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78章·转机

一名有着蛇一样脸颊的随从翻看着那女子交来的物品,目光只在祁远身上不经意地一转,接着移到那女子身上,露出一丝淫笑,“是你爹?他的一份呢?”

那女子从皮囊中倒出一捧珍珠,随从看也不看地收下来,笑道:“真是水灵……”说着把手伸到那女子衣中。

祁远手臂动了一下,却被那女子紧紧按住。

随从手掌在那女子衣内游走着,一面朝后面道:“老东西,你的货呢?”

后面的碧鲮老者哆嗦着把几颗珍珠放在地上,随从顿时大怒,抽出鞭子劈头盖脸地抽过去。老者哀嚎着满地乱滚,看到那随从拔出弯刀,忽然叫道:“主人主人!我们队伍里有生人!放过我吧!”

那女子浑身一颤,厉声道:“七叔!”

老者指着那女子叫道:“就是她!就是她!让生人冒充进来的!”

使者一手握着陶罐,一条乌黑的鞭子从他袖中飞出,灵蛇般在人群中一掠,祁远头上的海象皮顿时像刀切般裂开,露出面孔。

使者凝视着祁远,一边探出尖长的食指,朝那个告密的老者轻轻一点。随从立即拔出刀,切断老者的喉咙。一滴血珠随即飞入陶罐。

“你是谁?”使者低沉的声音问道。

祁远推开面无人色的碧鲮女子,先赔上笑脸,向使者恭敬地施了一礼,“小的姓祁,白湖商馆的商人。不小心被海浪卷走,幸好遇到这些恩人,救了小的一条性命。”

“商人?贩的什么货物?”

祁远精神一振,“小号店面虽然平常,货色却是齐全。丝绸绫罗、针线盐巴、酒水饮器,应有尽有。还有上等的锦州丝、清安线,琼玉做的玉团扇;朔州马、荆川糖,鱼陵的精盐好做酱。这些不用不要紧,咱还有——北山铁、西原铜,打出的剪刀好锋口……”

“等等,”使者打断祁远的滔滔不绝,“你们贩卖兵甲吗?”

“兵器?”祁远一怔,随即堆起笑脸,“你老人家可问着了,咱们白湖商馆有五原城有名的刀剑铺!那是刀也卖,甲也卖。三尺剑、六钧弓,弓弩挂得满墙东。塞北的雕翎箭,辽东的百炼铜……”

祁远巧舌如簧,把白湖商馆说成天上少有、地下无双的大军火商。也亏得他见多识广,一边说,一边还拿起那些随从的刀斧评鉴。说这把刀刃有砂眼,那柄斧子杂质太多。如果用上我们白湖商馆的兵器如何如何……使者眉头慢慢松开,脸上露出笑容,“你带的货物呢?我来看看。”

祁远躬着腰道:“你老人家稍等、稍等。”

祁远一溜烟奔进竹楼,关上门,背后的冷汗立刻顺着脊梁淌了下来。商会众人顾不上寒暄,直直看着云苍峰和程宗扬。

云苍峰默不作声,显然想看程宗扬如何处置。程宗扬道:“老吴,把你的刀给老祁。”

那把厚背砍刀可是吴战威的命根子,犹豫间,易彪解下佩刀,“用我的。”

“不行。”程宗扬道:“你刀上北府兵的印记还在。老吴,先拿你的刀去凑个数,咱们再找些没有印记的兵刃。”

“得。”吴战威把刀递了过去。

祁远拿着刀出去,云苍峰低咳一声,“程小哥?”

程宗扬低声道:“瞧瞧他们玩的什么花样再说。”

云苍峰本不想节外生枝,但程宗扬这样说,他也不再坚持。

吴大刀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他那把刀足有五尺多长,刀背两指多宽,祁远拿出去这一番天花乱坠,说得鬼王峒那些人眼都直了。

隔了一会儿,祁远再回来,脸上的表情古怪之极。

没等程宗扬开口,吴战威就抢先问道:“我刀呢?”

“那个……吴大刀……”祁远堆起笑脸,“作哥哥的欠你一份人情,那刀……我送人了。”

吴战威晕船的劲头顿时醒了,“啥!”

祁远身后人影一闪,一个女子跟了进来。祁远苦笑道:“那家伙说刀不错,要跟我换。珍珠珊瑚随便挑,真不行,就用人跟我换。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我要是不换,她肯定活不了。”

祁远一个劲儿地作揖,“兄弟兄弟!说起来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吧?你那刀包在哥哥身上,等回去,我说什么也给你打一把上等的好刀。”

吴战威这一肚子的气,恨不得踹他两脚。程宗扬拽了他一把,问道:“那个家伙说了什么?”

祁远连忙道:“他说要跟咱们做军器生意。只要咱们开出价,运到南荒,有多少他都要了。除了兵器,精铁和铜也要。这会儿正等着咱们回话呢。”

程宗扬与云苍峰对视一眼,说道:“我去和他谈。”

※ ※ ※ ※ ※

“你也是白湖商馆的商人?”

使者倚在竹榻上,一手搂着一个碧鲮女子,一手转动着手中的陶罐。

“敝姓程,”程宗扬递上一枚三寸宽的竹片,微笑道:“五原城白湖商馆的执事。”

听祁远说,六朝也有一种类似名片的物品,称为竹刺,以刮开的竹筒制作。最大的有三尺多长,打磨锃亮,上面写着官员的职位名讳。不过这些竹刺大多是通传使用,极少有人当真收下来。

程宗扬递上的竹刺仿照自己以前用的名片,三寸宽的竹片削成卡片状,上面用墨笔写着“五原城白湖商馆”,中间写着“执事程宗扬”,背面写着商馆的经营种类,当然兵甲武器是刚添上去的。整体设计不错,就是字迹惨了些。不过比起商队那些汉子,知道怎么拿毛笔的程宗扬不但要算知识分子,还得是高级知识分子。

不过程宗扬这俏媚眼可算做给瞎子看了。使者也不认得那竹片是什么,随手丢到一边。

“南荒只有一族,”使者傲气十足地说道:“就是我们鬼王峒。你们若做生意,只和我们做就够了。”

使者包着头巾的头颅摆了摆,那根鬼角从头巾间伸出,弯曲着拖到脑后,仿佛毒蛇的尾巴。

程宗扬露出职业的笑容,“我听祁远说,客户们准备采购些兵器,不知道需要哪些种类?”

“你们有什么?”

“上好的钢刀,每把十枚银铢;”程宗扬道:“剑分长剑短剑,长剑十二枚银铢,短剑八枚银铢;斧有长柄短柄,长柄斧三十六斤,二十枚银铢,短斧二十斤,十二枚银铢;甲胄每套五十枚银铢……”

这个年轻商人狮子大开口,无论刀剑都索价不菲。使者听得直皱眉头,忽然他话锋一转,压低声音道:“这些都是市价,如果贵使诚心想做这笔生意,打个八折,贵使也好向上面交待。”

程宗扬笑眯眯道:“另外我再抽出一成利润,作为回扣,请贵使笑纳。”

使者怔了一下,“回扣?”

“贵使为鬼巫王大人办事,辛苦费当然是少不了的。每笔生意,无论总价多少,都有一成是支付给贵使的。”

使者明白过来,接着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一成有多少?”

“如果以银铢计价,每把刀十枚银铢,一千把就是一万银铢,一成就是一千枚。加上剑斧甲胄,每一千套有上万银铢的抽成。”

使者胸口起伏片刻,“八折?”

“这是用银铢计算的价格。如果贵使资金不好周转,也可以用物品抵价。无论珍珠珊瑚,都好商量,绝不会让贵使吃亏。”

使者看了怀中的女子一眼,“用奴隶抵价呢?”

程宗扬对贩卖人口有着感情上的抵触,闻言露出一脸苦笑,“贵使该知道,六朝严令禁止贩卖奴隶。不是小号不愿收,实在是不敢收。而且奴隶的价格也不甚高,说实话,祁远那把刀完全是给贵使的见面礼。单是那把刀,价格就抵得上十名女奴。”

使者露出一丝失望,随手把怀中的女子扔开,“没用的废物。”接着他笑了起来,“这贱奴是我亲手调教过的,你来试试。”

程宗扬尴尬之余,心中大定,兵器的价格是云苍峰提供的,自己凭空加了一倍。不过这一笔回扣拿出来,立刻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连鬼巫王座下的使者也照杀不误。这会儿那使者把自己的女奴让出来,显然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那女子裸着白皙的肉体,朝自己爬来,程宗扬连忙摆手,“不用不用!生意要紧,咱们还是……”

使者却发起怒来,“你是看不起我的女奴,还是不把我当成朋友!”

这话一扔出来,程宗扬只剩下苦笑,只好任那女子爬到自己膝间。

使者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我叫阁罗,是鬼巫王大人的仆从。在我们鬼王峒,最亲密的朋友才一起分享一个女人。这女奴今天挨了鞭子,比平常更卖力。朋友,你先试试她的嘴唇和舌头,等你高兴起来,我们再来交换。”

说着阁罗抓住女奴的屁股,挺身把粗大的阳具送入她体内。

程宗扬一脸尴尬,这算什么事?自己即使跟段强也没这样分享过一个女人,何况是跟这家伙?鬼王峒的风气还真够野蛮的。

程宗扬一脸尴尬,阁罗却显得兴致高昂。他一边挺动阳具,一边道:“一成的利润我很满意。或者我们应该商量一下,怎样支付这笔金钱。”

这会儿自己和阁罗之间只隔着一具光溜溜的女体,两个人一边干着同一个女人,一边谈生意,这种谈判对程宗扬来说还是头一遭。碧鲮女子的嘴唇柔软而湿润,更为异样的是她的舌头——碧鲮女子的香舌不仅滑腻,还带着一种异样的黏度,在阳具上卷动时,仿佛黏在上面,每次吸吮都让他心旌摇曳。

忍住下身传来的刺激,程宗扬辛苦地说道:“只要你们如期付清款项,我会在五个工作日内,把属于你的一份送到你指定的账户上——哦,你指定的任何地方。支付类型可以是钱币,也可以是等价的物品。”他很贴心地补充道:“毕竟南荒商业不发达,有时候拿着钱也买不到合适的东西。”

“哦,我的阳具变得更大了。”阁罗哈哈笑道:“朋友,你的承诺让我很高兴。我觉得我还能再干一个女奴!”

那个陌生的碧鲮女子卖力地吞吐着程宗扬的阳具,臀部被干得不住颤抖。阁罗兴致越发高昂,一手抓住女奴的乳房揉捏着说道:“碧鲮女子的喉咙很深,你可以把阳具插在她们嗓子里,感受她们柔软的鳃部。”

果然,几乎伸进女奴食道的龟头被几片柔软的嫩肉裹住,吞吐着来回研磨,那种紧密而异样的触感,比普通的口交更加刺激。程宗扬被她吸吮得浑身躁热,脖颈后湿湿的都是汗水。忽然楼外传来随从猥亵的笑声,然后几个人踏上竹梯。

程宗扬想拔出阳具,却被那女子紧紧含住。阁罗显得不以为意,他大力干着身前女奴的屁股,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房门“吱呀”一声推开,一个纤美的身影踏了进来。

小紫穿着那件紫色的衫子,整条雪白的右膀白生生裸露着,肌肤有着冰玉般的洁净与白美。她明亮的美眸像寒星一样闪亮,那只绯紫色的珊瑚臂钏戴在手臂上,散发出宝石般的光泽。

就像一个美丽的小精灵突然飘落凡间,小紫踏入房间的刹那,每个人眼睛都是一亮。她柔艳的小嘴又红又嫩,唇角弯弯翘起,显得很高兴的样子。

但程宗扬发现,为自己口交的女子打了个哆嗦,动作也变得迟钝起来。

那几名随从领着小紫进来,明显是不怀好意。这会儿自己和阁罗一前一后把女奴白皙的肉体夹在中间,正干得起劲,这镜头不仅仅是少儿不宜了。

窘迫间,阁罗低沉地说道:“小紫,看看阁罗阿叔的阳具是不是又大了?”

小紫眨着眼,浓密而弯翘的睫毛一闪一闪着,好奇地问道:“阁罗叔叔,你在用棍子戳她的屁股吗?”

阁罗大笑着把阳具送入女奴体内,“碧奴的女儿还和以前一样傻啊。”

那个蛇一样的随从喉中发出“嘶嘶”的笑声,“我听说碧奴生她的时候,鬼巫王大人正在享用那个妓女,顺手捏坏了她的脑袋。”

另一名随从伸出黑色发黏的舌尖,舔了舔嘴唇,“傻是傻,不过越来越漂亮了……”

阁罗用力干着身下的女奴,“小紫,你已经很久没见过你娘了吧?”

“嗯。”小紫点了点头,“小紫好久没有见过阿娘了。”

蛇模样的随从淫亵地笑道:“你娘也越长越漂亮了。浑身的肉又白又滑,软绵绵嫩得滴水……”

小紫高兴地说:“真的吗?娘一定很开心。”

阁罗忽然扒开女奴的屁股,喝道:“过来。”

小紫听话地靠近过去,天真地看着女奴一片狼藉的雪臀,然后吃吃笑着说:“阿莹姐姐,你的屁股好脏呢。”

那女奴含住程宗扬的阳具,黏软的舌尖在他龟头上微微颤抖。

小紫说:“阁罗叔叔好坏,每次来都要用棍子戳阿莹姐姐的屁股。咦,这里还有个小肉洞呢。”

阁罗昂起头,“啵”的一声拔出阳具,硕大的龟头在女奴张开的臀间跳动着,然后对着她柔嫩的肛洞捅了进去。

女奴舌尖僵在程宗扬阳具上,用尽全身力气承受着阁罗的进入,直到整根阳具完全挤入肠道。

阁罗低沉而邪恶地说道:“还记得阁罗叔叔精液的味道吗?”

小紫的小脸不好意思地微微发红,过了会儿才忸怩地说:“阁罗叔叔,精液是什么?”

阁罗发出充满压迫感的笑声,“碧奴的女儿,你从小就是吃叔叔的精液长大的。”

小紫好看地绞起眉,想了一会儿,“不是啊。阿娘说,小紫是吃阿娘的奶水长大的。”

阁罗唇角狞然挑起,“你离开鬼王峒太久了,已经忘了叔叔的味道。你还在你娘肚子里的时候,叔叔就认得你了。那时候你娘的屁股还是漂亮的心形,每天她都要抱着圆滚滚的肚子,让叔叔把精液射到她子宫里面。”

阁罗抓起小紫一缕乌亮的发丝,淫恶而狰狞地说道:“你娘是我见过最下贱的淫妇。承蒙鬼巫王大人的恩典,她现在就像一头发情的母兽,每天晃动着她硕大的乳房和屁股,为鬼巫王大人跳舞,或者交配……”

小紫似懂非懂地听着,阁罗的手掌从她发梢掠到颈中,又一路向下,贴着她雪嫩的肩膀,朝她胸乳摸去。

小紫忽然咯咯一笑,抱住手臂,“好痒……”

阁罗手掌向上摊开,挑起尖长的食指勾了勾,“过来,让叔叔摸摸小紫长大没有。”

小紫摇了摇头,“我不要。娘说,女孩子不能让人随便摸的。”

蛇模样的随从“嘶嘶”笑道:“她是骗你的。你娘在那边每天都被人摸,还高兴地直叫。”

小紫奇怪地说:“她为什么要叫?因为她做错事,你打她了吗?”

“我怎么会打她?你娘可乖了,上次我给你娘换乳铃,只捏捏她的乳头,她屁股下面就湿了一片。你娘的舞也跳得越来越好了。每次光着屁股跳完,都有很多人争着和她交配。”

“什么是交配?”

黑舌随从淫笑道:“就是阁罗大人和这个女奴正在做的事。”

小紫想了一会儿,然后皱起眉,“一点都不好玩。”

阁罗皮肤紧绷的脸颊抽动了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小紫是鬼巫王大人的禁脔,从出生那一刻起,她就属于鬼巫王大人所有。

程宗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把自己当成隐形人,在一旁默不作声。小紫却欣喜地发现他,“和花苗人一起来的外乡人,你也在这里啊?”

“花苗人?”几名随从交换了一下眼色。

程宗扬硬着头皮道:“我们是在途中遇到的,大家结伴而行。”

小紫高兴地说道:“花苗的姐姐们都好漂亮呢。”

阁罗的鬼角微微昂起,“花苗人进献新娘,怎么会走到这里?蛇傀,你们去看看。”

两名随从踩着咯吱咯吱作响的竹梯,离开竹楼。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