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31章·双刀

山间浓荫蔽日,不时有清泉从岩间淌过,淙淙流往山下,空气仿佛被泉水洗涤过般清新。苍翠的植被沿着山形的起伏勾勒出舒缓的线条,一层层交叠在一起,身后大雪山白皑皑的山脉蜿蜒没入云端,犹如一条虬屈的雪龙。

过了铁索桥,道路渐渐变得平坦。一行人惊魂甫定,又折损了一名兄弟,谁都没有心情说话。唯一的叫嚷声来自身后的马车上:“看着点儿路!颠成这样!还让不让老子睡了!”

武二郎服下解毒丸,蜜罗汁的毒素虽然没有完全清除,精神已经恢复了大半,叫嚷声又变得中气十足,震得人耳膜发麻。

程宗扬一阵头痛。这家伙真够没心没肺的,刚才还和死狗差不多,这会儿一回过力气,立刻又嚣张起来。谁不知道那些刺客是冲着这家伙来的,连累大伙差点送命,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还摆他二爷的架子。

祁远试探着道:“程头儿?”

程宗扬知道他要说什么,叹了口气道:“武二就这脾气,不用理他。”

祁远笑了笑,“祁老四是个跑腿干活的,大主意你拿。老祁本来也不该说什么,只不过这位姓武的二爷,脾气也太大了。”

吴战威死里逃生,也没有那么多顾忌,接口道:“如果再来一拨,这位爷还是在旁边看笑话,只怕咱们就该打道回府了。”

“哼!哼!”

武二郎耳朵倒尖,两声冷笑传来,然后从车内探出身来,一把抓住吴战威的后颈,像提婴儿一样,把他从马上提了起来。

吴战威反应极快,一把按住刀柄,拔出半截。可没等他出手,武二郎便拧住他的脖子一抖。吴战威如受电殛,长刀“铛啷”掉在地上。武二郎贴在他耳边炸雷般吼道:“叽歪个屁!泊陵鱼家跟二爷有个屁关系!”

程宗扬干咳一声,“二爷,有件事忘了告诉你。昨晚醉月楼鸳鸯阁被杀死的那个,大概是鱼家的人。”

武二郎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程宗扬耸了耸肩,“听西门大官人说,好像是他请的客人。”

武二郎脸色由黄转红,由红转白,顷刻间七情上脸,接着暴吼一声扔下吴战威,返身就要回五原找西门庆的麻烦。

“武二!”程宗扬叫道:“别忘了你答应过的话!”

武二郎虎躯一顿,拳头捏得咯咯作响,最后沉着脸钻进车内,吼道:“快些赶路!从南荒回来,二爷还有事要办!”

吴战威灰头土脸地爬起来,他也算把好手,但在武二郎手下却连一招也走不了,这会儿扭伤了大腿,一跛一跛地追上坐骑,再不敢去招惹那头野虎。

程宗扬悄悄透了口气。武二郎这会儿功力已复,若是摆出恶棍的嘴脸耍赖,谁拿他也没办法。他既然能够守信,这让自己松了一大口气。

众人携带的货物不多,路途走起来分外轻松,入暮时分,便赶到山脚。祁远辨认了一下方位,然后招呼着众人进入山林,来到一处空地。进出五原的商旅大都在这里停歇,周围的几棵树木被伐倒,形成一道简陋的栅栏。中间用石头砌成火塘,里面还有篝火的痕迹。

在祁远安排下,三辆马车被放在营地正前方,堵住栅栏。马匹和走骡分别系好,留了几名奴隶看守,防备山中的野兽。吴战威和一名姓魏的年轻护卫拖来一截晒干的枯木,用刀斧劈开,在火塘里升起篝火。行李中带有干粮,几名护卫却贪图野味,跟祁远报备后,结伴到林中打猎。

回去送信的护卫已经快马赶了回来,带来苏妲己的口信,声称武二郎与商馆合作的消息并没有走漏风声,那些刺客只不过是守在桥头,察觉到行旅中有人中了本家的秘制毒物,才出手截杀。既然鱼家的人无一逃脱,就不必再理会,早日赶赴南荒要紧。

“骗鬼啊!”程宗扬才不信这些漏洞百出的说法。

鱼家的人有本事隔着一座桥分辨出谁中了毒?他用脚后跟都能猜到,那些人绝对是西门庆的手下。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苏妲己似乎很乐意把赃栽到鱼家的身上,对西门庆只是敷衍了事。

好在现在已经离开五原,那些刺客又死了个干净,在摸清他们的底细前,未必再有人敢来追杀。程宗扬只好这样安慰自己。

掌心传来麻痒的感觉,程宗扬摊开手,只见掌心划破的伤口已经愈合大半,只余下一抹微红的血痕。

刚才遇袭时,一共有三道死气透过生死根进入体内。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死亡的气息,但那种冰凉阴森的寒意仍让他很不舒服。

第一道死气来自最初被射杀的护卫,他的气息与左武军的士卒差不多,并不是很强烈。另外两道则是那个持斧的大汉和使剑的男子,丧命时散发出的死亡气息要浓烈得多。其他四名刺客都是在山谷中摔死,离得太远,并没有捕捉到他们死亡的气息。

那些阴森而诡异的死亡气息让程宗扬发慌。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来自于死人的气息,只好还是用王哲筑下的基础,让它们旋转着融入腹内的气轮,一点一点地化入丹田。

安抚了那些死气,程宗扬拖着被马鞍磨得僵痛的大腿,蹒跚地在树边坐下,无限怀念起原来世界的摩托车。如果有一辆哈雷,何必骑马这么辛苦。如果可能,再有一辆山地越野车,这段路走起来会和旅行一样轻松惬意。

揉着大腿发僵的肌肉,程宗扬回想起这些天所遇到的种种危险:草原上两军的厮杀,月霜在自己的军营里遇刺,戈龙滴血的眼睛,孙疤脸的死,太乙真宗内部的暗杀,还有刚才经历的行刺……这是一个用力量说话的世界啊。

模糊中,程宗扬隐约看到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拥有力量者将成为主宰,无力者只能沦为鱼肉。如果有足够的力量,自己就不至于眼睁睁看着王哲化为燃烧的光芒,更不会落到苏妲己那妖妇手中,成为她的奴隶。

一阵肉香飘来。护卫们从山林中猎了头鹿,在溪水中剥洗干净,架在篝火上烤得金黄。祁远看火候差不多了,便拿出盐巴、酱料抹在上面,两手交换着来回翻烤,浓郁的肉香在林中飘散开来,令人垂涎欲滴。

一只蒲扇般的大手伸来,毫不客气从祁远手里抢过烤鹿,撕下一条鹿腿,放在口中大嚼起来。

“淡了些,再加点佐料!”

亏得武二郎满口是肉,还能理直气壮说得这么大声。那些护卫一半都是年轻人,早看这家伙不顺眼了,一个个按住刀柄,眼中透出怒火。

祁远挡住众人,息事宁人地笑道:“那就再加些盐,再加些盐。”

一名护卫攀住祁远的肩膀,客气地把他推开,盯着武二郎道:“四哥,这位爷什么来头?”

祁远连忙劝阻,“石刚,别乱来!”

武二郎对那护卫的挑衅视若无睹,狼吞虎咽啃完了鹿腿,抛了骨头,伸手又去撕另一条。

“唰!”

石刚的雁翎刀贴着武二郎的手指直劈下来,那条鹿腿迎刀而断,接着雁翎刀一翻,在鹿腿落地前用刀尖挑住。

武二郎舔了舔手指,若无其事地说道:“孙子,刀不是这么玩的。”

说着他两手一张,右手扣住石刚的脉门,左手在另一名护卫按住刀柄的手上一切,双掌一错便将两柄雁翎刀夺在手中。

武二郎右手一抖,刀尖的鹿腿冲天而起,左手顺势斜抹,将那只烤好的鹿身挑到半空,接着手间暴出两团刀光。鹿肉雨点般从刀光中纷飞而出,整整齐齐掉在地上一片用来裹肉的蒲叶上。

武二郎大模大样地抛下双刀,接住那支刚从空中掉落下来的鹿腿,一边啃着,一边晃晃悠悠地走了,剩下那几名汉子盯着蒲叶上的鹿肉发呆。那些鹿肉每一块的份量都分毫不差,就是用尺量都未必有这么精确。

程宗扬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道:“二郎既然把肉给大伙切好了,大伙就赶紧吃吧。吃饱了明天好赶路。”说着捡了块鹿肉咬了一口,赞道:“祁老四烤肉的手艺真不错!大家都尝尝!那边的,”他指了指那些奴隶,“你们也都来尝尝。”

那些护卫虽然失了面子,但都被武二郎的刀法镇住,谁也不敢作声。

祁远悄悄对程宗扬竖起了大拇指。走南荒是刀头舔血的生意,有武二郎这样的强手一道走,大伙儿的性命都多了几分保障。别说他是二爷,就算他是大爷也认了。

※ ※ ※ ※ ※

“二郎。今天多亏了——”

看着武二郎的脸色,程宗扬满脸堆笑道:“那位不知名的女侠。现在身上感觉怎么样?好些没有?”

武二郎用牙齿撕扯着鹿肉,用力吞下一口,然后沉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杀错了人?”

“二郎在醉月楼大展神威,血洗鸳鸯阁,小弟正好就在楼下。西门大官人吓得屁滚尿流,在小弟的房间躲了一晚。”

武二郎脸色一沉,寒声道:“你跟那西门狗贼是朋友?”

程宗扬连忙摇手,“萍水相逢,没有什么交情。”

武二郎盯着他看了半晌,最后重重哼了一声,“等从南荒回来,二爷必定要取了那狗贼的首级。你小心些,若跟那狗贼在一起,别让二爷一时性起,顺手把你干掉!”

程宗扬笑道:“你放心,就算你当着我的面把他剁碎了,我也不会替他皱皱眉头。”

武二郎脸色稍霁,手臂抱在胸口道:“找二爷有什么事吗?”

程宗扬道:“二郎的双刀用得虎虎生威,今日一见让小弟大开眼界……”

“行了,”武二郎打断他的吹捧,直接道:“你这小子是不是看着眼馋,想跟二爷学刀法?”

程宗扬被他揭穿心思,不禁露出一丝傻笑。

武二郎斜眼打量着他,毫不掩饰地露出一丝轻蔑,“玩过刀吗?”

如果水果刀也算的话……

程宗扬老实摇了摇头,“没有。”

“连刀都没玩过,就想跟二爷学?”武二郎打量了程宗扬半晌,最后勉为其难地说道:“看在你叫人给二爷解毒的面子上,二爷就教你两手,大伙算是扯平了。能不能学会,就看你的造化了。”

武二郎出了林子,不多时拿了两柄钢刀回来,也不知道是从谁身上抢的,连鞘插在腰后。

“二爷只教一遍。看清楚了,二爷是怎么拔刀的!”

武二郎反手握住腰后的刀柄,然后双臂一展,犹如大鹏展翅般,两手交叉从身后挥出,接着毫不停顿地向前一抡,刀光一闪就到了程宗扬身前。

凛冽的刀风扑面而来,刀锋仿佛直接劈入眼珠,在距离程宗扬鼻尖不足一毫米的位置陡然停住。程宗扬一动也不敢动,虽然是两把普通的钢刀,但在武二郎手里仿佛活了过来,蕴藏着猛兽般凶猛的力量。

武二郎咧开大嘴,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程宗扬一颗心直提到嗓子眼,生怕这家伙真的一时性起,把自己的脑袋当成颗松果,一劈两半。

“看仔细了!”

武二郎身形一晃,退开丈许,然后猱身向前,右刀从左上到右下斜腕疾劈,左刀则从腰侧挑出,悄无声息地向上抹去。两片刀光一触即收,然后手腕一翻,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没入鞘中。

“二爷的刀法一共三十二式,右刀为虎齿,左刀为虎尾,臂为虎扑,足为虎踞,身为虎形。讲究身、形、步、眼与刀势相合,一刀劈出,当者立断!”

说着他抽刀一绞,旁边一株半人高的松树一晃,枝叶扑擞着掉落下来。武二郎双刀齐出,从树中切出尺许长一段树身,由于刀势极快,切断的树身直直掉在下面的树墩上,并未倒下,只是仿佛平空矮了尺许。

这刀法确实很强、很猛、很凶悍。程宗扬满心佩服地小心问道:“这是什么刀法?”

武二郎傲然道:“当然是我白武族第一刀法——五虎断门刀!”

五虎断门刀,五虎断门刀,断门刀,刀,刀,刀……程宗扬咽了口唾沫,“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武二郎带着几分得意道:“连你也听说过?”

“当然听说过。只是没想到,五虎断门刀会是双刀……”

程宗扬立刻打定主意,武二郎的刀法再强,自己也坚决不学。五虎断门刀也许是江湖中最赫赫有名的刀法,但比它名头更响亮的,是五虎断门刀出世以来就伴随的诅咒——任何一个学会五虎断门刀的好汉,无论他武功多高、名头多响,都无法摆脱配角的身份,而且一部分顶尖高手还会沦为主角的踏脚石。从这个角度来讲,学会五虎断门刀,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大好前途。

程宗扬咳了一声,“练刀先要练功,二郎能不能教我一点练功的方法?”

武二郎露出怪异的表情,“你一点功夫都没学过?”

“没有。”

“一点都没有?”

程宗扬无奈地摊开双手。王哲的确是传给过他九阳神功的心法,不过那些字句分开来他都认识,连在一起就不明白说的是什么了。

见武二郎为难,程宗扬道:“你只要教我一点基本的练法就行,什么穴道、经脉、内功心法……之类的。”

武二郎抓着脑袋,吭哧半天,脸上难得现出一抹朱砂色,最后怒道:“我白武族都是天生神力,谁学过什么狗屁心法!这也不会,那也不会!你还学个屁啊!”

武二郎劈头盖脸训斥程宗扬一通,然后拔起刀,气呼呼地走了。

程宗扬莫名其妙挨了一顿臭骂,差点被他的唾沫星子淹死,半晌才回过神来,冲着武二郎的背影狠狠地比了个中指,用力骂过去,“干!你自己都不会,还叫个屁啊!”

武二郎哼哼两声,只当没有听到。

武二郎这边是没指望了。想等老天也给自己赐点神力,还不如等石头开花还有点盼头。商馆这帮人里会功夫的不少,只不过吴战威那些人的功夫,自己就算学到十成,也不够给武二郎提鞋的。

想来想去,还剩下一个人也许能帮上自己。

※ ※ ※ ※ ※

“凝侍卫长。”程宗扬满面春风地说道。

凝羽对程宗扬奉送的笑脸毫不领情,冷冰冰看着他,一手仿佛不经意地按住刀柄。

对凝羽这种人还是有话直说的好,寒暄、吹捧、套交情什么的,对这座冰山完全是多余。

程宗扬直接道:“我想请凝侍卫长教我一些功夫。”

凝羽眼中露出一丝讥笑的神情,冷冰冰道:“教什么?”

她竟然没有一口回绝?程宗扬精神一振,“比如修炼内功的心法。”

凝羽道:“内功心法是你想学就能学的吗?”

程宗扬早有准备,“我可以和你交换。”

凝羽轻蔑地说道:“你有什么可以跟我交换的?”

“刀法!”程宗扬亮出身后两把钢刀,认真道:“武林绝学!五虎断门刀的刀法!”

洛克菲勒曾经说过,即使把他扒光衣服扔到沙漠里,只要能遇到一支商队,他仍然可以变为亿万富翁。程宗扬现在的情况跟他所说的差不多,虽然衣服还留着,其他也不比两手空空好多少。既然自己现在冒充的身份是商人,那就像个商人一样,依靠交换与流通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好了。

“凝侍卫长也是用刀的,学会五虎断门刀必定是如虎添翼。”说着程宗扬双手交叉握住刀柄,“锵啷”一声,从腰后拔出双刀。

只这一招拔刀,程宗扬就练了半个时辰。他没有武二郎那么好的柔韧性,能直接双臂后张,拔出刀后就往前抡出,只好把一个动作分成两半,先拔刀,再出刀,气势更是跟武二郎差了十万八千里。

凝羽神情不变,眼睛却微微亮了一下。

“你没学过刀吧。”凝羽淡淡道:“连握刀的姿势都不对。”

程宗扬面露尴尬,武二这厮根本不算个好老师,只顾着自己摆酷耍威风,连怎么握刀都没教他。

“还有呢?”

程宗扬模仿着武二郎的招术,右刀斜劈,左刀上抹,姿势虽然差了几分,但苦练之下好歹有点成绩,勉强算是似模似样。

凝羽可比程宗扬识货太多了。程宗扬一摆出架势,凝羽就知道这个笨蛋没有说谎。

“你想学什么?”

“内功的心法。”

凝羽沉默半晌,然后道:“我的功法和别人都不一样。你听好了:浑沌初始,是为太一。”

“等等,什么太一?”

“天地浑沌未明,阴阳合而未分,称为太一,是万物的本源。这种功法就是融合阴阳,从万物的运行中,寻找天地间最本始的力量。”

凝羽张开手,林叶间流淌下的月光在她如玉的掌心凝结,变成一道犹如实质的光盾。

程宗扬瞪大眼睛,“这就是你的功法吗?”

“不。”凝羽皓腕一旋,那层光盾仿佛凝结在她掌上,利刃般的削断旁边一根树枝。

树枝平整的断口上有淡淡的光芒闪烁,程宗扬还以为是留下的月光,仔细看时才发现竟然是一层冰霜凝在上面。

难怪这女人冷冰冰的,原来练的功法这么邪门。等自己练成神功,一掌劈下去,直接把对方冻成冰棍,倒是很省力气。

程宗扬笑逐颜开,“这是什么功夫?”

凝羽摇了摇头,“不知道。”

程宗扬一怔,“不知道?”

凝羽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功夫的名字有那么重要吗?你只要跟着修习就是了。”

“先把真气纳入丹田,然后沉下心,感觉天地万物的脉动。然后你会听到月光流动的声音。真气的流转不是没有规律的,它会随着天地、日月、潮汐的盈消而起伏……”

程宗扬听得头大如斗,月光流动的声音?怎么不说月光的味道呢?

“你教我怎么听到月光流动的声音。”

本来很平常的一句话,凝羽冰冷的俏脸却一瞬间涨得通红,眼中透出一股被人羞辱而愤恨之极的杀意。

程宗扬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凝羽羞怒地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拂袖而去。

程宗扬一头雾水。她怎么和武二郎一样,说翻脸就翻脸呢?武二郎是对内功心法一窍不通,被自己问住而恼羞成怒,她又是怎么回事?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