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8章·风流

程宗扬抬眼看去,那两个歌妓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娇滴滴挨在一起,杏眼粉腮,娇美得如同一对并蒂莲。

西门庆笑道:“小弟对这两位姑娘心仪已久,今日借了程兄的光,可要一亲香泽了。程兄中意哪一个,不妨先挑。”

这两名歌妓一般的娇艳如花,程宗扬随便挑了一个。那两名少女都是醉月楼调教过的,虽然有几分羞涩,仍乖乖入席,挨着两人坐下。

西门庆抚掌笑道:“程兄果然好眼力!花旁人似月,皓腕凝霜雪。靖南女子风致婉妙,柔姿天成,程兄挑的梅儿最是出色。”

程宗扬对那少女道:“你是哪里人?”

梅儿娇羞地说道:“奴是靖南人氏。”

程宗扬讶道:“西门兄怎么看出来的?”

西门庆那双似醉非醉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笑道:“小弟别无他长,只有一桩薄技,举凡天下女子,经小弟法眼一过,其出身、籍贯、脾性……”说着他压低声音,眉飞色舞地说道:“乃至衣服下遮掩的妙处,小弟无不历历在目。”

程宗扬好奇地问道:“还有这样的技艺?”

西门庆大笑着饮了一觥酒,然后侧身在另一个少女清儿耳边说了几句。清儿一听,立刻羞红了脸。

程宗扬道:“西门兄说了什么?”

西门庆展开折扇,笑道:“小弟跟程兄打个赌,我猜这小姬下身右边的花唇上有颗小痣,程兄信不信?”

程宗扬看了看清儿,那少女穿着大红的褶裙,里面还有一条葱绿的纨裤。他才不信西门庆能看穿几层衣物,把少女最隐秘的部位尽收眼底。

“赌什么?”

西门庆把手边的巨觥一推,逸兴遄飞地说道:“就以这一觥酒为注!”

“好!”程宗扬也把自己的酒觥一推。

西门庆道:“清儿,你便脱了裙裾,让程兄看看。”

清儿手指绞着衣带,羞赧得抬不起头来。

梅儿抿嘴笑道:“只怕大官人要输了呢。奴和清儿姐姐进来时,兰妈妈都看过的,浑身上下有一颗痣也进不来呢。”

西门庆笑道:“若是我输了,就一人打一副银头面送你们。”

梅儿听他说得笃定,也觉得好奇,在旁催促道:“清儿姐姐,你就让官人看看好了。”

清儿无奈之下,只好羞赧地解开裙裾,将细纨制成的绢裤褪到膝间,在席间露出下体。这清儿分明还是个处子,阴阜细软的毛发下,两片肉贝软软合在一起,带着柔红的艳色,鲜嫩之极。梅儿见清儿羞赧,咬唇一笑,起身剥开她的阴唇,果然在右侧柔腻的褶皱间找到一颗殷红的小痣。

西门庆抚掌大笑,“如何?”

程宗扬拿起巨觥,一口气喝完。清儿下身的小痣生得如此隐秘,连她自己也未必知道。如果说是西门庆事先看过,这小妓也不该还是处子。看来这家伙确实有两把刷子。

程宗扬痛快地说道:“西门兄好眼力,是我输了。”

西门庆眼中露出一丝讶色,赞道:“美色当前,兄台却毫不动容,必定是阅花无数的风流人物。”

程宗扬道:“与西门兄比,小弟自愧不如。”

西门庆这等眼力,程宗扬是比不了的。自己见过的女色虽然足以超乎这天下第一淫人的想象,但那些女优一穿上衣服,自己八成都会认错。像他一样隔着衣物看出女性隐私的能力,自己拍马也赶不上。

“不知西门兄从哪里学来的神技?”

西门庆哈哈大笑,“雕虫小技耳。”

他与程宗扬互敬一觥,然后俯耳低声笑道:“这女子的妙处最容易的就是猜痣度形,说出来不值一哂。你瞧清儿下唇……”

在西门庆的指点下,程宗扬才注意到清儿下唇内侧,有一粒不起眼的小痣。

“女子面相实有蛛丝马迹,与身子一一对应,颔应首,鼻应身,眉应腿,嘴唇则与私处相应。”西门庆毫不保留地在程宗扬耳边说道:“程兄瞧,这梅儿鼻翼丰隆,双乳必定丰硕。眉长则腿长,嘴唇红而柔润,私处必是妙品。只不过她眉散肤柔,多半已经被人采过元红。”

说完西门庆昂起身,洒开折扇,边摇边笑道:“小弟所言,程兄一试便知。虽然是小技,但法不传六耳。我与程兄一见如故,才倾囊相告。”

程宗扬仔细看梅儿的鼻翼,果然比清儿丰隆。他笑道:“梅儿姑娘是否已经不是处子了?”

梅儿羞道:“奴家侍奉过几名客人,兰妈妈怕清儿姐姐害羞,不知道怎么侍奉官人,才让奴来的。”

西门庆笑道:“兰姑既然让梅儿姑娘来此,想必是醉月楼的花魁了。程兄艳福不浅。”

说着西门庆打开荷包,给两女一人赏了一把银铢,然后让她们脱去衣物,在席间调笑取乐。

清儿还是处子,梅儿也只接过一些身份尊贵的客人,平常两女只在酒宴弹琴赋诗,养得性子高傲,一般客人想见上一面都难。今晚来了贵客,兰姑已经吩咐过让她们小心侍奉,又见两位官人相貌斯文,出手大方,便都收起性子,乖乖听他们吩咐。

这下程宗扬才见识了西门庆的本事,他那双桃花眼一抛,几句贴心的软话一说,连夸带哄,逗得清儿羞喜难禁。先光着身子让他遍体抚摸,然后红着脸跪下来,乖乖把脸埋到西门庆胯间。西门庆靠在椅上,朝程宗扬一笑。

找个妓女服侍算不得什么,但让一名未开苞的小妓又羞又喜,像服侍自己情郎一样心甘情愿地去侍奉客人,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边梅儿也脱光了衣物,剥得白羊一般,并着腿坐在旁边,脸上带着职业的笑容。西门庆说的半点不差,梅儿两乳果然丰硕圆润,双腿又直又长,正是刚脱去少女的青涩,开始成熟的时候。

对面那小子虽然没有开口,但靠在椅上,一脸舒适的表情,隐约是要跟自己较个高下。这梅儿是醉月楼的红牌,这种名妓眼高于顶,心高气傲,虽然自己是买主,她是货物,面上纵然百依百顺,也未必心服。

对付女人,还是王婆当年的至理名言:潘、驴、邓、小、闲,潘安的相貌,驴大的行货,邓通的钱财,能委屈作小,还要有时间做水磨功夫,五德俱全,无论什么女人都不在话下。

可这五个字正是这位西门大官人的写照,程宗扬跟他比,无论口舌伶俐,还是相貌俊雅,都狠狠地差上一截,更不用说有万贯家财的支撑。想和西门庆收服清儿一样,让梅儿心甘情愿服侍自己,那是难上加难。但如果在这上面输给西门小子,只怕会被他看扁。

“西门兄,请!”程宗扬举觥相敬,一觥酒喝完,心里有了主意。

这次能不能压西门庆一头,就看自己学的灵不灵了。

程宗扬推开桌上的盏碟,让梅儿坐在上面,双腿张开。梅儿眉眼含笑,顺从地抬起腿坐在桌上,露出娇嫩的玉户,心里却有几分反感他的粗鲁。

程宗扬也不理会,伸出中指让梅儿舔湿了,然后放在她的穴口,慢慢插进她体内。

西门庆笑道:“程兄好生痛快。”

西门庆托起清儿的玉脸,在她颊上亲昵地吻了一口,又在她耳边低语几句。清儿抿嘴笑了几声,然后红着脸点了点头,转过身,两手按在桌上,乖乖翘起屁股。

西门庆抚摸着少女的雪臀,赞叹道:“好一只欺香寒雪的美臀。今日小生能与清儿姑娘交欢,真是三生修来的福分。”

程宗扬肚子里嗤笑道:花言巧语,其实还不是想干她的处女嫩屄。

可女人就吃这一套。像清儿这种红牌,开苞时跟嫁人差不多,彩礼贺钱撒得满天都是,这才入帐合卺,总要有些面上的尊重。这会儿西门庆几句甜软的话儿一说,清儿就放下身段,答应了他的要求,让这位知情识趣的西门大官人用近乎羞辱的姿势,在酒席上从后面给自己开苞。

程宗扬手指插在梅儿穴内,向上挑住,勾住她内壁的蜜肉,来回揉搓着。不到半分钟时间,梅儿的身体就有了反应,她鼻息渐渐加重,柔艳的穴口变得湿泞,淫水越来越多。

指尖那片柔腻如脂的腻肉渐渐绷紧,变得柔韧起来。程宗扬暗暗松了口气,自己运气不错,这梅儿正好是百分之十拥有G点的女性之一。

程宗扬左手按住梅儿的阴阜,右手中指顶住那片变紧的腻肉,用力揉动。随着他的揉动,梅儿穴内那团软肉越来越紧,仿佛一个半圆的球体向外鼓出,韧韧的充满弹性。

艳妓已经支撑不住,雪白的身子软蛇般躺在桌上,两手抓住桌布。她两眼仿佛蒙上一层水雾,粉腮一片潮红,两颗殷红的乳头高高翘起。在她下体,那只美穴已经被淫水湿透。随着手指的进出,她昂起头,蛾眉拧紧,喉中压抑不住地发出低媚的娇呼。手指进出间,穴口一圈柔腻的红肉翻吐着,发出“叽咛叽咛”的腻响。

清儿侧起脸,疑惑地看着这边。西门庆更是顾不上理会面前圆润的雪臀,眼睛盯着程宗扬的手指,流露出诧异的神情。

指下的美穴越来越紧,艳妓两条大腿不时合在一起,多半下体已经感觉到强烈的尿意。程宗扬按着记忆中的步骤,反复刺激着梅儿阴道内的敏感点,直到她身体开始颤抖。

也许你是这个世界第一个享受潮吹的女人呢。抱着这种想法,程宗扬将梅儿一条雪白的美腿扛在肩上,使她湿泞的阴户更加突出。

梅儿身体抖动的频律越来越快,忽然娇躯一紧,像一张玉弓般向上弓起,喉中发出呜咽般的声音。

程宗扬立刻拔出手指,按住她另一侧的膝盖用力分开。那只红嫩的美穴淌满淫液,在灯光下湿淋淋抽动着。梅儿发出一声尖叫,接着一股清亮的液体水线般从阴户间喷出,足足划出一道两米多长的弧线。

西门庆嘴巴张得几乎能塞下一个拳头。那具曼妙的女体在桌上失态地战栗尖叫,一腿垂在桌侧,另一条玉腿被那个陌生的贵客扛在肩上,纤美的脚尖绷紧,伸得笔直。

梅儿软绵绵依偎在程宗扬身边,眉目间流露出小女孩一样的羞态。西门庆最擅于察颜观色,那艳妓的神态间三分羞赧,一分羞喜,倒有六分是对这个年轻人的钦服与依恋,连带看着他的手指都充满敬畏。西门庆自负风流,得女子欢心易于反掌,但像这样令一个女人肉体百分百的被征服,以他的阅历,还是从未有过的异事。

西门庆叹道:“程兄只用一根手指就收服此女,手段高明之处,令小弟叹为观止。不知程兄这手法是何名目,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G点的发现,也许是几千年来女性身体最重要的发现之一。经过刺激G点产生的潮吹,更让女人的性快感大幅延伸,只是G点的存在因人而异,能够享受G点快感的,只是一小部分女性。换个人来,程宗扬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次很幸运,遇对了人,更凭着自己的未来知识,取巧唬住了西门庆。

“这是加藤氏所传的金手指,让西门兄见笑了。”说完程宗扬带着一丝神秘笑而不语,更显得高深莫测。

“佩服佩服。”西门庆说着牵动伤处,抚住胸口,连声咳嗽,俊雅的面孔隐隐发青。

程宗扬道:“不知西门兄怎么惹恼了武二郎,让他追上门来喊打喊杀?”

目睹了程宗扬的手段之后,西门庆对收服清儿这俏妓已经失去兴趣。他挥手让两女下去,然后叹道:“此事说来话长。程兄可知道白武族与光明观堂?”

程宗扬摇了摇头。西门庆解释道:“白武族位于清江峡谷,族中代代相传有兽人血统。武氏兄弟便出自白武族。那两兄弟出生时三分像人,七分像虎,每到月夜就凶性大发,搅得族中不宁。

“至于光明观堂,则是天下医宗,杏林渊薮。有道是医武不分,光明观堂的武功也别走蹊径,在天下诸宗独树一帜。光明观堂门禁森严,每代弟子不过三五人。十余年前,光明观堂的主人明净雪云游至白武族,不但医好了武氏兄弟的疯症,还打通了两人的经脉,并且收了一名潘姓的弟子。”

程宗扬道:“是潘金莲吧。”

西门庆手一抖,觥中酒水泼出大半,洒得满袖都是。他用丝巾抹去袖上的酒渍,有些自失地说道:“程兄也听说过这个名字?”

废话!她可是跟你齐名并称、遗臭万年的奸夫淫妇。你是天下第一奸夫,她是天下第一淫妇。自从你们这对奸夫淫妇横空出世,世上再没有一个女人敢起名叫潘金莲。全天下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西门庆操起铁箸,在觥上敲着,曼声吟道:“夫何瑰逸之令姿,独旷世以秀群。表倾城之艳色,期有德于传闻。佩鸣玉以比洁,齐幽兰以争芳。淡柔情于俗内,负雅志于高云。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长勤,同一尽于百年,何欢寡而愁殷!”

西门庆击节而歌,歌罢将铁箸扔在觥内,长叹道:“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潘仙子姿容绝代,清幽雅致,犹如月宫仙子,程兄想必也听说过。”

程宗扬一口酒全喷了出来,“没有!”

潘金莲清幽雅致,犹如月宫仙子?程宗扬敢肯定自己上辈子没听说过,这辈子也没听说过。

西门庆望着天际的月影悠然道:“潘仙子是光明观堂门下弟子……”

程宗扬不客气地打断他,“你已经说过了。”

“咳,光明观堂是天下医宗……”

“这个你也说过了!”

西门庆拍了拍额头,“小生失态了,失态了。程兄莫怪。”他抚着胸低咳两声,清了清喉咙,然后道:“潘仙子擅使长剑,身法翩然如鹤,人称鹤羽剑姬,出身高洁,不但绝色倾城……”

“等等!”程宗扬神情古怪地说道:“潘金莲不是个淫妇吗?”

西门庆一拍桌子,怒道:“胡说!”

干你娘哎!

“不是你说的吗?她跟武二郎偷情,气死武大。”

西门庆张大嘴巴呆了半晌,然后又重重拍了一记桌子,愤然道:“不错!就是这个淫妇!勾引武二那厮,在病榻上气死武大,天人共愤!”

表情不对,程宗扬开始怀疑这些话可能是谎言,而制造谎言的人,多半就是这位千古第一淫人,当下道:“西门兄怎么知道潘金莲跟武二郎有一腿?”

西门庆脸颊抽搐了一下,然后咬牙切齿地说道:“那是去年冬天,一日大雪纷飞,武二郎趁哥哥不在家,溜到武大家里。潘金莲正在房中洗澡,被武二那厮闯了进去,一对奸夫淫妇,便即干柴烈火搅作一团。那丑态令人不堪入目,小弟义愤填膺……”

程宗扬笑眯眯插口道:“西门兄怎么看见的?”

“小弟当时就在外面,看得清清楚楚!”

程宗扬暗自好笑,原来西门大官人是偷窥狂。这话先不好说,便岔开道:“潘金莲在武大家里,莫非是已经成婚了?”

“兄台有所不知。那武家两个儿子生得丑陋,怕将来娶不上媳妇,自小便领养了一个姓潘的孤女给武大当童养媳。潘金莲被明净雪那老婊子带走,在光明观堂留了十年,去年才离山返乡,住在武大家。”

“大雪纷飞去往武大家里,武二郎这一路可不容易。只不过……西门兄哪里来的雅兴,冒雪冲风前去捉奸?莫非西门兄跟武大郎关系很好吗?”

西门庆打了个哈哈,“哈哈!此事说来话便长了,让小弟先润润嗓子。”

西门庆倒了觥酒,一饮而尽,然后正容道:“我与武大哥是生死之交。”

程宗扬等了一会儿不见下文,讶道:“不是说来话长吗?难道就这一句?”

西门庆慨然道:“这一句生死之情,便顶得上千言万语。”

程宗扬一哂,举觥与西门庆一碰,仰头喝了个干净,然后笑道:“行了,西门兄,老实说吧,是不是你看上了潘金莲,想了这个方法,把她跟武大拆散。”

西门庆怔了一会儿,傲气顿失,颓然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小弟当日在途中偶遇潘仙子,便和见到程兄一样,一见如故,仰慕之情,溢于言表……”

程宗扬只觉一阵恶寒。

“小弟跟着潘仙子到了清江峡谷的白武族,才知道她已经许过人家。若是旁人便也罢了,眼看着潘仙子这样绝色,却不情不愿地被强许给武大那个鄙夫,小弟不由心如刀绞。那些天,潘仙子整日以泪洗面……”西门庆说着,那双桃花眼微微泛红,泫然欲泣。

程宗扬道:“这是你自己想象的吧?”

“呃……”西门庆拭了拭眼角,“小弟略有夸张,但潘仙子的不情愿可是明白如画。试想潘仙子这样飘逸出尘的美人儿,却要许给武大那样三分像人七分像兽的莽汉,只怕寻死的心都有!我西门向来怜香惜玉,最见不得美女受上半点委屈……”

程宗扬不理会他的自吹自擂,“那武二郎呢?他跟武大一母同胞,哪会像你一样臭不要脸,干出那种事来?”

西门庆赔笑道:“干柴烈火略有夸大,不过,”西门庆举起右手,一脸正气地说道:“武二趁着没人的时候跟潘仙子眉来眼去肯定是有的!”

“然后你就编了故事,说潘金莲和武二郎偷情,还去告诉武大?”

西门庆尴尬地说道:“并不是小弟去找武大,不知武大那厮听哪个妄人瞎说的,是我编造了那些话,结果被他找上门来。武大行事粗蛮,手段毒辣,我跟他讲理,那厮却趁小弟不备,当胸踹了小弟一脚。”

程宗扬遗憾地想,怎么就没把你踢死呢?手段毒辣跟武大只怕沾不上关系,多半是你的心肠毒辣,让武大拼死踹了你一脚。

程宗扬看了西门庆一会儿,“西门兄似乎不怎么怕武二郎啊?”

西门庆笑道:“那武二杀了不该杀的人,眼下他逃出五原城便罢,如果没有走,只怕一辈子都走不了了。”

程宗扬好奇询问,西门庆只笑而不答。

程宗扬笑道:“兄弟还有些不明白,西门兄这么败坏潘金莲的名声,对西门兄有何好处?”

“嘿嘿,”西门庆讪讪笑了数声,“那个……潘仙子师门假正经得紧,一向标榜洁身自好。弟子闹出丑事,坏了门规,多半会逐出师门。”

程宗扬笑嘻嘻道:“这样西门兄就有机可趁了?”

西门庆正色道:“我西门庆对潘仙子一番心意昭昭日月、天地可表!不瞒程兄说,当日惊鸿一瞥,小弟便情根深种,心有所失,念兹在兹,日夜难忘……”

西门庆击节低歌道:“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而枯煎!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

那种深情款款的样子,不像传说中的淫魔,倒像是个天下少有的情圣。

程宗扬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抒情,“说来说去,西门兄不就是因为潘金莲长得美,想上她吗?”

西门庆怔了片刻,苦笑道:“程兄快人快语,小弟无话可说。只是今夜所言之事,都是小弟肺腑之言,还求程兄不要外传。”

自己就是说出去也得有人信啊。程宗扬一口应诺,“好说!只要你把那套观女之法告诉我就行。西门兄,不许藏私啊。”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