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4章·舞姬

阳光从樟树的叶隙间洒下,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子。

最初的五名女奴已经被买走四个,祁老四重新又带出几个贩卖,但看客们的新鲜感已经过去。那个卖不掉的女奴这会儿也被带到台后,布帘一放下,少了热闹可看,看客们都显得意兴阑珊,陆续有人散去。

眼见着下面的客人越来越少,祁老四走到台后,说了几句什么。片刻后,一个包着头巾的男子走到台上。

那男子身材胖大,留着两撇浓须,皮肤黑黑的,手里拿着一只皮鼓。他盘膝坐在木台一角,把皮鼓放在膝间,然后两手一抬,掌下发出一阵清脆的鼓声。

伴随着鼓声,一个纤美的身影飞旋着掠上木台。鼓声越来越急,她旋转也越来越快,飘逸的长裙化为一条绯红的影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准备离开的人也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

鼓声忽然一顿,那个飞舞的身影一瞬间静止下来,裙裾旋转着低垂而下,仿佛一朵盛开的百合收敛了花瓣。

她褐色的长发被掩在长长的头巾下,脸上罩着一幅淡红的轻纱。那幅轻纱与头巾连在一起,从少女额前覆下,将她面孔整个遮住,只露出一张嫣红的小嘴。她唇角微微上翘,带着一缕娇俏的笑意。她上身穿着一件窄小的胸衣,傲人的双峰被鲜红的丝绸包裹着,显露出中间白腻诱人的乳沟。

她长裙飘逸而又华丽,裙腰上垂着一排金黄色的流苏。再往下,赤着一双雪白的纤足,脚底用花汁染成粉红的颜色,脚踝还带了一串铃铛。

她上衣很短,裙腰又开得极低,雪滑的腰肢和洁白的小腹完全暴露出来。在她圆润的肚脐间,还嵌着一粒指尖大小的明珠。银色的珠光与如雪的肌肤交相辉映,诱人无比。

“砰、砰、砰……”

包着头巾的男子开始击鼓。少女双臂扬起,随着鼓声,那截雪滑的腰肢缓缓扭动起来。她腰身纤细而柔软,白嫩的肌肤如脂如雪,动作中带着奇特的韵律,令人心醉神迷。

美姬的吸引力果然非比寻常,台下的客人越聚越多,叫好声响成一片。鼓声渐渐急促,少女腰腹的扭动也渐渐加快。她双手交握,赤裸的腰身仿佛一条雪白的玉蛇,想要冲破长裙的束缚脱体而出。金黄的流苏在腰侧飘扬,那粒明珠在白皙的小腹间跳动着,伴随着踝间银铃的响声,充满了神秘的诱惑力。

程宗扬看得血脉贲张。这个天竺少女的舞技,明显是从性交动作中演变而来的,无论是臀部的扭摆,还是腰腹的挺动,都流露出浓浓的色情意味,比他以前见过的肚皮舞更原始、更直接,也更加香艳露骨。

天竺少女的动作越来越快,她左侧的腰胯向前挺出,顺着一个圆滑的弧线向后收回,右侧的腰胯顺势向前,一边摇摆,一边上下蠕动,雪白的腰腹波浪般起伏着,两只乳房也随着舞蹈的节奏在胸前震颤不已,仿佛随时都会从胸衣中跳出。前面分叉的长裙飘扬开来,一双白美的玉腿在裙中若隐若现。

鼓声短暂地沉寂下来,包着头巾的鼓手把一只盛满清水的酒杯递给舞姬。少女接过酒杯,然后上身弯向左侧,腰臀向右侧挺出,弯曲成一个优美的弧形。她把白瓷制成的酒杯放在腰胯上,然后左手扬到头顶,右臂横在颈下,手指翘起。

鼓声再次响起,这次鼓手一开始就快速击出鼓点。天竺舞姬保持着身体弯曲的弧线,伴随着疾若暴雨的鼓声,那充满弹性的圆臀以令人眩目的技巧快速挺动,而那只瓷杯却像是黏在她雪白的腰胯上,纹丝未动,连里面的清水也未溅出一滴。

台下爆发出一片叫好声,连程宗扬也忍不住站了起来。目光一瞥间,他看到木台后那条布帘被风吹开一角,那个容颜已经衰老的女奴伏在干草间,白圆的大屁股被人压得一扁一扁。

舞姬嫣然一笑,接着挺起胸,把腰上的酒杯取下,放在半裸的雪乳上,然后上身微仰,张开双臂,柔美地耸动双乳。酒杯稳稳地停在少女滑嫩的乳肉上,那对丰挺的乳峰抖颤起来,泛起媚艳的肉光。

四周看客如堵,祁老四不失时机地推销自己的货物,声称这些来自于东天竺的女奴不但舞技超群,而且又乖又媚,一个个都是出色的尤物,甚至过了四十还容颜未衰,买回去包赚不赔。

在少女妖媚的舞姿蛊惑下,祁老四又顺利卖出七名天竺女奴,换来近五百枚银铢,赚得盆满钵满。

鼓声止歇。舞姬挺起身,把酒盏放在唇边,一饮而尽,然后娇媚地舔了舔唇角。透过淡红的薄纱,能看到她面孔白玉般的光泽,那双隐藏在轻纱下的美目波光流转,从台下看客身上淌过。忽然她目光一顿,停在台下一个人身上,闪出奇异的光彩。

程宗扬却没有注意舞姬的目光,他看着木台后方,那个被割去舌头的女奴正跪在干草中,给客人束紧衣带。那只已经松弛的大白屁股湿溚溚的,不断滴下浊白的精液。

鼓手已经退下木台,舞姬却没有离开。她双手扬起,轻轻打着节拍,一边款款扭动腰肢,朝台边舞去。台下的看客合着她的节拍一起鼓起掌来,有个衣着华丽的晋国商人喊道:“这个女奴多少价钱?”

祁老四道:“客官见谅,这个是不卖的。客官要真想买,可以跟我们当家的商量。老街东首的白湖商馆,就是敝号。”

那少女走到台边,台下无数双手都伸了过去,想抓住她的裙裾和纤足。舞姬灵巧地跳动着,纤足像洁白的花瓣轻盈飞舞,敏捷地避开那些好色之徒的捕捉。

喧闹声让程宗扬目光重新投到台上,少女轻轻一旋,回到木台中央,然后背对着看客们,腰脚向后弯下。她洁白的腰身柔软得仿佛没有骨骼,轻易就弯成弓状。那两只乳房倒垂下来,颤巍巍迎向看客们的目光。随着乳肉的颤动,一抹红纱从白腻的乳沟间滑出。

舞姬柔颈抬起,飞快地用牙齿咬住红纱,然后一扬首,那条裹在乳峰上的薄纱仿佛一片红云,从乳间扯出。

少女昂起身,将红纱打了个结,娇俏地用指尖勾住,轻轻摇晃。隔着面纱看不到少女的眼神,她唇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浓。

台下客人们的情绪高涨到极点,竞相伸长手臂,想抓住那条还带着舞姬香汗的纱巾!

少女不经意地扬手一抛,红纱轻盈地飞出。在空中打了个旋儿,正落在程宗扬怀中。

程宗扬像呆鸟一样站在台下。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自己运气并不是很好,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连彩票都没中过。不过手里的纱巾可是真的,上面还带着少女肉体的温度和香气,星星点点沾着她乳上的香汗。

少女挑起唇角,娇媚地一笑,然后离开木台。经过那名色衰的女奴时,她下巴扬起,看也不看一眼,就径自回到那顶高大的帐篷中。

美女裹乳的轻纱竟然被这么个乞丐般的家伙拿到,周围人无不投来火辣辣的目光,有几个性急的已经神情不善地挽起衣袖,露出粗壮有力的手臂,把手指捏得咯咯作响。

为了条女人的内衣,冒着被人暴打的风险,程宗扬当然是不干的。可自己的东西被人白白拿走,也没那么容易。

程宗扬立刻作出选择,他拿起红纱,在脸上痛快地擦了一把。

还别说,这条轻纱的质感真不错,又软又滑,带着舞姬乳间迷人的媚香。不过等他擦完脸,那条红纱也彻底变了样——这一路的仆仆风尘都在这上面了。

看客们露出悻悻然的表情,这个该死的乞丐,简直是暴殄天物!

可这个该死的乞丐擦完脸,略微怔了一下,然后竟举起那条红纱,大声道:“一个银铢!谁要!”

看着红纱上的污痕,刚才还虎视眈眈的看客们立即丧失了兴趣,一个个甩袖而去。

程宗扬还不死心,他一路降价,当最后喊出“一个铜铢”的时候,台旁已经空无一人。

※ ※ ※ ※ ※

程宗扬只痛快了一把,立刻就后悔了。

闻到纱巾的香气,肚子却不合时宜地哀鸣起来。程宗扬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天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这会儿天大地大,填饱肚子最大,无论乳香还是轻纱,对于程宗扬空空的胃囊来说,完全都是浮云。

可还有一桩事比饿肚子更要命——自己没钱!

与文泽的交谈中,程宗扬了解到,六朝流通的钱币有三种,分别是铜铢、银铢和金铢。一千枚为一贯,一枚银铢可以换一百枚铜铢,二十枚银铢换一金铢。金铢用量很小,通常人们交易的都是铜铢和银铢。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几天了,程宗扬还没有得到过一枚属于这里的钱币。临走时,王哲倒是给他准备了一些,可那个杀千刀的月霜拿走了所有东西,连一枚铜铢都没留给他。

在王哲的军营里还能混吃混喝,但在这座充斥着商人的城市中,程宗扬身无分文,连一口水都喝不到。

程宗扬一边走一边冥思苦想。感谢段强,他对穿越孜孜不倦的追求,使程宗扬这个非穿越爱好者对穿越也耳熟能详。而段强说的最多的,就是穿越后的第一桶金。

那些穿越的先贤们赤手空拳来到另外一个时空,有一些选择了文化路线,用一首剽窃来的诗词搏得大名,吃喝都有人包了。

但程宗扬对此毫无信心。在这座洋溢着商人们铜臭气息的城市里,自己就算把一首《琵琶行》全背下来,估计也不会有人理睬。

自己倒是会一点英文,但想给人当翻译,先要等罗马帝国崩溃;然后再等一千年,到盎格鲁撒克逊崛起;再然后还要等他们的坚船利炮抵达这片大陆才行。

还有的穿越者从最低层干起,先给人打工,当仆佣,作家丁,最后一步一步爬到最高层。可见识过奴隶市场之后,程宗扬对自己未来的前途很悲观。这个城市最不缺的,可能就是奴隶了。

在段强的叙说里,数目最多的穿越者都选择了原始的以物易物,得到自己在异时空的第一桶金。比如一个打火机换一根金条,一只手表换一套车马。

这也是程宗扬现在唯一能做的。所以当看到墙壁上,那个大大的“當”字时,程宗扬眼睛顿时一亮。

程宗扬捋了捋头发,昂首挺胸,大步走进当铺。能不能换来自己穿越后第一笔财富,就看这一遭了。

不理会当铺里客人的目光,程宗扬大声道:“掌柜的在吗!”

见他狼狈的样子,当铺的朝奉毫不掩饰地露出一丝鄙夷,懒洋洋道:“当什么?”

程宗扬从背包里掏出一件物品,“这个!”

程宗扬随身带的只有三件东西,安全套和按摩棒就不用说了,实在是拿不出手,从段强身上找出来的那些更不用提。除了这些,他剩下的只有那两套情趣内衣。

为了携带方便,程宗扬拆去了情趣内衣的包装,分别用信封状的纸袋装着。他取出一只纸袋,放在柜台上,然后献宝似的慢慢掏出。当铺的朝奉看起来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这件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纺织艺术精品,还不把这条土狗彻底震呆!

程宗扬取出的那套情趣内衣是春季最新款式,包括性感乳罩、丁字裤和外披的透明纱衣,无论是质量还是设计,都无可挑剔,同样也价格不菲,如果用牛肉面计价,至少值二百碗。

朝奉无精打彩地瞥了一眼,拉长声音道:“黑汗巾一条,质地薄劣,当价铜铢十个。”

程宗扬面容扭曲起来。汗巾?你以为这条超级性感的黑色蕾丝丁字裤,是用来擦汗的吗?

那朝奉见他拿不出什么值钱的货物,心下早就不耐烦了,敲着柜台道:“当不当!”

这会儿人在柜台下,不能不低头,饿着肚子的程宗扬也没有心情再给他讲解黑色蕾丝花边与吊带丁字裤的妙处,勉强提高声音,“看清了!这是三条!”

朝奉把纸袋一推,趾高气昂地说道:“十五个铜铢。爱当不当!”

程宗扬还要理论,旁边一个疤脸汉子道:“王朝奉,这位兄弟也不容易,就二十个铜铢吧。”

王朝奉看了程宗扬一眼。程宗扬有气无力地说道:“就二十个铜铢吧。”

王朝奉取出当票,刷刷几笔勾完,扔给程宗扬,“月息三分,五日取当!”

程宗扬一数,“怎么只有十八个?”

旁边的疤脸汉子挨过来道:“这是当铺的行规,先抽一分息水。”说着他不经意地看了看程宗扬的手脚。

程宗扬只好拿起那十八个铜铢,一面问道:“这旁边哪里有饭馆?”

疤脸汉子道:“兄弟是刚来五原的吧。往东走,有间赵家老饼,管你填饱肚子。”

※ ※ ※ ※ ※

疤脸汉子说的没错,那家饼店就在街角,闻到油饼焦香的味道,程宗扬口水一下就流了出来。

那家饼铺店面并不大,里面各种胡饼、酥饼、油饼、炙饼、糖饼、芝饼、蒸饼……还有程宗扬叫不上名字的肉饼、花饼,应有尽有,花样繁多。这一次可真把程宗扬饿惨了,连自己也不记得几天没吃过东西。他顾不上多看,要了几样现成的熟饼,坐下来就是一顿猛吃。

不知道是因为饥饿,还是因为这家的饼滋味确实不俗,程宗扬一口气吃了八张饼,好不容易安抚了肠胃,才腾出嘴喝了口茶。

靠在椅背上,程宗扬舒服地喘了口气,一边问店家,“多少钱?”

店家利落地算了账,“胡饼、酥饼、糖饼各一张,三个铜铢;一等莲花肉饼三张,六个铜铢;太平毕罗两张,六个铜铢;小菜两碟,两个铜铢;上好清茶一壶,两个铜铢,一共是十九个铜铢。”

程宗扬一晕。店家说的莲花肉饼自己有印象,是种夹肉的馅饼;太平毕罗和莲花肉饼差不多,加的是羊肉大蒜,味道鲜美,他一口气吃了两张。没想到这东西好吃难消化,不但吃光了自己的第一桶金,还倒贴了一个铜铢。

店家客气地问道:“客官,结账吗?”

程宗扬神情从容地一笑,“那个太平毕罗味道不错,再拿两张来。”

“好咧。”

店家用竹夹取出蒸透的馅饼,盛在盘中,端到程宗扬面前。

程宗扬卷起袖子,不客气地大吃起来。欠一个铜铢是欠,欠十个也是欠,先填饱了肚子再说。至于怎么结账,那是吃完的事,这会儿就不想了。

但很快,程宗扬就不用为结账发愁了。

盘里的太平毕罗刚吃了一半,四名大汉突然闯了进来。程宗扬抬眼一看,竟然有两个看着眼熟,一个是刚在当铺遇到的疤脸汉子,另一个是奴隶市场上那个出来镇场子的独眼大汉。

几个人提刀带棒,气势汹汹,径直闯进饼铺。那店家脸都吓白了。连忙迎上去道:“四位要点什么?”

疤脸汉子拇指一挑,“看清了!这是白湖商馆的戈龙戈三爷!”

独眼大汉握着刀柄,阴沉沉看了店家一眼,“馆里跑了一个奴隶,有人看到在你店里。”

店家赔笑道:“戈三爷明鉴,谁不知道五原城的规矩,逃奴打死勿论。小的做的是正当生意,怎么敢隐匿逃奴?”

程宗扬好奇地左右看了看,这饼铺只是间小店,看不出有什么地方能藏人。这几个家伙八成是来借机敲诈,饼铺的老板看来要倒霉了。

忽然那疤脸汉子一指,“在那儿呢!”

程宗扬保持着一个呆滞的表情,愣愣看着他的手指。接着几名汉子扑过来,把他按在地上。

“搞错了!不是我——”

程宗扬挣扎着想爬起来,独眼大汉戈龙顺势拧住他的手臂,弯到背后,往上一提,程宗扬肩头“咯”的一声,痛得出了一身冷汗。

“抓的就是你!还敢逃!这次非打断你两条腿!”

几个人手法纯熟地把程宗扬手脚捆起来,疤脸汉子顺手把一块破布塞到他口中。

程宗扬窒息般一口气堵在胸口,忽然腹中气轮一震,一股力量从体内透出,疤脸汉子铁钳一样的手掌变得软弱起来。程宗扬手腕一翻,硬生生地从他手中挣开,抓住手臂上的绳索。

疤脸汉子叫道:“三爷!这小子要跑!”

戈龙掉转长刀,刀柄在程宗扬脑后狠狠一砸。程宗扬顿时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几个人把程宗扬捆成粽子,扔上候在一旁的马车,在店家拼命作揖下,打马扬长而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