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五卷 第八章

「清心丹用童子尿送服,这样真的行吗?」解雨简直是唱做俱佳,而魏柔闻听尚有它法,一双俏目不由得从解雨肩头含羞望过来。

「我倒是希望这法子不行,正好趁机遂了心愿。」我目光灼灼地望着魏柔:「可惜,偏偏它好像还挺管用,我若不说出来,即便是得到了师妹,心中也会不安。」

魏柔眼睛倏地一亮,挣开解雨的搂抱,飘然下拜:「师兄维护周全之心,魏柔铭感五内。」

「师妹,我该为你帮我去剿灭宗设而谢谢你吧!」我笑道:「好了,别拿那种眼光看我了,虽然我的的确确是个淫贼,可我是那种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一代新淫贼。」

一句话拂去了魏柔的尴尬,她不由莞尔,我却警告道:「师妹你别高兴得太早,有一利必有一弊,这偏方服用一次,药效只有十二个时辰,虽说可以反复使用,但效果一次差过一次,最多只能坚持四天三夜,届时再得不到解药,这天底下能救你的人可就没几个了!不错,正如你所料,我恰恰就是其中之一。」我抖了抖肩,笑道:「所以,我刚才就偷偷和老天爷许了个愿,拜托他老人家把这次剿倭之行的时间拉得长一点。」

「师兄——」魏柔羞得一跺脚,娇嗔道:「那你还不快去找那个……来!」眉峰山聚,眼波水横,竟是异常的妩媚动人。

「童子尿来喽!」

片刻我就去而复返,解雨心知肚明它究竟是哪儿得来的,便偷笑不已。魏柔却似不虞有他,背转过身去,和着清心丹一饮而尽。

在潇湘馆的后墙外,二十辆马车一字排开,几乎占了大半条街,十几个苦力源源不断地把一袋袋的粮食从潇湘馆扛出来搬上马车,每辆马车只装了一个底儿,显然周福荣十分谨慎,完成了胡一飞交给的任务后才下令装车的。

只是,那些苦力看起来却相当眼熟,原来鲁卫的动作更快,趁周福荣的心思放在下毒的当口,将苦力全部换上了辎兵营的弟兄。

「这么兴师动众的,官府为什么不过问呢?」解雨好奇地问道。

「都是『各扫自家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没人愿意管闲事,何况报到官府,自有关威撑腰。」

我边摆弄着解雨从胡、来二人身上搜到的腰牌边解释道,那腰牌是熟铜所制,首有圆环,系着红丝条,正面钑虎头,维妙维肖。虎头下是篆文「守卫」二字,背面则是两人的姓氏,腰牌虽说精致,却看不出什么门道,但关威一眼就能认得出来,显然它大有来历,可惜我与鲁卫都不是浙省的官员,只好日后找机会问李之扬一问。

正寻思间,鲁卫转到我近前,埋怨道:「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这么慢,不是光有本事和小姑娘夸口吧?大伙儿都等着你那边的结果哪!」

不知道解雨、魏柔方才是怎么和鲁卫说的,想来没什么好话,我不由得瞪了二女一眼,解雨调皮地吐了吐舌头,魏柔眼中却颇有哀求之意,似乎是不愿把中毒的事情公开出去。

「来护儿这厮的武功比你还强呢!」我总要解释一句,随即下令道:「抓周福荣!」

周福荣比想象中难缠了许多,好在鲁卫是刑名高手中的高手,捕捉犯人心理活动的本事令人叹为观止,最后总算用他的小妾攻破了他的心防,不仅把与倭寇交头的地点供了出来,而且宋廷之的下落也有了眉目。

「定海……招宝镇,在这里了!」鲁卫找了半天,才从地图上找到了交货地点:「离宁波府大概五六十里的样子,马车快点跑,两个时辰就到了,正好赶得上接头时间。唐佐他们现在到哪儿了?」

「这儿,观海卫,离招宝镇大约一百二十里,急行军两个时辰差不多到了。」我指着地图道,再一细看,又摇了摇头:「这两地之间没有官道,时间恐怕还要久些。」

「这么说,加上给他送信的时间,唐佐动作再快,也要比我们晚到四个时辰。」鲁卫沉吟道:「周福荣说,上次运粮,宗设为了安全,派了一百多名倭寇接应,这次虽然熟门熟路了,接应的人也不会少太多,就咱们这几号人加上你那二十几个辎兵,能坚持到唐佐赶来吗?」

「要是在军营,我先治你个动摇军心之罪!」我瞪了鲁卫一眼:「以有心算无备,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三十对一百也有得打。何况倭寇虽然侵略成性,却不敢在一地久留,上船下船,必有所隙为我所乘。我倒是担心,宗设壮士断腕,舍弃一部,避免与我等纠缠,剿倭营可就又白来一趟了。」

马车出发的时候已是子夜,有了关威的照拂,很顺利地出了城。马车夫自然换上了辎兵,在军中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运送粮草,此时干起了老本行自是得心应手,虽然天色漆黑,可马车依旧跑得又快又稳。

我扮作了此行的主事,老鲁换上了苦力的衣服,解雨、魏柔和宋素卿则躲在了马车上的粮垛里——她们就算再怎么化妆,也和车把式的形象相差太远。

因为怕周福荣临阵反水坏了大事,便把他和几个同党打昏锁在了他在潇湘馆的住处,虽说天一亮他可能就被人发现,但那时候头疼的该是他自己和关威了。

辎兵们知道很快要打场硬仗,自觉地轮换休息;我强迫三女睡了一觉,自己也和鲁卫打了盹。一路行来无事,等天色欲晓,车队已经离商议好的接头地点——招宝镇外的一个三岔路口不足一里了。

「老孙,去探探前面的动静。」我一声令下,一个汉子应声而去。沈希仪每到一地,必先派出斥候,在军中待久了,这好习惯我便学上了手,虽然放眼俱是大片水田,没有遮挡隐蔽之所,我还是照例派出人去,只是车队却没有停下来,仅仅放慢了速度而已。

不一会儿,老孙便带着两人一同折返回来,其中一人打量了众人一番,便径直走到我面前,开口竟是相当流利的官话:「周东主怎么没来?」

我一边解释说周福荣房里人小产,在家照顾女人,一边打量来人,他步履扎实沉稳,臂腕粗壮,手上老茧纵横,显然是个力量十足的用刀高手。

那人「噢」了一声,便不再言语。把凭据递给我看了之后,便来到马车前,点了数量,又用竹筒扎了几筒米出来查验了一番,道:「老规矩,你们把马车赶到三岔口,就可以交差了。」

倭寇并不信任周福荣,粮食只送到三岔口,便要连车一齐交给倭寇,只留一辆马车供车夫返回之用,大船停在何处,没有人知道。

可如此一来,我想要袭击宗设,就变得极不现实,因为就算天色尚黑,在这几乎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连跟踪敌人都很困难,遑论奇袭了。

故而车队到了三岔口,那人写了收据,说要留下马车粮食,我立刻惊讶道:「啊?马车也要留下?您别说笑了,没了马车,我们以后靠什么吃饭呀!」

众人依计鼓噪起来,那人也是吃了一惊:「周东主没跟你们说好吗?马车的银子已经给他了。」

「可没给我们呀!」众人嚷道,我也解释说周福荣只说把粮食送到,并没有提马车的事儿:「咱们谁也不认识谁,银货两清大家都高兴,要么您给银子我卖车;要么把粮食卸这儿,我们赶车回去。至于您和周老板之间的帐怎么算,反正你们是老交情,就是一句话的事儿,要不,我也给您打张字据?」

来接车的十几个倭寇听到争吵,都慢慢围了上来,虽然他们都换上了农服,可腰间却佩着长刀,几个人更是握住了刀把,一脸不耐烦要动手的模样。

那人忙使了个眼色制止同伴,朝远处的招宝镇望了一眼,沉吟片刻道:「字据?也好,这样我家东主和周东主好算账,不过,我们身上没带银子,你们先在这儿等着,我去取银子。」

「这贼子警惕性还真高!」我心中正暗自着急,那人身后上来一人伏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却是倭语。别人听不到,我自是听得一清二楚,而这些日子和宋素卿厮混在一起,虽然倭话学得多是淫词浪语,可正经的东西多多少少也记得一些。

那倭寇话里我就听懂了「太阳」、「时间」、「杀」几个词,似乎是在提醒那主事的人天快亮了,时间可能要来不及了,干脆把我们都杀了了事,心头不由一凛,忙给鲁卫使了个眼色。

那人果然一皱眉,犹豫了一下,才道:「我们赶时间,一来一往怕误了事,干脆你们把粮食送到地头,顺便取银子如何?」

「原来是想避开这交通要道再杀人灭口,嘿嘿,到时候还不知道谁杀谁呢!」心中暗喜,嘴上却在讨价还价:「那赶情好,只是远不远?当初周东主说好只到三岔口的,路太远的话,您再加点银子?」

「不会少了你工钱的。」那人转身朝最前面一辆马车走去,晨风里留下一缕极低极细的声音,语气中竟充满了厌恶与轻蔑。

「汉人……」

「倭贼!」我心头顿时腾起一团怒火,暗骂道:「小子,算你命好,少爷我就挑你来祭新斩龙刃了!」

二十辆马车宛如一条长龙蜿蜒向东。和风拂面,送来阵阵稻儿花香,也送来了淡淡的海腥气,虽然始终没见到大海,可我知道车队离海边并不算远。

我和那贼子坐在了一处,把沿途留下记号的任务留给了鲁卫。那贼子甚是健谈,不着痕迹地刺探着宁波府的情报,地理风土人物,没有他不感兴趣的,甚至连城中米价多少、肉值几何都一一问到,有趣的是,他言辞之间竟然暗示他是军方中人。

而我自是胡编乱造,十句话中勉强能有一句是真的,想起宗设几年前曾经大掠宁波,心中暗自猜测,大概这一段时间禁海禁得他日子难过,又把侵掠的目标定在富庶的宁波了。

走了小半个时辰,地势逐渐起伏起来,爬上一个山坡,眼前突地一阔,一望无际的大海波澜壮阔,海天相交处,一轮红日正喷薄而出,万道金光映得云霞灿烂无比,就连岸边不远处大船上的白帆也似火烧一般。

山坡的正对面依旧是个山坡,中间包夹着一块狭长土地,看起来就像是大地母亲的乳沟;山坡的西侧该是宁波府第一高山蛟门山的余脉了,而另一侧就是那海湾,岸边泊着五艘舢舨,舢舨上空无一人,随波荡漾。

离岸百步的大船十分眼熟,正是在金山卫黑石村接应宗设的那艘,船上人影绰绰。对面山坡上,百余匹骏马正吃着草,旁边四五十个倭寇围成了一个大圈子呼三喝四地饮酒作乐,圈子正中,一个瘦猴一般的贼子袒胸露腹,跳着怪异的舞蹈,他看见马车,便边舞边招手致意,不少人见状转过头来,跟着怪叫起来。

「鬼叫什么!」我心里暗骂一句,抖动丝缰,大声吆喝了一句「得儿驾!」,赶着马车冲下山坡。

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对面敌人的脸越来越清晰,就连那舞者我都认出来是在宋素卿宗设海战中曾经有过一战的宗设集团大将近藤又兵卫,心中更是兴奋:「靠近点,再靠近点!兔崽子,敢在我大明土地上嬉戏玩耍,真是不知死活了,想赶早投胎,老子今儿就送你们见阎王!」

歼灭眼前全无防备的敌人用不上多长时间,在宗设从海上来援之前,我甚至可以将那些骏马屠杀殆尽,这既大大削弱敌人的战力,又能沉重打击重视机动能力的敌人的士气,就算宗设能当机立断逃走,剿倭营也不虚此行。面对这等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我心中战意横流。

眼角余光中,却见身旁那倭寇的手悄悄摸上了刀把,我心中一阵冷笑:「想杀我?最好的机会可是在我数银子的时候,你这未开化的蛮夷还真是沉不住气哩!不过,二十丈,这个距离差不多了,是该送你上西天的时候了!」心念方动,斩龙刃已经从我腰间咆哮而出,在朝霞中划出一道青森亮丽的弧线!

「弟兄们,开斋啦!」

「杀!」

就在我喝出动手暗号的同时,我身边的那个倭寇也大吼一声,一道碧泓从他腰间飞起,闪电般迎向斩龙刃。两人几乎同时动手,他竟只比我慢了半拍,刀速端得惊人。

两把刀毫无花俏的相撞在一起,那厮连人带刀一下子都被撞飞了出去,倭刀脱手而飞的去势竟比来势还快,「噗嗤」一声砍在了那厮的肩上,把一条膀子整个砍了下来,随着它主人的身体一道。骨碌骨碌地滚下山坡去。

「这厮是薄田隼人!」

我顿悟他的身份,如此出色的拔刀术,自然是宗设集团的第五号人物,人称「迎风一刀斩」的薄田了,重创宗设的左膀右臂,我心头不由大喜,再听身后接连不断的惨叫声,几乎都是倭语,从我头上飞过去的也都是倭寇的尸体,知道辎兵们在鲁卫和三女的帮助下已经完全掌控了局势,便把全副精神都集中到了对面山坡的敌人身上。

事发突然,倭寇一下子都惊呆了,竟忘了赶快上马准备应战,就连近藤都傻愣愣地站着一动不动。

车队如奔流一般眨眼到了坡底,再穿过不足五丈的狭长平地,对面的敌人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我宰割,胜利的果实已经唾手可得。

可就在我的马车刚刚驶上平地,异变突生,近藤后兵卫诡异地一笑,突然用倭语喊了一声,山坡上的倭寇彷佛一下子都活了过来,迅速排成前后两排,前排半蹲、后排直立,四十多枝倭铳齐刷刷地对准了我和车队。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