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8章·妲己

“夫人这副淫浪的媚态,骗过不少人吧?”程宗扬嘻笑道:“那些男人是不是一看到你的身子,就忘了自己爹娘是谁?夫人问什么,他们就说什么?”

艳妇脸上媚态尽收,盯着这个年轻人,冷冷道:“你要说什么?”

程宗扬直起腰,“夫人如果只是贪淫乱性的荡妇,何必一见到那些衣物,就让人连夜去找那个当东西的人?更何必追问这些织料的来历?”

看着艳妇娇媚的面孔,程宗扬收起嘻笑,认真道:“夫人真是好眼力,一眼就看出这些织料的不同,知道这上面注定有一笔大生意。这分见识,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及得上夫人。”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程宗扬使出对付客户的功夫,先试探对方的底牌,再捧上几句,果然那艳妇重又面带笑容,顾盼间媚态横生。

她柔声道:“公子真是个可人儿,公子可有意与妾身共享富贵吗?”

程宗扬一笑,“免了。眼下夫人身边虽然有五个男人,但贴身的护卫却都是女子。如果夫人真相信男人,只怕这些男奴不会只敢舔舔你的手脚吧?”

艳妇神情一瞬间冷厉起来。

程宗扬不理会她的神情,自顾自地说道:“夫人这么美的身子,这些男奴却不敢越雷池半步,若不是他们敷衍了事,我还看不出夫人是个外骚内端的正派人呢。”

艳妇踢开身边的男奴,抬手拍了拍,凝羽和几名女侍卫涌进厅内。

艳妇道:“拉下去,全部砍了。”

那些女子动作极快,几名男奴来不及求饶,就被她们扭脱下巴,拖到房外。接着楼下传来几声闷叫,那几名男奴已经是身首异处。

程宗扬后背冷飕飕的都是冷汗。他刚才说得堂皇,其实一开始他也被这夫人的艳态迷惑。只不过这名艳妇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程宗扬虽然年纪轻轻,对这些艳景的见闻广博却是这个世界无人能及——拜网络大神所赐,程宗扬早已在欧美日系各类色情片中浸淫多年,那艳妇演的活春宫虽然维妙维肖,他也一样当色情片看了。

这一看,不由地看出破绽。

那艳妇虽然与身边的男奴配合无间,但那些男奴只敢在她手脚肩颈上抚摸,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她的乳房和腰臀。如果一部色情片镜头只敢在女主角的非重点部位游走,那连三级片都算不上,顶多只能算是一部纯情写真。

这让程宗扬警觉起来,等到夫人开口询问,更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商馆的女主人,绝不像外表看上去这么简单。只不过一句话就杀掉五名男奴,这也太狠了吧……凝羽无声地回到厅内,衣角还沾着一点血迹。艳妇扯起红绸,裹住赤裸的胴体,坐在榻上淡淡道:“既然公子是明白人,便不须多言。说出霓龙丝的产地、采集方法,妾身便放你出门。否则……”她嫣然一笑,“妾身院里的牡丹池下,不介意再多埋几个人。”

程宗扬随口说的尼龙丝,鬼知道她怎么当成了霓龙丝。在程宗扬的世界里,尼龙早已泛滥成灾,但他一个外语系的学生,对尼龙的制作方法一无所知——就算段强那本小册子里有,自己也没信心能在这个世界里复制出来。

见他犹豫,艳妇眉梢一挑,凝羽上前一步,拧住程宗扬的手臂,将他按得跪倒在地,一边按住他脑后,露出脖颈,准备随时一刀砍掉他的脑袋。情急之下,程宗扬高声道:“夫人知道霓龙丝是怎么来的吗?”

艳妇娇声道:“雌龙出水时,有霞彩万束,化为云霓。传说以昆吾之刀可裁得霓丝。霓龙之丝所制衣物,柔如春水,轻若浮云。你一个落魄商人,是从哪里得来的!”

凝羽手腕一紧,几乎拧断程宗扬的臂骨,程宗扬叫道:“霓龙丝产自盘江以南!地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南荒吗?”艳妇盯着他道:“你若知道霓龙丝的产地,早已成为六朝闻名的巨商,怎么会流落到五原城?这些衣物,莫不是你捡来的?”

“我在途中遇到劫匪,货物都丢了!只剩这两套霓龙丝制成的衣物我自己带在身上,只好拿去典当,可当铺的人不识货,当成汗巾只给了十几个铜铢!”

“那霓龙丝的产地究竟在南荒哪个地方?”

程宗扬痛得冷汗都下来了,“那地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所有的知情人都被劫匪杀了,如果你把我也杀了,就永远都找不到霓龙丝!”

艳妇笑得花枝招展,“还在嘴硬。凝羽,剥了他的皮,看他还说不说。”

“等等!”程宗扬叫道:“你想发财!我想保命,大家可以商量!那地方周围几百里都没有人烟,我就是告诉你,你也难找到产丝的地点。你想要霓龙丝,我可以去帮你采!”

艳妇掩住红唇,咯咯笑道:“让你去采,是放你走吗?”

见她口气松动,程宗扬连忙道:“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派人跟我一起去。你即使杀了我,也需要人给你做事,不如我带人帮你去做。有人看着,我绝对跑不掉。”

艳妇看了程宗扬半晌,然后道:“凝羽,放开他。”

程宗扬骨骼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响声,几乎被拧断的手臂终于被人松开,他好不容易喘了口气,捧着手臂心里又气又恼,这些女人都是她娘的疯子!

艳妇悠然道:“往南荒产丝处,需要多久?”

天知道会化出霓丝的龙躲在哪里,时间当然越长越好。

“至少要三四十天。”看了看艳妇的脸色,程宗扬又道:“来回至少三个月。”

三个月时间足够程宗扬乘邮轮环球旅行一趟了,但那艳妇却不以为意,从五原城到南荒,来回一季,时间并不长。

艳妇笑道:“那么就是九十天。如果三个月内你还没有回来,妾身就让你尝尝炮烙的滋味。”

看着艳妇狐媚的俏脸,程宗扬心头不由一阵发凉。他勉强笑道:“夫人真是快人快语,杀伐决断。”

艳妇娇笑道:“那我们便说定了,明日你就去给我采霓龙丝来。”

程宗扬眨了眨眼睛,然后伸出一根手指,“生意如果做成的话,我要占一成股份。”

艳妇失声笑道:“你想要股份?”

程宗扬道:“既然大家合作,当然要利益共享。”

艳妇笑吟吟道:“莫忘了,你脖子里还有烙印,是我商馆的奴隶。为主人做事,是奴隶的本份。你几时见过奴才还要股份的?”

程宗扬抗辩道:“我是被人陷害的!他们借着商馆的名义,私下贩卖奴隶,在我身上烙了印记,可我根本不是奴隶!”

“是吗?不过你身上有烙印,便是奴隶。”艳妇嘲笑道:“莫说五原城没有官府,就是有官府,你一个无凭无据的异乡人,入了牢还想出来吗?”

程宗扬摸着颈后的烙痕,露出一丝苦笑。看来自己这个奴隶是做定了。

小婢奉上茶盏,艳妇举盏浅浅饮了一口,“我姓苏,名妲己。是白湖商馆的主人,你就叫我夫人好了。”

妲己?程宗扬露出古怪的表情。这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几千年来没有一个重名的。大名鼎鼎的妖妇啊。难怪她说炮烙,原来就是她亲手发明的。想到她九尾妖狐的身份,程宗扬情不自禁地朝她臀上看了一眼,那只被红绸包裹的丰臀圆硕异常,却看不出狐尾的踪迹。

苏妲己媚眼一转,“怎么了?”

程宗扬干咳一声,“夫人是不是有两个姐妹?”

苏妲己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至少程宗扬还看过《封神演义》,九尾狐狸精、九头雉鸡精,还有一个玉石琵琶精,当年就是这三姐妹搞得商纣王国破人亡,堪称绝代妖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虽然商纣王的妖后在这个时空成了一家商馆的女主人,但那种狐媚冶艳而又残忍的气质一如传说中的狐精。不过她既然主持商馆,明显是隐藏了身份。如果揭穿,只怕这妖妇立即会杀自己灭口。

不等苏妲己开口,程宗扬连忙道:“是我弄错了。”

苏妲己深深看了程宗扬一眼,然后吩咐小婢,“香蔻儿,把东西拿过来。”

看到小婢拿出的东西,程宗扬心里一阵激动。一件是他典当的情趣内衣,另一件是他那个沾满泥污的背包。自己被戈龙打晕,这只背包也被他们夺走,没想到居然又找了回来。明知道背包里是一堆完全不靠谱的物品,什么蕾丝内衣、电动按摩棒、杜蕾斯安全套、从段强身上找出的药丸……在这个世界还不如一盒火柴有用,但程宗扬还是忍不住激动。这是自己从那个世界带来的仅有物品,是自己和从前唯一的联系。

苏妲己道:“你贩卖的物品倒是少见。这两件霓龙丝衣款式奇异,不知该怎么用呢?”

程宗扬清了清嗓子,解释道:“这件是胸衣,这件是下身用的,长的这件披在外面。”

苏妲己娇笑道:“这么小的衣物也能穿上吗?”

程宗扬道:“霓龙丝制成的衣物最是奇妙,夫人若是不信,一试便知。”

一边说,程宗扬一边心里在想,不知道这狐狸精穿上现代的情趣内衣,会是什么风流模样?

苏妲己也同样好奇,她反复看了几遍,然后道:“凝羽,去把它换上。”

凝羽冰冷的面孔猛然僵了一下。

苏妲己却毫不理睬,指着背包里取出的一堆物品,问道:“这些又是做什么的?”

“这个是……”程宗扬拿着那瓶摇头丸,半晌才艰难地说道:“是……棋子!乡间玩的小东西。我在外面经商,拿来解闷。”

那些摇头丸有两种颜色,一种玫瑰红,一种苹果绿,上面还镂刻着一些奇异的符号。听说是棋子,苏妲己便没了兴趣。她怎样也想不到这些制作精致的物品会是药物。

“这个呢?”

程宗扬再也编不下去了,苏妲己指的那根按摩棒完全就是仿真品,龟头、阴茎一应俱全,若不是硅胶制成的表面通体乌黑,活生生就是一根男人的阳物。

程宗扬干笑两声,“这个就不需要解说了吧。”

苏妲己吃吃笑道:“原来你这商人贩卖的都是这些东西。”

程宗扬大为尴尬,自己好端端一个死上班族,居然被人当成贩卖色情物品的小店主。

苏妲己毫不避讳地拿起那根按摩棒,审视着道:“听说南荒有些部族擅长巫术,能将活人制成行尸……”

程宗扬脑中灵光一闪,正容道:“夫人说的不错,这是南荒部落用巫术制作的神具,只要依法使用,可令人欲仙欲死,比真人强过百倍。就是再贞烈的女子用上它,也难以自持。”

“哦?”苏妲己轻抚着那支按摩棒,这支神具酷似男子的阳根,但更为粗壮长大,握在手中韧中带硬,能清楚感觉到它表面的弹性,几乎与真人无异,与五原城贩卖的角先生相比,不啻云泥之别。

“这支神具在南荒也是难得的宝物,夫人若是喜欢,就送与夫人一用。”

苏妲己横了他一眼,“好大的胆子!”

程宗扬讪讪地住了口。看到现代的假阳具被这绝代妖妇拿在掌中把玩,真是给了他一种不真实的错觉,仿佛这一切都是做梦,商纣王的妃子居然握着情趣按摩棒……“你说它用是巫术制成,能令人欲仙欲死?”

程宗扬道:“试一下就知道了。”

苏妲己忽然一笑,“凝羽。”

凝羽冷着脸从屏风后走出,程宗扬抬眼一看,险些把眼珠子瞪了出来。那位冷若冰霜的侍卫长已经除去甲胄,换上那套崭新的情趣内衣,效果好得出奇。这套内衣原本是按着紫玫的体形买的,而凝羽身段比紫玫更为高挑丰满,那套透明的情趣内衣紧绷绷束在身上,将她躯体的曲线完全勾勒出来。

程宗扬没想到这个冰山美女隐藏在甲胄下的身材会是如此火辣,两只丰满的乳房高高挺起,黑色的丝织乳罩包裹着两团浑圆的美肉,在胸前颤巍巍抖动着。雪白的乳球将薄如蝉翼的丝料完全撑满,在黑丝下暴露出白腻的肌肤光泽,随着脚步的移动,白滑的肉团在黑丝中上下弹跳。那种若隐若现的艳态,比脱衣赤裸时加倍诱人。

可以想象一下古装剧里的杨贵妃穿上情趣内衣的情景,那条缕空的透明纱衣披在凝羽近乎赤裸的胴体上,纱衣只有腰间一条系带,束住她细致的腰身。透过轻薄的纱衣,能看到她下体纤小的丁字裤。内裤两侧的细丝带贴在胯骨上,下端包裹着女侍卫长饱满的阴阜,形成一个性感的“V”形。

内裤边缘镶着漂亮的蕾丝花边,中间用来遮挡羞处的织物,却是一片透明的薄纱。灯光下,女性下体神秘的沟壑起伏一览无余。凝羽俏脸犹如冰雪,嘴唇却红艳欲滴。她紧紧咬着红唇,步伐僵硬地走到主人面前,眼中的寒光似乎想要把程宗扬杀死。

苏妲己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侍卫长,然后道:“转过身去。”

凝羽咬牙转过身,从后面看时,她几乎通体赤裸,那条细丝般的内裤陷入臀沟,整只雪臀完全暴露出来,两条修长白滑的美腿并在一起,根本看不到内裤的痕迹。

苏妲己掩口笑道:“这衣物倒是节省织料。只用一丝半寸就做成一件。”

程宗扬回过神来,谦虚地说道:“霓龙丝数量稀少,只好省着用了。”

苏妲己笑吟吟道:“你说那神具上附有巫术,能令人欲仙欲死。妾身与你打个赌,如何?”

程宗扬先问道:“赌注是什么?”

“你若赢了,我便升你作商馆的头目,此去南荒由你负责;若是妾身赢了……你就得签下卖身契,在我这商馆终身为奴,终生不得背叛。”

程宗扬一脸难色地说道:“商馆的头目也就是个大点儿的奴隶,这样的赌注我太吃亏了。”

“那你想要什么?”

“我若赢了,要占三成的股份!”

苏妲己一口答应,“好说。”

程宗扬连忙道:“还有一桩!如果我赢了,夫人要陪我一晚!”

苏妲己用手背掩住口,吃吃而笑,粉面桃腮一片春色,媚态横生,“你这死奴才,还敢打主子的主意。”

程宗扬咽了口唾沫,“赌什么?”

苏妲己一指凝羽,“给你一炷香时间,用它让这奴婢泄了身子。”

程宗扬一脸愕然,凝羽更是面沉如水,叫道:“夫人!”

苏妲己面容一冷,斥道:“贱婢!忘了族里遣你来时的吩咐吗?”

凝羽双手握拳,终于不再开口。

苏妲己冷笑一声,吩咐道:“香蔻儿,取刻香来。”

小婢香蔻儿捧来香炉,将一支刻香插在里面,然后取来一条春凳,放在厅内。

这张春凳并非通常的板凳形,而是类似座椅,狭长的椅面足够一人躺卧,一端是斜伸的椅背,椅背两端各有两条横枝,可以用来攀扶。程宗扬对这张春凳的设计者大为叹服,可见太阳底下无新鲜事,这张春凳完全就是一张简略版的多功能情趣床,花样虽然少了些,但更为实用。

穿着情趣内衣的凝羽坐在春凳上,脸色冷若寒霜。看她与苏妲己的情形,两人并不是简单的主仆关系,但为什么凝羽会对苏妲己如此服从,现在程宗扬还一无所知。

香蔻儿取来烛火,正准备点燃刻香,却被程宗扬喝止,“等一下!我先要作法。”这句话说出来程宗扬自己也觉得脸红,连忙又道:“请给我取杯水来。”

苏妲己微微颔首,小婢从案上的瓷瓶里斟了杯清水,递了给他。

程宗扬双手紧握,口中念念有词。他声音抑扬顿挫,像是这段咒语已经念过无数遍,熟极而流。近在咫尺的苏妲己听得清清楚楚,却一个字也没有听懂,以她的阅历,世间的咒语鲜有未闻,还从未听过如此奇异的咒术。她妖艳的美目在程宗扬身上来回巡视,觉得这个年轻人愈发神秘起来。

程宗扬念得很快,是因为他确实对这段神秘的“咒语”非常熟悉。他口中念的是:ONE、TWO、THREE、FOUR、FIVE、SIX……有篇文章说过,数数可以缓解人的心理压力,保持心态镇定。程宗扬现在相信这的确是有道理的。他用英文从一数到一百,反复念了三遍,信心越来越足。

如果是别的女人,程宗扬用这支顶级按摩棒,完全有把握让她在十五分钟内达到高潮。但凝羽不同。看她的举止,九成是个有洁癖的性冷淡,只因为抓了自己脖颈一把,就拿丝巾把手擦了几遍,最后连丝巾都扔掉了。程宗扬估计,就算拿这种高级按摩棒搞她,也未必见效。不过程宗扬这会儿信心十足。除了按摩棒,他还有一件东西——摇头丸。传说中的强奸药!

程宗扬不知道红绿两种药丸有什么差别,为安全起见,他各拣了一片藏在手心,装作念诵咒语把药片捏碎,悄悄投在杯中。程宗扬自己没有吃过摇头丸,但在朋友中有不少人尝试过,段强就是其中一位。听段强说,摇头丸最大的麻烦是不容易在水里溶化,这让程宗扬有些担心。

出乎他的意料,不到两分钟,投到水里的红色颗粒已经溶化得无影无踪,绿色的虽然还在,颜色也淡了许多。程宗扬拿起杯子,递给凝羽,“把它喝掉。”

凝羽冷冷盯着他,一口喝完杯里的清水,然后把水杯一扔。那只瓷杯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回原处,没有发出丝毫响声。这一手亮出来,程宗扬的信心立即打了个五折。鬼知道对于凝羽这种既擅长法术,又武力超群的强人,这些化工合成的药物能不能起效。

这会儿已经骑虎难下,只好装鬼到底。程宗扬吸了口气,道:“开始吧。”

香蔻儿点燃刻香,这边凝羽身体僵硬地坐在春凳上,两眼冷冷盯着程宗扬。

在她冰冷的目光逼视下,程宗扬越来越提心吊胆。凝羽展现的实力只怕比月霜还强上几分,如果一会儿这个性冷淡恼羞成怒,肯定没有第二个王哲来救他。

好在苏妲己给他解了围,“凝羽,你现在听他的吩咐。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凝羽寒声道:“是。”

程宗扬这才放下心来,命令凝羽躺在春凳上,把腿张开。凝羽果然没有反抗,只是那张没有表情的俏脸愈发雪白。

这美女原本就个子高挑、身材出众,这会儿躺在狭窄的春凳上,双乳高耸,修长白皙的双腿朝两边分开,敞露出被丁字小内裤包裹的下体,摆出一个性感的姿势。那种香艳的姿态,让程宗扬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那套过小的内衣裹在她光洁的肉体上,几乎透明的丝织内裤勾勒出阴阜圆润的形状,末端绞成细丝陷入耻缝儿,隐约能看到阴唇柔嫩的曲线。

程宗扬揉了揉还在作痛的胳膊,想起她刚才险些拧断自己手臂的冷酷,肚子里狠狠狞笑一声,然后抓住她的内裤——“啊!”

程宗扬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砰”地掉在地毯上。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