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49章·暗计

在程宗扬错愕的目光下,少女漂亮的眉毛几乎竖了起来,气愤地说道:“你这个害人精!不要脸的大坏蛋!怎么能这样欺负女孩子!”

“喂喂,我干了什么?”

“鬼知道你练的什么邪功,害了自己也就罢了,还要去害别人!她的身体已经让你毁了,再也生不了小宝宝!而且你还把她体内的真元都激发出来,榨走了一大半,再过几年,她就会很快变老。”

程宗扬越听越是惊心,“你是说她身体里的寒气?该怎么治?”

“你自己做的还不知道吗?哎呀呀!你是邪派的家伙!难怪我说以正压邪,你要嘲笑我!我,我……”

程宗扬试探道:“你要代表正义的一方除掉我?”

“对了!就是这个!”

说着乐明珠开始飞快地念诵咒语,星光一点一点飞来,凝聚在她指尖,“我要代表——”

“那不是我干的!”程宗扬急忙道:“不信你可以问凝羽!”

乐明珠瞪着他,眼中充满了不信任。

“你觉得我跟凝羽比,谁更厉害?”

乐明珠一呆,指上的星光淡了几分。

“凝羽能杀掉鬼王峒的武士,从他们的包围里逃出来。我连一个武士都打不过,怎么可能欺负凝羽?”

乐明珠道:“也许你是骗她的。”

“我能骗她一次,还能骗她几十次吗?而且我要掠走了她的真元,还会这么弱吗?”

乐明珠琢磨了一会儿,悻悻道:“你要敢骗我,我就一巴掌拍死你!”

程宗扬苦笑道:“像你这么聪明的女孩,我怎么能骗到你呢?”

乐明珠高兴起来,“真的吗?为什么潘师姐总叫我小……”

“小什么?”

乐明珠撇了撇嘴,“算了,不说了。”

她拍了拍手,指尖的星光流萤般飞出,消失在夜空中。

“我要走了。”乐明珠道:“你小心一点,要被他们看到你就惨了。”

乐明珠刚站起身,脚下一滑,从蕈伞光滑的边缘直溜下去,“砰”地跌在下面一株巨蕈上。

程宗扬连忙朝下看去,“怎么了?”

下面安静片刻,然后那丫头小声哭了起来。

夜色中,隐约能看到她好像扭伤了脚,侧身躺在一朵巨大的蕈盖上。

“别怕,我下去救你。”程宗扬抓住蕈盖波浪状低垂的裙边,看准位置跳了下去。

身在半空,听到乐明珠抽泣着说:“这蘑菇好黏,我起不来了……”

“什么?!”

“砰!”程宗扬大字形趴在蕈上。蕈盖充满黏性的表面像一张捕蝇纸一样,把他牢牢黏在上面。

乐明珠躺在离自己近在咫尺的地方。她仍保持着跌下来的姿势,侧着身,一腿弯屈着压在身下,手臂撑着身体,扬着脸,脸颊上挂着两颗大大的泪珠。

程宗扬试着抬起手,胶汁一样黏稠的蕈盖只微微一动。想把自己从蕈上拔下来,也许要有能把整个蕈盖掀掉的力气。

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约而同地张嘴想喊救命,又立刻都闭上嘴。这一声喊出去,听到的肯定是武二郎和苏荔,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在旁边什么都看到了,还不如在蕈盖上多待一会儿。

按照墨菲定律,你不希望发生的事,百分之百会发生。两人正黏在蘑菇上束手无策的时候,一阵香风忽然飘来。程宗扬勉强侧过脸,正看到一双雪白的裸足落在蕈上,然后毫不在意地踏着湿黏的蕈盖,朝两人走来。

乐明珠可怜兮兮地唤道:“苏姐姐……”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苏荔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两个。她湿湿的长发重新盘起,露出洁白的玉颈,身上红裙如火,裸露的肌肤上亮晶晶满是汗水。

接着蕈盖一沉,武二郎庞大的身形掠了上来,神情不善地瞪着程宗扬。

“你们也在啊。呵呵,”程宗扬干笑道:“今天晚上天气不错,大伙都出来乘凉……”

“乘你个头啊!”武二郎没好气地说道。

苏荔低声道:“你怎么到了这里?”

“我饿了……”乐明珠小声道:“他们烤的鹅掌菌好香,我怕被人看到,就跑到这里来吃了。”

“武二,拉我一把。”

“哼哼。”武二郎抱着肩,鼻孔里哼了两声,丝毫没有伸手的意思。

“二爷,帮帮忙。”

武二郎直接把脸仰到天上去,眼珠都不带转的。

程宗扬只好扭过头,“苏姑娘?”

夜色下,苏荔的白肤红唇依然散发着浓浓的情欲气息,臀后那条飞舞的蝎尾已经消失不见。她比武二郎要大方得多,笑道:“偷看的年轻人,你会在生满青苔的岩石上滑倒。管住你的舌头,不要让阿依苏荔再警告你。”

“我什么都没看到!”

“算你了。”

苏荔刚伸出手,却被武二郎挡住,“这小子从来不洗澡,身上最脏了。你别碰,让我来。”

苏荔蹲下身,小心不让衣裙黏在蕈盖上,一面扶住乐明珠的手臂,试了一下力。

她和武二郎都是双脚踩在蕈盖上,被黏液黏住的面积并不大,所以还能行走自如。乐明珠和程宗扬整个身体几乎都被黏住,又是高处落下,黏得更牢。苏荔还温柔一些,这边武二郎抓住程宗扬一扯,几乎把他黏在蕈上的皮肤都扯掉,痛得程宗扬一声怪叫。

“停!停!”程宗扬叫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啊,”苏荔笑吟吟道:“这种蕈的黏液用水洗不掉,但只要用火烤透就会变干。”

程宗扬还没回答,乐明珠已经叫了起来,“我不要!”

“还有法子。”武二郎拔出钢刀,对程宗扬道:“只要把你的皮削掉一层,也能救你出来。”

程宗扬连忙道:“我还是等太阳出来吧。”

武二郎冷笑一声,贴着程宗扬的手指一刀劈下。钢刀切入蕈盖,发出汁液迸涌的“吱吱”声。

武二郎铁定是故意的,锋利的刀刃直接贴在程宗扬身上,只要差上半分,就在他身上添上一个大大的伤口。程宗扬僵着身体,一动都不敢动。

武二郎忽然低头,在他耳边小声道:“给我一匹绢。”

程宗扬连半分还价的余地都没有,只剩点头的份儿。武二郎满意地拿起钢刀,绕着程宗扬的身体划了一圈,然后一挑,将黏着他手脚的一大块蕈盖整个翻了过来。

程宗扬翻过身,掉在蕈盖上人形的大坑里。他身上还黏着巨大的蕈块,可武二郎已经办完事,施施然收起刀,喝道:“还不起来?这东西长得快,小心把你长到里面去。”

程宗扬吃力地摆动四肢,将黏在身上的蕈块挣碎,然后一块块扒掉。

乐明珠就好得多。苏荔用短刀把她身上黏的蕈盖剥开,然后像大姐姐一样把她抱起来,低声在她耳边问了几句。

乐明珠点了点头,小声辩解道:“我看他不像坏人……”

苏荔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对程宗扬道:“我们花苗送亲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到了白夷族,我们就分手。如果有机会,再到花苗来找阿依苏荔吧。”

武二郎狐疑道:“什么事?”

苏荔摇了摇头,“和你没有关系的。”

“喂,小子,究竟是什么事?你要敢不说,二爷打扁你的嘴!”

程宗扬身上黏满了蘑菇的碎屑,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他苦笑着摊开手,“苏荔族长……”

苏荔只好道:“我们要去鬼王峒。”

武二郎抱起肩,“做什么?”

苏荔拂了拂颊侧的发丝,“我们和红苗约好,各自挑选人手,把新娘送到鬼巫王的宫殿里,在距离他最近的时候动手,除掉鬼巫王。”

花苗的战士虽然勇敢,但并没有超强的实力。凭他们一行人,要深入鬼王峒刺杀巫王,根本不可能。

武二郎沉声道:“你们准备怎么做?”

苏荔道:“你们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武二郎挺胸抱着肩膀,毫不让步。

苏荔叹了口气,“我们得到的消息,除了宫殿入口的护卫,鬼巫王身边并没有侍卫。进入鬼王峒之后,我的族人们会和宫殿的守卫们在一起,她们会被送进殿内。我们花苗和红苗一共有六个人在宫殿里面。外面有将近二十名战士,到时一起动手,只要能缠住守卫们一刻钟,就有足够的时间杀死鬼巫王。”

程宗扬和武二郎这才明白花苗人的队伍中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美貌女子,她们宁愿以身体为代价,也要除去部族最凶恶的敌人。

程宗扬有些不相信,“鬼巫王身边怎么会没有护卫?”

“红苗有位族人在鬼王峒当厨师,从每天送进宫殿的食物,他判断宫殿里只有鬼巫王一个人。这个消息除了我们花苗和红苗,外界再没有人知道。所以我们才制订了这个计划。”

武二郎和程宗扬犹豫起来,如果确实只有鬼巫王一个人,花苗和红苗全力出手,还有成功的可能。但万一那红苗厨师只是臆断呢?

“鬼巫王每年向我们索取的财富,占我们花苗收获的七成。用不了几年,我们的粮食就会被他们全部拿走,老人和孩子都会饿死。”

“所以你们就冒险一搏?”

苏荔点了点头,“的确是冒险。但我们没有选择。”

武二郎沉默半晌,然后从蕈伞上飞身跃下。

※ ※ ※ ※ ※

次日太阳升起,在蕈子林休息一晚的队伍仍和往常一样出发。乐明珠戴上面纱,被花苗人簇拥着乖乖走在队伍正中。武二郎仍是那么神采奕奕,气焰嚣张。苏荔看起来更是容光焕发。只有程宗扬一脸倦态,强撑着困意牵住马匹。

他一晚上都没睡,好不容易从蕈上下来,武二郎拍拍屁股去睡觉,他还得坐在篝火旁,把身上和衣上的黏液烤干,免得整件衣服都黏成一团。

中午时分,众人已经走到蕈子林边缘,那些树木一样林立的巨大蘑菇渐渐从视野中消失。队伍停下来休息,程宗扬打了个呵欠,随便找了处草丛倒头就睡。

朦胧中,一只凉滑的手掌抚过脸庞。程宗扬摇了摇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具香软的身体上。

凝羽盘膝坐在地上,自己的头就枕着她的大腿。她脸色依然苍白,目光却温柔如水。

凝羽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是她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对于不喜欢的人,她冷若寒冰,丝毫不假以辞色。如果喜欢,她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义无反顾地迎向前去,即使飞蛾扑火也绝不后悔。

“药吃了吗?”

“吃了。”凝羽淡淡道:“我已经好了,不想再骑马。”

程宗扬伸了个懒腰,一面留恋地呼吸着凝羽身上的体香,“骑马省点力气,医生交待过,不能让你劳累。”

“你每天牵马怎么可以?我自己能走。”

程宗扬道:“我是怕你撑不住跌下来,才牵马的。商队有的是马,黑珍珠性子温顺,你来骑吧。我换一匹就行。”

说着程宗扬笑了起来。

“笑什么?”

“我在想——别人都说你是冰做的,其实,你是蜡做的。”

“是吗?”

没错。她像蜡一样,看似冰冷,可一旦燃烧,就软化下来,直到融化如水,将自己燃烧殆尽。

想起乐明珠昨晚说的,凝羽真元被人刻意激发榨取,以至于给身体造成无以弥补的伤害,甚至损及生命,程宗扬不禁一阵怜惜。他现在才明白,武二郎把西门庆称为西门狗贼是有道理的。那狗贼也太过分了!

武二郎晃过来,“昨天答应我的事没忘吧?”

“不就一匹绢吗?云老哥!”

“行了!二爷自己去挑。说好了啊,账可都是你的!”

武二郎走过去跟云苍峰攀谈起来,一边说,一边远远指着程宗扬。

跟武二郎接触越多,程宗扬越发现这家伙跟传说中好汉的差距,不啻于天壤之别。眼前这个武二郎与其说是英雄好汉,不如说是个充满英雄气概的大无赖。这厮像英雄一样耍起流氓来,比谁都狠。

程宗扬忍不住朝乐明珠看了一眼,有空要问问她,武二郎跟潘金莲那一腿究竟是怎么回事。

休息过后,一行人离开蕈子林。过了蕈子林,外面来的商队一般是走山路,沿着山脉盘旋进入南荒大山。朱老头却一指横在面前的山梁,“走这条路!”

祁远等人面面相觑,石刚道:“老头,你眼花了吧?这里哪儿有路?”

朱老头不以为然地说道:“开条路就是了。你以为南荒这些路都是天上掉下来的?那都是走出来的!”

众人都倒抽了口凉气。朱老头说得轻巧,可开条人马都能通行的路哪有这么简单?要是路这么好开,南荒早就挤满人了。

易虎猿臂一伸,摘下背后的尖枪,横里一推,将那些巨大的蕨叶推开。易彪接着上前,将蕨叶齐根砍开。云氏商会的护卫后面跟上来,众人一起动手,易虎用尖枪撑起蕨叶,易彪挥刀砍断,后面的挑开纠缠的蕨叶和藤蔓,清出空地,相互间配合默契。不到一盏茶工夫,就清出一条几米深的路径。

“怎么样?这不就有路了?”

已经到了这里,朱老头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程宗扬道:“这样效率可不高。这么吧,所有受伤的兄弟们都退下来,没带伤的分成三组,每组五个人,一刻钟一换。干一刻钟,休息两刻。怎么样?”

云苍峰点头同意。他们十三个人,商馆这边补入吴战威他们三个,谢艺将衣角掖到腰里,说道:“算我一个。”

卡瓦和另一名轻伤的花苗汉子也要加入,程宗扬索性把那几名牵马的奴隶也编进来,又叫上武二郎,把人分成四组,五六个人同时动手,轮番开路。

谢艺跟武二郎是两个极端,路上有什么为难的事,他总是不作声地过来帮忙解决,而且态度从容温和,没有半分施恩的样子。

相比之下,武二郎的嘴脸就不止是丑恶了。这厮气焰嚣张不说,而且好吃懒做,一贯地偷奸耍滑。听到让他干活,就满脸的不情愿,但当着苏荔的面也不好发作。

武二郎走过来,悻悻道:“你小子就抖吧,让二爷给你当苦力!二爷这身份能给你干开路的活儿?”

程宗扬不理他的话,他没有按众人的实力平均分配,而是把武二郎、易彪、易虎、吴战威和谢艺五个人放在一组。吴战威和二易没什么说的,他们三个人都是老江湖,下手又快又准,谢艺看似从容,手底却丝毫不比他们慢。

他们几个干得飞快,武二郎偷了会儿懒,也被激起了争强好胜的心思,挺身双刀挥舞着,犹如一条巨蟒在丛林中游动,所过之处蕨叶四下纷飞。

四组之间实力不均,队伍行进的速度不得不慢了下来。不过三五里的山路,用了将近两个时辰,才上了山梁。

祁远没有被分到开路的队伍里,但他闲不下来,也前后跟着帮忙。好不容易登上山梁,他抹着汗道:“朱老头,这该往哪儿走了?”

朱老头煞有介事地把手搭在眉棱骨上,眯着眼看了半晌,嘀咕道:“这不对啊,咋会找不到呢?”

祁远苦笑道:“老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要是领错了路,咱们这一下午的力气可都白费了。我老祁还好说,要让武二爷知道咱们还得折回去,他能把你生吞了,都不带蘸酱的。”

“找到了找到了!”朱老头昏花的老眼立刻放出光来,“那不是有条路!”

莽莽群山间,依稀能看到一条小径在叶海中时隐时现。众人拼足力气,一路赶过去,终于在天黑之前,踏上那条裸露着红土的小径。

这一条路硬砍出来,连北府兵那些铁打的汉子也疲惫不堪。朱老头道:“进了山坳有个村寨。到了那儿,火塘、床铺、热水,样样都有!往后你们再走到这儿,可要记住了,这都是俺朱老头给你们指点的。”

石刚脸上沾满绿色的树汁,他喘着气道:“拉倒吧。这路谁他妈再走,谁是小妈养的!”

说归说,这会儿对他们这些疲惫的旅人而言,床铺和热水的诱惑比每人送个美女更来得强烈。众人拼着最后的力气,催动马匹,朝朱老头说的村寨进发,那些花苗人却停下来,不再往前走。

程宗扬过去询问,苏荔只说她们要在这里露宿,明天一早再与他们会合。

既然有村寨落脚,何必再住荒山野岭?程宗扬劝了一会儿,苏荔却异乎寻常地坚持,一定要在山里露宿。程宗扬见她们说得认真,也不好再劝,约好日出时一同走,才匆忙去追赶队伍。

小路上裸露着红色的泥土,路旁的枝叶还有被砍过的痕迹。在荒无人烟的大山里走了两天,终于遇到村寨,想到今晚就能靠着火塘,住在有顶的房子里,众人都振作起精神,加快脚步。

“武二呢?”

“在花苗人那儿呢。”吴战威笑得一脸暧昧,“我看那家伙五迷三道的,不会是跟花苗的女族长有一腿吧?”

何止一腿?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不管他,咱们走。”

前面有人道:“嘿,这有个草结。”

祁远神情陡然一变,“什么草结?”

“这儿呢。”

昏暗的光线中,能看到路旁立着半截干枯的树干,树干上悬着一圈干草结成的草环,模样丑怪,上面斑斑点点,仿佛沾着血迹。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