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81章·奇险

丛林间传来几声鸟鸣,背负着货物的马匹、走骡在枝叶间鱼贯穿行。潮湿的泥土上印着巨象深深的足痕,铜盆大小的足印每一步都隔着数丈的距离,一路向西行进。

云氏商会用的都是军马,白湖商馆的走骡也腿长体健,朱老头那头草驴混在里面,活像一只大耗子。

朱老头一路哼哼唧唧地抱怨,说他们这些北边来的人心眼都坏透了,不厚道,雇人带路还不给钱,一群几尺高的汉子欺负他一个老人家,缺德啊。

程宗扬很体贴地告诉他,如果急着有事就先回吧,自己跟着脚印走就行。反正鬼王峒离这里也不是很远,大家有缘的话,下次来南荒说不定还能见面,到时就把向导的钱给他结了。

下次是什么时候?这可说不准了,你要让我自己摸着良心说吧,这辈子我都不想再来南荒这鬼地方!可人这缘分从哪儿说起呢?也许过个十年八年,哪天老天爷不开眼,又把我打发来了。

程宗扬一通鬼扯,朱老头听得脸都绿了。

云苍峰有意落后一步,客气地说道:“这趟辛苦你老人家了。此间事了,云某会亲自去拜见殇侯。”

朱老头这人吃不得软的,云苍峰一客气,他那把山羊胡立刻翘到了天上,用鼻孔说道:“殇侯哪儿是那么容易见的?换作你六弟来还差不多!”

凉爽的海风被隔在山后,空气渐渐变得闷热。花苗女子唱起山歌,让这段枯燥的旅程多了几分欢快。商队沿着白象的足迹一路行进,周围的灌木越来越密,到中午时分,已经进入密林。

几只金黄色的猴子在林间出没,忽然队伍里传来女子的惊叫。一只猴子从树上垂下,抓住乐明珠的头发,扯掉她头上那圈白色的狐毛,然后做了个鬼脸,飞快地跳上枝桠,消失在林中。

乐明珠像傻掉一样拉着松开的发丝,过了会儿才惨叫一声:“我的头冠!”

朱老头嘿嘿笑道:“这山里的猴子就喜欢抢人的东西。别怕,不就几根白毛吗?大爷再给你弄一个。”

程宗扬知道底细,那顶朱狐冠是乐明珠师门宝物,如果丢掉,这丫头恐怕真得自杀了。

“我去追。”说着程宗扬追了过去。

祁远一把没拉住,急得直跳脚,“我的大少爷!南荒你也走了一个多月了,这林子哪儿是随便进的!”

猴子在树枝间飞快地跳跃着,金色的皮毛时隐时现,一边跑,一边不时停下来朝程宗扬龇牙咧嘴,还抓起树上的果子乱砸。

程宗扬猝不及防,险些被它砸中,想要还击,那猴子已经跳上另一棵大树,只露出一只红红的屁股在枝叶间一闪。

程宗扬只好咽下这口气。猴子在树上跑,自己在地上追,辛苦不说,还要小心不被藤蔓绊倒。好在那猴子跳跳停停,一直没逃出视线。

猴子又一次停下来,从树枝摘下一颗拳头大的果子,朝程宗扬丢来。程宗扬暗叫一声来得好,高高跳起,以一个接球的姿势接住果子,随即一手托住果子底部,一手前推,用力一投。

“砰”的一声,投篮命中。那猴子脑袋被果子砸中,在树枝上晃了一圈,然后头下脚上地栽下来,在草中微微喘气。

程宗扬从猴爪中夺过狐毛,待直起腰,才发现自己来到树林边缘。一条小河弯弯曲曲从林中淌过,水面不时漂过浮萍。

回头看时,商队早没了踪影。眼前净是一模一样的树木枝叶,连自己从哪个方向追来都辨不清楚。

“老四!”程宗扬放声高喊,叫声惊动了一群白首翠羽的野鸟,扑扑擞擞从林中飞起,随即又陷入寂静。

那条河并不宽,两岸树木丛生,低垂的枝叶几乎触到水面。忽然,一条碧绿的尾鳍从水面扬起,在空中轻轻一甩,溅出一串水珠。一具洁白的躯体仿佛贴在水面下的倒影,在河中轻盈地游动着,逆流而上。

“喂!”程宗扬叫了一声。

鱼尾微微摆动,那具纤美的身体转了一个圈子,上身浮出水面,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孔。

“程头儿……”小紫欣喜地扬起小手。

昨晚清除蛇傀那些人的时候,小紫就没有露面,众人还以为她被吓坏了,没想到她会在此地出现。

程宗扬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紫要去见阿娘啊。”

娇美的小美人鱼游到岸旁,然后露出水面。她的鱼尾已经消失不见,赤裸着雪白的双腿踏到岸边绿茵般的草地上。刚从水里出来,小紫身上没有任何衣物遮掩,只在腰侧束了一只海兽皮缝制的小袋子。

程宗扬不由地屏住呼吸。小紫肌肤晶莹,通体洁白如玉,虽然童稚未褪,仍精致得令人难以置信。她双乳又圆又润,宛如两颗精美的水晶球。稚嫩的乳头又小又翘,呈现出淡淡的嫩红色。波浪般的秀发从乳侧垂下,贴在雪嫩的肌肤上,不住滴着水珠。

小紫似乎还不知道在别人面前裸露身体有什么不对,笑靥如花地走到岸上,阳光透过林叶,斑驳地洒在她雪滑的胴体上,在晶莹的肌肤上映出一层淡绿的光泽。

自己已经见过小紫纤细的腰身,却是第一次看到她人类的下肢。少女雪玉般纤软的腰肢下,胯骨带着柔润的弧度微微张开,然后收紧,下面是两条光润的美腿,紧紧并在一起,中间没有丝毫缝隙。她小腹光洁而白滑,小腹末端隐约能看到几丝纤细柔顺的毛发,根本看不出她曾经有过鱼尾的痕迹。

这样看着少女稚嫩的肉体,竟然有种犯罪的感觉……程宗扬干咳一声,“你的衣服呢?”

小紫提起那只海兽皮缝制的小袋子,“在这里啊。”

小紫低着头拿出一条白色的棉布巾,忽然“咦”了一声,跑到程宗扬身后。她蹲下来,同情地说道:“小猴猴怎么了?好可怜哦。”

“哦,它只是晕过去了。”

小紫拨了拨猴子的小爪,然后仰起脸,央求说:“救救它好吗?”

程宗扬摸了摸鼻子,“它又没死……”

“我们可以把它种活啊。”

“什么?”

“我们挖一个坑,把小猴猴种到里面,然后浇上水,小猴猴就会长大。”

真是个好主意……

程宗扬为难地说道:“可惜我们没有挖坑的工具。”

小紫蹲在地上,光洁的背脊晶莹如玉,脊椎的位置凹陷下去,显出一条精致的玉沟,光润得让人想伸手抚弄。在她脊椎末端,那只粉嫩的小屁股光滑得宛如雪球。

“好可怜啊……”小紫失望地收回手,眼睛盯着小猴子,一边起身,将雪白的棉布巾放到腿间。那布巾只有程宗扬手掌大小,四角系着细绳。小紫笨拙地将两侧细绳系在一起,却总是系不好。

小紫扬起脸,“你帮我系,好不好?”

看着她小手在腰侧稚拙的动作,努力想把那块巴掌大的布片系到腹下,程宗扬鼻血都快飙出来了。小姑娘两腿微微分开,细嫩的小手将雪白的棉布巾按在下腹,布巾四角的细绳低垂下来,在雪嫩的大腿内侧摇晃,一眼望去,触目满是晶莹的肌肤。

程宗扬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蹲下来,从小紫腿间扯起细细的系带。少女肌肤上散发着淡淡的海藻气息,曲线优美的双腿又白又嫩犹如脂玉。

克制住心底的激荡,程宗扬低笑道:“这么笨,连带子都系不好?”

“小紫不会系啊。”

“哦?你以前不穿内衣吗?”

“嗯。这是阁罗叔叔拿来的。他说,小紫身体下面是给鬼巫王大人的礼物,要用棉帕包好。”

手指不可避免地碰触到少女腰侧的肌肤,那种滑嫩的触感让程宗扬心头一阵荡漾。似乎是觉得痒,小紫“咯咯”轻笑起来。

“你娘不是说过,小紫的身体不能让别人随便碰吗?”程宗扬吃力地说道:“为什么让我帮你?”

“因为程头儿是好人啊。”

阳光透过枝叶,影子在草地上慢慢移动。小紫一边说,一边悄无声息地从海兽皮袋里摸出一根骨质的尖锥,她两眼亮晶晶的,巧笑倩然的唇角露出一丝嗜血的兴奋……这支海兽牙齿磨制成的利锥足以刺穿这个男子的脖颈。只要避开他颈侧两条大动脉,顺利穿透他的喉管和气管,他就会喘不过气来,无法呼吸,也无法呼救,只能像濒死的野狗一样挣扎,抽搐着流尽最后一滴血……“好了。”程宗扬放开手,笑呵呵地抬起头。

从下面看去,只见小紫两团圆润的雪乳皮肤紧绷着,紧紧并在胸前,乳头像受凉般翘起,颜色也比刚才上岸时略深了一些。

“程头儿……”小紫软软说着,从随身的袋子里拿出一颗水果。

程宗扬笑着摇了摇头,旁边忽然金黄的颜色一闪,那只猴子一把抢过果子,朝他龇了龇牙,然后飞快地跳到树上逃跑了。

小紫吓得躲了一下,然后又高兴起来,“小猴子活了呢!”

一只猴子,活就活了吧。本来自己就没准备处死它。程宗扬努力把视线从小紫耸动的雪乳上移开,一边转过话题,“你是一路游来的?”

“是啊。”小紫把陷入股缝的棉帕拉好,然后穿起衣服,一边好奇地问:“你们要去哪里?”

“我们去鬼王峒,和你的阁罗叔叔做生意。”程宗扬又看了看密林,这会儿还没听到动静,可以肯定自己和商队失散了,不然凝羽肯定会追来的。

“小紫,你知道路吗?”

“知道啊,沿着河往上游。”

“一直游到鬼王峒?”这恐怕要游上几天几夜,程宗扬自问没这个本事。

“不是啊。再往前走,水就分开了,然后就要走路了。”

程宗扬断然道:“那好,我们一起走。”

小紫系好衣带,奇怪地问:“你的伙伴呢?”

程宗扬无奈地说道:“我和他们失散了。”

小紫说,她昨晚就睡在海里,天亮时才离开海湾,沿着自己曾经游过的路线进入山林。

被鲛人击败后,碧鲮人曾经试图离开海洋,到内陆生活,但南荒闷热的气候对他们造成的威胁,丝毫不逊色于鲛人的鱼叉。经过数次不成功的尝试,碧鲮人没实现定居陆地的梦想,却与鬼王峒有了最初的接触。

沿着这条碧鲮人称为淇陶的河流向上,经过一个白天的水程,会在河流分叉的地方看到南荒最古老的道路:龟纹古道。

那几乎是南荒唯一可以长距离通行的道路,形如龟背花纹的石径绵延穿过丛林、山坳和沼泽,一直延伸到大山深处。

龟纹古道并不是完全连续的,无数年来的山洪、地震和泥石流,使道路出现了许多处断裂。而且古道两旁分岔出无数小径,这些小径有的被山峰阻隔,有的消失在河流之下,还有的会通向一些不知名的神秘区域——比如这处类似巨石阵遗址的地方。

一大一小两个人影仰起头,呆若木鸡地望着眼前的废墟。

月光下,一堆巨石突兀地出现在视野中。这是一座倒塌的巨型建筑,太过久远的时间,使这些巨石表面布满风蚀的坑洞。一座门形的巨大建筑立在废墟前,黑沉沉的方形洞口仿佛怪兽张开的巨口。

小紫发呆地看着这一切,过了会儿才可怜兮兮地说:“小紫好像是迷路了……”

程宗扬跟着小紫走了一个多时辰,好不容易才从密林中找到一条几乎被藤萝覆盖的小径,没想到小径尽头却是一座废墟。

这就是相信一个弱智的代价。程宗扬没办法责怪小紫,只能怪自己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明知道不可靠的目标上。这会儿天知道自己在南荒哪个方位,离商队有多远。

“看来,我们今晚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小紫有些胆怯地看着周围,然后抱住裸露的手臂,小声道:“好冷……”

程宗扬只好很绅士地脱下外衣,给小紫披上。小紫高兴地笑了起来,那一瞬间,她精致的面孔犹如奇花初绽,美丽得令人心悸。

这样美丽的面孔,即使是白痴也可以原谅吧。程宗扬肚子里叹息一声,突然莫名地一阵心惊肉跳。他不安地望望周围,除了那座废墟,并没有什么异常。

再破败的废墟也比野兽出没的丛林更让人有安全感,程宗扬领着小紫翻过零乱的碎石,踏进石门。他本来想随便找个避风的地方,但小紫显得很害怕,于是便领着她往废墟深处走去。

看得出,这处废墟是某座远古建筑的遗迹,有宽阔而积满碎石的走廊,折断的石柱和倒塌的墙壁构成的房间。程宗扬尽量挑选容易通行的地方,七绕八拐,终于发现一处比较干净的角落,他让小紫乖乖坐好,然后道:“我去找些东西吃,你不要乱走。”

小紫认真点了点头。

程宗扬想了一下,从背包里拿出那柄珊瑚铁制成的匕首,用刀柄在石头上刻了个三角标记。废墟面积足有四五个足球场那么大,残存的断垣残壁形状大都相似,程宗扬怕自己迷失了位置,一边走,一边沿路在醒目的位置刻上标记,最后一道刻在门上,这才进入森林。

黑暗的森林浮动着诡异的气息,仿佛有无数生灵趁着月色在林中飘荡。程宗扬不敢进得太深,他在森林边缘找到几丛蘑菇,按照祁远教的那样,避开色泽鲜艳、菌冠尖长的,只挑那些灰扑扑不起眼的采了几株。幸运的是一只野兔被他惊动,从栖身的草窝蹿出,让程宗扬顺手牵了羊,拧着耳朵提到手里。

废墟灰白色的石块寂然无声,石上自己留下的标记清晰可辨。程宗扬带着猎物,沿着自己留下的标记一路走进废墟。东绕西拐走了差不多半刻钟,隐约看到最后那个标记。忽然,耳边仿佛传来小紫低低的抽泣声。

程宗扬心里一紧,连忙加快速度,朝她藏身的地方冲去。

那个抽泣声一闪而过,废墟又恢复了平静。程宗扬匆忙辨认着石上的标记,脚下没有丝毫停顿。刚绕过小紫隐蔽处的巨石踏进两步,就仿佛撞在一张无形的大网上。

没等程宗扬明白过来,身体已猛地向后弹回,接着两脚悬空,在空中来回摇荡。

程宗扬仍保持着刚闯进来的姿势,四肢张开,大字形悬在半空。连手中的野兔也僵硬地飞在半空。他急忙往角落里望去,眼前空荡荡的碎石上生着发黑的苔藓,完全不是自己和小紫分手的地方。

“小紫!”程宗扬大叫一声。

一阵轻微的震动传来,程宗扬头颈都无法转动,他勉强转过眼珠,只见一条生满黑色毛刺的尖腿正从头顶的方向伸入眼帘。

一只巨大的蜘蛛出现在岩石上方,它触肢细而尖长,黑色的外壳泛着金属般的光泽,四颗大小不一的眼珠同时朝程宗扬望来,透出慑人的寒光。在它腹部下方,生着一张箕形的嘴巴,无数细小的触肢在嘴巴边缘蠕蠕而动,仿佛在择物而食,令人毛骨悚然。

程宗扬背后掠过一阵寒意,是阴蛛。自己曾经在南荒遇到过,但那只体型比它小了许多,更没有这样可怕的嘴巴……阴蛛眼珠转动着,然后伸出尖长的触肢,往空中一踏。空气中传来一阵轻微的波动,那是一根透明的蛛丝,比草茎粗不了多少,从岩石上方一直延伸到自己身体下面。无数蛛丝以比普通蛛网更复杂精巧的方式编织在一起,形成一张透明的大网,将自己牢牢黏在上面。

程宗扬竭力抬起手臂,想伸进背包。以自己现在的力气,即使同等粗细的麻绳也能挣断,但看似脆弱的蛛丝不仅结实之极,而且充满黏性。自己使尽力气,也仅能把蛛丝拉得变形。

手背被蛛丝黏连的皮肤传来一阵轻微的麻痒感,渐渐像火烧一样变得刺痛。

突然,一股鲜血淌到手背上,顺着手臂流到脖颈中。程宗扬喉结狠狠动了一下,就在自己手掌边缘,那只脸盆大小的阴蛛从腹部下方伸出一根尖刺,刺穿了野兔的皮毛。

充满腐蚀性的消化液注入野兔皮肉内,野兔的血肉、内脏随之腐化,变成可供阴蛛吞食的腐肉。

如果被这玩意儿扎一下……程宗扬打了个冷颤。

“程头儿……”小紫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程宗扬大叫道:“别过来!”

小紫雪白的面孔从另一侧出现,惊讶地看着蛛网上变成猎物的男人。

“快跑!快跑!”

小紫却像呆住一样,站在原地。

“程头儿……”小紫怯生生地小声道:“你怎么了?”

“我被蛛网黏住了。”

那只野兔已经被阴蛛吞食干净,只剩下一张空皮悬在网上。阴蛛拔出尖刺,四颗黑宝石般的复眼同时朝另一只猎物看来,那根滴着红褐色汁液的尖刺缓缓挺起。

程宗扬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那尖刺慢慢接近,忽然喷出一条半透明的细丝,落在他鼻尖。

对于体型较大的猎物,蜘蛛通常会用丝把猎物裹起来,确定它无法挣扎,再开始猎杀。很显然,这只刚吞食过野兔的阴蛛并不饿,只是它把程宗扬的脑袋当成猎物,像纺一粒茧那样,用蛛丝把他脑袋一圈圈缠起来。

隔着蛛丝,依稀看到小紫的唇角微微挑起。程宗扬以为那是视角的变形,接着他听到小紫娇柔的声音道:“程头儿,我来救你好不好?”

“不……不……”程宗扬努力吐着字,想阻止小紫自投罗网。

小紫一手背在身后,笑靥如花地朝程宗扬走来。

这个男子真的很笨。她握着那根尖硬的兽牙锥,心里想:连自己重刻了标记都没看出来,就那样闯进阴蛛的巢穴。让他被阴蛛吞食掉,场面肯定很好看,但如果有鲜血,小紫会更喜欢……“朱老头!你指的这是什么路!”

紧要关头,一个破锣般的嗓子响起,声音远远地传了过来,该答话的朱老头似乎也愣了,过了会儿才嘴硬地说道:“没错,就是这儿!那个……啊,咱们说过的,今天就在这儿歇!”

“我呸!”那个粗豪的声音道:“你说的可是村子!这鬼地方连根人毛都没有!你让大伙儿住野地啊?”

又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小紫心里浮现出一张脸色青黄的面孔。祁远道:“是不是走错路了?”

朱老头叫起屈来,“好端端的,咋会走错了呢?准是你们那马欺负了俺那驴……”

废墟外吵嚷声响成一片,程宗扬耳朵被缠住,只勉强能听到一阵“嗡嗡”声。小紫眼睛转了几下,然后拿起兽牙锥,用力朝一根蛛丝挑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