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62章·生变

镜中的淫虐还在继续。白夷族长的夫人像一只妖艳的玉兔,翘着白花花的大屁股,被佝偻的怪物干得连声浪叫。巨大的兽阳在白美的臀间时出时没,每一下都尽根而入,把她柔嫩的屁眼儿干得更大。拔出时巨大的龟头将美妇小巧的肛洞带得从臀沟中隆起,充满弹性的肛肉裹住肉棒,又白又软。

“哦……嗯,啊……呃……”

樨夫人翘着屁股,发出不成字句的淫叫声。

忽然她白亮的圆臀收紧,柔软的臀肉夹住那根野兽般的巨阳一阵乱颤。

血虎在她肠道内凶猛地喷射着,最后“啵”的一声,拔出阳具。

使者笑骂道:“这母兔子,真够淫的……抬过来!”

鬼武士抓起樨夫人的臂腿,举到使者面前。美妇白生生的臀间被干出一个巨大的圆洞,令程宗扬意外的是,樨夫人娇小的嫩肛居然没有绽裂,只是被干得面目全非,肛径扩大数倍,浑圆张开,露出鲜红的肠壁,无法合拢。

使者拽住美妇的兔尾,将她屁股拽得抬起,一手伸到她下体,从蜜穴中抠出那颗珠子,投到她圆张的屁眼儿中。

碧珠没入雪臀,随即大放光明,将樨夫人艳异的肛洞照得通透。

樨夫人肠道极深,刚被巨阳贯透的屁眼儿足以容纳下一只拳头。肠道内红腻的嫩肉一圈圈鼓起,微微蠕动,里面灌满了浊白的阳精。那颗夜明珠掉在肛内,半浸在污浊的精液中,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将她蠕动的肠道映得纤毫毕露。那团柔软的兔尾依在肛洞边缘,细绒般的兔毛在珠辉下一丝丝发亮。

“啪、啪、啪!”

使者戏谑地将樨夫人的兔尾塞到她敞露的肛洞中,然后抽打着她的屁股,迫使她屁眼儿合拢。美妇讨好地翘着臀,媚笑着任由主人玩弄着自己的肉体,脸上带着梦幻般的满足和喜悦。

程宗扬试着按了一下遥控器,镜面亮光一闪便消失了,表面恢复了灰扑扑不起眼的外观。他反复看着那面镜子,试图找出它的秘密,却没有一点线索。平整的镜面没有丝毫划痕,镜后的文字花纹也没有任何异常,更没有想象中的镙丝、卡扣和缝隙,整面镜子浑然一体,如同浇铸出来的一样。

秘密也许在“遥控器”上。程宗扬按下自己猜测中的数字键,灵飞镜完全没有反应。难道坏了?程宗扬一惊,接着他拍了下脑袋,开关还没有打开。

祁远进来,带来一个程宗扬不愿听到的消息——武二郎直接去了白夷族长那里要人。临走时撂下一句话:这些兔崽子活腻了!

二爷这一发怒,谁也拦不住。别说祁远和程宗扬,老天爷都没辙,程宗扬无可奈何地问道:“其他人呢?”

“云氏的护卫们没有一个出去的,都在商铺里。咱们这边差了一个石刚,小魏已经去寻了。”

程宗扬知道,石刚是去找阿伶了。那晚花苗的阿夕和阿伶同时被鸦人袭击,阿伶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石刚坚信阿伶没有死,这几天一直在山上寻找。

最坏的消息祁远放在最后,“花苗人的住处被白夷人围了起来,我们的人没能进去。”

程宗扬心里一沉,对方下手好快。

“别的呢?”

“其他就没什么了。哦,还有朱老头,他说已经到了地方,缠着要工钱。”

程宗扬本来想到了白夷族就撵朱老头滚蛋,但现在白夷族恐怕待不住了,朱老头虽然好吹牛、惹人厌,但走南荒还少不了他。

“先不给,等离开白夷族再说。其他的还有吗?”

祁远犹豫道:“没有了吧?”

程宗扬低声道:“谢艺呢?”

祁远一愣,忙乱间竟然把他给忘了。

“你有多久没见他了?”

“上午我还……”

祁远停了下来,愣了一会儿,然后倒抽了口凉气,“有两三天没见到他了——不会是被哪个兔姐儿迷住了吧?”

那个来自六朝繁华都市的文士一到白夷族就失去了踪影,不知去了何处。他在商队里一向为人低调,消失两天也没有人注意。

谢艺的真实水准虽然还是个谜,但他可能是商队里除武二郎之外最有自保能力的一个。程宗扬断然道:“不等他了!咱们收拾行李,准备走。”

祁远却没有离开,低声道:“程头儿,你猜鬼王峒的人知不知道那事儿跟咱们有关系?”

当日在熊耳铺外,追逐凝羽而来的武士被商队和花苗人联手杀死。抛开这件事,商队与鬼王峒并没有什么冲突,如果风声没有走漏,他们仍是一支普通的商队,所以祁远才这样问。

“那件事花苗人也有份。现在花苗人被他们控制住,你说咱们能不能脱了干系?”

祁远叹了口气,这下与鬼王峒的梁子算是结上了。

“那他们有多少人?”

在熊耳铺时,曾听说鬼王峒一行有上百人,如果有一半是鬼王峒的武士,他们就别想走那么轻松。不过自己有办法查看他们的实力。程宗扬打开灵飞镜,试着按下其中一个按键。

镜中出现一道长长的阶梯,两侧是陡峭的石壁。数十名奴隶正扛着巨大的圆木,在狭窄的甬道中搬行。阶梯尽头是一个空旷的圆形大厅,一根根圆木被整齐地堆积起来,摆放成金字塔状。

还未完工的金字塔内,躺着一具白色的肉体。那女子生得颇为俊俏,颈部有细细的鳞片,白皙的腹部高高隆起。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巫师俯下身,用一支短匕慢慢划开她的手腕。女子吃痛地挺起身,鼓胀的乳房耸动着,泌出白稠的乳汁。

祁远惊叫道:“是她!”

“谁?”

“村长的儿媳,我见过的!黑石滩旁边那个蛇彝村!被鬼王峒灭族的。”

程宗扬想起祁远曾经说过,蛇彝人避讳与陌生人见面,通常都不见人。他路过蛇彝村时,有天清晨撞见了村长的儿媳。没想到鬼王峒的人竟然会一直把她带来这里。

镜中白影一闪,蛇彝少妇的下身蓦然卷起,却是一条雪白的蛇尾。她腹部以下与蛇躯连为一体,被细密的鳞片覆盖。巫师抓住她的蛇尾,拧转过来,用匕首钉在木上。蛇彝少妇上身平躺,腰身弯折到一侧。她臀部与人相似,中间凹陷,类似臀沟,只是同样覆盖着鳞片。她臀后鳞片越来越小,越来越细,最后消失在臀沟内。里面是排泄与生殖器合在一起的粉色肉孔。

少妇的挣扎越来越剧烈,她手臂上青色的血脉鼓胀起来,被划破的手腕鲜血淋漓。巫师拿出一点黑色的膏泥抹在她鼻孔中,少妇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紧绷的身体渐渐松懈下来。

巫师用一个瓷盒将蛇彝少妇的鲜血收集起来,用手指蘸着,在她圆滚滚的腹球上画下鬼王峒诡异的笑脸图案,然后无声地吟诵起来。

“七、八、九……”

程宗扬数着周围骨骼粗大的鬼武士。那些生着尖角的武士面目扭曲,像魔鬼一样狰狞可怖。他们看守着搬运圆木的奴隶,不时挥起皮鞭,抽在奴隶身上。

“差不多有二十名。再加上白夷人,咱们能逃出去就撞大运了。”

祁远抹了把汗水,“他们在做什么?”

“也许是一种祭祀的仪式。老四,吩咐剩下的人收拾行李,货物什么的都抛下,走得越快越好。”

祁远答应一声,奔出去安排。

程宗扬琢磨着这支“遥控器”,难道它还能像切换频道一样切换画面?望着灵飞镜眼熟的尺寸和遥控器的按键布局,他越来越肯定,当初制作出这面灵飞镜的人,有着和自己至少相似的生活经历——一个见过电视的人。

“走了?”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那些鬼武士恶魔般的目光盯着每一个奴隶,在他们背后,拱形门洞敞开着,远远能看到坐在石椅上的鬼王峒使者。

白夷族长跪在使者脚下,酒意不翼而飞,脸色变得灰白。他像一个卑微的奴仆一样,禀告道:“我已经命令族人把花苗人看管起来。天亮之前,没有人能够离开。”

在他面前,他美貌的妻子正赤裸地跪在使者腿间,高翘着丰满的白臀在使者胯间挪动,白夷族长却视而不见,目光只畏惧地望着鬼王峒使者瘦小的身体。

樨夫人绒球般的兔尾被掏出来,沾着肮脏的精液耸在臀后。那只浑圆的丰臀猛地一沉,坐到使者腹上,然后用力套弄起来,两团白光光的雪乳在胸前摇摆着,泛起香艳的肉光。

樨夫人红艳的唇角弯弯翘起,唇角还沾着浊白的黏液,笑容又骚又媚。她美目波光流转,却对自己的丈夫视若无睹,似乎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奴隶。

“我的主人……”白夷族长乞讨般伸出手臂,迎来的却是一声阴森的冷笑。

使者抬起手,“啪”地打了个响指。白夷族长背后佝偻的巨汉伸出手臂,扳住他的头颅。白夷族长的呼吸艰难起来,他颤抖着伸出手,仿佛想抓住薰炉中飘出的烟雾。

“废物!”使者不屑地尖声道。

“咯”的一声,白夷族长的颈骨被血虎生生拧断,头颅歪到一边。

使者抚摸着樨夫人白嫩的屁股,尖声道:“樨奴,从此以后,你就是白夷的族长了。”

樨夫人雪球般的美臀在使者胯间跳动着,没有丝毫停顿,她淫笑着用湿媚的声音道:“樨奴是主人的奴仆……”

※ ※ ※ ※ ※

门外传来一阵喧哗。云苍峰面带酒红,脚步虚浮地走到商铺门前,一手挽着送行的白夷人,絮絮说着往事。云苍峰显然在白夷族威望极高,那白夷人恭恭敬敬扶着他,没有丝毫怠慢。好不容易等他松了手,才告辞离去。

大门掩上,云苍峰脸上的醉意一扫而空,他撩起长袍,快步走进后院,玉佩在腰间晃来晃去。

易彪寸步不离地跟在旁边,忽然云苍峰停住脚步,“程小哥?”

程宗扬立在阶上,简单说道:“今晚宴会是个圈套,白夷人和鬼王峒勾结起来对付我们。还有,”他走下来,俯在云苍峰耳边,低声道:“白夷的族长刚刚死了。”

云苍峰面颊抽动了一下,“灵飞镜?是谁?”

程宗扬点了点头,没有提那面镜子,“鬼王峒的使者。因为族长没有在宴会中留下你们。”

苏荔饮了酒,两颊微显酡红,目光却明亮之极,“我的族人呢?”

吴战威道:“那边都是白夷人的守卫,我过去就被他们挡住了。”

众人都变了脸色,白夷人虽然文弱,但人数众多,远不是普通的村寨可比。如果说他们能调集上千名战士,谁也不会意外。

一个高大的身影翻墙而入,却是武二郎。他去白夷宫殿寻找苏荔,又一路追了回来,沉着脸道:“卡瓦和阿夕他们都被白夷人带到宫里去了。”

紧急关头,云苍峰反而冷静下来,沉声道:“今日之事,绝难善了。”

白夷人与鬼王峒联手,只凭他们两支商队二十余人,绝对不可能闯出去。况且花苗人已经被掳为人质,选择力拼绝对是下下策。

“怎么办?”众人都转着同一个念头。

“我们去拜访白夷族长一趟。”程宗扬扯下手臂上的绷带,被毒蝙蝠抓出的伤痕已经平复。

“程小哥?”

“我去向他们要人。”程宗扬道:“云老哥在这边主持大局,我只带几个人去。”

云苍峰皱起眉头。人手本来就不够,这时再分散,只会被对方各个击破。

“如果白夷人真要对付我们,十几个人和二十几个没什么区别。而且白夷人只包围花苗的住处,可见他们并不想与我们这些商人为敌。”程宗扬笑了笑,露出一丝杀机,“如果鬼王峒的使者肯露面,那最好不过。”

良久,云苍峰点了点头。

易彪当仁不让地站了出来,接着吴战威提上他的厚背砍刀跨到前面,狠狠啐了一口,“老吴命硬!阎王老子不肯收!”

武二郎却是一脸的不情愿,他刚和苏荔见上面,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被拉去喊打喊杀,说不过去啊。但苏荔却上前道:“那些是我的族人,我去!”

武二朗立刻横起眼,斜身挡在苏荔身前,朝程宗扬叫道:“这种事能少了二爷?”

“那好,咱们五个人立刻就走。”程宗扬还记挂着凝羽。她和乐明珠都与花苗人住在一起,如果落到鬼王峒的人手里……剩下的包括祁远在内,都取出兵刃,守住商铺的要害。云氏的商铺是用大块岩石建成,十分坚固,即使白夷人来攻,有云氏那些北府兵出身的军士在,也能支撑一段时间。

※ ※ ※ ※ ※

程宗扬还是第一次踏入白夷人的宫殿。南荒气候湿热,屋宇都尽力建得高大敞亮。殿内张挂着大量轻纱制成的帷幕,使岩石建成的宫殿显得柔和起来。

此时已是深夜,白夷人并不愿意放他们入内。最后还是武二郎出面,面上虎纹暴跳着吼了一声,那些白夷人才兔子一样蹿进去禀报。

众人在宫内等候了大半个时辰,武二郎脸色越来越不善,几次想发飙,都被苏荔拉住。

终于,帘外传来珠玉相击的轻响,一个身着盛装的美妇款款入殿。

樨夫人穿着一袭轻柔的丝袍,长发优雅地挽成高髻,露出修长的玉颈。她两手握在身前,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从容道:“不知客人夙夜来访,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打扰夫人了。请问族长呢?”程宗扬忍住心底的焦急,不动声色地问道。

樨夫人含笑道:“族长醉了。客人有什么事,便对妾身说吧。”

“敢问夫人,”苏荔扬眉道:“为何要把我的族人囚禁起来?”

“是花苗的苏荔吧?”樨夫人微微颔首,浅笑道:“苏荔族长可能误会了。花苗人是我们白夷的贵客,怎么会囚禁呢?族长说,原来安排的住处太过简慢,是我们照顾不周,才请她们到宫里居住。”

程宗扬踏前一步,“族长真是这么说的?”

樨夫人神情自若地说道:“客人如果不信,明天可以当面去问族长。”

“问族长?”程宗扬几乎贴到樨夫人身上,低下头盯着她的眼睛,低声道:“我对地府可没什么兴趣。”

说着他笑了笑,仿佛不经意地说道:“族长的脖子还痛吗?有没有轻一点?”

樨夫人神情微变,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

程宗扬如影随形地紧逼过去,“我差点忘了。有血虎帮族长按摩,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

“你……”

樨夫人美目猛然瞪大。一个尖锐的物体顶在腰侧,传来令人心悸的锋锐感。

程宗扬用刀顶着樨夫人的腰身,道:“时间不早了,我也没有心情兜圈子。顺便告诉夫人,我的刀很利的。”

樨夫人脸色数变,最后才低声道:“这位公子,借一步说话。”

苏荔等人都不知内情。见程宗扬独自和樨夫人一同出去,武二郎叫道:“小子!你疯了!”

程宗扬摆了摆手,“我和夫人有几句私话要谈。”

一出帷幕,程宗扬就拉住樨夫人的手臂,将袖中的短刀顶在她腰后。樨夫人不敢挣扎,就那样僵着身子,领着程宗扬来到后面的寝宫。

樨夫人的身体香馥扑鼻,但程宗扬对这个妖淫绝情的艳妇,没有半点好感。连丈夫的暴死,也没有换取她一滴眼泪。她的情感还真廉价。

“我是该叫你族长夫人呢?还是族长呢?”

樨夫人红艳的唇角微微颤抖,嗫嚅了一下,没有回答。

寝宫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程宗扬看了看周围,冷笑道:“一个下人都没有。不是怕被人撞破夫人的好事吧?哼,夫人打扮得好生端庄尊贵,这里的奴仆和护卫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的族长夫人私底下会是鬼王峒的玩物吧。”

樨夫人掩上房门,然后转过身,身体一矮,跪在程宗扬面前,浑身颤抖着泣声道:“公子……”

程宗扬盯着眼前的艳妇,大半注意力都放在身后。装可怜,然后翻脸发难的故事自己已经听得太多,他可不想成为又一个牺牲品。

“夫君曾说,能救我们夫妻的,只有云氏的朋友。”樨夫人一张俏脸哭得梨花带雨,哀戚地悲声道:“可夫君终究没有等到……”

程宗扬冷冷道:“你们是怎么和鬼王峒拉上关系的?”

“那是半年前……鬼王峒的使者从白夷路过,要求借宿。夫君不愿与那些行踪诡秘的巫师为敌,于是答应了他们的要求,把他们邀到宫中作客。”

“鬼王峒的使者很高兴,还在席间表演了幻术。然后……他们燃起一种奇怪的黑膏,妾身……妾身就身体瘫软下来……”

“他们杀死了所有的护卫和婢女,又……”樨夫人涨红了脸,“又当着夫君的面,在席间轮暴了妾身……”

“他们在族中住了半月,妾身和夫君都被他们控制,无法摆脱。此后那位使者每两个月来一次,在他们到来前,我们都会遣散所有的侍女和护卫,不让他们留在宫里。每次,他们都会把妾身召去伺候……”樨夫人羞泣道:“公子,妾身是被他们逼迫的……”

程宗扬皱眉道:“他们又不是常驻,为什么你们不想办法反抗?”

樨夫人身体颤抖了一下,“他们燃的黑膏有一种特别的香味,一闻到那种气味,就会浑身酥软。如果闻惯了,隔上几日不闻,就会坐立不安,茶饭不思,神智恍惚。整天想着只要能闻到那种香气,就什么都肯做了。”

程宗扬皱起眉头,这种东西,怎么听起来感觉很熟悉……“鬼巫王的使者索取无度,前次勒逼我们支付五万银铢,还要我们提供一千名奴隶。”樨夫人珠泪涟涟,“求公子救救妾身,救救我们白夷族。”

白夷虽然是大族,一千名奴隶也不是小数。

“鬼王峒的使者在什么地方?”

“公子答应了?”樨夫人扬起脸,露出惊喜的目光,急忙道:“宫殿下面有条密道,可以通往他们所在的地方。”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