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续书二 第二十七卷 第九章

我不再挥刀,战局却起了变化,灰衣人对我嘿嘿笑两声:“不错!”似乎在称赞我的刀法,没有掩饰的声音却叫我喃喃道出了他的名字:“孙二。”灰衣人微微点头,转身向侧壁的一个大洞跃去。

一把大刀挡住了他,蓝衣人竟舍了自己的对手不叫孙二出去。

“干娘。”虽然容貌算不上上乘,但齐腰的夹袄,乌黑的燕尾髻都叫她回到了当年的少女时代,行云流水的剑姿一直都不曾老去。

蓝衣人放掉了六娘,马上就叫凶险无比,而与蓝衣人对招的孙二见状,却没有趁势抽身,反倒回剑逼退六娘。

“师父……”不知道怎么的我见到六娘的剑舞就不自觉的吐出这两个字,相斗的三人听到我无意识的这句话,却都身形一顿,六娘猛的把剑一挥,在空气里发出刺耳的长音,却转身飞速来到我身侧,端详我怀里的魏柔。

“阿柔她……”我的话说到一半出不了口,盯着那根贯穿胸室的羽箭,我怎么也按不下猛烈激荡的心。六娘轻轻的把魏柔反过来,一言不发。

“唉。”蓝衣人一声长叹,对我来说却将他的身份确认无疑,果然是大江盟齐放,果然他也是魔门中人,果然……

手中的钢刀发出高亢的啸声,这把劣质的武器能饮到江湖第五高手的血,也由不得要发出兴奋的呜鸣。

“不是老二!”孙二一边挡在我前进的脚步前一边道,“老二只想把你们逼退。”

六娘的目光也剑一般的射来,齐放仍是一声长叹,道:“师兄别在追了,事已至此,我自会有交代。”

魏柔的呼吸若有若无,六娘刚输了一道内力给她,听齐放这样说,看看侧壁上的大洞,目光里的凌厉却不减丝毫。

孙二道:“只不过……那人也太毒了……”话语里满是无奈,胡同里脚步声渐渐多起来,孙二继续说道:“动儿做了教主,既然这样,李师弟的事就由动儿主张,至于剑……就物归原主,神教教主。”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六娘一直在给魏柔输内力,目光一时凌厉一时温柔,但此地不可久留,她跃出窗外,眨眼却又回来,手中提了一个人。

“我也不想耽搁。”她把手中的人一扬,我才看清正是昏迷不醒的李思,半边肩膀全是鲜血,“既然如此……”她说到这停下,把李思随手扔出去,却又在离手瞬间一掌打在他胸口,在地面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花。

齐放带着李思和孙二在京卫进来前躲藏起来,我却一面安抚满面泪水的希钰一面心烦意乱的应付问话的士兵。

六娘抱着魏柔,我护着希钰离开沈篱子胡同,一路上除了希钰的一两声啜泣就再听不见一点声音,到了隐庐六娘也随我一起进屋,希钰在送上两杯暖酒后依偎在我身侧,我轻声安慰的话没说几句,她就含着泪摇摇头:“跟着相公贱妾没有什么害怕的,只是柔妹妹……”她的泪便不听使唤的直往下掉。

见了一位陌生的少女抱着魏柔,希钰虽不认得她就是六娘,但仍明白我们有重要的事要做,把酒壶放在热水里烫好,她就不再打扰我们。

六娘一直在查看魏柔的伤势,许久才叹了口气,缓缓迈步,我只能跟在她身后。

六娘径直走打开了隐庐的第二间密室,这间密室虽然不如囚禁易湄儿的密室刻意装饰过,但在我点燃六盏玻璃罩子灯后,在如同白昼的明亮下依旧可见此处的精致。

“动儿你等等。”六娘把魏柔放在床上开口说道,就离开了密室。我坐在床头看魏柔苍白的脸,她的呼吸总算平稳下来,我略微试探,一缕细微的内力在她体内游走,只是昏迷不醒。

我是个半吊子,这是应当立即请最好的大夫来,但不清楚六娘的想法,我也不敢轻举妄动。

从我见到的我推测出至少有两个人使用的九天御神箭,其中就有齐放,从孙不二的话来看,射中魏柔的箭是另一个已经脱离的人放出的,而且齐放阻止了孙不二的追击。

可六娘怎么会出现在那?还有其他的事,短时间内我不能理顺他们,我一边仔细听着魏柔的呼吸声一变忐忑不安的望着密室的小门,六娘开门的背影尚映在我心里没有散去。

两件至关重要的事叫我练就的泰山崩于面不改色的心七上八下,但我知道忧虑焦急于事无补,我只能拼命叫自己冷静。

“我不会看着她从眼边溜走!”驱散不良情绪,这个声音在心里回荡,我极快的思考今晚的事,暂不管齐放与孙不二的来历去向,只从六娘刚刚对魏柔疼爱的眼神,在沉默中蕴含的感情,我知道她的身份不再是秘密,尽管这个秘密只是我俩表面上伪装出的。

现在就连这一层我们小心翼翼维持的伪装也到了不得不卸去的时候,我依旧爱她,可她是否能像往日爱我,不管这爱里面是什么,在转换了身份与立场,她是否还能爱我。

只用了片刻,六娘就又回到密室,衣襟没有变化,只是那张我只在茶话会上见过的脸使我情不自禁的抽了口凉气。

本想用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慢慢揭开这个迷,但事情就是这么突然,我想开口,却发现不知道她的称呼。

是那个高高在上冰肌玉骨的隐湖主人鹿灵犀,还是朝夕相处如师如友的干娘。我只在喉咙噎了几息:“鹿姑娘,你终于来了。”

“鹿姑娘……”变成了鹿灵犀的六娘在听到这个称呼后一愣,很快无声笑起来,“是吗?我的确要来找你,现在却是为了我托付给你的人,把一切都给你,你也决定爱她一生一世的人!”鹿灵犀说道后面,眼睛里闪现出动人的亮光,那责问的意思更像是对我心里的敲打。

即便她把责问的意思降到了最低,我还是惭愧的低下了眼。是啊,当魏柔抛开所有投进我的怀抱的时候,我就决心用我的所有来呵护这个可爱的少女,可是,她现在竟因为我而奄奄一息……

一起话头就说到沉重的事,在看到我愣愣的没有一句应对时,鹿灵犀的手却抚在了我头上,这一刻她仿佛又变回了玉角楼里六娘:“都是凑巧,你么不应该去沈篱子胡同赏灯,我也不应该约在那里。”

“无需自责,无论你和柔儿哪一个受到损伤,对方的心里都一定不会好受。”鹿灵犀竟说出安慰我的话,“当务之急,还是去看看柔儿。”

与我贴身而坐,依稀闻到鹿灵犀身上的清香,原本应该轻松一点的心因为魏柔的伤势变得焦急。虽然医术非我所精,但我也能看出魏柔暂时性命无虞,身体却受到了十分大的损伤。

血已经被止住,贯穿胸室的羽箭被六娘在马车上拔出,那血淋淋的画面现在还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只是一般箭头,也没有淬毒。”鹿灵犀把那只羽箭递给我。

的确只是一般的箭,使用的刀也是随处可见,可我根本不再需要从这方面下手,因为凶手很明了,就是齐放以及逃走的那个人。

不过就在我心慌意乱应付询问时,六娘熟悉的眼神却叫我没有说出真凶,魏柔的伤势也不等我细细说明,匆匆回到隐庐,才仔细思考这些事的我不仅怒火满膛,疑惑也不由得生出。

“江湖事,自由江湖规矩解决最好。我的心和动儿的心一样痛,可是不能被愤怒冲昏了头。”鹿灵犀的用的是我陌生的声音,但语气却是那样熟悉,我下意识的就以为她是六娘,辩解的话不禁弱了几分:“我不管什么规矩,伤了我的家人,我就要他死无葬身之地!”这算不上反驳,只是我表明心迹的话罢了。

鹿灵犀叹了一口气,没有应对我的话,但我同样在她眼中发现了一丝恨意,她低头把魏柔脱下来的衣襟卷好,专注心神的再仔细检查了一遍,把伤口包扎好,在给魏柔喂了几粒丸药,才对我柔声说道:“柔儿暂时没有事,我们先出去。”

一个时辰前我还觉得美好万分的月色现在却叫我觉得清冷寂寞,特别是我亲近无比的人现在成了有些难以抓摸的另一个人。

“我刚刚也想了很多。”鹿灵犀变回了原来的身份,说话的习惯和语气虽然大多还和六娘一般,但毕竟添了些不同,“动儿你会明白我所作所为吗?”

“我……”鹿灵犀的问话我无法回答,在我心里除了我的家人,我爱的人,其余的什么我一概不在意,我所做的事也都是为了保护他们,让他们在这个混乱的江湖里更安全更幸福。可要换做鹿灵犀的立场,我不能肯定她眼中的我,以及她眼中我和六娘的情愫。

但我没有犹豫,“我不熟悉鹿掌门,但我把我的干娘当作家人,我也讨厌隐湖加给人的东西,为阿柔能卸下重担到我身边高兴,得到她的爱是人生的幸福,我的每一个家人都是我生命最重要的部分。”

鹿灵犀听到魏柔,不免再叹一口气:“柔儿的伤……恐怕会很麻烦。”

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避开我的话,可她说的的确也是我一直担心的,“动儿你接触心剑如一的时间太短,不能全明白其中的秘密,就连柔儿也未必能完全弄懂。”

“羽箭上贯注的力道被刀削弱了一部分,但心剑如一凝聚的内力却被它射乱,心脉更是直接遭到重创……”鹿灵犀即使不说我也知道,假使被箭射中的是我,即便我能康复,恐怕也要养半年的伤,而且武功肯定要大打折扣。

心剑如一的秘法我也从魏柔那知道了不少,但肯定不能和鹿灵犀相比,而且听鹿灵犀刚刚的话,还有其他的意思在里面。

“她的伤……还是等过几日我们一起确定再说吧。”鹿灵犀突然停了话,我心里却猛地一沉,这就是说魏柔的伤很重,而她不想妄下结论吗?

箭幸运的没有射中心脏,伤虽重,并不是不能康复,我担心的正是留下的暗伤,箭上的暗劲震断筋脉,不死也会去半条命。所幸魏柔是已是我的妻子,并不在要为隐湖所累。

但一想到这里,我又不免自责,对齐放的恨也再次爆发,但我没有再说什么,反而是六娘的态度叫我不明白。

“这一次,也许真的是我错了。”鹿灵犀叹道,这时我和她已经走出了胡同口,周围的行人也多起来,她突然转过头目光炯炯,“动儿,我们去京中的秦楼看看。”

在摘星楼最高的房室里,鹿灵犀坐在我对面,当她为我沏上一杯京城并不多见的吓煞人香,自己也轻轻品一口,一脸微笑的望着我时,我仿佛回到了玉角楼里,熟悉的气息告诉我一切都还和原先一样,我也就明白了刚刚她请人准备这些事物的意味。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叫人不易察觉的悄然变化,它总有被觉察的一天,我不允许自己犯下错误,遗恨终生,茶香入口时我也把满口清香融进记忆。

当鹿灵犀换上这熟悉的笑容,我很容易就在笑容里找到了忧色,还有些许的低落,从遇到少女打扮的她到现在,我和她的交流时时出现沉默,这是身份转变造成的?还是有更多的缘由。

“我是在担心柔儿的伤。”同样熟悉我的她也发觉了我的疑惑,解释了一句,却起身立在窗边继续了沉默。

“阿柔的伤。”六娘的睿智一直以来几乎叫我忽视了她会有烦恼,知道在镇江她的临阵脱逃我在渐渐想起不论怎么样的智慧,也终究不能埋没她女人的天性,而作为鹿灵犀的身份,我更是从来不能设想她的角度。

现在想起来,魏柔的伤不仅仅是另我心痛,鹿灵犀的心里也一定遭受了和我一样的打击,兴许魏柔正是她的希望所在,所以在对敌齐放时我就感到了她手中剑的凌厉。

换上少女妆扮的鹿灵犀没有茶话会上的神圣与高高在上,而六娘的气息也仍留在她身上,特别是推开的窗户送进一股寒风,她秀丽的几缕长发随风飘扬时,我的心里升起的那种亲切,还有针扎一样的疼痛。

毕竟你我身上都背负了太多。我叹道,走近鹿灵犀正好看到了窗外的一轮明月,静静的皎白的,就如我身边的女子一般。

师父的苍老的面容再次出现在我眼前,从第一次遇见师傅老人家到我甫入江湖,再到江湖执法者,最后魏柔的血染在我怀里,她暖暖的那声“相公”,鹿灵犀飘逸的剑舞……就在瞬间全部闪现,望着明月的我被冷风轻轻吹拂,侧过脸却发现原来鹿灵犀也和我一样,眼睛里早蒙上了一层雾。

见我侧过了身,一道晶莹的泪痕突然出现在她脸上。

难道人生必定会有所遗憾,当年风流倜傥的师傅在花丛中如鱼得水,五位师娘对他也是情深意重,本来潇洒快活一生的他偏偏遇上鹿灵犀。而我在人生得意时却不得不肩负皇命在我没有追求的江湖里小心翼翼,差点叫自己至爱的人丧命,更是要忍受令人窒息的煎熬,在苦难的深渊边与家人一般的鹿灵犀徘徊。

所有一切在我眼前浮现,从我遇上师父的那一刻,我就注定要面对她,而鹿灵犀呢,是否在成为隐湖弟子时就注定要面对师父,就注定会面对如此的我和她自己。

命运是冰冷无情的,就像冰冷的刀剑不会看懂人的泪水。可我拿起刀剑并不是为了令人敬畏的鲜血,那一道泪痕悬在下巴晶莹的泪珠几乎叫我放弃了所有,就连对两人关系的恐慌,对失去的可能的恐惧都瞬间无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