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7章·真阳

“啪”的一声脆响,程宗扬脸上多了一道血痕。

火辣的痛楚从鼻梁一直延伸到耳后,程宗扬一下被打傻了,捂着脸痛得双眼含泪。

月霜杏目圆睁,俏脸上满是怒火,手里握着皮鞭,气得肩膀都在颤抖,“你这个该死的奸商!身为六朝子民,你不上阵杀敌、为国出力,还趁火打劫!”

好心劝解却惹来这一鞭,程宗扬爬起来,伸手一摸,掌上都是鲜血,怒由心起,吼道:“你为什么打我?”

月霜寸步不让,“你这种小人本就该打!”

“我什么地方是小人了?”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听师帅说了,他邀你入伍从军,你一口拒绝了。危难关头,你一个男人,不从军杀敌,反而贪生怕死、见利忘义,拿国家大事当买卖,就是该打!”

听月霜这样说,程宗扬只感到哭笑不得。国家兴亡,确实匹夫有责,但自己只是一个意外穿越的不速之客,这个国家并不是自己的国家,非生于斯、非长于斯,要自己去扛什么兴亡之责,真是莫名奇妙。

问题是,月霜怒气冲冲,这些话说出来她一定不能理解,程宗扬可不相信除了王哲,还有人会相信自己的离奇遭遇,无奈之下,只能用别的方法解释。

“军人的责任是打仗,商人的工作就是赚钱,如果你觉得保家卫国是你的责任,那我赚我应得的份,又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我有逼着你们买东西吗?觉得贵了,大可以不买啊。”

“你!”

听到程宗扬的话,月霜更为恚怒,举手又是一鞭。程宗扬这次学乖了,她手一动,就急忙闪到一边。

文泽连忙拦住月霜,“程兄是军中客人,虽然志向不同,也不能挥鞭相向。若是师帅知晓,必然会有所责备。”

“败类!”

月霜恨恨收起马鞭,一跺脚,转身离开。

文泽扶起程宗扬,“程兄没事吧?”

程宗扬脸上挨这一鞭着实不轻,若非月霜伤后无力,大概不会只是破点皮而已,连肉都要被抽掉一大块。

无缘无故挨了一鞭,程宗扬一肚子的冤枉气,没再搭理连连告罪的文泽,径自回到自己的帐篷。

摸了摸脸庞,受伤的地方已经肿了起来,像火烧一样霍霍作痛。居然打在脸上!真是没教养啊,不知道打人不打脸?程宗扬心有余悸地想,如果这一鞭再上移一点,抽到眼睛,恐怕眼睛就废了。

想起月霜鄙夷的神态,程宗扬就满腔怒火。即使自己真是这个世界的人,真是六朝子民,刚才又做了什么过分的事,需要被这样抽一鞭了?这个女人虽然漂亮,却有暴力倾向,真是要不得。

这地方是不能待了。再待下去,那个正义女神总有一天会拿刀逼着自己上阵杀敌,说不定还会背后来一刀,给自己一个为国成仁的机会。

往哪里去呢?程宗扬双手枕在脑后,拧眉思索。

自己对这个世界仅有的认识,就是这里是草原,东南方向是大雪山,过了大雪山,就进入六朝内陆。文泽说,他们出塞已经有三个月,如果除去战斗和驻营的时间,这里离六朝内陆至少有一个月的路程。

程宗扬不禁开始怀念段强,那家伙好歹还混过野外生存的训练班,自己在草原走上三天就可能饿死,看来只有等军团班师,回到内陆再想办法了。

想到段强,跟着就想到紫玫。自己在飞机上离奇失踪,穿越到这里来,那场面试自然是泡汤了,不晓得紫玫找不到自己,会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

心中一痛,程宗扬情绪大坏,士卒送来的午饭也没有吃,一个人倒在铺上蒙头大睡。中间文泽来过一趟,以为程宗扬睡得正熟,也没有打扰他。

天色将暮,一个温和的声音在帐外响起:“程道友在否?”

程宗扬一下子坐了起来。是蔺采泉。太乙真宗四位教御中,商乐轩眼高于顶,夙未央沉默寡言,那个卓云君干脆就当他不存在,连正眼都没看过他一眼。相比之下,还是这位笑容可掬的蔺采泉看起来顺眼些。

程宗扬在脸上摸了一把,那道鞭痕已经淡若无存。他心里一动,看来王哲所言非虚,自己身上可能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

程宗扬拉开帐门,“蔺教御请进。”

蔺采泉含笑道:“打搅了。”然后躬身进入帐内。

帐内狭小,蔺采泉随意坐在铺上,目光左右一扫,笑道:“文泽办事仓促,这里的青草也未除去,小兄弟睡得惯吗?”

程宗扬打了个哈哈,“有这些草作垫子,比在沙土上舒服多了。”

蔺采泉含笑看着他,过了会儿才道:“小兄弟身上真阳之浓,是蔺某生平仅见。不知道小兄弟修炼的是哪种功法?”

程宗扬虽然不知道他的来意,但当日王哲交待过,生死根的秘密轻易不能泄漏,于是只好装傻,“阳气?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许……因为我是童男子吧。”

这个程宗扬没有撒谎,至少穿越之后,他还是童男。

蔺采泉大笑摇头,“所谓童子之身阳气浓郁,不过是愚人妄传而已。生生谓之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阴阳相济,才是道法真谛。”

原来还有这一说,看来童子功都是骗人的。程宗扬为难地说:“可我真的没练过什么功法。”

蔺采泉徐徐道:“知道蔺某为何对小兄弟另眼相看吗?”

程宗扬摇了摇头,知道反正不是因为自己长得帅。

蔺采泉道:“因为你本该是个死人。”

程宗扬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难道自己穿越的时候已经死了,现在只是一个魂魄?程宗扬身体一动,看到自己的影子才松了口气,这老家伙,真是吓死人不偿命。

“我这不是好好活着吗?”

“小兄弟可知真阳外溢,只有何种情形才会发生?”蔺采泉不等他回答,便说道:“其一,散功。体内真阳一旦散尽,轻则沦为废人,重则丧命。其二,羽化。命之将终,真阳流散,形之于外。”

经过蔺采泉的解说,程宗扬才知道真阳是通过经脉丹田的气息,运转聚炼而成,与人体的真元相合为一。不懂修炼之道的人,可能有些先天气血旺盛,阳气充沛,但根本不可能炼聚出真阳。

而炼气之法,首先就是用丹田蕴集真阳,根本不可能出现自己这种真阳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流出体外的情形。所以蔺采泉一见到他,就大为惊讶。除去散功和羽化,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在程宗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向他传功,以至于真阳未能与他体内的真元融合而流逝。

“这就好比有金铢万贯,小兄弟却不知使用之法,更不知藏储之道,让这万贯金铢平白流失。”

“真有这么好吗?”程宗扬有些不确定地说。蔺采泉这番话,让他也有些心动。

蔺采泉轻拂袍袖,淡淡道:“小兄弟可愿入我太乙真宗门内,研习道门秘法吗?”

程宗扬来了兴趣,“什么秘法?”

蔺采泉扬手一招,掌心现出一只旋转的太极图,然后依次生出金、木、水、火、土诸种异相,流转不定。

“这是五行诀。”蔺采泉道:“我太乙真宗乃道门第一大宗派,秘法包罗万象,举凡导引、布气、云篆、定观、六甲、飞升、守一、存神、五遁、九守、六气、七神、坐忘、辟谷、吐纳、胎息、炼形、炼气、炼丹、圣胎、点化……无一不有。”

他一口气说了二十余种道门秘法,程宗扬听得耳花缭乱,辟谷、吐纳、炼丹这些他听说过,可云篆、定观、炼形、圣胎这些是什么?

蔺采泉屈指一弹,一点火光从太极图中射出,凭空而悬,仿佛一点飘摇的烛火,接着他手指一点,那点火光被拉成一条细细的火线,灵蛇般一闪,从一片草叶中间穿过,留下一个细小的孔洞。

程宗扬连声叫好,赞叹不已,心里却暗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老家伙既然这么卖力,肯定有所图谋。

蔺采泉合起手掌,收起五行诀,微笑道:“可愿入我太乙真宗门下吗?”

“能学到这些秘法当然好啊。”程宗扬一脸向往地说。

蔺采泉捻须笑道:“既然如此,两日后我等返回龙池,小兄弟便与我等同行吧。”

程宗扬露出为难的表情,“可王大将军要我在军中留一段时间。只怕要过段时日才行。不知道会不会有些晚?”

蔺采泉微微一愕,然后道:“不妨。只要小兄弟回到内陆,随时都可入我太乙真宗。”

“那好。”程宗扬痛快地答道:“但不知该怎样跟教御联系?”

蔺采泉道:“六朝诸州都有我太乙真宗分观,你只要拿出这面玉佩,就可与我联系。”说着他取下腰间的玉佩,递给程宗扬。

程宗扬接过玉佩,只见那玉佩质地莹润,制作精细,更为奇异的是玉料本身半黑半白,形成一只天然的太极图。

程宗扬握住玉佩,笑呵呵道:“多谢蔺教御了。”

蔺采泉起身道:“小兄弟资质非凡,入我太乙真宗门下,定然前途无量。蔺某就在龙池恭候大驾。告辞。”

※ ※ ※ ※ ※

程宗扬拿着玉佩翻来覆去看着,然后把它塞在皮夹里,放进背包。

蔺采泉极力游说他加入太乙真宗,不用说,肯定是因为他身上散发的真阳。程宗扬不明白的是,自己身上的真阳是哪里来的?如果自己身上的生死根能够源源不绝地散发出真阳,那不意味着自己不用修炼就能成为这个世界的大高手吗?

程宗扬知道这不可能。至少他学过物质守恒定律,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无中生有的,包括蔺采泉方才施展的五行诀。只不过那些物质转换是通过道门秘法而实现的,自己还无法了解。

眼下除了从军,自己又有了一个选择:太乙真宗。对此,程宗扬还拿不定主意。道门秘法他有一点兴趣,说不定法术练得强了,能自己找方法穿梭时空回去,但从眼前的现实面来说,当道士似乎不比当和尚强多少。

入夜时分,一名士卒拿来晚餐,程宗扬一边吃,一边怀念台北的夜市牛排。这没油没醋、没盐没料、没滋没味的白水马肉,一顿就让人倒足了胃口。费力地啃了几口,程宗扬扔下马肉,一个人到帐外透透气。

他住的帐篷不仅远离军营,也远离太乙真宗等人的住处,毕竟他还是个陌生人,文泽给他选择的住处独自设在坡下,背靠山丘。

头顶的星汉灿烂依旧。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程宗扬仍然被浩瀚的星空所震撼,他扬着头,出神地望着那似乎触手可及的星群,一时间浑然忘却自己身在何方。

难怪古人说到星汉经天,都有着莫大的敬意。在这样的星空下,任何人都会体会到自己的渺小与生命的短暂。程宗扬无法辨识,在这无边的群星中,是否有一颗属于自己曾经生活过的那个世界。

正当程宗扬浮想联翩,看得出神,背后传来一声冷哼。

程宗扬转过身,只见一身戎装的月霜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她穿着黑色的软皮轻甲,没有戴盔,乌亮的秀发像男子一样挽成椎髻,用皮条扎紧,与军团里的秦军士卒打扮得一模一样。只不过她白玉般的脸颊冷冰冰的,让程宗扬本能地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周围再没有第二顶帐篷,这小美女肯定不是路过。半夜三更来找自己,总不会是来道谢的吧?程宗扬悄悄朝山丘顶上的帅帐瞥了一眼,估算着如果自己大声喊叫,王哲会不会听到。

说起来似乎很没面子,但见识过月霜单剑与半兽人硬撼的情形,程宗扬一点都不认为自己拥有维护男子汉尊严的能力。按照最乐观的估计,月霜一只手也能打他两个。

“月姑娘,”程宗扬稳住心神,尽量不卑不亢地说道:“是找我吗?”

月霜打量着他,眼中轻蔑的神态根本就没打算掩饰。

程宗扬心头怒火猛然升起,这死丫头,也欺人太甚了吧!

月霜冷冷道:“一个没练过功的小人,你身上的真阳从哪里来的?”

程宗扬这会儿心里已经明镜似的,王哲所说的那个身怀不治之症的亲人,就是眼前这个少女。按照文泽的说法,她幼时被人用酷似玄冥神掌的掌法打伤,阴寒之气在体内郁结,一直无法痊愈,发作时血液都会凝结如冰,几乎随时都可能丧命。

既然想来找自己帮忙,还一脸欠扁的样子,惹恼了自己,立刻就跟蔺老头走,让你一辈子都治不好!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道:“捡来的!”

月霜已经恢复了许多,除了脸色略显苍白,丝毫看不出身怀绝症的样子。她冷冷一笑,“那就好。”

说着她纤指轻抬,程宗扬明明看到她手指的动作,却根本来不及反应。胸口忽然一麻,接着是腰腹、肩膀、腿膝……月霜手指像舞蹈一样,在他身上一连点了十余下,等她停下手,程宗扬身上已经多了十余条不同的力道,或轻或重,却都正点在气血运行的关键部位,身体像被一条无形的绳索缚住,站立不稳地朝后倒去。

月霜抓起程宗扬的腰带,像拎一个还没长牙的婴儿般,把他拎进帐篷,随手往地上一扔。

月霜冷冷道:“既然是捡来的,那就是不义之财。”

程宗扬舌头还勉强能动,说话却不怎么利落,声音更小得像蚊鸣一样,“死丫头,放开我!”

月霜盘膝坐下,从怀里取出一卷白布。布里卷着一把细若手指的尖刀,一包伤药,还有一颗土黄色的药丸。月霜拿起尖刀,盯着程宗扬道:“既然不是你的东西,就该交了出来,给有资格支配的人!”

看到尖刀酷似手术刀的利刃,程宗扬顿时一阵毛骨悚然,“你……你要做什么?”

月霜显然很看不起他胆怯的模样,她毫不避讳地扯开程宗扬的衬衣,一脸鄙夷地说道:“你还是男人吗?我只不过要在你心头取一点血,又不是要杀你。”

月霜说得轻松,程宗扬浑身的汗毛却都竖了起来。取心头之血啊,要在他心脏上划一刀!这丫头疯了!程宗扬不相信月霜具备心脏外科医生的一般资质,这一刀下去,她痛快了,自己这条命可就完了。

“停!”程宗扬面如土色地喝道:“有话好好说——你、你要真阳做什么?”

“生死根具天地异能,夺造化之功,乃是上苍赐予的珍贵之物,合该扭转乾坤,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岂能浪费在你这种人身上?”

“我这种人……”程宗扬脾气再好,也不禁无名火起,怒道:“我这种人怎么了?当兵打仗是人,做生意的就不是人吗?你这是哪门的歪理!”忽然想到一件事,冷笑道:“说得这么好听,你心里真正想的,其实是为了治疗你自己的伤吧?这种动机是有多高尚?”

他这几句话是抱着“老子豁出去了”的觉悟说的,本以为刺中了她的痛处,恼羞成怒之下,肯定要变成一头狰狞可怕的母老虎。岂料月霜却只是冷冷一笑,语带轻蔑,淡淡地说:“取出真阳之后,自是交给师帅裁断。他若是要拿来给我治伤,也必是因为这样做,能拯救最多的苍生,不负生死根的玄奥奇妙。”

“你这个疯子!”

月霜霍然抬头,秀发抛散若旌旗迎风,雪白俏丽的瓜子脸上英气凛凛,竟无一丝心虚,清叱道:“疯子?你这种小人,什么都不晓得,就给我闭嘴!你怎么会懂我的心情?明明我有能力上阵杀敌的,却只能被放在大后方,受人保护,看着我的战友在我身边一个个倒下,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是这样,我本来可以保护他们的……”

月霜几乎是一口气把这些话吼出来,程宗扬听得都呆住了,月霜看见他的样子,也察觉到自己失控,神色转冷,淡淡道:“真阳于你无用,我治好了伤,能上阵多杀几个敌人,多救几个战友的性命,也算让你间接为国出力了。”

语气虽然冷淡,却掩饰不住已泛红的眼睛,程宗扬看着月霜的眼神,口气不由地软了下来,“你要真阳就要好了,干嘛要用我心脏的血?”

月霜用尖刀顶在程宗扬心口,冷冷道:“心乃阳火所聚。放心,我只要刺出几滴血就够了。”说着就往下刺。

“住手!”程宗扬拼尽全力叫出来的声音,也不比一只小蜜蜂的嗡嗡声大多少。

月霜却真的住了手。她冷冷一笑,“如果可以,我真不想让你服这颗丹药。像你这种人,多给一粒米都是浪费食粮,无益于天下苍生!”

程宗扬心里翻来覆去,愤愤想着:妈的,天下苍生跟你这么好,真阳你去跟天下苍生要啊!

看到他瞠目结舌、面青汗涌的样子,月霜不屑地一抿红菱儿般的嘴唇,拈起那枚土黄色的药丸,“这是夙教御穷五年之力才制成的丹药,能激发真元,补炼真阳,有脱胎换骨之功。让你吃,真是便宜你了。”

说着月霜把丹药一切两半,一边捏住程宗扬的下巴,微一用力,就将他嘴巴捏开,投了半颗进去。

那丹药辛辣之气扑鼻,一尝就是性烈无比的猛药。程宗扬伸直舌头拼命往外吐,但月霜微凉的指尖在他喉头一拂,程宗扬就不由自主地将丹药吞了下去。

月霜小时被人用阴寒掌力打伤,十余年来,王哲等人费尽心力,她体内的寒毒却一直缠绵未去。这次夙未央带来自己秘制多年的丹药,希望能在月霜服下后激发她体内的真阳,一举清除寒毒。但此丹药性太烈,夙未央反复交代,不能让月霜轻易服用,以免她修为不足之下,丹药激起的真阳与体内的寒毒相攻,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上午月霜气恼之下抽了程宗扬一鞭,被王哲知道后,狠狠训了她一番,告诉她这个年轻人身怀异能,未曾修炼就有真阳凝聚,待寻出引导之法,很可能会治好她的伤势。月霜回想起那日击退刺客的经过,暗忖果然不错,但她自小在军中长大,虽是女流,性格却如男儿,加上对程宗扬半点好感都没有,要乖乖等着让他给自己治伤,摸摸碰碰,还不如被半兽人砍死。

王哲找不出引导真阳的方法,月霜却自行推想,很简单地找到一条良策——只要取程宗扬一点心头之血,不就得到真阳了吗?那半颗丹药,是让他体内真元激发,心头聚集的真阳更为充沛,也算是给他的补偿。

至于另外半颗,月霜毫不犹豫地自己服了下去,然后闭目化解药性。忽然她面容一变,露出痛苦的表情。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