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71章·轻惬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

来到碧鲮族之前,谁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村里所有人都到深海打捞珍珠去了,只留下一个小女孩看家。

说到这个小女孩,众人都流露出痛惜的表情。

标准的一个小美人胚子——这是众人见到她的第一感觉。

活活是白长这么漂亮一张脸蛋——这是众人的第二感觉。

这么精致的一个小美人儿,智力却与脸蛋完全成反比。十四五岁的身体,四五岁的智力,简直是一个悲剧。

为了那株惨死在小紫手下的玉盏铃花,乐明珠还哭红了鼻子。哭完她跑去找到小紫,很认真地告诉她,用开水浇花是不对的。所有的花——不不,豆腐花除外——都只能用凉水来浇。

小紫似懂非懂地听着,最后崇拜地说:“姐姐,你好聪明哦。”

乐明珠发现自己终于遇到了平生第一个知己,大受感动之余,差点要搂着小紫亲一口。

不过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整个村子人迹全无,想找一个有正常智商的人询问一下状况都不可能。

小紫说:村子里的人都去了深海。

小紫说:他们可以住在最靠近海的屋子里,让这些远来的客人享受美妙的阳光和海风。

小紫说:树林里有各式各样的水果,海里有鱼虾,都很好吃。

小紫说:他们去的是深海,要两天之后才回来。

小紫说:树林里没有可以喂马的草,不过海里面有草。可以把所有的马匹都赶到海里,让它们去啃海草。

众人最终婉拒了她这片好意,表示他们的马匹没有那么娇贵。没有草,吃点树叶、水果什么的也能凑合几天。

“可惜了这么个小美人儿……”

连吴战威都在背后摇头叹息,觉得这小姑娘挺招人心痛的。

在闷热酷暑的天气里跋涉数日,每个人的承受力都到了极限。此时眼前是平静的碧鲮海湾,碧蓝的海水在阳光下温柔地起伏着,宛如光滑的丝绸。这一切使商队的汉子们发出一阵欢呼,身上的疲劳仿佛不翼而飞。

吴战威三下五去二把自己扒了个精光,“噗通”一声跳进海中。石刚也不甘落后,他紧跑两步,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过了差不多两分钟才从远处冒出头来,狂叫一声:“好爽!”

那些剽悍的汉子热闹起来,一个接一个跳进海里。不多时,沙滩上扔满了肮脏的衣物。

“噗通!”

躁热的身体被温凉的海水包围着,深入骨髓的疲累和酷暑一点一点荡去,消散在温柔的海水里,身体轻快得仿佛要飞起来。

程宗扬屏住呼吸,身体深深潜入海中。他不知道自己潜了多久,直到肺部无法承受,才浮上海面,吐了一口苦咸的海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眼前的一幕让程宗扬吓了一跳。海面上浮着一群脑袋。那些汉子脸都朝着同一个方向,一个个张大嘴巴,表情像化石一样。

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程宗扬也露出同样的表情。

眼前是一片白花花的肉体。那些花苗女子赤裸着雪白的肢体,在碧波间追逐嬉戏,就像一群美人鱼,不时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声。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些花苗人也来了。圆弧状的沙滩无遮无掩,从任何一个角度看去都一览无余。花苗的女子只与他们隔了一段并不太远的距离,就那么解去衣裙,赤条条在水中洗浴起来。

这些汉子里不少都是能百丈外射中鸟眼的好手,那么点距离对他们的眼力来说,相当于完全不存在。这会儿一个个伸着头,呆若木鸡,而那些花苗女子却毫不避讳他们的目光,随意展露出雪白的肌肤和身体美好的曲线。

易彪第一个反应过来,用发干的声音低喝道:“北府兵,扭头!”

一多半脑袋“唰”的一下转了过来,程宗扬好笑地发现,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竟然红了脸。

云氏商会的汉子都扭过脸,吴战威几个也不好意思再盯着猛瞧,一个个回过神来,讪讪地开始洗浴。远处花苗的汉子们露出善意的笑容,似乎并不在意他们的目光。

在蒸笼一样湿热的盆地里跋涉数日,骨头缝里似乎都在冒出暑气。浸在海水中,舒服得令人不想离开。石刚甚至泡着泡着就睡着了。吴战威拉住他的手臂,把他背到沙滩上。那家伙打着鼾,居然还没醒。

在海里浸泡了大半个时辰,洗去身上的酷热,这些汉子又陷入尴尬的境地。

远处的花苗女子仍在戏水嘻笑,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那帮军士上阵杀敌毫不畏惧,但让他们就这么光着屁股上岸,却谁也不敢。八九条大汉蹲在水里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就这么出去。最后易彪第一个站起来,他用水底捡来的海带缠住腰,顶着远处花苗女子火辣辣的目光,板着脸地走到沙滩上,拾起那堆被荆棘刮破的衣物,丢给同伴。

那些军士如蒙大赦,赶紧手忙脚乱地披上衣服,可拿到手里又不对了。有的人拿了两条裤子,有的捡了三件上衣,还光着屁股,狼狈之态引起远处一片银铃般的笑声。

※ ※ ※ ※ ※

嘻笑声仿佛还在耳边回荡,程宗扬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物,舒舒服服地靠在窗口观看海景。

如果不去考虑肚子里的冰蛊,这是程宗扬在南荒最惬意的一段时光。他们住在临近海滩的竹楼里,房屋用巨大的毛竹搭成,直接建在沙滩上,虽然没有竹篱花墙,但也有成片的椰树。

即使被阳光照射着,楼里仍清凉惬意。粗大的毛竹仿佛被水浸过一样湿凉,将暑日的燠热挡在楼外,背阴处还有几只蓝黑色的海贝。楼内的物品简单而又别致,桌案是用一扇巨大的蚌壳制成,壁上挂着一条大鱼的骨架,旁边还放着鲸骨制成的鱼叉,散发着海洋民族的风情。

祁远对这里还有不放心,怕离海太近,万一涨潮会淹到。但小紫说,村里人怕热,不少都住在竹楼里。又看到楼里有床榻,料想涨潮也没有什么大碍。反正房子都空着,两支商队便各挑了一幢竹楼住下来。

耳边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程宗扬却清楚感应到凝羽的气息。这倒不是因为自己修为精进,而是凝羽没有刻意隐藏行踪。

他回过头,看到凝羽换了一件白衣,头发湿湿地披在肩上,像是刚洗浴过的样子。程宗扬不记得她到过海边。即使她去,也不可能和那些花苗女子一样毫不在意地裸露身体。

凝羽看出他的疑惑,“山里面有泉水,小紫领着我和明珠一起去的。”

程宗扬笑道:“她们两个倒能聊到一块去。”

乐明珠难得碰到一个比自己还笨的,对小紫如获至宝,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聊得别提有多开心了。聊到一半乐明珠才发现自己脸上还沾着泥污,小紫说山里有清泉汇成的水潭,领着她和凝羽一起去洗浴。

凝羽扬起手,用丝带把散乱的秀发系在脑后。她微微低着头,洁白的手腕在颈侧一翘一翘。这个简单的动作,却让程宗扬心头微荡,禁不住将她搂在怀里,吻了一口。凝羽俏脸微微一红,却没有挣扎。

拥着凝羽香软的身体,程宗扬手指渐渐不安分起来,凝羽脸色也越来越红。

忽然楼下传来一阵怪叫:“哎……哎哟……亲娘咧……”

朱老头趴在竹榻上,两手捂着肚子,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哼哼叽叽叫个不停。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朱老头,又怎么了?”

“我……我不行了……小……小程子……给老头……打副棺材……千万记得……要……要金丝楠木的……”

“什么?”程宗扬扭过头,扯开嗓子道:“鱼烤好了?先放着吧。”

朱老头“呼”地爬了起来,“哪儿呢?哪儿呢?”

程宗扬抱着肩,斜眼看着他,“在海里呢。急什么,祁老四已经去打了,再有一两个时辰就该回来了。”

“缺……”朱老头痛心疾首地指着程宗扬,“缺德啊,小程子。我老人家盼口鱼吃,我容易吗我?”

程宗扬忽然露出笑脸,“怎么?你纯洁的感情又被我伤害了?别急,你再听听这个:向导的钱咱们来商量商量?”

朱老头顿时急了眼,“有啥好商量的?有啥好商量的?不是说好了,一天一个金铢,天地良心啊!小程子,你可别赖账!我老人家挣点钱,我容易吗我?”

“大叔,”程宗扬推心置腹地说道:“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朱老头看了他半晌,犹犹豫豫道:“有点……像。”

程宗扬脸一板,摆出翻脸的架式。

“别别别……”朱老头连忙堆起笑脸,“大叔知道你心眼实在,为人厚道,绝对不会欺负我老人家。”

“那好。咱们说好的,每天一个金铢。从熊耳铺到白夷族是六天,从白夷族到碧鲮族是五天,一共十一天,十一枚金铢。对不对?”

朱老头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在熊耳铺先付了一半的定金,三个金铢。对不对?”

“对对。”朱老头眉开眼笑,“那金铢成色还行。”

“算下来一共欠你八个金铢,对不对?”

“嗯嗯。”朱老头连连点头。

“那好,就这样吧。”程宗扬拍了拍手,转身就走。

“小程子!”朱老头一把拉住他,生怕把钱吹跑了一样,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钱呢?”

程宗扬一拍额头,“把这事儿给忘了。八个金铢是吧。”

“是啊是啊。”

“你放心,我说话算话,这八个金铢,绝对少不了你的。肯定是货真价实的金铢,一点折扣都不打。”

朱老头笑容满面,“那最好那最好。”

程宗扬笑眯眯道:“只要等我换到金铢立刻给你。”

朱老头瞪大眼睛,“啥?”

程宗扬耐心地解释道:“一枚金铢合二十银铢对不对?”

朱老头点头。

“一枚银铢合一百枚铜铢对不对?”

朱老头点头。

“一枚金铢合两千枚铜铢对不对?”

朱老头又点头。

“就是嘛,”程宗扬道:“南荒这破地方,商业太不发达了,还停留在以货易货的原始贸易阶段,有点铜铢就不错了。金铢那么贵重的东西,谁没事带在身上?跟你说实话吧,当初那几枚金铢,我还是找云老哥凑的呢。”

朱老头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商量道:“用银铢也成啊。八枚金铢,二八一十六,一百六十枚银铢,你们商队总是有吧。”

“差不多吧。不过说好的是金铢,我拿银铢凑数那算什么事儿呢?我向来说话算话,说是金铢就是金铢。可别说我蒙你啊,你这会儿把我们商队拆了都成,能找出一枚金铢来,我王字从今往后倒过来写。”

“啥?”朱老头叫了起来,“王字倒着写还是王!咦,不对啊,你不姓程吗?跟王字有啥关系啊?”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既然跟姓王的没什么关系,咱们就不说他了。我跟你说,大叔,”程宗扬一脸苦恼地说道:“金铢这东西,我是真没有啊。”

朱老头一张脸拧得跟苦瓜似的,“我不要金铢不行吗?就银铢得了,一百六没有,你给一百五也成啊。”

“瞧你说的。”程宗扬热络地朝朱老头胸口擂了一拳,“你当我什么人?明摆着让你吃亏的事,我怎么能干?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朱老头抱着胸,被捶了半晌才喘过气来,“你的意思是,不给了?”

“可别这么说!我们白湖商馆,讲究的就是‘信义’二字!”程宗扬大义凛然地说道:“欠你的八个金铢,我绝不赖账。今年还不上,明年接着还,明年还不上我后年还,别说十年,就是二十年、三十年,我也给你还清!”

朱老头喘了半天气,然后一把拽住凝羽,哭丧着脸道:“姑娘,你给我评评理,他就这么坑我老人家——世道人心啊。”

凝羽想了一会儿,告诉朱老头,“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

朱老头脸顿时黑了下去。

凝羽平静地说道:“南荒的路我们都不熟悉。如果没有你带路,我们寸步难行。如果我是他,也不会这样放你走。但我们没有恶意,只要能回到熊耳铺,所有的钱都会一文不少地给你。”

朱老头眼珠转了半晌,勉为其难地说道:“这可是你说的?”

凝羽淡淡道:“如果你不信,可以让他再说一遍。”

“别别别,”朱老头悻悻道:“让那小子说,指不定又变出啥花样呢。”

“喂,乱讲话可是要负责任的。”程宗扬道:“我可没有不守信用。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没看清合同就答应吧?”

朱老头捂住耳朵,赌气道:“不听不听!”

※ ※ ※ ※ ※

被朱老头这么一搅和,程宗扬满心绮念飞得无影无踪。不多时,祁远等人带着几条大鱼回来。当下众人剥洗干净,用竹枝串起来烤着吃了。

赶了几天的路,这会儿填饱肚子,留下几个人看守马匹货物,其他人都倒头大睡,以补路上跋涉的辛苦。

一觉醒来,天色已近傍晚,金黄的阳光透过窗户,映在淡黄的竹子上,变成浓浓的橘黄颜色。风中带来大海的气息,让程宗扬一时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凝羽立在窗侧,修长的身影被阳光镀上一道金边,秀发在颈侧轻轻飞舞,融化在夕阳中。

听到背后的声音,她回头一看,只见程宗扬脱掉衣服,又去解裤子,接着拿起旁边的钢刀,不禁失笑道:“你在做什么?”

“到了海边,当然要享受这里的阳光、沙滩和海风了。”

程宗扬将已经扯破的裤腿齐膝割掉,然后当短裤穿上,舒服地跺了跺脚。他倒是想要一条海滩裤,可这个世界估计不太好找,只好拿条旧裤子凑合了。

“来!我们去捡贝壳、捉螃蟹!”

程宗扬拉起凝羽,奔出门去。

海浪轻柔地拍击着沙滩,洁白的细沙被夕阳映得一片金黄,高大的椰树在头顶摇曳着。远处翠绿的岛屿点缀在宁静的海湾中,宛如一块块不规则的翠玉,被海浪掀起的雪白浪花包围着。

海天尽头,一群白色的鸥鸟在空中盘旋,丝絮状的云丝静止般黏在碧蓝的天际,边缘仿佛被夕阳烧炙一样火红地卷起。

程宗扬躺在一片芭蕉叶上,头枕着叶柄,半闭着眼睛,享受着海风的吹拂。凝羽抱着膝坐在一旁,反反复复握住一捧细沙,又反反复复让它们从指间滑出,衣襟间散发出肉体淡淡的香气。

程宗扬舒服得几乎想呻吟。阳光、海滩,还有一个大美女,身边的一切……“简直就是我梦想中的爱情片啊……”

“什么爱情片?”

“就是……天仙配你知道吧?一男一女,开开心心在一起。”程宗扬拍了拍她的手,“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凝羽偏着头想了一会儿,眼中露出笑意。

“这样不难受吗?”乐明珠清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然后是小紫甜甜细细的声音:“怎么会难受呢?好舒服的。乐姐姐,你也戴一个吧。”

“咦——”乐明珠拉长声音,“我才不要呢,好硬。”

“可这样很凉快啊。”

“咯咯”,林中传来两声硬物撞击的轻响。

两个小丫头叽叽喳喳一边说一边笑,手拉手从林中出来,乐明珠的衣裙也在荆棘丛中撕破了,这时换了一条淡红的衫子,裸着白生生的脚踝,赤足走在沙滩上,踝间的银铃发出碎碎的脆响。

小紫的紫色衫子围在腰间,袖上那条金色的锦鲤缠住纤细的腰身,上身赤裸着,却是用两枚椰子壳做成胸罩,扣住雪嫩的乳房。她一边走一边用小手在胸前拨弄,两枚椰壳碰撞着,发出“咯咯”的响声,让两个小姑娘都嘻嘻直笑。

“姐姐,我给你挑两个最大的椰壳好不好?”

“不好啦。”乐明珠一口回绝,然后又纳闷地问:“为什么要最大的?”

小紫用手在胸前比了一下,“姐姐的胸部比小紫大啊,那么大的奶子,肯定能装好多好多奶水。”

乐明珠小脸顿时涨红,连忙捂住小紫的嘴巴,“要死啊!不许你乱说!”

小紫眼睛一眨一眨着,楚楚可怜地看着她。等乐明珠松开手,小紫委屈地说:“人家又没有说错,就是很大啊……”

她泫然欲泣的样子让乐明珠紧张起来,“是我说错了,你不要哭啊。”

小紫收起眼泪,笑逐颜开地说道:“姐姐奶子那么大,用布条束着会不会很气闷?走路的时候呢?会不会很累?”

“哎呀,你不要问了!”

“还有啊,趴着的时候压到会不会很痛?”

“自己的肉怎么会痛!”

被乐明珠一吼,小紫又泫然欲泣起来。乐明珠赶紧贴在她耳边,咬着耳朵说了几句,才哄得她高兴。

乐明珠已经是难得的绝色,她旁边的小紫竟然毫不逊色,她脸颊是漂亮的瓜子形,鬈曲的秀发用一支尖螺簪住,小巧的下巴微微尖出,阳光下,白嫩的脸颊宛如凝脂。长长的睫毛又弯又翘,衬着秋水般的美目,一眨一眨显得可爱之极。

她嘴巴小巧柔嫩,红润的唇瓣细细软软的,一笑就弯翘起来,笑容像婴儿一样天真无邪。连凝羽都禁不住脱口而出,“好漂亮的小姑娘……”

不过看到小紫胸前那对椰子壳,凝羽又是好笑,又是怜惜,小声道:“真是个傻丫头,怎么能这样穿?”

程宗扬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见到女人用胸罩,没想到竟然是椰子壳制成的。小紫身材娇小,两枚大大的椰子壳扣在胸前,边缘露出乳房雪嫩的肌肤,让人想起雪白香甜的椰肉。

两个少女娇靥如花,裸露的手臂和小腿洁白如玉。夕阳的光芒下,能看到两个小女孩粉嫩的脸颊上那层纤软的细毛,俨然是两个还未成年的美人胚子。

程宗扬看得出神,这样一对漂亮的小萝莉手拉手在沙滩漫步——他赞叹道:“这简直是入江纱绫和未成年的星野亚希一起拍摄的写真片啊!”

“什么?”凝羽没听懂。

程宗扬脱口而出,忘了自己是在另一个时空。不过说实话,乐明珠胸部的真实尺寸比入江纱绫还大一些,至于小紫,则更加天真纯美……他笑着摇了摇手,然后把手指放入口中,用力吹了声口哨,引得两个小丫头一起回头张望。小紫掩着嘴咯咯直笑,乐明珠却把手指放在眼睛下面,吐出舌头,朝他做了个鬼脸。

凝羽微笑着,从唇角逸出一缕低语,“后面有人。”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