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十一卷 第三章

搞掂了慕容世家,解雨也带回了陈府的消息。

「堂堂一个四品知府,被人呼来喝去的不说,竟然还把自己的小老婆拱手送给了别人,当官当到这份儿上,还不如死了算了!」解雨越说越来气,就连看着我的目光都有些异样。

「别把当官的都想得那么卑污。」我沉声道:「相公也是官,可谁要是敢打你们姐妹的坏主意,就算是天王老子,相公也先杀了他再说!」

「这才是人家的相公嘛~」解雨颜色顿霁:「那个李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陈焯送上小妾,他就照收不误,都五六十岁的人了,还贪恋女色,他又没有相公的本钱,真是自寻死路!」

「李钺可不是个一般人物啊!」我沉吟道:「此人甚得首辅费宏的信赖,是费老儿在军中的头号心腹。桂萼和方师兄几次三番提议老师阳明公为兵部尚书、提督团营及三边总督,都被费老儿所阻,所倚仗的正是李钺几人。日前有传言,说费老儿极力举荐他接替金献民出任兵部尚书,一旦得逞,让他坐稳了兵部尚书的位子,老师复出几乎无望。何况,慕容千秋有如此强硬的后台,也不符合我的利益。」

「相公莫非要据此弹劾他?」解雨眼睛一亮:「这等人渣,早该把他一撸到底了!」又有点遗憾道:「可惜,李钺身边有高手护卫,我也不敢太过接近,也弄不清陈焯的那个小妾叫什么名字,否则,就是一大罪证。」

「这等丑事,李钺和陈焯岂能承认?再说了,皇上对风月之事也未必会放在心上。」

义父邵元节曾经告诉我,皇上私下和他议论朝中大臣的时候,对京官走马章台虽不赞同,但绝非反感,想从糜烂的私生活上打倒一个重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说他身边有高手?勾结江湖人物,倒是犯了当官的大忌。」

「可惜我们没拿到证据啊!」

「三人成虎嘛!」我微微一笑:「皇上罢免官员是从来不需要证据的,只有好恶而已。桂萼方师兄会很乐意看到李钺倒台,唐佐也不见得喜欢李钺对他指手画脚的,如果再能说动蒋迟,李钺八成只能在床上发泄自己的精力了。」

「说动蒋迟?」

「或许我说不动他,不过还有徐公爷嘛!别忘了,我可是他女儿南平郡主怀孕的头号功臣哪!」

我很快就见到了南京守备魏国公徐辅。因为老师阳明公和蒋迟、沈希仪的缘故,老公爷对我相当客气,表示要尽力支持我举办武林茶话会,不仅答应派出军中精锐神机营,甚至还答应将茶话会的地点设在应天城外牛首山下的小校军场内,算是给足了面子。

不过,对李钺,他的态度却模棱两可起来。我摸不透他心思,也不敢贸然行事,只把陈焯献妾一事当作道听途说的笑话讲过之后,其余的就绝口不提。

探望了前辈苏耀,我又秘密拜访南直隶原来的头领线人瑞孚祥林家的家主林百川。林百川是个精明的人,知道自己富贵的根子在徐公爷身上,对于徐公爷的命令不敢不从,虽然老大不情愿,可还是把线人网完整地交了出来。

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便把解许两女留在应天当幌子,我则连夜过江,在四更时分赶到了滁州琅琊山离别山庄。

萧别离见到风尘仆仆的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待我说明来意,他这才安下心来,一面叫妻子给我弄吃的,一面看起南直隶的线人名簿来。

他刚看了半页,就啧啧称奇起来:「吓,怪不得你这位子那么多人眼红!好家伙,书办、衙役、捕快、老板、妓女,还真是什么鸟人都有啊!……嗯?老韩——」他突然怒目圆睁,朝书房外高喊了一声。

韩元济应声而入,就听萧别离沉声道:「老韩,你带两个弟兄,赶快把张起孟这小子给我抓了,奶奶的,敢和老子玩阴的,看老子不玩死这王八蛋!」

见韩元济出了书房,他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好在动儿你的身份只有加入神教的几个人才知晓,其余的就只知道你是我女婿罢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你姓字名谁,不然,真要出大乱子了!」又叹了口气:「那张起孟看着老实巴交的,没想到竟是朝廷的奸细!」

「岳父您不必多虑,这种情况又不是离别山庄一家,少林武当莫不如此,就连春水剑派当初只有十几个人,竟然也被渗透了。」我宽慰他道:「眼下迫切的是,岳父手中有没有得力的人选来接替林百川的头领线人之职?别看我这位子只能两三年,可它照样能给魔门带来莫大的机遇,也算我为魔门和日宗尽点力。」

「这话我爱听。」萧别离顿时眉开眼笑,沉吟了一下,道:「我的三徒弟也就是老韩的儿子韩真练武不是块好材料,但为人机警,在江湖上又没怎么露过面,该是山庄里最合适的人选了。」

我问了韩真的年龄,听他只有二十一岁,便有些犹豫,可等见到本人,和他闲谈了半个多时辰,心中疑虑已是尽去。

等他离开,我就表达了赞同的意见,让老岳父尽快安排韩真离开山庄,而我则负责给他提供假身份,让他的经历看起来与山庄无关。想想蒋迟月中就要离开京城前来江南,给我留下的时间委实不多了。

「至于武林茶话会,动儿你放心吧!今儿白天慕容快马送来了书信,表明他的态度,请我和他保持步调一致,我已经给他回信了,明儿我俩就同时放出风去,支持你续办茶话会。」说着,他饶有兴趣地望着我道:「你小子和唐门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何它这次不惜和武当翻脸,早早就弹出来支持你哪?」

「唐门偏安一隅,是十大的名头让它在中原保持着一定的影响力,既然是既得利益者,当然要支持我了。再说,我和唐三藏还是朋友嘛!」

「是吗?怎么有传言说,唐五经犯了你的忌讳,你因此要对付唐门?」

「是胡大海传出来的消息吧!」我微微一笑,把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

萧别离不由抚掌哈哈大笑起来:「今儿我总算服了你师傅了,他看人的本事甚至比他的武功还可怕。唐门这么早就表明态度,大概也是受传言影响,怕你真的动手压制他们吧!」

「怎么会!」我笑着摇摇头:「江南江北就够我挠头的了,哪儿还有精力去对付唐门?唐天文精明的很,岂会不知?他是知道早晚要得罪武当,莫不如先卖个好给我。再说了,武当也不是铁板一块,清风的位子也不见得就那么牢固,一旦有变,没准儿坏事还变成好事了哪!」

「动儿,莫非你听到了什么风声不成?」

「白澜的情报网已经证实,武当『松竹梅』三人并不和睦,不然,清风也没必要急着把自己的弟子宫难推上俗家长老的宝座,毕竟三票对两票可比两票对两票既中看又好听得多了。但大德殿长老妙可、真武殿长老清云背后依旧有着相当强大的实力,何况,清雨也未必就一定听清风的指挥。」

其实,从百花帮的林筠被清雨门下最出色的弟子玄苦盗去红丸一事上,我已经嗅到一丝火药味来。

从正面理解,可以说清风极其重视清雨师徒,故而不惜将培养多年的林筠拱手相送,然而换个角度来看,未尝不是说明清风对自己的师弟并不放心。

当然,其中的内幕究竟如何,还要等六娘的详细情报出来之后,才能知晓。

「哦?」萧别离颇感意外地道:「武当竟然把这消息捂得严严实实的,江湖上没听到过半点风声。倘若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武当倒不是无懈可击了。」

「是啊!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我顺口接了一句,心中却蓦地想起了隐湖,这个曾被我认为是江湖上最团结的门派都出现了内乱,遑论武当了。

想起隐湖,魏柔的倩影不期然地就从心底升起。自从京城一别,已有二十余天,我行踪飘忽不定,她自然无法传递消息给我,而江湖上也没听说她的行踪,我不知道她和她师傅鹿灵犀是否已经取得谅解,一丝焦虑让甜蜜与相思都有点变了味道。

「动儿,你下一站该是大江盟了吧!虽然齐放和清风是亲家,想来他也不会支持武当的提议。」

「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可现在看来却不尽然。清风又不是毛头小伙子,他没有点把握,孤家寡人一人,怎么肯贸然得罪我?」

「对啊!」我这么一说,萧别离顿时醒悟过来:「眼下各大门派巴结你还来不及哪,他怎么就肯得罪你?」

「这都是皇上崇道惹的祸。」我有些无奈地道,把我的分析讲述了一遍,末了道:「清风的如意算盘打得劈啪响,这么个厉害人物,我还真不敢小觑他!」

「十大门派中,岳父您的离别山庄、少林、唐门和慕容世家都是支持我的,加上春水剑派,占了十大的一半。而恒山派肯定是以武当马首是瞻了,可余下的隐湖、大江盟和铁剑门,我现在倒有点拿不准了。」

「隐湖向来以维护江湖稳定为己任,照理应该支持朝廷派出的江湖执法者。但它和魔门是死对头,主事的辛垂杨看我又很不顺眼,万一顾忌我魔门弟子的身份会给隐湖带来灭顶之灾,它很可能投入武当那一边去,然后制造种种机遇,让蒋迟提前接替我的位子。」

「而铁剑门内幕重重,如果它的幕后主使真是丁聪的话,事情就不那么乐观了,我一手坏了丁聪的财路,他可是恨我入骨啊!」

「至于大江盟,齐放毕竟和清风有着姻亲关系,亲家的面子要不要给呢?何况,我和大江盟还有许多难解的心结。」

齐小天和我、我和李思都有一段情仇,杀子之仇、夺妻之恨,这本就是男人心头的两大禁忌。

「不过,齐放是个聪明人,他八成会默不作声、装聋作哑,甚至很可能找借口离开杭州以躲避是非。当然,如果隐湖和铁剑门都齐声反对续办茶话会的话,没准儿就会出现最坏的结果——大江盟跟武当站进同一条战壕里去了。」

担忧果然变成了现实。就在我马不停蹄地赶回应天,又从应天赶往镇江的途中,我听到了大江盟和铁剑门支持武当的消息。

「相公,我们回房歇歇吧!」

虽然易了容,可在解雨脸上却依旧能看出深深的关切——奔波数百里一夜未眠的我听到这样的消息,脸色想必难看的很。

铁剑门的选择尚在我的意料之中,可大江盟的举动就像武当一样,实在是让我既吃惊又沮丧。

隔壁的那几个江湖汉子却根本不知,他们谈论的主角此刻与他们就仅仅隔着一道木板墙壁,依旧喋喋不休,争论不已。

解雨脸上阴晴不定,几次起身想去阻止隔壁的谈论,却都被我用眼神制止下来。

「……举不举办茶话会,对那些老十大们来说,自然无关紧要了,甚至不办了才合他们的心思哪!」一个汉子没好气地道:「就像铁剑门、恒山派,它们就可以永远吹下去,说自己是最后一届茶话会的十大之一云云,可我们这些从没上过榜的门派,岂不是永远都失去了机会?!」

听声音有点耳熟,正回忆这人究竟是谁,隔壁另一人喊了他一声「姚兄」,我这才想起来,他就是奇门门主赵清扬的大弟子姚鼐之。

心中暗自诧异起来,他颇受同盟会重用,眼下应该在杭州训练同盟会的弟子才对,怎么会跑到龙潭镇来了?这龙潭镇自从同盟会在应天镇江一战失利后,就几乎成了同盟会的禁地了。

再说,他师傅可是同盟会七长老之一,他这般肆无忌惮地批评起同盟会的方针政策,未免太放肆了吧?

「听说闽东道上的后起之秀『和风细雨』杨千里加盟贵派了,可是真的?」

姚鼐之说正是,他旁边一人细声细气地道:「兄弟正是杨千里。」

就听椅子一阵稀里轰隆地乱响,众人纷纷起身道:「久仰,久仰!」言辞甚是恭敬。

「名人录第八十四位的那个杨千里?」解雨眼珠一转,伏在我耳边小声道。

我点点头,心情愈坏,杨千里加盟奇门这等重要的消息,已经路人皆知了,而我这个江湖总管却毫不知情,看来白澜在浙江布下的线人网在王仁被撤换后,并没有按照我的命令暂时将消息汇总到应天林家,他们不是集体反水,就是整个系统已经陷入瘫痪了。

「怪不得姚兄一肚子不满哪!」隔壁一人笑道:「春水剑派铁定退出,这是秃瓢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空出的那个十大名额,赵门主加杨兄加姚兄,奇门可以说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了,和皖北谭家都有的一拼了。」

「唉,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姚鼐之长叹一声道:「齐三爷此言一出,回旋的余地已经很小很小了。」

说话间,就听隔壁门「光当」一声被推开。

「老姚——」来人还没进屋就叫嚷起来:「你猜得可真准,我们赌赢了!老齐,拿五两银子来——隐湖辛仙子昨天在镇江发表声明,支持武当的提议,不再续办茶话会了!」

话音未落,隔壁就响起了两种含义截然相反的感叹声。

隐湖,你终于也倒向我的对立面去了!

我冲解许两女苦笑一声,可心中却似响起了一声惊雷,不仅将我的沮丧和倦意一扫而空,就连人都彷佛又回到了师傅病榻前接受征服隐湖任务的那一刻。

因为魏柔于归而懈怠了的斗志,再度昂扬起来,阿柔已经算不得是隐湖的弟子了,我还有师傅的重任在肩!

推开窗户,繁华的龙潭镇尽收眼底,向北望去,暮色里,一条大江浩荡向东,几行归雁振翅南飞,我心胸顿时为之一阔。

来吧!该来的都弹出来吧!让老子好好和你们斗上一斗!

「相公……」解雨娇柔的身躯粘贴了我的后背,却不知该怎么劝我,只是一双藕臂死死搂住我的虎腰,半晌才小声道:「也不知道魏姐姐在哪儿,她要是能出面说句话就好了。」话语中竟隐约有些怨气。

「别替你相公担心,这些牛鬼蛇神成不了什么气候!」我转过身来,轻抚着少女的秀发:「再说,你魏姐姐也是一身的烦心事。」

一边是师门和一个半师傅,另一边是自己心爱的丈夫,阿柔若是知道辛垂杨的声明,怕是心都要碎了吧!

而我心底也涌起一丝悔意,自己怎么就把局势估计的那么乐观?早知如此,死活我也不会放她离开京城了。

突听隔壁传来姚鼐之苦中作乐的歌声:「霜风渐紧寒侵被,听孤雁声嘹唳,一声声送一声悲,云淡碧天如水……」伴着竹筷敲击瓷碗的叮当声,那歌声听着无奈而又凄凉。

我心中忽地一动,眼前似乎见到了一丝光明。

大江盟固然可以拒绝十大的诱惑,可同盟会的其他门派却对十大的名头眼热得很,其中大有连纵的余地,你大江盟不给我面子,那就别怪我拆你同盟会的台。

略一思索,我轻咳一声,朗声道:「隔壁是奇门的姚鼐之姚兄吗?可否过来一叙?」

隔壁歌声戛然而止,安静了片刻,就有人不满道:「是谁这么不开眼,竟敢劳动老姚的大驾过去一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另一个则干脆高声道:「隔壁的仁兄,想见老姚的话,你自己过来,老姚可没闲工夫陪你去。」

也对!我心中暗笑了一声,自己当了一年官,竟不知不觉地染上了官场的恶习。

示意解许两女在屋里等我,我便朝隔壁走去。

敲了两下门,我推门而入。

围坐在一起的十来个汉子目光齐刷刷地投过来,一见是我,几个人立刻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惊叫道:「王、王大人?!」

还是姚鼐之最是机灵,连忙抢前两步,就要跪拜下去,却被我生生拦住:「姚兄不必多礼,我王动见官是官,见了江湖朋友,可就是江湖人了。」

听我报出姓名,几个原本因为不认得我,还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的汉子都马上站了起来。

姚鼐之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动少认得小人?」

「没有大人,哪来的什么小人?」我边说边把着姚鼐之的胳膊向众人走去。

一个汉子连忙在姚鼐之的座位旁加了把椅子,我顺势坐了下来,笑道:「姚兄乃是奇门的大弟子,精通奇门阵法,我岂能不知?」又冲几个熟面孔笑道:「于尚志、戚二东、武凯,你们怎么都跑到这龙潭镇来了?」

那几个被我点了名字的汉子,并不知道我是因为当初化身王谡投身大江盟和他们朝夕相处的一段时间才认得他们,顿时受宠若惊,七嘴八舌地说了一通。

我才弄明白,原来慕容世家早在和我会面的十天前就宣布,考虑到龙潭镇很有可能成为今届茶话会的主办地,年前对江湖人开放应天镇江一线,甚至保证同盟会弟子往来的安全。

而同盟会顺水推舟,也借口年关将近,宣布盟内各门派放假两月,暗地里却派出若干小组到龙潭、高资等镇,查探地形,姚鼐之就是其中一组的负责人,虽然他只说自己是和大家一起来游玩的,可在小小的龙潭镇上已经停留了三日,足以让我猜到同盟会的用意了。

慕容千秋和我会面的时候却绝口不提此事,他想必知道,这消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远比自我表白更有力。

「今届的茶话会不在龙潭镇了,而是在牛首山下,那里离应天城很近,诸位甚至可以住在城里。不过,龙潭镇和牛首山两地的气候条件相差无几,在这儿做适应性训练也很合适。」

我假意曲解了姚鼐之他们待在龙潭镇的目的,环视着众人笑道:「听说去年就有很多人不适应这里的气候,抱怨没能发挥出自己的真实水平哪!」

「今年的茶话会还办吗?」众人纷纷问道。

「怎么不办?!」我胸有成竹地道,如雷似电的目光扫过众人,众人都不自觉地点头称是,就连众人中唯一一个名人榜上的高手杨千里,也同样无法抵挡我强大的气势,微微点了点头。

「我知道,前几日武当清雨真人说,茶话会没有续办的必要了,大江盟和铁剑门也有类似的看法,让大家心生疑问。老实说,我很理解清雨真人,自从第一届茶话会排下十大,武当位居第三之后,直到去年的第十二届,中间竟然没有受到过任何挑战,完全是当了十二年的摆设,换做我也厌烦了。」

我心中虽然恨透了清风,可公开场合,还得给他留下足够的台阶,让他觉得改口并不会太过损害武当和他的威望,毕竟茶话会缺了这几大门派也就谈不上真正的茶话会了。

众人闻言,姚鼐之等几个心思灵动的都不置可否,其余人则随声附和。

「而且,大家都知道,茶话会除了有十大的荣光外,更重要的是,通过各门各派的切磋交流,大家能够取长补短,在武学上更上一层楼,这才是茶话会的根本所在。然而,武当显然没能从中受益,隐湖、大江盟亦是如此,自然对茶话会兴趣缺缺了。」

我当然心知肚明,茶话会虽有切磋交流武学的功能,但这绝非白澜的本意,江湖看中的也正是那十大的名头,但我巧妙地给茶话会披上了一件美丽的外衣后,聪明如姚鼐之之流已经开始沉思我说的话了。

「敝帚自珍和故步自封,这样的门派,迟早会被江湖所淘汰。曾经名噪一时的华山派、峨嵋派而今安在?他们都是前车之鉴啊!反之,兼收并蓄、海纳百川,才会永远屹立在江湖之巅。譬如少林,本无七十二宗绝技,达摩老祖东渡时只不过带来西域绝技十三项,是几百年来寺中历代高僧潜心钻研,融百家之长,终成绝技七十二。就是现在,每隔十年二十年的,寺中就会出现一项新的武技,将七十二绝技中的某一项取代。」

「武当也不例外,三丰真人当年只创下了武当内功心法、真武剑法和太极拳三大神功,至于名震江湖的两仪剑法、鹰蛇十二变、梯云纵身法甚至武当至高无上的绝学『老子一气化三清』都是后人的心血。没有前辈们的努力,少林武当决不会有今天的地位;而不思进取,他们同样会被其他门派所取代。」

末了,我正色道:「从今届的茶话会开始,我会让参加茶话会的每一位江湖朋友——包括武当乃至隐湖少林——都觉得他们此行不虚!」

闻听这等豪言壮语,众人都遽然动容,却没有人敢怀疑我言辞的真伪。我去年的一系列表现已经证明,我不仅在武技上无愧十大高手的称号,而且在武学理论上也有着相当的造诣,这让我许下的诺言有了坚实的基础。

「听动少的意思,莫非是要更改茶话会顺位战、候补战和夺位战这三战的规矩?」姚鼐之沉吟道。

「穷则思变,不过不会大变,毕竟三战的规则经过十几年的修改和检验,已经相当完善了。」我不想刚一接替白澜就全盘否定他的功绩,但怎么把茶话会办得更吸引人,我和岳父萧别离却是商议了很长时间:「若说有什么变化的话,一是五位出战的选手中,必须有一人是派中的年轻弟子,男不得超过三十岁、女不得超过二十岁,而且他可以任选三四台的位置而不受自身真实实力的约束。之所以做如此改变,是因为在我看来,培养不出或吸引不到年轻弟子的门派是没有未来的。」

姚鼐之闻言,眼中顿时异彩连连。我说的这一条几乎就是为奇门量身定做的,试问江湖有几个门派拥有像杨千里这样三十岁以下就位列名人录的年轻高手呢?

有了这一条,如果排兵布阵得当的话,甚至对上铁剑门,奇门都有打平的可能,跻身十大自然希望大增。

而像七星门、八极门这样年轻弟子居多的门派,也占到了相当的便宜,至于十大中受此影响最重的,自然非年轻弟子匮乏的铁剑门莫属了。

「二是在顺位战和夺位战中,可以越一级挑战,也就是说,现在排名第三的武当可以直接挑战隐湖的榜首地位,而去年候补战的头名百花帮也可以直接挑战当时临时排下的十大第九名漕帮,以逸待劳不再是老十大的特权,当然,挑战者也只有一次越级的机会。」

「哇,太好了!」武凯兴奋地道:「这么一来,在茶话会上就可以看到更多的江湖高人啦!」

旁边一人问为什么,武凯笑道:「你们想想看,原本十大的前几名,哪次不都只来个把人充数?现在谁还敢再吊儿郎当的?一个不留神,没准儿就跌出十大,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可原来的顺位战、夺位战怎么大家都缺席了呢?」

「这当然是有历史原因的。」我接过话头:「比如以往慕容世家排名第六,第五是唐门,两家有着相当深厚的合作关系,自然不愿意在茶话会上非分出个胜负高低来;而去年慕容和大江盟倒是位次相邻,又是生死冤家,可双方谁也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实力,只好各守各的本分;至于大江盟的第四位,更是让隐湖、少林和武当稳坐钓鱼台。现在,只要慕容愿意,他就可以直接挑战武当,一旦它得胜的话,试问大江盟还能坐得住吗?这样,江湖高手的直接对决应该比以往多不少吧!」

「动少,其实要看高手的对决,莫不如名人录也来打擂台。」姚鼐之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我。

「急不得,饭总要一口一口吃。」我心中微微一动,早知道姚鼐之精通阵法,没想到他揣摩起人心来,也是一个高手,名人录的编制早晚要走上类似十大门派的道路,这是我已经想到的事情,不过那该是蒋迟的任务了:「光一个茶话会,方方面面需要打点的银子就要五千两,若是再加上个规模几倍于兹的名人录争霸赛,几次下来,我就该去要饭了。」

众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我接着道:「即便看不到期望中的高手对决,我王动也不会让大家空手而归。去年空闻大师、清风真人和辛仙子的现场点评大家还记忆犹新吧!虽然点评的都是大家司空见惯的招式,可平凡中见真功,连我都受益匪浅。今年空闻大师已经应允,点评将更加细致,而清风真人如果缺席今届茶话会的话,那我就代他讲讲,鹰蛇十二变的前八变,究竟能演化出怎样的后四变来。」

众人越发兴奋,好几个抓耳挠腮的恨不得现在就学到王氏鹰蛇十二变的后四变。

正唧唧喳喳议论不休之时,门突然又被人「光当」一声推开,一个满脸匪夷所思的壮硕汉子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

他根本没看出屋子多了一位客人,进门就大声嚷道:「奶奶的,真他妈的邪门了,魏仙子竟然在苏州说……说……说隐湖支持王动那淫贼续办武林茶话会!」

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在我身上。而我胸口却猛的一热,甚至眼角都微微湿润起来。

「阿柔,在你相公有难的时候,你终于挺身而出了!」

内心深处,那个略有些虚幻的陆昕霎时间蜕变成了实实在在的魏柔,而曾经盘踞在我脑海中的一丝不安也眨眼间烟消云散了!

「喂喂喂,你们这都是怎么了?难道都被吓傻了不成?」门口那汉子不解地问道。

「不是大家吓傻了,而是因为我,就是你说的……淫贼王动。」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