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六卷 第六章

「宗设完败,倭贼士气低落,一两年内江东该无倭患,而师兄借此鹏程万里已是指日可待,小妹可以安心回隐湖潜心修练去了。」

凯旋而归的剿倭营受到怎样热烈的欢迎我无缘一见,在观海卫甫一上岸,魏柔就向我告辞,而且去意坚决,弄得我心情皆无。

而鲁卫也不想招摇,想想自己鼓动沈希仪剿倭的目的基本达成,即便我不在,他申报功劳的时候也绝不会少了我那一份,没必要与众将争眼前风光,我索性带着解宋二女与鲁卫一道悄悄离开大部队,直奔宁波而去。

到了宁波,自然是先去潇湘馆。

到了潇湘馆,自然是先找周福荣,临离开宁波的时候,解雨骗他说给他吃了「七连环」,我又许下诺言,只要他肯出面指证宋廷之,我保他性命无忧,只要他当时没临阵反水,九成九还在潇湘馆。

可跟龟奴一提说要找周老板,那龟奴却硬邦邦地扔下一句话来。

「周老板?我们家老板姓李,不姓周!」

我吃了一惊,仔细打量在堂里乱窜的龟奴们,竟没一个熟面孔,就连老鸨都换了人,心里暗叫不妙,塞过一块碎银,笑道:「我问的是以前潇湘馆的那个老板周福荣,他前几天还说这两天要来几个新人……」

「大爷问的是他呀,唉,他不知犯了什么事儿,被官府抓去了。」

我和鲁卫急忙赶到关威家中,听他夫人说他出去了,两人才稍稍安心,好在关威尚且无事。

找了大半个宁波城,终于在城西一寡妇家中堵到了他。

听我一说周福荣的名字,关威脸上就有些阴晴不定,迟疑半晌,才道:「鲁大哥,现在夜半三更的你我都不当差,你不是苏州府的判官,我也不是宁波府的总捕,只是原来有些交情的老哥们。说老实话,我知道你在这儿蹲了好些日子,就是为了这个周福荣,想来也查出来了,我和他关系不一般,用百姓的话说,是他的保护伞。其实,周福荣他妈的是个什么东西,值得老子去保护!可我们那位知府大老爷偏偏就喜欢他,对他言听计从,我不照顾照顾这小兔崽子,头上这顶乌纱帽早他妈的没了,没了它,我那一大家子,还有这娘俩儿,他们靠什么吃饭呀!」

「周福荣是杭州府派人来抓的,说他把两个官差打成了残废,哼,那两个官差我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周福荣哪儿来的那么大本事,能把他俩打残废了?!反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况他们是狗咬狗,我才懒得管哪!」

「这么说,那两个官差是杭州府的人喽?」这倒有些奇怪了,文公达对江湖向来是避之唯恐不及,就算最近与江湖人交往多了,也只是表面客气而已,不可能把胡一飞这样的人引入府内,在我脑海里,早把胡一飞和来护儿当作了丁聪的爪牙,文公达出面抓人,八成是得到了上司丁聪的授意。

关威虽然摇头否认,却道:「他们是臬司衙门的人。」

「怎么不是丁聪?」我心中不由又惊又疑,以往所有的数据没有一丝半点指向浙江臬司柳坚,而本朝司法独立,布政使司和臬司衙门互为牵制,两大衙门的首长实在是鲜有交好者。

可臬司想指挥动文公达这样的一府知府也非易事,如果关威所言非虚,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来解释眼前谜团最为合情合理,我心一沉,若丁聪摆平了与柳坚的关系,那他在浙江可真是一手遮天了。

心头泛起一丝无力,浙江官府铁板一块,凭自己现在的地位想扳倒丁聪无疑是痴人说梦,就算桂萼方献夫在皇上面前极是受宠,可两人毕竟根基未稳,想要对付丁聪这样的一方诸侯还为时尚早,何况丁聪虽然为人奸险刻薄,可毕竟是从基层一步步干上来的,治农经商兴学都颇有一套,加上在大礼之争中又看准时机,反出杨廷和一党而站在了皇上这一边,皇上心中或许早把他划进自己人的行列了。

那边鲁卫沉吟道:「周福荣若是真关押在杭州府,问题倒不大,可落在臬司衙门手里……」

关威苦笑道:「鲁大哥,你不用套我的话,我什么都不知道,干了这么多年的刑名,我知道什么自己该问,什么自己不该问,我只管我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周福荣的银子,我没拿过一分一毫,要说我老关有错,不过是替他做了几回打手而已。」

失望地和关威告辞,刚要迈出大门,却见关威轻轻关上里屋的门,小声道:「鲁大哥,还有个消息,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就在前天,潇湘馆易主了,他的新主人是浙江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大江盟的盟主齐放!」

得到这惊人的消息,本想立刻离开宁波的两人立刻改变了主意,次日索性直接拜访了知府郎文同,借口周福荣涉嫌私通倭寇,要求借阅相关的档案,郎知府倒是相当配合,找来关威相陪,任由我们调阅府衙存盘的文书档案。

「手续完备,价钱也还公道。」

看到这架势,我心中早不存奢望,想来那交易文书定是做得无懈可击,可鲁卫依旧不死心,想从文书中寻到什么破绽,可翻看了一通在府衙备案的交易文书,又和潇湘馆成立时的文件仔细对比了一番,已是一脸失望。

「授权书上的手印和印签都跟备案的一模一样,绝不是伪造的。」

他望着我苦笑了一声:「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要说有那么一丁点问题的话,就是潇湘馆乃是一个风月场,和齐放的白道身份总有那么一点不协调。」

「这么说的话,毛病多了去了,为什么潇湘馆单单卖给齐放?这样的价格,老子我还想买哩!」没抓到任何把柄,心中郁闷,便强词夺理起来。

「废话,全江湖的人都知道宋廷之和齐放是朋友,人家凭什么卖给你!」

「他俩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勾当呀?」

「就算有,老弟你管得了吗?大江盟的总舵在浙江,要管也是人家浙江衙门的事情,想管,嘿嘿,还是等老弟你接了白大人的班再说。」

虽说已经打草惊蛇,让宋廷之及其幕后主使有机会将罪证抹去,可我不欲让他们发觉我对大江盟也起了疑心,对郎文同只说既然周福荣已被杭州府收监,若是他真的勾结倭寇,杭州府也会侦知,干脆就把苏州府掌握的数据一并转给杭州府,并案处理。

而潇湘馆原来的东家宋廷之,则请宁波府密切注意此人的行踪,一旦发现,务必将其扣押。

言辞中,对大江盟接手潇湘馆一事,我和鲁卫都当它是一桩正常的商业交易,只是有意无意地暗示郎文同,大江盟或许是上了宋廷之当了。

在人家的地头上,两人不敢久留,何况鲁卫身怀二十万两银子的巨款,解雨、素卿拎着价值连城的珠宝,一旦被人借故扣押,就是浑身上下长满了嘴也说不清楚,借口无瑕即将分娩,连近在咫尺的老师家都没去,杭州城更是进也没进,四人星夜赶回了苏州。

已近子夜,可竹园依旧灯火通明,马车刚停在大门口,我方探出身子,大门已然洞开,从里面跑出两个小丫鬟,脸上的焦急还没完全褪去,可已透着喜悦和轻松,边跑边嚷道:「这下可好了,少爷总算回来啦!」

再听宅里传来一连串的「少爷回来啦,少爷回来啦!」那声音直传进了兰园里。

「是不是三少奶奶要生了?」

我心「咯登」一沉,没等丫头回话,人已如旋风一般冲进了院子,从大院门口到了内院兰园的月门,丫鬟仆妇站了一溜,个个伸着脖子侧耳倾听兰园里的动静,里边隐约传来尼姑的颂经声,肃穆而悠扬。

无瑕,你可要坚持住呀!

不必再问,我知道定是无瑕要生了,想着她怀着双生子,我的心立刻揪了起来,心思一恍惚,差点撞到月门里的武舞,就听她飞快地道:「相公别急,无瑕姐姐还没生,薛夫人说让相公洗盥之后,方可进产房!」

「我他妈的奸了这骚娘们!」

我虽然稍稍安心,却被薛夫人的鬼规矩气了个半死,只是想到无瑕母子三人的性命就掐在她手上,这么做又是为了安全起见,只好按捺下焦虑的心情,一头赶往小山斋,为了节省时间,在半路就把身上的衣服撕成了碎片。

刚闯进斋里,还没看清屋里的情况,就听一串扬州土话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小畜生,侬勿心疼婆娘咿,啥辰光……」

只见平素老实巴交的老爹满脸怒容站在我面前,烟袋杆几乎就点在我的额头,本来还想骂下去,可看见我身上已无丝缕,脸上一呆,骂声戛然而止。

早等在那里的紫烟明珠等几个大丫鬟见状想笑却都不敢笑,倒是紫烟伶俐,偷偷一推,把我推进了浴池,几女七手八脚地帮我洗了干净,等换上一套洁白的长衫,紫烟这才告诉我,为了讨个吉利,产房就设在了我的卧室里。

她话音未落,我已三步并两步冲到了楼上,别说用我的卧室,就算要用皇帝老儿的龙椅,只要能保无瑕母子平安,我都会给她偷抢回来。

迎面正碰上宝亭,她双眸布满血丝,白皙的脸上竟写满了倦意,见我上来,她神情一松,身子一软,差点跌到,我忙搀了她一把,她才站稳身形,展颜笑道:「相公回来得正是时候,玉姐姐就要生了。」

宝亭怎么累成了这副模样?!可不等我细问,玲珑姐妹已经扑了过来,压低着声音啜泣道:「都快五个时辰了,娘她还没生下来,真急死人了。」再看姐妹俩的双眼,早已哭得红肿起来。

五个时辰?!我的心又陡然提到了嗓子眼,记得薛夫人曾经说过,像无瑕这样的经产妇,两三个时辰就该把孩子生下来了,怎么拖了这么久?莫非是难产不成?

「是……动儿么?」

卧室里传来六娘气喘吁吁的声音,随即就听到无瑕细弱的哭声:「相公、相公,快……来,疼死我了……」

我连忙推开玲珑,一个健步便冲进卧室,却见无瑕被六娘和萧潇一左一右架着立在卧房中央,正痴痴地向房门这边望来,苍白的脸上已满是泪水,见我进来,更是委屈的大哭起来。

「好了,别哭了,你男人不是回来了么,来,咱们再走一圈,再哭,神仙都帮不了你!」

没等我上前安慰无瑕,两人中间突然插进了一个讨厌的身影,不是旁人,正是那个死要钱的薛夫人。

我顿时恶向胆边生,伸手就要推开她,眼角余光里却见六娘和萧潇一个劲儿地给我使眼色,心中狐疑,手一缓,薛夫人已然回头白了我一眼道:「去,赶快把你那个小媳妇换下来,没看她都快坚持不住了吗?!哼,一点眼事儿都不长!」

被她这一打岔,相逢的激动和喜悦竟被冲淡了不少。

我定睛朝萧潇看去,她的脸色竟比无瑕强不了多少,头发已被汗水打湿了,素白的对襟长衫全是大块的暗色,明珠正替她擦拭着脖颈间的汗水,见我目光转过来,她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来,道:「相公,你去把干娘换下来吧!」

一旁六娘却沉声道:「丫头,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替下萧潇,无瑕身子的重量立刻压在了我的臂膀上,我立刻就明白了萧潇与六娘的辛苦,听薛夫人话里的意思,无瑕大概是一直被人架着在房中活动的,眼下已经五个时辰了,难怪萧潇吃不消了。

自从我进了房间,无瑕的目光就一直追随着我,直到我搀着她开始在地上溜踏起来,她才哭诉起薛夫人的「暴行」来。

「相公,我疼,疼得厉害,婆婆她也不管我,还逼我来回走,我的脚,脚是不是肿了?……」无瑕委屈得如同孩子一般,就连她的话里似乎都夹杂着一丝童稚。

「哼,敢惹我媳妇生气,赶明儿叫她给你磕头赔罪。你的脚,放心,它没事儿,漂亮着呢,我都想握在手里玩上一玩哩!」我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她,神情轻松自如,可心中却是一凛。

无瑕的声音与平常迥异,听着彷佛是个二七少女一般,就算疼痛让她说话的声音变了调,也不会差的如此离谱。

而薛夫人虽说已近四旬,可离婆婆的称呼还远得很。偷眼看六娘,她脸上也闪过一丝忧色,我心中顿时恍悟,无瑕的心神大概是再度分裂了。

这半年多来,在我的悉心呵护下,人格分裂的无瑕已经渐渐走出了被强暴的阴影,虽然依旧喜欢别人叫她无瑕而不是玉夫人,可她早已明白,玉无瑕和玉夫人其实是同一个人。

而在我的支持下,她也渐渐有勇气面对母女同嫁的尴尬局面,虽然每到这时候,她总是习惯地先把自己当作玉无瑕,可这并不妨碍她与玲珑一齐和我体会禁忌的快感。

只是她的心灵毕竟遭受过重创,创伤即便愈合,心灵也容易被心魔攻破,何况这心魔来自她少女时期的惨痛记忆。

阵痛、双生子、稳婆,相同的因素很容易就唤醒了无瑕尘封已久的记忆,而她又正处在情绪最激荡的产前时刻,这段惨痛的记忆便趁机侵占她的心灵,只是她爱我已入骨髓,竹园的幸福生活给了她支撑心灵的强大力量,让她并没有完全被那负面的记忆所吞噬,于是两种记忆交错在一起,让她既以为现在是二十年前,又没忘记怀的是我的骨肉,可产门却因为生玲珑的经历而迟迟未能打开了。

怪不得玲珑姐妹没在产房里,我心中暗忖,清楚无瑕眼下的状况,我心中已有了计较,轻轻拭去无瑕脸上的泪珠,柔声道:「好老婆,笑一个,你这模样,叫宝宝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哪!」

「我害怕。」无瑕笑了一下,却又皱起了眉头,可怜兮兮地央求道:「相公,不生了好不好?我真的疼,疼死了~」

薛夫人听无瑕后来说话都哆嗦起来,忙示意我和六娘把无瑕扶到床上靠着被褥坐好,一面撩起无瑕宽大衣袍的裙摆,一面笑道:「吵着闹着说要等你男人回来再生,好么,人现在是回来了,你倒不想生了,其实看你的身子骨,疼也就是一下子的事儿。」

无瑕双腿大张,私处便一览无余,她下面的毛发本就稀少,眼下更是被剔得精光,只是那花瓣已经血肿得不成样子,连菊门都膨出老高,看去已丝毫没有美感可言。

我忙把目光移开,却见薛夫人在她布满紫纹的肚皮摸了几摸,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随即握紧拳头在无瑕眼前晃了一下,笑道:「其实,你肚子里的孩子不算大,脑袋也就这般大小,比前两日老魏家媳妇生的那个娃子小多了。」

「就这么大?」我握着无瑕的手轻松一笑:「比起我的独角龙王来,它也大不了多少,无瑕那你还怕啥?」

「相公~」无瑕羞得满脸通红,只是刚嗔了我一句,就「哎呀」一声惊叫,一股淡黄的液体从玉门流了出来,旁边薛夫人已喜动颜色:「好了,羊水破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