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38章·残虐

族长的大屋是一幢圆形建筑,里面极为空旷,每一层都有四五米高,长长的竹梯斜架在大厅正中,通向二楼,然后从头顶横架过去,之字形升上楼顶。楼宇一层层围着栏杆,所有的门窗都紧闭着。站在屋内,连火把的光线都照不到大屋的穹顶,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渺小起来。

白湖商馆和云氏商会各分了一半人手留在住宿地,程宗扬、凝羽、祁远、武二郎、易彪、易虎十几个人赶来查看究竟。

程宗扬毒性一去,伤势愈合极快,说话时虽然还偶尔冒出“嘶嘶”的杂音,但精神已经恢复如初。他执意要走在最前面,因为商队唯一一枚能够治疗蛇彝人剧毒的朱箓蛇丹被他吃了,如果再有别人被咬伤,商队已经无药可治。

凝羽紧跟在程宗扬身边。刚才两人衣衫不整,搂抱而坐的一幕被众人看得一清二楚,凝羽也不再隐瞒,索性形影不离地跟着程宗扬。云氏商会的还好一些,白湖商馆一个个都暗自咋舌,看着程宗扬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赞叹和崇慕。

谢艺也跟着众人一同前来,他虽然言语不多,但温和的态度极招人好感,而且过河时的惊鸿一现,显示出的实力足以让任何人放心。他既然愿来,大伙嘴上不说,心里都又多了一分底气。

竹梯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武二郎恨不得冲上去在程宗扬脑门上狠凿几个栗子。连一点轻身功夫都不会,楼上就算都是死人也被他吵醒了。

程宗扬握着防身的弯刀,小心翼翼地走过长梯,用了十几分钟才爬到顶楼。众人举着火把跟在后面,底下两屋的房间都黑沉沉毫无声息。靠近顶上亮着灯火的屋子,大伙都不由放慢了脚步,心头绷紧。

程宗扬示意众人停住脚步,然后屏住呼吸,慢慢推开门。

一缕昏黄的灯光从门缝中透出。房间内一个女子临门而坐。她并着膝,跪坐在一张竹席上。乌亮的长发盘起,发髻上戴着漂亮而繁复的银饰,一片片精美而小巧的银叶子垂在额头,微笑地看着门外。

灯光来自蛇彝女子身旁的油灯,盏内的灯油已经不多,盏旁的灯光只有黄豆大小。那蛇彝女子容貌与人类相似,五官秀美,只是两颊多了一道细细的银鳞,从肩后一直延伸到眼梢,多了一股蛮荒的气息。除此之外,眉眼与六朝的美妇并没有太多差异。

那蛇彝女子笑容极美,衬着发上华丽的银饰,就像是盛装待嫁的新娘,娇艳如花。但落在程宗扬眼里,心头只有阴森的寒意。

戴着盛美银饰的女子身上一丝不挂。一条长蛇盘绕在她雪白的胴体上,青黑的蛇尾从她肩头绕过,长长的蛇身从她饱满的双乳间蜿蜒垂下,带着细鳞的蛇体缠在柔软的乳峰上,将双乳缠得突起。青黑的蛇体带着剧毒的花纹,向下盘过柔白的腰肢,然后从腰侧伸出,再没入蛇彝女子紧并的大腿间,消失在她雪白的小腹下。

“嘣”的一声,一支利箭从小魏手中的弩机射出,穿透了青黑色的蛇腹。

两只手一左一右按住小魏手上的弩机,武二郎和谢艺对视一眼,目光落在房内蛇彝女子身上。

弩矢并没有射中蛇彝女子,但弩机强劲的力道穿透蛇腹,带得她身体一晃,缓缓向后倒去。那条蛇一动不动盘在她身上,显然在中箭前就已经死透了。

凝羽眉梢挑了起来。随着那具胴体的倒下,蛇彝女子紧并的双膝微微分开,暴露出赤裸的下体。

青黑色的长蛇从蛇彝女子下体钻入,像交媾一样,深深钻入她阴门内。蛇彝女子漂亮的阴户被粗大的蛇体塞满,腹下鲜血淋漓,露出撕裂的伤口,显然是被毒蛇咬穿子宫而死。然而她脸上莫名的笑容,在微弱的灯光下愈发诡异。

灯盏边缘微弱的火焰,照出屋内隐隐约约的轮廓。程宗扬朝后伸出手,嘶哑着喉咙道:“火把!”

石刚连忙把手中的火把递过来,程宗扬举起火把往房内一照,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看完整个房间,所有人的脸色都阴沉下来。

整个顶楼的房间完全是打通的,形成一个圆环状的空间。就在一幢屋内,至少陈列着五十具裸尸。

众人这才相信祁远说的蛇彝女子颇具姿色之语确实不假。这些蛇彝女子年龄从刚生出蛇鳞的少女,到丰满成熟的妇人,一个个皮肤白嫩、姿容秀丽,显然是被特意挑选出来的美貌女子。

她们被聚在大屋中,被凶手肆无忌惮地淫辱之后,再一一虐杀。以门口那具艳尸为中心,左侧,十余名蛇彝女子被摆成环形。她们赤裸着南荒女子独有的白滑肉体跪伏在地,将赤裸的屁股朝向圆环中央。

令程宗扬意外的是,蛇彝女子的阴道和肛门共用同一个肉孔,臀间看起来分外紧凑。也许是她们很少排便,下身的肉孔十分干净。

圆环中间是一个蛇彝美妇,她身份似乎最高贵,所受的淫虐也最多。她伏在地上,以供人交媾的姿势高高翘着臀,肉体柔媚丰润。那只屁股白美浑圆,臀肉饱满丰腻,诱人之极。只是她臀间的肉孔不仅被人奸淫得狼藉不堪,还被人残忍地撑开,露出里面灌满污浊精液的阴道和细小的肛洞。

屠杀者奸淫过蛇彝美妇的肉体,还把一条巨大的金环蛇塞进美妇的下体。那条金环蛇足有手臂粗细,蛇体布满了火烧的痕迹。显然那些人把蛇塞进去后,反复烧炙蛇尾,看着负痛的金环蛇在美妇柔软的雪臀间翻滚扭动,以此取乐。

金环蛇咬穿了蛇彝美妇的阴道,奋力钻入她体内,最后穿过她整个身体,从她红唇间伸出。美妇臀间夹着一条长长的蛇尾,下身血污淋漓。从蛇体的炙痕判断,那些人用了很长时间来烤炙金环蛇,直到美妇的女性器官几乎被摧残殆尽,人蛇俱死才罢手。

另外一侧的女尸被摆成一个三角形,却姿势各异。与她们相比,那蛇彝美妇还是幸运的。这些蛇彝女子更年轻,皮肤更加光洁,所受的淫虐也更残忍,以至于程宗扬都不敢多看。

地板都被染成红色,不少女尸都肢体残缺,只剩下白美的躯干,或者身上的蛇鳞被人剥下。那些屠杀者还饶有兴致地把她们拼放成种种诱人的姿势,白皙而美丽的肢体浸在血污中,就像是在和魔鬼交媾一样。

但诡异的是,在遭受了这样的残虐之后,每具女尸脸上都带着莫名的笑容,似乎对身体所受的痛楚一无所知。

即使双方的护卫都是走南闯北的汉子,也被眼前这血腥的一幕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程宗扬抚住脖颈的伤口,用嘶哑而低微的声音打破沉默,“这像在举行某种仪式。”

凶手把奸杀的蛇彝女子摆成这样的姿势,必定有某种理由。某种商队人无法理解的理由。

祁远喉结滚动了一下,发出的声音像铁锈一样干涩,“这里的事咱们最好别管。还是赶紧走,免得惹麻烦。”

程宗扬道:“老四,你是不是看出什么了?这里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都说出来。”

众人都看着祁远,那个瘦削的汉子咬了咬牙,“这像是鬼王峒干的。”

听到鬼王峒的名字,谢艺目光陡然一亮,然后又收敛了光芒。

“鬼王峒在盘江以南,老祁也没去过。鬼王峒最擅长的就是巫术,据说每次行法都要拿活人献祭。他们的首领叫鬼巫王,南荒的蛮族都说他能驱使鬼神,吞食日月。往前走,大半村寨都听鬼王峒号令。在南荒,鬼巫王的话比什么都管用。以前有几个村子起来反抗,结果整个村子都被鬼王峒的人屠了,族长还被做成鬼奴,人都死了,还被鬼巫王役使。”

石刚小声嘀咕道:“什么鬼王?哪有这样害人的!”

祁远咧了咧嘴,“我这都是听人说的。南荒人性子直,仇杀也厉害。两个村子互相仇杀,把整座村寨屠掉的事也不少。有的村子打不过,把村子搬到深山,炼邪术复仇,恩怨能延续几百年也化解不开。咱们过路人,犯不着搅到他们的仇杀里去。”

程宗扬看过众人的神色,虽然几个年轻的护卫愤愤不平,但一多半人都面露惧意。这也怪不得他们,实在是今晚看到的一切太过诡异。

程宗扬咳了一声,嘶声道:“祁四哥说的没错,南荒人之间的仇杀,咱们这些外人……”

忽然楼下有人叫道:“找到了!村里的人都……都……都在……”

他似乎受了极大的惊吓,半晌也没能说出来都在什么地方。

石刚飞奔下去,脚步踩得竹梯折断般一阵乱响,不到一盏茶工夫又白着脸上来,张口没来得及说话,先捂着肚子干呕起来。

谢艺抬掌在他背上轻轻一拍,帮他理顺气息。石刚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喘着气道:“下面……下面有个大窖!里面……他娘的全是大蛇!村里的蛇彝人都被扔在里面,给蛇当粮食!”

想起蛇只吞人的惨状,众人头皮一阵发麻。

程宗扬道:“还有活的吗?”

石刚摇了摇头,一口气噎得头脸涨红,“都——都死了!那些蛇一口一个,吞得肚子鼓囊囊的。呕……”

众人互相看着,不禁都萌生去意。南荒人互相仇杀,他们这些外人没有理由也没有能力插手,还是早点离开这鬼地方的好。

武二郎抄起火把,伸到屋内的纱帷下,火焰猛然腾起,照得室内亮如白昼。

他突然发起蛮来,祁远等人吓了一跳,想问又不敢问,程宗扬只好捂着脖子喝道:“武二!”

武二郎将竹席也一并点着,沉声道:“那些人屠了蛇彝人的村子,为什么还把尸体留着?”

谢艺缓缓道:“是示威。”他抬起脚,露出脚下一个鲜血绘成的图形,“如果我没猜错,这该是鬼王峒的标记。”

那是一个神秘而血腥的咒符,血污绘成的圆形中绘着一个变形的三角,仿佛一张人脸正张开嘴,诡异地哈哈大笑。

祁远脸色青黄地说道:“就是这鬼东西!”

不知道蛇彝人怎么得罪了鬼王峒,被他们屠村灭族,还杀人陈尸,用来震骇那些不服从的部族。为蛇彝人讨个公道,他们这支商队想也不用想,但也不能看着满屋裸尸遭人糟践。当即大伙一起动手,把整座大屋一并点燃。

竹木制的大屋不多时便升起烈焰,那些蛇彝裸女在火光中仿佛浮动起来,柔媚地扭动着白美的肢体,脸上带着诡秘的笑容。

云苍峰没有跟他们一同到族长的大屋去,而是早早做好了出行的准备,程宗扬等人一回来,众人便即启程,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蛇彝村的火光在身后熊熊燃起,浓烟中不知有多少飞舞的怨魂。

众人拼命赶路,一直到天色微明,看不到身后的火光,才找了处地方,精疲力尽地停下来,一个个倒头睡去。

※ ※ ※ ※ ※

睁开眼睛,先看到一顶灰色的帐篷,程宗扬不由得一阵糊涂。昨晚众人不要命地赶路,停下来累得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别说搭帐篷了。

手臂一动,程宗扬才发现身边还躺着一具柔软的肉体。他疑惑地扭过头,正看到凝羽清亮的眸子,那张洁白的面孔犹如兰花,飞羽一样的双眉修长如黛。

“你醒了。”

程宗扬看了看四周,“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你支的帐篷?”

“我来给你侍寝。”凝羽安静地说道:“如果你喜欢,在帐篷里我会光着身子。”

程宗扬愣了半晌,才苦笑道:“你怎么变得这么大胆了?不怕老祁他们说闲话?”

“他们想说什么就说好了,我不在乎。”

凝羽确实是不在乎,她坐起身体,薄衾滑落下来,露出两团赤裸的美乳。她俯下身,丰挺的乳房压在程宗扬脸上,带来滑凉而软腻的触感。

凝羽小心解开程宗扬颈中的丝帕,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

凝羽的乳珠红润可爱,程宗扬忍不住去含,却听到她说:“怎么回事?”

“怎么了?”

凝羽摩挲着他的脖颈,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你的伤已经好了?”

程宗扬扭了扭脖子,趁机摩擦着她的乳房,“已经不痛了。”

“你伤那么重,连喉管都咬穿了……”

“又不是致命的地方。”程宗扬捏了捏她的圆乳,笑道:“我会巫术,伤好得快也不奇怪。”

凝羽望着他,忽然道:“你想做吗?”

女体淡淡的清香让程宗扬很陶醉,不过这顶帐篷很薄……凝羽已经躺下身体,揭开身上的薄衾,雪白的双腿朝两边分开。

程宗扬还是第一次在白天看到凝羽的肉体,比起夜晚的朦胧,眼前的肉体更加清晰,就像一件精美的玉器,每一寸肌肤都精致无比。修长的玉腿光滑地伸向两侧,白玉般的腹下,娇艳的玉户又软又嫩,散发着宝石般的光泽。

凝羽下体有些干涩,程宗扬怕弄痛了她,进入的动作很小心。凝羽却搂住他的腰身,一面挺起下体,让他的肉棒能干进自己穴中。

没有服药的凝羽不像往常那样湿媚,却有着前所未见的柔顺。程宗扬一边伏在她身上挺动,一边盯着她的脸左看右看。

凝羽一边迎合他的进出,唇角一边慢慢向上弯翘。

“有古怪。”程宗扬道。

凝羽微笑道:“什么古怪?”

程宗扬用指尖按住她的唇角,“以前你是这样的。”

他把凝羽红艳的唇角向下抹去,摆出她平常冷冰冰的表情,然后再向上弯去,“现在是这样的。”

凝羽笑了起来,然后道:“你用力吧,我不痛的。”

程宗扬撑起身体,“你来。”

凝羽嫣然一笑,顺从地挺起下腹,用那只柔嫩的蜜穴套住程宗扬的阳具,娇媚地扭动起来。

她腰肢的力量和柔韧度都远远超过寻常女子,此时躺在程宗扬身下,高举蜜穴,将他的阳具裹在穴内,柔嫩红腻的小美屄夹住粗大的肉棒,轻扭急旋,浅吞缓挺,就像一张柔滑的小嘴,灵巧而暖腻地吞吐着阳具,带来一种完全异样的快感。

程宗扬握住凝羽的膝弯,托起她白滑的大腿,在她穴中狠狠挺动,然后精关一松,精液喷涌而出。

凝羽舒展肢体,挺身把花心送到他龟头上,让程宗扬在自己体内深处尽情喷射,把火热的精液射进自己子宫内。

程宗扬呼了口气,压在凝羽充满弹性的娇躯上,“古怪……你今天怎么这样听话?”

凝羽任由他的男性器官留在自己穴中,轻笑道:“你喜欢吗?”

程宗扬想了想,点头道:“比以前好得太多了。”

以前凝羽虽然私下会表现得很淫浪,但更像个上过发条的充气娃娃。只有这一次,程宗扬才真切感觉到,她是全心全意在和自己做爱,而不是以前那样把彼此当成工具。

凝羽拥着他的腰,像发誓一样说道:“我会很听话,让你高兴。”

程宗扬笑道:“我是不是应该高兴地晕倒?喂,告诉我怎么回事?我现在还糊涂着呢。”

凝羽轻轻推了他一把,“等你回来,我告诉你。”

“回来?”

“云执事他们找你商量事,已经在帐篷外面等了半个时辰了。”

“什么?”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