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1章·逆转

天武营士卒岩石般刚毅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表情。他们抿紧唇,浓黑的眉毛扬起,冷静的目光中仿佛有火焰在烧。

那是经历过无数次血战之后,连血脉也交融在一起的袍泽之情。

戴着板状头冠的指挥官大声发出号令,已经显出颓势的长矛再次凝聚成林,刺向汹涌而来的罗马军团。所有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即使以生命为代价,也要夺回主将的遗体。

战场另外一侧,是一个醒目的存在。那名女子高高举起韩庚的头颅,手中的弯刀兀自滴下血迹。她身上黑色的袍服已经被烈焰焚毁大半,难以蔽体。烧焦的布料间暴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和她衣内的黑色皮甲。

她有着一副足以令人喷血的完美身材。傲人的双峰被一件精致的胸甲紧紧包裹着,黑亮的皮革与如雪的肌肤完美贴在一起,勾勒出乳房饱满浑圆的曲线。胸甲下缘齐腰而止,下面是一段白滑而纤细的腰身。

金发女子修长的颈中戴着一副华贵的珠链,束在腰带下的长裙被火焰烧残,两条颀长的白皙美腿在裙下若隐若现。几滴鲜血溅在她持刀的右手上,裸露的手臂戴着一截坚固的金属腕甲,黑色的雾气在甲上浮动,泛起水状的波纹。在她右臂上,则是一串大大小小的手镯,上面镶嵌着各种珠宝美玉,在阳光下散发出五彩的光芒。

许久以后,程宗扬还记得这一幕。那女子傲然挺起丰颀的娇躯,手中的头颅不住滴下鲜血。她带着一丝近乎冷漠的疯狂,出现在这血腥的战场上,就像一个噬血的香艳魔女。

目睹了韩庚的死亡之后,文泽一瞬间冷静下来,拱手道:“师帅!拜火教祭司现身,须即刻传讯。”

王哲专注地看着那名金发女子,似乎她的出现比罗马军团的统帅阿伽门侬更令人注目。他点了点头,文泽立刻返回帅帐。

阿伽门侬的黄金头盔滚到一边,他狼狈地爬起身,手指微微发抖,无论他如何高贵和傲慢,面对死亡的时刻仍像一个农夫那样恐惧。在他面前,直径百米以内仿佛被烈火焚烧过,青翠的草原尽成焦土,场中伏尸处处,其中一半都是他身旁的精锐。这些从亚平宁半岛就一直跟随着他的百战精英,竟然被一名汉军将领一举击杀。

“黛姬雪娜!”阿伽门侬吼道:“你不是说过他们是一支拼凑的军队,都是由农夫组成,连波斯的黑衣骑兵也可以轻易战胜吗?”

金发女子慢慢转过身,冷漠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奇怪的笑意。

“是的,我的主人。”她语调轻柔地说道:“他们是由六个异教徒诸侯组成的联军,我敢保证,在他们的军队里,没有一个贵族。”

“为什么这些农夫能够对抗我们的勇士!”

黛姬雪娜声音愈发轻柔,“我的主人,你看到那些持矛的战士了吗?他们来自秦国。为了一个人的召唤,他们放下农具,离开家乡,在战场中学会了使用长矛。那些使用陌刀的军人来自唐国,使用弓弩的军人来自宋国。他们都是为了一个人的召唤,才来到这里。”

“他是谁?”

黛姬雪娜提起韩庚的首级,“就是他的师父,大汉左武卫大将军,王哲。”

“王哲?”

黛姬雪娜柔声道:“成为军人之前,他还有一个名字,叫王紫阳。那时候他是太乙真宗的掌教,人们称他紫阳真人。”

阿伽门侬倒抽一口凉气,手指紧紧勾着,恨不得掐死她。他咆哮道:“他就是你们说的大汉第一高手,太阳的化身王紫阳!为什么你要欺骗我!要知道,你是在欺骗罗马元老院!欺骗帝国!”

黛姬雪娜湖水般碧蓝的眼波一转,嫣然笑道:“尊敬的主人,你已经杀了他最好的弟子。如果你能杀死王哲,那将是一桩永远不会朽去的功勋。否则……”

阿伽门侬脸颊的肌肉微微抽动着,然后对着自己的战士吼道:“冲上去!杀死他们!不许让任何人逃脱!”

※ ※ ※ ※ ※

天策营的唐军已经摧毁了第六军团两列方阵,与最后一列方阵厮杀在一起。那些罗马军团的老兵从迦太基一直征战到帕提亚高原,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他们已经拼红了眼睛,一边发出战斗的狂吼,一边不顾一切地冲向敌人的刀墙,显示出罗马战士惊人的勇敢和顽强。

第十二军团“掷闪电者”在歼灭两个天武营的秦军方阵之后,被其余四个方阵死死挡住,已经无力支援侧翼的第六军团。由高卢人组成的第五军团“云雀”也在天霁营神臂弓毁灭性的射击下损失惨重。而此时,那些纸甲的军士再次举起弩弓,紧盯着任何踏入射击半径的罗马战士,阻挡了他们的脚步。

阿伽门侬还剩下两个完整的军团,第三军团“奥古斯丁”以及他父亲最珍爱的军团,第十军团“骑士”。对面的汉军还剩下七千人,如果全军压上,阿伽门侬相信胜利会属于罗马。但付出的代价,也许是五个主力军团悉数重创,全部丧失战斗力。

阿伽门侬无法承担战败的后果,同样,他也无法承担军团主力全部损失的责任。无论撤退还是进攻,他的结局似乎都已经注定。阿伽门侬终于开始后悔这一次轻率的战争,但他已经没有选择。

号称“钢铁之壁”的第六军团已经无力阻挡天策营的攻势,连最后一列老兵方阵也开始动摇。穿着明光铠的唐国军人并肩而立,他们粗壮的手臂排列如林,手中拥有七尺长刃的陌刀组成一道刀墙,雪亮的刀光上下翻飞,将罗马战士的盾牌和肢体绞得粉碎。

这时如果退缩,失败的恐惧会迅速蔓延,一旦阵形溃散,奔逃的士兵会冲散剩余的两个完整军团,并且把自己的后背暴露给这些可怕的敌人。到那时,他们唯一的结局就是被全部歼灭。

以防守强悍著称的第六军团“钢铁之壁”已经面临生死关头,天策营的唐军正一点点吞噬着他们钢铁铸成的壁垒,崩溃就在眼前。

一名浑身浴血的百夫长发出最后一声战吼,然后挺直胸膛,奋力将象征军团荣耀的鹰帜掷向前方。黄铜铸成的旗帜在空中画过一条耀眼的弧线,远远落在唐军的队列中。

这是最后的赌博。鹰帜是军团的标志,一旦失去鹰帜,军团将不复存在。掌旗的百夫长投出鹰帜的一刻,就是在用整个军团的鲜血写下他们的选择——要么胜利!要么灭亡!

望着飞出的鹰帜,所有还幸存的第六军团战士同时发出震天的战吼,奋不顾身地朝象征着军团荣耀的鹰帜冲去。那些手执短剑的罗马士兵,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撞向敌军的刀锋。在他们惊人的英勇下,唐军所向披靡的攻势被阻缓,却仍然一步步逼近第六军团的防御底线。

就在此时,统帅的命令下达,第三军团“奥古斯丁”与第十军团“骑士”同时进入战场。一万两千名生力军的加入,终于挽救了岌岌可危的第六军团。

唐军的陌刀一次次从对手的肢体上卷过,那些身材魁梧的汉子屠杀着对手,自己也被飞掷的标枪和右侧突袭来的短剑击中,三个军团的碰撞阻挡了彼此的脚步,双方在僵持中陷入苦斗。陌刀与短剑往来交错,胜利的天平在两者之间不断摇摆。

血腥的战场中,唯一还能保持从容的是天霁营。弩弦震动的声音不断响起,箭矢犹如一片死亡的阴云在战场上空飞翔。天霁营的宋国军人几乎没有移动,就控制了半个战场,千余张神臂弓张开一幅难以逾越的死亡之幕,他们以近乎艺术的优雅与准确掠夺着对手的生命。在神臂弓的威慑下,天武、天策两营的右翼安若磐石。

战斗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阿伽门侬投入了五个主力军团,王哲也押上了他的全部力量。左武第一军团一万余名将士与三万罗马精锐在这片草原上奋力厮杀。

失去爱徒的王哲沉静如水。他没有发出太多指令,这些已经追随他十五年的六朝军人经历过无数次血战,对战争的直觉,使各级指挥官们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近乎本能地作出最佳选择。

面对新投入的两个军团,天策营的唐国军人不再向前猛攻,而是转向右侧,强行突破罗马军团的拦截,与天武营的秦军汇合在一起,依靠天霁营宋军的神臂弓反复消耗着对手的力量。

当天武与天策二营在战场中部会师,胜利的天平开始向左武军一方倾斜。山丘上,秦军的轻骑已经开始集结。那些勇猛的汉子抛去所有甲胄,只携带长剑和用于投掷的短矛,准备向敌军投去致命的一击。

文泽从帅帐出来,他似乎耗费了大量精力,脸色苍白得毫无血色。

文泽肃容向主帅拱手,嘶哑着声音道:“已经传讯。”

黛姬雪娜的身影已经从敌军中消失,仿佛她从来没有出现过。王哲的目光缓缓扫过战场,然后摊开手掌。

身后的亲卫上前一步,双手捧起一张褚红的长弓,递到主帅手中。王哲左手握住弓身,右手微扬,一支赤红的箭矢从箭匣跳出,落在指尖。王哲拉开弓弦,长弓弯成满月,一道光亮仿佛从他手中沿着箭矢流到箭锋处,凝聚成一团耀眼的白光。然后他手指一松,箭矢仿佛一点流星,笔直飞过纷乱的战场。

王哲的帅帐距离阿伽门侬将近三里,任何弓箭,甚至程宗扬所在世界的枪支都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射程。但王哲手中的箭矢却仿佛无视空间的距离,瞬间越过整个战场,飞向阵后一顶皮帐。

将近五万人的战场上,那顶普普通通的帐篷就像海中一粒细砂,毫不起眼。箭矢没入厚厚的皮革,整座帐篷像被利刃绞碎般猛然碎裂!帐内一个黑色的身影来不及闪避,就被箭矢从肩头贯入,巨大的冲击力使她整个人都被带得飞出,黑色的罩帽掉落下来,露出女祭司金黄的美发。

黛姬雪娜按住肩膀,碧蓝的眸子冷冷盯着山丘上的王哲,一手将入体的箭矢硬生生拔出,折成两段,然后昏迷过去。

阿伽门侬大声呼喊着,周围的卫士再度聚拢过来,将他重重挡住。

王哲一箭重创对手,他放下彤弓,问道:“月霜如何?”

“师帅!”月霜从帐内出来,拽住一匹战马的缰绳,“我也要去!”她脸色已经好了许多,虽然体内的寒毒已被压制下去,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施展出刚才那超越自身修为的力量。

王哲头也不回地一口拒绝,“不行。”

“可是韩师哥……”月霜眼圈一红,掉下泪来,泣声道:“我要给师哥报仇……”

王哲命令道:“下了她的剑。”

一名亲卫过来,取走月霜的佩剑。文泽低声解释,“罗马军虽是强弩之末,我军也难有余力。天武营损失七成,天策营也只剩半数能战之士。适才天霁营来报,一个时辰内消耗箭矢十二万支,眼下只剩不到一万支箭矢。此役胜负还在五五之间,你即使上阵也改变不了局势,还使得师帅分神……”

王哲没有理会月霜,而是看着旁边的程宗扬,忽然道:“夫以身融万物,以丹田为鼎炉,积精化气,炼气合神。”

月霜一出现,程宗扬本能地退了半步。他这会儿身上难受无比,随着战场中的厮杀越发惨烈,身体的不适就越明显。额角炙痛,胸口烦闷欲呕,与刚穿越来时的情形类似。听到王哲的话,程宗扬心头顿时一动。这段字句他已经熟极而流,正是王哲传他的口诀。说的是将身体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依靠丹田来吸收炼化天地与自身的精气。

程宗扬试着将意念转移到丹田内,那只小小的气轮立即旋转起来。从太阳穴透来的死亡气息化为一条条纤细入微的无形丝线,被旋转的气轮吸纳。胸口的烦闷感渐渐消散,变成一种温暖的轻松感,使他禁不住闭上眼,舒服得想要睡去。

王哲低叹一声,一指点在程宗扬眉心,将他唤醒。这年轻人终究没有学过修炼的方法,不知道要用顽强的毅力克服心魔,保持灵台一点清明。如果程宗扬就此睡去,这会儿吸收的真气就等于白练了,更为严重的是很可能从此不再醒来,成为废人。

程宗扬茫然不知自己遭遇的险境。睁开眼睛,丹田的气动轮还在旋转,虽然慢了一些,但仍不断吸收着奇异的气息,以无法察觉的速度渐渐变大。

月霜已经收了泪,但仍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此时罗马最先投入战场的三个军团——与天武营秦军交锋的第十二军团,与天策营唐军对阵的第六军团,与天霁营宋军交战的第五军团——已经被彻底打残。五个军团总共的损失超过一万人。

而左武第一军团付出的代价也惨重之极,除天霁营还大致保持完整,天策、天武二营伤亡超过六成,已经负伤退出战斗的战士也不得不重新上阵。

这时已经没有人再敢踏入天霁营的射击半径,罗马的桦木盾牌根本无法抵抗神臂弓的杀伤。再勇敢的战士一旦看到他们短小的弩弓,也丧失了冲锋的勇气。

终于,天霁营的士兵开始移动,以严密的阵形缓慢前进,往战场中央靠拢。一旦他们与天武、天策二营会合,射程将覆盖整个战场。

就在这时,一声青铜的号角,从背后远远传来。王哲猛然扭头,望向身后。

一排奇特的森林出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那是无数长矛组成的方阵,随着方阵的前进,长矛越来越高,却始终看不到持矛的战士。

在六朝联军中,秦国士卒使用的七米重矛已经是单兵武器的巅峰,在正面交锋中,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攻破他们的矛阵,即使唐国的陌刀大阵也不能。而这一支新出现的军队,使用的长矛甚至超过了秦军重矛,长度达到七米二。

看到地平线上出现的长矛密林,阿伽门侬猛地松了口气,接着两腿一软,坐倒在地,再也无力站起身来。大神朱庇特!战神阿瑞斯!伟大的盖乌斯·尤利乌斯·凯撒!感谢万神殿里庇护帝国的无数神明!他们终于来了!

王哲的目光落在程宗扬身上。程宗扬张大嘴巴,像傻掉一样看着那座移动的森林。

那是一个巨大的方阵,二百五十六名士兵一字排开,形成一道半里长的密集战线。方阵纵深达十六列,仅仅一个方阵,人数就超过四千。他们披着长长的斗篷,长矛扛在肩上,左手提着一面巨大的方盾。在方盾右上方,开着一个月亮形的圆孔,一旦进入战场,他们就会将方盾并列起来,把长矛从圆孔伸出,来攻击对手。

程宗扬揉了揉发僵的脸颊,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已经有过太多惊奇,但眼前的一切,仍给了他重重一击。

马其顿军团,古代欧洲最优秀的阵列步兵,在平坦的地形中,他们的矛阵几乎是不可能被击败的。

王哲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一个良机,如果他不是为了等待罗马军团力竭的最佳时机,更早一些将秦军轻骑投入战场,也许正面的罗马军团已经溃败,心胆已寒的阿伽门侬将被迫退出战场。这时赢得喘息机会的左武第一军团完全可以回师列阵,凭借山丘的地形,居高临下抵抗来军。

他一眼就看出这支陌生军队的弱点,与秦军方阵相比,马其顿军团的方阵规模更为庞大,阵形更为密集,而灵活性远不及秦军的小型方阵,对地形的要求更为苛刻,一片丛林,或者一座山丘,就可能对他们的阵形造成致命后果。但他现在已经无法选择战场。

马其顿军团的出现,在已经失去平衡的天平上,重重投下一个砝码。疲惫的罗马战士再次发出战吼,触手可及的胜利使他们的战意鼓舞到顶点。

而始终保持沉默的兽蛮武士也骚动起来。沉默许久的古格尔终于举起战斧,戴着铜环的右臂用力向前一挥,两千余名已经被鲜血染红眼睛的兽蛮武士立即咆哮着投向战场。

文泽双手相揖,宽大的长袖并在一起,向王哲躬身施礼,平静地说道:“师帅,我军败绩。”

王哲轻抚着腕上的皮甲,说道:“左武第一军团成军有十五年了吧?一共打过多少仗?”

文泽道:“大小战役四十七次。”

“这么多了啊。”王哲低叹一声,然后挺起胸膛,“一共败过几次?”

文泽道:“这是第一次。”

王哲一笑,“我们败得起吗?”

文泽摇头道:“不能。我军若是败退,他们会趁势东进,有熟知地形的兽蛮人带领,不出一月,就将兵临隘口,威胁五原城。”

王哲淡淡道:“我这一死,朝中几位大臣终该满意了吧。”

文泽忽然激动起来,“师帅!我军上下一心,即使败亡也定可重创敌军,只要师帅返回,只需要一年又可组织一支强军,与我等雪恨!”

“谈何容易。六朝精锐尽在于此,再建一军又需多少时日?”王哲低叹道:“我五十投军,至今已十五年,哪里还有另一个十五年呢?”

“师帅!”

王哲道:“不必多说。传我号令,命轻骑冲阵,以五百骑为一队,全力攻击敌军帅帐。天霁营撤回山丘,天策营阻敌,天武营退出战场。身中一伤者各自编入军中,操刀持矛与敌交锋。身中二伤者编入天霁营,为射手装弩。”

这是要死战了。程宗扬心头一阵紧张。不过即使王哲不说他也知道,马其顿军团出现后,这支孤军想要突围已经成为幻想。最近的城塞距离此地大概有一千余里,在这样既无法隐蔽又无法坚守的大草原,撤退就意味着丧失所有主动,在未来的一个月内,遭受敌军在背后无穷无尽的追击,随时都可能覆亡。即使侥幸逃生,也将百不存一。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