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50章·发蛊

云苍峰闻声也赶了过来,和祁远一样脸色变得难看之极。

朱老头吆喝道:“走啊走啊,进了村子好好歇啊。”

祁远把朱老头从驴背上拖下来,拽到路旁,压低声音道:“看到了吗?”

朱老头瞅了瞅,“哪个死孩子编的?手还怪巧呢。”

祁远恨不得去敲朱老头的脑壳,又忍住了,“那是四凶煞!”

“啥?”

云苍峰道:“这村子不能进。挂了四凶煞的村子,都是跟人有血海深仇,外人进去就出不来。”

“你说这个?”朱老头毫不在意地说道:“假的。唬人的。”

祁远和云苍峰下巴险些掉下来。哪个村子敢拿四凶煞吓唬人?

“这村子我来过没有二十趟,也有一百趟。”朱老头胡诌道:“你看我不是还好好的?”

程宗扬摇了摇头,“难说。”

“别担心,”朱老头嚷嚷着去找他的驴,“出了什么事都包在我身上!”

“你包得起吗?”程宗扬无奈地追了过去。

这村寨看来跟南荒的普通村寨无异,村前开了几片荒地,种着些稻黍,村后就挨着山峰陡峭的石壁。

村里居民并不多,听到人声,家家户户都闭了门。路上遇见几个居民,他们也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视若无睹地与商队擦肩而过。

村里的人身材普遍不高,黝黑的皮肤又干又瘦,用黑布包着头,沉默寡言。祁远赔着笑脸上去攀谈,可无论他用六朝语还是南荒蛮语,那些人都面无表情,一副听不懂的样子,让他碰了一鼻子灰回来。

“老头,你说的火塘、床铺、热水呢?”

“再走走,再走走,”朱老头敷衍道:“前头指不定就有。”

“指不定?”石刚道:“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是坑我们呢!”

“石头,你别急啊。大爷啥时候坑过你?吃个果子,大爷还惦记着给石头你留一半。天地良心啊。”

说到果子,石刚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呸!那么大的虫眼给我留着,你还有脸说!”

祁远低声道:“程头儿,这朱老头可够滑的。”

废话。跟秦桧、吴三桂一口锅里吃饭,能喂出什么好鸟?程宗扬打定主意,到了白夷族,立刻让这老家伙卷铺盖走路。

正说着,山路上走下来一个老婆婆。那老媪一身黑衣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提着个篮子。她看着五六十岁年纪,满脸皱纹,一头黑发却像少女一样乌黑发亮,整齐地盘在脑后,挽成一个大髻。

走在前面的吴战威迎上去,用蛮语里的大娘称呼道:“莫依,这村子里有没有住的地方?”

老媪开口却是纯正的内陆语,“你们是从六朝来的吧?要住的话,我家里有大房子,尽够你们住的。”

吴战威喜上眉梢,跟老媪攀谈几句,回来笑道:“咱们运气不坏。这老媪是从山外嫁来的。丈夫死了,又没有儿子,空留了一幢大屋,就她一个人住。我跟她说好了,借她家里住一晚,明天一早就走。”

程宗扬、云苍峰、祁远相互看了一眼,两个常走南荒的都犹豫着没吭声,程宗扬道:“住!咱们二十多条汉子,还怕她一个老太婆?”

祁远不作声地打开行李,翻出一套用来生火的火石火镰,过去聊了几句,回来道:“那老媪姓叶,是北边来的,在村里住了三十多年,说的都靠谱,住的地方也离这儿不远。去看看吧,住不下咱们再说。”

叶媪提着篮子走在前面,众人跟着一路往上。老媪说是不远,等出了村寨也没到。祁远问了几次,叶媪只说不远,祁远也不再追问,只是脚步却慢了下来。

沿山路蜿蜓走了数里,远远看到一座石头砌成的院子,孤零零筑在山上。

院子里陈设虽然简陋,但收拾得干干净净,连一根杂草都没有。院内一座石砌的大屋靠山而立,和大多南荒民居一样,屋内用石块砌着火塘,木架上挂着煮饭的陶瓮。屋子东边摆着水缸,西边放着一堆木柴。

叶媪放下篮子,笑眯眯领着众人进屋。路上祁远许诺,住一晚给她留十个铜铢,外加半斤盐巴。老媪说,山民们有一大半不认得铜铢,没地方用。盐巴却是好东西,能换粮食。

闲聊中,祁远试探着说到村口的四凶煞,老媪却突然闭了嘴,无论他怎么问都不开口。

众人拴好马骡,在屋里生起火。小魏在蕈子林采了不少蘑菇,这时都丢进陶瓮,水一煮,蘑菇的香气便飘散出来。那些汉子们笑逐颜开,一个个脱了靴子,解了缠腿,将路上打的野獾、山兔放在火上烤着。

一向不大喜欢活动的云苍峰这时却来了精神,背着手在院内前后转着,还笑呵呵跟叶媪聊了几句家常。祁远也没有片刻安宁,他肩头还缠着绷带,抱着肩在院里东走西看,那张嘴像抹了蜜似的,引得老媪满心欢喜。

程宗扬拿竹签插了串蘑菇在火上烤着,一边对易彪他们说道:“这蘑菇还是烤着好吃。等烤到五六分熟,撒上盐和调料,就这样——”

他捏了一撮盐末,像从前烤肉串一样撒在蘑菇上,一面遗憾地说道:“可惜料不够,再有点胡椒、小茴香、花椒、孜然、芝麻……这味道就出来了。”

吴战威笑道:“这蘑菇烤下来可不便宜,就你撒的这点盐,够山里人吃半个月了。”

“盐有这么缺吗?”

“南荒还不算缺的。西边有些地方,吃盐都是拿根绳子吊着盐块,煮饭的时候在锅里一滚,赶紧拉出来,就算是加过盐了。那地方,运一斤盐巴就能换个活人回来。”

易彪道:“这么贵啊?那怎么没人往那边贩盐呢?”

“那地方就一个字——穷!穷山恶水尽出刁民,要什么没什么。不像南荒,还有几样难得特产,有几个山峒还出狗头金。俗话说,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钱的生意没人做。去西边不赚钱,当然是宁愿走南荒,也不愿往那边去。”

说着吴战威搂住易彪的肩膀,“兄弟,等你退役了,来跟老哥一块儿跑生意吧。拼着力气,干个五六年,挣下钱够给你娶房媳妇的。”

易彪“嘿嘿”笑了两声,挠了挠头,没有作声。

程宗扬把烤好的蘑菇递给凝羽,“尝尝味道怎么样?”

凝羽尝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程宗扬拍了拍手上的盐末,笑道:“等有了调料,我给你烤鸡翅。”

说着他心里一沉。紫玫最喜欢的,就是烤鸡翅。不知道她在那个世界过得还好吗?程宗扬连忙摇了摇头,让紫玫的身影在脑中消失掉。

门口传来祁远的笑声,“下次我们再来,给你带点蜡烛。那东西只有手指那么粗,比火把可亮多了,点起来还有股香味。”

姓叶的老媪在外面说了几句,然后祁远和云苍峰笑着进来,暗暗朝程宗扬使了个眼色。

三人走到角落里,祁远笑着说:“程头儿,咱们这次恐怕惹上麻烦了。”

“怎么了?”

云苍峰背着手踱了几步,像看风景一样看着屋外,低声道:“程小哥,看出来了吗?这院子跟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

程宗扬朝四周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异样。

“没有啊,这院子收拾得挺干净。”

那老媪在门口晃了一下,没有进来。祁远早已收起笑容,咬着牙丝丝吸着凉气,“是太干净了。”

“我跟云老哥前后看过,这院子净得很,地上没有杂草,鸟雀只在别处转,没有一只飞过来的。而且整个院子里,连一只虫蚁都没有。嘿嘿,程头儿,你见过这么干净的院子吗?”

程宗扬心底升起一股寒意。祁远是说,这个院子里,除了他们一行,再没有任何有生命的物体。

云苍峰缓缓道:“南荒只有一种人家会这么干净。”

“是养蛊的人家。”祁远道:“看到她的房子,我就起了疑心。如果是村里人,谁好端端的,会住得离村子这么远?”

云苍峰解释道:“南荒也不是家家养蛊的。蛊那东西最是阴毒,害起人来连南荒人也怕。有些地方,谁家养了蛊,就会被村里人赶出去。这位叶媪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屋子,又远离村寨……”

云苍峰没有再说下去。

程宗扬道:“也许她不是因为养蛊被赶出来的。别忘了,她不是南荒人,也可能因为这个没办法在村里住。况且她一个六朝人,怎么会养蛊?”

“南荒有一种蛊民,是师徒相传。”

谢艺不知何时走了过来,缓缓道:“《四海异录》提到,这种师徒相传的蛊民都是女子,她们终生未嫁,过了三十岁,就会从外面抱来幼女抚养。那些幼女从小就不剪头发,当母亲的蛊女每天用梳子含上口水,帮她梳头。这些女孩长大后不能动情,一旦有了相好的,就会被她们养的蛊反噬。等这些蛊女也老了,又从外面抱来幼女抚养。就这样代代相传。”

程宗扬道:“她们养的什么蛊?”

“头发蛊。她们全身的精华都在头发里。有头发脱落,就拾起来装进篮子,用桑叶包起来,埋在屋子里。”

程宗扬想起叶媪提的篮子,心里隐隐发寒。

“那些蛊女一直到死,头发都不会变白。有的长到比身体还长,仍像年轻时一样黑亮。”

“难怪花苗人宁愿在外面过夜,也不肯进村。”程宗扬明白过来,“既然这样,咱们也不再待了。这会儿立刻就走,跟苏荔她们会合。”

祁远摇了摇头,“养蛊的人心思跟咱们不一样,如果咱们这么走了,就是跟她结了仇。原本没有害人的心思,有了怨气也不会轻易放过咱们。”

“老四的意思是稳住她?”

“对!稳住她。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祁远道:“咱们只是住一夜,再多给她点东西。只要别惹她,她也没道理害咱们。”

云苍峰叹道:“祁老哥,你常走的是北边那条线,花苗、獠寨那边的人还好一些,讲情义。往南走,这边的人就没那么好心了。刚才你许她盐巴的时候,我没来得及拦你。常言道:一斗米养个恩人,一担米养个仇人。有些人你帮了他,他感恩戴德,有些人拿了好处,反而生了怨心,认为你帮他是理所当然,给得少了、慢了、不合心意了,便心生不满。像这个,你给她火石火镰已经足够,再给盐巴便多了。她拿了火石火镰已经满意,你再许她半斤盐巴,她少不了会想为何不是一斤?一斤又想两斤,两斤又想十斤。人心苦不足。”

一席话说得祁远红了脸,“云老哥教训的是。是我孟浪了。”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谢艺漫声吟道:“云执事这一番话可为武乡侯此联脚注。”

程宗扬笑道:“谢兄说的多半也就云老哥能听懂。老四,那姓叶的老太婆住在哪儿?”

“后面有间小屋,她自己一个人,平常就住在那里。”

“那好,咱们就在这里住一夜。告诉兄弟们,没事儿都留在屋里,别出去。再留两个机警的兄弟说是看马,在外面守着,有动静赶紧喊人。”

“成。”祁远答应道:“小魏算一个。云老哥,你们再挑一个人。”

※ ※ ※ ※ ※

双方商议停当,众人便在石屋安顿下来。

程宗扬昨天一晚没睡,今天挥刀开了半天路,这会儿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感觉心里隐隐有件事,认真去想又想不起来。

程宗扬索性闭上眼,把事情在脑中一件一件过着。

一桩是霓龙丝,现在还离得远,等到了碧鲮族再考虑不迟;一桩是跟云苍峰合作,这个也是后话,能活着从南荒出去再说;再一桩是凝羽的伤,嗯,等回到五原城,第一件事就是跟武二一起去找西门庆,先打他个满脸开花;还有谢艺的身份,云氏商会来南荒的目的,被灭族的蛇彝人,花苗人刺杀鬼巫王的行动,光明观堂的乐明珠,怎么跑到了南荒来……程宗扬越想越乱,忽然脑中一闪,想起那件事。

祁远扭过头,“睡不着?”

程宗扬坐了起来,低声道:“蛊是怎么回事?”

祁远咧了咧嘴,“这个我也说不准。多半跟南荒的巫术有关系吧。只听说南荒有人养蛊,种类也多。有些是防人的,有些是害人的。有的是喂养毒虫,有的是用邪术作法。中了蛊的什么样都有,反正都是不得好死。传说最多的是情蛊。姑娘和小伙好上了,怕男的变心,下了蛊。每年都能听说几起。可最厉害的还不是这些。”

祁远也提着心睡不安稳,干脆跟程宗扬一样坐了起来,摸出酒葫芦抿了一口。

“南荒有的地方仇杀厉害,为争一块地、一道水源,你给我下蛊,我给你下蛊。开始是一个两个,怨气上来了,能牵扯到几个村子,大伙不死不休。那下的蛊才是千奇百怪。养蛊的都是心里有怨气,不是恨得厉害,谁会拿自己的血肉去养蛊?有的是全家人每人滴一滴血,养出灭门蛊。只要能报仇,哪怕全家都死完呢。唉,这些事儿咱们外人听听也就罢了。”

程宗扬心里却想着一件要命的事——临走时,苏妲己给自己下了冰蛊!

进了南荒,一件事接一件事,早把这事给丢到了脑后。自己的初衷本来是到了南荒找个机会走人,等有了实力再回去找苏妲己算账,可这些天走下来,他越来越想去碧鲮族,看看是否真有传说中的霓龙丝。

程宗扬以前也听过一些下蛊的传说,多半都当故事看了。这会儿想想,如果真的有蛊,那多半是一种人们还不熟知的微生物与生物毒素的混合体。处于原始社会的人们通过经验找到养育这些微生物的方法,由于它的诡异和凶险,而伴随着种种禁忌和令人恐惧的传说。

可这样的解释即使没错,对自己目前的状况一点帮助都没有。

“老四,中了蛊要怎么解?”

“蛊这东西无色无味,就是中了也不知道。既然外人看不出来,只有下蛊的人能解了。”

那岂不是要让苏妲己给自己解蛊?程宗扬对那妖妇充满了不信任。用脚后跟都能想到,即使自己找到霓龙丝,千里迢迢给她送去,那妖妇再大发善心,给自己解了蛊,多半一转手又重新下蛊,怎么也不会让自己逃出她的手掌心。

程宗扬叹了口气,重又躺下。

祁远却上了心,“程头儿,你是叹的哪门子气?”

“我在想咱们商队。离开五原城的时候,咱们前前后后有二十多人吧?”

“二十五个。”

“现在咱们带奴隶是十一个人。这还没到白夷族呢。”

“还有七八个人在白龙江口等咱们。”祁远也叹了口气,“这一趟走到现在,咱们人手少了六个。回去的时候能少死俩人,老祁就烧高香了。”

程宗扬想了想,“倒是护卫伤亡得多。”八名护卫只剩三个,还有一个回了白龙江口。奴隶只少了两人,一个被蛇缠死,一个失了踪。

“那是。遇到阵仗,都是护卫们冲在前面,奴隶们只会找地方躲。”说着祁远忍不住埋怨了一句:“程头儿,你挑的这些也太那个了吧?往常我们走南荒,都是奴隶干活,可这几个连走路都吃力。”

程宗扬尴尬地笑了笑。

“以前走南荒,只要说干得好了,给他们脱了奴籍。那些奴隶就拼命干活。这几个……嘿,只要他们能跟上,我给他们磕头都行。那天大雾的时候,我拦着不让你回去找,其实老祁那会儿就在旁边,眼看着他被一头老虎拖走。老祁那会儿要是一叫,队伍当时就要乱。那么大的雾,人一散就全完了。所以老祁才没声张。”

祁远使劲灌了口酒,龇着牙说:“这事儿我也憋了两天了,说出来好受些。咱们走南荒,一是求财,二是平安。冒险的事还是少干。”

程宗扬笑道:“说是这么说,咱们不是又住到养蛊人家了?”

祁远忽然跳了起来,猎豹一样冲向门口。

房门紧闭着,一丛乌黑的发丝从门缝中缓缓伸出。火塘昏暗的火光摇动着,那发丝仿佛一丛漆黑的钢针在门上生长着,放射状一丝丝散开,越来越长。

祁远青黄的脸上渗出黄豆大的汗珠,紧紧握着刀柄,手指不停发抖。在他身后,同伴的打呼声不断传来。

忽然,那些发丝游动起来,每一根都指向不同方位,蜿蜒扭动着,仿佛在寻找房间里每一个人的位置。

祁远手臂的肌肉越绷越紧,忽然他一咬牙,奋力拔刀。

两只手掌同时按住祁远的肩膀,祁远一惊,张口想喊,又被一只手掩住嘴巴。

【第五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