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九卷 第七章

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我心情复杂的接过宝珠手里的蓑衣油伞,踏着夜色而去。

本来还想夜探通达车行,甚至去唐家踩踩盘子,可此刻已是意兴阑珊,既然丁聪动不得,那我也没必要打草惊蛇。

因为方献夫的家离马宁子胡同很近,我就想先回隐庐看看,若是唐三藏动作快的话,他也该找到我的居所了。

大街上依旧能看到京卫的巡逻队,虽然他们只是临时来协助顺天府和西城兵马司的,不过因为皇上、蒋太后的诞辰和中秋节、重阳节很快就到了,他们只好继续待在城里。

京卫是军中精锐,就算不是在战场上,执行军令也是一丝不苟,一路上,就有两批巡逻队检查到了我。

布置在马宁子胡同周围的京卫暗哨同样没有撤走,这是沈希仪在他的职权范围内给我提供的最强有力支持。

暗哨清一色都是他的心腹,不仅监视着陌生江湖人的动静,就连刑部和顺天府在此地的活动也一并纳入了他们的监视范围中。

「我那大舅哥可别一头撞进了监视网啊!」

离隐庐还有段距离,我就看见门外停着一辆豪华的马车。

进门一看,却见丫鬟宝月陪着一个披着蓑衣的矮瘦车夫站在垂花门下躲雨,那车夫神态甚是倨傲,似乎不屑入房歇息,而他身边临时搬来的椅子上的茶水点心看上去也丝毫没被动过。

「老爷,有位解小姐来拜访您,说是您的朋友,而解小姐主婢就是那车夫送过来的。」开门的宝纨道。

宝月看见我,也忙迎了出来,小声道:「老爷,婢子让车夫大哥去倒座房休息,他死活不肯,问他是哪个府上的,他也不说……」

「不妨,主随客便吧!」我打断宝月的话头,心道,什么解小姐,定是唐三藏弄出的花样,问他就是了。

冲那车夫一点头,车夫拱手施了一礼,却不开言,我也不去理他,吩咐宝月好生招待客人,我迈步朝正房走去。

庭院里的花早就谢了,可雨夜的空气里却残留着淡雅的香气,香气凝而不散。

「我这大舅哥还真下本钱哪,连上好的胭脂水粉都用上了……」

心里正暗自发笑,却听房门一响,一道婀娜身影从屋里飞奔而出,一下子扑进了我怀里,那张炽热丰润的红唇在粘贴我的嘴唇之前,轻轻吐出了两个字。

「相公!」

「雨儿,是你?!」

骤然见到心爱的女人,我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唇上传来那熟悉的感觉、怀中传来熟悉的拥抱,我才完全确定下来——雨儿,是我心爱的雨儿来了!

一股难以抑制的喜悦霎时塞满了我的胸臆,油伞跌落在青石板上的同时,我的双臂已经紧紧抱住了怀里的人儿,那力道是如此之大,就连臂弯里的佳人都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两张同样炽热的嘴唇就像彼此寻找了千年,一旦相逢,就再也不愿分开。

天,不在了;地,不在了。此刻的我,心中只有唇上传来的那绵绵无尽的爱意。

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那张熟悉的俏脸才回到我视线的焦点。

「雨儿,让相公好好看看你。」

我轻轻梳理着她被雨水打湿了的发髻,水滴顺着发丝流下,和眼泪汇合到了一处,亮晶晶的,就像女儿晶莹的心,少女融化在了我灼热的目光里。

「想你想你想死你了!」她伏在我胸口不住地呢喃,直到另一道倩影出现在两人身前。

「大哥最讨厌啦!」

依偎在我怀里的解雨娇嗔道,对面一身素白裙衫宛若天仙的唐三藏只能尴尬地笑着。

陪解雨一起进京的许诩坐在我侧后小心地靠着我的臂膀,一面轻嗅我的气息,一面好奇地望着唐三藏,女装的唐门大少爷可是稀罕物,她一辈子恐怕就只有这么一回眼福了。

「真是冤枉啊,妹妹!你知不知道,为了让你早点见到老公,你大哥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再说了,你们夫妻亲热的日子长着哪!大哥可是一大箩的问题要问你老公哪!」

「我接掌江湖了吗?答案是『是』,不过还要苦熬三个月。皇上封了什么官?从五品刑部浙江司员外郎兼锦衣副千户。见过大江盟和慕容家的人啦?见过了,不过都被我轰走了,大舅哥你装神弄鬼地才进了隐庐,想必知道隐庐四周都是探子,不错,我还下了京都禁武令,为此我还把宋维长杀了。唐门?唐五经和何素素同归于尽了,这消息千真万确,至于唐天运嘛,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敢进京城,我和他又没有什么交情……」

「别情,你可真能避重就轻啊!」唐三藏苦笑道。

「三藏,剩下的就只能和雨儿在被窝里说喽!」我嬉笑道,明白唐三藏在粉子胡同已经认出了我的分身李佟,就算一下子没认出我来,他大概也认出了魏柔的明霜剑,否则,今晚他怕是不会出手了。

而我的话也等于明确告诉他,他看见的魏柔和宁馨,都是我的私事,与唐门毫无关系。

「就知道大哥有事儿瞒着人家!」解雨偷偷掐了我一把:「等、等……,你若是不老实交待,看人家不……」说着说着,脸一热,不再说下去了。

「六叔原本是和三弟在一起的,他此番冒险进京,大概是听到了三弟的噩耗。」

「别紧张,看在媳妇的份上,只要没惹到我头上,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

唐三藏微微一笑,那笑容彷佛鲜花初绽,娇艳异常。不是他眼中射出的一丝锐利,我简直是要忘掉他还是个男儿身。

若论容貌之俊美,大概只有李思那厮才能和大舅哥相比吧!只是,男人美到了连女人都要嫉妒的地步,不怕遭天遣吗?

这样的话,我只能在肚子里说说,眨了眨眼,问唐三藏:「唐六叔是为唐五经而来,你呢?」

「来的不是我一个。」唐三藏沉声道,却偷偷转了话锋:「大伯在苏杭乐不思蜀,蜀中就基本稳定下来了。你是阿雨的夫婿,唐门自然要全力相助。」

短短一句话,我却听出了许多内幕。唐天文定是趁唐天威父子被我羁留在江南的机会,速回蜀中安定下了局面。

说唐门支持我,其实是唐天文变相认可了我和解雨的关系,至于什么时候解雨能够变成唐棠,却需要他们父女逐渐化解各自的心结。

然而唐五经的死,已经打破了唐门两系人马的脆弱平衡,唐天文会不会一鼓作气除掉唐天威呢?想想唐三藏来京的时机,实在启人疑窦。

「或许他原本就是来解决唐五经的吧!」不过,眼下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而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当着妹妹的面把这样的心思说出来,若是真想弄明白他的心思,看他下一步如何对付唐天运就知道了。

解雨闻言虽没说话,却含羞望了我一眼,目光颇是欢喜,毕竟婚事能得到家人的承认是最理想的结果。

「岳父大人的好意岂能拒绝!」我嘿嘿笑了两声,便问来的都是什么人。

解雨抢着告诉我,说她四哥、六哥都来了,还有两个远房的兄弟,加上唐三藏一共是五个人,可以说唐门年轻一代的精英至少出动了三分之一。

若唐天文真是想助我一臂之力的话,不可谓手笔不大,光是伪造身份,怕就费了相当大的功夫。

该如何使用这天上掉下来的帮手,我还需和唐三藏仔细研究,可惜他们来的着实不巧。

「三藏,你也知道,京城出了桩大案,这几日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肯定要严密盘查来京的外地人,客栈并不安全。干脆我先送你们去沈希仪处躲避一下,等风声过后,咱们再好好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嘻,阿雨肯放你离开半步吗?」唐三藏笑着拒绝,要我不必担心,他们自有自保之道,我想起垂花门下的那个倨傲车夫,知道他所言不虚。

他随后告辞,那车夫也不问跟着唐三藏的两个婢女哪里去了,一言不发地驾车离去。

「相公,你留了胡子,不仅看起来稳重多了,而且,人也变得老实了耶。」送走唐三藏,我和解雨相拥朝正房走去,她依偎在我肩头轻声笑道。

「怎么说?」

「人家看宝月、宝纨还是……还是姑娘家嘛!」

「咦,竹园的紫烟、明珠、喜子,她们不都还是姑娘吗?」

「那不一样,竹园有殷姐姐、萧潇姐姐她们,在京城相公可是孤身一人……」

我脚步一顿,侧过身来正视着解雨,缓缓道:「你说错了,雨儿。其实在京城,相公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除了隐庐,相公还有另外一个家,那个家中,有相公的妻妾。」

解雨的呼吸顿时一窒,怔怔地望着我,那宛若宝石般明亮的眸子一下子变得迷茫起来,我甚至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一股浓重的疑惑和忧伤在她眼中聚集,然后散发开来,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半晌,她才喃喃道:「新……家?难道……相公要舍弃竹园的一切吗?」

「傻丫头,相公怎么舍得!」

我坚定的目光和无可置疑的语气让解雨的眼神活了过来:「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说来话长了,总而言之,相公不是万能的皇帝,虽然五斗米折不了相公的腰,可为了日后能和你们过上自由富足的生活,相公却要暂时低下骄傲的头颅……」

听我宛宛道来抵京后的故事,解雨不时发出感叹:「魏姐姐好可怜啊!」「……好羡慕魏姐姐啊!」

最后,她伏在我怀里沉默了半晌,道:「相公,我想去见见她们。」

这样的要求,我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二话不说,我驾起马车,带着她和许诩离开隐庐,在城中绕了几个圈子之后,就直奔口袋胡同而去。

「大人,听俺那口子说,奶奶们都还在等您哪!」开门的万金机灵得很,见到解许两女,脸上没有丝毫惊讶的表情,却不着痕迹地把屋里的情况告诉了我。

听得垂花门响,魏宁两女都迎出屋来。魏柔一眼见到了我身后的解雨,脚步骤然一缓,脸上蓦地浮起一丝难以名状的羞怯,就像新婚的小媳妇第二天拜见公婆,看起来浑身上下都是那么的不自在。

「姐姐~~」

解雨看上去却是欣喜异常,飞快跑上前,兴奋地一把抱住魏柔,喜道:「终于可以和姐姐在一起了!」

「雨妹妹……」

「嘻嘻,错啦,你现在该叫我雨姐姐了。」解雨得意道。

她脸上洋溢着的真诚,化解了魏柔的不安与羞涩,偷偷瞥了我一眼,便和解雨说起悄悄话来。

宁馨狐疑地望着解雨和许诩,目光闪烁不定。她该能猜到,两女是从竹园来的,而这似乎让她本能地察觉到了威胁。

「三哥,来的可是竹园的姐姐,是殷姐姐还是萧姐姐?」她悄悄挪到我身边,依偎进我怀里,小声问道。

「我姓解,你是宁馨妹妹吧!」解雨耳尖,回头笑道,只是那笑容里,却隐约透着一丝争宠的味道。

宁馨呼吸一顿,不由自主地咬了一下嘴唇,转头委屈地白了我一眼。

她的心思,我自然看得清清楚楚,这里是李宅而不是竹园,她才是这里至高无上的女主人!

可解雨却把她当作了竹园的寻常姐妹,她又是郡主之尊,难怪她觉得委屈了。

然而说起来,觉得委屈的该不是她一个吧!一代天骄谪仙魏柔、唐门的娇贵千金怜花公主唐棠、天真与成熟交相辉映的稀世母女三人组无瑕玲珑,她们每一个人都是江湖侠少的梦想,可她们却都居于侧室,何尝不觉得委屈呢?

就像解雨,虽然在隐庐答应得好好的,要给宁馨足够的尊重——毕竟日后她一年只能与我相聚一两个月,可真见到宁馨,却忍不住使起了小性子来。

真让人头疼哩!我不禁皱了一下眉,解雨并不是个小气的人,却对官家有着一种本能的反感。在竹园里,她和武舞也仅仅维持着一种简单的姐妹关系。

我脸上的表情落在宁馨眼里,她越发楚楚可怜:「三哥,竹园里的姐姐可真多啊……」

「谁让你三哥是个淫贼,见一个爱一个的。」解雨嗔道,一面狠狠白了我一眼。

宁馨吃了一惊,大概是没料到,在我面前,还有人敢像她一样放肆,不由轻哼了一声。解、魏的六识都极是敏锐,宁馨声音虽轻,两女却听得清清楚楚,蛾眉俱是微微一蹙。

一见面就交恶,这大概是我能预料到的最差开局了,而这一幕却活生生地发生在我眼前,我不由一阵气闷。

可转念一想,出现这种情况,自己倒要负上大半责任,本以为李宅和竹园相距千里之遥,不会有太多的交集,可解雨一到,却让我骤然醒悟,两地的女子拥有着同一个男人,就有了最大的交集——这两个家中,还有谁比我更重要呢?

至于来的是不是竹园里对我最肆无忌惮的解雨并不是问题的根本,就算是最温顺的无瑕、萧潇来了,能以郡主之礼待宁馨,可随着宁馨对我日益依赖,当我离开京城的时候,她能不怨恨带走她丈夫的竹园诸女吗?

少女情热如火,可不像无瑕那样能够控制得了自己的相思啊!

看来对宁馨的策略要调整一番了,或许让她不时去趟江南以慰相思之苦,会让她们彼此更加了解,更加和睦吧!只是,皇上肯放她出京吗?

「过来,雨儿。」我一边琢磨着对策,一边朝解雨招了招手。

见我脸上的神色,玲珑剔透的她自然明白该收敛一下了。她姗姗走了过来,只是眼中却还有些不情愿。

「雨儿、宁馨,相公介绍你们认识一下。朱湖儿,李宅未来的女主人;解雨,相公未过门的妻子。在京城,虽然雨儿你与相公订亲早,可也要叫宁馨一声姐姐;出了京城,宁馨你虽然贵为大明郡主,也只是我王动的外室而已,雨儿可就是你的姐姐了。」

解雨轻咬贝齿,白了我一眼,刚想开口,宁馨却抢在了前面,只是话却是对我说的:「解姐姐年龄比我大,我就叫她姐姐吧!」

我感激地望了宁馨一眼,她肯先让一步,真是省了我许多烦恼,想起当初她和魏柔为了一个姐姐的名分争论不休,心里不由一阵感慨。

「宁馨她……倒不像个寻常郡主哩!」

许诩不堪挞伐,已沉沉睡去。解雨未曾真个也销魂,甚至似乎比真的欢爱还耗神,只是久别相逢的兴奋让她虽是倦极却依旧蜷在我怀里,和我喃喃细语,述说相思之苦。

道尽了相思,又说竹园其他诸女如何想我想得寝食无味而全靠喜欢一双女儿打发日子、无瑕如何武功尽复、秦楼和织染铺子的生意如何红火,最后终于说到了宁馨头上。

「是啊,除了你之外,大概只有她狠得下心来向你相公动刀子了。」

我不禁想起了身边心爱的女子。宝亭当初只是为了报恩,后来却陷入情网不能自拔;玲珑天真无邪,自然无法抵挡我的魅力;无瑕温婉天下无双,当我趁虚而入,给精神趋于分裂的她以坚定支持和无比关爱的时候,她已经就再也无法离开我了;萧潇是宿命,而八年的时光也足够让她了解我的一切,那超凡脱俗的才华足以让每一个怀春少女动心;武舞,那丫头是个性享乐主义者,或许找到了独角龙王,她已经满足了。

这些女子的心路历程虽然各不相同,但结果却只有一个,心灵与肉体的归宿也只有一个。

然而,世事无绝对,总有那么一些人的心思,或者我根本无从把握、或者我无法完全把握,比如苏瑾,比如……

轻抚着怀中佳人的新剥鸡头,飘荡的思绪也收拢了回来,夜明珠光下,傲然挺立的嫣红一点散发着妖艳淫靡的气息,温软如玉的雪丘上却布满了青紫,乍一看触目惊心。

而艳红的双唇真的如血了,因为她吸吮着的地方正渗出血丝来,那是她飞越颠峰的明证。

解雨于归之路也算是相当奇特了,我爱怜地亲吻着她的发丝,说起来,倒要感谢江湖上的那些无聊传闻了。若不是我被渲染成了一个人面兽心的淫贼,怕是还激不起性格反叛的她的兴趣呢!而当我一点点展露我的才华,她的心也一点点对我开放,最终被我俘获。

该给她一个扎扎实实的名分了,只是……

唐天文向我示好,反倒让我有点缩手缩脚,就连原本抱着来京之后就不顾一切嫁给我的解雨,心中也多了一丝犹豫。

既然这样,那还是等唐天文明确表态,也好让解雨心中没有丝毫遗憾,可我和解雨却只好苦忍了。

「……她……也挺可怜的……」解雨细细呻吟了一声,朝我怀里紧了紧,把我的手压住,那对满是倦意的剪水秋瞳流出告饶的目光后,渐渐合拢上了眼帘。

「宁馨儿,你怎么还没睡?」

解许两女都睡了过去,而我想起夜小解,无意中向窗外望去,却见庭院花树下隐约有道身影俏立在细雨中,正是宁馨,忙披了件衣服冲出去。

宁馨听见动静,见是我,便一头埋进我怀里。

「三哥,我好怕……」浑身湿透了的她哆嗦着身子,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傻丫头,有三哥在,你怕什么?」

我拥着她回到她的屋子,主人没睡,小红她们也不敢睡,而在宁馨积威之下,她们也不敢相劝,只是把热水都早早准备好了。

把宁馨的湿衣服都脱了,抱着她跳进浴桶里,她的身子才暖和过来。

「我怕三哥回了江南,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宁馨死命搂着我,似乎我马上就要从她眼前消失似的。

宁馨是个敏感的女子,我来京的真实目的瞒不了她多久,这几天我便逐步把我的计划渗透给了她,不过她方尝情爱滋味,无心细想,今日解雨骤来,一下子引发了藏在她心底的疑虑。

「傻丫头,相公怎么舍得你!」我真诚地道。

或许一开始我真的动过这样的念头,可眼下心思已经变了,当宁馨真的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时候,我已经无法完全把她当成一件工具了。虽然这样的弱点,很可能让我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上陷入被动,不过,就算想站稳脚跟,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做出太大的牺牲。

「或许两三年里,你得忍受一下相思之苦。可苦尽会甘来,我们还有几十年的好日子……」

「三哥,莫辜负了我。」

信誓旦旦的甜言蜜语永远是迷惑女人心灵的最佳良药,宁馨的眼泪不见了,身子却变得火热,丰腻的羞花偷偷绽放开来,将硕大的龙王迎了进去,在发出一声娇腻呻吟的同时,她细声道:「……其实,陆姐姐她……也没睡哪……」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