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朝系列之——六朝清羽记》
弄玉 龙璇 著
第1章·穿越

傍晚。

细蒙蒙的小雨从天而降,在路灯外缘交织成一团湿淋淋的光幕。

程宗扬默默在街道上走着,心情一片阴霾。

一只黑猫出现在街角。黄褐色的眼珠望着他,然后慢慢走过街道。黑色的尾巴微微一甩,显示出雨水的痕迹。

怀里抱的纸箱掉在地上,里头的纸片像蝴蝶一样飞出,随即被雨水打湿,零乱地贴在路面上。

程宗扬本能地伸出手,想捡起这些曾经凝聚了他心血的文件。

他愣了一下。然后把手插进口袋,默默走开。

还有什么用呢?自己已经失去了这一切。

一个老人出现在他身边,浑浊的眼睛望着虚空,慢吞吞说:你的世界黯淡无光。

脚下的街道突然消失,程宗扬仿佛从悬崖跌落,向着没有尽头的深渊直堕下去,耳边回响着那句谶语般的低语。

你的世界黯淡无光。

你的世界黯淡无光……

程宗扬伸出手,像一个无助的溺水者,试图抓紧一根不存在的稻草。然而只有手中空虚。

……

“宗扬……”

一个声音在唤他。

“宗扬……”

那声音优美而纯净,像溪间的泉水,却带着几分惶急。

“宗扬!”

程宗扬惊醒过来,背上又湿又冷,满是冷汗。他怔了一会儿,才认出眼前这个狭小的房间。

路灯昏暗的光影透过窗帘,落在那双白皙的手臂上。程宗扬扭过脸,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叶紫玫拥住他,心有余悸地说:“你一直在发抖,出了好多汗。吓死我了……宗扬,你又做梦了?”

程宗扬没有作声,只是拥紧了自己的女友。

同样的梦境从他接到那份通知时就开始了。

三年前,程度宗扬从英文系毕业,进入这家策划公司。在工作中,他几乎投了自己所有的精力,凭着这样的努力付出,程宗扬很快成为公司骨干。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他即将踏上成功之路时,却接到了一份裁员通知。

“我们很欣赏你的能力,但是很可惜,公司目前遇到了困境,不得不……”主管不无惋惜地对他说。

程宗扬很清楚他想说什么。优秀并不是被裁的借口,问题是他不该表现得太优秀,以至于在金融风暴来临前,获得了一份符合他能力的高薪。

这是一个可笑的悖论,自己努力工作,希望显示自己的价值,结果刚刚拿到一份还过得去的薪水,就成为公司第一批裁员的目标。相反,如果懒惰一点,拿一份比现在低一半的薪水,却可能安全无事。

“谢谢。”

程宗扬平静地接受了通知,整理好个人物品,领取了一份不少也不多的遣散费,随即离开了公司,成为失业大军中的一员。

但在程宗扬内心,远没有他表现的那样平静。作为一个刚刚工作三年的年轻人,程宗扬并没有太多积蓄。在失业前不久,他拿出所有积蓄作为头期款,预订了一套一年后交付的预售房。

直到程宗扬投递出大量简历却毫无回音的时候,他才知道这次失业多么不合时宜。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裁员,几乎所有公司都在裁掉那些刚加入公司不超过五年,还没有来得及积累人脉,却获得高薪的人员。了解到这些状况后,程宗扬的压力陡然增大。

那套预售房每个月的还贷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压力,他还要支付目前住房的租金,进行必要的消费。而他的收入为零。更可怕的是,谁都不知道这种局面将持续多久。

“睡不着吗?”

一只柔软的手掌放在他胸口,在那里温柔地按摩着。接着女友白净的脸庞移来,轻轻贴在他胸口,感受着他的心跳。

叶紫玫是他相恋四年的女友,现在在一家航空公司作空中小姐。本来他们计划要在一年内结婚,所以才购置了房子,可现在,一切都要推迟了。

那只手掌慢慢向下移去,在他小腹轻柔地摩挲。程宗扬舒了口气,心里的郁结慢慢化开。他搂住自己的女友,在她唇瓣一吻,然后舔了舔她的唇角。

叶紫玫推了他一把,然后乖乖钻进被子。接着,一张柔软的小嘴含住他的龟头,温柔地舔舐起来。

舔舐唇角的小动作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秘密,表示他想让紫玫为自己口交。以往程宗扬总要呵哄半天,叶紫玫才肯亲吻他的阳具。但自从他失业后,叶紫玫就从来没有拒绝过。

一股酥爽的快感从下体升起,程宗扬两手枕在脑后,感受着女友温暖而柔润的口腔。像每一个刚工作不久的年轻人一样,程宗扬非常自负。而这次失业对他的打击也比想象中要大了许多。突然之间失去工作,不仅打乱了程宗扬的生活节奏,更使得他心里充满了挫败感。

生活突然间变得面目全非,为获得一份工作,他每天投递出无数份求职信,而回答他的,只有冰冷的拒绝。在这样黯淡的日子,唯一能带给他安慰的,只有身边的美丽女友。

心里郁结的压力渐渐散开。程宗扬打开床头的台灯,房间里亮了起来。他心爱的女友正乖乖伏在他腿间,细致地吞吐着他的阳具。灯光下,她洁白的身体散发着柔和的肤光,像白玉一样莹润。

在大学时候,叶紫玫就是有名的校花,不仅长相甜美、气质出众,而且拥有令人羡慕的身材。相比之下,程宗扬就平凡了许多,家世也远远不及叶家。然而两个人却走到了一起,彼此相爱。

程宗扬抱起女友,从后面进入她体内。叶紫玫侧过脸,丝一般的长发垂在颈侧,微微挺起腰,温柔地容纳下他的阳具。

程宗扬紧紧搂着叶紫玫,仿佛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这一刻,女友柔软的身体带给他无比安慰。程宗扬把所有的压抑和不快都抛在脑后,疯狂地与女友做着爱,直到把自己多余的精力全部发泄出去。

“累了吗?”两个人拥在一起,叶紫玫轻声问。

程宗扬露出一个笑容,轻轻碰了碰她的鼻尖,“和你在一起怎么会累呢?”

叶紫玫白了他一眼,然后说:“那个面试……”

程宗扬手指僵了一下。

失去工作这一个月,程宗扬投递出无数求职信,却没有得到任何回音。叶紫玫却通过父亲的关系,在上海谋得一个面试机会。

如果是以前,程宗扬根本不会理睬这样的面试。他很清楚,那个职位并不适合自己。一成不变的朝九晚五,忙碌而无聊的工作,一天接一天地熬资历,等待晋升的机会,自己想要的东西并非如此,但现在已经没有选择。

“我会去的。”程宗扬说。

叶紫玫看了下时间,匆忙起身,在浴室里洗过身体,然后包着浴巾出来。看到她傲人的身材,程宗扬忍不住抱住她,在她丰挺的乳峰轻轻咬了一口。

“别闹了,我要赶早班的飞机。”

叶紫玫换上内衣,套上透明的连裤丝袜,穿上天蓝色的空姐制服,结好领巾,然后俯下身,在他耳边说:“我今天飞上海,会在那边休息两天。”

叶紫玫眼睛湿淋淋的,散发出迷人的羞色,小声说:“上次买的那套内衣,我还没有穿过,到时候你带来,我穿上和你搞。”

程宗扬心里一热。

叶紫玫在他唇上一吻,“我走了,你再睡一会儿。”

随着她的离开,房间重新陷入黑暗。

程宗扬并不担心工作。叶紫玫的父亲叶行南,是一家制药公司的老总,人面极广,有他出面,获得这份工作并不困难。只是得到这份工作,就意味着他将成为一个小职员,慢慢地熬资历,像蚁巢中的工蚁一样,依照既定的轨道一成不变地走下去。

这样子做……真的可以吗?自己实在觉得很迷惘。

未出社会前,自己也曾雄心万丈,预备先存几年钱后,辞职自行创业,十几二十年后,说不定就能建立自己的企业王国。那时候的豪情壮志,这么快就要在现实之前低头了吗?自己还曾在酒后发过豪语,哪怕不择手段,也要出人头地,成就事业,如今……不择手段的决心,甚至连月底房贷的压力都承受不起……程宗扬苦笑起来,觉得“年少轻狂”这四个字,真是很讽刺,尽管……自己横看竖看都还不算老。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宗扬!我们约好打球的,你小子不会忘了吧?小心我穿越了,你再想找我打球,就找不到了!”

是段强,程宗扬从小的死党,一个富家公子哥儿,重度的小说动漫迷,对穿越类作品极度狂热。

从程宗扬认识他开始,段强就每天梦想着要穿越到另一个时空,开始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

还是九岁的时候,段强告诉他,“你知道吗?每年全世界至少有四万人没有任何原因地失踪。就好比两个人正在说话,突然之间其中一个就凭空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一点痕迹。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

程宗扬摇了摇头。

“他们是穿越了!到了另外一个时空!”段强得意地说:“我在书上看到过,在我们这个世界之外,还有许多平行世界,当其中一个世界与我们这个世界发生联系时,就会产生穿越现象。”

“是吗?”

“你听说过没有?有个人在路上走着,突然被一道紫色的闪电劈中,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古代!”

从那以后,每到下雨的时候,段强都坚持不打伞。

“还有一个人,乘电梯的时候,一打开电梯门,发现自己来到另外一个世界。然后他遇到一个老人,才知道自己到了魔法世界。”

那天段强坐了一整天电梯,坚持在每一层都要打开看看,看是不是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害得那家公司所有人都陪着他一层一层上下。假如他父亲不是公司的董事,保安早就把这个捣乱的孩子请出去了。

幸好段强只玩了一天,因为他第二天发现,学校也有一个穿越点。

“你发现没有?隔壁班的小胖不见了!”段强神秘兮兮地告诉他,“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他正在爬学校的窗户。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肯定是穿越了!”

于是段强每天都要爬那个窗户。作为他的死党,程宗扬也只好每天陪着他爬。直到他们听说小胖原来是转校才放弃。

挂断电话,程宗扬忽然发现,自己挺怀念这个老友的。也好,就打场球散散心吧。

※ ※ ※ ※ ※

赶到篮球馆,段强已经开始热身了。

“宗扬,看我的三分!”

段强跳起来一投,竟然是一个漂亮的空心入网。

“怎么样!”

“再投一个,如果还能中,我就请你吃饭!”

“投就投!”

段强拿起球,又是一记三分。结果力量不足,球还没碰到篮筐就掉了下去。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还是蒙的啊。”

“你蒙个让我看看。”

程宗扬换了球鞋,跳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然后拿起球,在三分线外一记远投,球碰在篮筐上,高高弹起。

“找到工作没有?”

段强和他无话不谈,知道他现在失业。

“没有。到处都在裁员。”

“失业有什么大不了的。”段强不在乎地说:“我到现在也没有工作,不也过得好好的。”

程宗扬一个三步上篮,投中两分,然后说:“大老板的少爷,你何时需要工作?等你有吃饭压力的时候再跟我说吧。”

段强耸了耸肩。他老爸的企业迟早要交给他,但看老爸的样子,至少还能干二十年,段强也就安心做个二世祖,对工作毫无兴趣。

“我新交了个女朋友,晚上一起吃饭吧。”

“不行。我下午的飞机。”

“飞机?去哪儿?”

“上海。有一个面试机会,我要去一趟。”

“不是吧?”段强怪叫了起来,“你走了我怎么办呢?”

程宗扬啼笑皆非。段强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如果面试顺利的话,以后两人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什么工作要跑那么远?”段强不满地说。

“大概是文字翻译的校对吧。”

“这种工作你也干啊?一点意思都没有,你大学时候念的书呢?都用不上吗?”

“我大学念的是英文,这已经算不上什么专业,毕业论文交的是古战史研究,那是个人兴趣,也用不在职场上啊!”

其实。程宗扬心里早有动摇,难道真要一辈子当个小职员吗?职位大小不是那么重要,但……这么早就确定平平凡凡过一辈子?把曾经有过的创业梦想与野心都放弃,向现实屈服,自己真的甘心吗?

段强泄忿似的把球砸向篮板,然后说:“不打了!休息一会儿。”

段强把一瓶水递给他,忽然说:“还记得吗?你小时候说,以后要当得分王。还骗我说,到时候封我当篮板王,把我也骗来跟你一起打球。”

程宗扬笑了起来。小时候他最喜欢打篮球,连哄带骗地把段强拉来一起打。但他的身高长到一米七八就没有再长,这个梦想也就破灭了。

那时候他还想过长大了要当科学家,因为老师说,最值得钦佩的是科学家;后来他想当航天员,因为在太空漫步的感觉实在太吸引人了;再往后他还想过要当历史学家、文学家、画家……就像任何一个普通的孩子那样,有过无数的梦想与憧憬。

不过段强的梦想就很纯粹了。他从小的梦想就是要穿越,看看另外一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为此他甚至参加过一期野外生存的训练营,但只待了三天就回来了。他说:“野外生存太无聊了。如果我穿越了,只要带一挺机枪就能攻克一座城市!”

程宗扬笑了起来,“又不是小孩子了,你还在想穿越?”

“那当然!这个世界生活太没意思了。”段强眼睛突然一亮,“宗扬!我跟你一起去上海!”

“你去那儿干什么?”

“那里是北纬三十度线!金字塔、空中花园、百慕大三角……全世界最神秘的事情都发生在那一带。而且我计算过,乘飞机穿越的机率比一般情况下高出一倍!”段强兴奋地说:“说不定我会在扬子江上穿越呢。”

看着好友殷切的眼神,程宗扬哑然失笑,“好吧,我们一起去。到时候我们一起穿越!”

段强拿起篮球,大声说:“看我的穿越之球!”

“噗”的一声,篮球穿网而过。段强举起手,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穿越成功!”

离开篮球馆,程宗扬才注意到外面停着一辆崭新的保时捷卡雷拉。那是段强新买的跑车,黄色的流线型车身宁静中充满无穷动力,程宗扬不晓得要工作多少年,不吃不喝,才买得起这样的跑车,但对段强而言,这不过是今年换的新车。

程宗扬坐到车上,叹了口气说:“开着这样的车,还整天想穿越。”

“哈哈,理想的生活总是在别处!”段强说:“我恨不得穿越回去当个孤儿,也不用整天闲得无聊。走了!”

“喂,你的机票还没订呢。”

“开玩笑,我的机票还用自己去订!”

三个小时之后,程宗扬与段强已经乘上飞往上海的航班。除了行李,段强还带了一个巨大的旅行袋,里面放着帐篷、睡袋、防虫剂、药品、太阳能充电器、随身工具,甚至还有书籍和潜水衣。

程宗扬觉得很可笑,“怎么带这么多东西?”

“这你就不知道了,这都是穿越时的必备物品。帐篷、睡袋用来野营,防虫剂、药品是防护的,充电器用来给照明设备蓄能。还有这些书,都是讲各种产品的基础制作方法。”

段强随手翻开一页,“水泥:将石灰和粘土按三比一的比例混合,加水至百分之四十,入窑烧干,磨碎即可。简单吧。白痴都能学会。”段强拍了拍旅行袋,“有它在手,穿越到哪儿我都不怕!”

“为什么你还带潜水衣呢?”

段强说:“万一穿越到水里呢?”

程宗扬笑着说:“你可真是个穿越迷。”

段强一边把旅行袋塞进头顶的行李舱,一边说:“难道你就不想穿越吗?”

程宗扬想了一会儿,“不。我不想穿越。”

如果穿越了,谁来偿还房屋贷款呢?

段强坐下来,唉声叹气地说:“难道你连一点梦想都没有,一辈子做个小职员就满足了吗?”

满足吗?那种一成不变,平凡到乏味的生活……程宗扬下意识地握紧拳头,然后岔开话题,“带这么多东西,你不嫌累啊。来,玩个机智问答,如果给你一次穿越的机会,只限你带三样东西,你会带什么?”

段强精神一振,“简单的我就带三样东西:一本《军工制造》,从炼钢到弹药我全都要造;一份历史年表,有了它,我就是半个神仙;再加一挺重机枪——有这三件宝贝在身,我是神挡杀神、佛挡灭佛!”

程宗扬笑了起来,“你以为带一本《军工制造》就能造出钢铁、弹药?没有工业基础,你连一颗子弹都造不出来。机枪更没用,子弹打完还不如烧火棍呢。再说历史年表——你如果穿越能改变历史,历史年表还有个屁用。如果不能改变历史,你还穿越干嘛?再说,万一穿越到与我们历史无关的异世界,你带历史课本去那边教神话吗?”

段强抓了抓脑袋,“那你穿越到过去要带什么?只限三件。”

程宗扬想了想,“第一件,我要带一套大百科全书,因为财富可能贬值,而知识不会;然后我要带一把瑞士军刀,功能越多越好;第三件,我会带一袋玻璃珠。”

“玻璃珠?”

“如果穿越到古代,没有比玻璃珠更方便更容易换钱的了。说不定拿一颗玻璃珠,我就能换一座庄园。”

“哈哈,如果你穿越到西方,玻璃珠就不值钱,还不如带一根金条。”

“那干脆让你穿越到恐龙时代,拿金条也没用。”

两人在开着玩笑,忽然机身微微一抖,像是遇到气流。接着扩音器里传来机长的声音:“前方有雷暴区域正在形成。各位乘客请系好安全带,不要离开自己的座位。”

透过机窗,能看到外面黑色的云层正疯狂地涌动着,云中不时闪过耀眼的电光,飞机受到乱流影响,所有灯光忽然熄灭,陷入一片黑暗,旅客们失声惊叫,空中小姐忙着安抚,场面一片混乱。

段强把脸贴在窗上,望着翻滚的云层,小声说:“使命创造命运啊……”他扭过头,“宗扬!你知道吗?也有日本学生在飞机上搞穿越的,那是一道雷电打中飞机,然后那个学生就穿越去三国了!”

程宗扬没好气地说:“雷电打中飞机,唯一会发生的事情就是坠机,去死国有路,三国你就别想了。”

正说着,一道强烈的紫色雷电闪过,仿佛一条飞旋的紫蛇透过机窗,朝程宗扬黑色的眼眸射来,程宗扬急忙扭头,正看到段强惊讶的目光,接着那道电光像细针一样刺在他右侧的太阳穴上,发出“嘶”的一声轻响。

飞机终于避开那片雷雨云,安全驶入既定航道,电力恢复,所有灯光重新亮了起来,所有的乘客都松了口气。

“咦?这边的两个年轻人呢?”

有人忽然发现,靠窗的两个座位空荡荡的,上面那两个年轻人就像凭空消失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 ※ ※ ※ ※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