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二卷 第十章

虽然萧别离的说法与老师阳明公的殊途同归,也暗合我的心意,可我还是隐瞒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和他辩论起来。我表示魔门没有统一甚至存在的必要,并且举出了铁剑门宗亮的例子,说明魔门为祸江湖的可能。

而他知道我不喜以往魔门的行事作风,一面试图否认宗亮等人的月宗身份,一面抬出了自己的离别山庄,从对我的助宜上来阐明它存在的价值,直到天光放亮,也没争出个子丑寅卯来。

不过,虽然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却是互相欣赏起来,而我肯就任日宗宗主,也让萧别离感到欣慰。等萧潇过来给父亲丈夫请安的时候,翁婿二人正有说有笑地共进早餐。

萧潇脸上的表情顿时轻松下来,和她一齐过来的我的丈母娘笑道:「晚上潇儿过来好几回,听屋子里叽哩哇啦的,还担心了半宿哪!」

「瞎操心!」萧别离白了妻子女儿一眼,「动儿,别理她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我没言语,示意萧潇坐在了我身边。

「先别说离别山庄,你小子自己不也在暗助慕容吗?」萧别离接着被打断的话题道。

「亲不亲,故乡人嘛!」

「你小子不老实!」萧别离一口拆穿了我:「依我看,你似乎有意让江南江北打的两败俱伤!」

「彼此彼此!」萧别离参加江北同盟的本意也是如此吧,从魔门角度看,他绝对不希望出现一个太过强大的武林霸主。

「不过,老爹,你十招就把高君侯杀得屁滚尿流的,演出未免太过火了吧!」

「过火?既然和慕容膘到了一块儿,我怎么也要表现出点实力来,要不大江盟那帮兔崽子还不得整日惦记着我!至于高君侯那个穷酸,他一门心思就想搏个举人,活该被我打败。只是,」他沉吟了一下,道:「这老小子滑头得紧,就算没藏拙,也定是没出死力。」

我嗯了一声,不置可否,又问了些三个月前那场大战的一些疑点,与慕容千秋的话倒是能互相印证,之后,话题便渐渐转到慕容集团今后的部署上来。

「慕容原本计划在正月发动一场奇袭,将大江盟赶出常州,可被武林茶话会和七连环事件搅乱了计划,说起来,动儿你要负一半责任!」

萧别离一面笑道,一面用碗筷摆出了简易地图,「一入春,朝廷就要恢复练兵,军队调动频繁,加上又是春播季节,各门派武馆可以暂时关闭,徒弟可以暂时不收,可地却不能不种,所以三月、四月前慕容世家和大江盟都暂时不会有大的举措,最多派小股精兵强将偷袭,看看能不能暗杀对方的重要人物以保持士气。」

他指着碗道:「眼下,大江盟守着无锡、常州、宜兴、湖州一线,以苏州、杭州为补给根据地;慕容则在应天、镇江设下重兵,我负责接应应天的福临镖局,而慕容在扬州支持镇江的漕帮李展。总的来说,江北占了上风,而且好处也开始显露出来,慕容亲口告诉我,说盐茶药材的出货量这两个月都有大幅度的增长。」

「偷袭?眼下大江同盟会的重要干部极少落单,别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倒是老爹你这里防守堪忧。」

「哈哈哈,这是因为你不了解离别山庄,知道这里是谁的地产吗?琅琊寺!自唐朝以来,琅琊寺就是滁州府的官产,攻打离别山庄如同造反一般,要冒杀头危险的,齐放不到狗急跳墙的时候,不会来找我离别山庄的麻烦。」

我这才放下心来。萧潇见我关心自己的父亲,脸上隐约有些得色,只是似乎想起了我在大江盟扮演的王谡,脸上又浮起淡淡的忧虑。

「相公,你在大江盟……」

「是呀,我在大江盟也有不少朋友,老爹若是需要什么内幕消息,我倒可以帮你打探打探。」我打断了萧潇的话,在我使用王谡身份的时候,大都是自卫能力最弱的时候,一旦暴露身份,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我知道,秦楼到处都是线人密探!慕容仲达这小子虽然在秦楼没少吃喝玩乐,可有用的东西也发回来不少,连他都能查到消息,遑论你这个秦楼后台老板了,只是现在用不着你出马,你多关心关心月宗、星宗才是正事。」

从他那里我才知道,在魔门门主没有产生出来之前,日月星三宗宗主的身份是极其机密的,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而近些年来,三宗主愈发神秘,就连萧别离也不知道月宗星宗的宗主究竟是何人。

不过,三宗主各有神器在手,日宗羿王弓,月宗天魔刀,星宗护花铃,虽然师父已经打破了「宗主执神器」这个不成文的规矩,把羿王弓给了老师阳明公,可其他二宗或许还遵守着这个古老的约定,萧别离就是希望我能找到执有天魔刀、护花铃这两样神器的魔门弟子,相机行事。

「那……我还是关心关心我自己吧!」

美美睡了一上午,吃过午饭,萧潇就拉着我沿着她年少时的足迹去追寻琅琊山的风光。清澈甘凛的让泉,神奇美丽的归云洞,少年时代那个顽皮的、带着野性的萧潇就这样一点点被重现在我的眼前。

「萧潇,你……真是变了好多呢!」

「主子也是如此啊!」萧潇低头浅笑,完成了人生大事后再回到父母怀中,彷佛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放松,此时醉翁亭里的她竟散发着不输于魏柔的美丽。

「我怎么啦?」笑着一招手,萧潇便偎进了我怀里,偷眼看左右无人,双臂更是大胆地搂住了我的腰。

「主子以前走马章台的时候,凡事率性而为,这半年来,却谨慎多了。」

「你是说……淫贼变成了君子?」

我心头蓦地一动,就在一两年前,那个风流倜傥的怜花动少让扬州多少大家闺秀朝思暮想,那个攀花折柳的无情动少又让扬州多少怀春少女黯然销魂!

可眼下,那个可以弃孙碧王曲如弊履、视李玉杨露如粪土的我,那个可以含笑刺穿萧潇乳头、任由苏瑾在鞭下哀嚎的我,而今何在?!

江湖岁月催人老,难道是我的心老了吗?

「萧潇,你那么喜欢淫贼吗?」冰凉的手探进她的怀里,隔着吴绫小衣,正握住了胸前的鸡头肉。

「主子,要来人哩~」萧潇轻吸了口气,虽是满面娇羞,身子却陡然火热起来。

「怕什么!连欧阳先生都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醉翁亭里,你主子当然也要『在乎山水』了!」我把掐着手中那座耸立乳山调笑道,触手处的丰腻酥软让我也心热起来。

「萧潇,你真是上天赐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我在她耳边轻声道,银鼠皮的大氅整个将她裹在了怀里。

眼下的萧潇该是她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候吧!只是就像盛开的花一般,她的美丽究竟能拥有多久呢?萧潇曼妙的倩影背后是冬日肃杀的风景,竟让我没由来的生出一丝惆怅,虽然萧潇练就的天魔变筑基篇和玉女天魔大法都有推迟衰老的功能,可美人易老,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更何况玉女天魔大法似乎是在提前支取生命来挽留女人青春的容颜!

「萧潇,你更像你娘吧?」

萧潇的娘亲只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家碧玉,虽然离别山庄的生活悠闲而富足,可岁月的皱纹已经开始爬上她的脸,她的年纪不会比无瑕大多少,可看起来就像两代人似的。

春水心法莫非真有驻颜养心之功?我又想起了李清波,这个曾经是名人录上最年长的女性正是春水剑派的长老,虽然春水心法不如天魔筑基篇和玉女天魔大法那么霸道,也没有隐湖心法的威力强大,可正是这份平和才更滋养女人吧!

「回去好好跟无瑕练练春水剑派的功夫。」

「知道啦~」

看不见萧潇的脸,却能听得出来她声音中的那丝荡意,而那只偷偷滑进我怀里的细嫩的小手竟是异常火热,再听到她的呢喃细语,我才知道她竟错会了意。

「……婢子的……玉树后庭花比不了……无瑕姐姐的春水谱吗?」

「是让你练春水心法啦!」我噗哧笑道,只是那股欲火却一下子蔓延开来,「萧潇,我们回山庄吧,春宵一刻值千金……」

过了元宵节,我和萧潇便离开了离别山庄。和萧别离这位泰山大人的会面我十分满意,有他这位日宗大老的支持,我日宗宗主的位子稳如盘石,而这正是我眼前所需要的,我也渐渐地把他复兴魔门的念头引导到了统一魔门来襄助我的轨道上来。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我和他的翁婿关系基础上,亲情与自私的人性在这一刻又成功地助了我一臂之力。

回到应天,沈希仪带来了好消息,徐公爷同意了他的提议,已上疏朝廷举沈暂为金山卫镇抚司镇抚使,剿讨宗设,而我则成了沈希仪的行军参谋。

「徐公爷的此类折子向来没有被驳回的记录,所以准备工作已经在进行了。」沈希仪满脸都是兴奋之色,全然不顾慧妍的白眼。

「公爷他已发函给南京、浙江、福建三省及观海、昌国、松门、盘石诸卫,请他们密切注意倭寇的动向,金山卫的一万精兵和三十余艘战舰也任由我们调动,此番若不剿灭宗设,那真是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了!」

虽然我对兵书战策有所涉猎,也向老师阳明公讨教过带兵打仗的诀窍,可毕竟都是纸上谈兵,听沈希仪将剿讨方略讲的头头是道,我不由自嘲道:「唐佐,看来我这个行军参谋实在是没什么好给你参谋的了!」

沈希仪哈哈笑了起来,道:「别情,这些东西没啥,打两仗你就全知道了,战场上真正高明的是随机应变,而这非我所长。」

「算了吧,就咱哥俩,你就别谦虚了。」我笑道,要说滑石滩的奇袭只是个莽夫所为,打死我也不相信。

沈希仪却正色道:「我性子太刚,在战场上就容易冲动,所以,别情,我才需要你特别提醒我。」

慧妍在旁边也一个劲儿地点头:「我家老爷的脾气真是这么直,叔叔你多费心照顾他一些吧!」一番吴侬软语把沈希仪说得怜意大生,忍不住把她搂在了怀里。

沈希仪极重视战前准备,说人员调配训练、军需物资筹措都需要时间,真正形成连续作战能力最快也要一个月到一个半月的时间,而这正好让我有时间来迎娶宝亭甚至解雨,而江南江北正在歇战,也让我心里少了一份牵挂。

令我有些担忧的是,王谡该怎么扮演下去,按照原来的计划,他现在该回到苏州当他的天茗茶楼老板了,就算我可以找借口把李农支得远远的,也不是长久之计,想保住这个角色,唯一一个办法就是想方设法把联系人变成李岐山。

「或许要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吧!」我心中暗忖,在龙潭镇的时候,李岐山已经有所怀疑了,莫不如以诚相待,换得他的真心投效,只是这个阴司秀才肯替我卖命吗?

「唐佐,二月二我要迎娶宝大祥的殷二小姐,势必要去杭州一行,大嫂和希珏妹子那里有没有事情?」

沈希仪笑我道:「怪不得你当初那么替宝大祥出力,原来是人家的女婿!」

想了一下,说杭州那边也没什么事情,倒是开春之后,该接她们响应天了。又沉吟道:「奶奶的,你小子是个大财主,想来什么都不缺,送你点什么好呢?」

我不由笑了起来,照沈希仪以往的脾气,恐怕送礼的次数用手都能数得过来,一遇到这等事情,自然头痛,便笑道:「唐佐,你还是专心考虑怎么剿灭宗设吧,送一场富贵给我,可比什么都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