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75章·戏问

乐明珠一脸委屈地躺在地上,两只白嫩的小手抱着胸乳,洁白的玉颊上挂满了圆圆的泪珠。她上身几无寸缕,雪嫩的肌肤上星星点点沾着鲛人喷洒的鲜血,更显得莹白如玉。

她刚才一直忍住没有哭,这会儿危险解除,眼泪立刻滚了出来,肩膀一抖一抖哭得梨花带雨。

连程宗扬自己的手掌都抱不住她那对丰乳,何况是她的小手。那小丫头只勉强掩住乳球顶部,白生生的乳肉大半暴露在外,丰腻得让人禁不住想咬一口。

“不……不许看!”小丫头哽咽着说道。

程宗扬苦笑地举起手,“不看我怎么把鱼叉拔出来?”

“闭……闭上眼拔!”

程宗扬只好闭上眼,握住鱼叉。

那柄鱼叉一左一右卡住乐明珠圆硕的左乳,叉尖深深刺进岩石,程宗扬一连试了几次,那鱼叉就像长在石头里面一样,没能拔出分毫。

“哎呀!”叉尖移动间挤住了乐明珠的乳肉,她吃痛地尖叫一声,然后泣声道:“笨死你了!好痛……连个鱼叉都拔不出来……”

那鱼叉刺进岩石足有半尺深,要拔出来比插进去更费力。程宗扬试了半天,只勉强把骨质的叉身弄弯一点,随即又弹回原状。

乐明珠嘤嘤哭泣着,囔着鼻子嚷道:“快一点……”

“拔不出来。”程宗扬放开手,然后说:“把剑给我!”

乐明珠的短剑看起来似模似样,拿在手中却轻若无物。程宗扬用尽力气,“咔”的一声,手腕粗的叉柄应刀而断。

程宗扬怔了一会儿,“这么利的剑,你还和他打了那么久?”

乐明珠不服气地说:“他要举着叉让我砍,我也早把他砍断了!你……你做什么?”

“拔不出来,只好把鱼叉砍开了。你小心啊。”

程宗扬闭着眼,一手摸了摸鱼叉的位置,一脸郑重地举起短剑。还行,虽然闭着眼,方位也只差了五六分。

乐明珠咬牙道:“把眼睁开!”

程宗扬听话地睁开眼,很无辜地看着她白嫩的乳房。

乐明珠小手紧紧捂着乳尖,露出被鱼叉卡住的乳根,眼睛睁得大大地瞪着他,忽然眼眶中滚出两颗泪珠,带着哭腔道:“大笨蛋……别割到我……大不了,大不了我不杀你了……”

“别怕,”程宗扬安慰道:“我会很小心的。”

“哎呀!笨死了你!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

“他娘的,这是什么骨头?这么滑……喂,你把它再移开一点。”

“它本来就这么大!我有什么办法!”

“你不是还有一只手吗?”

“我不!我一松手,这边就被你看光光了!”

“……好像我没看过似的。它那么大,你不用两只手一起按,很可能会割到的啊。”

乐明珠气得七窍生烟,一把抓住程宗扬的手臂,在他小臂上恨得咬了一口。

小丫头一松手,那团雪滑的右乳裸露出来,在程宗扬手边颤巍巍抖动着。他的注意力刚被吸引过去,手臂被小丫头咬住,痛得他大叫一声。

乐明珠松开右乳,一手捂住左乳乳尖,一手按住乳根,把乳球丰腻的雪肉竭力推开,一边气恼地踢了程宗扬一脚,“别装了!根本没那么痛!”

“让我咬你一口试试?”

乐明珠急得又要哭出来,“你快一点!”

“OK!”

程宗扬一手抓住鱼叉,一手拿起短剑,小心砍了下去。

乐明珠两手抱着被卡住的左乳,小脸慢慢涨红,等程宗扬砍到第四下,她终于忍不住带着一丝怒意道:“你压到我了!”

那鱼叉刺得极深,程宗扬伸过手去,手臂正压到乐明珠丰挺的右乳。他倒不是故意占小丫头的便宜,实在是这个姿势太过别扭。要想避开她硕大的乳房,除非站到她身体另外一侧。可她身体另一侧是石像,程宗扬没有信心能把七米高的石像移开,腾出位置让自己站过去。

“这个实在没办法,你只能忍一忍了。说实话,”程宗扬忍不住道:“你的乳——这个确实够大的……”

乐明珠“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你这个大坏蛋……我好痛……身上还沾了脏血,臭死了……你还欺负我……”

“别哭,别哭。你一哭它就乱动,你瞧……”

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要避开乐明珠的身体并不容易,程宗扬满头是汗地又砍又削,好不容易削断鱼叉,将弯曲的叉尖扭到一边,把哭得梨花带雨的小丫头抱了出来,安慰道:“好了,好了……”

乐明珠揪着他的衣服,把脸埋在程宗扬胸前,委屈地放声啼哭。那两团充满弹性的大乳房隔着衣物一抖一抖的,让程宗扬浑身躁热。

良久,乐明珠的哭声小了一些,程宗扬解释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被水淹到了……”

乐明珠抽着鼻子,瓮声瓮气地哽咽道:“我知道。”

“哦?你知道我做的人工呼吸?”这下轮到程宗扬惊讶了。

“我是医生,当然知道怎么急救。可是……”乐明珠说着又哭了起来,“你还摸人家奶头……你这个淫贼!师傅知道了,肯定会杀了你!替我报仇雪恨!”

“喂,没那么严重吧?再说你已经咬过我了,瞧,牙印还在呢。”

乐明珠恨恨瞪了他一眼,抱着胸乳起身,朝水边走去。

“喂,你做什么?”

“身上都是那东西的脏血,好臭。”乐明珠小心翼翼地沿着石像粗大的鱼尾走到水中,一边道:“你把脸扭过去!”

“小心,水里说不定还有怪物。”

小丫头立刻吓得一颤,站在原地不敢挪动。程宗扬倒不是成心吓她,那鲛人悄无声息地猎杀了海蛇,如果这鬼地方再有几个鲛人,他也不会觉得意外。

乐明珠小脑袋想了半晌,终于还是好洁的天性占了上风,“你帮我看好,有怪物赶紧叫我。”

程宗扬吹了声口哨,“你不怕我看吗?”

乐明珠悻悻道:“反正都被你看到了。”

小丫头不敢下到深水,站在石像的鱼尾上,腰部以下浸在水中。一旦放开心理上的束缚,乐明珠立刻开朗起来。她简单一想,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经被这家伙看到了,再看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大大方方地在程宗扬眼前洗浴起来。

幸运的是交手中乐明珠并没有受伤,只是左乳乳根被鱼叉勒出两道深痕,已经开始瘀青。小丫头抱着白生生的乳房,一边洗去上面的污渍,一边痛得攒着眉不停吸着凉气。

两球硕大的雪乳在她小手间来回滑动,娇红的乳尖可爱地翘起,在乳球上一颤一颤,浸过水的乳肉白得耀眼。她身材娇小,容貌纯美动人,却有一对绝不清纯的巨乳,少女的面孔与夸张的乳球形成强烈的反差。触到乳根的乌青,小丫头小声吸着气,一手托着乳根,等痛楚消失,可怜又可爱的样子楚楚动人。

“讨厌死了!”乐明珠眼泪汪汪地嘟囔着,一手抱着受伤的左乳,一手朝右乳上打了一记,那粒大白乳球立刻跳动起来。

程宗扬“噗哧”笑了出来,“长这么大,就像一对大西瓜。”

“不许你说我大!”乐明珠生气地说:“哪里大了?有那么大吗?”她不服气地托起乳房,“我这就是两个小香瓜。”

程宗扬失声大笑起来,一边点头道:“那我以后不叫你小笨笨,就叫你小香瓜好了。”

“哼!”乐明珠皱了皱鼻子,然后弯下腰,小心洗去肌肤上的血污。

程宗扬道:“你还打它,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呢。”

“有什么好羡慕的,”乐明珠没好气地说道:“你又没长,不知道它们有多讨厌。”

“不会吧?”程宗扬很公平地说:“女人如果有你这么大的乳房,做梦都要笑呢。”

“你才不知道呢。就是因为它们,我都不敢去跑步。”乐明珠咬牙切齿地说道:“师傅总骂我不用心,可我一跑,小呆瓜他们就笑,还学我跑步的样子。最后被潘师姐狠打一顿才老实。”

“还有,好多漂亮衣服我都穿不上。别人穿都好好的,到我穿的时候,一个扣子,两个扣子……到第三个扣子怎么都扣不上。好不容易能扣上的,衣服的腰身都跟水桶一样,连缝衣服的嬷嬷都笑我,每次还要师傅重新做。”

乐明珠越说越委屈,“还有一次,潘师姐下山,给每人都买了一件新衣服,我那一件胸前印着个小白兔,漂亮死了。可我一穿,小呆瓜他们就笑得打跌,说我太胖了,把衣服上印的小白兔撑成了小白猪。”

“还有还有!最讨厌的是小辫子!我们三个住在一起,每次我换衣服,她们就凑过来摸我。她们也不比我小多少,还总是说我大。”

程宗扬笑得下巴直发酸,喘着气道:“你师门都很大吗?”

“也不都是啦……”乐明珠眼睛发亮地说:“我最羡慕潘师姐了。她的乳房圆圆的,好漂亮。一点都不像我那么臃肿。”

程宗扬心头一动,“喂,你以前见过武二吗?”

乐明珠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我听说过潘师姐订亲的事。因为这事,观主还不高兴呢。”

“那你们观主该放心了。”

“为什么?”

“和她订亲的武大已经死了。”

“啊?”乐明珠一愣,又急忙说道:“你遇到潘师姐,可千万不要说见过我啊。”

程宗扬摸着下巴道:“我倒是好说。但武二那个大嘴巴……”

别的好汉吃软不吃硬,武二爷是软硬不吃,想说服他,比登天都难。

“这下惨了……”乐明珠苦起小脸,可怜兮兮地抱着乳房。

“你真是自己溜出来的?”

“不是啊……”乐明珠说得很心虚,“师傅答应让我下山修行。她说去哪里都可以……”

看到她吞吞吐吐的样子,就是心里有鬼,程宗扬道:“你师傅说的,可不止这些吧?”

乐明珠小声哼哼道:“师傅还说,南荒是禁地,不让我们来……可是我已经来了啊,还找到乐氏明珠菌,师傅肯定会原谅我的!”

程宗扬同情地看着她,这丫头倒是很会给自己找开心的理由。

“哎呀……”乐明珠不小心又碰到乳根的瘀肿,痛得她小嘴都扁了下来。

倾颓的神殿一片沉寂,只有洗浴的水声不时传来。程宗扬朝四周看了一遍,这神殿不知多久没有人进入过,无数折断的石柱半浸在水中,石上生满海藻和绿苔。看来看去也找不到出口的痕迹,看神殿倾颓的模样,也许神殿的大门已经沉到水下。

地上一只鱼鳞袋引起了程宗扬的注意。袋子是那鲛人带来的,不知是哪种海洋生物的皮革制成,表面覆盖着细密的鳞片,袋口用一枚海星扣着。

“喂。”乐明珠叫了一声。

“唔?”程宗扬翻看着鲛人遗留的鱼鳞袋,不经意地应道。

“你会娶我吗?”

程宗扬险些一头栽进厚厚的袋子中,狼狈地说道:“什么?!”

乐明珠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悻悻道:“我才不会嫁给你呢。师傅说,我以后要嫁给一个大英雄。比你强一万倍!”

结婚?别扯了。我女朋友还在等我呢。程宗扬摆出沮丧的表情,“那可太遗憾了……”

“哼!你就遗憾吧,反正我才不会嫁给你这样没用的男人。”

“什么?”

没用的男人?这太伤自尊了。

“不是吗?”乐明珠理直气壮地说:“上次也是这样。我在前面和怪物打,你在后面偷袭,一点都不像男人。”

程宗扬咳了一声,然后指着乐明珠身后,“怪物。”

“呀!”乐明珠抱着白光光的乳房,浑身是水地从水里跃了起来。

程宗扬双手一抖,好整以暇地张开一条红绡,包住乐明珠赤裸的胴体,“骗你的。我连把刀都没有,你让我怎么跟怪物打?”

乐明珠气愤地瞪了他一眼,接着被那幅红绡吸引住,“这是什么?”

“那家伙袋子里的。大概是他们织的东西吧。”

那条红绡又凉又滑,贴在身上像水一样柔顺,而且富有质感,颜色像最上等的红珊瑚一样鲜艳夺目。

“好漂亮……”乐明珠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先穿上。”程宗扬道:“你总不想胸前扣两枚贝壳吧。”

“你才扣贝壳呢。”乐明珠一边说,一边把红绡缠到胸前。她用一般束胸的方法,将红绡平平缠在胸前,两粒浑圆高耸的大乳球被压得扁下去,又压到乳根的瘀青,痛得皱起眉。

“暴殄天物啊。”程宗扬痛心地说:“怎么能这样缠呢?我来!”

程宗扬把红绡放在乐明珠颈后,然后两端向前,在颈下交叉,一左一右裹住两团雪乳,最后在背后打了一个结。

“咦?”乐明珠两手捧着乳房,高兴地左看右看。红绡托在乳房底部,承担了乳球的大部分重量,胸口不再像从前束胸时那样被勒得喘不过气来,乳房沉甸甸的坠感仿佛消失了,胸部第一次感觉这么轻松。

从程宗扬的角度看来,又是另一番感受。那条鲛绡仿佛被水浸过一样,色泽鲜浓之极,与雪嫩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小丫头高高挺着胸,那对肥硕的雪乳将红绡撑得满满地朝两边分开,一边一个小乳头挺翘着,充满了诱惑。

程宗扬干咳一声,“给你做个胸罩会更好。”

“胸罩是什么?”

“一种女人用的内衣。”程宗扬托住她的乳球,“可以保护乳房,减轻胸部负担,而且戴上它,跑步的时候就不会那么颠了。”

“真的吗?你赶快给我做一个!”

乐明珠抓着他的手使劲摇着,然后才意识他双手在自己胸前不安分的动作。

小丫头狠狠踢了他一脚,“好啊!你占我便宜!”

“喂,我只是量量尺寸,好给你的小香瓜做胸罩。”

“不要乱摸!”乐明珠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又不是凝羽姐姐。”

程宗扬手指停了下来。

“小香瓜,”程宗扬认真道:“凝羽受的是什么伤?”

乐明珠迟疑了一下,“不是受伤。”

“凝羽姐姐受的伤并没有大碍。但她真气运行的方式很奇怪……好像一直有人把阴气注入她经络里。我问她,她也不肯说。”乐明珠偏着头看着程宗扬,“是不是你做的?”

程宗扬不高兴地说:“怎么会?”

乐明珠露出一副“不是你还有谁”的表情。

“真的不是我。要不要我发个誓?”

“好奇怪。”乐明珠皱起眉头,“凝羽姐姐是阴气过盛,气血失衡。医经上说:孤阳不长,孤阴不生。她的阳气没有多少变化,阴气却越来越重。”

程宗扬想起凝羽体内的寒气,正是因为自己才缓慢化解。

“那不正应该双修吗?”

乐明珠哼了一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你想都别想!”

忽然,一缕细沙从倾颓的殿宇顶部滚落。两人抬起头,看到头顶透入的光线暗了下来,接着一块巨石带着泥砂从天而降。

乐明珠惊叫一声,扑到程宗扬怀中。程宗扬搂住她,急忙向后退去。那块巨石飞速落下,在距离地面丈许的高度突然一滞,仿佛被什么东西吸住般,朝侧方移去,缓缓落在地上。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