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33章·武请

炽热的阳气从丹田透出,旋转着源源不绝地进入凝羽体内。那晚在水牢中突然产生的内视再度出现,并且延伸到身下的肉体内,将凝羽的经脉一览无遗。

程宗扬惊讶地发现,凝羽的经脉与自己有很大的差异,不仅真气运转的方向迥然相反,数量也似乎多了一对。他的阳气进入凝羽体内,在她丹田中转过一个奇异的弧线,然后反向流出。仔细看时,自己的阳气是炽热的白色,而凝羽的气息却是淡淡的黑色,两者交汇成一个太极的图案。这太极的阴阳交汇并非平面,而是立体的,随着阳气的进入,变成一个旋转的球形。白色的阳气与淡黑的阴气相互交融,又泾渭分明,阴中有阳,阳中有阴。

阳气通过凝羽的丹田,变成反方向旋转的阴气,重新流入自己体内。经过这一番流动,即使程宗扬还是个菜鸟,也能体会到经过交融的真气变得愈发精纯。与此同时,容纳了阴气的气轮也愈发旺盛起来。

凝羽下体微微一动,用蜜穴套弄起穴内的肉棒。程宗扬拉住她的双腿,朝两边张开,然后挺动起来。

龟头虽然离开花心,真气的交流却没有断绝,反而随着阳具在蜜穴中的进出变得更加澎湃。程宗扬越干越是顺畅,真气潮水般涌入凝羽体内,在她丹田中转化后,再重新汇入自己丹田之中。每一次抽送,都能明显感觉到丹田内气轮的膨胀和滋长。

不知过了多久,气轮的膨胀已经达到极限,再干下去只怕就会爆裂,程宗扬这才慢慢减缓速度。

凝羽下体已经湿泞一片,臀间湿淋淋满是淫水。下体传来的快感使她已经无力挺动腰肢迎合程宗扬的进出,只能张开腿,将阴户敞露出来,任他抽送。在程宗扬的捣弄下,那柔嫩的花心开始一抽一抽地收缩起来。

就在凝羽达到高潮的同时,子宫深处那团阴寒的气息再次涌出,就像一头恶狼张开阴森的獠牙。

程宗扬用力干了几下,龟头顶在凝羽的花心上,将饱含着真阳的精液深深射进凝羽体内。

山风徐来,树影婆娑。凝羽屈着膝,侧身坐在地上,她双目紧闭,拇指扣住中指,正在行功。她白嫩的屁股被顶得发红,湿漉漉的臀肉上沾着零乱的草叶。药物的效果还没有完全消失,凝羽的面颊上仍留着亢奋的红晕。在她赤裸的肩膀后,那道弯弯的印记仿佛一抹红色的月牙。

长时间的交合并未耗尽程宗扬的体力,虽然刚射过精,有一丝虚脱,体内的精力却极为充沛,与以往那种做完爱困倦得只想睡觉的感觉完全不同。

良久,凝羽吐出一口长气,缓缓睁开眼睛。

程宗扬道:“这就是你教给我的功法?”

凝羽没有回避,只是点了点头。

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阳双修吧?程宗扬已经思索了半天,问道:“这种修炼的方法,两个人的进境应该是一样的。但如果双方有一个功力远远超过另外一个,会有什么状况?”

凝羽慢慢抹去身上的污渍,随口道:“功力强的一方如果愿意,在真气交换时会掠走对方的功力。”

“感觉到了吗?”凝羽问道。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忽然道:“那股气息不是你的。”

正在披衣的凝羽顿了一下,“是的。”

“是谁?”

“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凝羽坐直身体,望着程宗扬的眼睛道:“是西门庆。”

“什么!”

凝羽结好衣带,将散乱的长发一一挽起。

“我出生在南方森林里的穹羽族,两年前的一个夜晚,族中的长老让我在月亮下发誓,用生命守护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后来我才知道,那些天穹羽族唯一的商路被人截断,我是作为人质被送到白湖商馆,换来族人的和平。”

“夫人对穹羽族十分憎恨,也很讨厌我。到商馆没多久,我就被她送给西门庆。按照约定,我陪了他一个月。这些功法都是他在我身上使用过的。西门庆宅里有很多女人,我是陪他最久的一个——他说:我是一个很好的鼎炉。后来他还几次要我,都被夫人拒绝了。”

程宗扬想起那天凝羽见到西门庆的反应。看样子,西门庆仍然对凝羽恋恋不舍。也难怪,凝羽那样熟练的技巧,西门庆那家伙肯定是花了大力气调教过的。接着他又疑窦丛生,苏妲己与西门庆之间的关系,似乎不像表面上看来那么简单。

“西门庆究竟是什么人?”

凝羽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是五原城有名的富商。还有,他的修为远比你想象的要高。我陪了他一个月,再回到商馆,夫人就让我做了她的侍卫长。”

这样说来,凝羽只陪了西门庆一个月,修为就大有进境。程宗扬小心问道:“那股寒气也和西门庆有关吗?”

“那就是他留在我身体里面的。”凝羽平静地说道:“他每次修完功法,都会把多余无用的杂气像扔垃圾一样,留在我身体里。而且他还说过,和他交合过的女人,都不会再想和别的男人欢好。”

凝羽笑了起来,低声道:“他没想到会有人使用南荒的巫术。”

当程宗扬饱含真阳的精液射入体内,无形中把纠缠在子宫里的寒气化解了许多。那些寒气不仅抑制了她的性欲,还阻碍了她修为的突破。

程宗扬有些同情地想,那样一股阴森的寒气留在子宫里,难怪她会变成性冷淡。西门那小子也真够歹毒的,竟然用这种方法来控制和自己欢好过的女人。

程宗扬清了清喉咙,“有几个穴道我不太清楚……”

王哲传授给程宗扬的只有口诀,没有解说。程宗扬虽然把那一大篇文字背得滚瓜烂熟,却不懂其中的含义,这会儿趁机向凝羽请教。

凝羽跟西门庆双修多时,对经脉和穴道的了解远比程宗扬丰富。程宗扬并没有引用口诀全文,只是挑出了一些关键字句。凝羽也不以为意,向他解释了那些穴道的方位,所分属的经脉和对应的五脏。

※ ※ ※ ※ ※

两天之后,一行人终于走出大雪山的余脉。山间溪水在山脚汇成一条小河,随着山势渐缓,河面越来越宽阔。

祁远是走惯了商道的熟客,带着两名护卫先一步赶到渡口,找了两条船。程宗扬一行人来到河边,他们已经准备停当。众人赶车牵马,分乘两舟,顺流南下。

一路颠簸,上了船程宗扬才明白在古代世界里,水运无可比拟的优势。乘船不仅省了人力畜力,而且昼夜兼程。只要有风有水,河面能够通行,就可以舒舒服服坐在船头看着风景,毫不费力地一路南行。如果硬要比较,可以说这些河道就是天然的高速公路。

“这条水是紫溪。”祁远敞开衣服,惬意地坐在船头,“再往前,整条溪水都是紫红色的。”

“紫红色的河?”程宗扬不记得听说过这样的河流。

“看!”祁远拍了拍他的肩膀。

程宗扬不由自主地挺直身体,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这果然是一条紫红色的河。鲜艳的色彩并不是来自河水,而是来自于河底和河流两岸的岩石。那些石头不知道含了什么元素,呈现出浅绯到深紫的颜色,一片片深浅不一。清澈的河水被岩石一映,色彩顿时变得华丽起来。

岸边最大一块岩石长达数百丈,沿岸连绵不绝,色如长虹。舟行河上,仿佛划入绚烂的晚霞中。

武二郎余毒尽去,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他独占了一个比马车还大的位置,大剌剌摊开四肢,手边放着一坛美酒,喝得得意了,还扯开嗓子放声吼上一曲,引得人人侧目。那酒本来是顺路运往竞州醉月楼的佳酿,但武二爷要喝,谁也不敢说个“不”字,倒便宜了这家伙。

武二郎喝得痛快,程宗扬也不客气,顺手开了坛美酒。白湖商馆贩的这批酒并非烈酒,喝惯现代酒的程宗扬尝起来感觉和葡萄酒差不多,但味道更佳。他跟祁远两个在船头把酒临风,喝得不亦乐乎。酒至半醺,连武二郎那破锣似的嗓音似乎也顺耳了许多。

武二郎一坛酒喝完,躺在甲板上呼呼大睡。夕阳西下,天际灿烂的云霞与绚丽的长河仿佛连为一体,身下的船体随着长风,朝云水相接处行去,水光云色交相辉映,让人分不清是真是幻。

几名年轻些的护卫也是头一次来到紫溪,兴奋地说个不停。

祁远呼了口酒气,说道:“晚霞一出,明日又是个晴天,正好赶路。”

程宗扬道:“出了晚霞,就是晴天?”

祁远笑呵呵道:“老祁走过这么多路,夏天看到晚霞的,第二天还没下过雨。”

“为什么呢?”

祁远一怔,“这我就不知道了。”

程宗扬想了想,然后在祁远肩膀上一拍,笑道:“我知道了。太阳落山在西边,这时候出现晚霞,说明西边尘埃升起,天气干燥。夏天风从西来,西边天气干,第二天肯定不会下雨。”

祁远琢磨了一会儿,“这我还没听人说过。不过你说的还挺有道理。”

正说着,岸上忽然有一个宏亮的声音远远传来:“过来的船只,可是白湖商馆的船吗?”

雄浑的声音在两岸山谷上连绵不绝,祁远打了寒颤,起身朝岸边看去。只见岸上褚红的岩石上立着四五个人,那些人高矮不一,形容粗蛮。他们穿着黑色的道袍,只是穿着的方式却五花八门,有的敞着怀,有的把道袍掖在腰间,丝毫不像修道之士。

祁远脸色凝重起来,“是太乙真宗!”

不用问,肯定是来找自己的。程宗扬低声道:“太乙真宗是什么来头?”

“那可是天下第一教派,六朝内陆到处是他们的观堂。教内弟子怕有好几十万。如今他们的掌教从了军,担任左武卫大将军,门下弟子都跟着他到了西北边陲,立过军功的也不少。”祁远咧了咧嘴,“嘿嘿,你心里明白就行,咱们白湖商馆跟太乙真宗向来不大对盘,这次怕有麻烦。”

“老哥你来应付,太乙真宗的人我也不熟,还是先避避吧。”说着程宗扬头一缩,溜进舱内。

太乙真宗名头虽然不比当年,终究是名门正道,光天化日之下找上门来,如果闪避,未免折了白湖商馆的面子。祁远升起商馆的旗帜,一面高声道:“白湖商馆在此,岸上是哪里的朋友?”

船身微微一沉,一道高大的身影落在船上。

“太乙真宗元行健。”那人沉声道:“敢问——从草原回来的那个年轻人,叫程宗扬的,是否在你船上?”

祁远心里打了个突,他还不知道程宗扬竟然是从草原回来的,想起王哲身死的传闻,当下加倍客气,“不知尊驾找他有什么事?”

元行健没有理会这个不起眼的干瘦汉子,扬声道:“程宗扬!姓程的!给我出来!”

凝羽道:“你不出去吗?”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程宗扬压低声音,表情十分郑重。

凝羽道:“莫非你知道太乙真宗的什么秘密,他们才三番二次地来找你?”

说到秘密,王哲倒是给过自己一张白纸,可就算自己交出去,蔺采泉那老家伙也未必相信。那天晚上偶然听到的暗杀,使程宗扬对太乙真宗门下深具戒心,当即摇头否认。

“我到草原上,只是和一位姓文的参军做生意。”程宗扬打了个哈哈,“我一个小商人,怎么会知道太乙真宗的秘密?”

凝羽却面露讶色,“姓文的参军?影月宗的文泽?”

程宗扬愕然以对。

凝羽道:“影月宗是一个小教派,擅长用水镜传送讯息。文泽在影月宗号称出类拔萃,据说他使用水镜,能瞬息之间将讯息传递到数千里外。六朝最大的几家商馆竞相出重金招揽,可文泽却投身军伍,做了王哲帅帐的参军。你居然能和他做生意……”

凝羽上下打量着程宗扬,显然不相信这个贩卖淫具的无良商贩,会和森严勇决的左武军拉上关系。

“呶,就是这个东西。”程宗扬拿起背包,亮出拉链。

凝羽一怔,她和苏妲己都见过这个背包,但那时拉链是开着的,谁都没有在意这个看似装饰的小物件会有这样的妙用。

“文参军本来想买一批,用在军士的甲胄上,所以才找我商谈。”

凝羽正要说话,忽然外面“噗通”一声,船头的铁锚被推到水里,正顺风疾驰的船只立刻横了过来,船身一阵摇晃。

几名护卫喝道:“太乙真宗的就敢在这里耍横吗?”

元行健冷笑数声,“让姓程的出来!不然你们就别想走!”

“喂,”程宗扬悄悄戳了一下凝羽,“帮个忙。”

凝羽道:“这个忙我可帮不了。那姓元的功夫很好,我未必能赢过他。”

程宗扬叹了口气,起身出了船舱,“我出来了。可以走了吧?”

几道目光同时射了过来。那些太乙真宗的门人雁行守在船头,为首的一名汉子身材高大,双臂极长,浓眉下一双眼睛凶光四射。跟他比起来,那个行事狠辣的赵行楷还能称得上道貌岸然,而这几个若不是披着太乙真宗的道袍,简直就是一群凶强霸道的悍匪。

元行健虎视眈眈地盯过来,“你就是程宗扬?”

“是我。”

元行健哼了一声,“林教御吩咐,要你往龙池走一遭!”

程宗扬以为他说的是“蔺教御”。他本身对蔺采泉没有什么恶感,只不过那老头看上去仙风道骨,教出的弟子不是阴险毒辣,就是行事蛮横,可见他老人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蔺教御有命,在下当然不敢不从。只不过现在我还有事,等这点事情忙完,一定去龙池拜访。”

元行健跨前一步,毫不客气地斜身用肩头一扛,挡在程宗扬身前的祁远立足不稳,踉跄几步,“噗通”一声跌进河里。元行健视若无睹地盯着程宗扬,森然道:“林教御让你现在就去。”

“林教御?”旁边一个醉醺醺的声音道:“是林之澜那小子吗?”

那些太乙真宗的弟子怒形于色,纷纷喝骂道:“林教御的名讳,可是你能叫的?”

武二郎打着呵欠起身,一边睡眼惺忪地提起酒坛,有些不甘心地摇了摇,又看了看元行健的脑袋,然后手一翻,那口酒坛硬生生扣在了元行健头上。

武二郎出手看似随意,元行健却根本来不及反应,“砰”的一声,酒坛把他整个脑袋都扣在里面,直至肩部。

程宗扬不忍地撇撇嘴,露出同情的眼神。那酒坛的坛口看上去比元行健的脑袋还小了一圈,真不知道武二郎是怎么扣进去的。

周围几名太乙真宗门人喝骂着扑过来。武二郎一扎腰带,抡开双臂,抢入人群。他身高腿长,在船上这种狭小的环境中占尽优势,活脱脱就是一头猛虎闯入羊群,三拳两脚,便把这群人全部放倒。

元行健在酒坛里发出变调的叫喊声,双臂挥舞着去扳头上的酒坛。武二郎醉眼朦胧地晃着身体过来,张开大手往坛底一拍,元行健身体顿时矮了半尺,叫声也变成断断续续的喘息。

武二郎响亮地打了个酒嗝,敲着坛子道:“孙子,说什么呢?”

坛子里“唔唔”两声,连程宗扬都听出来他是在求饶,武二郎却勃然大怒,脸上的虎斑仿佛跳了起来,吼道:“腌臜泼才!敢骂二爷!”

怒吼声中,武二郎抬起长腿,一脚踹在元行健两腿中间。元行健头上扣着酒坛,闷哼一声,两手捂住下腹,直挺挺跪在船上,浑身抽搐。

武二郎余怒未消还要再打,元行健那些同门扑过来央求道:“二爷!二爷!小的们有眼无珠,没认出二爷,求二爷饶他这一遭。”

武二郎冲着众人说道:“你们可都听到了,这小兔崽子竟然敢骂二爷!这不是打二爷的脸吗?二爷不给他点颜色瞧瞧,以为二爷是吃斋的啊!”

祁远浑身是水地爬上来,闻言立刻跟护卫们一道把头点得飞快,都证实自己亲耳听到元行健这不长眼的,竟然敢当着武二爷的面骂人。武二爷什么脾气?能容他放肆?没有当场废了他,只能说武二爷心太善,姓元的兔崽子命太好。

武二郎手一指,“你们几个,都听到了吗?”

跟着元行健来的同门只剩下点头的份儿,纷纷表示元行健竟然敢骂武二爷,大家这顿打挨得一点都不冤。

武二郎得意洋洋抱住肩膀,“谁让他骂人嘛。骂人挨打,天经地义,就是林之澜来了,也抬不过这个理去,你们说是不是?”

武二郎拳头最大,说的当然是正理,大家无不心悦诚服,“二爷说的一点没错。”

武二郎对大伙的表现还算满意,“太乙真宗跟二爷交情不错,今天就放你们一马,还不快滚!”

那些人来时如狼似虎,去时如丧考妣,心有余悸地扶起元行健,看也不看程宗扬,转眼就走得一个不剩。

回到舱中,程宗扬又是惊讶又是好笑,“太乙真宗怎么这种德性?”

武二郎却收起傲态,“这些家伙都是林之澜招的外门弟子,只挂了个太乙真宗的名号。换作内堂弟子,就没有这么好打发了。喂,林之澜找你干嘛?”

程宗扬苦笑道:“我连林之澜是谁都不认识,怎么知道?嗯……也许王大将军死的时候我正好在旁边,他们找我是想知道王大将军把掌教之位传给了谁。”

武二郎露出怪异的表情,难以置信地说道:“紫阳真人死了?”

程宗扬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武二郎又是惋惜又是叹气,又有几分看不起王哲的执着,“将军有什么好当的?心甘情愿地替人卖命,哪里比得上我武二逍遥?”

破天荒的,他这次没有自称二爷。

嗟叹半晌,武二郎问道:“王紫阳死了,那掌教是谁?”

“王大将军没有说。”

武二郎拍拍程宗扬的肩,同情地说道:“这下你可麻烦了。太乙真宗六位教御,谁不想当那个掌教?不管紫阳真人有没有留下话,你这个最后见过紫阳真人的,都逃不了关系。”

说着武二郎咧嘴一笑,“好在咱们要去南荒。那地方,除了要钱不要命的商人,谁都不走。你要死在南荒,就少了这些麻烦。祁老四!不去竞州了!从白龙江口直接南下!这趟南荒能不能活着出来,就看谁的命硬!”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