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42章·万舞

花苗汉子们收集了干柴,掘好火塘。在感谢和祈求森林之神的庇佑之后,苏荔亲手点燃了篝火。

花苗人本来要趁夜赶到熊耳铺,在得知商队准备宿营之后,他们慷慨地同意与这些远道而来的朋友一同留在危险的森林中。

随着篝火的升腾,众人的情绪也随之高涨。从蜂巢取出的蜜汁足足装了二十口坛子,每一滴都如同金黄的琥珀。而坛中原来盛的美酒,则给那些花苗汉子带来更大的惊喜。

按照花苗的习俗,他们先祭祀了神灵,然后把酒坛放在中间,众人围着篝火坐成一圈,用一支长柄勺轮流饮酒。

“花苗人不会酿酒,平常是用金砂换酒来祭祀神明。”祁远嘿嘿一笑,“现在有酒,说不定花苗人一会儿还会跳起祭神的万舞。”

祁远的笑容中包含着兴奋和期待,一丝感慨,还有隐约的怀念。

正说着,一名喝红脸的花苗汉子跳进圈子里,他一边高声唱着,一边摇晃着肩膀伸出手来。

那些花苗女子挤坐在一处,她们笑着将一名同伴推揉出来。那女子脸色微微发红,眼睛却亮得如同夜空中的寒星。她展开歌喉,与那男子一唱一答,然后把手交给对方。

接着站出来的是卡瓦,和其他花苗汉子一样,他身材虽然不太高,但手长脚大,举止剽悍,他一边歌唱,一边直接把手伸给一名脸蛋圆圆的花苗女子。女伴的笑闹声中,那女子大方地站起来,拉住卡瓦的大手,与他并肩站在一处。

越来越多的男子站出来,邀请自己心仪的女伴。他们手拉着手,男女混杂地围成一个圈子,围着篝火起舞。花苗人的舞蹈和歌声一样奔放而热情,浑厚的男音与清悦的女音此起彼落,又完美地交织在一处。伴着歌声,他们像一圈五彩的花环,时而聚拢,时而散开。

那些娇美的花苗女子穿着窄窄的筒裙,一个个皮肤白嫩,眉目如画。她们纤细的脚踝大多都戴着碎碎的银铃,在篝火的光影中,那些女子雪白的小腿和纤足赤裸着,随着歌声的节奏轻柔而欢快地跳动起落,脚踝上的银铃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别有一番美艳的风情。

商队众人分成两个阵营,程宗扬等人聚在前面,一边看一边鼓掌叫好,连云苍峰也面露微笑。云氏商会那些年轻的汉子们却腰杆挺得笔直,坐得端端正正,显示出军旅出身的严格纪律。

这时程宗扬已经看出来了,这些北府军士卒的头领是那个叫易虎的汉子。他身形魁梧,背后一杆尖枪从不离身。下午死在鬼面蜂毒钩下的那名汉子,就是他的手下。这一路双方相伴而行,能看出这些军士们同袍之间手足情深,但当鬼面蜂被引走之后,易虎只冷静地吩咐军士们收殓了同袍的尸体,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看那些军士的样子,没有易虎发话,他们就是坐到天亮也不会动一下。

花苗人的队伍女多男少,苏荔是族长,戴着面纱的少女和阿葭、阿夕要奉献给龙神和巫王,剩下的还有三四名女子没有舞伴,她们明亮的眼睛不时望向这些陌生的客人,火热的目光令人怦然心动。

祁远忽然站起来,操着南荒蛮语唱道:“翻过高不见顶的青山,涉过深不见底的河流,从五原走来的商人,冒昧地伸出手。比月亮更美丽的花苗姑娘们啊,谁愿意与我一起起舞,让神灵欢喜。”

他略显生疏的歌声使剩下的花苗女子笑成一团,然后一名身材纤细的女子起身唱道:“歌声飘到了我面前。远方来的朋友,你跋山涉水,走过弯弯曲曲的山路,来到南荒就是我们的客人。”

唱着唱着,那女子接过祁远的手,祁远扭头朝程宗扬眨眨眼,融入跳舞的人群。

“祁老四还有这一手?”

程宗扬看着场中。其貌不扬的祁远就像换了个人,跳起花苗人的舞蹈也似模似样,与那些花苗汉子相比毫不逊色。

吴战威笑得眼都成一条细缝,“老祁当年可风流着呢,还跟一个花苗女子好上了,后来……”吴战威咂了咂嘴,没有再说。

程宗扬心里一动,想起祁远讲的故事,“不会是他把人家甩了吧?”

吴战威摇了摇头,“你别看老祁圆滑,其实是个重情义的汉子。那次的事……”

“唉,临走时那女的追出几十里,一边追一边哭,老祁在车里也哭,眼泪淌得跟泪人似的。后来他又来南荒,结果中了瘴气,差点没命,还拼着去花苗找人。”

“从南荒回来,他大病一场,躺了半年才能起身。你别看老祁现在爬个山都喘,当年身手比我都强,就是那次垮了下来。”

“找到了吗?”

“没有。听说是嫁人了,老祁也就死了心。往后只要走南荒,老四都是头一个,只是不去花苗。”

程宗扬摸了摸鼻子,再去看祁远那张青黄的面孔,似乎顺眼多了。

有祁远带头,几个胆大的年轻护卫也蠢蠢欲动,程宗扬干脆一挥手,“想去就去,只要别给我丢脸。”

石刚讪笑着蹿出去,找了他最中意的一个姑娘,那花苗女子却把手递给了更英俊的小魏。石刚碰了一鼻子灰,正要打退堂鼓,另一名女子却笑盈盈起身,拉住了他的手。石刚顿时心花怒放,一张脸笑得见牙不见眼。

程宗扬拍了拍吴战威的肩,“吴大刀,你不去?”

吴战威头摇得什么似的,“老吴耍刀行,这个不行。那姑娘们的光脚丫又白又嫩,老吴一不小心踩上就完了。”

说着他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凝侍卫长不在这儿,你怎么不去?”

上了山崖之后,凝羽一直没有现身,程宗扬已经习惯了她的突然消失,也不在意,回笑道:“我等着看二爷的乐子呢。”

那边武二郎抿了抿浓密的鬃发,起身像头出林的猛虎般大步走了过去。

“上去高山望平川,川上一朵红牡丹。”武二郎高声唱道:“看起来容易摘起来难,摘不到手里是枉然。阿妹的红牡丹呀,摘不到手里是枉然。”

程宗扬一口酒全喷了出来,武二这歌词也太赤裸裸了吧。如果自己在街上对一名陌生女子唱着要摘她的红牡丹,最便宜也要吃一个耳光。

苏荔脸也微微有些发红,好在武二郎这段词用的并不是南荒蛮语,族里人未必能够听懂。她背着手,微微抬起下巴,唱道:“白武族的勇者呀,如果你会祭神的万舞,就把你的手伸出来。”

武二郎喜上眉梢,毫不犹豫地伸出大手,“如果我撒谎,就让鬼面蜂的毒钩扎遍全身!”

苏荔笑啐一口,把洁白的手掌递给他。武二郎轻轻一扯,苏荔盈盈起身。

花苗人正跳得开心,两人一踏入圈子,那些花苗男女立即聚拢过来,把两人围在中央。男人们发出“喔喔”的叫声,脚板用力踏地,打出节拍,花苗女子舌尖在齿间轻颤着,欢快地唱着“阿哩哩”,简单的音节从她们纯银般的歌喉流淌出来,有着天籁般的纯美。

程宗扬靠在树上道:“云老哥,万舞是什么舞?”

“花苗人祭天、祈神、出征、求雨都用万舞。”云苍峰说道:“大概种类太多,才叫万舞。花苗以外的地方很少能见到。”

程宗扬看向另外一边,“谢兄?”

谢艺身上的蜂蜡和蜂蜜已经抹去,但仍散发着淡淡的甜香。他温和的笑容充满了成熟男子的魅力,令人想起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从鬼面蜂的追逐下脱身的,谢艺对当时的经历只笑而不语。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些鬼面蜂再也没有出现过。因为某一个原因,它们甚至放弃了原来的蜂巢,消失在密林深处。

“王子朝的《百舞图录》考据过万舞的源流。”谢艺娓娓言道:“著者称,万舞是花苗的祖舞。花苗本来被称为花蝎,而万字就是蝎字。”

说着谢艺在地上写了一个“萬”字,一边划一边解释道:“万字前有双钳,背腹覆甲分节,尾部还有一个弯曲的蝎钩。”

云苍峰看着那个苍劲古朴的万字,良久才抚掌叹道:“这万字老夫写过无数次,从来都没发现它是蝎子的图案。现在看来,果然首尾俱全,形神皆备。”

“这么说,万舞就是蝎舞了?”

“也许吧。”谢艺微微笑着说道:“王子朝从未到过南荒,只是一家之言,未必就是实情。”

场中的万舞愈来愈激越高亢,花苗男子们做出种种战斗的动作,已经喝醉的卡瓦高声欢呼,两手飞快拍打着自己古铜色的肩膀和结实的胸膛。那些花苗女子白皙的脸颊浮现出两片红云,她们扬起手臂,赤裸的小腿伴随着歌舞的节奏来回摇摆甩动,两足白如霜雪。

祁远与那些地地道道的花苗汉子一样拍肩击胸,高呼欢舞,青黄的面孔浮现出亢奋的血色,仿佛花苗人的灵魂已经融入他的血脉。

花苗人身材普遍不高,族长苏荔高挑的身材完全是一个异数。她一米九的身高,也只有武二郎的凛凛雄躯才能配得上。两人一个高大魁梧、龙精虎猛,一个修长丰挺、貌美如花,毫无疑问地成为人群中最引人注目的焦点。

万舞的舞姿热烈而奔放,充满撼动人心的力量。熊熊燃烧的篝火间,苏荔雪肤花貌,衣红似火,她双颊微红,美目中散发出逼人的艳光。

忽然,高亢的歌声低缓下来,聚在一起的花苗男女手挽手向后散开,变成一个圆环,篝火旁只剩下武二郎和苏荔这一对男女。

苏荔两手贴在腰侧,凤目妖娆地看着武二郎。她缓缓抬膝,那条光洁的美腿从裙间探出,轻盈地迈出步子。武二郎脸上金黄的虎斑微微鼓起,他昂起头,发出“喔”的一声龙吟虎啸般的长啸。

苏荔手臂扬起,洁白的裸足点在地上,围着篝火旋转起来。旁边的花苗男女不再唱歌,而是有节奏地拍打着肩膀,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喜悦和兴奋的表情。

苏荔的舞姿繁复异常,散开的红裙仿佛一朵盛开的牡丹。她旋着身,像飞舞的鲜花般绕过燃烧的篝火,离武二郎越来越近。

当武二郎啸声停止,苏荔同时舞到他身旁,绕着他的虎躯飞快地旋转着。她丰满的双乳不停耸动,颀长而柔软的身体仿佛是一株摇曳生姿的藤蔓,攀附在武二郎高大如同参天巨树的身形上。

武二郎筋骨如铁,宽阔的胸膛不住起伏。忽然他手臂一抬,揽住苏荔纤细的腰身。苏荔飞旋的红裙散落下来,整个身子依在他宽大的手掌上。接着白滑的腰身向后弯去,那条白美的玉腿扬起,将秀美的玉足搭在武二郎肩上。

两人四目交投,武二郎金色的虎斑冒出汗珠,他揽住苏荔的腰臀,肩膀扛着她一条扬起的美腿,然后上身后仰,腰腹向前挺出,以一个雄武的姿势在她腿间的部位挺动着。

程宗扬瞪大眼睛,这哪里是舞蹈,完全是在模拟性交动作。

谢艺淡淡笑着说道:“前人在书中曾经记载过,万舞的高潮是男女起舞,模仿蝎群交配的场景。谢某有幸目睹,与书中记载相互印证。古人诚不我欺也。”

云苍峰看到程宗扬的惊讶,也笑着解释道:“南荒人认为男女之事能使得土地肥沃,部族繁衍。有些南荒部族会在春耕时,选出部族最美貌的男女,在待耕的土地上交合,来祈佑丰收。”

说话间苏荔已经在篝火旁躺下,两腿弯曲着张开。武二郎雄壮的身体伏在她身上,腰腹隔着红裙在她两腿之间起伏。这时周围的花苗男女们也双双纠缠在一起,和苏荔一样,她们仅仅是做出种种诱人的动作,彼此的身体并没有直接贴在一起。

篝火的热度仿佛越来越高,每个人额头都淌出闪亮的汗水。那些北府军的士兵正襟危坐,一个个脸涨得通红。吴战威打趣地朝易彪比了个手势,呵呵而笑。易彪那张脸红得像紫茄子一样,腰背仍挺得笔直。

篝火另一边,只剩下三名花苗女子还留在原地。戴着面纱的新娘安静地坐在树下,半边身体都被阴影遮住。她两手放在身前,胸前鲜红的嫁衣紧绷着,微微起伏。阿葭粉颊微红,垂着头,一手拉着颈中红珊瑚磨制成的珠链。只有阿夕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眼睫一眨不眨地盯着场中淫靡的舞蹈,小嘴微微嘟起,表情既充满兴奋又有些不满。

阿夕视线从场中移开,那双灵巧的眸子游移着落在程宗扬身上。程宗扬戏谑地朝她眨眨眼,花苗少女吐出舌头,朝他做了个鬼脸,又示威般的挺了挺胸。

程宗扬指了指场中的苏荔,又指了指她的胸,然后竖起手指摇了摇。阿夕像气恼的小猫一样瞪了程宗扬一眼,她看了看四周,然后解开胸前的衣纽,露出一片白嫩的肌肤,骄傲地挺起。

火光下花苗少女的酥胸显露出饱满的曲线,肌肤白得刺眼。程宗扬没想到她这么大胆,只好认输,朝少女裸露出一半的雪乳挑起拇指。

阿夕得意地掩上衣襟,朝他皱了皱鼻子。接着眼珠一转,又悄悄去掀新娘的嫁衣。

一直娴静如画的新娘仍垂着头,那双交握的手掌轻轻一滑,拿住了阿夕的手腕。

阿夕眉头拧紧,露出吃痛的表情。新娘松开手,又在阿夕手背上狠狠拍了一掌。阿夕不敢作声,只幽怨地看了新娘一眼,不甘心地拨弄着脚踝的银铃,一边不时去看程宗扬。

程宗扬正看得有趣,谢艺忽然道:“程兄可有意算上一卦?”

“哦?”

谢艺不等他答话,便从袖间取出三枚铜铢,随手撒在地上。

“程兄好运道。”谢艺半是认真半是调侃地说道:“今夜子时,离此西南,百丈之外,程兄必有奇遇。”

“什么?”

“是真是假程兄届时便知,”谢艺从容收起铜铢,“此乃命中定数,违之不祥,还请程兄谨记。”

没等程宗扬明白过来,谢艺已经拱手一揖,起身施施然离开。

这时场中的万舞已经到了最高潮,苏荔以兽禽虫豕通行的交尾姿势伏在篝火前,武二郎单膝跪地,两手抱着她的腰肢,在她臀后大力挺动。周围的男女做出各种姿势,一对对交缠在一处,模仿着蝎群交配时纠缠翻滚的姿态。

他们不再歌唱,而将全部身心都融入这神圣的舞蹈中。虽然隔着衣物,但他们充满激情的露骨动作,却将男人的强壮和女人的柔顺与美艳表现得淋漓尽致,连程宗扬也禁不住心旌摇动。

对于花苗人来说,世上最大的神迹莫过于血脉的延续和种族的繁衍生息。男女交合,新生命的降生,一切都充满神秘而可敬畏的力量。他们用万舞来祭祀这伟大的力量,祭祀使他们一代代繁衍的神明。

花苗的女族长裸露的肌肤布满亮晶晶的汗水,她红裙滑在一边,露出一侧丰满的雪臀,那条白滑的大腿完全暴露出来,白腻而又修长。一串汗珠从她大腿上缘的纹身淌过,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湿淋淋的艳光。

苏荔发髻微微松开,一缕乌亮的发丝垂在脸侧。她微微偏着头,一双美目不时望向身后充满雄性气息的身影,一边弓着腰肢,竭力向后挺动雪臀,似乎正在与身后的男子做着激烈的交合,那张艳丽的玉脸上满是明媚的笑意。

※ ※ ※ ※ ※

终于,一切都安静下来。篝火渐渐熄灭,燃烧过的木柴在火塘中闪动着暗红的光芒。

宿营的商队撑起帐篷。白湖商馆用的是普通布帐,鬼面蜂的袭击使他们失去了一匹马和两匹走骡,所幸没有折损人手。护卫和奴隶们三三两两住在一处,虽然简陋,还能够容身。

云氏商会除了云苍峰用一顶油布制成的小帐,军士们用的都是牛皮帐篷。那些皮帐庞大沉重,但制作精良、工艺考究,每顶帐篷能住八人,只用两顶就足够所有人住下,算起来比商馆的还轻便一些。

花苗人更简单,他们砍来几片巨大的芭蕉叶,给新娘搭了一顶帐篷,留了两名汉子守护,其他人便散入树林中。不出所料,那些花苗人都是一男一女相携离开。让程宗扬惊奇的是,小魏竟然也跟刚才同舞的花苗女子一起钻进林子,却没有一个花苗人露出异样的表情。

“南荒跟六朝不一样。花苗人的风俗是女子满十五岁,家里就用石头给她垒一间屋子,让女儿自己住,有相好的就可以留宿。”祁远抿了口酒,龇牙咧嘴地说道:“等嫁了人,花苗女人就贞洁起来,不管以前有多少相好的,成了亲就只认丈夫一个。”

“六朝人认为南荒的风俗不好,说是淫乱。我瞧着花苗人这风俗倒比六朝好些。六朝人讲究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一男一女没见过面就硬撮合成一家。运气好的倒也罢了,遇上不合适的,免不了吃一辈子的苦。哪像花苗这样,过得顺心自在。”

“别人说花苗人性淫,不知道礼法,是禽兽之行。可花苗人女不为娼、男不为盗,成了亲的男女守在一处,你好我好。比起那些偷汉子、养小老婆的,可强到天上去了。”

祁远笑着摇了摇手,“我是喝醉了乱说的,这些话你听过就算。”

程宗扬接过酒葫芦喝了一口,“我觉得你说的挺对。”

祁远沉默下来。

过了会儿,他嘶哑着嗓子,低声唱道:“一月桃花开满山,见不到妹妹心里面烦。半夜想起梦中见,醒来隔水又隔山……”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