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59章·寻宝

月光下,一片平整的广场出现在眼前。整座广场都是用白色的石英岩铺成,散发出水一样的光泽。广场中央,是一个明镜般的祭坛,坛上用朴拙的刀法雕刻着花纹,中央是一只白兔的图案。

“这是什么玩意儿?祭兔子的?”武二郎一脸的不善,似乎想找人打一架。

“白夷这算好的了。”程宗扬一边观察着祭坛,一边道:“南荒种族多半都是半人半兽的怪物,也就白夷和花苗的男人还有点人样。不管怎么说,白夷的男人长得还真是俊美,比二爷的尊容可强多了。二爷就是愿意献身,也不一定有人敢要。”

不等武二郎发飙,程宗扬一指祭坛,“咦,这是什么?”

祭坛上那白兔的两眼是用红宝石镶成,光芒隐隐流动,似乎正看着他们。

“易勇!”易彪低声唤道。

那个年轻的术士取出水囊,往掌心倒了少许。他摊开手,不规则的水迹立刻悬浮起来,在掌心寸许的高处凝成一粒小小的水球,微微转动。

易勇兴奋得声音都有些发颤,“就在这里!”

程宗扬探过头瞧了瞧,讶道:“这里面能看到镜子吗?”

易勇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小可学艺不精,施展出的水镜薄如纸张,只有在灵飞镜附近,受到灵力的感应才能旋动如球。”

易勇露出炽热的目光,“我影月宗水镜之术就是模拟灵飞镜而来,因为年代久远,法术多有失传。宗门历代宗主都希望能找到此镜,修补法术中的不足。今日终于能得偿师门夙愿……嘿!”

程宗扬看了武二郎一眼,“武二?”

声称灵飞镜是骗人把戏的武二郎哼了一声,“小子,那破镜在哪个方向?”

易勇托着掌中的水球,慢慢寻找着方位,最后目光落在祭坛上。

白夷人用来祭祀神明和祖先的祭坛高及齐腰,表面呈圆形,直径超过一个人的身长,用纯白色的石英石雕成。

几个人四周看了一遍,哪里有镜子痕迹。难道是嵌在祭坛里面?

易彪翻腕拔出一柄牛耳尖刀,刀尖插进岩石雕刻的缝隙,小心撬动。最后摇了摇头,“是一整块。”

武二郎挤开易彪,张臂抱住祭坛,用力一推,祭坛纹丝未动。武二郎又试了两把,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

“小子,真让你蒙上了。”武二郎拍了拍祭坛,“底下是空的。”

众人精神一振,既然是空的,下面必定有藏物的空间。只不过……入口在什么地方?

祭坛位于悬崖一个凸出的平台上,面前便是深渊。可以想象,白夷人在祭坛上燃起祭祀的火焰,数十里外都能看到火光。

程宗扬盯着祭坛上白兔的双眼,忽然道:“刀给我!”

易彪递过尖刀,程宗扬接过来,入手一沉,显然这把匕首不像看上去那样平常。他将刀尖贴着宝石边缘插进去,用力一撬,那颗红宝石滚落出来,露出一个积满尘埃的凹洞。程宗扬一不作二不休,把另一颗红宝石也挑了出来,然后把刀尖伸进凹洞。

“好像有东西。”程宗扬放下刀,两手拇指试探着伸进凹洞,往下一按。

就在按下的同时,程宗扬脑中一晕,拇指仿佛被两条毒蛇咬住,体内的真阳狂涌而出。紧接着祭坛表面坚实的石英石突然一空,显出一个幽深的入口。

“干!”程宗扬心知要糟,不等他做出反应,一股强大的力量涌来,他身不由己地坠入洞穴中。

头顶的月光迅速拉远,身体仿佛在一个井中极速掉落。紧接着,一个庞大的黑影遮没了月光。

一只大手用力抓住程宗扬脚踝,身体的坠势猛然一顿。

头顶的月光像被遮住般消失不见,武二郎双脚蹬着岩壁,一手抓住程宗扬,破口骂道:“你瞎啊!什么鬼地方都敢跳!二爷这回可被你害惨了!鬼知道这下面有多深!”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二爷消消气。就算掉下去,也是我在下面。喂,谁把上面盖住了?”

“屁!你这兔崽子掉下来,祭坛就封住了。要不是二爷手快,你这兔崽子就摔到底下变肉酱了!”

“二爷,这可是白夷族的地盘,你这‘兔’字少说点。免得惹急了这里的兔儿爷们,咬死你。”

武二郎哼了一声,一手攀住岩壁,“看到底了吗?”

程宗扬头下脚上,睁大眼睛,依稀看到一丝波光。

“下面好像是水……等等……武二!你给我放手!”

武二郎手一松,程宗扬往下滑了半尺,随即一翻身站了起来。

“干!”

原来这洞穴只有两丈多深,武二郎出手时,程宗扬已经接近洞底。那些波光不是水迹,而是一层细碎的云母。站在洞底,能听到四周涌动的风声,与他们穿越大山的溶洞一样,这洞穴周围也不知有多少岔道。

朝上望去,祭坛的入口已经完全消失,易彪和易勇被隔在外面,听不到任何声音。两人身在洞底,辨不出方位,仅有的退路也被封死,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过了半晌,头顶仍没有任何动静,武二郎恼道:“那两个家伙在做什么?你这笨蛋都能打开,他们两个加起来比你还笨?”

程宗扬耸了耸肩,“要能打开,早就打开了。此路不通,二爷,咱们得另想辙了。”

武二郎攀住岩壁的凸起,壁虎一样游了上去,但离洞顶还有数尺的地方,岩壁变得光滑如镜,丝毫没有借力的地方。武二郎试了半晌,也没找到出路,只好又跳了下来。

程宗扬踢了踢脚下的云母粉,然后蹲下来,抓了一把,慢慢撒下。

“好玩吧?”武二郎口气不善地说道。

程宗扬拍了拍手,“右边风最大,多半离出口最近。二爷,要不要试试?”

武二郎也不答话,当先朝右边走去。风声越来越急,忽然武二郎脚下一沉,钉子般立定脚跟。

在他面前,是一片空旷的黑暗,两人似乎已经从洞中走到悬崖边缘,却看不到丝毫星光。

一阵异样的波动从心底流过,仿佛有一双眼睛正从黑暗中注视着自己。程宗扬一阵心悸,当他抬起头,那双眼睛仿佛重又合上,一切归于沉寂。

寂静中,“嘀”的一声轻响,武二郎旋风般转过身来。

程宗扬低头看着自己的背包,那声轻响是从包里传来的,但他可以肯定,自己背包里没有任何能发出这样声音的物品——那声音,像极了自己以前曾听过无数次的电子声。

“那是什么?”

黑暗中,武二郎沉声道:“石柱。”

“我是说在上面。”

武二郎抬起头,只见旁边石柱顶端,有一处微微发亮。

“咯!咯!咯!”

武二郎攀到柱顶,伸出铁掌将丛生的石笋尽数掰碎,然后从中取出一个散发着微光的物体。

武二郎翻看几遍,又敲了敲,没琢磨出什么门道来,随手扔给程宗扬,“什么玩意儿!”

那是一个长方形的板状物,表面光滑异常,摸上去就像一柄被人精心打磨过的玉圭。在它背面,依稀雕刻着花纹。程宗扬仔细描摹着那些凸起而繁复的纹路,良久,他吐了口气,叹道:“二爷,你真该识几个字。这背面两个字,只要读过书的小孩都认识:灵飞。这就是灵飞镜。”

武二郎一把抢过来,对着它龇牙咧嘴照了半天,也没照出个影儿来。

“什么破烂玩意儿!”

这会儿不是琢磨的时候,程宗扬把镜子收进背包,“二爷,镜子到手,咱们该想办法回去了。”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阵风声。一个带翼的黑影从头顶笔直飞来。程宗扬反手拔出钢刀,间不容发之际横刀挡住。

钢刀仿佛被巨锤击中,向后弹去,重重打在程宗扬胸口。程宗扬咬紧牙关,强忍着吐血的冲动,一刀劈出。

那黑影速度极快,无声地侧身一旋,避开刀锋,接着又疾掠过来。

程宗扬努力瞪大眼睛,隐约看出那黑影的轮廓:没有羽毛的肉翼像扇子一样张开,翼端的爪子又尖又细。那是一只巨大的蝙蝠,它生着狐狸一样的头颅,吻部凸出,两对獠牙白森森闪着寒光。它两耳极长,一边飞一边不停地转动,灵巧之极。

黑暗中,那蝙蝠却像白昼一样进退自如,程宗扬只是倚仗着内功略有基础,勉强能分辨出一些细微的光线,这时动手就和瞎子差不多。不多时,他身上便被蝙蝠尖细的爪子抓破几处,传来火辣辣的痛意。

程宗扬迭逢险情,武二郎却好整以暇地抱着肩,靠在石柱上,一边懒洋洋说道:“快着点,二爷可不耐烦等人。”

程宗扬满头是火,他拼命挥舞着钢刀,在身前织出一道刀网,希望能挡住蝙蝠的袭击,但那蝙蝠总能寻出缝隙,在他身上留下伤痕。

渐渐的,程宗扬发现,那蝙蝠的目标并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上的背包。那蝙蝠的尖爪几次抓到背带,似乎想把背包抢走。

赌一把吧!

程宗扬一把拽下背包,朝地上一扔,紧接着一脚踩住,一边朝着背包所在的位置,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一刀劈出。

“噗!”刀锋狠狠斫进骨肉。

程宗扬握住刀柄,手指微微发颤。那蝙蝠几乎是自己扑过来,撞向刀锋。自己漫无目标的一刀,正劈中它的颈侧。蝙蝠栽倒在地,深灰色的肉翼扭动几下,不再动作。

武二郎意兴阑珊地打了个呵欠,“瞎猫碰见个死耗子。算你小子命大。”

程宗扬余悸未消地直起腰,想骂几句也没有了力气。

※ ※ ※ ※ ※

云苍峰回到商铺,天色已经微微放亮。

“程小哥猜的不错。”云苍峰有些疲惫地说道:“白夷族长起初不愿吐露,老夫反复劝喻,才承认确有此事。鬼王峒月前向他们勒索大量财物,声称会派使者来取。”

苏荔道:“那族长的意思呢?已经答应了吗?”

良久,云苍峰道:“白夷族这条商路,老夫走了数十年,与白夷族长相知颇深。白夷人文弱有余,勇武不足,但这位白夷族长颇有见识,断不会轻易投靠鬼王峒。”

苏荔欲言又止。

云苍峰半是叹息,半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们云氏就是个小小的商人,走南荒只为了赚点辛苦钱。南荒诸族的争斗,我们云氏管不了也没法管……”

花苗族长垂头想了片刻,然后抬头道:“苏荔曾去过白龙江口,那里的商人总喜欢说一句话:在商言商。尊敬的云氏阿普,在商言商,如果鬼巫王把整个南荒都统治在他的阴影下,你们这些商人还会有利可图吗?”

云苍峰无可无不可地说道:“生意总会有的。”

“如果我们花苗承诺,今后只与云氏做生意。云执事会帮我们吗?”

云苍峰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慢慢道:“花苗不是已经承认鬼巫王是主人了吗?”

苏荔鲜花盛开般笑了起来,“我们的心思瞒不过云执事的眼睛。是的,我们是要去刺杀鬼巫王。”

祁远瞪大眼睛,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

云苍峰却镇定如常,他拿起茶杯,“那位新娘,是六朝人吧?”

“是的。她有一种神秘的法术,可以让人短暂地失去知觉。她是个好心的姑娘,答应帮助我们花苗人。”

“这样的秘密,族长为何此时吐露出来?”

“鬼巫王是个可怕的敌人,我们不想给朋友带来危险。但现在,白夷人也面临着同样的敌人,而我们又失去了进入鬼王峒的资格。”

花苗人的两个伴娘,阿葭身死,阿夕又失身于程宗扬,不可能再找出两个替代的处女,这使得苏荔改变了主意,“我们想与白夷人联手,一起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

云苍峰淡淡道:“祁四哥怎么看?”

祁远嗫嚅片刻,然后问,“鬼王峒的使者还要多久能到?”

云苍峰道:“从熊耳铺到白夷有十多天的路程,咱们抄了近路,只用了一半时间,鬼王峒的人比咱们早走两日,快则明日,慢则三日就能赶到。”

祁远有些坐卧不宁,他起身朝门外看了看。去寻灵飞镜的四人到这时还没回来,他心里一直悬着。

云苍峰慢慢啜着茶,良久道:“我们云氏只有十几个人。”

苏荔伸出皓腕,拔刀在腕上一切,鲜血滴落下来,“你们是过路的商人。苏荔只希望阿普能告诉白夷的族长,我们花苗人不惧怕死亡。”

云苍峰耸然动容。

门外传来一阵响动。先是易勇推门而入,接着易彪背着程宗扬闯进来,最后是武二郎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看到程宗扬身上的血痕,众人都是一惊,连忙围拢过来。武二郎却一眼看到苏荔腕上的血迹,腾地跳了过来,吼道:“怎么了!”

苏荔随手从他衣上撕下一条布缕,缠在腕上,“我自己划的。他怎么了?”

程宗扬从肩到腿大大小小遍布着十几道伤痕,虽然不深,但伤口隐隐发黑,脸色却出奇的苍白。

武二郎放下心来,说道:“这小子运气不好。碰到只不长毛的蝙蝠,谁知道是有毒的。嘿嘿,这下可有他受的了。”

程宗扬有气无力地伸出手,狠狠朝武二郎比了个中指。两人在洞里摸索多时,最后不知从哪个洞口钻出来,发现正在悬崖中间。武二郎费尽力气攀到崖顶,找到易彪和易勇,又系上绳索将程宗扬接上来,一直折腾到天亮。

这一夜事情急转直下,乐明珠的身份已经不是秘密。整个队伍也就这个光明观堂的弟子会解毒。苏荔让人叫来乐明珠,察看程宗扬的伤势。

程宗扬从背包中取出那面方镜,勉强笑道:“幸不辱命。”

云苍峰接过方镜,审视片刻,然后郑重地拱手说道:“程小哥援手之德,云氏绝不敢忘。”

程宗扬闭上眼,嘟囔道:“我困了,让我睡一会儿。”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