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五卷 第十二章

解雨找鲁卫下厨去了,宋素卿心力憔悴,也很快蜷在我怀里睡着了,只有魏柔默默无语地烤着衣服,一股莫名的气氛在船舱里缓缓流动。

「师妹,你是不是并没有配齐『春风一度丸』的解药?」我突然单刀直入地问道。

炭火早把她那张洗去了易容油彩的娇颜映照得红彤彤的,让我看不出她脸色的变化,可她眼中闪动着的清澈目光里搀杂着的,不光是羞涩,更多的却是迷惘。

「很奇怪哩……」她半晌才轻声叹息道,却不是回答我的话,目光紧盯着手里的衣服,那是素卿在军中穿着的战袍:「这位宋姑娘是易容才进得军中的吧,雨妹妹也是……」

听着魏柔这漫无边际的呢喃低语,饶是我心思玲珑,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解雨、素卿易容跟春风一度丸之间能有什么关系呢?

可此刻魏柔脸上的表情竟是极其罕见的温柔,那温柔当中更有一股令人怜惜的脆弱,彷佛天宫仙子跌落凡尘的那一剎那,既柔弱又可怜。我巴不得她永远这样下去,心中虽是奇怪,却不愿开言惊扰她。

「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师傅接到了隐湖,师傅对我极好,就像妈妈一样,那里还有会给我做新衣服的顾姨、会给我做好东西吃的汤婆婆,最让我高兴的是,还有好几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漂亮小姐姐,大家一齐玩呀闹啊疯呀,师傅也不说我们,就连练功都很轻松,就这样,快快乐乐过了好几年。」

我一怔,魏柔短短一句话,我就听出了许多东西,鹿灵犀的和蔼可亲、魏柔的孺慕之情,还有她的那些师姐,江湖上从来没听说过她们的存在,她们是不是都像她们的前辈何李氏一样,为了隐湖的利益而嫁入豪门了呢?

不管怎样,她说的该是隐湖的生活吧!百年来,隐湖的神秘就像一个巨大的磁石吸引着无数江湖侠少,可真正能接触到它隐秘一面的或许只有寥寥几个娶到隐湖弟子的幸运儿。

但显然隐湖对此有着相当严格的守秘法则,让他们对自己妻子师门的事情讳莫如深,可魏柔今天是怎么了呢?我和她的关系好像还没深到可以向我倾吐心声的程度啊?

「后来,辛师叔回来了,她一见到我,就夸我是练武的奇才,说我日后的成就,甚至可能在尹师祖之上。我曾听师姐们说起过尹师祖剑斩魔门大魔头李道真的事迹,心里早就向往,听师叔这么说,就别提多高兴了。」

我心里再怔,差点脱口问她,难道你师傅鹿灵犀就从没提起过她师傅尹雨浓与李道真那场脍炙人口的大战吗?要知道你们隐湖能有今日显赫的名声,倒有一半是由这场比武赢来的!可看魏柔似乎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却不忍心打断她,也怕失去了一个了解她内心世界的大好机会。

「于是,我就缠着师傅要学习隐湖最高深的武功,好像尹师祖那样,一剑斩下魔门大魔头的头颅。」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听魏柔接着道:「师傅便开始教我心剑如一心法,这心法实在太神奇了,我沉迷在了其中,浑不知世间日月短长。」

我不禁会心一笑,是啊,当初师傅他老人家教我不动明王心法或者该叫它天魔心法改良篇的时候,我也和魏柔一样,就像得到了一个新奇玩具似的爱不释手,师傅就曾说过,从来没想到我会迸发出这么强烈的学习热情。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师傅指导我的时间越来越少,从一个月几次,到几个月一次,好多时候,都是辛师叔在指点我,我只知道,我的武功已经一日千里,而我那些师姐,在一个个被我超越之后,就一个个地离开了隐湖。」

「慢慢的,我从师门的老老少少嘴里知道了隐湖在江湖上的地位,也隐约明白了大家的期望,在她们眼中,下一个来维持师门无上地位的人就是我吧!」

「我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为什么江湖要把安危系于一两个门派、一两个人的手中呢?我想不明白,辛师叔就告诉我,这世上的人其实只分成了两种,一种叫做强者,一种叫做弱者,强者制定秩序,而弱者遵守秩序;强者有保护弱者的义务,而弱者有服从强者的责任。」

我心中一凛,这话听起来怎么和师傅说得几乎一模一样?!辛垂杨只是把男人女人换成了强者弱者罢了!可这一换,我心中竟生出一丝寒意,是啊,强者是可以制定秩序,可谁来保证这秩序就符合弱者的利益呢?当弱者的利益被践踏,谁来保护他们?

说到这儿,魏柔也稍稍停顿了一下,才道:「辛师叔又说,因为强者有善恶,弱者亦有善恶,隐湖的责任就是要让强者的秩序符合善,让弱者的行为遵守善,如此,江湖就会是个安定团结的江湖了。」

「隐湖不是仲裁所,凭什么判断别人的好坏善恶!」我心里顿时暗骂起来,可一丝疑念却涌上心头,这个是辛师叔教的,那个是辛师叔说的,她师傅鹿灵犀哪里去了?!武功可以代传,可指导下一任掌门的世界观也要假他人之手,这鹿灵犀未免太不负责任了吧!

不过,我总算明白过来,魏柔为什么那么尊重辛垂杨了,这哪里是师叔,分明是半个师傅!

「尹师祖履行了她的责任,她把李道真的头砍了下来;师傅也履行了她的责任,别人不知道,师兄该知道……」

她突然把目光转向我,倒弄得我措手不及:「师傅击败了令师李逍遥,阻止了魔门复活的野心——这是师姐们告诉我的,现在轮到我了。」

「也该轮到我了。」看她的神情有些落寞,我只好拿我自己开铡。

「那只是我最初的想法。」魏柔意外地摇摇头,平缓的声音里夹杂着几分苦涩:「原本以为杀了几个魔头,江湖自然平安,隐湖自然获得了声誉,自然就能够保持住在江湖的无上地位,师傅、师叔甚至师祖似乎都是这么说、这么做的,可我真正行走江湖,才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你总算没那么傻!我心道,嘴上却道:「师妹,隐湖的地位不是光靠杀几个人树立起来的,江湖需要一个典范,而隐湖正好合适,大家有心推波助澜,才形成了眼前这种局面。隐湖却真以为自己是江湖的仲裁者、卫道士,可又没强大到真的可以用实力来说话的地步,于是千奇百怪的招数出现了。师妹,你行走江湖也该体会出来了吧?」

我停了一下,又道:「至于魔头,什么是魔头?谁是魔头?标准可以由隐湖来制定吗?慕容万代或许算一个吧,可江北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追随他,不单单是因为臭味相投吧!还有我,一个魔门弟子,在隐湖眼里,是不是生下来就是个无恶不做的坏蛋呢?」

魏柔沉默不语,目光转到火盆上,才发觉手里的战袍早烘干了,低头再看,那堆湿衣服只剩下我的小衣,她犹豫了一下,便飞快地将它拿起,靠近火盆烘烤着。

这算是对我的回答吗?我静静地望着她,隐湖行事是不拘小节,可为了隐湖的利益,它的弟子真的可以不计代价吗?

「说起来,这次潇湘馆,让我突然发现了许多。」魏柔突然转了话题:「变成了陆昕,我竟觉得说不出来的轻松。」

做个艺妓反而轻松,这看似不通情理,我却很快捕捉到这话后面的深刻含义,隐湖对魏柔的期望,竟然让她生出改变身份来逃避压力的念头,这或许连鹿灵犀、辛垂杨也没有想到吧!

「陆昕没有背景,容貌也不出众,唯一可恃的只是她的琴技,客人的每一句赞扬、每一阵掌声,都与隐湖无关;她用的每一分银子,都是清清白白赚来的,每想到这些,我就浑然忘记了自己究竟为什么易容来到潇湘馆,只觉得自己本就是那个以琴为生的女孩陆昕。」

「可每当遇到那些无赖的客人、每当那些女孩子受到凌辱,我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就觉得身为一个隐湖弟子,自己有责任铲除这一切,让世界还以本来的清静……」

「妓院本就是世上最丑恶的地方,想在这种地方伸张正义,师妹你找错地方了,这里流行的不是正义,而是交易;不是合理,而是合法。」听自己成了被铲除的对象,我不由谨慎地辩解道。

「交易,不错,是交易,我在潇湘馆唯一学会的东西就是它吧!」

她的目光闪烁起来,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这句极具震撼力的话语,学会……交易?妓院里那些女子拿来做交易的可是自己的青春和肉体,她们把青春拆成一个个夜晚,把每一度春风都量化成了金钱……

我蓦地想起了春风一度丸,两人的话题怎么从它的解药转到了交易上来呢?无忧的童年、醉心武学的快乐、师长的压力、摆脱责任的轻松,还有交易,这一切究竟和春风一度丸有什么联系?我心里隐隐捕捉到了一丝线索,可它实在太过匪夷所思,竟让我难以开口相问,正想旁敲侧击一番,却听舱门「光当」一声被推开,现出解雨笑吟吟的脸。

「开饭了!」

「相公,人家不是故意的嘛~」

吃过晚饭,回到自己的船舱里,解雨便问起方纔我和魏柔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古怪,我气鼓鼓地说,就差那么一点点,魏柔就变成你姐妹了,却被你一头闯进来,结果好事全都泡了汤。

解雨根本不信,一面偷笑,一面假意求饶。

我不再言语,事过境迁,谁也说不准那时会发生些什么,似乎什么都可能,又什么都不可能。外面的雨依旧淅沥沥地下着,风也暖暖地吹着,春天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温柔。

素卿真的安排辎兵和水手们睡觉去了,没有星星定位,就没有必要留他们守夜调整风帆,我又心存侥幸,期望能赶在宗设的前头到达大横山,素卿也觉得风很小,便同意满帆行驶。

小憩之后,我又龙精虎猛,见素卿也恢复了过来,我自然不会放过在汪洋大海里入港航船的奇异风味,何况被魏柔勾起的欲火也需要发泄,船上自然是春色无边,一番鏖战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最后素卿习惯地含住了我的阳物,我却拍了拍看了一万遍还好奇的解雨:「去,拿个罐子来。」

「魏姐姐真的没配齐解药啊?」

「管她配没配齐,反正你只要送过去就好了。」

解雨捧着装满热滚滚液体的罐子下了床,一开门,一股湿漉漉的海风夹着雨丝一下子灌了进来,就连床上的我都感到了凉丝丝的湿意。

「起风了?」我不由望了素卿一眼,侧耳倾听,外面的风声果然有些大了,只是方才三人都沉浸在云雨之中,竟都没有留意到外面的变化。

「没大事儿。」素卿支起身子,向窗外看了半天,才轻抚胸口,笑道:「风向没变,浪就不会变太高,只要不是大浪,这艘船还算安全。」她顿了一下,又道:「风其实也没大多少,只是顺风顺水,这船的速度就比晚饭时还要快上许多。」

向外望去,这船果然疾若奔马,只是海上并没有什么浪,船就不觉得如何颠簸。问素卿能否收了帆,她却说现在船还赶在大风前头,一旦落了帆,速度慢下来,或许被大风追上。

想想比起葬身鱼腹来,船迷了航倒是件小事,反正天一放晴,素卿就能大体知道自己的方位,而船上的粮食带得又很充足,虽然逮着宗设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可保住小命大概还没有什么问题。

心中不那么紧张,可觉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和解宋两女说了一个晚上的知心话,可直到第二天早晨,风也未住、雨也不停,还是宋素卿一番诳语安抚了众人的恐惧。又过了一个白天,终于守得雨过天晴,当夜空中重新现出满天星斗,船上已是一片欢腾。

只是在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里,手拿牵星板的宋素卿无力地靠在我身上,脸上一片茫然。

「这是……什么地方啊?」

═══════════════════════════════════════

下期预告

在风雨中迷失方向的王动一行人,意外地找到了宗设的老巢无名岛。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王动惟有出奇制胜。而宗设集团五大头目倾巢而出,无名岛上群龙无首,正给王动可乘之机,然而战争总是充满了意外。

魏柔的心思让王动捉摸不透,寻找解药的时间只有四天三夜,她却依然随王动出征海上。魏柔如何逃过这一劫?

潇湘馆一战使得诱捕宋廷之的计划彻底失败,霁月斋几乎一夜之间转手他人,王动只好推迟吞并霁月斋,全力缉拿宋廷之归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