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二卷 第十一章

「大坏蛋,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呀?」

「时间很久吗?不过十一天而已嘛!你看,要去你萧潇姐姐家,要去给你公公婆婆拜年,又要去探望你五位师娘,还要和你大哥寒暄寒暄,十一天都是你相公紧赶慢赶赶出来的,若不是惦记着你这小乖乖,再加十天也不够走这一圈的呀!」

「你都没说要去扬州的……」

自己身边的女孩都会发点小脾气,可敢喊我大坏蛋的眼下却只有解雨一人,借口无瑕玲珑晚上可以和我亲热,刚吃过午饭,她就把我拉到了她的明瑟楼,憋了一上午的幽怨与思念顿时发作出来,只是听我说得亲热,她才眉花眼笑开来,细心帮我换上便服,然后把我按在了逍遥椅里,流瞳轻转,腻声道:「哼,就你嘴最甜。既然那么想人家,那你……把眼睛闭上,不许睁开喔~」

眼睛闭上了,触觉嗅觉却变得敏锐起来,不一会儿,一双柔嫩的小手带着一笼脂香轻轻从逍遥椅后搭上了我的肩头,手指或掐或揉,忽轻忽重,肩头的几根大筋被她把掐的又麻又酥,极是舒坦。

「雨儿,你们唐门的手法果然不凡哩!」

「嘘——不许说话~」背后的解雨娇嗔道:「也不许动!」

「那我不成了木头人啦?」

「还说!看我……把它堵上!」

她的小手顺着脖颈游到我的下巴,向后一扳,我的头就仰了过去,就觉额头碰到了一片丝般光滑的肌肤,然后一只滑腻的凸起带着一股玫瑰香气顶在了我的唇上,那凸起的感觉和形状我是那样的熟悉,以致我差点叫出声来——她竟是要用玉乳来堵住我的嘴!

这可是以往的禁区呀!没有丝毫迟疑,我一口就将那凸起吃进了嘴里,一吸一咬立刻带来了几声急促的喘息。

「不许……看啊!」

话还是说晚了,在午后的阳光里,我眼前那块羊脂玉般的肌肤越发清晰可现,清晰的就连肌肤透出来的丝丝红腻、细绒毛下晶莹的微小汗珠和纤细血管的脉动都看得一清二楚,遑论那剧烈起伏的胸膛了。眼角处敞开的湖丝对襟比甲里竟不着丝缕,动人的景致看得我心神俱醉,直到那片雪腻快速地向我接近,将我整个脸都盖了起来。

这丫头好重!

解雨的双腿似乎失去了支撑力,整个上身的重量几乎都落在了我的头上,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只好用舌头顶着乳尖飞快地研磨了几下。

解雨激灵打个冷颤,猛地跳起来,我忙闭上了我的眼睛。

「……那么老实,就给你一个奖励~」解雨的声音又羞又兴奋。

袍子下摆被轻轻分开,小衣被小心翼翼的剪开,一双小手把我早已壮大的分身捧起,上下搓揉了几下,一条柔滑的香舌裹住了龙王的独角,那该是唱配角的许诩了。

「许诩,你爷还没……」

话刚说了一半,另一只火热凸起塞进了我嘴里,「都告诉你了,不许说话嘛~」

一天没有洗过的分身很快就被清理的干干净净,那条香舌甚至绕过两丸,落在了我的菊门,扫荡了一圈之后,舌尖便顶开了繁复的皱折钻了进去。

「呼——」我鼻中不由哼出声来,许诩香舌的行动路线虽然是我熟悉的,可加上解雨,竟是格外的刺激。尚还自由的两只手向后探去,果然搂住了那半裸的丰腻腰肢。

解雨一声轻叫,扭动了两下身子,却受不了乳头在我口里的剧烈吮吸,身子突然静下来,轻抚着我的脸,柔声道:「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让人家心里就是……放不下你……」

那情意绵绵的话语把我心头撩拨的火热,我吐出那粒紫葡萄,蓦地睁开眼,道:「雨儿,等我娶了宝亭,你就嫁过来吧!」

解雨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好,才发现我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她胸前的美景,忙一手掩上衣襟,一手擂在我的胸口。

「你……坏死啦!」

白眼和粉拳一齐砸向我,而匍匐在我腿间的许诩也默契地配合着自己主子的动作,一只用青丝编织成的发环套住了独角龙王,轻轻一系,分身顿时又涨又麻。

「爷,这可是少奶奶的主意哟。」许诩一脸无辜的道。

「雨儿,你玩啥子花样嘛?」我用半生不熟的川话问道。

解雨不说话,却在我耳边轻声「嘘嘘」起来,加上许诩搡拿着我的小腹,我竟有些尿意。

「是不是想嘘嘘了,那就给许诩吧!」说话间,许诩已经费力地将独角龙王含进了半截去。

「喂,雨儿,我总不能尿在许诩嘴里吧!」

「童子尿可是很名贵的哦。」解雨脸上露出了坏坏的表情,「再说,宋素卿都吃过呢!」

「你这死丫头竟敢偷看!」我带着一丝窘意一把将她从身后拉过来,她顺势跪在了逍遥椅旁,趴在我的肩头,轻轻咬着我的耳垂,嗔道:「谁让你连门都不关呢!哼,那个倭女能做到的,我们主仆也能做到,嘘嘘……」

「相公,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么刁蛮?其实,人家……人家也想象无瑕姐姐那样,让相公你整日都能开开心心、舒舒坦坦的,可、可这两天人家就是没由来的心烦……」

虽未真个也销魂的解雨娇慵无力的躺在我怀里,轻抚着我的胸口呢喃道,那对水汪汪的星眸已是如雾如烟。

「我知道你这两天心烦,你身上来了嘛!」

「讨厌~相公你、你怎么知道的?!」解雨又羞又窘地擂了我两粉拳。

我把头埋在她的双峰之间,那股淡淡的玫瑰香气扑鼻而来,「每一次,你都是用玫瑰香露的。」

「相公你……发现了……」沉默了半晌,解雨意外地哽咽起来,一滴热泪、又一滴热泪滴在了我的胳膊上,「我娘……都……不知道呢!」

「你是我的乖宝宝嘛!」我拭去她脸上的泪痕,笑道:「知道你在竹园待闷了,相公这就给你找点活干,上元节也过完了,你这个天明茶楼的老板娘是不是该打理打理自己的铺子了?」

解雨是诸女中最闲不住的一个,关在竹园里可真要把她闷坏了。果然,她闻言顿时破涕为笑:「是呀!我怎么把它忘了呢!」搂着我腻声央求道:「那,大老板也该在茶楼多住住吧!」

「不许争宠!」我使劲打了她屁股一下,警告道。

她嬉笑着拧了拧身子,却把话题转开来去:「相公,可惜上元节你没回来,苏州的花会真是精彩哩!」

「是吗?」我也来了兴趣,苏州花会享誉江南,此番秦楼也竞逐期间,必然更加精彩纷呈。

解雨促狭地掐了我一把,笑道:「相公真是的,一听到花会就来了兴致,小诩,你看看你爷是不是又……」

「想知道,自己摸摸不就成了么,她都睡着了。」我故意挺了挺小腹道。

「好了,相公你饶了我吧!」解雨嗤嗤笑道:「说起来今年的花会听说是历届里最盛大的,一共有二十六家参加呢,甚至连杭州的艳芳阁、宁波的潇湘馆都派了人来哪!」

「哦?潇湘馆也派人来了,来的是何人?」我微微一怔,潇湘馆的幕后老板是宋廷之,他竟然来苏州打名号,莫非是想在苏州开上一家分号不成?

「嗯,好像是三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名字我也没记住,相公,潇湘馆有什么问题吗?」

「它的老板就是霁月斋的老板宋廷之。」我简单解释道。

解雨并没有往心里去,江湖和商场虽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生活圈子,她的不在意正是绝大多数江湖人的正常反应。

「花会是借沈舟的细园开的,上元节那天,几乎全城的有钱人、读书人、大家的闺秀、小家的碧玉都到了细园,听说那天光是门票就收了近万两银子呢!」

门票?这恐怕又是宋三娘的主意吧!只是想到苏瑾要在这么多人面前搔首弄姿,任人评说,心里便有些酸酸的不是滋味。

「相公,你猜,是谁抢了花魁?」解雨露出了她善解人意的一面,见我兴致似乎有些低落,便猜起了谜题,只是答案太过明显,连她都觉得题出的有些简单了。

「苏姐姐自然是众望所归,可相公你知道谁又是榜眼、探花吗?」

「哦?」这倒提起了我的兴致,「榜眼探花?难道是殿试大考呀?不过,倒是蛮有意思的,让我来猜猜看。」

「……去年的花魁是快雪堂的毕玉林,今年有苏瑾这个劲敌,想来她绝不会再出场了,那么白牡丹势必要代表快雪堂出战,她和丽春院的李朝云、宋阿紫各擅专场,谁能胜出还真是不好说,可快雪堂在当地官商两界的人脉都比丽春院强,所以白牡丹定是抢到了榜眼的位置,李朝云宋阿紫该是探花传胪吧!」

解雨敬佩地望着我,「这事儿到了相公嘴里,倒像是理所应当的了。李朝云没来,传胪可是咱们秦楼四小里的崔小芸哪!」

庄青烟和冀小仙没有参加花会是计划中的事情,秦楼已经在苏州的风月场上一支独秀,没有必要再去花会抢去同行的所有风光,但六娘还是借着这个机会推出了四小,想来这些新鲜的肉体又会引来大批的狂蜂浪蝶。

「李朝云的缺席和毕玉林是一个道理,快雪堂和丽春院都没亮出所有的底牌,保持那种若有若无的神秘正是妓家吸引客人的不二法门。」

说话的时候,我脑海里泛起的是苏瑾头戴花冠的美丽倩影。就算苏瑾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就算她拿了花魁回来,我还是觉得她决意参加花会实是得不偿失,琴歌双绝的大名之所以如此响亮,如此让人心动,乃是因为她们俩都是妓家少有的卖笑不卖身,让别人无从了解她们,这份神秘感更把两人因为技艺而带来的声誉推向了高峰。

而现在,那顶花魁的帽子倒彷佛是一个无言的宣言,她,想要堕落了,没有了这份神秘,苏瑾她歌绝的名头还能保持多久呢?

「算了,反正苏州风月场的格局已经稳定下来了,一开春,秦楼的生意就又要好起来了,咱们可就又有大把的银子进帐了!」抛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绪,我沉醉在解雨的芬芳里。

解雨却噗哧一笑,「相公每每说的好像自己很缺钱似的。」

「你当养你们容易吗?个个都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吃不着山珍海味,穿不了绫罗绸缎,戴不上金银珠宝,你相公都不忍心,不多赚点钱的话,岂不要坐吃山空?!」

「其实……人家只要你多陪陪人家……」嬉笑过后却是柔情万种。

「我知道!」把她紧紧拥在怀里,那声音也满是向往:「我也喜欢陪着你们看日出、数星星、斗蟋蟀、扑流萤。可,若是你们都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锅里还等着下米,个个面黄肌瘦像鬼似的,那还有什么情趣?」

说到像鬼,我突然想起了花家老宅,想起了那晚铁剑门三个兔崽子说的话。

「宗亮他们去花会了吗?」

「嘻嘻,那么多人,也没注意他们到底来没来。」解雨吐了吐舌头,旋即眨了眨眼:「相公的话,他们哪儿敢不听,胡一飞、齐默那吓人的模样,到哪儿都能引起骚乱,花会那么平静,想来他们都没着面吧!」

沉吟了一下,才观察着我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道:「倒是……那个李思……来秦楼找过苏姐姐。」

「他一个人吗?」

解雨点点头。

那他该是专程来看望苏瑾的了。我暗忖,心里却没由来的升起一股醋意,苏瑾年前曾去了杭州几天,想来是那时与李思熟悉起来的,只是现在同盟会的主力都在泉州杭州训练,他身为同盟副总管,突然跑到苏州,或许并不简单,便问:「李思还去什么地方了吗?」

「听孙姐姐说,他……只在爱晚楼住了两晚。」

我一阵气结,先是那个青衣人像是保镖似的住进了爱晚楼,接着又是李思,我只觉得自己的领地似乎被人横插进一脚来,心情陡然烦躁起来。

「李思这个娘娘腔,真该找个机会把他杀了才是!」我竟遏制不了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生根发芽,「看来,李岐山这家伙现在太清闲了,该给他找点事干了!」

「干娘,我一定要杀了李思这厮!」躺在六娘香闺里那张雕龙画凤的檀香木大床上,我一本正经地道。

见我一脸倦意,六娘取笑了我一句,就让明珠服侍我洗了个澡,又让我上床叫明珠给我推拿搡拿起来。本来是得到消息说快雪堂和丽春院有联合起来对付秦楼的迹象,想和六娘讨论一下秦楼的对策,可没说几句,便说起了苏瑾,想起解雨的话,我心火顿时又被挑了起来。

「若是苏姑娘也喜欢李思哪?」

我顿时张口结舌,是啊,如果人家两人相爱,我有什么权利去指责他们呢?!对于他们来说,我才是个碍眼的存在吧!想到这里,心里就像是打翻五味瓶一般,满心不是滋味。

六娘却微微一笑,道:「动儿,你追苏姑娘费尽了千辛万苦,所以愈觉珍贵。既然你忘不掉她,那就别忘了,想办法挽回她的心就是了。只是如此一来,不管那两人是相爱也好,不相爱也好,都有必要把李思赶到另一个世界去,让苏姑娘的耳根子清静下来。」

我眼睛顿时一亮:「干娘,你的话真让我意外呢!」

「干娘的丈夫、你的师父可是魔门的宗主喔!」六娘的笑容里竟真有一丝魔门的味道,见我惊讶的模样,她却突然莞尔一笑,「动儿,干娘只是想告诉你,不管什么时候,干娘都会站在你这一边。」说着,她轻轻叹了口气,似乎是在喃喃自语:「这,就是溺爱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