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5章·冤屈

马车在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上奔驰,最后在城边一座庄园停下。

戈龙先进了院子,四下看了看,然后摆手让众人进来。几个人拖起程宗扬,把他拉进一座石砌的大屋中,“砰”地关上门。

这石屋是座地牢的入口,里面黑黝黝看不到尽头,屋内墙壁上各种刑具一应俱全。几个人往程宗扬头上泼了桶水,把他泼醒。戈龙一脚踩在木凳上,然后把锋利的长刀重重劈在脚边,沉声喝道:“说!叫什么名字?”

程宗扬脑后被刀柄磕伤,带来阵阵钝痛,他有气无力地说道:“程……宗扬……”

“哪儿来的?”

“盘江……”

戈龙与疤脸汉子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狞笑。

“做什么的?”

“卖皮货的。遭了劫——”

程宗扬正准备把编好的故事再照抄一遍,耳边突然一声暴喝:“放屁!”

戈龙满是硬茧的大手一把抓住程宗扬脖颈,仅剩的一只眼睛流露出阴狠的神情,狞声道:“你是怎么逃出去的?”

程宗扬目瞪口呆。

“不说?找打吗?”疤脸汉子一脚踢在程宗扬肋骨上。

程宗扬痛叫道:“等等!你们认错人了!”

“呸!打的就是你!”

几个人围着程宗扬又踢又骂:“死奴才!还敢逃!”

“让你小子不长记性!”

“你以为能逃出我们的手掌心?”

拳脚雨点般落在身上,这些打手训练有素,专挑人身上最痛的地方打。程宗扬上学时也打过架,可这会儿手脚都被捆着,只剩挨揍的份儿了。那帮人下手毫不客气,疤脸汉子一拳砸在程宗扬眼上,把他眼角打得裂开,鲜血直淌。

“小子,记起来了没有?孙爷从盘江把你买来的,刚到五原就让你跑了。还偷了孙爷的东西拿去当!以为孙爷老虎不发威,是病猫啊!”

程宗扬挣着身子,想躲都躲不开,这会儿工夫脸上又挨了一拳,嘴角都肿了起来。他喘着气道:“你……你们弄错了……不是我!”

“不是你是谁!”疤脸汉子狠狠踹在程宗扬肩上,“孙爷花十个银铢买的奴隶,竟然敢跑!五原可是我们戈三爷的地盘,你以为跑得了吗?”

几个人围着程宗扬踢打了足有二十分钟,一通暴揍,打得程宗扬只剩下半口气,他浑身是血,额上、眼角、口鼻、臂、腿无处不伤,手指更是被他们的牛皮硬靴踩得几乎折断。

那个叫戈龙的独眼大汉一直没有动手,这时走过来,推开众人,一脚踢在程宗扬肋下。

“咯”的一声,一根肋骨被生生踢折,程宗扬弓着身体,额头又是鲜血又是冷汗,痛得连叫都叫不出来。

这一刻程宗扬心里生出一阵恐惧,不管这些家伙是不是真的认错了人,这会儿他们是真的要打死自己。

戈龙阴沉着脸道:“疤脸,按规矩,逃跑的奴隶该怎么办?”

疤脸汉子道:“五原城的规矩,逃奴格杀勿论!”

“那好。”戈龙拔出长刀,寒声道:“疤脸,那十个银铢你就当扔水里听了个响儿!”

程宗扬衣服被打得稀烂,口鼻淌血,心里升起一丝绝望。在这些人眼里,用来衡量生命的,仅仅是几个银铢,人命就和蝼蚁一样可以随意扑杀。可悲的是,自己死在这里,不会有一个人知道。父母不知道,紫玫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月霜他们也不会知道,或者知道了也不会理会。自己就像一株野草,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黑牢里。

这不是程宗扬所希望的。

冰凉的刀锋停在颈中,戈龙森然道:“死奴才,还敢逃吗?”

程宗扬遍体鳞伤,肺中发出“嘶嘶”的气息。这会儿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自己不想死。不想默默无闻地死在这个黑暗的囚牢。

他摇了摇头。

戈龙收回刀,喝道:“疤脸!把印记给他烙上!”

孙疤脸拨开火炉,拿出一支烧红的烙铁,“小子,记住了!你是孙爷买来的奴隶!再记不住自己的身份,孙爷活扒了你的皮!”

“嗤”的一声,三角状的烙铁落在程宗扬颈中,在他身上留下了表示奴隶身份的烙痕,空气中顿时弥漫出皮肉焦糊的味道。

※ ※ ※ ※ ※

淙淙的水声在耳边回荡,浑身的肌肉都仿佛撕裂,骨骼破碎,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剧痛。身体却像是浸在水中一般,又湿又冷。

不知过了多久,程宗扬睁开眼睛,几乎以为自己又一次穿越了。

眼前一片黑暗,没有光,也没有声音,他看不到任何物体的轮廓,脚下空荡荡的,似乎是飘在黑暗中。忽然一声哀叫声响起,传入耳中时,已经微弱得几乎无法听到,仿佛是来自幽冥的鬼泣,又像是他曾经发出的哀嚎。

身体悬浮着,在黑暗中无力地摇摆。程宗扬动了动发胀的头颅,颈中一阵痛意袭来,仿佛燃烧的火焰在皮肉间穿过。

程宗扬大叫一声,彻底清醒过来。

叫声的余音在黑暗中回荡着,久久未绝。程宗扬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他双臂被绳索捆住,整个身体悬吊着,浸泡在冰冷的水中。

看不到颜色的水一直浸到颈下,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水腥气。那水是流动的,不时有波浪微微掀起,泼在口鼻上,也浸住他颈中的烙伤。

程宗扬屏住气息,竭力把头抬高。自己就像被封在一口井中,当叫声回荡着消失,四周安静得仿佛置身坟墓。

伤口在污浊的积水浸泡下开始肿胀,痛觉也变得迟钝,断裂的肋骨在胸下不时传来刺痛。

程宗扬心里升起无穷恨意。莫名其妙地被人当成逃奴,暴打一顿后又烙上奴隶的印记,这是程宗扬生平从未受过的屈辱。

等我逃出这座水牢,非把你们一个个干掉!程宗扬发狠地在心里说道。牙关刚一咬紧,肿胀的唇角又传来剧痛。他却死死咬住牙关,任由痛楚像烈火一样在伤口蔓延。

愤怒和痛恨交织在一起,就像一头来自洪荒的野兽,在程宗扬胸中咆哮。

心底的仇恨耗尽了程宗扬的精力,他低喘着,感觉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离体而去。

忽然头顶一阵响动,一丝微弱的光线从水牢上方的孔洞泄入。似乎是一道栅门被人打开,发出“吱呀”的声响。接着程宗扬听到那个令他恨之入骨的声音。

“小浪婊子,腰扭得真骚。”

程宗扬仿佛能看到那张疤脸上淫猥的笑容。

“砰”的一声,一只陶罐掉在岩石上,摔得粉碎。一个甜媚而稚嫩的声音咯咯笑道:“摸得人家好痒……罐子都摔破了。”

她的口音很奇异,吐字生硬,并不像程宗扬听过的六朝语言。

孙疤脸道:“我再给你买一个!”

少女甜笑道:“谢谢孙哥哥。”

“小嘴可真甜……过来让哥哥摸摸。”

少女道:“曼儿最喜欢孙哥哥了。要曼儿陪你上床吗?”

孙疤脸喜出望外,“真的?!”

少女天真地说道:“只要哥哥跟夫人说,让曼儿去陪哥哥,曼儿肯定乖乖听话的。”

孙疤脸顿时语塞,过了会儿悻悻然道:“夫人养的摇钱树,怎么会便宜我?”

少女语带同情地说道:“是啊。”

“不破身子也有办法……”孙疤脸涎着脸道:“用你的小嘴给我品品。”

“好啊。”少女快活地说道:“哥哥带了香片没有?”

“香片?要那个干嘛?”

“哥哥莫忘了,夫人鼻子好灵呢,上次有人摸了曼儿一把,就被夫人发觉,吊起来打了个半死。若是曼儿沾了男人那里的味道,夫人会打死曼儿的。”

孙疤脸这才明白自己被戏弄了,张口骂道:“干不死的小贱人!嘴上说得好听,让你做点事就推三阻四。天竺来的下贱胚子!忘了祁老四买你们的时候,一个个饿得半死……”

木栅“砰”的一声关住,孙疤脸恨恨锁上铁链,骂骂咧咧走了。

地牢内安静下来,只剩下心跳声越来越强烈。程宗扬竭力抬起头,看着头顶微弱的光线,忽然脚下一动,水中传来一阵异样的波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水中游动,身体长长的,仿佛一条光滑的绳子……那条生物游曳着盘在程宗扬踝间,然后钻进他破烂的裤脚,锲而不舍地往上游动。

程宗扬发出一声惨叫:“救命啊——”

似乎在回应程宗扬的叫声,头顶的石板被移开,蜡烛的光亮从石隙间透入。接着木轮的轧轧声响起,头顶的轮盘绞动着,把程宗扬从水中提出来。

程宗扬浑身是水,脚上的鞋子早已不知去向,光着脚吊在半空。身上大大小小十余处伤口都被水浸泡得发白,好在大都是皮肉伤,没有伤到要害。他呛了口水,不停地咳嗽着。每次咳嗽又牵动断折的肋骨,痛得他倒抽凉气。

“是你?”

一个纤美的身影立在面前。她上身穿着妖冶性感的紧身胸衣,下面是艳丽的长裙,裙腰低至胯骨部位,雪白的腰腹裸露在外,在烛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舞姬遮面的轻纱已经除去,露出一张令人惊艳的面孔。她五官有着鲜明的异族特征,眉毛弯长,鼻梁高挺,睫毛又弯又翘,眼睛大而明亮,眸子是碧蓝的颜色。唇线柔艳而性感,唇角上挑,带着一丝令人捉摸不定的娇媚笑意。

出乎程宗扬的意料,这个舞姬年纪很小,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但她的身材却远远超过她的年龄,尤其是她胸部惹火的曲线让程宗扬很是注目。那条自己擦过脸的乳纱放在背包,这会儿也不知去向。

少女把程宗扬放下来,解开绳索。当解到脚踝时,那个湿滑的东西从程宗扬破碎的裤脚游出,竟是一条尺许的水蛇。

虽然程宗扬很欣赏美女玩蛇的节目,但第一次与这种冷血生物亲密接触,浑身的汗毛本能地都竖了起来。

舞姬却显得毫不在意,她随手捡起水蛇,扔回下面的水牢里,似乎只是一条不起眼的绳子。

惊魂甫定的程宗扬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你好。”

少女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我不好。”

程宗扬哑然,过了会儿才试探道:“你还记得我?”

少女碧蓝的眼眸在他脸上一转,娇俏地笑道:“呆头鹅!”

程宗扬觉得自己很冤枉,当时台下围观的没有八百也有五百,比他更呆的大有人在。其实以程宗扬这种从中学时期开始,就长期接受成人娱乐节目的现代男性来说,无论是见闻的广博,还是自控能力远比这个世界的男人更强,只不过这少女的舞技太过有冲击力,才让程宗扬有些失态。

“饭没有啦。”少女指了指破碎的陶罐,然后把盛着清水的罐子递来,“还剩了点水。”

程宗扬接过水罐,“这是什么地方?”

“是商馆的地牢。刚买来的奴隶都会关在这里。”少女道:“他们说抓了一个逃奴,竟然是你?”

程宗扬比她更莫名其妙,他揉着被绳索勒破的手腕,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好端端地会被人当成逃奴?天下有这么巧的事?

程宗扬把自己的遭遇一股脑告诉了少女,然后愤然道:“就算那个逃跑的奴隶跟我长得一样,他们也不能拿我充数啊!”

少女已经明白过来,“没错啊,他们抓的就是你。”

正在喝水的程宗扬呛了一口,“呃?”

“我在这里已经快一年了,还从来没听说过这里的奴隶能逃出去的。”

程宗扬一愣,意识到自己被抓,并不是被误认为逃奴这么简单。

“你想,如果你做着贩卖奴隶的生意,偶然遇到一个遇过劫的外乡人,正好他又傻乎乎的,会怎么做?”

程宗扬道:“我很傻吗?”

少女皱了皱鼻子,“不傻怎么会这么穷呢?”

程宗扬泄了气,接着又气愤起来,就因为自己是个落难的外乡人,这帮人就敢把他抓起来,当奴隶卖掉……“这么胆大妄为,还有王法吗!”

少女奇怪地看着他,“什么是王法?”

“呃……就是法律……制度……人权……”在这个世界很难解释什么是法律或者人权,最后程宗扬还是放弃了,“唉,你是外族人,说了你也不懂的。”

看到程宗扬颓然的样子,少女笑了起来,“我知道。就是王的命令吧。也许别的地方有,但这里是没有的。”

程宗扬苦笑起来,他以为这里已经是六朝内陆,原来还是蛮荒之地。

也许是想到各自的遭遇,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程宗扬道:“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是他们买来的。”

程宗扬看着这个珠宝般精致的少女,嘟囔道:“他们运气真好。”

少女抚摸着红褐色的头发,“我叫阿姬曼·芭娜。”

阿姬曼·芭娜?在这个世界里,会有人给她修一座泰姬陵吗?

程宗扬振作精神,“我叫程宗扬。”

“程宗扬……”少女用生涩的口齿重复着他的名字,然后道:“你的伤要紧吗?”

程宗扬活动了一下手脚。除了断了一根肋骨,其他筋骨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在脏水里泡了这么久,程宗扬很担心伤口会感染。但在这个没有青霉素,也没有其他抗生素的世界里,感染也只好认倒霉了。

“还好吧。”

程宗扬用指尖碰触了一下颈中的烙痕,下意识地往阿姬曼胸口瞥了一眼。一条长长的项链从她颈中垂下,金色的坠子掉在雪白的乳沟中。

阿姬曼俏皮地拉住胸衣,做了个外掀的动作,露出胸前雪滑的乳肉,“没有啦。”

程宗扬像被一个小萝莉揭穿嘴脸的怪叔叔,尴尬地移开目光。

阿姬曼看着他脸红的样子,忽然道:“你很像一个人……”

“谁?”

阿姬曼还没有回答,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孙疤脸阴沉着脸打开栅栏,对阿姬曼说道:“戈三爷叫你。”

阿姬曼住了口,起身走出牢门。孙疤脸狠狠盯了程宗扬一眼,骂道:“死奴才!”然后“砰”地关上木栅。

牢门外是一个深邃的岩洞,阿姬曼雪白的腰肢在黑暗中轻轻扭动,柔美的脚步仿佛在舞蹈。拐了一个弯,她的身影消失了。

程宗扬有些怅惘地收回目光,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囚牢。这是一个天然岩洞,有四米多深,洞口用手臂粗的木栅封着。他试了试,发现这些木栅非常结实,凭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把它弄开。岩洞下方是他刚才待过的水牢,那里的水流非常缓慢,即使有缝隙,也不可能很大。

身上的水迹渐渐干了,刚才和阿姬曼交谈时被忽略的伤口开始传来痛楚。尤其是那根折断的肋骨,呼吸间仿佛刺在肺叶下方。

程宗扬捂住胸肋,牙关狠狠咬紧。他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叫阿姬曼上去。但孙疤脸的眼神,带给他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知为何,程宗扬想起那个青春已逝、美色凋零的天竺女奴。她年轻的时候,也有着和阿姬曼一样的美丽吧。

地牢里辨不出时间,但寒意越来越浓,多半已经是深夜时分。处在这样的困境中,程宗扬的头脑却出奇地清醒。空气中冰凉的寒意浸入身体,体内那只气轮缓缓旋转着,仿佛永不止歇。

程宗扬下意识地把注意力放在气轮旋转的部位。刹那间,他的眼睛仿佛被一道奇异的光束点亮,视野所及,他居然用“眼睛”清楚看到自己腹内的情形。

那是一片奇妙的空间,在肚脐下方寸许部位,弥漫着一团淡红色的东西。程宗扬无法了解那些红色的质地,它们就像一团云雾,在腹中柔和地缓缓滚动,捉摸不定。虽然看不到边际,却被一层无形的力量包裹而凝聚不散。

在这团红雾中,有一只细小的白色气旋。第一眼看到它,程宗扬就想起银河的星图。无数微渺难以识别的晶芒汇集在一起,沿着同一个方向缓缓旋转,形成一个漩涡状的气轮。

随着气轮的旋转,那些晶芒一边以缓慢的速度融合,一边从红雾中吸取出一丝丝细微的气息。那些气息是淡淡的黑色,虽然已经在丹田中沉寂多时,但心神一触,程宗扬仍能感到一阵心悸。那些气息中充满了愤怒、仇恨、狂热、凶狠、悲伤、不甘……程宗扬体内传来一声咆哮,那头从洪荒时就在血脉间蛰伏的凶兽,再一次露出狰狞的獠牙。

程宗扬额角血管暴突,面孔扭曲,流露出极度的凶恶与杀戮欲望。如果孙疤脸或者戈龙在这里,程宗扬会毫不犹豫地撕裂他们的皮肉,拆开他们的骨骼,沥干他们的鲜血,把他们撕成碎片。

正当程宗扬即将被心魔俘虏时,那只白色的气旋忽然扩张开来,散发出一股柔和的气息。

那股气息化解了程宗扬心头的愤恨,贲张的血脉渐渐平和下来。气旋却没有止歇,而是透过那层无形的屏障,流入一条细小的通道中。

随着那股温暖的气流从丹田升起,程宗扬再次用“眼睛”目睹了一幕奇景。在他身体里面现出一条肉眼可见的路径,带着白色的光泽,从丹田下方延伸到会阴,然后顺着脊柱上升。

从丹田涌出的气流仿佛一道有生命的物质,在体内自发流动。随着真气的运行,一道又一道散发着白光的经络在程宗扬体内出现。

程宗扬听说过经络的概念,它们不同于血管、肌肉或者骨骼,虽然无数典籍记载过人体经络,并且详细绘制出它们运行的路径,但在现代解剖学中却没有找到任何现实存在的证据,因此许多人认为经络并不存在,只是出于古人的臆想和虚构——科学不相信不存在的事物。

但在这一刻,程宗扬认识到它们是确实存在的。因为他无比清晰地看到了存在于自己体内的它们。他像一个刚刚发现自己肚脐的孩子,好奇地观察着自己完全陌生的身体。

遍布于体内的一共有十二条上下贯通的主脉,十五条彼此交接的支脉,还有八条奇异的经脉,以及点缀在这些经络上的三百六十一处穴道。

这些经络在体内交错连接,构成无数通道。从丹田散发出的真气,沿着经络自行运转。先从丹田下沉到会阴,然后沿脊柱逆行,一直到颅顶,再从额头流过眉间,从鼻下经过顶在上颚的舌尖,流到咽下,顺着胸间的经络而下,经过一个周天的运转,回归到丹田那片淡红的雾气中,重新融入旋转的气轮。

随着真气的运行,身体每一个细胞都仿佛在重新滋长,绽放出源源不绝的生机。肉体的疼痛似乎消失了,疲倦和饥渴不翼而飞。那种奇妙的感觉,让程宗扬几乎以为自己又获得一个崭新的生命。

在这座黑暗的囚牢中,程宗扬第一次触摸到生命的奥秘。

程宗扬知道,这一切都是王哲的遗惠。是他不惜耗费真元,为自己筑下修炼的基础,使自己在一无所知的状况下,越过最初的苦修,达到了内视的境地,亲眼看到自己体内的经络。

程宗扬所不知道的是,那些在战场上通过生死根吸取的无数死亡气息,经过这一路的颠沛损耗,剩下的,终于在这个奇异的时刻稳固下来,成为他真元的一部分。虽然微小,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