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8章·治伤

狭小的帐篷内,呼吸声越来越沉重。程宗扬身体发红,血管一条条鼓出,像青色的细蛇在皮肤表面游动。他浑身汗出如浆,喉中发出牛吼般的喘息声。

半颗丹药下肚,体内仿佛有一团烈火燃烧,同时沿着经络,不断向外散发热量,所过之处无不剧痛。程宗扬生平第一次尝到这种痛苦的滋味,身体无数肌肉都在扭曲,比当年打球扭伤脚踝痛了一百倍不止。

这个疯婆子,只要自己能够不死,安然脱险,决不与她善罢甘休!

问题是,能够不死吗?

在月霜看来,从心头取一点血根本不算什么大问题,战场上大有士卒少了两条胳膊一条大腿还照样活着。但程宗扬知道,如果心脏挨上一刀,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准,自己绝对活不了。

程宗扬被体内激荡的真阳所烧炙,感受着焚身般的痛苦,意识越来越模糊,半昏半醒之中,没有注意到旁边月霜的异状。

月霜盘膝坐在一旁,雪白的面孔时而鲜红,时而又变得苍白,接着又浮现出一抹淡淡的青气。丹药入腹,在她体内的变化远远比程宗扬强烈。郁结在脏腑的寒毒犹如蛰伏的毒蛇,被春雷惊醒,同时张开毒牙。月霜体内所有的经络都被冻僵瘀塞,周身冰寒刺骨。

寒毒发作的情形月霜已经历过许多次,但发作得这么快,她还是初见。本来想在寒毒发作前刺出程宗扬的心头之血,这时也顾不及了,只能勉强依靠九阳神功来护住心头一点暖意。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异动。月霜吃力地睁开眼,只见程宗扬双目圆瞪,额头青筋暴出,牙关死死咬紧,身体的肌肉不住扭动。

突然他手臂一伸,抓住月霜的手腕。

月霜大惊之下,连忙甩手,却发现已被寒毒侵蚀的身子像被冻僵一样,半点力气都发不出来,手只能轻轻摇动,根本甩不开程宗扬的紧握。

程宗扬摇摇晃晃爬起来,他面容扭曲,口鼻中喷出炽热的气体,血红的眼睛死死瞪着月霜,然后一把扼住她喉咙,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吼道:“死丫头!”

月霜瞪大美目,不明白他怎么能冲开被封的穴道。如果说以前的程宗扬只是令她厌恶和鄙视,这时的程宗扬则是令她恐惧。他疯狂的眼神,似乎是想把她活活吃掉。月霜并不怕死,但死在这种小人手里,未免太冤屈了。

程宗扬瞪着她看了半晌,忽然抓住她胸前的皮甲,用力一撕。这种硝制过的上等水牛皮,以前别说手撕,程宗扬就是用牙齿也咬不开。但这会儿程宗扬力气大得出奇,皮甲应手破裂,露出里面的衣衫。

月霜吃力地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程宗扬咬着牙,露出一个恶狠狠的笑容,那笑容看起来与其说是人脸,更像是一只龇牙咧嘴的恶狼。

“你——”

月霜只说了一个字就被打断。程宗扬从她内衣上扯下一块,塞住她的嘴巴。

炽热的呼吸喷在月霜脸上,一片滚烫,她咬着破碎的内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闻到月霜身上淡淡的少女气息,理智尽失、单纯受原始本能驱动的程宗扬,体内欲火更是大炽。那枚丹药在他体内所激发的真阳,远远比月霜预想中庞大,程宗扬体内没有寒毒,真阳一被催发,就冲向被封的穴道,他所感受的痛苦,倒有一大半是来自于此。

这时穴道已解,那团热火烧炙着丹田,在体内奔突,使肉体产生出本能的反应,程宗扬力气奇大,他剥下月霜的皮甲,把她拖到草丛中的地铺上。

月霜再勇敢,终究还是个少女,望着程宗扬的眼睛忍不住流露出一丝惧意,但随即又变得坚毅起来。她皮甲下只有一层薄薄的单衣,质料与军士们一样,是粗糙的麻葛,腰上还系着固定肋骨的木板。

程宗扬没有急色地扒她的内衣,而是把她翻过来,脸朝下趴在铺上。然后把她双臂并到背后,用羊皮卷住缠紧。他这会儿虽然欲火焚身,意志昏沉,却还存着几分危机本能,这贱人一身功夫,一旦喘过气来,就这么大的帐篷,他逃都没地方逃。

缠好月霜的手臂和小腿,程宗扬手掌一把伸到月霜怀中,抓住她那两团坚挺的美肉。

月霜瞪着他,乌黑的眸子中仿佛有两团火苗在烧。

程宗扬把月霜拽到自己腿上,撕开她胸前的白布,当着她的面,抓住她两只圆润的嫩乳一阵暴捏。月霜脸色由白转红,最后仿佛能滴下血来。程宗扬挑衅地捏住她一只粉红的乳头,在指间揉捏着,用力拉长。

月霜皮肤白嫩,肉体光滑无比,那两只嫩乳浑圆挺翘,手感极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肌肤一片凉滑,就像一握冰玉。在程宗扬的玩弄下,月霜眼中恨意有增无减,明亮的眸子上却慢慢浮现出一层水雾。

程宗扬注意不到这些,眼中所见,只有这极具动人魅力的白美胴体,在月霜乳上用力拧了一把,把她推到铺上。

月霜两条小腿都被缠着,无法分开,程宗扬索性搂住她的腰,把她并在一起的双腿弯曲过来,按在地上。月霜俏美的面孔被埋在草丛中,她上身衣衫破碎,两手背在身后,被整张羊皮卷住,小腿折叠着压在身下,被单裤包裹的臀部微微翘起,显示出圆润的弧线。

程宗扬体内仿佛有无数道热流四处乱窜,他拽住月霜腰间的系带一扯,那条缺乏弹性的单裤应手扯落,露出一只小巧而光洁的雪臀。

月霜的年龄大概比他小七八岁,在他原来的世界里,应该还在上高中。不知道是体内寒毒侵蚀,还是因为这个世界水土更加纯净的缘故,月霜周身的肌肤白滑之极。那只美臀浑圆可爱,白嫩的肌肤紧绷着,没有丝毫皱纹,还未完全发育的臀肉晶莹雪嫩,中间是一条紧凑的臀沟。再往下,是一片白玉般的软肉,两片阴唇微微合在一起,鲜嫩得令人诧异,还带着处女的淡香和青涩。

程宗扬衬衣被月霜扯开,裸露的胸膛一片赤红,浑身热汗直流。月霜给他喂的丹药是好是坏他不知道,但这份难受是实实在在的,周身血液如同烈火,阳具又粗又硬,差不多破了他以往勃起的纪录。那种鼓胀欲裂的感觉,让程宗扬怀疑自己会不会出现爆阳而死的惨剧。

眼前的女体使程宗扬喷出的气体越来越炽热。他抓住月霜的臀肉用力一分,那条细嫩的肉缝儿立刻绽开,露出一片娇嫩的红色。月霜的身体猛然绷紧,肌肤宛如凝结的寒冰,洁白晶莹,却没有丝毫温度。

程宗扬一把抓住月霜的椎髻,把她螓首提得扬起,低吼道:“想要阳气吗?我给你!”

程宗扬火热的阳具向前一挺,顶在少女柔嫩的粉穴上,然后硬生生捅了进去。

月霜以跪伏的姿势趴在地上,那只洁白的美臀本能地收紧。她咬住唇瓣,俏美的脸庞时红时白,显示出寒毒正在她体内肆虐。

月霜承受着寒毒发作之苦,眼中映出男人狂暴的面孔,心下却是一片冰冷。

她素来洁身自爱,虽然在行伍之中,周围都是男人,却把自己守得紧紧的,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有如此一刻,在这样的情况下……失去……自己的童贞……“嘿!”

“呜!”

阳具用力一挺,火热的龟头像烧红的铁棍一样,硬邦邦挤进蜜穴。少女未经人事的蜜道紧狭无比,尤其是她体内的冰寒,感觉就像插进一只紧密的雪洞里。

平常做爱中,女性的冷感最让男人头痛。但程宗扬这会儿浑身火热,龟头插在里面反而分外舒爽。他扯开月霜的发髻,把她的长发缠在腕上,正要抓紧,忽然大叫一声,手指剧痛,被发中一枚细针刺破。

程宗扬欲火上头,随手拔下细针,扔在一旁,一手捏在月霜柔嫩的乳头上,然后一手抱住她纤细的腰肢,用力挺入。滑凉的嫩穴吞入阳具,带来阵阵快感。

而月霜表情却是一变。

月霜用来固定伤处的木板被程宗扬扔掉,腰肢被他握住,断裂的肋骨顿时一阵剧痛。她脸部被扯得扬起,两只雪乳像光润的玉球一样低垂在胸前,身体僵硬,手脚又都被缠着,只能任由肉棒越进越深,一点一点挤进体内。

忽然下体一紧,那根卑劣的阳具像是顶到某个障碍,被迫停了下来。

程宗扬鼻翼翕张着,发出沉重地喘息声,“处女?我干!”说着他顶住那层柔韧的薄膜,用力挺了挺。

月霜下体胀痛欲裂,她死死咬住唇,嫣红的唇瓣渐渐褪去血色,变得苍白。

程宗扬重重哼了一声,然后用尽全身力气,竭力插入。那层脆弱的韧膜根本无法阻挡阳具的进入,在龟头的重压下,顿时破裂。就在破体的同时,月霜猛地咬紧口中的碎布,身体因为剧痛而战栗起来。

程宗扬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异状,他把整根阳具完全捅进那只紧窄的蜜穴,在月霜体内感受着她的鲜美和滑嫩。此时的月霜,就像一个冰雪雕成的美女,柔嫩的阴道紧紧夹住阳具,不时痛楚地抽动着,那种冰凉的感觉,就像她在含着冰块为自己口交。

恍惚中,程宗扬仿佛又看到了紫玫。他摇了摇头,抛开脑中的幻象,然后一手伸到月霜臀下,将她美穴撑得敞开。

白嫩的两瓣阴唇间,那只柔嫩的肉洞已经被阳具撑满,红腻的蜜肉包裹着粗大的肉棒,随着他的拔出,微微蠕动着,淌出一股殷红的鲜血。

这会儿生米已经做成熟饭,程宗扬被鲜血刺激了狂性,再顾不得那么多,阳具拔出少许,又狠狠地干了进去。

少女的蜜穴依然紧狭,但给程宗扬带来的只有更强烈的快感。他挽住月霜的长发,狠狠挺动下体,一阵密集的肉体撞击声在帐内响起。

月霜的身体愈发冰凉,连粉红的乳珠也仿佛蒙上一层淡霜,变得发白。程宗扬体内却是烈焰升腾,充血的阳具在少女嫩穴中肆意进出,不断将热流带到她体内。

随着肉棒的进出,那只冰凉的蜜穴仿佛融化的冰洞,渐渐变得温暖而富有弹性。月霜的战栗仍在继续,但已经从寒毒侵蚀下的颤抖,变成了痛楚的颤动。

意外的变化,在程宗扬完全不知道的情形下发生。生死根吸纳死气所产生的真阳,一直没有妥善的传送方法,即使误打误撞,借由肢体碰触偶然传递,效果也不好,真阳在传输过程中散失大半。

但在两人肢体紧密结合,没有半点缝隙的状况下,一丝丝真阳缓缓散出,直接为月霜的肉体所吸收,几乎没有任何耗损散失,虽然很微量,效果却大不一样,如同滚热的潮水,将经络中的寒毒一一压制、化解。

令月霜羞愤的是,这些克制住寒毒的真阳,竟是被这个卑鄙小人用他最可耻的器官送入自己体内。寒毒虽然被暂时压制,鲜血却从她娇嫩的穴中淌出,流进紧并的腿缝儿中,沿着雪白的大腿蜿蜒而下。

“我要杀了他!杀了他!”月霜反复在心里说着。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光线一暗,那根照明的松枝烧到了尽头。与其同时,程宗扬也急促地喘息起来。他抱住月霜腰臀,小腹紧紧顶住她光润的雪臀,阳具在她体内剧烈地跳动起来。

身体中燃烧的火焰仿佛找到一个可以宣泄的出口,疯狂地朝月霜体内涌去,与此同时,沛然的真阳如岩浆爆发,超越先前千百倍的巨量,瞬间注入膣道的尽头,直到少女小巧的子宫再也无法容纳更多精液,那些浊白而黏稠的液体混合着处子的鲜血从穴口溢出。

月霜仿佛被滚热的精液烫到,柔嫩的蜜穴猛然收紧,紧紧夹住阳具,让精液流入自己体内深处。

火热的精液像潮水一样涌入子宫,给腹腔带来一片暖意。蕴藏在精液中的大量真阳流入丹田,在里面飞快地旋转着,愈发充沛。从两岁起就凝结在经脉脏腑中的寒毒仿佛烈日下的春雪,迅速融化消失。超过半数的经络都成为坦途,气息运转变得顺畅自如。那种感觉,就像一个从小就坐在轮椅中的孩子,突然获得了飞翔的能力。

程宗扬松开手,失去支撑的月霜软绵绵倒在铺上。她身体已经没有起初那么寒冷,洁白的胴体布满瘀青的指痕,宛如霜雪的臀间一片狼藉。紧密的阴唇被干得翻开,鲜血与精液混杂在一起,凌乱不堪。剧痛与失贞的屈辱,令她悲愤欲绝,但她死死咬住口中的碎布,眼中没有一滴泪水。

发泄过后的程宗扬,随着大量真阳离体,阳火散失,一下子整个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竟然在军营里强行干了月霜!

如此兽行,不知道王哲那位宗师兼大帅知道后,会不会大展神功,把自己拍成一堆比豆末还碎的齑粉。就算王哲放过自己,还有月霜。像她这样烈性的女子,如果不砍死自己,这种事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唯一的方法也许是杀人灭口,但程宗扬想都没想过。这可是一整支军团,方圆几千里都是他们的地头,自己刚穿越过来,人生地不熟,逃得再快,还能快过他们的战马?如果被他们七米长的重矛方阵围住……程宗扬胡乱把月霜破碎的内衣掩上,小心不碰到她的肋骨,然后给她套上皮甲。幸好皮甲是前后两半,把皮条绑紧看起来就似模似样了。至于她的手脚,程宗扬一时还不敢解。万一她药性过去了,第一件事可能就是拧断他的脖子。

床铺的羊皮上血迹宛然,似乎在控诉着他的粗暴。程宗扬胡乱卷起羊皮扔进草丛,一边扶起月霜,努力想找些话来说。

“对不起……这一切,我也不是……呃,至少……也是你做得太过分了。”

月霜目光冷冷从他脸上转过,投向帐篷一角。

程宗扬心里一喜,月霜看来好像没有过激反应。程宗扬试探着取出她口中的碎布,一旦她张口喊叫王哲,立刻就要把她嘴巴堵上,然后有多就逃多远。

但月霜没有作声,只是呕出一口鲜血,然后咬紧唇瓣。

程宗扬稍微松了口气,然后用商量的口气道:“我现在放开你,但你要发誓,今天的事我们算扯平,往后谁都不许提。”

月霜注视着帐角,仿佛没有听到。

程宗扬连问几句都没得到回答,只好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我们说好了啊。我现在放开你,谁都不许动手啊。”

程宗扬一边看着月霜的脸色,一边慢慢解开缠在她小腿上的羊皮。出乎他的意料,月霜仍是一动不动。程宗扬心里不禁升起一团迷惑,这丫头不会是让自己强暴一次,被干成失忆了吧?还是她体内的寒毒仍在冲突,没有力气?

程宗扬犹豫着松开她手臂上的羊皮,就在羊皮快要解完的一刹那,月霜双臂一分,羊皮应手破碎。真气以从未有过的力道与速度激射而出,破碎的羊皮像利刃般飞起,在程宗扬脸侧划出一道血痕。

程宗扬魂飞魄散,刚拔脚想跑,月霜一掌已经抹在程宗扬肋下。

“咯”的一声,程宗扬额头痛出一层冷汗。这一掌远比半兽人当时的拳风凶猛,程宗扬肋骨顿时断了几根,五脏六腑都像被放在铁砧上一样被人用铁锤重击。

程宗扬“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从月霜出手的力度,他完全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丫头不是出手泄怒,纯粹是想要自己的命!

捂住断裂的肋骨,程宗扬狼狈不堪地朝帐外跌去,头刚伸出帐外,后头忽然一紧,脖子被一只冷冰冰的手掌抓住。

“师帅!”程宗扬发出一声嘶叫。

几乎拧断程宗扬颈骨的纤手一僵,然后松开。程宗扬趁机往前一扑,逃出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坟墓的帐篷。

帐内的月霜意识到自己上当了,王哲并没有出现。程宗扬刚跑出一步,身体忽然往前一倾,直挺挺扑倒在地。他双脚被一幅羊皮卷住,虽然十根手指都插进草地,却无法挣过月霜,在她的拉扯下一点一点被拖回帐篷。

“师帅!”程宗扬又是一声大叫,接着身后“咯”的一声脆响,他面容立刻变得扭曲。

月霜冷着脸拧断他一根趾骨,然后踏住他的小腿,准备踏断他的腿骨。

一招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了这个卑鄙无耻到极点的肮脏小人。人身上有二百多块骨骼,至少要拧断一半,再把他大卸八块,才能稍解这夺身之恨……自己的清白,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这个小人给玷污了……一股柔和的力道传来,月霜脚底刚触到程宗扬的小腿就被弹回。

程宗扬把握机会,高呼出声:“师帅……救命啊!”

“霜儿!”王哲一手抓住程宗扬的肩头,冷声喝道,一边用一股柔劲弹开月霜,保下程宗扬这条腿。

王哲并不是听到他的叫喊才出现,毕竟隔着三百米的距离,再快的速度也不可能两个呼吸赶到。事实上月霜一直没有回自己的帐篷,守护的士卒发觉有异,禀报主帅,王哲意识到她可能来寻程宗扬,才迅速赶来。

帐内沉寂片刻,接着帐后一响,月霜掠出帐篷,转眼消失在山丘之后。

程宗扬衣衫零乱,身上两处骨折,脸上更被擦出一片血痕,头发里都是乱草和黄沙,看上去就像被人刚暴打过一顿,狼狈不堪。不过,倒还看不出像个强奸犯的样子。

王哲扶起程宗扬,有些愧疚地说道:“王某管教无方,让你受惊了,你们两个为什么发生冲突?霜儿的身法又怎么……”

最后一句话,纯属自问自答,说到一半,王哲身躯一震,忙问道:“你找到了输送之法?霜儿的寒毒内伤治好了?”

刚在鬼门关前至此一游,程宗扬余悸未消,一身都是冷汗,腿上又痛得厉害,张口第一句话就是,“我不干了!我要走!立刻就走!”

王哲见程宗扬这等神情,摇了摇头,不再追问,只是注视着他,道:“草原千里瀚海,你自己如何离开?”

“我答应过蔺教御,跟他一起走!”

王哲默然良久,然后扶住程宗扬,缓步入帐。

“既然你要离开,王某也无法阻拦,不过……”

王哲慢慢抬起手,一掌拍在程宗扬右侧的太阳穴上。

脑里“轰”的一声,程宗扬失去了意识。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