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56章·探险

“凝羽姑娘回来了吗?”

祁远摇了摇头。

两支商队住在一处,花苗人却被白夷人送到另外一处安置,临行时将凝羽也带了过去。程宗扬有些不放心,又问道:“武二呢?”

祁远咧了咧嘴,“你还是找花苗族长吧。苏荔族长身边十步以内,必定有咱们武二爷的影子。”

程宗扬拔脚就走,祁远在后面喊道:“要不要带几个人?”

花苗人的住处离商铺不是很远,白夷族的道路又整齐,不至于迷路,程宗扬道:“不用了。”

祁远挤了挤眼,小声笑道:“对面那个兔儿哥还朝这边看呢。一个人走,小心被人强拉到屋里。”

程宗扬顿时打了个寒颤。

蹲在门口的朱老头揣着手过来,哈着腰道:“要不,老头儿陪你走一趟?”说着他伸头朝路上吐了口浓痰,引得过往的白夷女子人人侧目。

程宗扬讶道:“老头儿,你能不能再恶心一点?”

朱老头嘿嘿笑道:“俺半年没洗澡了。”

“才半年?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没洗过呢。”

“何止啊,”石刚接口道:“他拉完屎连屁股都不擦!”

“胡说!我哪次不是使了好几片树叶……”

※ ※ ※ ※ ※

朱老头的气势真不是盖的。白夷族女多男少,他们两个外乡男人走在街头,分外引入注目。但那些白夷女子见着朱老头的尊容,一个个都避之唯恐不及。

白夷人生性爱洁,朱老头却是豪放过人,一边走一边大声抽着鼻子,鼻涕口水什么的都随手抹在衣上,一边还猥琐地朝每一个路过的人淫笑。那德性连程宗扬看见都很有踹他两脚解恨的冲动。不过这效果正是程宗扬想要的,至少自己不用再提心吊胆地去分辨那些白夷人究竟是男是女。

美女峰并起的双腿在山间形成一片开阔地,白夷人的房屋就众集在此处。周围绿树成荫,点缀着无数花草。花苗人的住处在白夷族长的宫殿一侧,紧邻着山腰,周围没有多少住户,白色的石屋隐藏在苍翠的薜荔架中,十分幽静。

程宗扬赶到时,一碗汤药刚刚煎好。凝羽的毒瘾在睡梦中已经发作过,这时身体虽然虚弱,神智已经恢复清醒。

程宗扬本来想扶着她,喂她喝药,却被凝羽拒绝了。这个倔强的女子将汤药慢慢喝完,不多时又沉沉睡去。

乐明珠把程宗扬拉到一边,小声道:“方子里有祛毒安神的药物,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喂,她以前吃那个东西的时候,有没有假死的症状?”

“什么假死?”

乐明珠比划道:“就是整个身体都没知觉,一动也不会动。”

“没有。”恰恰相反,服过药她会变得很兴奋。

“奇怪……”乐明珠使劲拧起眉头。

“哎,别皱眉了,会老得快。怎么奇怪了?”

乐明珠白了他一眼,“我给她换衣服的时候,发现她小衣里面都湿透了。只有全身瘫软无力才会失禁,可凝姐姐的症状分明是阳亢阴虚,身子绷得很紧,我担心开错了方子。”

程宗扬犹豫了一下,“她衣服里面湿的那些,是不是很滑很黏?”

“是啊。她以前也有过吗?”

程宗扬露出古怪的表情,这丫头不知道女人的生理吗?

乐明珠没有留意程宗扬的表情,反而兴致勃勃地说道:“喂,我们晚上去爬山吧!”

“爬山?”

程宗扬抬起头。他们的住处靠近这座美女山峰的腰部,头顶酷似女子美乳的双峰清晰可见。再高处,则是那女子修长的脖颈和翘起的鼻尖。

“我已经问过了,山顶有两个很深的水潭,正好是美女山左边的眼睛和右边的眼睛。她们还说,水潭底下藏的有宝贝呢!”乐明珠眉飞色舞地说道:“我们一起去寻宝好不好?”

“你会游泳吗?”

乐明珠犹豫了一下,“你会吗?”

程宗扬耸了耸肩,“如果真的很深,会游泳也没办法,除非会潜水。”

乐明珠叹了口气,接着又高兴起来,“就算不寻宝也很有意思啊。这么漂亮的山,我从来都没爬过呢。”

“是不是又准备给你的小师弟、小师妹吹牛?”

乐明珠喜孜孜道:“那当然喽。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小师姐也是很厉害的呢。”

程宗扬本来心情郁郁,但乐明珠小女孩一样的喜悦感染了他,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我们一起去。”

“好啊好啊!”乐明珠拍手道:“记得带点吃的!要好吃的!白夷人的鱼干最好吃了,记得多带一点!”

“哎,你自己怎么不带呢?”

“我怎么能带?”乐明珠理直气壮地说道:“被人看到,会以为我是个好吃鬼,那多没面子!”

※ ※ ※ ※ ※

武二郎摸着下颔的髭须,一边斜眼看着程宗扬,“镜子?”

“就是一面镜子。”

武二郎又摸了半天下巴,最后睨了程宗扬一眼,“诳二爷呢?”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我胆子有那么肥吗?”

苏荔带着族人去拜访白夷族长,武二这个外人只好留下来,让程宗扬逮了个正着。

武二郎拧起眉头,“什么镜子让云氏这么上心?”

“别琢磨了。灵飞镜,云老哥说的。”

“嘁!我当是什么呢。那破玩意儿。”武二郎一脸的不屑。

“怎么?二爷知道那东西?”

“听说过四大假吗?珊瑚铁、澄心棠、玄秘贝、灵飞镜——全都是坑人的。嘿嘿,这种骗小孩的东西,云氏居然也会上套。”

“是吗?”程宗扬怀疑地看着武二郎。

“废话。一件东西传了好几千年,说什么上古秘宝,从来没见谁用过。不是假的难道还是真的?这云氏什么眼光,浪得虚名嘛,哈哈哈哈。”

等武二郎笑够了,程宗扬笑眯眯道:“武二,你觉得是自己有钱呢,还是云氏有钱?”

武二郎鼻孔重重哼了一声,“拿二爷开心呢?”

“这不结了。人家云氏要是比二爷你还傻,还用混吗?行了,别拿你那牛眼瞪我,我可跟云老哥说好了,明晚三更,谁不去谁是孙子。”

“什么牛眼,二爷这是虎目!”武二郎嚷了一声,接着压低声音,“要二爷出手没问题,丝绸再让二爷拿几匹。”

“武二,知道你为什么发不了财吗?”程宗扬拍了拍武二郎的肩,“说好听呢,你这是耿直,不好听呢,这叫鼠目寸光。眼里就看见那几匹丝绸,短视!”

“得了吧。二爷这叫不见兔子不撒鹰,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你小子懂个屁!”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争。东西到手,丝绸随你挑。到时候苏荔族长穿到身上,随便你怎么撕着玩呢。”

“瞎扯什么呢……”武二郎嘴里骂着,脸上却是眉开眼笑,哪儿有半点发怒的样子。

程宗扬忍不住赞叹道:“二爷,你这脸皮可真够厚的。”

脸皮真厚的不只武二郎一个,朱老头比起武二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一进院子就钻进厨房,不管生的熟的,捞着就是一通猛吃,让一边的阿夕直皱眉头。

朱老头根本不在乎她的白眼,一边吃一边道:“丫头,鱼干还有没?”

阿夕翻了个白眼,“蜘蛛你要不要吃?”

“别说蜘蛛了!”朱老头一哂,“蝎子我老人家都吃过!外面壳一扒,热火滚油那么一煎!味道那叫个香……”

阿夕笑眯眯递来一块面饼,“还剩这个,阿普,你吃吗?”

阿夕这声“阿普”叫得朱老头浑身舒坦,他一把抢过来,老实不客气地塞到嘴里,一口下去就咬掉半边,含含糊糊说道:“还有没有?”

“咦?这是什么?”阿夕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地指着面饼道。

朱老头低头一看,嘴巴顿时张得老大。

面饼里夹着条细长的虫子,虫体两侧生满密密麻麻的触肢,看形状依稀是条蜈蚣,只不过这会儿只剩了半截。

“呃……”朱老头一手叉住喉咙。

阿夕从面饼里捡出那半截蜈蚣,歪着头看了看,忽然瞪大眼睛,叫了起来,“好啊!你把我养的天龙咬死了!”

天龙是蜈蚣的俗称,可没事谁会养蜈蚣当宠物?朱老头那口面饼早已吞了下去,这会儿他还像噎住一样张大嘴,打嗝似的发出声音:“呃?”

阿夕把半截蜈蚣递到朱老头面前,气势汹汹地说道:“赔我!”

程宗扬搞定武二,过来正看到这一幕。朱老头一脸呆相,嘴巴大张着,旁边阿夕委屈得泫然欲滴。

“怎么了?老头儿,你又来欺负人家小姑娘了?”

朱老头一手哆哆嗦嗦地指着阿夕,“她……她……”

阿夕带着哭腔道:“就是他!就是他!咬死了我养的天龙!”

“我……我……”

“我的天龙养了好久的!”

“快……快……”

阿夕提着半截蜈蚣递到朱老头面前,大声道:“快赔钱!”

“呃——呃!”朱老头一边打嗝,一边挣扎着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快……快把它弄出来!”

阿夕拧起弯眉,“它都死了,还要取出来?”

“毒……毒……”朱老头急得直顿足。

“天龙是有毒的啊。可是……”阿夕摊开小手,爱莫能助地说道:“你都已经吞下去了。”

朱老头鼻涕都出来了,阿夕却笑得像只小狐狸。

“要弄出来啊?有一个办法……天龙最怕公鸡,”阿夕道:“要不,你吞一只大公鸡试试,让它把天龙赶走。”

程宗扬也瞧出朱老头受了这丫头的捉弄,笑道:“连蜈蚣都敢吃。朱老头,你可真强啊。”

朱老头不停打着嗝,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边阿夕握住腰间小刀的刀柄,“还有一个办法!把你的肚子剖开,让它爬出来!”

朱老头脸憋得紫茄子一样,最后捂着喉咙直蹿出去,险些撞在程宗扬身上。

阿夕拍手笑道:“活该!让你吃蝎子!”

程宗扬道:“喂,那蜈蚣是不是真的有毒?”

“吓唬他啦。”阿夕甩着手里的蜈蚣笑道:“本来就是半条,我留着玩的。谁让他吃得太快,连看都不看。”

少女叽叽咯咯又说又笑,花瓣般红润的唇角带着笑意,神情狡黠而又可爱。她瞳孔又圆又大,眼白微微泛青,像被水银灯照着一样明亮纯洁,显得很美。

程宗扬心里微微一动,想起西门庆在酒席间说的观女之术。

“这种眼睛的女子多为室女,如同百合含苞未放,秘处毛发必定稀疏,”西门庆压低声音,“摸起来就像剥壳的鸡蛋,柔滑细嫩,程兄一试便知……”

程宗扬正出神间,阿夕手里的半截蜈蚣忽然弯曲过来,狠狠咬在她白嫩的指尖上。

阿夕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小声嘟囔一句:“怎么回事?”

程宗扬也是一怔,连忙抓起阿夕的手。那蜈蚣早已经死透了,又干又瘪,只在阿夕指尖留下一滴小小的血珠。

程宗扬抹去血迹,“你没事吧。”

阿夕甩了甩手指,一脚把蜈蚣踩碎,嘟囔道:“奇怪。”

※ ※ ※ ※ ※

月明如镜,夜色下的山峰如同一个长发委地的女子,静谧而又安详。危机四伏的湖沼和险峻的山峰,使白夷成为南蛮最安全的地方,事实上白夷族在此安居之后,就再没有被强敌侵入过。

也正是因此,商队进入白夷人的城市后,都松了口气。至少,这里不会有可怕的鬼面蜂、嗜血的蜘蛛,和那些敌我难辨的南荒蛮族。

“你一点轻身功夫都没学过?”

“你都问了我六遍了。”

“哼!”乐明珠皱起鼻子,“你骗人。”

穿越之后程宗扬就没再剪过发,头发长了许多,他学着谢艺的样子,戴了一顶青布的方巾,配上他的布衣,这时的程宗扬看起来就像个普普通通的六朝人,至少在表面上,再没有以前的痕迹。

“比爬山你已经赢了,怎么还不高兴?”

“我才不信你没学过轻身功夫。”乐明珠两手比了一下,“你怎么可能只比我落后这么远?”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所有功夫里,就轻身功夫最好吧?”

乐明珠嘀咕道:“才不是呢。喂,你没学过轻身功夫怎么能爬这么快?”

程宗扬在一块石头上坐下,解开衣襟,感受着清凉的夜风。他望着峰下星罗棋布的湖沼,随口道:“你学艺有多少时间了?”

“我六岁入门,到现在是九年。”乐明珠扳着手指道:“十二岁的时候练成第一级的筑基,去年到第二级内视,现在已经快第三级了。”

程宗扬点了点头,“用了六年时间练到第一级。”

乐明珠俏脸微微发红,“我又不是每天都练……潘师姐练到第一级的时候还比我大了一岁呢。”

“那你潘师姐是什么时候开始学的?”

乐明珠眼珠转了一会儿,摆手道:“这个你就不要管了。”

“不会是十二岁才开始练吧?”

乐明珠抢着道:“就是十二岁怎么了!我也不慢啊,师傅还夸我呢。”说着她得意地扬起下巴。

程宗扬笑着看了她一会儿,然后说道:“但你听过四大力场没有?”

乐明珠摇了摇头。

“有一些物理学家——哦,一些方士——证明这个世界有四种力量,他们认为这四种力应该是同一种力量的不同表现方式,称之为统一力场。这些方士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找到这四种力量的本原。”

乐明珠纳闷地说道:“这是哪个宗派?我怎么没听说过?他们很厉害吗?”

程宗扬点了点头。牛顿武学功夫怎么样,他不太清楚,但厉害是一定的。

“那些方士费了很多时间,也用了很多钱,却一直没有找到统一力场。但可以证实的是,所有武技的力量都属于一种力场,那些方士把它叫做万有引力;法术是另一种力场,也许就是他们说的强、弱相互作用力;第四种力场是电磁力,表现方式是咒语和符箓。”

支配物体的能量称为力——程宗扬还记得高中物理书中对力的定义。

念书时程宗扬曾读过一本四大力场的科普作品,对四大力场印象颇深。统一力场是每个物理学家的毕生梦想,他们坚信,四大力场都来自同一个本源,肯定存在一个完美的方程式,能够将这四种力统一起来。但直到自己穿越的一刻,所有物理学家的努力都失败了。四大力场仍旧没有统一。

目睹过卓云君和蔺采泉所施展的法术之后,程宗扬一直在猜测——从掌中变化出水、火等种种异相,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毫无疑问,这也是一种力量。因为它也是一种支配物体的能量。只不过它与武技的力量来自不同的力场。

如果说武技近似于搏击,那么法术更类似于魔术。擅长法术的术者们从一个自己还无法理解的角度,窥测到物质的本源,获得操纵物质的力量。而符箓和咒语,换个角度来想,自己在以前世界使用的磁卡难道不像符箓?语音识别与声控程序在这个世界看来,不像咒语吗?

但要让自己这样半瓶水的文科生构建出一整套力学理论,并对这些现象加以解释,那根本就不用想了。

乐明珠偏着头想了一会儿,“什么乱七八糟的……喂,我问的是你有没有学过轻身功夫,跟这些有什么关系?”

程宗扬道:“我是想说,武技和轻身功夫看起来虽然不同,但本质上是一样的,都属于一种力场。也就是说,如果我力量不比你小,跑得就不会比你慢。”

“我才不信呢!”

程宗扬耸了耸肩,“至少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程宗扬说着跳起来,抓住悬崖上一条青藤,手脚并用地攀了上去。他很难衡量自己身体的变化,如果勉强要比,目前自己的身体状况相当于运动健将的水准。

差别在于,那个世界的运动健将只能从肌肉中获取力量,一秒、一米、一公斤地提高成绩,而自己的修炼才刚刚开始。程宗扬无法猜测,自己练到极限时会如何。不过以武二郎的水准,如果穿越到他的世界参加奥运会,大概能拿五六十枚金牌——假如允许那厮参加女子项目,会拿得更多。

乐明珠一手挽住藤条,轻轻一扯身子便升了起来。程宗扬虽然说得嘴响,但有没有受过训练,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乐明珠的修为比程宗扬高得有限,但身法的轻盈迅捷比他可强得太多了。

两人所处的位置在美女峰修长的脖颈附近,那些青藤从崖上垂下,仿佛刚刚洗沐过的长发。两人沿藤而上,一前一后踏上山顶。

山顶丛生着各种花草,浅浅没过双膝。翠绿的草叶随风偃伏,月光下,一朵不知名的蓝色花盏被吹得扬起,几片紫蓝色的花瓣飘舞着,将细细的花茎拉得笔直。忽然花蒂一轻,花瓣从枝上飞扬起来,伴随着星光一样微闪的花粉飘荡着,从乐明珠耳边飞过,落到崖下。

乐明珠惊喜地扬起手,接住一片花瓣。她溜出来的时候面纱早抛到一边,月光下,面孔犹如精致的宝石,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

程宗扬爬上来,长长呼了口气。在他眼前是一道形如鼻梁的山岩。两侧各有一座水潭,在月光下散发出碧绿的幽光。

程宗扬心头猛跳了一下。任谁看到这座山峰,都会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可如此维妙维肖的面孔,已经不能用自然形成来解释,尤其是那两座水潭,大小一模一样,两端狭长,浑如一双碧蓝的美目凝望天空。

山顶覆盖着一层泥土,只有那道鼻梁有岩石裸露出来,白色的表面有风化的痕迹,看不出是否曾经加工过。

山峰的体积比自由女神像还庞大数倍,如果这整个山峰都是人类作品,程宗扬无法想象那要动用多少人力和物力,而南荒所有的种族加起来,也未必能提供起码的人手。如果是其他人创造了如此惊人的作品,又为什么会选择南荒?

程宗扬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乐明珠已经脱掉鞋子跳到水潭边,将赤裸的双足浸在水中,兴高采烈地叫道:“好凉!”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