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二卷 第三章

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天边,客栈点起了牛油灯,摇曳的灯光给屋子里的一切都涂上了一层暧昧的颜色。

投宿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兼做饭堂的客栈大厅也几乎座无虚席,南北客商、往来学子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饮酒作乐,柳莺们也开始挨桌招揽生意了。

离开宁波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的我和萧潇着实都有些倦了,可宗亮李思这两个彼此之间充满了敌意的家伙此时却难得的默契起来,两人的话题天南海北,层出不穷,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

李思把我牵制住的目的自然相当明确——我的行程要尽快报告给齐放和同盟会,以便采取应对之策。

随着预计中的茶话会的开幕日期越来越近,我在谈判桌上回旋的余地自然也就越来越小,齐放可以利用我急于与大江盟达成和解的念头,来为其争取更大的利益。能多拖我一天,大江盟可能得到的利益或许就多一分。

可宗亮为什么也不急着离开了呢?看他当初行色匆匆的样子,实在不该像现在这般悠闲啊!

「……真正顶好的原汁原味的白鱼白虾是湖州府三景园的三白汤,和苏州松鹤楼的炒三鲜、杭州楼外楼的脆三生并称江南三大鲜。这里的三白汤,味道可差了许多,季节也不对了。」李思尝了尝老板刚端上来的鱼汤,随口评论道。

金创本来忌发物,可李思此刻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因为店家拿手的菜几乎已经吃了三分之一,就连桌上的碗碟都已经换过好几回,不吃鱼虾,就实在没有别的可吃了。

「三景园的三白汤我又不是没喝过,那算什么原汁原味!真正的原汁原味,是刚刚从太湖里捞出来的还在活蹦乱跳的虾子,生生地咬上一口,呵,那才叫美味呢!若是再佐以倭国的芥辣,当真妙不可言!」宗亮立刻反驳道,而这一个多时辰里,两人就是这样争论不休。

三白汤里的白鱼白虾都是太湖著名的特产,宗亮卧底十二连环坞的时候,大概顿顿饭都少不了它们,不过李思见识之广则颇出乎我的意料。

我经历之杂,涉足之丰,是绝大多数同龄人所无法比拟的,很多像我这么大的年轻人,足迹甚至不出方圆十里。

可李思显然是个例外,他去过的地方,可能比我还多,因为当他评论起某地风俗的时候,都是言之凿凿,绝非信口开河,显然是亲眼所见的缘故。

可他既然足迹遍及江东,为何干娘的情报网却没有多少他的消息?

自李思横空出世以后,干娘就开始安排人手搜集他的情报。李思人物卓尔不凡,无论在哪里都是令人注目的对象,故而他现身大江盟之后的行踪,干娘掌握了十之七八,不过,他之前的消息,却根本没有一星半点,彷佛是凭空蹦出了这么一个出色的人物。

「老宗,你这吃法,鲜则鲜矣,可和上古时代的先民有什么两样?」我驳了宗亮一句,转头问李思道:「湖州三景园我是闻名已久,可惜一直无缘前去一饱口福,不知除了这三白汤之外,这三景园还有哪些拿手好菜?」

「多了!」女儿红后劲十足,我和宗亮又颇有默契地要灌醉李思,饶是他内功精湛,两斤多女儿红下肚,话也就多了起来:「鲜莼烩银鱼、芙蓉银鱼、香芹白虾干、两吃昂刺鱼、汤泡太湖黄蚬……」一口气说了不下四五十种。

随后又说起「鲜莼烩银鱼」两宝相聚,滋味如何了得,色彩如何夺目;太湖黄蚬如何其貌不扬,但其味道却又如何鲜美,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这么多!」我嘴上感慨,心里却蓦地一动——要把三景园这些拿手菜的好处一一道来,李思大概是每道菜都亲自品尝过,就算一顿饭吃上七八种,也要连吃三天。

何况,许多菜品的用料有着严格的季节要求,就像太湖白鱼是梅后十五日为佳,而湖蟹则是中秋前后最为肥美,两者上市的时间足足相差百日,我不用细算就知道,李思究竟需要在湖州待多久,才能把三景园吃得如此烂熟。

原来这厮的老家竟是湖州!我突然想起了湖州的另一豪门练家,想起了练家盛产俊男美女,心头不由得一阵发冷,如果李思是练家子弟,那岂不是说练家和隐湖关系非同小可,甚至有可能已经结成了战略同盟?

怪不得我一见到这厮就烦他要命!

目光不经意地掠过宗亮,宗亮似乎没有留意到李思无疑中透露出来的信息,他的心思至少有一半落在了才回到客栈不久的赵清扬身上,和赵在一起的十几个江湖汉子里,赫然就有被宗亮呵斥的那个同盟会小头目,他一边低声和赵说话,一边指指点点着宗亮和我,显然是在向赵汇报之前发生的事情。

「老宗,你紧张什么!」李思终于发现了宗亮的异常,顺着宗亮的目光望过去,发现了赵清扬等人:「莫非你和赵门主结下了什么梁子?」

宗亮没言语,只是瞪了向这边射来探寻目光的赵清扬一眼,随即一盏刚烫好的女儿红又转眼就下了肚,他眼角到耳垂的那道疤痕也因为酒气上涌的缘故而凸了起来,让他那张胖脸多了三分凶恶。

李思似醉非醉的话语又让我窥视到了他思想一斑,一向行事低调的赵清扬惹上宗亮的可能性小之又小,如果赵有什么地方能让宗亮寝食不安的话,只能说他背后庞大的同盟会实力使眼下失去了靠山的宗亮心有所忌,而大江盟和铁剑门的短暂合作显然已成了历史云烟。

不过,丁聪想来绝不会傻到重蹈逼反宋廷之的覆辙,我暗忖道,就算宗亮、练达等人不宜多在江湖行走,铁剑门暂时失去了钳制我的作用,也没有必要非置他们于死地。

退一万步说,丁聪一旦下决心铲除他们,有宋廷之前车之鉴,以大江盟的霹雳手段,宗亮早该横尸街头了,绝不敢这般大摇大摆地在嘉兴露面,毕竟这里还是浙江地界。

此番宗亮离开宁波,八成是他自身的原因,而铁剑门的风流云散或许只是他的托词或者错觉。

当然,另外两成可能就是宗亮过人的嗅觉察觉到了什么不妥,故而先发制人,脱离了丁聪的控制。

「赵门主能否过来一叙?在下苏州王动。」我让小二去请赵清扬,见他有点犹豫,我又高声邀请。宗亮脸色微有不豫,却没开口反对。

听到我报出姓名,那些呼三喝四的江湖汉子一下子都闭上了嘴,大厅里顿时安静了许多。

那些南北行商一时摸不着头绪,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我的来历来,其中就有苏州的商贩,说这是本府推官王大人,据说马上就要升任本府通判了,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赵清扬闻言也是一脸诧异,忙起身赶了过来,刚想施礼,却被我拦住了:「随意就好,否则,李兄、老宗要拘谨了。」又道:「在下十天前在龙潭镇巧遇令高徒姚鼐之,也见到了贵门新加盟的杨千里,贵门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让人好生兴奋。」

我随即端起酒杯,敬道:「这都是赵门主领导有方啊!」

赵清扬连说不敢,人却下意识地瞥了李思一眼,脸色微微有些尴尬,毕竟同盟会的主力大江盟眼下和我在茶话会问题上有着相当大的分歧。不过,那日龙潭镇上人多嘴杂,想瞒下这次会面肯定是行不通的。

「哼,赵门主野心大得很,人家可是惦记着十大的名头呢!」

旁边突然传来阴阳怪气的讥讽,在座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朝发声之处望去。却见一对中年夫妇从楼梯走下,那妇人斜着眼睛正冷冷注视着我们,她身边,老实巴交的丈夫一脸不知所措,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这夫妻俩并不陌生,正是在齐萝婚礼上打过交道的「四方刀」杜真夫妇。

杜真想必是认出了李思和宗亮,脸色颇有些紧张,一面连说「得罪」,一面去扯妻子的衣袖。

那妇人不耐烦地一挥胳膊,瞪了他一眼,大声道:「什么得罪?!咱们得罪谁啦?我说错了吗?他奇门若不是惦记着十大,干嘛眼巴巴地派宋清波大老远地去泉州请人家,而且去了还不止一次呢!」

杜真越发尴尬,倒是赵清扬此刻却静下心来,也不去看脸色有些阴沉的李思,从容地自斟自酌起来。

「杜夫人,所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十大门派乃是江湖公认的荣耀,倘若赵门主要凭自己的努力真刀真枪地打入十大也算有野心的话,那么贤伉俪飞鱼塘怒杀倭寇是不是也算是沽名钓誉呢?」我笑道。

「你这淫贼,我没和你说话,你插的哪门子嘴!」妇人冷笑一声,不屑地道。

桌上的人一下子全愣住了,谁也没想到,这妇人说话竟然如此不留情面。说起来,这半年多,随着我身份的不断变化,我已经很少听到「淫贼」这个称呼了。

即便有,也是闺房里的戏谑之语,骤然听到这么一声「淫贼」,诸多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竟有点痴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心下一阵感慨,不经意间,我已经是个老江湖了。

真是江湖岁月催人老啊!

我望着杜真夫妇,这夫妻俩见老了,而且穿着比去年参加齐萝婚礼时寒酸了许多,衣服洗得发白,甚至打上了几处补丁,显然生活并不如意。

想想并不奇怪,这夫妇俩嫉恶如仇,杜大娘更是嘴不饶人,而这年头做生意的哪个没点违法乱纪的事情,雇用了这夫妻俩,还要防备着他们别检举揭发了自己,一来二去的,谁还肯用他们?

年初的时候,倒是还有关威照拂,等潇湘馆转手大江盟、铁剑门进驻宁波之后,当地的混混被打压的根本兴不起什么风浪,宁波治安空前良好,关威也用不着他们来压阵了,何况,就算需要人手,大江盟、铁剑门和鹰爪门旗下不乏高手,何必舍近求远?

只是这夫妻俩好歹也算是浙东道上的硬手,大江盟怎么没把两人招揽进来呢?

我正心念电转,萧潇偷偷给我使了个眼色,随即站起身来,面带微笑迎上杜真夫妇。

「您就是威震浙东的红娘子杜夫人吧!」萧潇恭恭敬敬地道了个万福:「相公好几次提起过您,说您嫉恶如仇,刚正不阿,实是江湖的典范。」

「姑娘言重了,老身可不敢当!」杜氏冷冷地道,只是面对如花似玉的萧潇,她语气还是不由自主地缓和下来:「姑娘是……」

「小女子姓萧,相公就是苏州解元王郎,小女子是他的四妾。」

「好好一姑娘,你怎么就嫁给那淫贼了?」杜氏脱口惋惜道。

萧潇也不着恼,上前拉住杜氏的手,却是一脸的委屈:「您误会我家相公了,那些传言都是别有用心的人造谣生事,生生把我家相公妖魔化,变成了一个淫贼。事实上……」她突然停住话头,回头瞥了一眼,才对妇人续道:「男人的话题总离不了打打杀杀的,听着让人难受。若是您对我家相公的故事感兴趣,不如换个清静的地方,晚辈一一给您道来。」

说着,半搀半拉地把她拽到了角落一处空闲的桌子旁坐下。

苏瑾眼珠转了一转,伏在李思的耳边低语了两句,顺势亲了亲他的耳轮。李思微微点了一下头,苏瑾便随后跟了过去。

还真是夫唱妇随呀!正在暗赞萧潇聪明的我目睹了李苏两人亲昵的举动,心头就是一阵刺痛,眼珠不由自主地缩了一缩,恰巧落在李思的眼中,他得意地笑了起来,弄得前来道歉的杜真越发紧张起来。

「……您千万、千万别往心里去,她、她就是个炮仗,一点就着,嘴上从来都没……没把门的……」

「杜大侠多虑了!」我平静了一下思绪,诚恳地道:「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贤伉俪侠骨丹心,飞鱼塘一战,打得倭寇胆寒,打得四方平安,着实当得起『大侠』二字!对贤伉俪,我惟有敬重而已!」

我一席话说得杜真既惭愧又感激,而提起飞鱼塘的往事更是让他精神亢奋,连腰板转眼都挺直了三分。

「不过,尊夫人指责赵门主的话未免说过头了,人往高处走,这不是野心,而是一个人难能可贵的质量。如果我们都安于现状不思进取,那么,那些名垂武林青史的人物,那些惊世骇俗的绝学又都从何说起呢?」

「正是!」

一番话彷佛正说在赵清扬的心坎上,他忍不住击掌赞道,只是话一出口,才觉得似乎不妥,随即讪讪笑道:「也不能说杜夫人全说错了。」

「虚伪!想进十大,就光明正大地去争啊,又不是去偷鸡摸狗,干吗藏着掖着?!铁剑门倒了,春水剑派又肯定弃权,十大不战而去其二,此时不争,更待何时!」李思不屑地道。

虽然和赵清扬同为同盟会的长老,可身兼总管的他显然比赵强势许多:「至于齐堂主的话,他既不代表大江盟,更不代表同盟会,你怕什么?!」

我和宗亮、赵清扬俱是一怔,李思的话固然没错,可联想到齐功的特殊身份和大江盟在同盟会中所占的主导地位,任谁都明白,齐功的话其实就是他二哥齐放的意见,也就是大江盟的意见,甚至可以说,那同样是同盟会对待茶话会的大政方针。可李思一句话,却完全否认了齐功那番说辞的官方地位。

是大江盟的立场突然发生了变化,还是李思其实是隐湖中赞同魏柔主张的那一派,抑或是仰仗自己的出身来历,浑没把大江盟放在眼里,利用他同盟会长老的职位硬压齐功一头呢?

想起当初他就公然指责大江盟对十二连环坞姑息养奸,这后一种情况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这下我就放心了!」骤闻喜讯,饶是赵清扬素有智者之名,此刻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

毕竟正如李思所言,今年的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而他招揽杨千里的一番良苦用心眼下看来总算没有白费,直到宗亮冷冷哼了一声,他才清醒过来,要踩着别人的脑袋登上十大,而其中的一颗就是宗亮栖身的铁剑门。

「听说今届茶话会动少动了不少脑筋,多了许多花样,说来还真有点让人期待呢!」也不知道李思是为了和宗亮抬杠,还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他再度表明了他支持茶话会的倾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