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七卷 第十一章

天刚蒙蒙亮,魏柔就醒了过来,一睁眼,便看到我坐在官帽椅上,宁馨偎在我怀里睡得正香——她天真的脸上流露着恬静安详的微笑,就像父母怀抱中的婴孩一般。

嗔怪地望了我一眼,魏柔起身下了碧纱橱。我想把宁馨抱上床,身子刚一动,四肢就一阵酸麻,又一屁股坐了回去,顿时惊醒了宁馨,而魏柔也慌忙跑了过来。

「宁馨儿,你可真重啊!」抱了她一夜,全身都被她压麻了!

宁馨心情舒畅,却不在意,只嬉笑了两声,冲外屋喊道:「小红,快进来给我三哥松松骨头。」

转眼却见魏柔已经伏在我身边仔细搓揉着我大腿的肌肉,她微微一呆,眼珠转了两转,偷偷给小红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出去,然后挪到我身后,一双玉手悄然搭上了我的肩头。

身上的麻痹感很快就消失了,可我却舍不得喊停。魏柔跪在我膝前,那轻纱罗衣虽然宽大,却隐约可见那对绝妙的玲珑凸起,云鬓蓬乱,睡眼朦胧,更是别有一番温馨滋味。

而背后宁馨的丰挺双丸也不时在我脖颈上蹭来蹭去。早晨本来阳气就重,此刻胯下越发蠢蠢欲动,就恨不得那四只在我身上细心捏掐的软绵绵小手干脆转移阵地,好让自己憋了许多天的欲望发泄出来。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就听充耀惊讶道:「小红,你怎么在这儿?」小红支吾道:「郡主她……她在……要我们在这儿伺候李公子的。」

魏柔和宁馨蓦地停了下来,对望了一眼,两人几乎同时闪进了碧纱橱,而充耀已在外屋喊道:「李兄起床了吗?」

我忙迎了出去,见礼之后,讪讪笑道:「这么早王爷就来凝翠阁,莫非是有什么大事?」

充耀打量了我一番,皱眉道:「你不是也早起来了吗?只是你这身衣服,怎么像是塞在床底下压了一宿似的?」

我心道,这还不是你妹妹的功劳!刚想胡乱解释一番,充耀却一摆手:「罢了,你快去换一件衣服,我和几个朋友约好了去沈篱子胡同看地,你陪我去一趟吧!」

我心下一怔,既然约好了,为何昨晚不告诉我呢?心中暗觉蹊跷,回房一边更衣,一边低声叮嘱魏柔,让她一切小心,又嘱咐宁馨,说替我照顾她姐姐,莫让蒋府的人欺负了她。

急匆匆赶到沈篱子胡同,我顿时吃了一惊,仅仅半天一夜的功夫,整个胡同已被半人多高的栅栏团团围住。

乞丐似的难民不见了、赈灾的粥铺子也撤了,道路虽然还有些泥泞,可也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不是那残垣断壁和十几口破木棺材,这里宁静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长宁侯蒋云竹果然颇有实力。」我心里暗道。

一旁充耀正四下张望,几辆马车疾驰而来,头里那辆马车里探出一个圆咕隆咚的大脑袋,冲充耀喊道:「姐夫、姐夫!」

「东山,你可迟了。」充耀笑着迎上前去。

看这二十出头的胖小子模样与蒋云竹颇有些相像,我知道他定是蒋氏家族中人,难怪充耀不敢怠慢。

不待马车停稳,东山就「噌」地跳了下来,嘻嘻哈哈地给充耀见过礼,目光一转,落在我身上,笑道:「姐夫,这位可是一日之间尽购沈篱子地产的那个李佟?」

「不敢,正是李某。」见充耀竟不介绍来人,我也权当不知他的身份,吊儿郎当地一拱手,心中暗自诧异,这消息传得可真快呀!

「哟,这是什么怪味儿?这么难闻!」随着一声娇嗔,一个二十出头衣着奇异的丽人捂着鼻子从东山马车上下来,四下看看,才袅袅娜娜地走到东山身边,拽着他的胳膊不满道:「这儿不是沈篱子胡同吗?一大清早的,带人家到这个下三滥住的地方干嘛?」

「你知道个屁!」东山张口就骂,那女人却毫不在意,似乎早就熟悉东山的脾气。

而随后从五辆马车上下来的五位公子哥似的少年看上去都比东山年纪小,俱是衣饰精美华丽,想必身份不会比东山差到哪儿去。

几人也都带着女伴,却没有跟下车,只是透过竹帘向外观瞧。

刚收回来目光,我心中却蓦地一动,眼珠轻转,眼角余光便落在了第四辆马车的车夫身上,他正跳下车辕,一对精光四射的眸子飞快地打量着周围,目光忽快忽慢,而每一个让他目光稍做停留的地点在我这个经过了名师鲁卫指点的人眼中,都是可能藏匿刺杀者的好地方。

「这人是公门高手!」

霎那间,我就做出了判断,不由瞥了从那辆马车上下来的少年一眼,那少年十五六岁的光景,身体消瘦、面目惨白,似乎是大病初愈,看起来就显得弱不禁风,一点都不出奇。

倒是车窗后隐约可见一少女美若天仙,竟与解雨、玲珑不遑多让,在诸女中显得鹤立鸡群。

这些天璜贵胄、金枝玉叶没人保护,那才奇怪呢!我心中释然,见几个少年纷纷上前与充耀打招呼,却都是喊他姐夫,不知道是因为他们都是蒋家子弟的缘故,还是随东山这么称呼。

而充耀无一例外的以字号相称,显得十分亲切。

问明眼前就是沈篱子胡同,众人立刻唧唧喳喳起来:「二叔怎么想起来买这儿的地?」其中一个少年不解地问。

东山神秘地道:「走,进去看一圈,你们就知道了。」

胡同并不长,可稍有泥泞之地,车夫们必用木板垫道,足足费了一炷香的功夫,这些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们和那位艳妇才走完一圈。

方纔说话的少年皱眉问东山:「大哥,这儿原来住的都是什么人呀,怎么房子都破成了这副模样,一场雨就全塌了?」旁边就有人告诉他,说这是西城有名的贫民窟,少年越发不解。

「就因为都塌了,二叔才买这块地哪!」东山道:「我特地领你们在四周绕了一圈,这地角你们可都看明白了吧,从这儿北去丰盛胡同兵马司胡同,放屁功夫就到了,那儿可是六部公卿的聚集地,奶奶的有银子都买不到那儿的宅子!」

众人点头称是,东山越发起劲儿:「往东北不远,就是粉子胡同,哥几个别说你们没去过吧,反正我是惦记着百花楼的白牡丹、翠云阁的小凤仙。」

旁边艳妇骂了他一句没良心的,他却浑不在意,往西边一指:「这儿过去两条街就是内城河,显灵宫也离此不远,这么好的地角儿,若是建上几座好府第,一准儿能卖个好价钱!二叔这地,买得相应着哪!」

另一脸上贴着膏药的少年看了看前街后巷,摇摇头道:「二叔的如意算盘未免打得太响了。你们看,这前后两街房屋破败,所居必是贫贱之人,所谓贵贱有别,就算二叔把房子建得花儿一般漂亮,自重身份的人恐怕也不肯与这些贱民为伍吧!」

东山点头道:「四弟你说得不无道理,可昨晚上我听我爹说,二叔前脚刚把地契拿到手,张延龄后脚就找到了顺天府,说要购下沈篱子胡同的地产,听有人抢在他前头,又改口说这是借天灾敛财,要顺天府治买地人的罪,等知道是二叔,他才悻悻罢手。张延龄机灵鬼儿似的,没有利,他肯动这脑筋?今儿找到姐夫,就是想听他怎么说。」

我心中暗自庆幸的同时,却不由得一凛。建昌侯张延龄乃是孝慈皇太后的亲弟,为人十分跋扈难缠,若不是有蒋云竹挡在前面,自己能不能斗过他还真是个未知数。

而因为张太后向与皇帝生母蒋太后不和,张家与蒋家的关系也十分紧张,自己无意之中扯进了两大外戚的争斗之中,祸福难料。

「张延龄此番轻易罢手,不知他闹得什么玄虚。」充耀沉吟了一会儿,才道:「至于太启所言,不错,北起十八半街,南至劈柴巷;东起太常胡同,西至内城河,沈篱子、八千张、榆钱和跨车这并排四个胡同都是贫寒居所,但沈篱子最为贫穷,比起沈篱子来,其他三胡同的境况要好上十倍不止,特别是跨车胡同,更是寓京举子的聚集地。当然,这种境况不加变化的话,王公大臣们是很难迁居此处,不过,若是对跨车等三个胡同改造一番,景象就会截然不同了。」

充耀了解到的情况,已经超过了我当初的述说,显然他在劝说他岳父蒋云竹之前,曾经仔细地考察了沈篱子的周围环境;而我昨晚讲述的计划,大概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为什么偏偏要借我之口说给蒋云竹听,难道仅仅是为了让白牡丹的哥哥显得与众不同吗?

四弟太启皱眉道:「姐夫,如此一来,所要花费的银两岂不巨万?」

充耀摇摇头:「跨车三胡同受沈篱子胡同拖累,地价比其应当具有的价值低了许多,现在消息没传出去,收购正当其时,估计花不了多少银子就能低价购得相当一部分地产。加以修缮后,再择人而租,要么是殷实人家,要么索性把目光放长远一些,廉价租给贫寒的士子。这么一折腾,再加上大伙儿一张扬宣传,必然会有人加入到收购行列里去,那时这三条胡同的地价无疑就会大涨,而地价一涨,则势必带动周围的物价,一些贫苦人家无力在此地生活,就要迁出。估计不出两年,此地就会焕然一新。」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太启笑道:「那二叔也不把沈篱子的地留下两处来……」

东山笑道:「二叔不过得了三分之一,真正的大地主另有其人。」

他一指我:「就是这位李佟李公子。」

大概是因为充耀并没有给大家引见,加之我内敛神韵,竭力隐藏自己的实力,又怕日后要与他们相见,更是做出了与平素截然不同的轻薄神态,于是几乎没有人留意到我,那个车夫高手也只是粗略打量了我一番,就转向别处了。或许在他们心中,我就是充耀的跟班吧!

直到听东山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才一下子都聚集到了我身上。

「李佟?京里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啊?」太启道。

「兄弟祖籍扬州。」李佟这个身份彻头彻尾是个假的,话自然不能多说,眉毛却是轻浮地一挑,似乎不满太启的言辞。

「扬州?那儿遍地都是盐贩子,你这么有钱,不是贩私盐的吧!」

太启粗鲁地笑道。

「我家田租就够吃够喝的了,犯不着干那违法的勾当。」

听我不是官宦子弟,几个少年都轻视起来,太启似乎与蒋云竹不睦,追问道:「靠田租就能买下大半个沈篱子胡同吗?你们家到底有多少地?」

「他家可是扬州有数的大地主。」充耀接过去道:「太启,记不记得我方才说过,现在收购跨车三胡同的地产用不了多少银子,当然沈篱子就更少了,李佟买地所费不过一万两而已!」

「什么?才一万两?!丫的这哪儿他妈的是买,分明是抢嘛!」众人惊讶得面面相觑,太启更是叫出声来,瞪着我道:「怪不得张延龄要告你借天灾以敛财哪!」东山也说我心肠够黑。

「非也!」太启东山的话若是原封不动地传出去,对我自然大为不利。听太启脏字连篇,我心中更是有气,反正充耀也没明说众人的身份,我张嘴就否了两人的指责:「兄弟此举,于朝廷与百姓均大有益处,岂能说是借天灾以敛财!」

众人似乎是听到了极好笑的事情,都哈哈笑了起来,太启更是面露不屑,讥讽道:「这么说,皇上倒是该下旨嘉奖你喽!」

「皇上明鉴万里,圣心自有圣断!」瞥了太启一眼,心道,小兔崽子,你真是瞎了眼,歪主意竟然打到你爷爷头上来了,今儿倒要好好教育教育你!

我一收折扇,肃容道:「宸濠叛乱,将国库耗之一空,赈灾银两常常捉襟见肘,大前年河南山东大旱,朝廷无力赈饥,灾民暴起,右都御史俞谏耗时三月方将叛乱平息。去年两淮洪灾,也淹死了上千人。非是吾皇不爱民,实在是因为国库空虚啊!」

众人的笑声一下子弱了下来,脸色都有些不自然。

我指着残垣断壁续道:「沈篱子胡同十屋九毁,顺天府却只能设些粥铺子而已,根本无力安置受灾的百姓,日子久了,这些一无所有的灾民极易变成暴民,威胁京师安全。在下出银购地,每户所得银两,足够他们在城里生活三载,或在城郊购置房屋,如此一来,不费朝廷一两银子,灾民就已得到了安置;而沈篱子这边发展起来之后,又会给朝廷带来更多的税银,这岂不是两利之举?」

几个少年都默不作声了,倒是东山身旁那艳妇一撇嘴,讥笑道:「说的冠冕堂皇的,可骨子里还不是自己想赚钱吗?」

「大姐说的是。」

一句大姐气得那艳妇直翻白眼,东山却乐得大笑,道:「这小子是个商人,当然不会做亏本买卖!这种一举两得的好事,换做是我,也绝不会放过,可惜没那个脑子!」他转头望着众人:「肉他妈的没吃上,汤总要喝两口!这地方利厚着哪,早点下手,大家都有钱赚。」

他边拉着那艳妇走向马车边道:「临走的时候,我可告诉你们带银子的,哥儿几个想明白的,现在就和我一块圈地皮去!」

太启等人哄笑着上了马车应声而去,只剩下充耀和那个唤做永明的消瘦少年留在了原地。

而我也终于发现,东山、太启他们离开之前,都似乎不经意地望了永明一眼,在得到永明极其隐蔽的眼色之后,才放心大胆地离去。

而其间,充耀、东山也和他数度交换眼神。

「原来这个瘦弱少年才是众人的首领。」

能让这群身份高贵的公子哥儿俯首帖耳,再想想有谁能让充耀一大清早就爬起来,这永明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我背上顿时沁出一层冷汗,一边暗骂充耀不给半点提示,一边细想方纔的话中有无不妥,好在我怕这群公子哥儿揪住小辫子,说话极是谨慎,总算没有什么不敬,心里稍稍安定下来。

「张总管,咱们不在这儿等东山了,直接去显灵宫,东山知道该去哪儿与咱们会合。」

那车夫应了一声,却偷偷给充耀使了个眼色。

充耀犹豫了一下,才道:「显灵宫素来香火繁盛,游人众多,今儿又是七夕,里面定然拥挤不堪,不若另择时日,可好?」张总管也连忙接言称是。

「我出来一回可不容易。再说,游人多,正好热闹。」永明的目光突然转向我,笑道:「李佟,你说哪?」

「独乐乐,确实不如众乐乐。」

此句孟子劝粱惠王的话一出口,永明的目光突然变得异常深邃而锐利,那乌亮眸子深邃的彷佛是一望无际的暗夜幽冥,几乎让我迷失在那里;而锐利的目光更好像是一把利刃直刺向我的头颅,彷佛要把我刺穿了一般。

单单一个眼神的变化,就让这个瘦弱的少年顿时生出一股睥睨天下的绝强气势,而我耳边竟似响起了洪钟一般的诵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明知道眼前这一切都是虚幻的景象,冷汗却禁不住从额头鬓角流了下来,竭尽全力凝住心神,在心底喝出少林寺佛门狮子吼的真言偈语,抓住那瞬间的空明,我狂提不动明王心法,怪异的感觉才告消退,少年依旧是那个瘦弱少年,而我凝神静气,神态已与方纔的轻浮大不相同。

眼角余光中,充耀在苦笑的同时,流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赞许。

传说皇帝受命于天,心中自有一股天子剑气,想来这绝非妄言。

「只是,江南倭寇宗设集团余孽赫伯权已现身京城,轻蹈险地,为上位者所不取。」

少年大有深意地望了我一眼,转头责问充耀道:「你忘了朕是怎么叮嘱你的吗?」

朕,天子自称曰朕,这少年果真是吾皇嘉靖帝朱厚熜!而自己来京等候了半月有余未得召见,却不想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了他!

「皇上,臣冤枉!」充耀吓得顿时就要跪倒在地,却被少年所阻,只好肃立在他身边诚惶诚恐地道:「皇上有旨,臣岂敢有稍违!大概是皇上云从风随,自有君临天下之威,为王动所觉。」

「昭王爷确未告知臣下皇上要微服私访,否则,臣万死不敢以假名污吾皇之耳。」我撩衣下跪:「臣苏州推官王动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边叩首,一面心中震惊不已,此番来沈篱子竟是皇上的意思,而目标竟然是我!

可购买沈篱子地产并不是件了不得的事情,怎么会惊动了皇上?

而且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又怎么这么快就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

我心里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看眼下的情景,皇上似乎对我并没有什么恶意。

「起来吧!」少年一挥手:「算你机灵,否则,你冒用身份,朕就要治你一个欺君之罪!」

「臣擅用假名也是迫不得已。臣性爱胡闹,又好冶游,不用假名,岂不有损朝廷的尊严?」

「强词夺理!」少年呵斥了一声,大概是想起自己也是用假名微服私访,不觉面露微笑。

「『性爱胡闹,又好冶游。』,你对自己的评价太低了吧!朕本以为你在白府深居浅出,已悟得谨慎为官之道,不想你一离白府,短短数日,就搅得我王公大臣不得安静,连朕都被你惊动了!算算结交藩王、勾引郡主、刺探朝中重臣、在酒肆大打出手,桩桩件件岂是轻轻一句胡闹就能开脱得了的?说你目无朝纲,胆大妄为才是!」

「皇上,那些实乃李佟所为,而非臣王动所为。」我冷汗涔涔,心中已然猜到,充耀已将认识我的经过向皇上和盘托出,可连我在一品楼和廖喜、洪七发发生冲突皇上都知道,他手中掌握的情报系统真是庞大有效的惊人。

「哦?」少年闻言颇有些意外:「难道王动与李佟是两个人不成?」

「本尊分身虽是一体,却各有功用。臣王动入京以来足不出户,亲朋好友消息断绝,何也?因臣深知,臣处境微妙,即便不获吾皇任用,亦当谨慎从事。然,提调江湖,首重消息,臣在白府久了,耳目俱聋,京中之事无一得闻,臣实忧心忡忡,亦不愿白白浪费时间,故托李佟之名行事。」

少年沉吟不语,俄顷,他突然问充耀道:「宁馨今年十五岁了吧!」

「皇上明鉴,宁馨二月里过的生日。」

「皇后嫁给朕的时候,不过十三岁……」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皇上他别是要赐婚吧,听他续道:「充耀,太后很喜欢宁馨,朕就把她留在京城不回大同了,你回去和代王说,朕要给她找个好婆家。」说着,瞥了我一眼。

我心中大苦,自己真是倒霉透了,刚见到皇上就要抗旨!可话还没出口,少年已经一摆手示意我闭嘴,转头对张总管道:「传我口谕,代王五女宁馨郡主朱湖儿娴雅聪慧,甚得章圣皇太后之心,赐宫女两人、绢百匹。至于李佟……」

他目光落在我身上,嘴角流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竟让我心底生出一丝寒意:「皇上叫我李佟,这是唱的哪出戏?!」

「缙绅李佟忧心国事,京城雨涝,其率先捐银一万两,堪为缙绅楷模,恩授锦衣卫百户。张佐,替李佟请功的奏章就由你来写吧!李佟,你也别忙着谢恩,你这个假身份,朕现在帮你变成真的了,充耀乃皇室宗亲,又是外戚,张佐乃朕兴献王府的旧人,朕不怕他们知晓,可若是你露出了破绽,让不相干的人晓得李佟和王动实是一人,朕立刻诛你九族!」他微微一笑:「听说你一身奇技淫巧,这点小事难不倒你吧!」

「李佟之身乃皇上所赐,敢不殚精竭虑,报效皇上!」

「好!张佐,传旨白澜,宣他明日与王动一同入宫!」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