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九卷 第四章

等皇上的龙辇再度路过一品楼,邵元节已经离开多时了,望着如林旌旗渐渐消失在大街的尽头,我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总算一切平安。

虽然京城发生的一切抑制了我狂热的忠君思想,可还远不至于让我丧心病狂地去诅咒那个少年死亡。

刚站起身来准备回刑部,无意中朝窗外瞥了一眼,却正看到大街上一顶青呢小轿的轿帘掀起了一半,露出一张清丽脱俗的俏脸,乌云盖头、黛眉弄巧,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只是那张脸看上去却有些眼熟,寻思半天,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绝世容颜本是属于一个七尺男儿的!

唐三藏!

我真是哭笑不得,还要极力克制住跳下楼去痛扁他一顿的冲动。

他唐家易容术天下无双,干嘛要偏偏装扮成个女人!可大街上遍布顺天府和刑部的眼线,我冒冒失失地冲过去,很容易就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反正他易容进京,必是听说了我的京都禁武令,自然也就知道了我就任的新职位,那就等着他找我吧!

不过,他和唐五经先后抵京,并没有留在蜀中,大概唐门的内乱暂时是用一种彼此心照不宣的和平方式解决了。

然而唐三藏恐怕没想到,唐五经才死没两天,他此时进京,倒是极容易被唐天威误会的。

「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哩!」

我嘴角含着微笑,缓步走下楼去。

一劳永逸地解决唐天威一系人马正是我所需要的理想结局,一个元气大伤的唐门想要在中原做出一番事业,只有依靠我这个女婿了。

……女婿。我不禁想起了古灵精怪的解雨,女装的唐三藏和她竟有七分相像,甚至那秋水流瞳的眼波都好似一模一样。

甩了甩头,把这荒唐的感觉赶出脑海,信步向西进了粉子胡同。

路过兰家的时候却听不见了兰月儿那清脆甜亮的吆喝声,依窗招揽客人的是一个陌生的大眼妹子。

「义父他还真是个急性子哪!」我心中好笑,可转念想起老爹每每在我眼前唠叨,说他那些老哥们儿早都儿孙绕膝了,我也就明白了老人的心境。

过了兰家没多远,就是通达车行了。车行门脸并不算太大,青瓦石墙也不算张扬,只有匾额上的四个大字似乎是出于名家之手,一团和气,圆润大方。

进进出出的脚夫昭显着生意的红火。进院子一看,东西两厢的各六间屋子,上面写着「子丑寅卯」十二地支的字样。

与普通的四合院不同,正屋两旁没有耳房,却是两条宽敞的通道通向后院,同样有货物进出,不过,脚夫却是清一色车行伙计打扮了。

每间屋子门前都站着三人,两人清点货物入库,一人验票。进入车行的货物都暂时寄放在了东厢房,随后由车行伙计搬到后院,统一运出京城。而进城的货物则运到西厢分门别类地储放起来,不时有各色人等从那里提出货物来。

人虽杂乱,可细看却是井井有条,甚至那些在兰家看起来相当无赖的伙计,面对客人的时候都是笑容可掬。

「洪七发倒不白给啊!」我心中暗叹了一声,通达名声尚好,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就算把它打倒了,可客户因此产生了逆反心理,也不见得有利于新车行的发展。

「客官可是有货物需要敝号托运?」大概是看我张望了许久,一伙计过来殷勤问道,他那天也在兰家,却丝毫没认出我来,只因我现在的容貌与我自身的本来面目已有一段距离,而和朝另一个方向变化的李佟,相差就更远了。

「在下有一些京城土产需要运到江南,听说贵号是京城有名的大车行,故而来探问一下,货物运到苏杭一带,价钱如何计算。」

「客官有所不知,敝号只负责将货物运进运出京城,在这期间,敝号将保证您货物的安全和商税的公平。出城之后,您可以再委托他人运到目的地,若是您走陆路的话,敝号可以为您联系腾达、四海等拥有全国货运能力的车行;若是您走水陆,敝号则向您推荐大和、水伯等老字号的船家,这些车行船家都有专人与敝号联络,保证您价钱公道。」那伙计笑道,他这套说辞相当流利,也听不出丝毫漏洞,显然是车行统一了口径。

「一马车货物,敝号收银三两,商税自理。如有损失,敝号最高赔付十两。当然,您如果事先声明货物的价值,并愿意交纳总价三厘的货物保证金,如果货物受损,敝号将全额赔付。」

哦?保价运输,这倒是个蛮新鲜的事物。而廖喜手握西城安保重权,让别的车行出几次货物事故显然是件很轻松的事情,如此一来,势必把相当一部分商贾逼到不得不采用通达保价方式的地步。

我心中飞快地计算了一下,如果一年有十万两银子的货物参加保价运输的话,通达就可以轻松拿到三千两银子,而为此增加的成本,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想出这样点子的经营者,真算得上是位高人了。

我把刚在粉子胡同采购的土产清单递给了伙计,伙计飞快地看了一遍,道:「您这些货物,大约占马车空间的六成,按敝号规矩收银二两,但因为要和别人货物搭配,故而明日才能发送出城去,若是您心急,可以包下整个马车,不过要多加一两银子。」他拨了几下算盘,复道:「这些货物,总价约合三百两,虽然价值不菲,却不太容易损坏,依小的看,您保价五十两,就足以应付可能出现的损失了。」

伙计面面俱到,又颇为客人着想,寻常商贾很难拒绝,就连我也不由掏出了五两银子,包下一辆马车,又付了保价的费用,余下的我则说是给伙计的好处,心中却暗道,如果他拒绝,那我可真要重新考虑对付通达的方案了。

好在伙计偷偷把赏银揣进了兜里,态度也越发恭敬热情,我心里暗松了一口气。

很快办理好所有的手续,我拿了回执跟随马车向西门驶去。

「哦,是保了价的?」税课司的官员见是通达的马车,瞥了一眼货单,只简单查验了一下,让我纳了十两税银,便放行出门。

而旁边其他车行的货物,则多有刁难,把货物翻个底朝天还属寻常,更有甚者,货物的价值被凭空抬高了数倍,商贾自然要多交不少税银,实在是苦不堪言。

委托船商大和将土产送到扬州师娘处,我便和通达的马车一道返回城内。

过了城门,突然看到一身戎装的胡大海。

「吓,没想到,胡兄已经是军中百户了,恭喜恭喜!」

胡大海志得意满地笑了两声,举酒敬我道:「俺胡大海有今天,全靠当初动少您提携,俺敬你,先干为敬!」

几句话,我就弄清楚了胡大海的现状,他虽然武功在江湖派不上数,可他浑不畏死的剽悍刀法在战场上却是大放光芒,无名岛海战他就战功颇着,甚得沈希仪的喜爱,沈调任京都,就把他带上了。

随后他又在大同立下功劳,积功升至百户。这些天,京卫协助顺天府打击京城左近的盗贼,因为他熟悉江湖人物,沈希仪便把他派到了京城水陆两路最重要最繁忙的出入口——西门。

「唐佐真是人尽其材啊!」我感叹道。

两人抚今追昔,不由又谈起去年武林茶话会的趣事来。胡大海虽然做了官,可脑筋却依然转不过弯来,待听我的解释,才明白好多事情的关节,心情畅快,那酒下得越发快了。

「格老子的,俺本来觉得唐家哥几个就够厉害,现在总算明白了,再好的猎手也斗不过好狐狸……啊不,是再好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啊!」

在他面前,倒是不用太谦虚了,因为他会把我的谦虚当了真,我便转移了话题:「胡兄这几日大概是见到不少江湖名人吧?」

「咋不是?还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哪!像离别山庄的萧庄主,还有大江盟的高爷齐公子,齐公子还认得俺,和俺说了好一阵子话。对了,还有俺们蜀中唐门的唐六爷……」他虽然离开了江湖,可对江湖高手还是另眼相看,口气也相当尊重。

「唐天运也进京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我脱口问道。

胡大海是个粗豪之人,没听出我话里的意思,随口道:「就是今天上午啊!」

我一怔:「那……沈大人没告诉你,我已经下了京都禁武令吗?」

「告诉了,可俺想你和唐大少是朋友,大概没什么关系吧!再说,他是俺乡亲,怎么好意思拦他?何况,唐五经那小兔崽子进了城就没出来过,他能在京城待得,为何六爷待不得?」他振振有辞道。

「唐五经已经死了,他当然没法子出城了!」见他又开始犯浑,我又好气又好笑,心中却是蓦地一动,浑人也有浑人的作用,一条妙计顿然在胸:「胡兄,你在军中,当知军令如山。我王动虽不是军人,说话也是一言九鼎,你把唐天运放进京城,却是害了他!」

胡大海醉意盎然,饶是我说得如此浅白,他还是一脸迷惘,我不得不解释道:「胡兄,眼下就算是唐三藏在京城,我一样会诛杀他。否则,日后谁肯听我号令?」

「你说要杀……谁?唐大少?你、你不是喝醉了吧,他可是你兄弟啊!」

「胡兄,是你自己醉了!」

一个自以为是,一个有意引导,两人越说越僵,最后终于不欢而散。

胡大海那榆木疙瘩的脑袋里最后留下的印象就是,因为唐门违反了我的禁令,所以我要对它动手了。

这正是我所希望的。胡大海意外在军中崛起,势必会吸引江湖各大门派的目光,特别是在我下达了京都禁武令和斩杀宋维长之后,为了获得京城的消息,那些有心的门派极有可能私下与他接触。

按照他的性子,他那张大嘴怕是很快就会把消息传得满世界都知道,因为他已经脱离了江湖,他的话反而更容易让人相信。

唐门内讧乃是唐门之秘,江湖并不知晓,在外人看来,我若是斩杀了唐天运,就和与唐门翻脸别无二致,这和杀了宋维长绝不可同日而语。

如此一来,既震慑了江湖,又帮助了我未来的老丈人一把,还可以撇清我和唐门之间的关系,好让唐门从皇上的视线里消失,却在暗中成为我的助力,可谓是一石三鸟了。

唯一要担心的是解雨的反应,不过我自幼饱读兵书战策,岂能不知三十六计之一的借刀杀人?

望着胡大海愤然远去的背影,我嘴角不由扯出了一道怪异的弧线。

胡兄,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般黑暗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