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一卷 第五章

等解雨来叫我出发的时候,无瑕已经沉沉睡去,屋子里弥漫着乳腥和栗子花香的气息,充斥着暧昧荒淫的情绪。

「哼,淫贼永远都是淫贼。」解雨的话里带着一丝醋意,只是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犯了我的忌讳,连忙转移了话题:「我听干爹说,魏姐姐是四天前在苏州发表支持你的言论的,可随后就失踪了;而辛垂杨的那番话也是同一天在镇江说的,两人选择的时间都是在午时,前后差不了顿饭功夫,没有谁先谁后的问题。」

「哦,这么巧?」我低声嘟囔了一句。

魏柔委身于我之前行事如剑,且不计谤毁,先后两次住进竹园;然而现在身属于我,心里反倒有起鬼来,不肯再入竹园,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可魏辛如此默契地选择了同一时间公开自己对茶话会的看法,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细一想,这也在情理之中。

在外人看来,或许会以为她俩事前缺乏沟通,以致自家人说出自相矛盾的话来,可我却心知肚明,魏柔定是已经和辛垂杨见过面了,只是无法说服自己的师叔,被迫在师门和丈夫之间做出选择。

不过,她不想太过授人以柄,才极力想要造成一种假象,她和辛垂杨说的都是个人的想法而已,类似这样的话,她们之前说过很多,只是不幸的是,这次两人意见相左了。

猜出魏柔很可能是去了隐湖,可就连白澜也不晓得隐湖的确切位置,我只好放弃去寻她的念头。

转头看解雨,她眼中隐隐透着一股倦意,同样是奔波了数百里后,我享受鱼水之欢,她却为了我四处奔走打探消息,念及于此,我心里顿时生出一丝愧意。

「雨儿,辛苦你了。」

「嘻,谁让你是人家的相公啦!」

大概是听出我话里的诚意,解雨精神一振,抱着我的胳膊笑道:「还有件事儿相公你得谢谢我,给江湖各门派的请柬我已经按照你列的名单写好了,也告诉老马车行务必要送到各门派手上,茶话会的日子就定在一个月后的十一月二十五日。」

「好么,连日子都替我定了。」

原本我还有点犹豫,究竟茶话会的日期是比以往提前十日还是二十日,毕竟眼下的局势不那么明朗,多给我留点时间准备,胜算也能大一点。

可解雨的说法也不无道理,太过迁就反而会助长对手的气焰,强硬或许才会让他们心有顾忌,从而放弃自己的立场。

两人相拥走出竹园,老马车行的马车早在门口等候多时了。可车夫拉开车门,却惊叫起来,原本空无一人的车厢里竟端坐着一位俊美的青年。

「三藏?!你不是回蜀中了吗?」我吃惊地叫出声来,而解雨则欢呼一声,上前抱住了大哥的臂膀。

我心中暗惊不已,按照唐天运的说法,我这个大舅哥在九江整肃好唐门的货运中转基地之后就逆江而上,回唐门娶媳妇去了,算算不过是十几天前的事情,他怎么突然又杀回江南了呢?

看他行事鬼鬼祟祟的,显然是唐门发生了什么变故,直觉告诉我,唐家兄弟之争大概远不像唐天运所说的那样,已经和平解决了。

「别情,茶话会眼看着就要泡汤了,唐门总不能置身事外、袖手旁观吧!」

「这还差不多。」解雨顿时眉开眼笑。

唐三藏这番话,摆明了唐天文已经拿我当女婿看。解雨拉着他问了一大堆关于她新入门的嫂子的问题,显然没有去多想——茶话会生出变故,也不过是这十几天的事情,唐门怎么可能未卜先知,这么快就做出了反应?

这分明是唐三藏因故不得不返回江南,途中得到了消息,而老四唐天行敢发表声明,显然唐天文也离开蜀中,一并来江南了。

我心里明镜似的,唐门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都瞒着解雨,唐三藏的一番话,越发说明是唐天威出了问题。

「三藏,实在对不起,你娶媳妇,我不仅没法去道贺,反倒害你新婚燕尔也不得安宁。」我一边道歉,一边给他使了个眼色:「几天前在扬州碰到六叔,他正忙着处理宝大祥的事务,其实六叔久在商场,唐门中数他最有商人气质,他那张嘴,都能把死人说活了,去对付武当最是惠而不费,反正都是打嘴仗,练嘴皮子上的功夫。留下的宝大祥事务交给你大伯,这样你不就可以偷得几日轻闲吗?现在可好,嫂子心里肯定要骂我给你惹事了。」

「六叔倒好说,可大伯解开心结需要时间,六叔劝了他那么长时间,他还一肚子气哪!再说,他老人家行踪飘忽不定,想找他也不太容易。」

我恍然大悟,原来唐门对唐天威已经失去控制了,甚至连他的行踪也无法掌握了。而唐门没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样一劳永逸地除去唐天威,显然是和老六唐天运有关。

不过,虽然谁也猜不出他究竟会不会对唐门不利,可单单甩掉跟踪者这个举动,已经足以让唐门起疑心了。

「老爷子好动,总不能让他憋在秦楼吧!不过,真有事想找他,大概也算不上什么难事。」

唐三藏目的已达,便想离去,却被我留了下来。我示意车夫先去一趟府衙,和鲁卫匆匆交待了一番,然后出城而去。

「三藏,既然你是为茶话会而来,想必知道武当等五派的声明,换作是你,你该如何?」

「不外乎四招,晓之以理、动之以利、屈之以威、灭之以武。这四招都不管用,那只好对他们不理不睬,权当他们不存在了。」

「嗯,晓之以理、动之以利是安抚之道,能解决问题最好不过了,可我看希望渺茫。屈之以威?人家可没把我这个江湖总管放在眼里,不过,拉上蒋迟,或许能让他们改变主意,只是以后我的话怕是更没人听了。」

唐三藏嘴角闪过一丝苦笑,他此刻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不放他离开了,原来是要让他在自己妹妹面前当回恶人:「别情,你总还记得杀鸡给猴看这句话吧?」

「喂,总不能为了茶话会就把人家给灭门了吧?!」解雨也白了她大哥一眼,只是反应却远不如我想象的那样激烈。

「那你就等着皇上扒你夫君的皮吧!」唐三藏显然对妹妹的话不以为然,哂笑道:「我可是听说过,四派中的铁剑门很可能和倭寇有染。在宁波的时候,他们就曾对魏仙子和鲁卫下过毒手,像这等祸国殃民的门派,正好借机将它铲除!」

「对,该杀!」解雨柳眉倒竖,脱口而道。她定是想起了潇湘馆的那一幕,便立刻支持起大哥的提议来。

「不妥。」我沉思了片刻,摇摇头:「铁剑门早已今非昔比,虽然损失了胡一飞、来护儿,可门内还有宗亮、齐默等高手坐镇,特别是那个神秘的练达,在铁剑门里的排名尤在宗亮之上,武功很可能直追十大,想悄无声息地灭掉它不太现实,可兴师动众的势必引来江湖反弹,一样陷我于不利的境地。」

其实以竹园的实力未必就拿不下铁剑门,可惜魏柔缈无踪影,而无瑕的武功也因为心理因素而大打折扣,对撼铁剑门,我实在没有万全的把握。

何况,高光祖寄身于此,我还不清楚他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贸然行动,或许会破坏我和少林之间的协议。

「毒瘤早晚要剜。」得到妹妹支持,唐三藏说话没了顾忌,反倒热情高涨起来:「算我一个,我就不信铁剑门都是三头六臂!」

傍晚时分,马车进了松江城。奔驰在大街上,明显能感觉到松江日新月异的变化,不仅街道两旁多了不少陌生的建筑,就连行人的精气神都比半年前足了许多。

马车特地绕过松江秦楼,虽说没有苏州号那般豪奢,可客人仍是络绎不绝。在它的周围,几家新开张的酒楼茶肆生意异常火爆,一家成衣铺子也是人头攒动,而围墙下,是一溜等客的马车,虽然没人管,却是秩序井然,显然秦楼的开业,给松江许多产业带来了机遇。

而巨额银两的涌入,也给松江带来了新的繁荣。

五位师娘购下的平泉园与秦楼仅仅隔了两条街,门房是个极精明的老头,虽然不认得我,却认得解雨,一看我俩的亲热劲儿,他立刻猜到了我的身份。

他一边点头哈腰地将我俩迎了进去,一边道:「秦妈,快去禀告大奶奶和大少奶奶,就说少爷回来了!」

「不用了。」我拦下秦妈,问清楚眼下大家正在五尺轩给二师娘做寿,便让解雨带我径直去了五尺轩。

解雨轻车熟路,带着我在迷宫似的回廊和假山中穿行,往往看似没路了,可一推爬满枯藤的墙壁或钻过一座假山,却又柳暗花明又一村,其中的精妙变化比之京城的江南居有过之而无不及。

仔细观察,绝大多数的暗门机关虽然经过特殊处理,可依旧能看出时日尚短,显然是新加上去的。

我正暗自揣摩师娘们的用意,耳边已隐约听到众女的笑声,穿过一片暗含反五行阵的花树,五尺轩就在眼前。

「……别说沈园,就连邻居家的鸟窝都无一幸免。后来,又喜欢上了吃狗肉,嫌买来的不好吃,一到晚上,就和张城四处偷人家的狗,说来也不能算偷,他总给人家留上银子,那银子足够买两条狗了,以致后来许多人都有意无意地告诉他自己家里有狗,盼着他去偷哪!」五师娘的话引来众女一阵嬉笑。

「又说我小时候的糗事了。」我伏在解雨耳边发着牢骚,可无忧无虑的童年却一幕幕在我脑海中飞快地闪过,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那个逼着我三更起五更眠,教了我一身本事的师傅!那个任我骑在脖子上撒欢儿,陪着我偷鸡摸狗玩鸟逗蛐蛐的老管家张伯!而今都离我而去,撒手归西了,而我也永远再听不到师傅严厉的呵斥和张伯风趣的笑话了。

「怪不得钰儿珏儿皮得要命,原来像动儿……」听声音似乎是玉珑。

「哼,这丫头敢背地里编排相公,看我不拿家法制她!」我低声对解雨道。她却白了我一眼,嗔道:「玲珑说得没错啊!不像你,难道像无瑕姐姐?可无瑕姐姐多温柔啊!」

「嘻,敢说相公的心肝宝贝,小心相公知道了,家法伺候……」

武舞话音未落,就听萧潇笑道:「晚了,相公已经到了。」

「相公到哪儿啦?」

武舞还在傻问,玲珑已是兴奋地尖叫起来,就听屋子里稀里哗啦一阵乱响,我刚推开大门,姐妹俩已如乳燕投林一般扑进了我怀里。

「想死了、想死了、想死了……」

我亲完了姐姐亲妹妹,亲完了妹妹又亲姐姐,久别重逢的喜悦就像流进我嘴里的泪水,和着佳人的香津,变得又苦又甜。

安抚好玲珑姐妹,抬头一看,宝亭正泪眼婆娑地望着我,她原本圆润的脸庞变成了瓜子脸,连下巴都显得有点尖了,那丰腴的腰身似乎也瘦了一圈,衣带渐宽了。

她身后,同样清减了许多的萧潇和武舞也同样含着泪花凝望着我。

真是一寸相思一寸灰啊!

我又怜又爱,张开双臂,深情地道:「来,我的乖宝贝,让相公好好看看你们!」

和众女亲热了好一会儿,我的目光才投向坐在屋子中央那张大桌旁的诸位长辈。

师娘们含笑望着我,那眼神多像慈祥的母亲欣慰地注视着自己心爱的儿子——儿子长大了,功成名就了,母亲虽然变老了,可内心却得到了满足。

当然,像五师娘的岁数只比我大了一轮,她目光中自然夹杂着些许促狭戏谑,说起来,她更像是我的大姐姐,而六娘的目光……

我和六娘目光一对就倏然分开,从解雨手上接过一只锦盒,来到二师娘面前,跪倒磕了三个响头。

二师娘眼圈一红,将我搂在怀里,突然哭了起来。

「二妹,虽然相公不在了,可我们还有动儿啊!」大师娘墨夫人劝道。

「大姐,我这是高兴。」二师娘抹去眼泪,哽咽道:「可惜相公没看到,咱们的动儿多出息了……」

「弟子再出息,也是师娘的孩儿嘛!」我连忙抢过话头:「二师娘您看,弟子带来了什么礼物?」

说着,我一按机簧,锦盒「砰」的一声打开,一只捧着寿桃的精致玉猴弹了起来。按动机关,那玉猴便忽而作揖、忽而献桃,动作极其滑稽,众人皆捧腹而笑。

「你这皮猴子,都是当爹的人了,还这么顽皮!」二师娘也被逗得莞尔起来。

「对了,也不把钰儿、珏儿带来,还没找你算账哪!」五师娘瞪了我一眼,转头对宝亭道:「我可是事先打招呼了,宝亭你的孩子,我要亲自带,谁也别跟我抢!」

宝亭顿时晕生双颊,眼睛不由自主地转到我脸上。

我一脸苦笑:「五师娘,连我老娘要带钰儿、珏儿,我都没答应哪!」没等她变脸,我又嬉笑起来:「第二个,我保证第二个肯定给您老人家带,您要是能忙得过来,第三个、第四个也没问题,第一个就留给弟子和媳妇稀罕吧!」

「你倒贪心的很!」五师娘噗哧一笑,随即脸色一正:「动儿,听说你在京城里私娶的那个什么郡主都已经有了身孕,此番回来,可要好好疼你的媳妇们,别让五师娘一等等上个三年五载的,否则,宝亭舍不得罚你,师娘可要请你吃棒子炒肉了!」

多年的默契让我顿时明白了五师娘的用意,我在京城不告而娶,宝亭再贤惠,心里也难免会有些想法,莫不如当面说清楚,省得心中留下什么阴影,而五位师娘也正好作我的说客。

连忙顺杆往上爬,把宁馨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听我隐居白府十数日不得皇上召见,众人都相当困惑,我添油加醋地解释了半天,她们这才明白,皇上当初并不信任我,甚至有可能一直将我软禁在京城。

于是和宁馨巧遇之后发生的故事,就变得容易接受起来,特别是皇上的赐婚、我更名换姓以及和宁馨的约法三章,维护了宝亭她们的地位和自尊心。结果在大师娘狠批我的时候,宝亭反倒替我说起话来。

等入夜,和诸女胡天胡地抵死缠绵了一个晚上后,她们心中仅存的一点芥蒂也就消失不见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