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续书一 第二十六卷 第三章

嘉靖也出乎我意料的并没有立刻召我进宫,只是派人来说什么知道我“忧心国事,但知我舟车劳顿,先休息几天再说”。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难道情况有什么变化?

皇上召我回京城的事并不是秘密,朝中能参与机密的几个重臣都知道,当然包括我的顶头上司赵鉴。为了安全其间我不能立刻化身李佟去见我十分思念的宁馨儿她们。和蒋迟他们分手后,我让马车直接送我进了隐庐。

不过话说回来,我躲在车里一个月,不是看书,就是左右算计着以后要办的事,的确有点身心疲惫。这几天的休息我到是真的十分需要。

回到京城的第二天,我就按捺不住,出门去拜访我的姑父桂鄂,想向他探听一下目前朝中的动静。姑父一家见到我当然十分的亲热,招呼我好好的吃了一顿饭。在饭桌上,姑母王氏不住的向我嘘寒问暖,真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让我非常感动。

饭后桂鄂和我到了书房,泡了壶“吓煞人香”慢慢和我聊了起来。

“别情,你第一次接替白澜代朝廷管理江湖,事情办的怎么样?”

“姑父,事情办的很顺利,累你操心了。”我端起茶杯小啜了一口放下后,接着说:“皇上派蒋迟在我身边,意思非常明显。我说白了只是个临时救火的,等到蒋迟熟悉了江湖,我就要退了,给我的时间也就两三年吧。我原先也是想通过三年后的下次大试,走科举正途入仕林。现在我的想法变了,我只想好好的利用现在的身份,将我要办的事办好,然后能够安安份份的在家陪陪我的妻子,逗逗我的孩子。我陪他们的时间太少了,也不想一直让她们整天为我提心吊胆的。”

“虽然男人应该有远大的抱负,应该为天下百姓出力,但是一入仕林也常常就像你们江湖人说的那样会‘身不由己’,很容易就身心疲惫。所以我不会劝你,反正你也不是想在仕林中求什么黄金屋、颜如玉。”桂鄂笑着说。

“姑父,最近朝中有什么动静啊?”

“还不是为了皇上修道的事。”桂鄂说。

“我不是听说张妃有喜了吗?这不就证明了邵元节真能化腐朽为神奇吗?”

“不错,现在没人会说邵元节没本事,因为说了也没用。虽然现在张妃其实已经流产了,但已经能够说明邵元节那套可行了。”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皇上为求子修道,没人会说,但如果太过于热心,不理会朝政了,大臣们能不非议吗?”桂鄂说“哪怕是好事,一个人沉迷了,都会变成坏事了。先皇的前车可鉴啊!”

我大概知道正德帝时的一些情况。当时有一个色目人叫于永的,善房中秘术,武宗把他召入豹房,谈的十分投机。于永见武宗好色,就说回女体型好、美艳、灵巧,比中原女子强多了,勾起了武宗的淫欲。当时有个叫吕佐的都督也是色目人,于永矫旨索取吕佐家善西域舞蹈的12名回女献给武宗,武宗十分高兴,歌舞连昼夜。后来他又看中了于永的女儿,于永不愿送女儿入宫,而把邻居白回子的女儿代替送进了宫,知道犯了欺君之罪,整天担心害怕,最后装疯跑了。

后来武宗平时不是念经就是昼夜淫乐,荒废了朝政,以致国家动荡,民不聊生。

这到是个麻烦,倒要好好的想想。

告别桂鄂后就我就直接回隐庐休息了,在床上为嘉靖的事想了一个多时辰,才慢慢睡了。

我没有去师兄和唐佐处,只是闭门看书,想找一些好的春药秘方。我发现孙思邈的《千金翼方》中的“五石更生散”好象不错,其主要成分为“紫石英、白石英、赤石脂、钟乳、石榴矿”等五石。我知道“钟乳石、石英、石脂”都有“益精益气,补不足,令人有子,久服轻身延年”的功效。我写了封信给唐三藏,除了要他帮我收集这些东西外,我还希望他能够研制出更好的药来,当然我也没忘记再次祝贺他新婚之喜。

过了七天了,还不见嘉靖有召我的意思,我出了门在大街上闲逛了一会,转进一条幽深的小巷。我运功将四周探察了一番,确定没人后拿出雨儿亲自做的面具带上,拦了一辆马车,往“江南居”驶去。

我绕过所有人,独自一人进入了白秀的房间,躺在香塌上闭目养神。

“你是?”白秀进来看到有个陌生人躺在自己的床上,很惊讶。艺高人胆大的她,小心的戒备着。

“阿秀,我回来了。”

“啊!爷,你可想死奴了,怎么到现在才来啊?”人已经像小鸟归槽一样飞上了我的身子,死劲的贴在我的胸口,幽怨、激动的说。

“阿秀,爷也想你,这不是来了吗?我连得意居都没回呢。”我边说,边在丰满的胴体上上下其手。

“爷,我要,给我!”

我忍不住翻过身来将白秀压在牙床上,一双魔手四处肆虐着。一个多月没碰女人的我真是久旱逢甘露,在她身上狂猛的发泄着一身的邪火,白秀也饥渴的疯狂逢迎着我。

“爷,够了,饶了奴吧。”已经泻了五次的她,终于忍不住讨饶了。

一场激烈的盘肠大战终于让我的身心真正彻底的放松下来。

“你这个小浪蹄子,从没见你这么疯过,这次过瘾了吧?”我邪邪的笑着说,双手还在玩弄着饱满尖挺的一双玉乳。白秀静静的偎在我怀里,娇羞的白了我一眼。

“阿秀,上次我交代你的事你办了吗?”

“爷,你放心,我办了,已经初见成效了。现在已经开始有客人在这里宴客了。”

“好,继续坚持下去,不久我们就会有好的收获了。我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办一下。”

“什么事啊?爷。”

“你帮我留意一下精通房中术的丹士。”

“爷,你都这么厉害了,还要学那些干什么?”白秀疑惑的问我。

“别瞎想,爷不是自己要用那些药,我是觉得如果能找到安全有效快速的春药,能够更好的留住我们的客人,如果可以还能献给皇上,那将会给我们带来莫大的好处。”

“哦,爷,这个简单,你还真的找对了人呢。奴幼时与家人失散,在黄冈被一个叫陶晟的农户所收留,没多久我就被师傅发现收为门下,艺成后也回去看过他老人家。他的儿子陶仲文在我走后曾受符水诀于罗田万玉山,现在在黄梅县当师爷,他就懂炼那种东西。要不我请他来试试?”

“真的吗?好你快点办,阿秀你可真是我的福星。”我大喜道,“来让爷再好好稀罕稀罕你。”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