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九卷 第九章

蒋迟是个急性子,于是蒋烟很快就出现在三人面前。一谈论起珠宝,蒋烟立显知识之丰富,让蒋家兄弟瞠目结舌。

蒋逵不由连连感谢大哥,说他介绍来了一个宝贝,蒋迟眼中亦是异彩连连,想来是没料到蒋烟还有如此本事。

偷儿哪有不懂珠宝的!我心中暗笑,五师娘早就告诉过我,除了金子银子,偷儿最喜欢的就是珠宝首饰,判断它们的好坏优劣,这可是偷儿的基本功。

不过,能对价值百金千金的名贵珠宝做出一番正确评价,想来蒋烟的师傅也是行中翘楚,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见识到那些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大街上的珠宝珍品。

市井多奇人啊!

我不禁想起了孙二和南元子,暗自可惜老南要终老市井,否则他真是个得力的帮手。

又想起那天和蒋迟说向孙二要两个人不成问题,可回家才记起与孙二有交情的只是王动而已,李佟出面,孙二哪认识他是老几?可偏偏和他合伙的却是李佟,扮演两个越来越出名的人,我已经有点筋疲力尽了。

「子愚,你怎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没看见兰丫头啊?错错错,你瞧我忘了不能再叫兰丫头了不是,她可是飞上高枝了。别说,我还真佩服你,宁馨那头母老虎你丫怎么降服她的,让她认下了兰姑娘?」

我没理蒋迟,前店后院都不见兰月儿的身影,想来宁馨许了姐妹关系后,她就躲进闺阁里不再抛头露面了,不过快嘴的人多得是,于是后院树荫下的我就始终能感到一股炽热如火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

「那也是人家兰姑娘自己拚死挣来的!」蒋烟白了蒋迟一眼:「怎么就没人暗杀你一回,让奴家舍身相救,也好打动郡主娘娘的心。」

蒋迟气哼哼地骂道:「小淫妇你咒我死就直说,宁馨是头母老虎,子愚这丫的也是一头公老虎,我他妈的能跟这两公母比吗?没等你来相救,丫的我早被人乱刀剁成肉糜了。」又转过头来对我道:「你也太有面子了,京城可是五六年没出过这等火爆的场面了。」

「谁说不是!」蒋烟飞了个媚眼给蒋迟,道:「顺天府和西城兵马司都大动干戈了,昨儿夜里开始,已经抓了好多人了。啊,对了,听说就连这几天在这儿说书的风小先生都被抓进狱里去了哪!」

蒋逵的惊讶完全在合理的范围内,蒋迟也好奇地问起了原因,蒋烟说这遇到这样的事情,总要找一些替死鬼,那些外乡人自然是首当其冲了,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哪!

顺天府的大牢里果然是人满为患,喊冤叫屈的声音此起彼伏。

郭槐陪笑与我一道巡视着大牢,一边解释说府尹葛止野觉得此时不宜见当事人,所以才让他作陪。

他并没认出我来,说我与刑部王大人有几分相像也只是无话找话的开场白。

「就这风一吹就倒的麻杆,还有那个尿裤子的,他们可能是暗杀郡主的凶手?你是刺客,你会要这种人做同伙吗?别侮辱了大家的智慧,想找替死鬼,你也找个精明强干点的呀!咦,那不是郭大路吗?怎么把他也抓进来了?……我当然知道他是打铁卖兵器的,郭大人总不能因为砒霜能毒死人,就把人家药铺给封了吧……」

接连被从监狱里提出来的几个都是京城人士,略一询问便知他们绝对与案子无关,便径直放了,几人自是说不尽的感恩戴德。

而郭大路和他老板则由我作保释放出来,对我也是感激不尽,直说那三口宝剑就不收银子,权当谢礼了。

我心中暗叹锦衣卫果然权势熏天,换做我刑部员外郎的身份,恐怕直接就被葛止野打回票了,哪能像现在这样,我说放谁就放谁。

郭大路是个热心肠,自己自由了,就想搭救别人,道:「大人,那说书的风小先生也被……」

「从哪儿来的说书先生?你能替他作保吗?」

一句话噎住了郭大路。郭槐闻言迟疑道:「大人,那个说书的风大虾有重大的嫌疑,有人看见他用半截竹竿杀了一个刺客,可他死活都不承认,眼下正审他哪!」

等风大虾被人架到我的眼前,饶是见识过诏狱大刑的我也不由吃了一惊,他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像个血葫芦似的,看上去已经没有几块好肉了。

「查来查去,就他一个人嫌疑最重……」郭槐讪讪道,想来皇上追索甚急,顺天府也着急上火,见有个嫌犯,立刻严刑逼供。

风大虾不敢承认自己出过手,自然是怕暴露了身份,而严刑拷打下他竟能坚持住,看来这貌似吊儿郎当的瘦小少年倒真是一条汉子。

「俺叫风大虾,浙江余姚人,来京城说书的。俺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说书人,如何能杀得了人?」一盆水浇醒了风大虾,他见到我眼睛一亮,复又黯淡下去,开始回答郭槐的提问,听那声音已是虚弱已极。

郭槐又想提问,我拦住他,问道:「你说你是江南来的,那你师从何人?」

「俺师傅是应天晁启正。」风大虾大概没想到我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眼中闪过一丝紧张,但还是立刻回答道。

「哦,应天一笑楼晁启正晁先生?那你且说来,晁先生有几个弟子,都姓甚名谁?」

审问与被审的都没想到我竟然知道晁启正,郭槐身子顿时向前探去,目光炯炯地注视着风大虾的反应。

风大虾怔了一下,才说师傅有四个徒弟,自己是他的关门弟子,又把师兄的姓名一一道来。

风大虾真是有备而来呀!我心里暗忖,可惜他遇到了江湖上除了他师傅高君侯之外最了解他的我,而我又每年都要去应天与家人团聚一段时日,对名满应天的晁启正自不陌生。

「郭大人,放了他吧,晁先生的弟子不会和刺客有染的。」

郭槐有些不豫,推三阻四地不想放风大虾,我遂诚恳地道:「把时间浪费在这小子身上,到头来还将是一无所获,有那精力,不如再去找找线索。真的一个月没缉拿到凶手,我带着这小子去大理寺,咱们来个三堂会审,看他到底是不是刺客的同党!」

把风大虾带回锦衣卫,找大夫替他包扎伤口,等处理完毕,他几乎整个人都被纱布包了起来,看上去凄惨之极。

「多谢李大人。」他挣扎着要向我磕头致谢。

「要谢也是本官谢谢你喔!」

「大人说的哪里话来?」

「风大虾,有件事情你可能不知道,本官来京之前,是在应天衙门做事,晁先生和他的弟子本官比你还要熟悉,他的关门弟子可不是你。」

突然被人揭穿了谎言,风大虾紧张起来,金鱼眼盯着我看了半天,才反击道:「那……大人为何不在顺天府说破此事?」

「昨晚确实有一刺客被人用半截竹竿杀死,既然有人看见是你干的,想来没错,那你不是为了搭救本官,就是为了杀人灭口。说起来,那些刺客都是死士,凶悍的很,即便安排其他人来灭口,你的份量也不够;不是来灭口,自然是出于侠义之心拔刀相助了。就算那晚真正出手相救本官的另有其人,本官也不会把你留在顺天府让你背黑锅,刺杀郡主乃是死罪,你不想让你师傅没了传人吧!」

「什……什么意思?」

「本官好歹也练过几天武。」我微微一笑:「江湖上的事情虽然知道得不多,可有名的几个本官倒是很留心。风大虾这个名字名不见经传,可毕竟是高君侯的关门弟子,我就有那么点印象。你不敢承认你出过手,只是怕人晓得你的身份,因为你知道,刑部王大人已经下了京都禁武令,也有人因此送了命,万一被他察觉,恐怕你师傅都保不了你。你两个师兄都已死了,你再在顺天送了命,你师傅一生的心血岂不就全白搭了?所以你只有否认出过手这一条路……」

「……大人……」

风大虾毕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年轻和热血可以让他笑对老虎凳、火钳和辣椒水,但连自己的身份也被揭露出来,进而可能威胁到师门的时候,他一下子崩溃了。

用自己的本尊来威胁风大虾为自己的分身服务,这样的主意大概只有我能想的出来。

把他送回粉子胡同继续养伤,顺便买了个丫头服侍他的生活,剩下的就等着收获源源不断的情报了。

随后,我与唐三藏秘密一晤,商定好了唐门弟子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四少唐六艺以唐系宝大祥欲和蒋家合作为由,与蒋逵进行初步接触。之后,由我本尊出面将之驱逐出京城,进一步划清我与唐门的界限。

六少唐八股则隐居京城,熟悉京城生活,为日后在京潜伏做好准备;而他那两名堂兄弟事实上却是唐天文的私生子,在唐家都没什么名气,却有接近名人录的实力,一人接近蒋迟,另一人则协助唐三藏监视唐天运的一举一动。

唐三藏则视情况看是说服他六叔投降还是把他的小命留在京城。

唐五经一死,唐天威一系立刻没有了未来,这极有可能动摇唐天运跟随唐天威的决心,而我毕竟对唐家的内幕了解尚浅,当初拟定的借刀杀唐天运的计划只好放弃。

唐天威的命运则在他儿子死的那一剎那已经被决定下来了,因为丧子之痛很可能会让他变得疯狂,进而有可能不顾一切地毁掉整个唐门,虽然谁也说不准这种可能性究竟能有多大,但只要有这种可能性就足够唐天文下定决心除掉他了,深知父亲为人的唐三藏毫不掩饰地告诉我这个结论。

唐天威的死无疑将大大削弱唐门的实力,甚至会使唐门研发药物的能力倒退十至二十年,但相对于稳固的权力来说,一切都是值得的。

何况我这个女婿还可以为唐门赢得两三年从容发展的时间,这其间唐门不必担心会受到其他门派的攻击,从而迅速恢复自己的实力。

唯一值得忧虑的是唐天运拒绝投降,并利用他掌握的唐门经营体系做出反击,不过按照唐三藏的话来说,如果他六叔如此顽固,那早早晚晚会有这一仗,眼下先发制人,或许能将对唐门的危害降到最低点。

「国家都有兴衰,朝代都有更迭,妄想唐门永远屹立在江湖之巅,我还没那么无知,甚至唐门在我眼皮底下灭亡我也不奇怪。」唐三藏冷静道。

只是在同样冷静的面孔背后,我隐隐觉察到了一丝惆怅。

「阿棠已经有了归宿,六弟大概也不会受到唐门的牵连,就算唐门灭亡,火种已经留下了,如此我就可以放手而为了。」大概是见我神情凝重,他嫣然一笑:「放心吧,别情,局面再怎么坏,也误不了你在西南蛮苗的大事。」

「这一剑为什么要反手去刺呢,陆姐姐?」

「它是要配合步法的,看清楚我的脚下,这样出其不意,此剑的威力就大增了。」

夕阳已落山了,院子里挑起了气死风灯。灯光下,魏柔正在指点宁馨练剑,剑法是恒山剑法,只是魏柔根据宁馨个子高的特点,稍稍加以变化,毕竟恒山剑法更适合身材娇小的女子。

宁馨虽然不明白,能够修改一套成熟的剑法乃是武功步入江湖绝顶高手的旁证,但她已隐约觉得,陆昕在江湖上的名头或许不在她师傅练青霓之下,那陆昕的身份简直就是呼之欲出了。

若不是唐门易容术太过神奇,而魏柔投身娼门太过离奇,她早就改口叫魏姐姐了。

一旁解雨、许诩袖手旁观。解雨对宁馨颇具戒心,自然不肯轻易泄露自己的底细,故而一言不发;而许诩知道她在武学上没有什么前途,便一心用在了算学上,她在这方面倒颇有天赋,渐有独当一面之势,眼下只不过是陪自己的主子看热闹而已,注意力没全在魏宁两女身上,所以第一个发现我回来,忙捅了解雨一下。

「怎么这么晚呀!」

解雨飞奔过来嗔道,她的意识还停留在苏州,那时我悠哉游哉的岂像现在这般早出晚归。

「你相公要为稻粱谋喽,不然,你们的小嘴儿都要喂不饱啦!」我嬉笑道,悄声告诉她和她大哥商量事儿去了。

魏宁两女闻声也停了下来。以往这时,都是宁馨飞快扑进我怀里,可现在她却瞥了依偎在我怀里的解雨一眼,接过丫鬟送上的毛巾擦起汗来,直到我笑问她剑练的如何,她脸上才绽出灿烂的笑容。

「陆姐姐说我的进境一日千里哪!」

「那是你姐姐溺爱你,让三哥试试你的武功,看剑!」

话音甫落,细长的佩剑如空山新雨轻灵地刺向了宁馨,剑法是偷学的几招恒山剑法,内力也只用了两成,模拟的却是宁馨还算熟悉的师姐静闲。

「千山雪!」

宁馨轻叱一声,向左疾跨一步,手中长剑数道流光,反攻过来,似乎正是在武林茶话会上见识过的那招「千山雪」,只是出手的时机方位却与练青霓那一招稍有不同。

「好!能料敌机先,知道三哥舍不得伤你!」我赞了一声:「雪阻蓝关!」回剑在胸前舞起一团剑光,便听得「叮当」一阵金铁交鸣,宁馨倏地退后,收剑喘息起来。

「不错,你真是大有进步哩!」我忙上前助宁馨调匀内息,她趁势偎进我怀里,噘着小嘴嗔道:「三哥最会哄人高兴啦~」

「有它哄你就够了。」用有点伸头伸脑的独角龙王顶了顶她,调笑了一句,又道:「宁馨儿,说几天功夫你就凭空多上几分内力,那是哄你高兴。真正说起来,你是渐渐领悟了使用内力的方法,原本你只能使出三分本事,眼下却可用上五成,这和你长了内力可是同样的效果哩!」在她腰间轻捻了一下:「去,好好谢谢你陆姐姐。」

宁馨流瞳轻转,甜甜一笑,拧身去谢魏柔了。

东厢房的何雯、何霏姐妹听到我回来的动静,此刻也跑出来腻在我身边爹呀爹地乱叫,两小自幼没有尝过父爱,对我便极亲热,我也在她们身上重温着做父亲的快乐。

化名李依的白牡丹招呼大家吃饭了,她和解雨一样,为了心上人充耀而开始向万氏学习厨艺。

弹琴的女子都有一双灵动的手,而百花楼又是个食不厌精的地方,于是见多识广的她手艺很快就超越了万氏,从长宁侯府搬出来,喜爱美食的宁馨倒是没在这上感觉出什么差异来。

魏柔却还有意无意保持着她在隐湖养成的习惯,对宁馨的奢侈也偶有微词。

其实对我来说,女人花自己相公的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我不想魏柔的思想一下子为我改变那么多,地位的剧烈变化已经让她的心灵相当脆弱,眼下只能用我的爱心来温暖呵护她。

不过她身上还是越来越多地出现奢侈的迹象,就像细布衣衫下已不是同样材质的肚兜亵裤,而是换了名贵的湖丝制品,因为我说,她娇嫩的肌肤实在应该受到绫罗绸缎的呵护,而这样的话,恐怕任何一个做了人家媳妇的女子都不会拒绝。

席上四女唧唧喳喳倒是话题多多,从琴棋书画到衣食住行,似乎没有她们关心不到的事情。

四女眼界俱宽,虽然见解思想有差距,但各自广征博引,听着就相当精彩。

我并不插言,这种辩论对彼此了解对方十分有益,只有彼此了解,才有可能结下友谊;即便没有友谊,也会多一分尊重。

我若是冒然参与,很难做得不偏不倚,反倒坏事。

不过,女孩们却没忘了我,不时拉我出来助阵,话题正说到饮茶需用「山上水,江中水,井下水」,可究竟哪一种更佳却是各执己见,宁馨非要我说出自己的想法,我先是笑曰:「相公才不管是什么水哪,总之一经媳妇的手,那味道就甘美无比。」

说得三女都心花怒放,随后却是心头一动,沉吟道:「真要说起茶来,对门的唐先生可是大行家,明儿就去请教他一番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