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53章·历史

朱老头逃得最快,山洪还没到,他已经钻到一处山坳里,把自己藏得严严实实。等山洪退去,他才伸出头,余悸未消地说道:“好厉害!好厉害!”

程宗扬咬牙道:“死老头,知道有山洪,还带我们走山涧!”

“天地良心啊!”朱老头叫道:“几天都没下雨,我怎么知道会过蛟?”

吴战威也有些纳闷,“没下雨怎么有山洪?”

“这是旱蛟。”祁远道:“山里人把发山洪叫过蛟。下雨发的山洪叫水蛟。有时候上游下雨,河道被堵住,隔了几天才冲下来。山里人说那是蛟龙被困在山上,渴极了往山下找水,叫旱蛟,比平常的水蛟更厉害。”

“就是!就是!”朱老头连连点头。

易虎和一名奴隶被山洪卷走,尸骨无存。骡马损失了五匹,相比之下,货物损失得倒不太多。此时河道被水冲过,泥泞得无法行走——见识过山洪的威力之后,也没有人再有勇气去走山涧。

朱老头一路上尽吹自己有先见之明,若不是他老人家见机得快,喊得及时,在河道里的有一个算一个,谁都没跑。

众人都心情郁郁,没人理他,倒是阿夕心直口快,“若不是你,我们也不会撞上过旱蛟。”

朱老头涎着脸道:“丫头可别乱说。要不是我,你们能找到路吗?再说了,我老人家说话的时候,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阿夕手指刮着脸皮,“老不羞!”

“嗨,你这丫头,当心将来嫁不出去!”

阿夕气得嘟起嘴。她忽然一笑,眨了眨眼睛,用蛮语甜甜称呼道:“阿普,你的驴子背上是什么东西?”

“啥?”朱老头扭过头。

阿夕白白的小手一指,只见他那头瘦驴屁股上趴着一只张牙舞爪的蝎子。驴子似乎觉得有些痒,不满地摇了摇尾巴,那蝎子受到攻击,立刻举起尾钩,狠狠钉进驴臀。

驴子嘶鸣一声,暴跳着把朱老头掀下驴背,三下两下跳进灌丛。

朱老头摔得灰头上脸,一手扶着腰,带着哭腔喊道:“我这腰……亲娘哎……”

阿夕拍着手,咯咯笑道:“活该!让你乱说!”

程宗扬回过头,发现谢艺正在看着自己。两人目光一触,那个男子便像春风一样和煦地笑了起来。

“刚才朱老头喊的时候,我看到谢兄已经先一步上了岸,”程宗扬似笑非笑地说道:“莫非谢兄以前也遇到过山洪?”

谢艺点了点头,“这些年来,我走过很多地方。山洪、雪崩、海啸……都遇到过。我曾经在雪山顶上,见到一头死去的豹子。积雪间,它的皮毛仍像活着一样光亮,让人不敢惊动。在大海深处,我遇到过一群迁徙的鲛人。他们用海底采来的明珠,来交换我们携带的鱼叉。几乎每一次长途旅行,我都目睹过同伴的死亡。”

隔了一会儿,谢艺低声道:“但最美的风景,水远都在最难靠近的地方。与天地间的美丽相比,我们的生命显得那么渺小。”

程宗扬品味着他的话,没有心情再去探究他的底细。良久,程宗扬道:“谢兄可见过这个东西?”

程宗扬打开背包,拿出那支遥控器。

这件物品这些天自己已经看过无数遍,越看越觉得难以理解。它比普通的电视遥控器小了一半,显得更为袖珍。不知道是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还是本身就没有刻印,按键上没有任何字迹。程宗扬只能猜测较大的一个是开关键,中间排列整齐的那些是数字键,两个长一点的,像是音量和频道控制键。这种形式的物品自己以前已经见过太多了——它和一支典型的电视遥控器在结构上完全一样。

谢艺仔细看了看,然后摇头道:“没有。”

程宗扬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失望。连谢艺都没见过,看来这个世界认识它的人真的不多。

但问题是这并不是一支真正的遥控器。它的材质很奇特,不是通常所见的工业塑料,而是一种类似金属的物体,很轻但很坚固。朱老头砸的那一下,没有在它表面留下任何划痕。至于那两枚“电池”,只能说它们做得很像电池,虽然有正极和负极,但材料并非金属,而更近似于一种矿物质。

这是一件仿制品。程宗扬得出结论。

而这个结论比它是一件真品更让程宗扬怀疑。究竟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而仿制了一支在这个世界不可能使用的遥控器?

唯一的解释,也许是在自己之前,已经有人穿越到过这个世界。程宗扬猜测,那位穿越的前辈大概是一位资深宅男,出于对生命中美好事物的深刻怀念,而仿制了这支遥控器作为纪念。

那位穿越者的心态不是程宗扬所关心的问题。最重要的是,除此之外,他还留下了什么痕迹?

※ ※ ※ ※ ※

“云老哥。”

上了年纪的人经历一般更为丰富——当然,朱老头那种年纪都活到狗身上的不算。

程宗扬攀谈道:“六朝历史上,出过什么杰出的英雄人物?”

云苍峰牵着马徒步走着,“程小哥可知道千古一帝?”

程宗扬试探道:“是……秦始皇?”

云苍峰点头道:“春秋以降,是为战国。七雄纷战不已,及至始皇帝,奋六世之余烈,东破六国,威加海内,人称千古一帝!但要说英雄……还要数大秦的赵鹿侯!”

程宗扬脑中有些发晕。大秦赵鹿侯?是哪位英雄?

“始皇帝驾崩,天下大乱。当时势力最为强大的,莫过西楚霸王项羽。巨鹿一战,大败秦军二十余万。楚军趁势西入函谷关,兵围咸阳。秦军百战之师土崩瓦解,围城之日,又值二世皇帝晏驾,天下都以为秦失其鹿,楚将得之,国祚覆亡在即。”

云苍峰声音变得激昂起来,“赵鹿侯当时只是宫中区区一个内侍,却杀伐决断,先诛权臣李斯于咸阳闹市,再拥立始皇之弟子婴为秦三世,又率敢死之士千余,夜袭楚军,在渭水之畔大败霸王项羽。收大将韩信,复关中之地,最后大战垓下,迫使霸王乌江自刎。以一人之力,挽狂澜,存社稷,可谓英雄!”

这段诡异的历史听得程宗扬目瞪口呆。他敢发誓,自己学过的历史上绝对没有这段狗屁倒灶的内容。

难怪自己在王哲军中会看到秦军的身影,原来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中,秦国并没有灭亡。而秦国之所以没有灭亡,是因为秦始皇死后,秦国又出了个赵鹿侯,带领秦军绝地反击,不但保全秦国,还逼得楚霸王自杀。

问题是,这个赵鹿侯是怎么蹦出来的?

“鹿侯非但战功显赫,文治更为出众。他以法家为宗,车同轨,书同文,行郡县之制,遗泽一至于今。”云苍峰道:“秦三世以鹿侯功高,拜其为王,鹿侯推辞不就,只拈鹿为号,请封鹿侯,随即退居终南山。至今秦国仍将其牌位供奉于宗庙之中,累代祭祀不绝。”

说起古时贤达的风节,云苍峰慨叹不已。程宗扬的表情却像打电动时遇到电脑作弊一样不可思议。这个赵鹿侯竟然把秦始皇的功劳都据为己有,什么书同文,车同轨……脸皮厚到这个地步,也太过分了吧?

程宗扬费力地清了清嗓子,“云老哥,你说的赵鹿侯……他叫什么名字?”

“鹿侯乃赵国世族子弟,弃家入秦,三十岁之前无籍籍名,至此一鸣惊人。鹿侯遂以赵为氏,单名讳高。”

赵高……我就知道是那个死太监!

程宗扬在心里骂道:就是你们这些不讲道德的穿越者,把正经历史搞得乱七八糟,让我想作弊都没有机会。逼死霸王……你怎么不去抢了虞姬呢?

哦,他穿越成了太监……

程宗扬打了个寒噤。当初带着情趣内衣穿越,他认为自己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还有比自己更倒霉的。想到这里,他不禁对云苍峰击节赞叹的这位大英雄生出一丝同情。这位前辈能咬牙坚持下来,还真是挺不容易……“既然这样,”程宗扬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会有汉呢?”

云苍峰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程小哥不知道汉高祖?”

“是斩白蛇起家的刘邦吗?”

“不错。汉高祖刘邦本是霸王麾下,入汉中被封为汉王,赵鹿侯击破楚军,唯有高祖一军独全。霸王乌江败亡,高祖遂以汉为号,率军暗渡陈仓。赵鹿侯闻讯,挥师回援。秦军转战千里,汉军以逸待劳,本来负多胜少,但赵鹿侯慧眼识英才,从霸王弃将中提拔出大将韩信,一连数战,汉军竟然没占到半点便宜。两军相峙数月,最后赵鹿侯在鸿门设宴,邀高祖赴会。”

云苍峰脸上露出笑容,抚掌道:“这一场鸿门宴可谓是千古绝唱。高祖仅带谋士张良一人赴会,赵鹿侯于屏风后暗伏刀斧手,拟以掷杯为号,谋刺高祖,并且严令军中戒备,不许一人逃脱。”

程宗扬暗道,那个穿越的赵鹿侯肯定是读过鸿门宴,决心在他创造的历史中完成项羽未能完成的事业——干掉刘邦。赵鹿侯吸取了项羽失败的教训,还抢在刘邦之前收服了韩信,难道刘邦还有机会逃命吗?

云苍峰抚掌道:“谁知高祖席间借口尿遁,暗中潜入韩信帐中,只用了一句话,便说服韩信举兵反秦。赵鹿侯功败垂成,遂闭关自守,不再有东进之意。”

程宗扬愣了一会儿,“他说了一句什么话?”

“事成,以汝为齐王。”

程宗扬瞠目结舌。

赵鹿侯这个拿着通关秘籍的穿越者也没能斗过刘邦?谁能想到,天才的政治流氓刘邦只用了一张空头支票,就骗走了政治盲韩信。

难怪赵鹿侯会退居终南山。他这个穿越者也被卷入历史的洪流,已经改变的历史脱离了他的掌控,按着强大的惯性向着没有人能够预料的方向发展。这足以让任何一个穿越者心灰意冷。

忽然朱老头在前面叫了起来,“这边!这边!”

吴战威的声音道:“老头,你没看错吧?这山洞就是你说的路?”

朱老头乐呵呵道:“跟我走你就放一万个心吧,错不了!”

“阿普,”苏荔的声音响起:“山神不会让人从它身体里走过。南荒像蛛网一样的山洞,就是山神的宠儿白尾豹也会迷路。”

争执间,程宗扬已经与云苍峰赶了过来。

眼前是一个一人多高的山洞,洞口虽然不大,却黑沉沉看不到底。武二郎探进半个身子,运足目力看了看,哼哼两声,没有开口。谢艺牵着他的坐骑,远远看着,脸上看不出表情。

“怕什么!有我呢。看到这山没?”朱老头口沫横飞地说着,一边指着面前巍峨的山峰,“要从山上过,至少要六七天!也就我老人家知道这条捷径,能从山洞直接穿过去。哼哼,要不是为了那一个金铢,我老人家才不告诉你们这里的捷径呢!”

云苍峰与程宗扬对视一眼,然后慢慢将袍角掖到腰间,“走吧。”说着当先踏入山洞。

火把的光亮下,水潭犹如一块宝石,散发出幽蓝的光泽。一群近乎透明的小鱼在水中轻灵地游曳着,荡出一圈圈大大小小的涟漪。

地下水无数年来的冲刷,在大山中形成一个庞大的溶洞群,四通八达的洞穴连接在一起,密如蛛网。任何一点声响都在这密闭的空间中无数次回荡,让人辨不出究竟是什么地方传来的声音。

一路上,所有人都闭住嘴,默不作声地赶路。那些花苗女子雪白的小腿在黑暗中此起彼伏,留下细碎的铃声。戴着面纱的花苗新娘被她们簇拥在中间,安静得像一名淑女。

程宗扬已经知道花苗新娘是冒充的,那个叫乐明珠的小丫头又天真又可爱,说话解闷倒是个好对象。可惜只那晚在蕈子林见过一面,剩下的时间那些花苗女子始终与她同行同宿,一直没有聊天的机会。

这山洞不知有多少年没人走过,越往里走,空气中的含氧量越低,进入山洞一个时辰之后,几个体弱的奴隶已经几乎晕厥过去。

当那些护卫也快支撑不住的时候,朱老头领着众人钻进一个狭小的洞口。在经过一段地狱般的路程之后,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岩洞。

这洞穴面积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气流从几道石隙间喷出,带来清新的气息。这一路走过来,每个人胸口都仿佛压了几块沉甸甸的石头,用来照路的火把也因为缺氧而熄灭,只剩了一支还亮着。清风一吹,众人如释重负,不等朱老头开口,就挣扎着走过去,倒坐在地。

众人坐在水潭边,大口大口喘着气,一个个脸色苍白。山洞里辨不出昼夜,众人感觉像走了一整天那么久,手脚都如同灌了铅,疲惫已极。程宗扬也眼冒金星,两耳作鸣。他坐下来,背后靠着一根不知生长了几百万年的石笋,按照凝羽所说的功法,两手拇指、中指相扣,勉强催动丹田的气轮。

体内的真气沿经络行走,周而复始。渐渐的,胸口沉闷的感觉一丝丝散开,呼吸变得顺畅。程宗扬振作起精神,睁开眼睛,面前是一张枯树皮般的老脸。

程宗扬本能地一抬头,脑后“砰”地撞在石笋上,撞得他眼前一阵发黑。

“死老头!你变态啊!”程宗扬捂着头怒道。

朱老头“嘿嘿”笑了两声,模样要多猥琐有多猥琐,就像他那瘦驴。那头驴被阿夕拿蝎子狠狠蜇了一下,虽然苏荔拉着阿夕道了歉,又找来草药敷住伤口,但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让朱老头心疼得唠叨了一路。

“那个——天儿也不早了。小程子啊,咱们说好了的,一天一个金铢,你瞧……”

朱老头是棺材里往外伸手——死都要钱。说好的每天一个金铢,先付一半,剩下的到了地方再付。可这老家伙每天都来软磨硬泡,要拿他当天的一份,每次都碰一鼻子灰,却始终痴心不改。

这次算让他等到了。程宗扬扬着脸琢磨了一会儿,居然破天荒地拿出一枚银铢来。

朱老头看到这多赚的一份,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连忙伸手去接,程宗扬却把手移开。

“朱老头,那个砸核桃的东西,你在别处还见过吗?”

“见过见过!”朱老头把头点得飞快。

“在哪儿?”

朱老头道:“山里多得是!”

程宗扬对这老家伙的信口开河深具戒心,“真的?先说好了,你要再给我胡扯,咱们就一拍两散,我重新雇人当向导。一天一个金铢,鬼巫王他老爸我都能雇来!”

朱老头翻着眼想了半晌,犹豫道:“好像是在……太泉?”

“太泉?”程宗扬听着有点耳熟。

忽然程宗扬心头一震。王哲托他的三件事里,其中一件就提到苍澜的太泉古阵。那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让王哲念念不忘?

朱老头最擅长察颜观色,看出程宗扬对太泉古阵并不熟悉,口气立刻大了起来,“那地方最多这种怪模怪样的东西!山里人拿来砸核桃、打院墙、叠猪圈……”

程宗扬没理会他的瞎扯,问道:“太泉在什么地方?”

“西边的大山里,叫什么苍……”朱老头拍了半天脑袋,最后道:“反正是个挺邪门的地方。据说山里的狐狸、野獾什么的进去,就会变成妖精。”

程宗扬没心情再听下去,将那枚银铢一丢,朱老头立刻扑过去,一把抄住那枚银铢,用指甲掐着,用力吹了一口,一边眯起眼,放在耳边听着成色,仿佛那是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谢艺缓步过来,低声道:“凝姑娘似乎不大好。”

※ ※ ※ ※ ※

凝羽闭着眼,背后靠着岩壁。她神情很平静,丝毫不像有伤在身的样子。但程宗扬看到,她身体每一寸肌肤都在绷紧,似乎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程宗扬把手放在凝羽额上,凝羽双眼霍然睁开,本能地抬起手掌朝程宗扬胸口击去。掌缘触到他的衣服才费力地停了下来,手指微微痉挛。

凝羽脸色雪白,额头却像火一样热得烫手,没有一滴汗水。她的皮肤像纸一样发脆,乌黑的发丝变得干枯,零乱的发梢卷曲而分叉。良久,她勉强朝程宗扬笑了笑,那笑容有着异样的妩媚。

“给我一点水。”

程宗扬一手搂住凝羽的肩膀,然后拿出水囊,递到凝羽唇边。凝羽慢慢喝了几口,忽然猛地呕了出来。

程宗扬已经隐约猜到了凝羽不适的原因,却没有任何办法。他抬起头,大声喊道:“乐明珠!”

戴着面纱的花苗新娘正好奇地踮着脚尖朝这边张望,闻声立刻跑了过来。阿夕一把没有拉住,急道:“珂娅!你不能……”

乐明珠一把揭了面纱,“有什么……哎哟……”

苏荔不知何时挡在她身前,乐明珠一头撞进苏荔怀里,没等众人看清她的面容,苏荔已经挽起面纱,掩住她的面孔。

“苏姐姐……”乐明珠可怜兮兮地唤道。她这些天假扮新娘,走路说话都小心翼翼,早就闷坏了。

苏荔搂住她的肩膀,对族中的女子说道:“把凝姑娘扶过来。小心一些。”

这一次她们没有拒绝程宗扬留在旁边,一方面是程宗扬坚持要留下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乐明珠的身份对他而言已经不是秘密。

在临时撑开的帐篷里,程宗扬第一次目睹了光明观堂的疗伤手段。那是法术与科学相混合的奇异医术,乐明珠束起绣金红袖,露出雪藕似的手臂,然后把手浸在一口盛满清水的铜盆里,小心念诵着什么。

“师傅说,一滴水有八万四千虫。要念咒驱虫,才是医者用的净水。”

乐明珠抖了抖手上的水,用巾帕抹干,然后拿出凝羽的手,用三根手指按住她的脉门,一边好看地拧起眉头,半闭着眼睛,聚精会神地诊脉。

程宗扬握着凝羽另一只手,她的手掌时而冰凉,时而火热,程宗扬心头也时起时落。

过了一会儿,乐明珠讶然抬起眼睛,“她的伤势没有发作啊?”

程宗扬沉默片刻,“也许不是因为受伤。”

乐明珠偏着头想了一会儿,又试了试凝羽额头的温度,“体热意烦,肌僵而颤,呼吸急促……有点像是惊风呢。可脸色没有发赤……”

乐明珠郁闷地收回手,她犹豫了一会儿,解开凝羽的襟领,将她翻过来,又把一枚丹药化在水里,用巾帕在凝羽颈后仔细抹拭一遍。接着取出一只木制的小匣,从里面挑出一枚细针。

乐明珠小心辨认着穴道,然后将毫针刺入凝羽颈后半寸,手指轻轻点动。以针点刺大椎穴是治疗惊风的常见手法,但乐明珠扎针时,银针上却有淡淡的光芒闪动,盘旋着流入凝羽大椎穴中。

凝羽咬紧牙关,随着雪白的颈中渐渐渗出血痕,身体的战栗也渐渐减弱。忽然她紧绷的皮肤一松,收敛的汗水猛地涌了出来,几乎是一瞬间,肌肤就布满了晶莹的汗珠。

乐明珠刚松了口气,一直配合她的凝羽身体忽然一扬,蛟龙般从她手底下脱出,旋身扼住乐明珠的脖颈,将她推到一边,发红的眼睛失神般望着程宗扬,颤声道:“给我……”

程宗扬喉头滚动了一下,片刻后,慢慢张开手臂。凝羽露出苍白而妩媚的笑容,温柔地拥住他的腰身,将脸颊埋在他胸口,双臂越来越紧。

“给我……”凝羽呢哝着说。

“砰”的一声,一只小手切在凝羽颈后。凝羽僵硬的身体挣扎了一下,然后昏迷过去,软软伏在程宗扬怀中。

乐明珠一掌击晕凝羽,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一手捂着喉咙,抽噎着说道:“她抓得我好痛啊。”

程宗扬喉中又苦又涩,半晌才说道:“我知道她的病。”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