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67章·试毒

雨势不知何时停止的,黎明的光线透过帷幕,在室内缓缓移动。

程宗扬闭着眼,静静感受着腹内气轮的转动。气轮缓缓旋转,仿佛一盆温热的炉火,将暖意沿着经络散布到四肢百骸。当自己心神放到丹田,气轮的转动迅速加快。一股暖流从丹田涌出,从会阴沿脊椎上行,流入头顶的百会,然后从印堂下行。

舌尖不知不觉抬起,顶住上颚,那股暖流透过百会,变得清凉如水,从舌尖细细流下,仿佛琼浆淌过咽喉,重新汇入丹田,与旋转的气轮融为一体。真气一遍一遍在经络中运行,每一次循环,身体的能量都仿佛愈发饱满,为气流经行处带来无比畅快的感觉。

身为一个现代人,程宗扬对这种体验有种古怪的感觉——这样的练功方法好像是在对一块电池充电,但普通充电只是将电力输送至电池,而练功则同时让这块电池变得更大,效率更高。

随着真气的循环,他能感觉到丹田的气轮在缓慢地膨胀,仿佛没有尽头。身体的知觉随之延伸,突破肉体的限制,将周围的一切都纳入自己意识的范围中。他听到光线行走的声音,像透明的水在帷幕上轻轻移动,散发着温暖而湿润的气息。

良久,程宗扬睁开眼睛,清晨的阳光映在帷幕上,带来满眼新绿。

凝羽静静躺在一旁。她的睡姿很沉静,整齐的睫毛一动不动,光洁的面孔犹如雕塑。她一手放在身侧,一手伸到枕下,握住刀柄,即使在梦中也不松开。

除了来自穹羽族,凝羽从未吐露过自己的身世。程宗扬不知道,她经历过怎样的环境,才如此缺乏安全感。

床榻另一端,则是另一番景象。樨夫人侧着身,白生生的胴体蜷缩在床榻一角,自己的双脚伸在她股间,被她浑圆的大腿紧紧夹着。那只光溜溜的丰臀向后挺起,臀间还留着自己阳物肆虐过的痕迹。她白嫩的肛洞被干得发红,里面还留着一个用过的安全套。臀后那团绒球般的兔尾随着呼吸微微摇动,又软又柔。

想起昨晚的经历,一股电流般酥麻的感觉从下体升起。凝羽因伤不能交合,程宗扬把欲火都发泄在樨夫人身上。这个被鬼王峒调教过的白夷美妇表现得比白天更加放荡,浪声媚叫着,让自己从前到后干遍了她身上每个肉洞。

单纯从肉体的感觉来说,樨夫人的肉体虽然妖艳,也没有特别之处。但她柔媚的淫态,却让人欲念勃发。程宗扬自认为并没有太多变态的爱好,可这个白夷美妇却对自己出格的举动甘之若饴,似乎在引诱自己尽情使用她的肉体。

昨晚荒唐的举动,连一向冷静的凝羽也无法自控,逃也似的躲到帷幕外,直到自己把欲火尽数发泄在樨夫人体内,才上榻陪自己共寝。

“程先生。”一个声音在门外响起。

程宗扬从樨夫人丰腻的腿间拔出脚,披衣起身。他懒得再把头发挽起,戴上方巾,就那样披散着来到室外。

穿着道服的易勇恭恭敬敬地向程宗扬行礼,“在下前来讨教。”

“坐吧。”南荒部族很少有椅子,往往用蒲团或者毡毯席地而坐,白夷族也不例外。程宗扬请他坐下,然后笑道:“易勇是化名吧。”

易勇休息了一日,气色看上去好了许多。他微微一笑,“林清浦。但在商队里,先生还是叫我易勇好了。”

程宗扬取出那面灵飞镜,摩挲了一下,交给易勇。

易勇没有接,“请问先生,此镜该如何使用?”

“我很想告诉你这面镜子要用我的独门秘咒才能开启,如果想学,拿你的水镜术交换。”程宗扬叹了口气,“可惜没有。”

程宗扬从背包里取出那支遥控器,按了一下,镜面随即亮起。

易勇又惊又喜,“这是……”

程宗扬把遥控器交给易勇,“给你吧。”

“怎么会……怎么会……”易勇语无伦次地说着,他刚才努力做出的镇静早已不翼而飞,这会儿接过遥控器,手指都在发颤。

“小心点,弄丢了可没地方配。这些按键我还没来得及琢磨,可能还有其他用处。”

易勇的心神完全被那支遥控器吸引,根本没有听到他说的什么。

程宗扬摇了摇头,眼看着易勇握住灵飞镜,准备冥想入定,程宗扬拍了拍他的肩,“拿回去慢慢想吧。”

易勇不好意思地站起身,“在下失态了。可是……可是这……”

程宗扬打断他,“遥控器是在山里用盐巴换的,我也不明白它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你如果非要找个理由,就当自己运气足够好吧。”

“若非公子指点,在下无论如何也不知晓此镜别有机杼。”易勇合掌躬身,“大恩不言谢。清浦必有以报之。”

易勇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凝羽在身后淡淡道:“就这样给他了?”

程宗扬回头笑了笑,“我已经答应过云老哥。子曰:‘言必信,行必果。’见到好东西就自己留着,未免不仗义。”

凝羽露出一丝讥笑,“是吗?”

程宗扬哈哈一笑,“这灵飞镜其实是两件东西,他拿镜,我拿遥控器,大家谁都用不了,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我看易勇、易彪他们身份都不简单。多个朋友多条路,这条路说不定以后就是救命的。够坦白吧。”

“这也是你的生意经吗?”

程宗扬点了点头,“从功利角度来说,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交换。祁远他们需要钱,用血换,用汗换,甚至拿命换。云老哥想要灵飞镜,用一条商路还有龙睛玉来换。武二和苏荔郎情妾意,结果武二就翻脸不认我这个老板,不惜耍赖,也要陪苏荔去鬼王峒,好换取苏荔的芳心。还有……那个樨夫人拿身体换来换去,无非是想保住性命和富贵。这也是钱为什么那么诱人。钱是一般等价物,一种通用的交换媒介,世上大部分东西都可以折算成金钱。”

“你呢?”凝羽静静问。

程宗扬一怔,沉默下来。

良久,他说道:“曾经有一位导演说过,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导演?”

程宗扬解释道:“就是编戏的。”

“戏子吗?”凝羽没有在意,“你是说,你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那句话还有后半句:每个人都等着别人告诉自己想要什么。”程宗扬一笑道:“也许是因为我想要的太多了吧。我想要命,要钱,要谁都不能威胁我,要生活过得舒舒服服……”

说着他叹了口气,“现在我最想要的,就是把肚子里的冰蛊去掉。如果没办法,我只好先找到霓龙丝,再和苏妲己交换了。”

“我见过冰蛊发作的样子——”凝羽欲言又止。

程宗扬苦笑道:“你的表情已经告诉我了。”

他转过话题,“那只母兔子呢?”

“今天有她继任族长的仪式,刚才已经离开了。”

“你盯着她。”程宗扬说着站起来,“我去看看其他人。”

※ ※ ※ ※ ※

吴战威光着膀子趴在榻上,和易彪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伤口刚换过药,还没有包扎,黝黑发亮的背脊上显露出不止一道伤痕。

易彪脸颊明显消瘦下来,露出青色的胡渣。

“吴大哥,你信命不信?”

吴战威眯起眼,“信啥啊?”

“有人给我们兄弟算过命,说我们两个一辈子都在刀尖上走,三十岁是个大坎儿,能迈过去,什么事都好说,迈不过去就到头了。我哥今年三十,我比他小两岁。”

“屌!”吴战威啐了一口,“什么算命,都是那些瞎子坑人的。易兄弟,我跟你说,别信那些玩意儿。我老吴就信白花花的银子,黄灿灿的金子!别的都是屌毛!”

易彪使劲晃了晃脑袋,用手捋着浓密的头发。

“兄弟你瞧,”吴战威拍了拍自己背上,“数数多少伤疤。”

“总有十几道吧。”

“十四处!”吴战威嘿嘿一笑,“兄弟,不瞒你说,我老吴以前干过黑活儿。被仇家逼得没办法,才投到掌柜手下。小魏,你笑什么笑?”

小魏拨弄着弩机,嘿嘿一笑。

“没想到吧。”吴战威回过头,对易彪说道:“你是兵,我是匪,谁能想到咱们会走到一块儿呢?你说天命那些,哥哥我是真不信。要是老天有眼,早就该用雷把我劈了。可他就是不劈,一口锅里搅勺的兄弟没剩几个了,偏偏还让我人模狗样地活着。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儿?”

“哥哥知道你心里难受,”吴战威道:“咱们走南荒,常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可这死老天什么时候睁过眼?”他抬起头,“程头儿,你说是不是?”

程宗扬在门口听了半晌,闻言只咧了咧嘴,想笑,没笑出来。自己被扔到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件荒唐透顶的事。结果做梦都想穿越的段强死了,偏偏剩下自己,如果说这是命里注定,那老天肯定是个喜欢恶搞的家伙。

“昨天和云老哥商量了,咱们一道往碧鲮族去。怎么样?能走吗?”

吴战威活动了一下筋骨,“这点伤,就当挠痒了。”

程宗扬坐下来,慢慢道:“吴大刀,你说实话,这一路折损这么多兄弟,是不是我处置不当?”

吴战威一乐,“这就不错了。谁不知道走南荒是九死一生的勾当,咱们弟兄敢来,就没把死活放在心上。”

“好。”程宗扬下定决心,“到了碧鲮族,找到霓龙丝,咱们就立刻回程。南荒这鬼地方……我是再也不来了。”

程宗扬只想赶快离开南荒,却有人对南荒乐不思蜀。

“我找到了!这蘑菇是一种幻药!”乐明珠声音大得让程宗扬吓了一跳。

小丫头穿着花苗人的窄衣筒裙,这会儿在室内,连鞋子都脱了,光着白生生的小脚丫,十颗玉趾小巧可爱。

程宗扬只是转过来随便看看,没想到那小丫头却摆出大干一场的架势,满地放的都是草药,这会儿脸红红的,两手忙个不停。

“这种菇用矾汁和血浸过,燃烧时会有很浓的烟,人一旦闻到,就会产生好多好多幻觉!”

说着乐明珠“咯咯”笑了起来,大声道:“这是我发现的!我要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就叫乐氏明珠菌!嘻嘻。”

那丫头粉颊酡红,有点像喝醉了一样亢奋。程宗扬越看越觉得不大对头,忍不住道:“这蘑菇你不会自己吃了吧?”

乐明珠白了他一眼,“以为我和你一样笨啊!你瞧,一、二、三……咦?怎么少了一株?”

程宗扬连忙去拿铁盒,乐明珠却拍着手笑了起来,“骗你的!大笨蛋!我才没有吃呢。”她吐了吐舌头,做了个好看的鬼脸,然后拨开草药,“在这里!”

那株毒蝇伞像是被什么东西浸过,半截变成黑色的膏状,上面还有火烧的痕迹。

程宗扬松了口气,“祈远说这东西有毒,可别乱碰。”

“我是医生!医术挺高明的医生,还会怕它吗?”乐明珠咯咯笑道:“你猜我是怎么发现的?”

不等程宗扬回答,乐明珠就叽叽咯咯地说道:“我琢磨了一个晚上,也没找出来它的药性。早上阿夕姐姐来看我,不小心把菌碰到矾汁里,她去拿的时候,又不小心划破手指,血滴到菌上,蘑菇一下子就变黑了。我立刻发现,炮制我的乐氏明珠菌,要用矾汁和鲜血!你瞧,我是不是很聪明?”

“这也太巧了吧?”程宗扬说着,心头微微一凛,“阿夕哪根手指流血的?”

乐明珠翘起手指,“这只。不对,是这只……不,还是这只……咦?究竟是哪只?”

小丫头绕来绕去,把自己也绕糊涂了。但程宗扬心里的疑问却越来越强烈。无论乐明珠翘的是左手还是右手,都是中指。如果自己没有记错,那正是阿夕被蜈蚣咬伤的部位。

但程宗扬没有顾得上多想,这边乐明珠叫嚷起来,“好热啊。”

她张开小手,在颈侧扇着风,脖颈情不自禁地摇摆起来。她脖颈摇摆的幅度越来越大,动作也渐渐加快,脸上的表情却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摇头。

程宗扬瞠目结舌,接着他飞快地拉开背包。这小丫头的模样……怎么看着像是吃了摇头丸开始亢奋呢?

片刻后,程宗扬抬起头,“喂,你见到我的药瓶了吗?”

乐明珠笑嘻嘻从药材中翻出一只药瓶,朝程宗扬晃了晃,然后收回来,笑嘻嘻道:“你忘了拿走。”

程宗扬清楚记得自己当时把药瓶收进背包,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这里面的药……”程宗扬小心翼翼地说道:“你不会吃了吧?”

乐明珠舌尖一翻,吐出一片绿色的小药丸,朝程宗扬眨了眨眼,接着又咽了回去,得意地说:“你骗人,我试过,没毒的!”

程宗扬心里发出一声哀嚎,这丫头怎么什么都敢吃啊?

“阿夕姐姐要自己吃下去,让我来检查。可师傅说过,医者要有为医术献身的勇气。阿夕姐姐这么勇敢,我光明观堂的弟子,也绝不是胆小鬼!”

看着乐明珠握紧拳头,一脸兴奋的样子,程宗扬只剩下苦笑,一边想,怎么又是阿夕?

“好热好热……”

乐明珠摇头晃脑地说着,鼻尖冒出亮晶晶的汗水,兴奋感越来越强烈,程宗扬本来想让她冷静一些,但乐明珠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停住动作。

乐明珠弯下腰,一只小手伸到衣服里面,很努力地解着什么,她先抽出一条汗津津的丝巾,然后拽出一条粉红的肚兜,大大松了口气。乐明珠胸前红色的衣襟猛然一振,两团失去束缚的乳峰弹跳着耸起,将衣襟衫撑得满满的。

“啥!”

程宗扬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乐明珠的胸衣高高耸起的两团。平时接触时,他已经发现这小丫头年纪不大,胸部却不小,但怎么也没想到她还束着胸。这会儿扯掉丝巾,小丫头浑圆的乳房耸起,将衣襟撑得满满的,衬着她小巧玲珑的身材竟是出奇的硕大。

乐明珠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她满脸红晕,一边不自觉地摇晃白嫩的玉颈,一边兴奋地说:“这种幻药是我第一个发现的!我好高兴!”

程宗扬歪着头,不怀好意地盯着她摇晃的双乳,一边道:“高兴什么?”

“我们光明观堂有一本大药典,每种新发现的药物都会列上发现人的姓名。嘻嘻,现在我也有机会把名字列在上面,师傅一定很开心!以后再也没有人叫我小笨笨了!”

程宗扬失笑道:“原来大家叫你小笨笨。”

乐明珠不满地皱了皱白玉般的小鼻子,“我也叫他们小猪头、小糊涂,大萝卜、老酒虫,还有大木瓜。咦,房子为什么在动?”

乐明珠一边摇头,一边皱起弯弯的眉毛,接着又把这一点困惑抛到脑后,她神情恍惚而又亢奋,高声道:“我现在好高兴!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一点都安静不下来,我要……我要跑回去告诉师傅知道!”

程宗扬目瞪口呆,看着那个小丫头在房间里飞奔,她穿着花苗式样的窄身衣衫,衣襟的纽扣是布制的,套在扣环中,这时一跑动,两团硕大的乳球在衣襟中跳动,没几步,就撑开了颈下的衣纽,衣襟散开,露出胸前雪白的肌肤。

刚下过雨,空气湿湿凉凉,十分惬意,乐明珠身上却汗津津的,她一跑,那两粒丰硕的乳球立刻像波浪一样掀动着,荡起诱人的波涛。丰隆的双乳间,白腻的乳沟一颤一颤,闪动出迷人的肉光。衣襟下,那两团圆耸的乳肉宛如两只不安分的白兔,在衣内蹦跳不已。

看到程宗扬惊讶的表情,乐明珠做了个鬼脸,“嘻嘻,又骗到你了!光明殿那么远,我怎么跑得回去?我只是要表示一下我很高兴,大笨蛋!”

程宗扬露出恶作剧的坏笑,“你真聪明,又把我骗到了。不过平常人遇到喜事,都会高兴地跳起来……”

“对啊!对啊!”不等他说完,乐明珠就叫道:“我也要跳!”

乐明珠“咯咯”笑着,在程宗扬面前又跳又蹦。她身材娇小,容貌俏美,圆圆的脸颊还带着未褪的婴儿肥,圆圆的大眼睛一派天真烂漫,却有一对与身材不成比例的硕大乳房。以程宗扬的眼光,这怎么都该算是豪乳了。

随着她的跳动,刚才衣襟上波浪般的弧线变得愈发汹涌,两团浑圆的豪乳向上掀起,仿佛要挤破衣襟,然后又沉甸甸坠落下来,在衣内颤动着撞在一起,发出悦耳的肉响。

乐明珠兴高采烈,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衣襟正一点一点绷紧。

“好热好热……”

小丫头一边跳一边举着小手给自己扇风。忽然“嘣”的一声轻响,胸前的纽扣不堪重负,被猛地挤开。她胸部上方的衣纽还扣着,松开的是乳峰顶部的布纽,衣襟敞开一个菱形的缝隙,正对乳沟,能清楚看到两侧白腻如脂的乳肉剧烈地震颤着,弹性十足。

那个珍珠一样莹润的小丫头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外泄的春光,她一边跳一边咯咯直笑,身体动感十足,充满了莫名的兴奋。那两团饱满跳跃着,在薄薄的衣衫内上下抖动,不断显出乳球的轮廓。她明玉一样晶莹的肌肤布满汗珠,白滑的乳肉圆鼓鼓地一边颤抖,一边不时挤在一起,流溢着雪白的光泽。小巧的乳头不时将衣衫高高顶起,一上一下地滑动。

程宗扬慢慢收起坏笑,露出赞赏的目光。他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经历过这样单纯的快乐时光。少女脂玉般的乳肉香汗淋漓,摇曳间荡漾出淡淡的乳香。她的气息纯净之极,完全没有脂粉的香腻,而是一股甜丝丝的奶香。

乐明珠拉住程宗扬的手,大声道:“你也来跳!”

她这么一扭身,一侧的乳房顺势一滑,从衣襟间耸出。雪白的肉光使程宗扬目光一跳,便停在她裸露的乳峰上。

乐明珠的乳房丝毫不逊色于樨夫人那个成熟妖艳的白夷美妇,尺寸甚至更加夸张。紫玫的情趣内衣还是程宗扬去买的,自己还记得有一副用来展示的34F级罩杯,尺寸足以装下两颗篮球。按照紫玫买内衣的尺码,这个小丫头的尺寸至少有32E——相当于排球的直径——衬着她纤巧的身材,显得格外夸张。

那团雪乳卡在松开的衣襟间,雪白的乳肉充满弹性地抖动震颤着,在乳肉的挤压下衣纽终于绷开,乳球撑破衣襟的束缚,猛然跃出。她的乳房是漂亮的圆桃形,乳根微微收紧,隆起的乳球圆硕丰满,乳头尖尖的,带着淡淡的粉红色泽,红嫩的乳头像一朵小小的蓓蕾,在雪团般的乳肉上挺翘起来。由于一直束胸,乳峰上还留着丝巾束出的压痕。跳跃时那团粉嫩的雪乳高高荡起,在空中划出一条耀目的弧线,又沉甸甸坠下,白美得令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沉重的金石声。南荒人祭祀中常用的铜鼓响起,声音中充满洪荒的气息。接着有人吹起笙竽,白夷人欢呼着,宣告新任族长诞生。

程宗扬充满恶意地想着,不知道那个荡妇有没有把自己留在她肛中的安全套取出来。或者她就那样屁股里塞着盛满精液的安全套,在族人的欢呼中,接过族长的权杖。

忽然旁边身影一闪,那个昏了头的小丫头竟然就那么拉开门,朝乐声传来的地方跑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