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44章·向导

阿葭雪白的胴体忽然一动,她低下头,疑惑地看着自己身下。

一根黑亮的锥状物体穿透蕨叶,像一根粗大的针头,笔直刺进少女腹下。毒素一瞬间麻痹了阿葭的肉体,她茫然坐在蕨叶上,看着那根腹针在自己体内越进越深。

那黑影从阿葭身后探出头来,它碟形的额头上并排生着四只眼睛,中间两只大,旁边两只略小,黑亮的眼珠有着玻璃般的光泽。它昂起头,伸出两只尖长的前肢,勾住阿葭肩头一推,少女僵硬的肉体缓缓向前倒去。

妖物纵身跳到花苗少女光洁的粉背上,它像蜘蛛一样生着八条尖腿,身上布满黑色的绒毛。黏液顺着它毛茸茸的尖肢淌在少女洁白的肉体上,留下闪亮的湿痕。在它腹下,有一根尖长针状的物体。此时阿葭伏着身子,白嫩的屁股向上翘起。那妖物按住她的四肢,腹针从后捅进她的雪臀,在她穴中疯狂地吸吮鲜血。

阿葭柔美的胴体迅速变得苍白,肌肤失去血色,和那蛇彝女孩一样,变得几乎透明。

“铛”的一声,精钢打制的弯刀砍在妖物身上,发出金属般的声音。妖物绒毛上的黏液湿滑无比,刀锋劈在妖物背上,随即滑开。

程宗扬沉着脸,太阳穴上那处伤痕微微闪亮。他左手也握住刀柄,斜过身双手持刀同时劈出,砍在妖物细长的尖肢上。

这一刀程宗扬身手合一,用上了腰腹的力量。那妖物“吱”的一声怪叫,前肢冒出几点火花,被硬生生削去一截。绽出几点似血非血的液体。

妖物有八条尖肢,一条受伤,另外七条同时放开身下的女体,向后一弹,没入浓密的蕨叶。程宗扬跨前一步,弯刀劈开蕨叶,只来得及在妖物后肢留下一道刀痕,砍下一撮茸毛。

那妖物看起来有半人大小,其实体积并不大,细长的弯肢一蜷,就缩成皮球大小一团,滚进蕨丛。

藤蔓的叶片一阵摇动,忽然一条细丝从蕨叶间射出,黏在松树的横枝上。那妖物从蕨丛间疾射而出,转眼就消失在密林深处。

阿葭静静伏在蕨叶上,眼中带着一丝疑惑。她白皙的肉体已经变得僵硬。刚擦拭过的下体淌出一串血迹,娇嫩的蜜穴被妖物的腹针刺穿,穴口圆张着无法合拢。短短片刻时间,她体内的鲜血就被妖物吸食大半,肌肤血色全无。

夜色下,阿葭白嫩的臀部微微抬起,像皎洁的月轮般圆润。就在几个时辰之前,阿夕恶作剧地扯开这个花苗少女的裙子,将她雪白的屁股裸露出来。就在刚才,自己成为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程宗扬提刀的手微微颤抖,忽然狂吼道:“老四!”

※ ※ ※ ※ ※

“是阴蛛。”祁远额头汗涔涔的,脸色青得发黑。

“这东西靠吸血为生,白天躲在洞穴里,只在晚上出来。说是蜘蛛,其实又跟蜘蛛不一样。南荒人说,阴蛛是死物的怨气所化,体内有大毒。这种蜘蛛是独处,只有雄性,繁殖的时候就把卵下到别的动物身上。那卵就会吸食寄主的血肉,成熟的时候破腹出来。”

花苗人用蕉叶包住阿葭的尸体,然后捡来干柴,堆在一起。

程宗扬沙哑着嗓子道:“他们在做什么?”

“烧尸。”祁远小声道:“她体内如果被阴蛛产卵,就成了祸患,还是烧了干净。阴蛛肢体的外壳比铁还硬,刀砍水淹都没用,就是怕火。所以有阴蛛出没的地方,家家户户都要点火把。”

程宗扬喉头动了一下。那些花苗人都表情凝重,苏荔更是双眉紧锁,阿夕也一改平常的顽劣,抱住阿葭的尸体凄声哭泣。

“怎么能抓到那只阴蛛?”

祁远摇了摇头,“没法子。那鬼东西能吐丝,能钻洞,在林子里一荡就是十几丈远,朝哪片叶子下一钻就找不到了。”

程宗扬沉默半晌,忽然道:“是鬼王峒!”

“什么?”

程宗扬咬牙道:“那阴蛛是鬼王峒的人豢养的。林子里的蛇彝女孩也是他们扔掉的试验品!我干他娘的鬼王峒!这么毒辣的事都做!”

祁远没有作声。在南荒,鬼王峒就是恶鬼的代名词,相比于他们曾经做过的事,用人体豢养阴蛛根本算不了什么。

忽然一条大汉从林子里钻出来,一边走一边高声嚷道:“瞧瞧二爷逮了个什么玩意儿!嘿,还动呢!”

“砰!”武二郎砸了一拳,把那东西毛茸茸的外壳砸出一条裂缝。

武二郎得意洋洋地说道:“二爷正在林子里纳凉,这鬼东西居然从树上扑下来想咬二爷!南荒这地方,连蜘蛛都长这么大!二爷也没客气,一把抓住这玩意儿,先把它几条腿给拧了,这东西多脆啊……”

武二郎说得口沫横飞,手中那只阴蛛足有尺许大小,几条尖肢都被他拧折,其中一条还有着刀砍的痕迹。

程宗扬与祁远面面相觑。

“你不是说阴蛛比铁还硬吗?”

祁远挠了挠头,尴尬地说道:“就算是镔铁,武二这家伙也能拧断吧。”

“喂,老四。”武二郎嚷道:“瞧瞧这玩意儿怎么做的,过来给二爷弄点蜘蛛肉尝尝鲜!”

祁远过去小声说了几句,武二郎脸色顿时一变,抖手把那只蜘蛛扔在地上,拿脚踩住。

蜘蛛甲壳裂开的部位渗出殷红的鲜血,那是阴蛛吸食后还没有来得及消化的血液。

武二郎听了祁远的叙说,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他想安慰苏荔几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吭哧半天,才把阴蛛踢过去,“给你。”

苏荔勉强笑了笑,“多谢。”

忽然那个叫卡瓦的花苗汉子奔过来,急切地说了几句什么。

苏荔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卡瓦用几片叶子包住阴蛛的尸骸,另外两名女子过来抬起阿葭的尸身,一同送进新娘所在的蕉叶帐篷里。

苏荔把阿夕叫到一边,面色冷峻地问着什么。阿夕时而点头,时而摇头,眼圈红红的,不停掉着眼泪。

祁远低声道:“族长问她,为什么拿走阿葭的衣物,让阿葭一个人走到树林里去。她说——她听到一个声音,以为是阿葭跟自己开玩笑,就趁阿葭洗澡的时候拿走她的衣服,骗她到林子里找衣服……”

阿夕忽然拔出短刀,朝自己胸口刺去。苏荔劈手夺过短刀,厉声呵斥,说得阿夕垂下头去。

“她说,你们是给鬼巫王的贡物。如果你和阿葭都死了,巫王发怒,花苗人离灭族也不远了。”祁远说着摇了摇头,悄声道:“这对姐妹送过去,说不定也活不了几天。”

过了一会儿,卡瓦等人从蕉叶帐篷里出来,向苏荔说了几句。

祁远露出古怪的表情,“他说:珂娅也没办法救活阿葭。”

“珂娅是谁?”

祁远压低声音,“珂娅是花苗人最尊敬的称呼,指的是天蝎降下的神女。”说着祁远自己都有些不信,“他们进献给龙神的新娘竟然是神女?”

“神女很厉害吗?”

祁远摇了摇头,“珂娅是传说里才有的神灵,如果真是珂娅,花苗人只会把她供奉起来,就算灭族也不会送出去。”

那名穿着大红嫁衣的新娘始终没有露面,那间蕉叶搭成的帐篷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声音。

阿葭的尸身被花苗人小心地放入火堆,女人们小声啜泣着,一边脱下手上的饰物,投进火中。

当花苗人把阴蛛的尸骸也扔进火堆,柴堆像被泼上汽油般,火焰猛然腾起,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浓腥气。

那具蛇彝女孩的尸身也被抬出一并焚烧,将阴蛛可能留下的所有祸患都清除干净。

人群陆续散开,只有阿夕固执地留下来,等待收取阿姐的骨殖。

“抱歉。”

一个声音低低传来,程宗扬扭头看时,身后却毫无人迹。

※ ※ ※ ※ ※

熊耳铺是一处约有百户人家的村寨,由于这里是进入南荒大山的隘口,寨里居然还有几家商铺。和蛇彝村不同,这里没有供行商免费歇宿的大屋,倒有一家客栈。弯曲的街道用黑色的石头铺成,年深日久,形成龟背一般的裂纹。

众人天不亮就动身,赶到熊耳铺,太阳刚升过头顶。想到要和鬼王峒的使者相遇,众人都有些紧张。商议几句,众人在村口分开,程宗扬和云苍峰去寻向导,苏荔带着族人去拜见使者,商队其他人由祁远领着到客栈住下等待消息。

苏荔叫来族人,将精心装扮过的新娘和阿夕护在中间,进入熊耳铺。武二郎忽然闯过来,“我跟你们一起去!”

“武二!”程宗扬喝道。

武二郎不耐烦地说道:“二爷就是去看看他们长几个鼻子几只眼。”

程宗扬在背后嚷道:“不许动手!”

武二郎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也不知道他听到没有。

祁远领着众人赶往客栈。云苍峰对熊耳铺似乎很熟悉,带着程宗扬弯弯曲曲走了半晌,拐进一条背巷,指着旁边一间石屋道:“就是这里了。”

那房屋是用石片一层层堆积起来,表面生满青苔。木制的房门半掩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靠在墙角打盹。

云苍峰走过去,解下腰间的玉佩,“叮”的一声,轻轻放在积满灰尘的石桌上。

老者睁开眼,他颔下生着一丛山羊胡,上面还黏着饭粒,浑浊的眼睛白多黑少,一看就像个老糊涂。

“是云氏商会的人啊。”老者慢吞吞道:“他们在这里已经等很久了。”

云苍峰道:“路上遇雨耽搁了。六天之内,我们要赶到白夷。”

老者咳嗽着站了起来。他身材不高,腰背佝偻着,更显矮小,而且瘦得厉害,一件粗织的土布袍子裹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老者颤巍巍捡起玉佩进去,过了一会儿,领着两个人出来。

“就是他们。去白夷族的路他们都熟。”

那两名向导都是六朝人氏,但体貌迥异。前面一个一身文士打扮,颔下留着三缕长须,相貌俊雅,举止温文,尚未说话先带了三分笑意,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另一个则是一名武者,他身披劲甲,腰间束着厚厚的武士带,龙骧虎步,体形剽悍,一看就是骁勇过人之辈。

老者道:“按规矩,只能挑一个。一天是一枚金铢的价格。”

这个价格可不便宜。云苍峰与程宗扬对视一眼,向那名文士拱手笑道:“道左相逢,便是有缘。不知阁下贵姓?”

那文士先抱拳平胸,从容还礼,然后微笑道:“鄙姓秦,草字会之,单名一个‘桧’字。本是宋都临安人士,流落南荒多年,乡音未改,年华已逝,让云执事见笑了。”

云苍峰笑呵呵道:“原来是秦兄。看秦兄气宇不凡,多半是临安世家子弟,能在南荒立足,必定是智勇双全……”

那文士说得文绉绉的,程宗扬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时忽然插口道:“你是秦桧?”

那文士微微一愕,旋即笑道:“正是区区。”

程宗扬直勾勾看着他。自己运气还真好,找个向导就能碰到名震千古的天下第一大奸贼。如果让他领路,只怕这家伙一转手就把两支商队几十号人马都给卖个一干二净。

这个秦桧的名头显然不及后世响亮——那个秦桧声名所及,以至于用桧字为名的,从他以后就绝迹了。这厮不但俊雅温文,而且还一脸正气,云苍峰似乎对他颇为满意。如果不是太熟悉这个名字,单看相貌,连自己也觉得他是个良善可靠的家伙。

但这会儿程宗扬戒意十足,不等云苍峰开口,就干笑两声,“带路这样的小事,不敢有劳秦兄大驾。”

不理会秦桧的满面失望,程宗扬朝那武者拱了拱手,“这位壮士是……”

“吴。”那武者沉声道:“吴三桂。蓟州人。在南荒待了二十年,再偏僻的路我也知道!”

云苍峰在旁看着,程宗扬不选秦桧,大概因为他是文弱之士,经不起途中的辛苦,这一位一看就是赳赳武夫,说话也颇有分寸,再挑剔的人也该满意。云苍峰正要开口,程宗扬却从后面扯住他的衣角。

在程宗扬的记忆里,这个名字可谓如雷贯耳。这位吴某人带路的本事着实了得,能从山海关一路带到云南。只不过他脾气不大好,说翻脸就翻脸。万一云苍峰答应下来,他半路一翻脸,自己这些外乡人叫天不应、哭地不灵可就惨了。

程宗扬抢着道:“除了这两位,还有别的向导吗?”

老者朝他翻了翻白眼,“还有我,你看怎么样?”

程宗扬一拍桌子,“就是你了!”

云苍峰也是老狐狸,看程宗扬的举止,便心知有异。他也不多说,当即付了定金,请那老者作为向导。

从屋里出来,云苍峰低声道:“程小哥,这是怎么回事?”

程宗扬当然不能说自己的理由,只低声问道:“这些向导是谁找的,那人可靠吗?”

云苍峰沉默片刻,缓缓道:“南荒巫观众多,其中一支出于六朝,在南荒定居多年,外界很少有人知道。这次敝商会费尽力气,才得其相助,向导也是由他安排的。”

“在南荒定居的六朝巫师?他是谁?”

云苍峰在程宗扬耳边低声说了个名字。

“殇振羽?”

云苍峰打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这名字在六朝属于禁忌,切不可宣之于口。诸宗派想要他性命的不知凡几,不得已才逃亡到南荒。这些年他在南荒惨淡经营,名声虽不彰显,但也在南荒扎下根来,行事比我们方便百倍,所以才请他帮忙。”

殇振羽的名字程宗扬从未听过,但听云苍峰说得慎重,不禁有些好奇,“云老哥告诉我,就不怕传出去吗?”

云苍峰一笑,“谁会相信呢?”

程宗扬哑然失笑。云氏商会手中握的资源可比自己丰厚得多,云苍峰既然敢对自己说出来,心里自然有底气。

“那秦吴二人一文一武,都是相貌非凡,”云苍峰问道:“程小哥为何弃之不用?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真实的原因永远也无法解释,程宗扬只好打了个哈哈,“我只是听着他们的名字不爽。什么秦桧、吴三桂……听着就不像好人。”

云苍峰愕然以对,竟然是这样荒唐的理由?

“糟糕!”程宗扬一拍脑袋。刚才只顾着忌惮那两个奸贼,忘了问那个老头的名字,万一再是哪个奸贼就麻烦了。

※ ※ ※ ※ ※

“俺叫朱八八。”

老头咳嗽几声,“作孽啊。放着两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不挑,非让我老人家领路。去白夷族好几百里,又是山又是水的,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

程宗扬笑道:“朱老哥放心……”

“叫大爷!”朱八八翻着白眼,不满地哼道:“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老哥是你叫的吗?”

“哎,朱大爷。”程宗扬从善如流地改口道:“去白夷族六天能赶到吗?”

朱老头像是没听见一样,嘴里嘟嘟囔囔道:“山路大爷可走不惯,俺又不会骑马骑驴的,爬山的时候你可得背我,不背我就不走……”

程宗扬左右看了看,秦桧和吴三桂都不在这儿,朱八八的名字又不像是什么猛人,用不着跟他客气。

他亲热地搂住老头的脖子,“死老头!我们可是跟你们主子有约的。钱都拿了,还不老实带路,到时候我把你往主子那儿一丢,看你主子怎么收拾你!”

朱老头差点被口水呛死,一说到自己主人,这家伙立刻老实起来,连忙点头道:“好说好说。”

程宗扬用力拍了拍朱老头的背,“别装了,你这把老骨头结实着呢,少在我面前装喘。八八,这名字怎么这么怪呢?”

朱老头被他揭穿也不生气,“嘿嘿”笑了两声,“俺家里穷,没人识字。俺生下来那天是八月初八,就起了个名儿叫八八。不想叫八八,你就叫我老八好了,哎哟!小哥轻点儿拍……”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少给我八八、老八的,就叫你老头!”

“老头就老头吧。”朱老头无所谓地说道:“反正你们这些六朝来的也看不起我们南荒人,随便你们叫什么吧。”

※ ※ ※ ※ ※

祁远、吴战威、易彪都挤在大屋门口等着,见程宗扬带了个老头回来,都拥上前去。

“这是咱们的向导,朱八八!”

吴战威忍不住道:“大爷,你该有八十了吧?”

“没呢,才七十九!身子骨结实着呢!”

“腿脚利落吧?别上个山还要人背。”

“利落!上个月还走了趟獠寨!”

几个人围着朱八八问东问西,祁远向程宗扬使了个眼色,两人走到一边。

祁远没提向导,直接道:“花苗人要跟咱们一起走。”

“她们不是只到熊耳铺吗?”

“原来说的是到熊耳铺,鬼王峒的使者在这儿等着,交了人就回去。但刚才在铺里问过,使者前天就走了,留下话,让花苗人把新娘送到白夷族。苏荔族长这会儿正犯愁呢。”

如果自己是苏荔,也该犯愁了。眼下不但要到白夷族去,伴娘还少了一个。

“云老哥的意思呢?”

“云执事的意思是,一道走彼此能有个照应。而且……”祁远低声道:“听铺里的人说,白夷族也归顺了鬼王峒,咱们去白夷,免不了要和鬼王峒打交道。跟花苗人一起,也能有点照应。”

程宗扬忽然道:“祁四哥,你上次来南荒是什么时候?”

祁远想了想,“有三年了。”

“上次来,鬼王峒的人也到了白夷?”

祁远摇了摇头,“那时候只听说盘江以南有个鬼王峒,没有谁见过鬼王峒的人是什么样。”

“这么说,鬼王峒只用了三年时间,就占据了盘江以北一半的地域?”

“只怕不止一半。听铺里的人说,现在除了黑獠和红苗,其他部族都在向鬼王峒进贡。”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告诉云执事,咱们答应了,也跟花苗一道走。”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