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69章·双飞

“……很欣快,像在云里飞。仿佛化身成神明,身体每个部位都充满喜悦……”

樨夫人艳红的唇角失控般微微抽动着。

鬼王峒的客人由宾客变为主人的那个夜晚,他们曾喂樨夫人吞服过一小块。樨夫人记不清后来所发生的事,她只知道,自己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满足,远远超过她的想象。

“软弱的女人。”程宗扬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

樨夫人眼中掠过一丝羞愧,接着又变得骚媚起来。

“为了这个东西,你就甘愿做鬼王峒的奴隶。”程宗扬带着几分讥讽的口气说道:“如果是它呢?”他摊开手,亮出掌心一颗红色的药片。

“吃下去。”

樨夫人略微怔了一下,然后媚笑着伸出舌尖,舔住那颗药片,吞了下去。

凝羽从帷幕后露出俏脸,摇了摇头,低声道:“我看不出来。”

阿夕很乖地并膝跪坐在地上,从脖颈到脑后,有一抹淡淡的月光流淌。凝羽一手按住她的颈子,反复探寻她被人操控的痕迹,却一无所得。

“她似乎对你很倾心。”凝羽唇角露出一抹笑意。她能感觉到,一看到程宗扬,手下的花苗少女体温就急剧升高,动情般微微发烫。

“那当然,谁让我足够风流倜傥呢?”程宗扬开了句玩笑,然后蹲下来,有些纳闷地说道:“究竟是谁干的?”

“不管是谁,他似乎并没有恶意。”

“你的意思是,他很贴心地给我做了个漂亮玩具?”

“不是吗?”凝羽微笑着收回手,“你来吧,莫辜负了别人的一番好意。”

程宗扬看着阿夕,“对她是不是有点不公平?”

阿夕忽然展颜一笑,张开手臂搂住程宗扬的脖颈,将火热的身体贴在程宗扬怀中。

※ ※ ※ ※ ※

一股透明的液体从红艳的蜜肉间淌落,滴在洁白的岩石上。

美艳的兔妇人赤条条趴在地上,双膝分开,那只白生生的大屁股高高翘起,耸着臀后的兔尾。在她敞露的大腿根部,娇艳的性器像盛开的鲜花一样向外鼓张着,在雪白的股间微微收缩。

樨夫人下体一团火热,成熟而娇美的性器间,红艳的蜜肉湿淋淋翻开,在空气中蠕动着,不住淌下湿滑的淫液。

在她面前,是一具雪嫩的胴体。樨夫人美艳的面孔埋在那雪团般圆润的臀间,卖力地舔吮着,口鼻间发出“叽叽咛咛”的湿腻响声。

“呀……”

阿夕粉嫩的脸颊布满红晕,她无法自控地昂起头,发出一声充满媚意的呻吟声,然后又低下头,含住主人勃起的阳具。

程宗扬坐在榻上,背后靠着被褥,舒服地半眯着眼睛。凝羽非笑似笑地看着他,忽然掩住口,“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程宗扬半闭着眼,懒洋洋道:“累了这么久,我享受一下都不可以吗?”

“你昨天说的双飞,就是这样吗?”

程宗扬挤了挤眼,低声笑道:“昨天你还不愿意,现在是不是也想玩?”

凝羽脸上微微一红。虽然与程宗扬已经有过合体之欢,但终究是两人之间的私密,对于在别人面前裸露身体,她本能地有种抗拒。但这两个女子,一个神智被人操控,一个妖艳淫浪,一心讨好主人,对程宗扬的话毫不违抗。

两个女子脱去衣物,赤裸着雪白的胴体,一同来服侍程宗扬。程宗扬一时兴起,让樨夫人去给阿夕口交,那个白夷美妇毫不犹豫地就去做了。阿夕也听话地挺起雪臀,让她舔舐自己的性器。那种香腻淫靡的艳态,让凝羽看得耳热心跳,脸都红了。

“咦,你头发上有只蝴蝶?”

凝羽疑惑地拂了拂发丝,忽然程宗扬张臂一把搂住她的腰,满脸坏笑地把她拉到榻上。

凝羽红着脸想推开程宗扬的手臂,程宗扬却不放手,反而扯掉她的小衣,一边笑道:“樨奴过来!”

樨夫人神情恍惚地抬起脸,然后媚笑着摇臀摆尾爬到榻侧。程宗扬抓住凝羽的膝弯,将她修长的美腿分开,笑道:“族长夫人,让我的女人也爽一下。”

凝羽本来一脸羞赧地挣扎,听到程宗扬说“我的女人”,她身子一颤,被樨夫人吻住秘处。

“不要……”凝羽满脸飞红地想合上腿。

程宗扬笑道:“小心,别让她咬痛了。”

“呀——”

凝羽短促地低叫一声,然后猛地咬住嘴唇,玉颊越发通红。

樨夫人螓首埋在凝羽雪白的大腿间,嘴唇含住她下体柔腻的肉片,殷勤地吸吮着。那种柔腻销魂的感觉,让凝羽身子一片酥软。

程宗扬解开凝羽的衣襟,握住她光滑的乳肉,忽轻忽重地揉弄起来。凝羽不再挣扎,身子软绵绵伏在他怀中,目光变得湿润。

程宗扬轻轻舔了舔她的耳垂,坏笑着小声说:“舒服吧。”

凝羽扭过脸,心跳得越来越快。

程宗扬笑着吩咐樨夫人,“把舌头伸进去。”

“呀……”

凝羽身子一紧,那美妇软腻的舌尖挑开阴唇,顶住穴口,转动着挤进蜜穴,钻入体内。

凝羽双颊犹如火热,她咬住唇瓣,瞥了程宗扬一眼,目光又是羞赧,又是嗔怪,还有几分柔媚。

程宗扬贴在她耳边道:“不用骗我了。昨天你就很想要,只不过那丫头说不能交合,你才不愿意。现在有她来服侍你,你就安安心心享受好了。”

凝羽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子,最初的羞怯过后,她脸上红晕稍褪,微微点了点头。

“啊……啊……”

阿夕伏在榻旁,连声低叫着,雪嫩的小屁股被顶得一摇一摇。

程宗扬和凝羽换了位置,凝羽靠在他刚才坐的地方,一手掩着面孔,一手抱住乳房,赤裸着雪白的美腿,含羞接受另一个女人的口交。

程宗扬站在地上,从后面干着花苗少女的蜜穴。那个白夷美妇与阿夕并肩跪在一处,丰腻的雪臀就翘在程宗扬手边。程宗扬毫不客气地玩着樨夫人浑圆的大白屁股,将她下体拨得敞开,将火热的蜜肉暴露在空气中。

樨夫人下体淫液泉涌,那团绒球般的兔尾摇摆着,下体柔腻的蜜肉散发着炽热的温度。

程宗扬心里不免遗憾,如果配上丝袜、紧身衣和一双漂亮的高跟鞋,这美妇活生生就是个熟艳的兔女郎。可惜那两套情趣内衣都被苏妲己据为己有,高跟鞋更是无处可寻。至于阿夕……这个小丫头虽然白皙可爱,但失去了当初的狡黠,总不免有些减色。

忽然樨夫人丰满的雪臀一紧,火热而湿腻的蜜穴紧紧夹住他的手指,像触电一样抽动起来。片刻后,一股暖流从蜜穴中涌出,淌得他满手都是。

“啊……”

樨夫人扬起臻首,发出一声柔媚入骨的淫叫。

在药物刺激下,樨夫人肉体出奇的敏感,只摸了几下就高潮了。程宗扬拔出手指,甩了甩手上的淫液,然后朝樨夫人臀上打了一掌。

“啪!”

那只白美的雪臀充满弹性地跳动着,樨夫人媚眼如丝地俯下颈子,重又吻住凝羽的玉户。混着口水的淫液从凝羽股间淌落,她玉体与樨夫人连在一处,身子微微震颤着,下体一片湿润。

程宗扬挺起身,身前那粉嫩的雪臀向后送来,主动套弄着他的阳具。比起樨夫人丰满的臀部,阿夕的屁股显得小巧玲珑,光滑的臀肉紧凑地并在一处,阳具挺动时,雪臀一摇一摆,白嫩而又可爱。樨夫人的大白屁股仿佛一颗熟透的水蜜桃,微微一碰就浆汁四溢,身前的花苗少女却略显青涩,白嫩的胴体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程宗扬唇角露出笑容,眼前这一幕也许是每个男人的梦想,但只有在这个世界里,自己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吧。至少他不相信紫玫会接受这种玩法。

程宗扬抬起眼,正碰到凝羽投来的目光。他一手一个,拍了拍身前两个光溜溜的雪臀,然后挤挤眼,朝凝羽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

凝羽颦起眉,有些难为情地移开目光。过了会儿,她又抬起眼,下定决心般吸了口气,推开身前的白夷美妇,走到床下。

“只许看,”凝羽小声道:“等我养好身子,随你怎么用呢。”

说着凝羽伏下身,以与那两个南荒美貌女子相同的姿势,将洁白的美臀展露在程宗扬面前。

凝羽年龄届于樨夫人和阿夕之间,三个女子依次相差十年左右的年华。从天真的少女,到美丽的女子,再到熟艳的妇人,三个各具美态的雪臀也依次从雪雕玉琢的粉嫩,到浑圆饱满的光洁,再到丰滑柔软的白腻,仿佛能看到一个女子从含苞待放,到芬芳吐露,再到绚烂之极的整个历程。

凝羽的胴体美丽而修长,即使跪在地上,也比其他人高出一截,有种脱俗的美感。程宗扬放开旁边两具胴体,张臂将凝羽拥在怀中。在他看来,另外两具虽然也很美,但一个类似木偶,另一个只配作泄欲的玩具,只有怀中这一个,才属于自己。

“嗷……”

野兽般低沉的咆哮声透过厚厚的石墙传来。

程宗扬头侧微微一麻,他揉了揉太阳穴,手指忽然停住。

※ ※ ※ ※ ※

“铛!”

灵飞镜落在案上,惊醒了冥想的易勇。

“收好吧。”

程宗扬本想嘱咐他小心一些,但以谢艺的手段,只要那家伙想拿,易勇再小心一百多倍也是白搭,干脆也不说了,留下易勇一个人在那儿发呆。

云苍峰正伏案写着什么,见到程宗扬进来,放下笔笑道:“小哥满面春风,莫非有什么好事?”

程宗扬摸了摸脸颊,苦笑道:“我城府原来这么浅,什么事都摆在脸上。”

云苍峰道:“程小哥的喜色掩也掩不住,难道是寻的霓龙丝有了眉目?”

“倒还没有。”程宗扬咳了一声,正容道:“云老哥听说过星月湖吗?”

云苍峰神情微动,缓缓道:“老夫岂能不知。当日岳帅虽是宋国重将,部属却遍及六朝。岳帅逝后,他的亲信部属也脱离军伍,传言他们认定岳帅是被奸人所害,便以岳帅府邸名称为号,立誓为岳帅复仇。只不知十余年来,他们是否找到仇家。”

“总听人说岳帅岳帅,这位岳帅究竟是什么来历?”

程宗扬一边问,一边看着云苍峰,心里微微有些紧张。

“来历不详。”云苍峰摇了摇头,“岳帅自述出身于汤阴,但鄙商会曾遣人奔赴汤阴,找遍四十余个岳氏村庄,均未查出他的出身。岳帅三十岁以前的经历无人知晓,据鄙商会推测,他前三十年应该是游历天下,因此擅长许多不相干的技艺。岳帅与太乙真宗关系匪浅,有人说他其实出自太乙真宗,因为一些风流韵事被逐出宗门。但太乙真宗掌教王哲与岳帅交好十余年,此谣言不攻自破。”

“岳帅当年很强吗?”

云苍峰“嘿嘿”笑了两声,“二十年前,宋国可以说是岳帅的天下。尤其是他的岳家军。嘿嘿,日出东方,唯我不败——果然是一生都未败过。”

程宗扬不明白了,既然这位武穆王有如此强军,又九成是穿越来的,怎么还会被宋主十二道金牌召回,又在下狱前暴死?难道他也和那位千余年前的赵高赵鹿侯一样,即使有通关秘籍,也斗不过历史的滚滚洪流?

“说起来,我们云氏与岳帅还颇有些过节,不过岳帅之死,仍令我等扼腕叹息。当日紫阳真人受封为左武卫大将军,召集军旅,我云氏也送去钱粮为助。”

思索了一会儿,程宗扬道:“云老哥,星月湖和太乙真宗比起来,谁势力更强一些?”

他对六朝武林只知道一点皮毛,只好拿这两家来比。

云苍峰摇头道:“星月湖本身都是六朝的劲卒强将,与武林中人颇不相同,也无意在武林立足,一向少有来往,从不涉及江湖恩怨。不过有岳帅的名声,也没有人敢去招惹他们。”

难怪谢艺单人独骑,一个人深入南荒,原来背景这么深。那他为什么要去碧鲮族寻找那个女人呢?

“云老哥,岳帅的妻妾里,有没有南荒人?”

云苍峰大有意味地一笑,“岳帅英雄了得,帐中的女人更是数不胜数,若其中有几个来自南荒的美女,那丝毫不足为奇。”

程宗扬暗中感叹,同样是穿越人士,这位岳鹏举运气可比赵鹿侯好太多了,至少穿越之后没少点不该少的东西。至于自己,运气似乎也不是很差……程宗扬渐渐勾勒出谢艺追问那件事的轮廓,他寻找的那个女子十五年前流落南荒,按时间推算,正是岳帅身死的时候。很可能那个女子原本是岳帅的姬妾,岳帅死后,她带着女儿回到南荒。

她的女儿既然是岳帅的后裔,算起来应该是月霜同父异母的妹妹。程宗扬想起王哲托付自己照料岳帅的后人。既然是个女儿,程宗扬并不介意替王哲照料。

从月霜的容貌来看,岳帅那位穿越前辈的审美观还是不错的。月霜的妹妹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倒是性格千万别像月霜,在那丫头的眼里,只有死在战场上的才算是男人。

往好处想,月霜毕竟是在军营中长大,见到的都是铁铮铮的汉子,性格强硬也可以理解。这个妹妹既然是南荒女子的后裔,又在南荒长大,想必会与阿葭、阿夕那样娇媚的南荒少女性格更接近吧。

这个女儿和母亲一同回到南荒,直到十五年后,谢艺不知从何处得到线索,前来寻找,多半是不想岳帅的后人流落异乡。

想到这里,程宗扬暗叫不妙。谢艺的目的地既然是碧鲮族,那么他说霓龙丝出自碧鲮,多半是一句虚言。

程宗扬心里不禁打鼓。南荒的道路他已经见识过,最大的特色就是没有路。如果千辛万苦赶到碧鲮族,却找不到霓龙丝,苏妲己不提,自己怎么跟祁远和吴战威他们交待?

“咦?”云苍峰讶异的声音传来:“小哥想到什么为难事了吗?”

自己还真是七情上脸,程宗扬苦笑着摸了摸脸颊,转开话题,“云老哥,我想问问湖珠的价格……”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