眼下已经进了虎穴,总要摸摸老虎屁股再说。

“有劳了。”

程宗扬把黑珍珠的缰绳递给凝羽,当先跟了过去。

※ ※ ※ ※ ※

山腹内光线很暗,空气倒不觉污浊。不时有星星点点的磷火随着气流飞来,在洞窟间无声地飘过,给众人身上留下幽暗的光影。

不知山内是否有水脉通过,洞窟显得很潮湿,岩石上覆盖着厚厚的青苔。弥骨的影子在黑暗中时隐时现,瘸着一条腿还走得飞快,似乎不需要任何光线就能在这里生存。

蜂巢一样的洞穴像迷宫一样交错连结,分出无数岔道。越往下走,程宗扬一颗心就越往下沉。黑暗中似乎有无数眼睛在窥视自己的一举一动,即使以自己粗浅的觉察力,也能感觉到这段路经过了两道关卡。只不过弥骨在前面带路,没有人出来阻拦他们。

弥骨跛着腿往前蹿了几步,又突然跳回来,“你们胆量真大。这是花苗女人的脚铃吗?很多人第一次来到这里都会害怕。声音真好听。”

商队从白龙江口走到这里,活下来的都见惯了生死,即使真有惧意,也不会轻易表露出来。

程宗扬揉了揉额角,笑道:“我们是来探访朋友,有什么好担心的?”

弥骨脖颈伤口的腐肉抖动着,发出一阵怪异的尖笑,“小紫想见你娘吗?很快你就会见到她。阁罗大人会喜欢你们这些朋友。但小紫不能住在这里。蛇傀和黑舌还没有回来吗?”

众人心里一紧,只听小紫说:“小紫没和他们一起走。”

旁边忽然透出一片光亮,传来嘈杂的声音。犹如街道的洞窟内燃着火炬,空气中弥漫着烟火的气息。不时有装束奇异的南荒人从交错的洞穴间穿过,他们不少人都神情恍惚,带着梦游一样的表情,对身边的事漠不在意。

弥骨突然把脸凑到苏荔面前,“这里是奴隶居住的地方。伟大的巫王征服了所有的部族。”

小紫天真地说:“好多人啊。”

弥骨露出白森森的尖牙,“比小紫小时候多了很多很多。很好玩。每隔几天都有新的部族来到这里。”

程宗扬插口道:“还有多远?”

弥骨咕咕笑道:“小紫该知道。”

“嗯。”小紫点了点头,“这里是奴隶住的。下面是客人和鬼王峒人住的,再下面是战士住的,最下面是鬼巫王大人的宫殿。”

程宗扬朝苏荔看去,火光下映出她眼中一丝忧虑。她们以为进入鬼王峒就能接触到鬼巫王的宫殿,但情况显然并不乐观。

“街道”内穿梭的人群没看到红苗人的踪迹,为避免弥骨起疑,苏荔压下询问的念头,只是迈步时刻意摇动脚铃的节奏,如果有红苗人听到,就知道她们来了。

弥骨领着商队从街道一角穿过,然后绕了几个弯,走进一条平行的洞穴。几缕碧绿的磷火飞过,每个人都感觉到气流的涌动。

这里距离街道又深了一层,岩壁上覆盖的苔藓更多更厚,空气也更加湿润,但这个本该是鬼王峒人居住的空间一片宁静,有的只是马蹄的“嗒嗒”声和脚铃的轻响。

弥骨突然加快速度,几个蹦跳就不见踪影。商队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等了片刻,乐明珠忍不住扯起盖头,小声问小紫,“这里是鬼王峒人住的地方吗?”

“是啊。鬼王峒的人说他们是从地下走出来的,这里就是他们的家。”

乐明珠好奇地看了看周围,“为什么见不到人?”

小紫想了一会儿,“我不知道。”

“哎呀,不知道还要想那么久。”

“小紫要想一想,才知道是不是知道啊。”

乐明珠想了一会儿,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是这样呢。”

虽然心头压抑,程宗扬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看到乐明珠的白眼珠,他立刻改了口风,“可能是出门了吧。”

弥骨从另一个洞口跳出来,一口气道:“他们在巡视鬼巫王大人的领地征收赋税征讨不服从的部族。”他使劲挥手,“来吧,阁罗大人的朋友!”

鬼王峒的荒凉远远超过众人的想象,对于自己的住处,他们并没有抱太多希望,然而眼前的一切再次让他们大出意料。

很难把眼前的建筑当成山洞,倾斜的岩壁一直延伸到视野之外,仿佛一个巨大的山坳。位于山坳中间的,是一座精致的院落。

红木制成的大门内,先是一道雕刻着图腾的青石屏风,然后是庭院和游廊。所有的建筑只有黑红两色,虽然简单,却充满厚重庄严的气氛,完全没有想象中的蛮荒气息。

主厅飞檐斗角,阶陛前摆放着一对青铜铸成的云鹤。厅内雕梁画栋,两侧分宾主陈列着黑色的案几,红色的茵席。厅角摆放着一座由八十一个灯盏组成的巨型灯台,此时所有的灯盏都被点亮,犹如一株耀眼的灯树。

这么一会儿工夫,祁远已经和弥骨攀谈上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高兴,等祁远再递上一套精巧的点火工具当礼物,弥骨更是喜不自胜,拿着那套火刀火镰“叮叮”打个不停,忽然又想起来什么,飞快地跑了出去。

祁远过来道:“我问过,弥骨说鬼王峒其实没多少人,而且大都出去了。还有桩怪事……他说,这驿馆是北边来的人帮他们建的。”

程宗扬与云苍峰相视一眼,心里同时浮现出一个名字:黑魔海!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