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五卷 第十一章

虽然知道宗设的船上并没有厉害的远程火器,可它的出现还是让气氛陡然紧张起来,解雨手艺再好,众人也是食不知味。

「宋姐姐,你猜得真准,宗设真的跟上来了。」瞭望台里的解雨叫道。

在烈港发现了宗设之后,我就陷入了两难中,跟在宗设屁股后面,怕跟不了多久就被他看破;可从烈港到大七、小七和陈钱山岛是相差甚远的三条航线,宗设或许还有自己的秘密水道,又无法事先判断他的航路,最后,还是宋素卿根据宗设悬挂风帆的方式,将小七岛从目的地中排出,又把宝压在了陈钱山岛,还真让她猜对了。

「我倒宁愿猜错了。」宋素卿嘟囔了一句,大七、小七岛毕竟离大陆只有七八十里的距离,而陈钱山诸岛远悬海外,离大陆足有五六百里之遥,那里名义上是大明的属地,事实上官府只对主岛陈钱山还有那么一点控制能力,周围上百个大小岛屿究竟有没有人居住,住的又是什么人,谁也说不清楚,就算没有宗设,贸然驶入,也有相当大的风险。

「相公,要不干脆把宗设的船凿沉,把他们都淹死?」解雨眼珠一转道。

宋素卿哭笑不得:「少奶奶,你看看这海水多么清澈,哪儿能藏得住人?没等接近大船,早被人发现,用弓箭射死了。」

「那……可以等晚上呀!」

「晚上视野范围太小,等看见宗设,两艘船的距离就太近了,宗设的船都经过改造,水下的密封舱比寻常要多得多,一时半时凿不沉它,这一来就容易被宗设发现,到时候咱们想跑都来不及。再说,现在才四月,海水还很凉,待久了,就算是公子也受不了。」

「咦,不是说咱的船比宗设的要跑得快吗?」

「大家只用风帆的话,咱的船是比宗设快,可宗设的船有二三十个桨位,这桨位平常用不着,可打起仗来就必然要动用它助战了,少奶奶你想想,二三十枝桨一齐摇动,那船还不得飞起来呀,虽然坚持不了多久,可追上咱们却是绰绰有余了。」

解雨沮丧地「噢」了一声,宋素卿笑道:「其实,这船最怕的乃是火攻,船板帆布为了结实防水,大多用桐油处理过,遇火即燃……」

「可咱们又没有火箭!」解雨抢白了一句。

听二女的对话,我心中突然一动,一个念头渐渐在脑海浮起:「素卿,什么时候能到大横山?」

「按照现在的速度,大概是明天上午到。」宋素卿心算了一下道,又把船的现在位置指给我看:「当然,若是没迷航的话,过了岱山,可就什么参照物都没有了。」

「不等宗设了,直接去大横山。」我断然道:「这艘船明明比宗设的快,若老是在他眼皮底下转悠,就算跑在他前面,他一样会起疑心。大横山是个淡水基地,我就赌一赌宗设在那儿补充淡水,看看能不能在那儿火烧宗设!」

大横山岛是这片海域中仅次于舟山、岱山的第三大岛,据宋素卿说,这里是从浙闽一带驶向日本的走私商船的最后一个淡水补给基地,再向东去,已知的那几个有人居住的岛屿包括陈钱山主岛在内,淡水自给都很困难,遑论提供给别人了。

「可大横山的汪氏家族不会允许我们借用他的地盘攻击宗设的。」

宋素卿皱眉道:「贱妾与汪家打过交道,他们把自己家在大横山的地位看的比什么都高,绝不会拿自己定的规矩开玩笑。」

「规矩都是人定的,再说,我只是从汪家买点火器火药罢了,又不是让他们亲自动手,只要价码够高,就有成交的可能。再说,宗设势力越来越大,汪家恐怕也会感到不安——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见她还要劝我,我拍了拍她柔弱的肩膀:「常言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打仗总要冒点风险,何况我们还没入虎穴呢!好了,素卿,从现在起到大横山,这艘船就交给你了。」

宋素卿见说服不了我,只好下令调整风帆,测五两,加挂野孤帆,这些我从没听过的航海专用词语一个个从她嘴里蹦出来,此时的她,彷佛又回到了妙之丸上,神情专注和自信。

镇上的小伙子们一面高声应和着,一面手忙脚乱地扯动缆绳,调整帆的方向,不时瞟向发号施令者的目光充满了惊讶和敬佩,船速一点点加快,船首溅起的浪花也越来越大。

或许人就是一种天生短视的动物,当宗设的大船从视野里消失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船头又响起了嘹亮的渔歌,不一会儿船尾也传来了鲁卫欢快的吆喝,只有魏柔把自己锁在了船舱里。

望着这碧海青天,白云漫卷,我的心也愉悦起来:「素卿,我要重造『妙之丸』!」

「好耶!」解雨兴奋道。

宋素卿眼睛也是倏地一亮,可旋即平复下来,小声道:「现在贱妾只想跟随公子和少奶奶终老竹园,等剿灭了宗设,更是没有理由再回到海上了,妙之丸,不造也罢。」

「你当我造妙之丸是要做一个纵横七海的大盗吗?」我哈哈笑道:「错了!素卿,我只想把它当作我的海上行宫,在风和日丽的时候,带着你们遨游四海。」

「然后再买一座荒岛,体验一下世外桃源的生活。」解雨一脸向往。

「不错,那样我们就能以天为幕,地为席,白云为衣,清风为缕……」

「这……又不是野人~」素卿捂嘴噗哧一笑,眼波却已经柔媚起来。

解雨却笑着滚到我的怀里,狠狠擂了我几粉拳,娇嗔道:「相公,你就是……不想好事!」

低头望去,旭日下,解雨脸上的每一丝娇腻都是那么真切,解开了束发,青丝漫舞,一根根地缠绕过来,是说不尽的缠绵悱恻;她的身后,一个娇俏的身影依偎在船舷栏杆上,海风吹得衣服紧紧贴在身上,现出一副曼妙躯体,也是说不出的诱人心醉。

「那陪相公我去想好事啦!」

当然未曾真个销魂。来到宁波后两天一夜几乎不眠不休,中间又打了一场恶战,体力透支的相当厉害,让我总算一尝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滋味,加上这船行起来晃晃悠悠的又有如摇篮一般,我左搂解雨右抱素卿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耳边隐约传来「劈劈啪啪」的响声,支起身子向外望去,夜幕下,雨丝斜飘,淅淅沥沥地打在船上,溅起点点水花。

「是清明雨啊!」我打了个哈欠,清明时节雨纷纷,这雨来得还真准时,听外面的风并不大,我心里便不如何担心,一阵睡意又涌了上来:「真怪了,睡了那么久,怎么还是困?」念头只是一闪,我身子已重新倒下,伸手把迷迷糊糊似要醒来的解雨搂在怀里轻拍了两下,呢喃了一声:「没事儿,睡吧!」眼睛一闭,便想睡去。

嗯?这是什么声音?

在雨打船舷的淅沥声中,竟夹着一丝细若箫管的呻吟,我一翻身,那呻吟随即变得几不可闻,我几乎提起了全身的功力,才捕捉到声音的来源。

隔壁左船舱,那不是……魏柔的住处吗?

这种声音该配合怎样一副旖旎的景象,我自然一清二楚,「春风一度丸」这个王牌春药的名字一下子跳进我的脑海。

「可她不是在招宝镇配齐了解药吗?」心中隐约察觉这事情有些蹊跷。

身子再动,解宋二女便都被惊醒了,宋素卿迷迷糊糊问了一句什么时辰了,隔壁的声音便戛然而止,只剩下了风声雨声破浪声。

「天都黑了,怕是入夜了吧!」解雨反身钻进我怀里,立刻感觉到了正蠢蠢欲动的独角龙王,她不知道那是听了隔壁娇吟的自然反应,偷偷打了它一下,小声笑道:「哼,睡觉也不老实!」

从我胸口掏出那块重金购得的西域精致怀表,打开一看,却惊讶起来:「咦,怎么酉时还没到呢?!」

我接过表一看,果然才申时三刻。宋素卿闻言惊起,趴在窗户一看,顿时呆住了。

「怎么啦?」我已发觉有些不妙,忙披衣而起。素卿并不搭言,愣了半晌,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连鞋都没穿就冲了出去。

等我披上衣服出了船舱,甲板上早看不见一个水手,想来都回舱躲雨去了;而船尾,张开双臂似乎正在细细体会风速风向的宋素卿宛若一座雕像,在风雨中竟是那么肃穆庄严。

雨虽不大,但时间久了,宋素卿的衣服全被淋透,可她浑然不觉。

我和解雨知道事关重大,也不敢去惊扰她。随着她眉头忽而紧缩忽而舒展,我心也怦怦地乱跳起来,眼睛不由自主地掠过黑压压的大海,一股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恐惧慢慢摄住了我的心。

「还好。」

足足一炷香的功夫,才听宋素卿缓缓吐出两个字来,只是她目光转到我身上之后,似乎精神一松,双肩一塌,身子竟软软倒下。

「素卿!」我抢前一步将她抱在怀里,只觉得她浑身发抖,知道她被风吹雨打冻透了,就想抱她回舱,却听她轻声道:「且慢,公子能否找块木板来?」

她的声音听起来虚弱已极,彷佛方纔那段时间耗尽了她所有的心力,可我猜到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不敢违言,目光刚落在解雨身上,却听身后传来「喀嚓」一声,回头一看,魏柔正拿着一块木板从船舱走了出来。

顾不得看魏柔有什么异样,我已经依素卿之言奔到船头,将木板抛向大海,在它落在海面上的一剎那,我开始向船尾快步走去,等我到了船尾,木板已经落在了大船后面约一丈左右的地方。

「果然……」

等我把宋素卿抱回船舱,飞快地脱下她那身湿衣服,解雨已经生好了火盆,顺便把站在舱门外犹豫不决的魏柔拉了进来。素卿赤裸着的身子被同样赤裸着的我抱了好一会儿,她似乎才缓过来。

「宋姐姐,到底怎么啦?」解雨一边喂素卿喝下热姜汤,一边担忧地问道:「是不是这天气有古怪?」

宋素卿点点头:「现在才不过申时,离太阳落山还早的很,可天却已经黑了,说明云层很厚,遮住了阳光。可云层这么厚,雨却不大,依我航海的经验来说,十之八九还有大风在后头。」

「这一带有股暖流,这个季节,暖流该是从南向北而去,如果是南风,风浪不会太大,可若吹的是北风,不管风多大,恶浪必至,咱这艘船吃水浅,能不能经受得住可就天知道了!」

「那吹的该是南风吧!」

听素卿颔首,大家这才轻松起来,就连一旁替我和素卿烤着湿衣服的魏柔都轻舒了一口气。解雨一吐舌头,冲我笑道:「人家都说那些学问好的读书人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老天爷总不能让相公你这个文曲星淹死吧!」

解雨说得幼稚,可爱我之心却昭昭然,轻轻吻了一下她脸蛋以示褒奖,又问素卿道:「那扔那块木头作甚?看起来像是比我和船谁走的快,难道是测船速吗?」

宋素卿敬佩地点点头:「公子所言极是,正是用来测船速的。船速快慢,是以更来计算,方纔的结果,说明这船的速度必定更快上两成。」又摇摇头:「方纔公子心急走得快,船速应该更快些。」

「这么说,不用等明天中午,大概凌晨就该到大横山岛了吧!」

「这就不好说了。」素卿一脸苦笑:「这小南风在四月天里最是害人,不知不觉地就把船速提了上来,等发现时它已经不知道吹了多长时间了,晴天还可以用过洋牵星术测出自己的位置,可眼下一颗星星都看不到,什么术也都没用了!在天没放晴之前,只好听任这南风吹了。」她顿了一下,才笑道:「没准儿还真就把咱吹到了大横山呢!」

「那还不如干脆把咱吹到宗设的老巢才好看呢!」明白眼下是迷航了,心里忧虑,脸上却不敢表露出来,便开起了玩笑,众女不觉莞尔。

「这消息再告诉老鲁一人就成了,辎兵们和水手知道了也于事无补,反而会引起他们的惊慌,就别告诉他们了。雨儿,晚上做点好吃的,让辎兵他们吃饱喝足了就睡觉去,也好攒点力气战斗,万一真到了宗设老巢,都饿成了软脚蟹,那还打什么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