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74章·鲛人

程宗扬把乐明珠放在腿上,伸手按住她的小腹。那丫头小腹圆鼓鼓的,显然喝了不少水。他手掌一压,乐明珠口鼻中顿时淌出水来。

程宗扬一连压了十几下才停手,乐明珠肚里的水已经吐得差不多了,却一直没醒,口鼻间更没有一丝呼吸。

程宗扬心头忐忑,这丫头肢体柔软,显然还没死。可一直没有呼吸,如果缺氧的时间太久,大脑受损就麻烦了。

现在自己能做的,只有最后一招……“喂,乐丫头,”程宗扬嘀咕道:“我可不是占你便宜啊。”

程宗扬擦了擦嘴,看着少女红润的唇瓣,心头突然间不争气地猛跳了几下。

模仿着电影里看来的动作,程宗扬一手捏住乐明珠的小鼻子,把她的小嘴掰开,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头含住她的小嘴,吐过气去。

乐明珠的嘴唇很软,滑滑的,有着海水的咸味。程宗扬呼着气,忍不住把舌头伸进她的口腔,挑住她滑腻的香舌,轻轻搅弄起来。

乐明珠的舌头滑嫩之极,含在嘴中像要化掉一样。程宗扬忍不住越吻越深,良久才松开嘴,快要窒息一样大口大口喘着气。

自己这一口气吐了差不多有一分钟,直到小丫头肺部充满自己的气息。那种感觉有点像是为一只可爱的充气娃娃充气……这丫头不会还是初吻吧?

想到这里,程宗扬忍不住又在乐明珠小嘴上亲了一口,在她唇上打下自己的烙印。

接下来,要压迫她的胸部,帮助她把肺里的空气呼出来。手刚伸到乐明珠胸口,程宗扬忽然想起一件事,伸手一摸,果然这丫头胸前还束着布条。

怪不得她来不及吸气,把胸口束这么紧,她能吸到肺里的空气顶多只有自己的四分之一。

程宗扬不再犹豫,拉开她的上衣,帮她解下束胸的布条。虽然已经见过这丫头那两团丰挺异常的美乳,但当那对白光光的乳球跃然而出时,程宗扬仍禁不住一阵惊讶。那夸张的尺寸,比自己记忆中还要浑圆肥硕。

少女可怜兮兮地躺在石上,两团湿淋淋的雪乳颤巍巍耸在她娇小的身躯上,挺翘的乳头沾着水迹,颜色又红又嫩。

眼下救人要紧,程宗扬伸手往乐明珠胸前一按,却发现她那对丰乳不是一般的碍事。在程宗扬认识里,除非隆过乳,乳房再大的女人一旦躺平,乳峰圆润的曲线都会变得平缓。而这个小丫头只是乳根略微膨胀,乳球仍保持着丰挺的形状,就像两颗漂亮的大白桃,散发着淡淡的奶香。

小丫头两团乳房几乎占据了躯干的三分之一,无论怎么按都无法避开。程宗扬索性一手一个,把小丫头两粒白硕的乳球抓在手里。入手的充盈感令程宗扬心头一荡,下体忍不住发胀。

乐明珠的乳肉滑嫩之极,乳球中仿佛充满了汁液一样,沉甸甸弹性十足。程宗扬和段强一样喜欢打篮球,两人从小都梦想能和偶像乔丹一样,将来有一天能用一只手抓住篮球。虽然长大后还是差了一点,不过经过无数次尝试,程宗扬对篮球的尺寸绝不陌生。

这时伸手一抓,立刻验证了自己当初目测的尺寸:32E,仅仅比篮球略小一圈——自己极力张开手掌,也无法完全握住。

浑圆的乳球充满了迷人的弹性,手指略一用力就陷入雪白的乳肉中。程宗扬忍住心头的狂跳用力一压,乐明珠丰挺的乳球被压得扁了下去,呻吟般呼出一口气,吹到自己脸上。

那口气从自己肺中出去,进入她体内,又从她肺中呼出,混合了自己和她两人的气息,无形中使两人变得亲密起来。

程宗扬低下头,用舌尖挑开她的红唇,慢慢呼着气。随着肺部的膨胀,那两粒硕大的乳球在手中一点一点鼓起,乳头也努力在掌心挺翘起来。

肉感十足的雪乳浸过水,光滑得几乎无法握住。程宗扬只好把胸口也用上,压住她充满弹性的乳球,使劲挤出她肺里的空气。

乐明珠小嘴张开,又吐出一股清水。她眼睛睫毛都湿湿的,仍留着昏迷前惊怕的表情,还带几分被人欺负似的委屈。她睫毛很长,睫毛下的水珠犹如泪痕,衬着雪白的小脸,让人禁不住心生怜爱。

程宗扬不由地放轻动作,爱抚般揉弄着她饱满的雪乳,感受着她肌肤的柔滑和细腻。

很难想象她娇小的身体会有这样一对硕大的豪乳。程宗扬不禁怀疑,这丫头平常吃的是什么,能发育得这么好。丰挺的乳球在手中不住改变形状,就像一对富有弹性的雪球。

她肌肤很细,小巧的乳头硬硬翘起,乳晕带着嫩嫩的粉红色泽微微鼓起,鲜嫩动人。

程宗扬压在她柔嫩的胴体上,两手握住她的乳球,嘴巴与她唇舌相接,一边吐气,一边一上一下地用力。身体摩擦间,阳具本能地胀起,硬邦邦顶在少女腹下。

程宗扬喘息片刻,然后深深吸了口气,渡入乐明珠口中。忽然,一股阴寒的气息透入体内,他浑身一紧,周身的血液仿佛凝固,身体一片僵硬。

这种感觉程宗扬很熟悉,但他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死亡气息。不仅强大,而且离自己近在咫尺。

程宗扬颈后的汗毛一根根竖起,身体像被冻僵一样,忍受着那股冰寒的气息潮水般从脑侧涌入体内。

良久,那股寒意慢慢退去,程宗扬松了口气,视线恢复清晰,然后看到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

乐明珠呆呆瞪着眼睛,眼睛越睁越大。而自己此时以一个很暧昧的姿势趴在人家身体上,两手抓住人家的乳房,嘴巴吻住人家的小嘴,而且还很下流地捏住人家的乳头,含住人家的舌尖。

如果换了自己是乐明珠,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人这样非礼,肯定是先上手一刀砍翻,再问发生了什么事。可乐明珠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的却不是自己。

程宗扬猛地回过头,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水中缓缓浮现。

他半身没在水中,露出的肢体魁梧强壮,像鱼类一样覆盖着厚厚的鳞片。他没有毛发的头颅像岩石一样坚硬,眼睑是一层薄膜,上面布满细小的蓝色血脉,深陷的眼窝内能看到一双深黑的眸子。

那人右手握着鱼叉,左手提着一条被撕开的蛇颈,肌肉发达的肩膀上盘绕着一条粗大的海蛇。那条蛇通体覆盖着银白色的细鳞,蛇体最粗处有碗口粗细。三角形的蛇颅被鱼叉刺破,血液汩汩而出。出奇的是它额头正中生着一支金色的尖角,弯曲犹如匕首,此时正不停滴着鲜血。

“碧鲮族的客人?”

那人语调很奇异,发音时喉咙深处仿佛传来共鸣,让程宗扬想起碧鲮族人拥有的鳃。

刚才那股强烈的死亡气息,来自于一个强大生命的消亡。这个独自猎杀海蛇的男人,肯定有着非同寻常的实力。

程宗扬赶快趁机放手,一边拉起乐明珠的衣服,掩住她赤裸的胸乳,一边试探着问道:“阁下是从深海回来的吗?”

那人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乐明珠胸前,黑色的眸子在淡蓝色的眼睑下慢慢转动,然后狞然一笑,“我是你们的捕猎者,来自深海的鲛人!”

异变突生,那鲛人犹如海中的猎豹一样分开水面,朝两人袭来。

程宗扬随身的钢刀早不知掉到何处,身上除了那只从不离身的背包,再没有任何物品。情急之下,他掰下石台上嵌的蚌壳,用力朝那凶恶的鲛人投去,一边跳起来,斜身避开鱼叉。

“嗤”的一声,叉尖从程宗扬大腿侧方刺过。程宗扬裤子被扎了个对穿,腿上显出一道血痕。

“可憎的碧鲮人!你们背叛了海洋,没有资格再祭拜海王!”鲛人带着共鸣的吼声在耳边回荡,“当你们踏上陆地的一刻,就是所有海洋部族共同的敌人!”

鲛人咆哮道:“我们摧毁你们的神殿,就是不许你们再玷污神圣的海王!”

鲛人半身没入水中,露出的躯干几乎比得上程宗扬的身高。程宗扬忙叫道:“我们不是碧鲮族人!只是路过的客人!”

“让土地上行走的卑劣生物进入海王的神殿,”鲛人吼道:“还有比这更大的亵渎吗!”

鲛人的鱼叉落在石上,击出一片火花。看到他足以裂石的力道,手无寸铁的程宗扬根本不敢拿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格挡,只能狼狈地闪避。

忽然一股大力涌来,一只脚踹在腰侧,程宗扬不由自主地斜飞起来,重重撞在旁边的石像上。

乐明珠一脚把程宗扬踢开,又泄愤似的补上一脚,差点踹中他大腿根部的紧要部位,让程宗扬惊出一身冷汗,“死丫头,你杀人啊!”

乐明珠紧紧咬住嘴唇,一副随时要哭出来的表情。她头顶不知何时多了一顶朱红色的小冠,上衣勉强遮住,失去束缚的双乳高高耸起,在衣襟上顶起丰满浑圆的曲线。

鲛人半身浸在水中,两眼紧盯着乐明珠,一手端起鱼叉。

“我见过你,”鲛人胸腔中发出沉浑的声音:“戴着红色头冠的妓女!”

乐明珠表情像快哭了一样。被那个坏蛋轻薄不说,又被人骂成妓女,可自己敢发誓,这辈子都没见过长着鱼鳞的人类。

鲛人“呼”的一声跃出水面,露出腰下长近两米的鱼尾。接着他鱼尾在空中一摆,尾鳍分开,变成两条粗壮的大腿,两只覆盖着鱼鳞的脚掌踏上石台,发出金石碰撞的声音。

鲛人甩下肩膀上的海蛇,将一只银白色的鱼鳞袋扔在蛇尸上,然后低吼着飞身上前,鱼叉划出一道寒光,奔雷般朝乐明珠颈中刺来。

乐明珠的短剑还不及鱼叉五分之一长,长度上大大吃亏。她一面举剑格挡,一面屈指弹出银针。

乐明珠随身带着用来针灸的银针,一共九枚,最细的宛如牛毛,弹出时只有一道肉眼难以察觉的银光,极难提防。

可那鲛人仿佛早知道她有银针一般,右手举叉猛击,左手从右腋下拔出一柄奇异的珊瑚状匕首,一挑击飞了那枚细针。

刚刚看到他们时,鲛人的目光仅仅是憎恶和鄙视。程宗扬能感觉到他只是想把自己驱逐出去,并没有使出夺命的招术。但看到乐明珠头上的朱狐冠,鲛人的目光顿时充满仇恨,涌现出浓浓杀机。他根本不理会旁边的程宗扬,一手持叉,一手持匕,就像一条跃到岸上的巨鲨,疯狂地攻击着乐明珠。

那鲛人在岸上的动作明显比在水中笨拙了许多,但对乐明珠的仇恨却让他不顾一切地抛开自己的优势,越攻越急。他的鱼叉不知是用什么动物的骨骼制成,白森森坚逾金石,长度接近三米。相比之下,乐明珠那两尺长的短剑就像小孩子办家家酒的玩具一样,在他的叉影压迫下根本不值一提。

程宗扬试图帮乐明珠一把,可他刚一靠近,就被那小丫头毫不犹豫地踢开。若不是逃避及时,恐怕还要挨上一剑。程宗扬敢肯定,如果不是大敌当前,这丫头第一个要干掉的就是自己——可自己明明是她的救命恩人啊。这事儿……到哪儿说理去?

看着鲛人的长击远攻,程宗扬心头渐渐升起一丝疑虑。平心而论,乐明珠的身手并不弱,尤其在朱狐冠的帮助下,无论速度还是力量都比平常高了一个等级,至少有四级的实力。

可那鲛人不但力道雄浑,而且似乎对乐明珠的招术十分熟悉。那丫头几次刚摆出招式,就被鲛人的鱼叉攻破,完全落在了下风。眼看她短剑划出半个圆弧,准备压住鲛人的鱼叉,那柄鱼叉就抢先一翻,从她身体右侧的空门破入,凌厉的劲风如同刀锋一般切开乐明珠的罗衫,在她胸前留下一道长及尺许的裂缝。

小丫头手忙脚乱地变招,转身间,一团白光光的丰乳从衣衫裂缝中滑出,在胸前不住耸跳。那鲛人长击远攻,逼得她来不及遮掩胸口。

程宗扬从石像上扯下一片蚌壳,像抡斧那样用锋利的边缘朝鲛人劈去。鲛人鱼叉一抖,将蚌壳击得粉碎,然后顺势前挑。程宗扬单臂挡在叉尖两股之间,上身竭力向后仰去。虽然避开了要命的一叉,却失足跌入水中。

海水从耳鼻中迅速灌入,平静的水面下,一股潜流汹涌流动,将他扯向海水深处。程宗扬急忙攀住礁石上一件硬物,将身体贴在上面,避开那股潜流。

礁石上生满细软如丝的海藻,云雾般将程宗扬裹在其中。那礁石本来滑不溜手,但自己手里抓的却是一件金属物体。那是一面不知何时遗落在此地的铜盾,边缘卡在礁石缝隙间,表面布满铜绿的锈迹。

那些海藻细得几乎看不清,却极为柔韧,蛛丝般缠绕在身上。程宗扬费尽力气才从海藻的包围中脱出,刚浮出海面,便听到乐明珠“哇”的一声尖叫。

那丫头还穿着花苗族的衣着,粉红色的筒裙裹住曲线优美的腰臀,一直垂到膝下,但此时裙底被锐器划破,露出一截白嫩的大腿。而她上身的衣物早已被鱼叉划得稀烂,只剩下几片碎布。拜程宗扬所赐,她用来束胸的白绫带早已松开,除了衣领下半幅的衣物还勉强掩住一侧的乳峰,整个上身几乎完全赤裸。两团雪乳不停抖动着。

那鲛人完全控制住场中的局势,却不知是忌惮她的朱狐冠,还是出于戏弄,迟迟没有使出杀招,而是缓步逼近,手中的鱼叉长击远攻,每次刺出,都将乐明珠的衣物撕下一片。

刚才那声尖叫就是乐明珠闪避鲛人刺往股间的一叉时发出的。鲛人一击落空,随即回叉,略微转动半尺,刺向乐明珠腰侧。乐明珠急忙扭动腰肢,她上身几近全裸,腰肢一扭,两粒丰挺的乳球随即甩到一旁,充满弹性地跳跃着。她顾不得遮掩身体,急忙侧身用短剑封架。

鱼叉还未触到剑锋,鲛人薄膜般的眼睑下突然射出凶残的光芒,手腕猛地一拧,角叉由弯击变成直刺,从乐明珠腰腹间突然昂起,掠向乐明珠的喉咙。

白骨般的鱼叉流星般射出,光滑的叉尖显出几道新划的深痕。程宗扬恍然明白过来,那鲛人的谨慎是因为乐明珠的短剑太过锋锐,除了最初的试探,他每次出手都尽力避开剑锋。如果乐丫头的实力再高那么一点点,单凭短剑的锋利就能克制住鱼叉长度的优势。

但乐明珠就差了这么一点点,毕竟对手是独自猎杀金角海蛇的海中强者,她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眼见着鱼叉闪电般刺来,乐明珠来不及变招,只能上身后仰,纤腰弯成弓形,避开叉尖的寒光。

鲛人低沉地狞笑一声,手腕一动,鱼叉的角度略低了一分,两股骨叉准确地从乐明珠胸前掠过,贴着她雪滑的肌肤,一左一右卡住她一粒乳球。少女圆硕的左乳被重重推起,接着向上一跳,被紧紧卡在叉间。

乐明珠上身后仰的动作猛然一停,接着双脚离开地面。她痛叫着上身被挑得抬起,高耸的雪乳乳根被挤得扁扁的,卡在叉间的乳球膨胀起来,雪球般被推得歪向一边,另一粒乳球则大幅度地跳动着,沉甸甸的在胸前摇摆。

鲛人用鱼叉卡住乐明珠的乳球,将她整个身子挑起,然后向下一压。乐明珠丰圆的美乳在叉尖的鱼骨间像要爆裂般颤动着,红嫩的乳晕被挤得鼓起。

“叮”的一声,鱼叉刺进岩石,乐明珠半侧着身,右乳高高耸起,卡在叉间的左乳歪向一边,柔腻如脂的乳肉紧贴着粗糙的岩石,被紧紧卡在叉间。

“亵渎神明的妓女,”鲛人声音带着雄浑的共鸣,每一个字都充满仇恨的意味,“二十年了,我在梦中都记得你的每一次出手。鲛人族的仇恨只有用你的鲜血才能够洗清。”

鲛人俯下身,满是鳞片的大手张开,朝少女的脖颈抓去。

乐明珠痛得哭了出来,她左乳被紧紧卡着,身体无法移动分毫,头顶朱红色的小冠微微松开,露出下面白茸茸的狐毛。落地时右腕磕在地上,瘀青了一片,这会儿几乎握不住短剑。

“死鱼!”身后传来一声暴喝。

鲛人岩石般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身体却微一停滞,然后鲤鱼般猛然向后弹起,弓起背脊朝声音来处撞去。

程宗扬举起铜盾,竭力砸向鲛人强壮的背脊。他手上的力道今非昔比,平时赶路时,手臂粗的树木也能一刀斩断。这一盾砸中,即使这家伙脊骨坚如钢铁,也有他好受的。

铜盾将要击中背脊的刹那,鲛人游鱼般一滑转过身体,朝程宗扬狞然一笑,左臂向后挥出。

“噗”的一声轻响,布满绿锈的铜盾纸片般粉碎,露出鲛人左手一柄奇异的匕首。那匕首锋刃弯曲如同牛角,雪亮的边缘流动着暗红的光泽。刀锋的尺寸并不很长,柄部却比锋刃长了一倍,形状如同珊瑚。

厚达两寸的铜盾没有任何抵抗地就被匕首轻易击碎,布满铜绿的碎片四处飞溅。鲛人侧身避过碎盾,匕首毫不停滞地插向程宗扬小腹。

铜盾碎开,露出的不是那个男子的身影,而是一团云雾般篷松的细丝,鲛人手臂挥出,随即被细丝吞没。鲛人面孔抽动了一下,手臂往回一拔,突然间胸口一阵剧痛,黑色的鳞片猛然爆开,溅出一团巨大的血花。

长年生活在深海的鲛人血压高得惊人,随着他身躯往后倒去,狂喷的鲜血直溅起丈许的高度。溅血的鳞片破碎翻开,伤口赫然钉着一根金色的尖角。

程宗扬扔开海蛇的尸身,跪下来一手按着小腹,大口大口喘着气,指缝间渗出血迹。鲛人的匕首并没有直接刺中他的小腹,但被劲气割中,也受了轻伤。

摸到那面铜盾,程宗扬就知道这玩意儿派不上什么用场。这面铜盾铸造工艺平常,在海水腐蚀下早已不堪使用。那些丝状的海藻附着在铜盾底部,拔也拔不干净,程宗扬索性不去管它。

海底想必还有其他遗弃的兵器,但一面铜盾都锈蚀成这样,那些刀斧更不用提。自己手无寸铁,就这样举着盾牌冲上去,还不如拿头撞,死得快一些。石头不行,一碰就碎的蚌壳更不行,最后程宗扬看到那条被鲛人猎杀的海蛇。它头上的金色长角看上去还算尖利,虽然拿一支角去捅人很搞笑,但程宗扬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地拽过那条海蛇,用它尖锐的金角来凑数。

程宗扬并没有想到海蛇的尖角正能克制鲛人的硬鳞,这一击出人意料地收到奇效,鲛人钢铁般的坚鳞应手破碎,尖角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脉,一击毙命。

程宗扬拔出尖角,看着鲛人薄膜般的眼睑下那双恨意未消的眼睛,不禁心头一紧,连忙避开他可怖的视线。

“该死的大笨蛋……”旁边传来乐明珠嘤嘤的哭泣声,“还不来救我……”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