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20章·高潮

月过中天,四周一片寂静。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程宗扬最不习惯的就是失去了清晰的时间。在以往世界里时间随处可见,在这里却无从知晓,只能靠太阳和月亮的位置,大致区别白昼与夜晚,上午与下午。看月亮的角度,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吧。程宗扬不确定地想着。他把头枕在手上,眼中毫无睡意。

回忆起这些天的经历,就像梦一样不真实。原本应该飞往上海的自己,莫名其妙地穿越到这个世界。看到了半人半兽的巨人,目睹了罗马军团与六朝军队的大战,经历了好友的意外死亡,又撞到两场艳遇。

这样算来,这次狼狈的穿越并不是特别难以接受——单是月霜和阿姬曼这两个美女,就值回票价了。

最初发现自己穿越时的惶恐已经平淡了许多,程宗扬现在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问题:自己要靠什么生活?

第二个问题:往后要做什么?

穿越的前辈很多,但相当一部分穿越时直接附体在某个贵人身上,什么帝王将相、王妃公主,最差也是个富家少爷,生活根本不成问题,只要混个痛快。这些前辈的经验对程宗扬全无用处。

另外一些情况和自己相似,属于整个人原封不动穿越的类型。在段强的转述中,这些人依靠自己的知识和智慧白手起家,不仅解决了吃饭的问题,还创造了属于他们的光辉历史。听段强钦羡的口气,显然是把这些前辈当成了穿越者的楷模。

但那些人不是具备某方面的专长,就是运气好到逆天。想造玻璃就造玻璃,想高炉炼钢就高炉炼钢。那恢弘磅礴的气势和《圣经》开头有一拼——他说要有炸药,于是就有了炸药;他说要有盘尼西林,就有了盘尼西林;他说天下的美女要聚在一处,充实他的后宫,事儿就这样成了。

程宗扬考虑了一下,自己可能还没有这样逆天的力量。别说玻璃,他连一枚扣子都不知道怎么造。

的确,程宗扬生活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自己所接触过的文明技术,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就像神迹一样炫人耳目。他可以坐在家里,与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人交流,了解对方的想法,听到对方的声音,甚至看到对方的相貌。

人们可以不费一点力气地周游整个世界,从天空飞过高山与大海;医生们能把断掉的肢体重新接回,甚至可以从一个细胞复制出一个完整的生物体;技师们开发出一分钟射击三十万颗子弹的枪支,可以让一个王国的军队灰飞烟灭,更不用提可以抹掉一个国家的核武器。

科技的发达,让种种神话变成现实。程宗扬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里。

可是程宗扬仅仅是这些产品与技术的使用者。知道用枪支会比弓弩更容易地杀死敌人,但不知道怎么做出一把手枪,更不用说适合枪支用的弹药。身边电能的应用无处不在,却不懂得怎么发电,更不知道怎么制造那些电器。

他学过化学的元素周期表,知道这个世界是由原子构成的,却不知道那些元素出自哪里,由原子组成的种种物质都有什么用途。他会求二元二次方程式、填字谜,知道地球是圆的,化石是远古遗迹,树木在地下变成煤,石油中能够提炼沥青,塑料的出现改变世界……但程宗扬一种制作方法都不会。比如最简单的火柴,他知道火柴头外面包的是红磷,但火柴盒上面涂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在这个异时空的夜晚,程宗扬终于认识到,自己长期以来所接触到的各类信息,仅仅是一些肤浅的常识,而不是能够改变世界的知识。

好吧,至少我可以当一个科技上的先知,告诉工匠们什么可以实现,而什么技术完全是错误、没有出路的。程宗扬这样安慰自己。

但程宗扬很怀疑,有没有哪家作坊会聘请一个只会说空话的家伙,毕竟他所具备的常识和这个时代至少相差了一千年。没有知识的积累,这个时代的工匠不可能在他一句话的空洞说明下,凭空就造出钛锰合金。

比如那根按摩棒,自己还带有样品,但那些硅胶、电池、电线外面的绝缘体,就不可能被模仿出来。

程宗扬叹了口气,死了这条用技术吃饭的心。毕竟自己是文科生,与那些传说有着丰富理科知识的超能穿越者专业不同。

文科呢?是否有机会?

在程宗扬所处的时代,文化的发展同时惊人,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历史学家会比李白更了解他所处的唐代,比苏东坡更了解宋代;人类所有的文字典籍都被转化为数据,用一颗硬盘就可以全部装下;历史上最博学的智者,也不会比强大的搜索引擎更渊博。

出于个人爱好,程宗扬对历史略有了解。据说曾经有一位穿越者,就是文科的高材生,利用自己的文科知识,由文化宗师一跃成为权臣,改写了历史。

预言更是穿越者的酷爱,这就好比预先知道号码再买乐透,看了第二年的股市表现再去选股,先开枪,再往墙上画靶子,想不中都难。

不幸的是,程宗扬面对的这个世界,和他所了解的历史只能说似是而非。

这个世界用着他所知道的语言和文字,有他听说过的历史人物。可参加特洛伊之战的阿伽门侬成了凯撒的儿子,纣王妖艳的宠妃变成了一间商馆的老板,连罗马与汉军的战争,这种历史上完全没有发生过的桥段都出现了。

用程宗扬所了解的那点历史知识,想掌握这个颠倒错乱的时空,就像是拿一把汽车钥匙去开保险箱,完全不对路。直到现在,程宗扬也不知道六朝是哪六朝,更不懂秦国为什么能和唐、宋并存于一个时空,在同一片大陆相安无事。

这是一片神奇的大陆,程宗扬只好这样告诉自己。

面对这样一片神奇的大陆,雄心勃勃的穿越者都会把征服当作自己的梦想。他们会积蓄实力,用科学方法训练出一支现代化的军队,然后横扫天下,江山美人、权柄声望一网打尽。

假如说最开始程宗扬还有类似的雄心壮志,现在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程宗扬见到了王哲,更目睹了他麾下的天武、天策、天霁军团。程宗扬不相信自己会是一个比王哲更出色的统帅,更不相信如果让自己带领一支军队,能比那些坚如磐石的军队更强悍——即使面对坦克,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迎上前去,把它踩平吧。

尤其是见识过那场与罗马军团的血战之后,程宗扬对战争有着深深的恐惧和厌恶。他不想再看到那些钢铁般的汉子勇敢地相互厮杀,用鲜血染红原野上的青草和黄沙。

即使自己能够像一个强者那样去征服,去实现自己的野心,程宗扬也不愿意因为自己个人的欲望把这些勇士们变成青草下的枯骨。他们本来应该是强壮的丈夫,可亲的父亲。

也许,我终究只是个平凡的小人物吧。程宗扬苦笑着想道。

不过有哪个小人物会像自己一样,刚签过卖身契,睡在柴房的干草堆上,还在思考是否要征服天下的大问题呢?

程宗扬拍了拍额头,还是考虑一下明天怎么应付那个妖妇吧。

想到妲己妖艳的媚态,程宗扬就禁不住胯下发紧。不愧是华夏五千年第一妖姬,那艳妇一颦一笑都媚态横生,有着勾人心魄的诱惑力。看她对男性的态度,这妖妇肯定是个控制欲极强的女人。她不相信男人,对身边的女侍卫长也未必有几分信任——她居然毫不在意地拿凝羽打赌,让自己演示按摩棒的神迹。

程宗扬想起凝羽颀长白滑的肉体,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多摸几把,想必苏妲己也不会反对。

还有阿姬曼……

程宗扬心头像被毒蛇咬了一口,隐隐抽痛起来。

现在程宗扬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孙疤脸和戈龙等人一起,专盯着那些走投无路,到当铺典当的异乡人,暗中把他们掳为奴隶,然后借着商馆的名义私下贩卖。

很不幸,自己也成为了这些人的猎物。

大概在自己被囚在商馆别院地牢的时候,苏妲己发现当铺收到的货物,派人追查典当者。戈龙等人听到消息,以为贩奴的事情败露,于是叫来阿姬曼,让她骗自己逃跑,好以逃奴的名义杀掉自己。

阿姬曼正是这样做的。自己毫无戒心地听信了她的话,逃出地牢,随即被戈龙等人围住。若不是凝羽正好赶到,自己的尸体这会儿都已经冷了。

程宗扬不明白的是,阿姬曼既然要杀自己,为什么要主动跟自己做爱?仅仅是因为怜悯?认为自己是一个快要被杀死的人?

还有她的血迹和红褐色的头发……程宗扬脑际一闪,捕捉到一处关键所在。他终于明白阿姬曼为什么会这样做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仿佛是从地下传来,带着无比的压抑感,在夜风中忽隐忽现。若不是此时夜深人静,程宗扬又有了粗浅的修为,也无法听到。

程宗扬屏住呼吸,心头慢慢绷紧。当他的心神集中在听觉上时,那声音仿佛又近了几分,越发真切起来,隐隐还听到水滴的轻响。

程宗扬好奇心起,悄悄从草堆上爬起来。

柴房一侧,有座废弃的假山,嶙峋的怪石聚在一起,在月色下投出浓黑的剪影,仿佛一群凶狞的怪兽。那声音就是从假山下传出。

程宗扬小心翼翼地朝假山走去。走近时才发现那假山规模竟然不小,因为没有人打理,一些岩石颓圮下来,石缝间杂草丛生,面积显得更大。

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程宗扬爬过假山,在岩石间找到一个狭窄的入口。这里本来是一个山洞,但一块巨石滚落下来,将洞口堵住一半,只留下一个狭窄的缝隙。

那声音愈发清晰,断断续续从洞中飘出。程宗扬壮起胆子,弯腰钻进山洞。

绕过一块折断的屏风石后,程宗扬看到一片雪白的月光。

几块巨大的岩石斜指天际,组成一个三角形的穹顶。一缕月光从岩石缝隙间透入,潮湿的岩石上泛起淡淡的水光。那些细微的水迹凝聚在低垂的石尖上,渐渐变大,最后凝成一滴水珠坠落下来,溅在洞内一座方形的水池内。

“啊……”

轻微的水声在洞内回荡,引出一声压抑的低叫。一个女子伏在水池边,两手抓着池侧的条石,长发散乱。水珠不断滴下,她洁白的脖颈也随之左右摇摆。

月光从三角形的石隙中照射下来,映出那女子雪白的屁股。她衣物零乱地扔在地上,双膝跪地,大腿间紧紧夹着一根石柱,又圆又翘的屁股高高耸起,白滑的臀肉上湿淋淋满是汗水,在月光照射下白花花的一片。

她一边拼命摇头,一边用耻骨顶住石柱边缘,撅着屁股用力摩擦,喉中不时发出含混的呻吟。

程宗扬瞪大眼睛。他这才想起来,凝羽从服下摇头丸,到她离开,只有十五分钟。而通常情况下摇头丸的药效这时才开始发作,一直持续六个小时以上。也许是那种红色药丸的原因,凝羽服药后症状出现得更早,那一次高潮显然没有缓解药物的压力。

关于摇头丸的效力,程宗扬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倒霉的家伙刚服过摇头丸,准备好好嗨一把,不幸遇到停电,只好拧开水龙头,听着水滴声摇了一夜的头。

凝羽的状况与他差不多。何况还服了麻古——那是已知药物中催情效果最强的一种,据说在一块鲜肉上放两颗麻古,两小时之后鲜肉就会被烤熟。在药效驱使下,这个冷若冰霜的侍卫长几乎是下意识地来到这个废弃的假山岩洞里,对着水滴,光着屁股,一边摇头,一边自慰,臀下那根石柱已经被淫水湿透。

程宗扬正睡不着,这会儿看到凝羽两腿夹着石柱,高翘着雪嫩的玉臀,充血的性器在石柱光滑的顶端来回摩擦,性欲顿时高涨起来。

刚才拿按摩棒插她的肉洞时,程宗扬已经充满绮想,有心把她搞上手,当下也不客气,直接走过去,在她白生生的屁股上“啪”地拍了一掌。

清脆的肉响在岩洞内震荡着散开,失神的凝羽没有回头,而是低叫一声,本能地翘起屁股,湿腻的蜜穴中淌出一串液体。

程宗扬抓住凝羽紧凑的臀肉,对着她滴水的淫穴深深干了进去。

阳具刚插进蜜肉,程宗扬就烫得浑身一抖。凝羽体温高到夸张的地步,就像一只燃烧的火炉,难怪会出了这么多汗。

被肉棒突如其来地一插,凝羽也是浑身战栗。她无意识地摇着头,滚热的肉穴猛然收紧,挤压着程宗扬的阳具,像一张柔滑的小嘴,在他肉棒上拼命吸吮。

程宗扬把阳具深深插到凝羽体内,直到顶住阴道尽头那团滑腻的软肉。他屏住气,在凝羽花心上狠狠捣了几下。凝羽立刻被干得浑身乱颤,蜜穴“叽叽咛咛”往外冒水。

程宗扬用力挺动几下,然后按住凝羽的屁股,“啵”的一声,把阳具拔了出来。凝羽喉中发出一声兴奋的叫喊,头颈摇摆着,乌亮的发丝在颈后飘舞,在她肩头,有一个淡红的月牙状痕迹。

程宗扬一手伸到她身下,抓住她坚挺的雪乳拧了一把,一边摸到她乳尖,把那颗发硬的乳头挟在指间,用力揉搓。凝羽肉体的反应愈发激烈,浑身的雪肉都仿佛在颤抖。

程宗扬也不管她是否能够听到,在她耳边说:“凝羽侍卫长,你的奶头我也摸过了,你是不是要把它们也擦干净?还有你的小肉洞,刚插过还挺紧……记得把最里面也洗干净,免得留下让你恶心的男人味道。”

凝羽似乎产生了一点微弱的意识,她一面摇着头,一面抬起手,想推开程宗扬正在她乳头上捏弄的手指。但凝羽力气小得出奇,颤抖的手指扳住程宗扬的手掌,却怎么也推不动。

程宗扬想起来,这丫头经脉什么的都被封住,这会儿多半还没有解开,浑身都没有力气,胆子顿时又大了几倍。他分开凝羽的双腿,迫使她阴部向后挺出,然后压住凝羽圆润的屁股,在她体内大力抽送,一边双手各抓住她一只乳房,像揉着粉滑的雪团一样来回揉捏。

凝羽一边摇头,一边小声哭泣着低叫道:“爹爹……”

程宗扬没有多想,心里嘲笑道:这就干得哭爹喊娘了?

“冰美女,你又该高潮了。”

程宗扬觉察到凝羽体内的异状,他这次没有拔出,而是深深插在凝羽震颤的蜜穴里,挺着阳具,在她蜜膣内来回搅动着,顶弄她的花心。

岩洞内,淫叫声在耳边回荡不绝,肉穴中火热的蜜肉开始痉挛着收紧,阳具插在里面,能感觉到她体内一波一波潮水般的快感。程宗扬扒开凝羽紧凑的臀肉和收紧的阴唇,将阳具插得更深,直直顶在她美穴更深处。

凝羽白滑的臀肉敞分着,阴道间歇性地抽动起来。不多时,一股暖热的黏液从体内喷溅出来,浇在程宗扬鼓胀的龟头上。阴道内的蜜肉同时挤压过来,从阳具根部一直掠到龟头,然后又是一波。

那种超乎寻常的快感,让程宗扬阴囊也为之紧缩,阳具不安地挺翘起来。他连忙吸了几口气,然后按住凝羽的屁股,在她高潮的穴内一阵猛干。

凝羽这次高潮更加强烈,直到程宗扬忍不住射精,她白嫩的屁股还在抽搐。程宗扬将精液全部射入凝羽的花心,等射精的律动平息,才吃力地拔出肉棒。凝羽下体发出一声湿泞的腻响,一股黏液随之涌出,淫水夹着阳精,泄得满腿都是。

程宗扬喘着气,放开凝羽的身体。

已经高潮的凝羽不再摩擦阴阜,头颈却还在摇摆。看她的样子,只怕真要摇到天亮了。

程宗扬阳具湿淋淋地沾满淫液,干脆脱下凝羽的鞋子,捧起她白嫩的脚掌,夹住自己的肉棒,把精液、淫水都抹在她脚上。

凝羽没有挣扎,即使想挣扎,也没有力气。她雪白的屁股已经被程宗扬干得发红,臀间一片狼藉。程宗扬想了想,拿过她的衣衫,帮她把下体抹拭干净,然后把外衣披在她赤裸的胴体上。

“别摇了,早点睡吧。”

“爹爹……”

凝羽发出细微的抽泣声,尖石上的水珠滴下,在池中溅出一圈涟漪。凝羽月光似的俏脸映在水中,神情间充满了羞耻的哀伤。

【第二集完】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