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五卷 第十二章

谭家的落败意味着候补战五个胜利者在排位战中全军覆没,也意味着我初选的十大名单大获成功,蒋迟自然兴高采烈,新十大们也在弹冠相庆。

不过,茶话会并没有结束,排位战还在继续。

百花帮注定要给今届茶话会留下一段传奇。面对不甘心居于十大榜尾的漕帮,易湄儿竟然大胆地将郭奕推上了第一台,虽然郭奕不出所料地输掉了比武,可获得了宝贵的锻炼机会;而第二台孙无言则干净利落地拿下了彭光,彭光为了掩饰自己的出身来历不敢使出全力,失败在所难免,但就算他全力施为,也难逃一败;第三、四台的严子路和百花帮新人乐芙相继与对手战和,而眼下台上将对方完全压制住的粉衣少女则是百花帮的另一位新人,乐芙的亲妹妹乐蓉。

目光虽然还在追随者擂台上那两个交错晃动的人影,可我的心却早已飞回了苏州。

盼归?

当我看到邱福手中那熟悉的信袋和信袋上那朵淡粉色合欢花,心脏不由得猛然剧烈跳动起来,巨大的喜悦霎时涌入四肢百骸,竟让我微微有些眩晕。六娘她回苏州了,回苏州了!我心底禁不住地吶喊起来。

可喜悦仅仅维持了数息,强烈的疑惑便无法遏止地涌上心头。六娘此番回苏,是彻底堕入红尘俗世,还是在人间最后一翩跹?

我紧紧盯着用密语写就的「盼归」两个字,似乎想从那漂亮的小楷看出六娘的心事,可两字横平竖直,笔势舒展,一片平和润雅之相,与字意大相径庭,让我无从证实,六娘写这封两字书的时候究竟是怎样一副心情。

不管她了!我很快下定了决心,这些天,我受够了内心的煎熬,我知道我离不开六娘,这就足够了!她不是回苏州了吗?那么,纵然她想归去,我也要扯去她身上的霓裳羽衣,吹散她脚下的五彩云朵,让她乖乖地留在我的身边,至于将来,是继续做我的干娘,还是换上一个身份,一切都听天由命吧!

彷佛是对我的决定的鼓励,台下欢呼声骤起,再看台上,乐蓉已经胜了。

主将稳坐钓鱼台,仅仅靠门下弟子便击退正在势头上的漕帮的全力进攻,这一战足以奠定百花帮的江湖地位。可易湄儿却又做出了惊人之举,越级挑战离别山庄!

老岳父萧别离含笑应战。

说来,江湖十大高手最近一次在茶话会上出手还是六年前的事情,萧别离此番登台,迎接他的是全场如潮般的掌声,叫好声更是不绝于耳。能亲眼目睹十大高手的绝世风采,几乎是每个江湖人心中的梦想,就算是敌对的同盟会,也由衷地发出了欢迎的喝彩。

心思重新回到茶话会的我也不禁感谢起易湄儿来,有这一战,今届的茶话会便堪称完美了。

十大高手自非浪得虚名,每个人都有惊人绝技,果然,谈笑之间,易湄儿已败,可轻松获胜的老泰山眉目之间反倒隐隐有些忧色,显然是在比武中发现了什么。

接下来的四台比武,百花帮先忧后喜。离别山庄总管韩元济轻松击败了郭奕后,护法艾不同却遭到了孙无言的顽强阻击,这位天才少女再一次展露了她绝佳的武学天分,在内力差距极其明显的情况下,依靠招式的巧妙变化,生生把比武拖到了第十五回合结束,不仅为百花帮赢得了关键的一场和局,更惹来观礼台上众多高手名宿的极大关注。空闻大师说此女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而慕容千秋虽然赞不绝口,可眼中偶然闪过的精光却将他欲扼杀这位天才少女于摇篮之中的心思暴露无遗。

由于将萧光、郭太平等一干精锐的年轻弟子拨给了我,离别山庄的四、五台已无得力人选,很快败下阵来。同为两胜一平两负,百花帮竟奇迹般地与连续十二届名列第七的铁杆老十大离别山庄战成了平手,只因第一台失利而被判告负,位次超越恒山派而名列第八。

众门派各怀心事,却都纷纷上前祝贺,清风之喜发自内心自不奇怪,就连排名刚刚下降了一位的恒山派练青霓的笑容也极其真诚,想来练家早有计划,要全力支持百花帮打出地位闯出名声。细想,这也毫不奇怪,毕竟武当恒山都是方外之派,甚少公开插手江湖事务,这百年来形成的传统不是练家兄妹轻易能够打破的,即便能打破,引发的江湖反弹恐怕练家也无法承受,将百花帮推上前台就在情理之中了。

这一战的结束事实上宣告了排位战的结束,虽然,此后由悟性、宫难领衔,少林武当的年轻弟子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比武,但大家都明白,那只不过是一场表演而已。

随着十大门派的最后一位代表──隐湖辛垂杨讲解完一式剑法之后,历时八天的第十三届武林茶话会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圆满落幕。第一次有了固定的场所,第一次参与的门派超过三百个,第一次聚齐了江湖十大高手,第一次引入了奖励机制,第一次与商家全面合作,成为有史以来最赚钱的茶话会,这诸多的第一次,足以让今届茶话会名垂武林青史,而身为主办人的我也得以顺利渡过接掌江湖的头道难关。

然而,此刻我的心却早已不在茶话会上了。傍晚接到嘉靖密旨,敦促我一俟茶话会结束便速速进京,不得耽搁。我虽不虞张妃那边泄漏了什么秘密,但心中难免有一丝不安,更让我心烦意乱的是,我本打算回苏州几日解决六娘一事,可现在看来,嘉靖显然没给我那么多时间。

「三天。」蒋迟很义气地道:「三天后正午,我在镇江南门等你。这两天我病了,要在应天休养。不过,回京之后,别情你可要在皇上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让我能随你一道回江南来。」

留下高光祖善后,同要回隐湖与蔺无颜正式交接的魏柔依依惜别,我离开了应天,星夜兼程,赶往苏州。老马车行途中九次更换马车,几乎创下了来往两地的最快用时,结果次日傍晚,我便到了苏州。

我戴上人皮面具混进秦楼,直到六娘住的玉角楼,才摘下面具。六娘的贴身丫鬟明珠骤一见我,惊喜异常,殷勤上来伺候。而我问明六娘仍在秦楼,人正在前院视察生意,心头亦是大定。嘱咐明珠莫要声张,让她偷偷去找六娘,自己则钻进浴室梳洗起来。

洗盥完毕,却见明珠一个人独自回来,一脸的纳闷,说遍寻六娘不见,偏偏门卫又说没见到她出门,也不知去了哪里。我略一思索,心下便已了然,告诉明珠要上楼歇息一会儿,让她好生看好房门,不许外人打扰。

快步上了二楼,进了六娘的闺房。这里一如往昔的洁净典雅,梳妆台上依旧放着几样胭脂水粉,看式样仍是京城同心堂的货品;镜前依旧摆着一只青瓷花瓶,几束腊梅含苞待放;窗前的短几上依旧放着几本书,打开的那一本正是《牡丹亭》;只是碧纱橱里的那床素色大被的被头不知什么时候绣上了牡丹鸳鸯,看着陡然多了几分喜气。

我注视着那对戏水鸳鸯足足一袋烟的功夫,才转身来到了衣柜前,打开暗门,从香囊中拿出一粒夜明珠,随后钻进了密道里。

密道收拾得很干净,空气里还残留着一丝胭脂香气。沿着密道南行,很快就到了分叉口,我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选择了爱晚楼的方向继续前行。

空气里的胭脂香气骤然浓了起来,而从黝黑的密道尽头也隐隐传来声响,细细听来,竟像是一缕细若箫管的呻吟,随着我愈行愈近,那呻吟渐渐清晰,听着竟是那么熟悉!

═══════════════════════════════════════

下期预告

王动和六娘终要直面李逍遥留下的遗命,王动能否突破禁忌,如愿以偿?

奉旨进京,王动临行前设下计谋,潜伏的练家渐渐被逼得浮出水面,二桃杀三士之计初见成效。

练家有所察觉,频频在官场上打击王动,李佟分身堪忧。

王动则借协助嘉靖双修之机获得嘉靖信赖,再与蒋迟连手,开始着手铲除支持练家的刑部尚书赵鉴一党。

编者注:

此书已停止更新很长时间,网上流传的第二十六卷,实为他人代续。合集里就不收录了。原汁原味的江山就到此为止。结局遥遥无期·········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