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一卷 第十章

等唐天文苏醒过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正午了。

「三哥,你身子受不了颠簸,我们只好走水路了。」前来接应的唐门老四、鹰堂堂主唐天行见他醒来,这才松了一口气:「眼下已经到了绍兴地界,王少侠和绍兴府有点关系,三哥你在这儿休养两天,然后走海路去嘉兴府——杭州是大江盟的地盘,此时似乎不宜再在大江盟眼皮子底下露面了。」

「是到余姚了吧!」唐天文支撑起身躯,朝船外看去。他的动作还算自如,可声音听着却极其虚弱。

船上有唐天行、唐三藏两大医术高手,我这个半吊子大夫自然派不上用场,而那叔侄俩对唐天文的伤势都讳莫如深,我根本不清楚我这位老泰山的伤势究竟如何。此刻听来,竟比我估计的还要严重一些。

「动儿,要叨扰你老师阳明公几日了。」唐天文转过头来,冲我微笑道。那笑容和蔼亲切,一如两人的初见。

动儿?想起最后不欢而散的初见,我心中暗笑起来,前倨后恭,都是利益做崇。

可唐天文已经不着痕迹地表达了他的心思,我也没必要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了,遂展颜笑道:「岳父,您这可见外了,我正想请老师和您商量一下婚事哪!」

「也对。」唐天文呵呵笑了起来:「是该给你们完婚了,我也了了一桩心事。只是,」他双眉一挑:「棠儿名分上已经吃了亏,你日后可要好好待她,否则,我饶不了你!」

「棠儿可是我的心肝宝贝!」我和唐天文几乎异口同声地道。

话一出口,两人随即相视而笑。

「原来你就是王动王大人!」唐天行眼睛一亮,不由得敬佩地望了他三哥一眼,想来他心中也是暗自钦佩,他三哥怎么不动声色就钓到了我这个金龟婿。

「四叔这么称呼,小侄可不敢当。」我谦逊了一句,回头又问起老岳父的伤势。

「我一身功力大概去了七成,没个三两年怕是难以复原了。」虽然伤重如斯,可他的语气却依旧很平淡:「齐放的关王刀名不虚传,当真霸道无比。动儿,你一两年内还不是他的对手,眼下对上他,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伯父,齐放他不也受伤了吗?」萧潇随口问道。

「你是棠儿的房中姐妹吧!」唐天文仔细打量了换成女装的萧潇一番,赞了句好人才,才笑道:「别给你唐伯伯脸上贴金了,没有人能在一心二用的情形下伤了齐放,就算是江湖公认的第一高手孙不二也不能。齐放那是诈伤,只是个中缘由,伯伯可就不知道了。」

我当时就觉得齐放伤得蹊跷,果然得到了验证。可就像老泰山说的那样,齐放诈伤,究竟意欲何为?不仅让唐天文在自己面前杀了人,而且自己还受了伤,这可大大有损他的威名啊!

「或许和武林茶话会有关,他大可以借口受伤而无法出席茶话会。」唐三藏沉吟道。

「怕是没那么简单。」我摇摇头:「事实上,如果齐放全力阻止岳父的话,我想岳父没有多少机会来处置叛徒,至少不能一击得手。何况,和岳父拼上几招再受伤,看起来更合情合理。只是我置身局外,不知道岳父您和齐放那一战中,齐放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动儿,你果然心思过人!」唐天文赞许地望了我一眼,问道:「依你看,齐放他有什么可疑之处呢?」

「从齐放采用的招式来说,想来杀了岳父远比保住叛徒性命来的重要,只是他没想到岳父意志之坚,竟不惜牺牲自己也要除去动摇唐门根基的叛徒,应变也超乎他的想象。而唐天威的防身利器早在之前就消耗殆尽,几乎对战局没有一点影响力,他若一味要留下岳父的话,自己也要搭进半条命,这样的代价不是眼下的他所能承受的起的,只好退而求其次了。至于他诈伤究竟为何,这……想想还真是伤脑筋啊!」

「不是他不想杀我,而是杀了我之后,他自己的命也保不住了。因为他从你和齐小天交手的过程中已经看出来,你的武功不在齐小天之下,他手下的人也会把赌场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他,而且他并不知道,我究竟带了多少高手,一旦演变成一场唐门和大江盟的大对决,很可能大江盟的精英就尽毁于潇湘馆了!」

他的目光投向已经换回男装的唐三藏,斥责道:「你们这次的行动也太鲁莽了!若不是齐放父子临时有事去府衙会晤知府郎文同,你们几个纵有天大本事,也难逃一死!」

我忙说这是我的主意,唐天文这才罢手,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动儿,你那两位朋友呢?」

「他们已经先回苏州了。」

木蝉和老南不想与唐门有什么瓜葛,当晚就和我们分手了。老南自然是回苏州了,而木蝉则赶往嘉兴,眼下包括奇门在内的十数家隶属于大江同盟会的小门派正集结在那里,新近加盟奇门的杨千里正是蒲田南少林寺的俗家弟子,他此番是专程前去指导这位俗家小师弟,好让他在茶话会上大放异彩的。

「可惜!」唐天文轻叹一声。

记得解雨曾经和我说过,唐门虽然家族人丁兴旺,唐家子弟代代都有江湖绝顶高手,可近亲繁殖的弊端也渐渐显露出来。

唐天文一直想吸纳异姓高手效力唐门,把唐门从一个家族式的地方帮派变成一个海纳百川的全国性大帮派,可始终未能如愿。

而像我这样误打误撞撞进他女儿情网的高手,却无法为其所用,想来他也是郁闷的很,对骤然出现的这两大高手自然就更多了一份关注。何况,清洗唐天威一党,势必要空出一些重要职位,正是引入外援的好时机。

「那位萧大哥的武功真是强得很,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可我怎么也想不出,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物。弟妹,他不会真的是你哥哥吧?」唐三藏一脸迷惑地问萧潇,萧潇连忙摇了摇头。

「总之,动儿的朋友,就是我们唐门的朋友。」唐天文见我没有披露两人身份的意思,只好含糊道。

他哪里知道,眼下就连我都拿不准老南究竟是何方神圣,又如何能和他说明白?我还等着回去好好拷问老南一番呢!

唐天文的目光复又转到我身上:「动儿,此番宁波一行固然惊险,但我们的目的都达成了,也算此行不虚,只是这届武林茶话会,我怕是去不得了。本来听说你要改革茶话会,我怎么也要给你撑腰打气的……」

「有四叔、大哥他们去,也是一样。」

话虽如此,可唐天文不到场,茶话会不可避免地要减色不少,特别是在武当大江盟等五大门派还和我僵持不下的当口,他的受伤更会动摇一些持观望态度的小门派的信心,的确对我是一大损失。

唐天文没说话,可神色却有些不以为然。

半晌,他突然转向唐天行,沉吟道:「四弟,我倒有个想法。这几年,各大门派都着力培养接班人,隐湖魏柔、少林木蝉木蝶、武当宫难清雾、大江盟齐小天都是日后堪当重任的栋梁之材,他们也都担任了各门派的重要职务,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总有一天,他们会站在各自门派的权力顶峰。但像少林空闻大师那样,四十多岁才接任掌门之位,做事难免带着暮气,处事也因为经验不足而不够圆滑。再看我唐门几百年的历史,每次大的发展,家主都相当年轻。」

见四弟点头称是,他接着道:「这次事变,我们可谓元气大伤,门中士气也相当低落,而我又许下诺言,三年不入江南,我们只能固守蜀地。不若趁此机会,将三藏和六艺他们推上前台,一来新人新气象,容易振奋士气;二来一心在川蜀经营,困难相对小很多,毕竟那是我们的根据地;三来有动儿照应,料想其他门派也不敢觊觎我唐门,正合适他们新人锻炼成长。反正有我们这些老家伙一旁指点,估计也不会出什么大乱子,有两三年的时间,他们也该历练出来了。这样,和其他门派相比,至少在培养接班人这一项上,我们占了先手。」

「三哥,我听你的。」唐天行眼睛眨了半天,才明白他三哥的意图,旋即表示赞同:「说起来,三藏比三哥你年轻的时候还有魄力、有眼光,他当掌门,我第一个支持!」

唐三藏连忙推让,唐天行一瞪眼:「三藏,这不是你个人荣耀的问题,而是事关整个唐门兴衰的大事,你倒是和四叔说说,门里还有人比你更合适吗?」

虽然唐天行的言辞颇有献媚之意——唐门四少唐六艺正是他的儿子,听唐天文的意思,显然是想要重用他儿子,他自然要投桃报李。

而唐天威遗留下来的家老之位,他也该是很眼红的——但他说的那些话却都是大实话,唐门老老少少几百口人,再也没有比唐三藏更适合接任掌门的了。

「岳父所言极是!大哥若是能以掌门之位出席武林茶话会,小婿可就主动多了。」我推波助澜道。

心中不由暗自钦佩起自己的老泰山来,虽然和唐天威之争他获得完胜,可他毕竟亲手杀了自己的大哥,这势必会在唐门内部引起反弹,他此时隐退,可以平息许多人的怨气,而趁机完成唐门的权力更迭,所遭受的挑战也最小——大概没人愿意送给他清洗自己的理由。如果我能在两三年内从外部给予唐三藏坚定支持的话,他的掌门位置也应该坐牢固了。

唐天文和唐天行达成默契,唐三藏接任掌门之事基本上就落实了。

在唐门,有权推举掌门的一共七个人——现任掌门、两位家老和四堂堂主。其中,家老唐泽是唐天文的死党,加上唐天文、唐天行和身为刑堂堂主的唐三藏,就算唐天威不死,也无力阻挡唐三藏的继任。

事实上,由于唐门百草堂堂主向来是世袭的,而唐天运无子,一时没有接替他的人选,他还得继续担任百草堂堂主之职。

唐天行则接替唐天威的家老之位,唐天文倒是退得干净利落,可他儿子成了掌门,说是兄弟几个同退,真正吃亏的只有唐天威的另一党羽飞鱼堂堂主老二唐天风,而预计接掌飞鱼堂的正是唐六艺。

至于鹰堂,按唐天文的意思,最好能找个异姓的高手加盟,不然,就由女儿唐棠挂名一段时间。

「六艺相当有才华,他这样的年轻人,江湖上没有几个。」斜阳里,纱窗下,我边品着吓煞人香,边笑着对唐天行道:「四叔生了个好儿子啊!」

书房里传来同样的赞美「阳明公教的好弟子!」「唐兄生的好女儿!」,老师和岳父互相恭维着。虽然老岳父远不如他大哥那般多才多艺,可也是江湖少有的文武双全,和老师相见甚欢。

「他差远了!」唐天行一摆手,可嘴角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微笑却把他的心思暴露无疑:「他今年都二十四了,且不说你二十四岁的时候已经跻身十大,就说那武当清雾,人家可是二十三岁就登上名人录了。」

「六艺今年也能上榜了。」今年的江湖虽然不如去年那么动荡,可也有十几个人要从名人录上消失了:「六艺的武功大概和已故的五毒教何教主相差无几,估计是在八十五位左右,比清雾刚上榜的时候还要高一些。」我随即笑道:「倒是四叔您怕是要守不住原来二十四的位子了。」

「竟有这等事情?!」他一愣,沉吟了片刻,才道:「嗯,我前面的那些人今年一个个倒都是没病没灾的,想超过他们大概是不可能了。至于我后面的……莫非是老萧?是他的话,四叔服气。或者是武当清雾?听说他武功进境神速,难道真有这么一回事?」

「老萧算一个。」老萧就是老南,连唐三藏都自认不如,遑论唐天行了:「至于清雾,他进境的确神速,不过,究竟达到了何等境界,还要等武林茶话会的时候问问武当的人。」

唐天行插了一句:「你倒是信心,万一武当不参加茶话会呢?」

「清雨说不参加,不等于清风说不参加;清风说不参加,不等于武当说不参加。」我微笑道。

可唐天行半天没弄懂我话里的意思,难怪他被我那老岳父吃得死死的,还真是榆木疙瘩脑袋。于是,我也不多加解释,又把话题转到了名人录上。

「不仅是清雾,还有清雨。武当心法相当神妙,江湖人通常在三十岁以后,内力就停滞不前了,极少数天才可以将年限延后几年,而武当心法则有相同的作用,清雨今年不过三十六岁,他还有潜力可挖。」

「不服老不行喽。」唐天行长叹一声:「去年就有好几个毛头小子上榜,今年怕是更多了,再过几年,没准儿六艺那小兔崽子都要爬到我头上了。」

「这是好事嘛!」我笑道。

随口又问起了唐门其他年轻弟子的情况,可身为唐门主要战斗力鹰堂的堂主,他对年轻一代弟子的了解远不如唐三藏,我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武林茶话会和名人录是白澜治理江湖的两大法宝,在武林茶话会遭遇危机的情况下,名人录更是不容出一点差错。

可就像老岳父说得那样,这一两年又是一个新人辈出的年代,这势必给编撰名人录带来莫大的困难,一旦自己的情报出了差错,闹出大笑话来,可有我的好看了。

正有一搭无一搭地和唐天行闲聊,老师阳明公和唐天文把臂而出,见他们脸上洋溢着的喜色,我知道,和解雨的婚事已经顺利敲定下来了。

唐天文在老师家中养病,唐天行留下相伴。为了遵守不进入江南的诺言,唐门原本要在江南广开药局的方案便胎死腹中,遗留下了一大票的事情要去处理,于是唐三藏当晚便和我一道离开了余姚。

三人很快就分手了,我和萧潇走海路奔嘉兴府,而唐三藏则沿陆路去杭州。

虽然那是大江盟的地盘,可也是唐门药材的重要集散地,同时还是唐门目前投入的最大药局的所在地。当初唐门甚至还和大江盟商讨过合资的可能,谁也没想到,因为唐天威的缘故,事情竟变得急转直下,由潜在的盟友变成潜在的敌人了。

海上一帆风顺,可一到嘉兴府,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氛。

因为十几家江湖门派聚集在这里,街头上的江湖人明显比以往多了许多,虽然他们穿着统一的同盟会服装,可神情却是五花八门,兴奋有之、迷惑有之、妒忌有之、沮丧有之,街头巷尾更是不时地传来他们的争吵声,甚至有些人干脆把江湖规矩完全抛在脑后,一言不合,在大街上就公然斗殴起来。纵然有人出面制止,也要费好大一番力气才能把事情平息下来。显然,同盟会似乎对加盟的各门派失去了控制。

递上一块碎银,客栈里那个一脸苦相的伙计便开始倒起了苦水:「公子,您有所不知,这些人昨儿还好好的,可今儿就乱了营了,好像都吃了呛药似的,看谁都不顺眼,一句话说不顺耳,就又打又骂的……」

他侧着脸凑到我近前,压低声音道:「公子,你看我这脸,就是让那帮王八羔子打的。」

我早看到他脸上的几道血廪子,原本以为是老板打的,没想到却是同盟会下的手。

「是宁波的消息传过来了吧!」萧潇小声道。

我微微点了点头,听那伙计接着道:「原来还有个管事的,叫赵清扬,还是个什么长老,就住在咱们客栈,可现在连他说话都没用了。听说,是杭州府那个大江盟的盟主死了……」

「什么?!」我顿时大吃一惊,我千算万算,也算不出齐放会翘辫子啊!萧潇更是惊讶地叫出声来。

「放你妈的罗圈屁!」旁边一桌突然站起一个大汉,两步蹿到伙计近前,一拎他的脖颈子,啪啪就是两巴掌:「娘希皮!敢咒齐盟主,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

那伙计还想分辩,又被那汉子两巴掌把话扇了回去。

「这么说,齐盟主无恙?」

「废话!」那汉子朝我一瞪眼:「齐盟主是何等人物,岂能说死就死!」

「可这街面上怎么乱成了这副模样?」

「他老人家受伤……」话刚说了一半,却被随后跟过来的同伴所阻。

后来的年轻人狐疑地打量了我和萧潇一番,待目光落在我腰间,发现我带着兵器,神色顿时紧张起来。

他将手搭上剑把,厉声问道:「朋友面生的很,你是哪个门派的弟子?」

见他蓝袍胸口绣着的大江明月图上的船帆一共两叶,我知道他只是个同盟会的小头目,可他的态度却是相当跋扈了。

说来也不奇怪,在江南,同盟会全无敌手,盟中弟子行事张扬在所难免,何况我又易了容,他根本不知道我的身份。

不过,没有了约束,日久天长,或许这些自诩为侠义道的精英们就会变得和江北慕容集团旗下的黑道一样任意妄为,或者叫作胡作非为了。

见我没回答他的话,反倒是嘴角扯出一丝笑意,那年轻人沉不住气,「沧啷」一声拔出剑来,指着我喝道:「大胆狂徒,你打探我同盟会的消息,莫非是慕容狗贼的探子?!」

听到「慕容」二字,正在客栈用餐的十几个同盟会弟子「呼啦」一声围了上来,各自举刀挥剑,把我和萧潇团团围住。

有个老成一点的汉子刚想问问我的出身来历,却被几个不怀好意地盯着萧潇窈窕身材直咽口水的家伙给打断了。

「我刚才就听见他在打探齐盟主的消息,还说齐盟主已经死了,造谣惑众,不是慕容狗贼的细作才怪哪!」

「一群白痴!」

就在我双眉一挑,准备给那几个下三滥一点颜色看看的时候,人群外突然传来一声不屑的嘲讽。

顺着声音望去,却见一高大汉子旁若无人地施施然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极其嚣张,看上去根本没把屋里的众人放在眼中。

他泰然自若地落了座,大声唤起了伙计:「四个馒头、一斤酱牛肉、两斤女儿红,拿手的下酒菜再给大爷上八样!」说着,解下腰间的兵器,「啪」的一声,扔在了桌子上。

宗亮?!

我眼珠顿时一缩,他不守在宁波,跑到嘉兴作甚?

再说,他的做派怎么和三天前判若两人?

看他桌上的兵器,并不是铁剑门的招牌兵器——四尺铁剑,反倒是一把装饰名贵、充满了西域风味的弯刀,我心头蓦地一动,莫非铁剑门生了变故不成?

见他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几个同盟会弟子就想冲上前去教训他一番,却被认出宗亮的同伴的惊呼吓得收回了脚步,一时进退不得,煞是尴尬。

「算你小子有眼光。」宗亮看了喊出他名字的年轻人一眼,一挥手:「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们赶快从我眼前消失,不然的话,仔细你们的脑袋!」

在宗亮的淫威之下,众人竟敢怒而不敢言,对峙片刻,见宗亮脸色渐沉,一个个灰溜溜地溜出了客栈。

众人散去,露出我和萧潇,宗亮瞥了我俩一眼,便转过头去。只是他刚端起茶壶,手就蓦地停了下来,凝眉沉思良久,突然转过头来,一道如雷似电的目光猛然刺了过来。

═══════════════════════════════════════

下期预告

宁波潇湘馆一战,万里流重伤、宗亮出走,铁剑门一蹶不振,从此绝迹江湖。反王动联盟失去了急先锋,隐现松动迹象。

借口齐放受伤,齐小天暂摄大江盟及同盟会。与此同时,唐三藏登上了唐门家主宝座,年轻一代开始登上权力舞台。

王动借机与齐小天修好,并用计离间大江盟和武当之间的关系。又趁大江盟内部调整无暇他顾之际,迅速整顿浙江线人网。

蒋迟南下,为王动举办茶话会制造声势,形势朝着有利于王动的方向发展。只是,他真的能顺利通过接掌江湖的第一个考验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