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73章·遇难

易彪怒目圆睁,眼珠底部因为缺氧迸出细小的血点。他用肩膀撞开竹墙,一手拖着云苍峰,只看了程宗扬一眼,就拼命向水面游去。程宗扬连忙跟上去,一手拽住云苍峰的腰带,帮易彪分担一部分压力。

云苍峰垂着头,花白的头发在水中飘浮着。易彪面色狰狞,他脸颊被竹刺划破,冒出一串殷红的血丝,随即融化在海水中。他强撑着往上游去,动作越来越缓慢,越来越迟钝。

眼看水面越来越近,已经能看到海面的月光,易彪却仿佛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口鼻中冒出一串气泡,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下沉去。

程宗扬顾不得多想,一把抓住易彪的肩膀。这么一抓,他立刻发现坏了。在水中昏迷与半昏迷完全是两码事。已经昏迷的云苍峰在海水的浮力下显得很轻,而易彪不但重得像一块铁,还本能地抓住程宗扬的手臂,把他也带得往下沉去。

程宗扬游泳技术一般,潜泳更是平常,只提着云苍峰一个人还好些,勉强用一只手划水。这时两手都被占着,只靠踩水根本带不动这两个人。眼看飘浮着月影的水面近在咫尺,却被带得越离越远,程宗扬心里暗暗叫苦。这样下去,非但救不了他们两个,连自己也要被拖下水,三个人手拉手去见海龙王了。

急切间,一只手臂从天而降,破开水面的月影,一把抓住程宗扬的肩膀将他提出水面。

谢艺仍穿着那条招摇的花短裤,他俯身将三个人一一拉了上来。他脚下踩的不是小船,而是两根毛竹,海浪打来,谢艺身体只微微一晃,在光溜溜的竹竿上稳若磐石。

碧鲮族虽然生活在海畔,整个村子却找不到一条小舟。谢艺不知从哪儿拆了两根竹子,拿藤条用拴马结捆在一起,匆忙赶来海上。真不知道这滔天海浪中,他怎么操纵竹竿划过来的。

吴战威抱着竹竿尾部,脸色煞白。他水性比程宗扬还差,这会儿抱着毛竹,能不沉到水下就是万幸。这时,另外两名云氏商会的汉子也在远处露出头,挣扎着朝这边游来。

程宗扬一口气憋得太久,这会儿只觉得眼冒金星,半晌才喘过气来,立刻问道:“凝羽呢?武二呢?”

“浪太大,他们和我分开了。”

谢艺用膝盖顶住易彪的小腹,让他把水吐出来,一边伸手在云苍峰背脊上飞快地推拿敲打。

程宗扬喘了几口气,转身又往水下潜去。谢艺喊道:“做什么?”

“祁老四还在下面!”

谢艺叫道:“没用了!”

祁远这一路帮了自己不少忙,可以说如果没有他,自己肯定走不到这里。程宗扬道:“是死是活,我也要去看一眼。”

吴战威抡了碍事的衣服,沙哑着喉咙道:“你歇着!我去!”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抱好你的竹竿!照顾好云老哥就成!”

谢艺把云苍峰递给已经缓过气来的易彪,“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并肩潜到水下,程宗扬才发现谢艺水性不是一般的好,几乎没看到他怎么动作,就箭矢般朝水下的竹楼游去,速度比自己快了一倍。

程宗扬屏住呼吸,在水中竭力睁大眼睛。靠近竹楼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朱老头两手抱着一只中午吃剩下的大海螺,以狗刨的姿势在水中扑腾着,两条腿一刨一刨,姿势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裤子都快被蹬得掉下来。他狗刨一会儿,把海螺按在脸上喘两口气,然后再接着玩命地狗刨,速度居然也不慢。

祁远那句话,这老家伙黏上毛就是活猴。这么大的水居然也没淹死他。程宗扬正闷得难受,擦肩而过的时候伸手抢过海螺,一口把里面的空气吸尽,然后伸出四根手指,朝朱老头比了比。

朱老头一脸心痛地抢过海螺,不管三七二十一扣在脸上,一只手朝程宗扬胡乱摆了摆,表示自己没有见到祁远。

这边谢艺游鱼般钻入竹楼,片刻后那点灯光一闪,被他拿起来,然后朝楼下游去。

※ ※ ※ ※ ※

如山的海浪涌来,重重扑在礁石上。一群人神情委顿地躺在岸上,浪花倾盆大雨般洒在身上,却没有谁愿意挪动半步。易彪呛得最重,他肺部受了伤,虽然肚里的水已经吐干净了,却不时咳出血丝。相比之下,云苍峰还算幸运,只灌了一肚子的水,昏迷了不短时间,醒来后竟然没有什么大碍。

在海浪中折腾了几个时辰,众人都已经精疲力尽,这会踏上实地才感到害怕。居住在海边,涨潮并不意外,但这样全无预兆地突然涨起两丈高的潮水,完全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不久,苏荔与武二郎一前一后浮出水面,身后正好一个大浪打来。武二郎张臂抱住苏荔,弓起背脊,若无其事地承受住海浪一击,顺势落在岸上,动作干净利落,引得几名花苗汉子都竖起大拇指。

苏荔从他肩间挣开,一边拧着湿淋淋的长发,一边抬头望着天际的明月,过了会儿才蹙眉道:“今天是十六吗?”

武二郎连忙道:“十七。”

整个白天,碧鲮海湾都一片安详,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海风……让他们误以为这些建在海边的竹楼十分安全。没想到入夜后潮汐会突然猛涨,睡梦中的人们甚至来不及逃避。

经历过南荒的毒蛇和沼泽之后,商队却在这貌似平静的海湾遭受了进入南荒以来最惨重的损失。全无准备的他们在短短一刻钟之内就被潮水吞没,包括朱老头在内,最后逃生的只有一半。失踪者除了云氏商会的四名护卫,还包括白湖商馆的祁远和石刚。

“早该想到的!”朱老头嚷嚷道:“都不想想,要不是这么大的浪,咱们隔着几十里能听到?”

这老家伙命好,刚冒出水面就遇到赶来的凝羽,等程宗扬回到岸上,他已经捧着刚煮出来的热汤喝了半碗。朱老头这会儿得了便宜还卖乖,顿时引起众怒,众人都把目光投向这个老家伙,毫不掩饰地露出怒意。

朱老头明显感受到这些目光的压力,他小心地蹲下来,强撑着小声道:“咋了咋了?”

“朱老头,”程宗扬沉声道:“你明知道会有这么大的潮水,还让我们住在海边上?”

朱老头咽了口唾沫,哭丧着脸道:“天地良心啊,我可不是故意的。谁会想到这鬼地方潮水会这么大?不信,不信你问云老板。”

云苍峰神情萎靡,慢慢说道:“满月时,潮水通常会大一些。可这样大的潮水……莫非是大潮?”

朱老头一拍大腿,“可不是嘛!每隔十八九年,就有这么一遭大潮。这次咱们可算来着了,两三丈的潮水,天底下哪儿找去?”

朱老头说的大潮是天文大潮,太阳与月球引力形成一线,使潮汐猛涨数倍,一般隔十九年出现一次。

“上次大潮是十六年前,时间还没到。”谢艺说着从怀中摸出一盏油灯放在沙滩上,“那些竹楼,本来就是建在水里的。”

蚌壳制成的灯盏很浅,里面没有灯芯,也没有灯油,只有一块蚕豆大小的物体,微微发着光。

“如果我没有看错,这是碧鲮人从夜叉珊瑚深处采到的海光礁。只有经常用海水浸泡过,才会放出光明。”

程宗扬想起楼内放置牢固的物品,建造竹楼的人很清楚它们会被潮水淹没。

乐明珠与小紫手拉着手跑来,她看了看程宗扬,“喂,你没事吧?”

程宗扬摇了摇头,然后对着一脸天真无邪的小紫挤出一丝笑容,“潮水平常都这么大吗?”

“嗯。”小紫用力点了点头。

程宗扬压抑住心头的愤怒,“为什么把竹楼建在会被淹没的地方?”

“因为在海里睡觉很舒服啊!”小紫天真地说:“睡在海里一点都不热,而且还会浮起来,像睡在云彩上一样。”

“你们有鳃。”谢艺紧盯着小紫道:“是吗?”

“是啊。你们没有吗?”

程宗扬、吴战威、易彪都露出受人戏弄的表情。鳃?哪个孙子有鳃!

谢艺温和地笑了笑,“没有。”

“你们看起来和我们一样啊,”小紫不解地眨着眼,“为什么会没有鳃?”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谢艺看了她片刻,“什么时候退潮?”

小紫伸出白嫩的手指,“喏。”

当第一缕晨曦出现在海面上,汹涌的潮水平静下来,然后迅速退去。首先露出的是椰树的树冠,接着是潮湿的竹楼。

“直娘贼的!”吴战威骂道:“我总算知道这楼怎么这么湿了!”

不等白色的沙滩露出,几个人就跳进水中,寻找失踪的同伴。

两名云氏商会的护卫首先被发现。他们被卡在竹楼的角落里,早已失去生命的迹象。另一名护卫伏在沙滩上,他两手紧紧抓住地面,指缝里满是沙子。

众人神情惨然。这名护卫本来有力气逃生,他好不容易离开竹楼,却在海中失去方向感,把水底沙滩的反光误认为水面,临死还紧紧抓住那些致命的沙子。

他们找到三具尸体,另外三个人却不见踪影。

忽然有人指着椰树顶端,“那是什么?”

小魏攀着树干爬了上去,片刻后拎起一只葫芦,“是四哥的酒葫芦!”

众人心底顿时燃起一丝希望,祁远的酒葫芦既然在这里出现,很可能他也从竹楼逃脱,却因为海浪太大而被冲走。

祁远虽然功夫平常,为人婆妈了些,却是商队中不可缺少的人物。有他在,众人都仿佛心里有了底,他知道什么地方最适合宿营,怎么躲避瘴气,哪种水果可以吃,猎物烤到什么时候火候正好,临睡前还有热水泡脚……“扎竹筏!”程宗扬道:“去海里找!”

※ ※ ※ ※ ※

“呃……”

吴战威满脸鼻涕眼泪地攀在竹筏边上,伸直喉咙,胆汁都快吐了出来。他水路走过不少,这海上的勾当还是头一遭。程宗扬本来想让他留在岸上,吴战威却怎么也不愿意,结果一个浪头涌来,他就晕了,强撑着划了几里,这会儿吐了个天昏地暗,头都快伸到了水里。

“只一下!一下就好!”

乐明珠在他身后拿着银针跃跃欲试。

吴战威拿手背抹了抹嘴,喘着气道:“我说妹子,你就饶了我老吴吧……这都九针了。”

乐明珠撇了撇嘴,“胆小鬼!”

朱老头一脸的不屑,“你也是七尺多高的汉子,那针跟头发丝儿似的,就能扎得你鬼哭狼嚎?小吴子啊,我跟你说,我老人家是不晕船,我要晕船,九针算什么?再来一针,凑个整多好!”

吴战威被他调侃得抹不开面子,只好豁了出去,“妹子!咱们说好的,最后一针!”

乐明珠立刻高兴起来,眉开眼笑地说道:“人中、合谷、上脘、中脘都扎过了。这次试试内关穴!”

吴战威神情惨然地伸出手臂,乐明珠帮他卷起衣袖,在他手臂正中按着,一边小声嘀咕道:“胁疼肋痛针飞虎,胸满腹痛刺内关。内关属手厥阴心包经,位于掌后二筋之间,腕上二寸之后……”

程宗扬听得好笑,这丫头不会是临时抱佛脚,拿吴战威练手的吧?

乐明珠终于认准穴位,一针下去。吴战威牙关“咯”地咬紧,额头青筋直跳。

“快了!快了!”乐明珠飞快地捻着针。她手法精妙,认穴也极准,就是下手的分寸差了少许。吴战威强忍片刻,接着“嗷”的一声,放声嘶嚎起来。

程宗扬忍不住道:“乐丫头,你就给老吴个痛快,一针扎死他得了。”

吴战威一把拽了针,捧着手臂,额头滚出黄豆大的汗珠,厉声道:“姑娘真是好手段!吴某此时神清气爽!受教了!”

“你瞧你瞧!”乐明珠眉飞色舞地说道:“他不再吐了吧!”

“可不是嘛。再让你扎两下,他就该吐血了。”

“小心!”易彪一荡木板做的船桨,避开水中的漩涡,说话间嘴角溅出几星血沫。

众人分成四组,往海里去寻找祁远等人。作为队伍里最强的几人,谢艺、武二郎和凝羽各自跟随一艘竹筏。程宗扬则和乐明珠、吴战威、易彪、朱老头分在一组。说起来他们这一组实力也不弱,但吴战威水性比早鸭子强得有限,易彪水性好一点,可他在水中呛伤了肺,每次呼吸都牵动伤势,结果落到了最后。

碧鲮海湾看似平静,临近岛屿的地方却有许多漩涡,几个人手忙脚乱地撑开筏子,忽然“嘎”的一声,竹筏底部发出刺耳的声响。

“礁石!”程宗扬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接着竹筏上捆扎的棕树皮便即绷断。

程宗扬一把拽住松开的棕皮,却见一片隐藏在海面下的黑色礁石利刃般从竹筏间划过,一阵“嘣、嘣”声响过,竹筏裂成两个。

那竹筏是用九根粗大的毛竹结成,为保证安全,每三根毛竹捆在一起,最后再结成一整条竹筏。吴战威趴在筏子尾部,易彪、朱老头靠在一边,他们三人占着较大的一半,这时被礁石划断的地方靠近右侧,程宗扬虽然抓住一截棕树皮,但管不了后面,最右面的两根毛竹随即松开,他和乐明珠两人脚底一滑,落入水中。

吴战威与易彪应变极快,立刻抄起手边松开的那根毛竹,竭力朝两人递来,喝道:“抓住!”

程宗扬一把拉住哇哇直叫的乐明珠,伸手去接,突然间脚下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两人身体一紧,身不由己地被吸入漩涡。

吴战威和易彪惊骇的眼神一闪而过,眼前随即被碧蓝的海水覆盖。程宗扬深吸了一口气,拼命睁大眼睛,想攀住水下的礁石。

海水中升起无数细小的气泡,隐隐能看到身后的礁石间有一个狭窄的缝隙,海水正迅猛地朝缝隙中涌去。

程宗扬落水前先吸了口气,乐明珠就没有他那么好运,已经“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海水,本能地死死抱住他的手臂,两脚乱踢。

那道黑暗的缝隙越来越近,两侧的礁石似乎在隐隐浮动。程宗扬稳住心神,接近缝隙时,立刻伸手想抓住礁石。忽然手上一软,仿佛无数发丝从指上掠过。礁石上长满了不知是海苔还是海藻的植物,又细又长,抓上去滑不溜手,手指只在礁石上一碰,身体便没有丝毫停滞地被吸入缝隙。

黑色的礁岩在眼前飞快滑过,仿佛没有尽头。胸口越来越闷,吸入的那口气在肺中滚动着,胀开般作痛。程宗扬竭力想抓住些什么,手指划过的只有漂浮如细丝的藻类。

几次挣扎都没有奏效,眼看一口气就要用尽,程宗扬不禁露出苦笑。比起段强,自己还算幸运,至少又多活了这么久。两个人同时穿越,一个埋骨草原,一个死在海底,还真够般配。

乐明珠已经不再挣扎,娇小的身体似乎随时都会漂开。程宗扬一手把她搂在胸前,下巴压着她秀发上毛茸茸的朱狐冠,一手护着头脸,朝黑暗的海底沉去。

在失去意识前,程宗扬脑中升起最后一个念头:虽然这段生命如同泡影般不真实,但就这样死去,未免太不甘心了……※ ※ ※ ※ ※

小腿一阵剧痛,将程宗扬从昏迷中唤醒,接着背脊重重撞在坚硬的物体上,“呃”地吐出一大口海水。

一缕光线从头顶透入,映出眼前涟涟水光。自己半躺在水面上,背后是坚硬的岩石。不远处,一只裂开的牡蛎壳嵌在石上,锋利的边缘沾着血迹。

程宗扬手臂一动,发现那个小丫头仍贴在自己胸前,两手紧紧搂着自己的腰背。她灌了不少水,这会儿还昏迷不醒,眼睛紧闭着,雪白的脸颊毫无血色,湿淋淋的头发上,那圈白茸茸的狐毛散发出朦胧的光泽。

程宗扬一边把她从水中拉起,一边吃力地抬起身。眼前是一个倾斜的空间,对面的岩壁倾倒过来,斜架在身后的岩壁上,似乎随时都会倒塌。背后的岩石覆盖着厚厚的苔藓,仿佛湿透的海绵。

程宗扬试着撑起身体,指尖触到一道刻痕,他低头看去,不由怔了一下。隔着苔藓与海藻,仍能看出人工雕刻的痕迹,一道道弯曲犹如鱼鳞。沿着礁石上的刻痕看去,他发现身下这一整块岩石都被雕刻成鱼尾的形状,一直延伸到海水深处。

怔了片刻,程宗扬霍然抬起头,只见身后不是岩石,而是一尊巨大的石像。一个有着浓密鬈曲须发的男子手握三叉戟,神态威严地端坐在石台上。与他并肩而坐的是一个女子。她身体曲线极美,修长的脖颈戴着珠链,手掌翻开,掌心放着一颗石雕的圆球。

石像上身与人类无异,腰部以下却变化成鱼尾的形状,在水中纠缠在一起。两尊石像一个雄壮,一个娇美,仅仅露在水面上的部分高度就超过七米,宏伟异常,直接从岩壁间开凿出的屋宇更是广阔。那男子持戟而坐,仿佛君临天下的帝王,威严得令人不敢逼视。

但这座原本属于神殿的空间似乎遭遇过强烈的地震,一侧的岩壁倾颓过来,到处是折断的石柱和雕刻过的巨石。连神像本身也受到破坏,王者与那女子相握的手掌消失不见,石像表面也布满破碎的凹痕。

小腿的伤口被海水浸泡着,痛彻心扉。虽然自己受伤后,痊愈的速度快得惊人,但对疼痛的忍耐力显然没有多少长进。程宗扬顾不得多看,含着眼泪抱起乐明珠,爬到神像所坐的石台上。

可以想象,那个漩涡底部与这座倒塌的神庙相连,自己从缝隙里吸入,顺着水流从这一端浮出水面。他舔了舔嘴唇,只觉口中又苦又咸,呼吸倒还顺畅。他推测自己昏迷的时间并不长,肺里没有多少水。

不过这小丫头就惨了,落水的时候还哇哇直叫,这会儿眼睫毛紧紧合在一起,毫无血色的脸颊一片苍白。连鞋子也掉了,光着一只白嫩的小脚丫,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