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6章·商人

穿越是段强的梦想,不是程宗扬的,从来都不是。

自己从来都没想过穿越,更没想过穿越后要做些什么。

在来到这个时空之后,尤其是目睹了半兽人与人类的血腥搏杀之后,程宗扬只想回去,回到自己所熟悉的那个世界。那个世界也许虚伪,也许沉闷,甚至连激情也是廉价的,但至少那是自己所熟悉的。

王哲淡淡道:“如果你回不去呢?”

程宗扬冲动地说道:“那我就想办法回去!”

“那么在你想出办法之前呢?在这之前,你总是要在这个世界里生活。”王哲道:“你想过怎么生活没有?”

程宗扬陷入沉思。

在这个世界生活?他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我究竟能做什么呢?程宗扬问自己。

作为一个英文系的毕业生,他所学的一切在这个世界毫无用途。这个世界别说英国了,有没有欧洲都是个问题。

那么他还能做什么?

卖拉链赚钱?用自己拥有的知识在这个世界成为富商?

学会引导真阳的方法,利用自己的天赋做一个名医?

学会传说中的绝世神功,当上武林霸主?

这些都可以,但也都蕴藏着巨大的风险,如果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自己在有成就之前,可能就已经横死街头,自己过去想要的功成名就、出人头地,并不是在这种世界……“敢问师帅,这世上最有权势的是谁?”

王哲淡淡道:“自然是当今天子。”

当皇帝吗?程宗扬冲动了一下,立刻又想起皇帝并不是个好活。秦始皇横扫六国,人称千古一帝,结果在出差的路上累死了。不分昼夜地加班,没有节假日,没有薪水,整天给别人发钱,偶尔娱个乐,还有一班该死的职员死死盯着,更重要的是完全没有升职的机会。

程宗扬又问:“最自在的人呢?”

王哲思索片刻,慢慢道:“也许是僧人了。斩断俗缘,六根清静,如山间野花,自开自落,不为尘世所累。”

听出他声音中微微的叹息,程宗扬不由一怔,我没有听错吧?一个道家宗派的掌教居然在羡慕和尚?不过和尚可不是他想做的,什么山间野花自开自落,听着就让人泄气。

程宗扬琢磨半天,然后问:“有没有那么一种行业,可以有花不完的钱,享不完的福,而且还不用做事?”

王哲莞尔笑道:“你说的是神仙吗?如果你知道怎么当神仙,记得一定要告诉我。”

程宗扬只有苦笑。

王哲望着他,忽然道:“你想从军吗?”

程宗扬立刻答道:“不。我不想。”

穿越到这个世界当个大头兵?整天喝白水,吃陈米,啃马肉,随时都可能被半兽人咬死……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王哲缓缓道:“我有一个亲人,身怀不治之症,也找过许多名医,但一直没能治愈。也许,你身上的生死根可以帮上忙。希望你能在军中留一段时间,让我寻找出引导真阳的方法。”

做一只小白鼠吗?程宗扬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但看到王哲殷切的眼神,他又犹豫了。能让这样一个非凡人物出言恳请,可以想象这件事对王哲的重要性。他完全有能力把自己强行扣押在军营中,但还是选择了征询他的意见,这份坦然让程宗扬很钦佩。

答应他吗?如果王哲一直都没找到引导真阳的方法呢?

程宗扬犹豫半晌,然后道:“这件事很重要,能不能给我两天时间,让我仔细想一想?”

“可以。”王哲一口答应。

程宗扬正要离开,王哲又叫住他,郑重说道:“你身上的生死根事关重大,轻易不要泄漏。”

※ ※ ※ ※ ※

离开帅帐已经是深夜。程宗扬惊讶地表现,头顶的星空居然如此明亮。银河由南向北横贯整个天空,就像一条璀璨的星河在头顶流淌。而月光也毫不逊色,丝毫没有曹孟德所说“月明星稀”的景况,而是星月齐辉,数不清的星光与明月一起,将草原映得一片明亮。

程宗扬刚睡了一觉,精神正旺,看到这样的美景,他舍不得再回到那个狭小的帐篷里,索性爬到山丘高处,观览草原的夜色。

空气像水一样清凉,沁人心脾。无边的青草在夜风中缓缓摇荡,月色与星光像水滴一样凝聚在青草的叶尖,随风闪动,宛如一片用无数珍珠汇集成的潮水,明亮而且鲜活。

程宗扬在草地上躺下,尽力伸展四肢,感受着夜风从身上拂过的舒软感觉。

整具身体仿佛与身下的草原融为一体,向天地尽头远远延伸开去。无数繁星映衬下的夜幕,仿佛嵌满华美宝石的天鹅绒,柔软地盖在身上。天空与大地离得如此之近,似乎一伸手,就能掬起银河中微凉的星尘,听到它们碰撞时水晶般悦耳的轻响。

程宗扬沉醉在这美不胜收的无边夜景中,纷乱的心绪变得恬静,呼吸渐渐柔和。整个人就像一颗酿在酒中的浆果,不熟透,不醒来。

但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就在程宗扬醉心于这个陌生时空的美景时,一个人影风一样掠过静寂的草原,黑色的背影透出浓浓的杀机。

山丘下背风的坳处,有一顶小小的帐篷。军团的士卒大多八到十人一帐,而这座帐篷只住了一个人。因为这顶帐篷的主人是一个少女。

下午的战斗中,月霜肋骨断了两根。王哲虽然没说什么,但韩庚整个晚上都阴沉着脸,一回军营,就下令收走了她的马匹和武器。

月霜大为不满,“我也是第一军团的士兵,为什么我就不能上战场?我的剑术虽然不好,但半兽人的勇士也斗不过我!”

韩庚的回答只有两个字:“闭嘴!”

月霜明亮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哽咽道:“我知道,你们就是看不起我,嫌我拖了你们的后腿,这种事……也不是我愿意的啊!”

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韩庚顿时慌了手脚,压低声音道:“不许哭!师帅是怕你出什么意外,战场间生死悬于一线,刀箭无眼,万一伤了你,我们后悔都来不及。”

“不让我上战场,要我还有什么用?”

韩庚道:“只要你伤势痊愈,莫说上战场,就是你独领一军,师帅也必定允可。”

月霜惊喜地扬起脸,“真的!”

韩庚肃容道:“先养好伤再说。”

月霜脸色又垮了下来,“可我的伤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韩庚沉默片刻,将那粒药丸递给月霜,“夙教御为你炼制的。可以激发体内真阳,驱除寒气,你先留着,待治好外伤再行服用。”

月霜接过药丸,“韩师哥,谢谢你。”

韩庚心里微叹一声。自从月霜当年被人重掌击伤后,入体寒毒始终驱除不去。这十余年来,她名药奇方不知吃过多少,寒毒之伤仅能压制,不能根治。也亏得太乙真宗势力雄厚,夙教御等人寻遍天下,各种名贵药物源源送来,师帅更不惜损耗真元,续上她断裂的经脉,才保住她一条小命。也因此师帅丧失了将九阳神功全功的可能,十余年来停留在第八阳境界,再无寸进。

这些都是月霜所不知道的。上阵杀敌,都是他们这些男儿的事情,只要她能一生平安就足够了。

临走时,韩庚又想起一事,“对了。师帅要我告诉你,下午救你的那个年轻人也在军中,明日找个机会,你该向他当面道谢。”

一想起程宗扬那不要脸的一捏,月霜就恨得牙痒。那个无耻之徒!月霜恨不得一剑刺死他!

韩庚走后,月霜小心地解开衣服。

折断的肋骨已经被重新接好,放上固定的木板,用绷带缠紧。活动时还有些隐隐作痛,但比她预想的要好了很多。至于内伤呕血,她早就习惯了,多一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有一处,是乳侧的抓伤,那个混蛋就是抓住她受伤的部位,下流地揉捏。

还要向他道谢!月霜愤愤地想着。然后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粉嫩的乳房上竟然完好如初,那个血肉模糊的伤口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红色印痕,竟然已经愈合了。

月霜怎么也想不明白。她记得兽蛮人的利爪像刀锋一样穿透自己的皮甲,撕开肌肤,衣甲都溅上血迹,怎么会短短两个时辰,就痊愈了呢?

月霜百思不得其解,干脆不再想了。她掩好胸乳,和衣躺在铺上,思索着明天要向师帅再要一把佩剑,或者是天策营配备的大刀也不错。

半梦半醒间,一声细微的异响惊动了月霜。她从小在这支大汉最精锐的军团长大,对危险的警觉远比常人敏感。她控制住自己的呼吸,一边睁大眼睛。

一截刀尖刺穿牛皮制成的帐篷,向下缓缓划开。穿着黑衣的刺客屏住呼吸,一点一点割破皮帐,然后挑开帐篷。

手腕刚递寸许,突然一阵剧痛,长刀脱手飞出。

月霜一掌劈住他的手腕,击飞长刀,顺势一拉,扣住他的脉门,然后侧过身子,左臂弯屈,斜肘击出,重重打在那刺客胸腹处。

那刺客一时大意,以为月霜重伤在身,猝不及防下失了先机。他硬生生挨了月霜一肘,然后斜身挤入帐篷,与月霜近身缠斗。

帐篷结实的牛皮在劲风激荡下不住鼓荡。月霜终究是有伤在身,打斗中,刚接好的肋骨再次断裂,痛得她额头冒出冷汗。

那刺客招术阴狠,看出月霜伤势未愈,一连数招都攻往她的胸腹,然后突然身体一扭,一记鞭腿甩在月霜肋下。

月霜固定在胸侧的木板顿时碎裂,她踉跄着退后几步,心中大恨。若不是自己受长年内伤所害,丹田如冰如霜,力量发挥不出,这种程度的刺客怎会把自己逼得如此窘迫?

气恼之下,退势不止,月霜撞在帐门上。用皮条束紧的门帘被撞得分开,露出一张可恶的面孔。

程宗扬尴尬地摇了摇手,“嗨。”

草原上月光如洗,那家伙还非要穿一身黑衣,程宗扬想看不见都难。他倒没意识到这是刺客,只是一时好奇,就跟了过来。没想到正遇到这小美女第二次被人击飞。

那刺客见行迹已露,弯腰从靴中拔出一柄匕首,猱身上前。

月霜的第一反应是退,而程宗扬看到刺客来势狠恶,也想逃开,两人靠得又近,慌乱之下撞在一起,在地上跌成了一团。

“你找死啊!”

月霜又跌在程宗扬怀里,被他一手搂住小腹,还往下碰去,登时怒火中烧,眼见敌人匕首刺来,慌忙之下不及闪躲,便想推他出去挡匕首,再图反击。哪知道一股温热暖流莫名在小腹生出,瞬息之间,丹田中久驱不去的寒毒居然消失了小半,真气得以流转,行走半身。

这情形只在梦中发生过,月霜又惊又喜,先是狠狠瞪了程宗扬一眼,然后长发一甩,右手从发中捻出一枚细针,屈指弹出。

细小的银针撕开空气,发出尖锐的响声,银光一闪,没入刺客眼中。刺客痛吼一声,捂住左眼,鲜血从指缝间淌出。

刺客嘶声道:“弹指神锋!小贱人果然是岳家余孽!”

他恶狠狠拔下眼中的银针,然后猛扑过来,闪动着蓝色光泽的匕首犹如毒蛇的尖牙,刺向月霜心口。

月霜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弹指神锋耗损真元甚巨,刚才一度流转的真气又消失不见,丹田冰寒如故,她只勉强坐起少许,又虚弱地伏倒。程宗扬见势不妙,一把拽住月霜的肩膀,把她往帐外拖去。

就在此时,一股雄浑的劲气从帐篷右侧袭来,坚韧的牛皮应声碎裂,像一群蝴蝶四散飞开。

韩庚一掌拍碎皮帐,强横的掌力将刺客震得往侧方飞去。这时文泽与营中士卒已纷纷赶来。韩庚袍袖一挥,大步踏入倾颓的帐篷,沉声道:“留活口。”

话音未落,一柄长剑从帐篷另外一侧透入,带着一抹流转无定的寒光穿透了刺客的咽喉,从他颌下露出寸许锋芒。

无定剑。太乙真宗六把名剑中最锋利的一把。

韩庚停下脚步,冷冷道:“商师叔。”

长剑退出,“锵”的一声,没入鞘中。接着商乐轩高大的身影从帐后出现。

“私闯军营,妄图行刺,死有余辜。”

韩庚盯着他,然后冷冰冰道:“多谢师叔援手。”抬手喝道:“来人!将尸体拖下去,查出刺客身份!”

帐后一声叹息,又一人从帐后走出。蔺采泉意态萧索地说道:“不用看了。他是太乙真宗门下,随我等一同来的。”

韩庚剑眉一挑,正待询问,夙未央与卓云君并肩走出。卓云君一剑挑开刺客蒙面的黑巾,含怒道:“果然是他!”

韩庚森然道:“既然是我太乙真宗门下,为何敢来军团行刺?”

蔺采泉叹道:“师侄有所不知。掌教征伐在外,龙池无人掌理。虽然还有六位教御,但互不统属。这些年颇有一些江湖不齿的人物进入我教,于我太乙真宗声誉大有影响。”

韩庚道:“他是谁的门下?”

蔺采泉摇了摇头,没有作声。

“林之澜!”卓云君粉面涨红,怒道:“林师弟怎么如此大意!连这等歹人也收入门内!”

他们在场中争吵,程宗扬却觉得情形越来越不对了。月霜的肩头像冰一样寒冷,透出丝丝寒意,她脸上仿佛蒙了一层白霜,身体隐隐颤抖,忽然樱唇一张,吐出一口鲜血。

那鲜血掉在草地上,竟然叮叮作响,却是几块凝结的寒冰。

“喂喂!”程宗扬指着凝成冰块的鲜血,急切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她吐冰了!”

※ ※ ※ ※ ※

月霜已经陷入昏迷,脸色雪白。即使覆盖着厚厚的毛皮,身上仍不断有寒气透出。

文泽把最后一张毛皮盖在月霜身上,然后坐下来,将树枝加入火盆。

程宗扬忍不住问道:“她怎么了?”

文泽沉默片刻,然后道:“小姐幼时被高手打伤,伤势一直未愈。她体内寒毒郁结,一旦发作就会冰寒刺骨,只有靠修炼九阳神功才能保住性命。”

这情形听起来竟是如此熟悉,程宗扬挠了挠头,小心问道:“月霜小姐受的伤是不是……该不会真是玄冥神掌吧?”

文泽一脸讶然,像是从未听过,奇道:“什么玄冥神掌?你曾见过类似这样的伤势?”

程宗扬叹了口气,道:“这个……我有个姓张的朋友,也受过类似的伤,好不容易才治好。”

文泽又惊又喜,“他是如何治好的?”

程宗扬摇头道:“他先是被人打下山崖,结果从猿猴肚子里得到一卷神功秘籍,对着修炼一番,大概练了三五年的时间,伤就自己好了。”

文泽皱眉道:“掉下山崖而不死,还从猿猴肚子里得到秘籍,这种事太荒唐了,请恕我不能相信。”

这一次,程宗扬用力地点了点头,道:“说对了,我也不信。”

文泽犹豫片刻,终究是不放心,又问道:“你那位姓张的朋友,练的是什么功?”

不就是月霜正练着的吗?

程宗扬咳了一声,“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文泽看了看昏迷的月霜,不禁又是一声叹息。

程宗扬心里却转着另一个念头。刚才刺客喊说“岳家余孽”,这月霜是武穆王岳鹏举的后人?难怪王哲和军中上下这么小心。要暗害她的人,该不会是宋高宗和秦桧吧?

※ ※ ※ ※ ※

清晨,程宗扬懒洋洋地坐在山坡上,无聊地咬着一根草茎。

昨晚的刺杀似乎没有发生过,破碎的帐篷被移走,重新换了一顶,那名刺客的尸体也不知所踪。

前来拜见掌教的使者中混入刺客,让太乙真宗上下大丢颜面。蔺采泉下令,所有弟子都留在帐内,不许往军营中乱走。

这条禁令与程宗扬无关,作为异世界的来客,他过得十分悠闲。王哲的帅帐灯火彻夜未熄,显然在忙着大事,无暇找他推究生死根的用法。

昨天的战斗只有一个步兵方阵,程宗扬原以为这支军团人数不是太多,但此时真正看到大军的营帐,程宗扬才发现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左武军第一军团分成三个大营,品字形排列。首当其冲的就是天武营,那些使用七米长矛的步卒在战场以外的地方依然沉默,显示出让程宗扬无法理解的、岩石般的意志。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军人。程宗扬可以想象,只要王哲一声令下,这些汉子就会义无返顾地冲向目标,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另外两个大营相隔较远,一时间无法看清,程宗扬计算了一下,仅天武一营的帐篷就超过四百顶,士卒数量超过三千,照这样计算,整个军团接近一万人。

以昨天天武营一个方阵表现出的战斗力,这样一支军队在整个草原上可以说全无敌手。那些缺乏组织的半兽人,数量即使再多也不足为惧。

程宗扬暗忖,打完那些半兽人,军团就该班师了吧?对于自己所置身的这个新世界,他很好奇,那是个什么样的国度?自己所知的历史中,六朝金粉,可以说是千载风流,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六朝,与自己所知的历史,又有多少相似之处?

“程兄!”

一身文士打扮的参军文泽利落地攀上山丘,看他矫健的身手,比自己可强得多了。

程宗扬对这个参谋人物很有好感,招手道:“文参军,怎么有空到这里来?”

文泽笑道:“正是来寻程兄讨教。”

程宗扬觉得奇怪,自己又没打过仗,他能讨教什么?

文泽立定脚步,挥手道:“程兄看我军阵容如何?”

程宗扬由衷说道:“很强。”

可射三百米的秦弩,长达七米的重矛,还有这些钢铁般的汉子。程宗扬想象不出,冷兵器时代是否还有比他们更强的军队。

文泽道:“我军出师以来,三个月内,跋涉五千余里,与兽蛮人交锋四十余战。斩杀无算。方才兽人酋长遣来使者,明日要与我军决战。据我估算,兽蛮人能够上阵的战士已不足两千,我军一战可定。”

“听起来是好消息啊。”

文泽笑道:“程兄说的不错。师帅最担心的就是这些兽蛮人四散逃奔,追剿不易。今日他们主动决战,我军正求之不得。兽蛮人为患西疆多年,如今正是清除那些兽类的良机。”

说了半天,程宗扬还没听出来他找自己有什么事,不禁问道:“文参军找我有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文泽道:“昨日程兄拿出的拉链,我反复想了许久,不知道程兄能不能做得更大一些?”

更大一些?“要多大?”

文泽解释道:“我们左武第一军团虽以野战见长,但最为擅长的还是城战。我军多是步卒,在旷野中遇到大批战骑围攻,往往多有损伤。看到程兄的拉链,文某突然萌生一个念头,不知道这拉链能不能做得更大一次,以黄铜为牙链,镔铁为机括,将宽高一丈厚三寸的板障连接在一起。”

程宗扬听得目瞪口呆,他要用拉链做城墙?

文泽自顾自说道:“……如此一来,搭建一座木制城塞只需半个时辰,而勾结之紧密,更胜于掘土立木排列成的栅墙。”

程宗扬佩服地看了他一眼,果真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如此疯狂的主意都能想得出来,不知道算过成本没有?

程宗扬决定帮文泽一把,“用拉链连接城墙,拉链至少要比一尺的普通拉链大一百倍。这样算来,一条就需要一百个银铢。如果你要造的木城长一百丈,单是拉链就需一万银铢。”

一万银铢,那就是将近一千匹战马,做成木城,还不如配备一千骑兵!

文泽显是没想到这点,面色微变,还没来得及答话,一条马鞭就带着风声呼啸而至。

“无耻!”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